第九百零三章 帝忽的真身(大章)

百里瀆原三顧和道亦奇落在帝倏真身上,各自先天一炁以一貫之,連同彼此,法力再無區別!

帝倏真身體表鴻蒙符文流動,貫穿太古大帝的真身,形成各種紋理道鏈交錯的景象。

他表面流動的符文是太古真神修煉功法,從前太古真神無法修煉,帝倏用其無上智慧解決了這一點,卻沒有傳播出去。

帝忽得到帝倏之腦,解決了這個難題。

“嗡!”

百里瀆三人的道境重疊,形成九大道境,完美結合!

這正是蘇雲的鴻蒙符文的特性,將不同的大道融合,帝忽從前的功法神通很難將多種大道統一,參悟蘇雲的鴻蒙符文,讓他們做到了這一點。

四份力相容,與分開,效果完全兩樣。

百里瀆三人加上沒頭腦的帝倏真身,修爲實力直線攀升!

同一時間,一直在蘇雲頭頂搖擺不定的玄鐵鐘終於停下!

蘇雲一炁沖天,以自身大道強行束縛鎮壓玄鐵鐘,重新烙印這口大鐘!

玄鐵鐘被紫府肢解之後,鍾靈便已經死了,相當於無主之物,因此帝忽才能順利烙印玄鐵鐘。只是帝忽即便烙印玄鐵鐘,也不可能讓玄鐵鐘在短時間內誕生新的鐘靈,這口大鐘威能儘管還在,卻不如從前那般靈動,喪失了主動反抗他人烙印的能力。

至寶中的靈,是由主人常年累月的祭煉而形成的,因爲祭煉需要主人的性靈和神通,在性靈神通反覆烙印的情況下,至寶中也會因此沾染到主人的精神。祭煉時間越久,也越靈動。

至寶通靈,擁有一定的靈性,擁有部分自我意識。有的至寶任性用事,有的至寶沒頭腦,有的至寶狂妄自大,有的至寶掌控欲強,其實都是主人某種精神的反映。

主人的缺陷越大,至寶的性格缺陷也越大。

不過,因爲至寶通靈,所以即便主人不在,至寶也可以主動禦敵,用來鎮守領地鎮壓氣運最好不過。

倘若至寶沒有了靈,便是死物,主人不在,便不會有任何威能,不能用來鎮守領地鎮壓氣運,輕易便會被人奪走。

因此,至寶的靈作用極大。

因爲玄鐵鐘“死”了一次,沒有了鍾靈,蘇雲此次奪取玄鐵鐘,重新烙印,也沒有遇到任何阻力。

他的四周,無形的大鐘嗡嗡震動,神通不斷與玄鐵鐘融合,帝倏真身與百里瀆等人立刻察覺到鍾內的帝忽烙印飛速變得暗淡,即將被完全抹除,不由暗驚:“不能讓他奪取這口鐘!”

帝倏立刻一拳轟來,重重落在玄鐵大鐘上!

“咣!”

劇烈的波動傳來,蘇雲身軀大震,連人帶鍾一起遠遠飛去,被轟得飛出雷池。

他的身形所過之處,雷池不斷炸開,赫然是蘇雲將帝倏之力轉移到足底,硬撼雷池!

蘇雲飛出雷池的一瞬間,只見雷池劇烈動盪一下,隨即徐徐裂開!

從下方向上看去,這座浮空的大陸慢吞吞的裂成了兩半,金黃色的雷池之水傾瀉,從天而降,隨即在半空中化作無量雷霆,將視野填滿!

明堂洞天的雷池極爲廣大,裡面積存的積雷液當真是浩瀚如海,化作的雷霆更是恐怖!

雷光下方正是涌向帝廷方向的劫灰仙大軍,被那雷池之水淹沒了不知多少,無數劫灰仙在雷光中炸開,化作齏粉!

從天上落下來積雷液越來越多,波濤洶涌,席捲一切,劫灰仙軍中也是一片混亂,四散而逃!

帝倏真身見狀,頭顱一搖,他頭顱中的那些劫灰仙呼嘯飛起!

他的腦殼裡沒有腦子,而是站着數萬尊高大無比的劫灰仙,這些劫灰仙是來自過去時代的強者,每個人都是屬於他們那個時代的天驕!

只是屬於他們的時代過去,他們自身的大道和肉身劫灰化,變成了劫灰仙。

不過,從他們散發出的磅礴氣息,依舊可以看出他們當年的風采。

這批高手的數量,遠超第七仙界!

他們振翼飛起,一部分劫灰仙將斷裂的雷池托起,合併到一起,一部分則催動法力,將積雷液捲起,送向帝倏真身的腦殼。

帝倏真身腦殼中空無一物,一邊收取這些積雷液,一邊發足狂奔,向蘇雲追去。

蘇雲的目的便是摧毀明堂雷池,此時將雷池打得裂開,於是也不糾纏,腳下混沌之氣溢出,便打算離開明堂洞天。

就在此時,突然四周空間瘋狂延伸,將他與前方的山巒的距離拉得無比遙遠。

蘇雲眉頭輕揚,露出詫異之色,落地轉身,聚氣爲劍,一道劍光貫穿長空,將膨脹的空間斬斷!

下一刻,帝倏真身碾碎了時空降臨,轟然落地,砸得泥土如水般四面掀起!

後方,數不清的劫灰仙振翅飛來,如同鋪天蓋地的潮水涌向帝廷。

想去帝廷,須得先過天府洞天。

所有洞天之中,天府最大,最是富饒,生活的各族人們也是最多。可想而知這些劫灰仙來到天府,會發生什麼慘事!

“呼——”

那些劫灰仙繞過帝倏真身,隨即迎上蘇雲,在噹噹的撞擊聲中,劫灰仙隊伍被蘇雲頭頂的玄鐵鐘分開,流向遠處。

百里瀆、原三顧和道亦奇三人的腿腳像是長在帝倏真身的肩頭,血肉與帝倏真身融爲一體。百里瀆笑道:“哀帝,你走不掉了!擇日不如撞日,與其憋屈的死在十三年後,不如今日你便轟轟烈烈一場!”

玄鐵鐘微微動盪,那是被“流”來的劫灰仙撞擊造成的震動,任何一個劫灰仙都很難撼動這口大鐘,也很難影響到蘇雲,但持續不斷的撞擊,還是對蘇雲重新祭煉玄鐵鐘造成了不小的影響。

就像是在潮水中施展神通,神通會因此有些澀滯。

這時,劫灰仙中傳來溫嶠的叫聲:“雲天帝,我先走一步!”

蘇雲分心看去,只見溫嶠也在劫灰仙的大軍中亂飛亂撞,不少劫灰仙向他撲去,卻見溫嶠四周雷霆亂竄,將那些劫灰仙劈落。

溫嶠瘋狂趕路,衝向天府。怎奈劫灰仙實在太多,他一時間無法殺出重圍。

就在蘇雲分心去看他的一瞬間,帝倏真身移步殺來,催動神通,周身鎖鏈光芒更盛,一手抓向玄鐵鐘,笑道:“哀帝自身難保,還敢分心!”

他的手掌觸碰到玄鐵鐘,立刻法力侵入其中,與蘇雲的法力抗衡,驅除蘇雲的烙印,在鍾內打上自己的烙印。

他的法力集合了帝倏和三大帝境存在的法力,也是先天一炁,遠比蘇雲雄渾。再加上鍾內無靈鎮守,他奪取起來也很是容易。

不料兩人的法力和烙印在鍾內碰撞,帝倏真身立刻察覺到奪取很難。

儘管兩人用的都是鴻蒙符文,帝倏真身的法力也比蘇雲深厚,但是抹去蘇雲的烙印依舊艱難萬分!

蘇雲後退,向後撞去,竭力避開帝倏真身,那些劫灰仙頓時遭殃,被玄鐵鐘碾壓得粉身碎骨!

帝倏真身追來,突然蘇雲身遭又有無量空間誕生,而他與帝倏真身的距離卻在拉近之中,蘇雲大皺眉頭。

雙方再度遭遇,百里瀆原三顧和道亦奇三人各自加緊祭煉玄鐵鐘,與蘇雲奪取這口大鐘的掌控權,帝倏真身則向蘇雲瘋狂進攻,讓他無暇祭煉玄鐵鐘!

蘇雲迫不得已,不得不與帝倏真身硬撼兩記,這才抓到機會一劍破開靈力觀想,斬斷空間,逃脫出去。

溫嶠大呼小叫,正在奮力抵抗越來越多的劫灰仙,突然一聲鐘響,環繞他四周的劫灰仙灰飛煙滅。

蘇雲殺來,一擊之下,爲他在亂軍中轟穿一條道路,喝道:“道兄快走!”

溫嶠急忙撒腿狂奔,不過蘇雲轟出的道路很快又被劫灰仙塞滿,溫嶠再度陷入重圍!

蘇雲又被帝倏真身觀想的無量空間困住,拉了回去,迫不得已與帝倏真身以硬碰硬,因爲還要守住玄鐵鐘,被打得吐血。

他再度抓到機會,劍破無量空間,再度逃脫,立刻追上溫嶠,不由分說大鐘將溫嶠扣住,鐘口向上,奮力遁逃!

帝倏真身在後方呼嘯追來。

蘇雲咬緊牙關,催動法力,帶着溫嶠逃遁,不斷祭煉玄鐵鐘。

雙方很快超越劫灰仙的大部隊,漸漸接近天府洞天,蘇雲猛地轉身,擡手一揮,頓時漫天混沌之氣,截斷帝倏真身的觀想,終於將雙方的距離拉開。

帝倏真身見狀,不再追擊。

半日之後,蘇雲身形有些踉蹌,這才停下稍作休息。他們即將來到鐘山洞天,要不了多久便可以回到帝廷。

溫嶠連忙從鍾裡爬出來,關切道:“陛下的傷勢不要緊吧?”

蘇雲搖了搖頭:“很嚴重。此次是我大意了,被帝倏重傷。”

溫嶠歉然道:“都怪我……”

蘇雲擡手道:“不怪你。你我是生死之交,我年幼時得到你的多番照顧,救你是應當的。”

他背對着溫嶠,回頭看去,劫灰仙大軍距離這裡還很遙遠,需要月餘時間才能來到這裡,帝廷和天府、勾陳等洞天依舊有時間準備。

蘇雲有些迷茫,道:“這次遭遇帝倏真身,我始終有些疑惑不解。帝倏真身爲何可以動用無量靈力觀想出無量空間,屢屢將我困住?他的腦袋裡明明是空的,沒有帝倏之腦,他如何觀想的?”

溫嶠則向帝廷方向看去,甕聲甕氣道:“陛下,我們儘快回到帝廷,免得帝倏追上來。他可以動用靈力,縮短空間,追上我們不難。”

蘇雲皺眉,繼續道:“帝倏真身可以動用靈力,表明帝倏之腦就在附近。我被他困住數次,說明帝倏之腦一直都在。這就奇怪了……”

溫嶠疑惑道:“什麼奇怪?陛下,咱們回帝廷,爲你療傷要緊!”

蘇雲依舊背對着他,道:“奇怪的地方在於,單純的帝倏之腦實力並不強,而且只是大腦,需要保護。因此帝忽把這個大腦放在自己最重要的身軀上,纔是他的最佳選擇。”

溫嶠見他始終不動身,只好順着他的想法問道:“那麼帝忽陛下最重要的身軀是誰?”

蘇雲道:“他最重要的身軀不是他的真身,他的真身已經只剩下皮囊,沒有了血肉。按理來說,帝倏真身才是他最重要的身軀,但是帝倏的腦殼中並無那半個大腦,顯然帝倏真身在帝忽看來也並非最重要的。百里瀆、原三顧和道亦奇只是他最強的幾個血肉分身,他也不可能將帝倏之腦這麼重要的東西放在這三人的腦袋裡。”

溫嶠頭大,雙肩火山冒着滾滾濃煙,迷迷糊糊道:“這也不是,那也不是,難道帝倏之腦不在?”

“帝倏之腦一定在!”

蘇雲語氣極爲堅定,道:“解析我的鴻蒙符文,破解我玄鐵鐘內的神通和烙印,帝倏之腦必須在場!更何況他適才還動用靈力!”

溫嶠撓了撓頭,實在想不出帝倏之腦會藏在哪裡。

蘇雲道:“一年多以前的天書院盛會,帝倏真身也沒有帶來帝倏之腦,說明那時帝倏之腦就已經藏在帝忽最重要的身軀之中。他這個身軀極爲關鍵,又不能輕易露面。他的這個身軀必定是從他的真身中最早分裂出來的血肉分身!”

他依舊背對着溫嶠,面色古怪,道:“而據劫灰大帝仲金陵所說,帝忽在嘗試着擺脫帝絕的鎮壓時,第一次分裂自己的血肉,其血肉化身是沒有性靈的舊神。”

溫嶠疑惑道:“難道帝忽最重要的身軀,是一尊他分裂出來的舊神?”

蘇雲點頭:“他的這尊舊神身軀,是統一他所有分身和身外身的中樞。分身是從自己身體裡分出來的,身外身則是帝倏真身這類煉化的身軀,同時控制這些身軀需要他的舊神身軀的腦力一定極爲強勁!”

溫嶠呵呵笑道:“他的腦袋一定很大!”

蘇雲也呵呵笑了起來:“何止大。說不定這尊舊神就是帝忽的大腦所化。畢竟現在的帝忽只是一張皮囊,皮囊裡沒有腦子。現在這尊舊神的腦袋裡,一定有着帝忽之腦和半個帝倏之腦。除此之外,還有消失已久的至寶:萬化焚仙爐。對了道兄!”

溫嶠聽得入神,聞言詢問道:“什麼?”

蘇雲笑道:“咱們認識多久了?”

————說一個不快樂的事給大家快樂一下,一週多以前宅豬不是從北京看病回來嗎?醫生給宅豬的蕁麻疹開了中藥調理和西藥壓制。西藥是一味叫咪挫斯丁緩釋片的藥。宅豬在北京時就開始吃藥了,然後身上一直有全身性的疹子爆發,一直延續到現在,吃藥根本壓不住。直到前天,我腦袋不知那根弦搭錯了,就把咪挫斯丁緩釋片的說明書拿過來仔細看一看,這西藥的確是治療蕁麻疹的,但是有個極爲罕見的副作用:全身性皮疹和蕁麻疹!現在不吃這個藥兩天了,身上的疹子大部分都消下去了。太陽,艹,我這一週時間被折磨得要死,原來都是這個藥的副作用!現在換藥了。書友們提的那些藥,是壓不住我疹子的,能壓得住的只有鹽酸非索非那定片。現在吃的就是這個。(上面字數雖多,其實不算錢。)

第八百零四章 巾幗亦有凌天志第四百零四章 無題(一號求票)第七百九十八章 忘川中的第二仙廷第四百九十八章 邪帝之心第七十七章 兩個世界第二百八十五章 有女夏夢覺第六百零六章 他化自在我化天第八百九十五章 未來的第五種可能第一百六十章 領隊學哥之死第三百七十九章 仙印之威第七百八十九章 雲天帝怒開無雙第五百一十七章 前朝第一忠臣,蘇聖皇第四百二十五章 神君來襲第五百一十二章 屁股論第六百一十九章 溫嶠掀桌子(修正)第六百七十四章 帝忽忽悠了你(求票求訂閱)第五百三十九章 資質無雙(求月票訂閱)第七百七十五章 妖婦梧桐第三百二十九章 北冕長城腳下第五百三十章 破解仙帝劍道(求訂閱)第七百八十二章 執子之手,道結同心第六百一十八章 踩船的藝術第一百五十八章 我的刀來第八百一十九章 朕與那帝絕何異?第九百三十七章 山窮水盡疑無路第四百二十六章 神君發飆第五百三十三章 畫中琴妃第三百四十二章 兩敗俱傷第二十五章 擡頭看天,不是罪過第四百九十四章 天船洞天第七百四十三章 五步間,冠絕天下第654章 蘇聖皇的魅力第五百六十章 仙帝功法,功道等身第五百九十五章 解鈴人,蘇雲!第七百六十七章 道等於身(月票!)第八百五十章 我即蟻羣第六百一十一章 少年大帝(月中求票)第六百六十五章 紫府來襲,一路走好第五百五十四章 劫數將至(大章求票)第三百六十九章 天生一把硬骨頭第十八章 鎮裡的長輩不是人第二百九十五章 置之死地而後生第五百三十一章 邪法葬屍第654章 蘇聖皇的魅力第九百二十五章 十年之期第二百零二章 別了,朔方第八百二十章 斬道再現(求保底月票!)第六十三章 同學少年別,相逢鬢染霜第二百六十章 魔神九嬰(第三更)第一百六十三章 第六洞天與第七靈界第八百零三章 五府鬥帝倏(大章求月票!)第八百六十二章 朕本欲做個明君第五百一十章 我來殺個人第652章 蘇雲醉酒(求訂閱)第660章 滅世金棺第二百七十四章 飛雲谷劇變(第三更!)第七百二十三章 第三仙界,師與徒第七十五章 朔方第四,全國前三第四百七十章 偷功不成反被煉第九百四十八章 本土第一道神第五百四十三章 鍾若九淵第八百七十五章 你的未來,有了其他可能第二百五十四章 一生的陰影第二百六十三章 元朔國體第三百六十八章 元磁神劍第七百八十五章 無人能擋第七百三十六章 杜應必死(求月票,求訂閱)第四百二十九章 無恥之尤第六百零七章 有花堪折直須折(求訂)第七百六十章 走,我帶你們去見未來第九百零四章攻心(大章!)第二百四十五章 東都的雲(大章求票)第三百六十三章 最後的曙光泯滅第七百八十九章 雲天帝怒開無雙第一百零一章 新晉財主(第四更)第八十六章 大一統功法第七百一十八章 對錯難論第二百八十九章 劫灰神王蘇雲第七百五十八章 續絃大業,遙遙無妻第九百四十七章 混沌大潮第四百四十章 帝屍復活第二百八十四章 若無其事第五百三十七章 雙劍合璧(求票!)第八百三十五章 人心長城(恢復正常更新啦!)第二百四十三章 帝平與狐(求訂閱)第640章 蘇雲的朋友第八百五十九章 東君與棺第四百四十四章 雜草般的生命力第三百八十一章 三聖降魔第七百一十八章 對錯難論第一百零一章 新晉財主(第四更)第七百五十二章 大老爺猛誇海口,蘇大強一窺先天第644章 花落誰家?第三百五十五章 蘇雲的烏合之衆第九百零一章結仇第二百一十章 元朔第一豪傑白月樓第五十一章 被自己的來頭嚇死第一百八十六章 黎明將至,錦繡圖之戰第三百九十章 絕世仙體第八百四十三章 生死之搏
第八百零四章 巾幗亦有凌天志第四百零四章 無題(一號求票)第七百九十八章 忘川中的第二仙廷第四百九十八章 邪帝之心第七十七章 兩個世界第二百八十五章 有女夏夢覺第六百零六章 他化自在我化天第八百九十五章 未來的第五種可能第一百六十章 領隊學哥之死第三百七十九章 仙印之威第七百八十九章 雲天帝怒開無雙第五百一十七章 前朝第一忠臣,蘇聖皇第四百二十五章 神君來襲第五百一十二章 屁股論第六百一十九章 溫嶠掀桌子(修正)第六百七十四章 帝忽忽悠了你(求票求訂閱)第五百三十九章 資質無雙(求月票訂閱)第七百七十五章 妖婦梧桐第三百二十九章 北冕長城腳下第五百三十章 破解仙帝劍道(求訂閱)第七百八十二章 執子之手,道結同心第六百一十八章 踩船的藝術第一百五十八章 我的刀來第八百一十九章 朕與那帝絕何異?第九百三十七章 山窮水盡疑無路第四百二十六章 神君發飆第五百三十三章 畫中琴妃第三百四十二章 兩敗俱傷第二十五章 擡頭看天,不是罪過第四百九十四章 天船洞天第七百四十三章 五步間,冠絕天下第654章 蘇聖皇的魅力第五百六十章 仙帝功法,功道等身第五百九十五章 解鈴人,蘇雲!第七百六十七章 道等於身(月票!)第八百五十章 我即蟻羣第六百一十一章 少年大帝(月中求票)第六百六十五章 紫府來襲,一路走好第五百五十四章 劫數將至(大章求票)第三百六十九章 天生一把硬骨頭第十八章 鎮裡的長輩不是人第二百九十五章 置之死地而後生第五百三十一章 邪法葬屍第654章 蘇聖皇的魅力第九百二十五章 十年之期第二百零二章 別了,朔方第八百二十章 斬道再現(求保底月票!)第六十三章 同學少年別,相逢鬢染霜第二百六十章 魔神九嬰(第三更)第一百六十三章 第六洞天與第七靈界第八百零三章 五府鬥帝倏(大章求月票!)第八百六十二章 朕本欲做個明君第五百一十章 我來殺個人第652章 蘇雲醉酒(求訂閱)第660章 滅世金棺第二百七十四章 飛雲谷劇變(第三更!)第七百二十三章 第三仙界,師與徒第七十五章 朔方第四,全國前三第四百七十章 偷功不成反被煉第九百四十八章 本土第一道神第五百四十三章 鍾若九淵第八百七十五章 你的未來,有了其他可能第二百五十四章 一生的陰影第二百六十三章 元朔國體第三百六十八章 元磁神劍第七百八十五章 無人能擋第七百三十六章 杜應必死(求月票,求訂閱)第四百二十九章 無恥之尤第六百零七章 有花堪折直須折(求訂)第七百六十章 走,我帶你們去見未來第九百零四章攻心(大章!)第二百四十五章 東都的雲(大章求票)第三百六十三章 最後的曙光泯滅第七百八十九章 雲天帝怒開無雙第一百零一章 新晉財主(第四更)第八十六章 大一統功法第七百一十八章 對錯難論第二百八十九章 劫灰神王蘇雲第七百五十八章 續絃大業,遙遙無妻第九百四十七章 混沌大潮第四百四十章 帝屍復活第二百八十四章 若無其事第五百三十七章 雙劍合璧(求票!)第八百三十五章 人心長城(恢復正常更新啦!)第二百四十三章 帝平與狐(求訂閱)第640章 蘇雲的朋友第八百五十九章 東君與棺第四百四十四章 雜草般的生命力第三百八十一章 三聖降魔第七百一十八章 對錯難論第一百零一章 新晉財主(第四更)第七百五十二章 大老爺猛誇海口,蘇大強一窺先天第644章 花落誰家?第三百五十五章 蘇雲的烏合之衆第九百零一章結仇第二百一十章 元朔第一豪傑白月樓第五十一章 被自己的來頭嚇死第一百八十六章 黎明將至,錦繡圖之戰第三百九十章 絕世仙體第八百四十三章 生死之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