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章 嘴上功夫稱第一

這一番溫存之後,蘇雲和魚青羅還未收拾整齊,便聽得外面傳來瑩瑩的聲音:“大強你回來了?也不去找我,一回家就直奔媳婦這裡,有了媳婦忘了……”

蘇雲急忙以黃鐘神通扣住後宮,免得她闖進來。

瑩瑩噹的一聲撞在無形的鐘壁上,措手不及之下,人和翅膀都貼在鐘上,滑了下來,滑到一半便向後跌去。

她急忙飛起,不由得怒氣衝衝:“又把我關在外面?你們青天白日的在裡面狗狗祟祟做什麼好事?讓我看看!”

蘇雲和魚青羅慌忙整理衣衫,魚青羅道:“你先糊弄她片刻,容我穿戴整齊!”

蘇雲道:“你先從後門出去,我把黃鐘給你開個後門。這丫頭不能怠慢,否則便會叫嚷起來,別說帝宮,就連帝都只怕都人人皆知了!”

魚青羅抱着一些來不及穿戴的飾品,提着鞋子,慌忙從後門出去。

只聽鍾外瑩瑩的聲音傳來:“小倏,小倏!這黃鐘神通你破得麼?破了他的,咱們闖進去看看他們的好事兒!”

小帝倏的聲音傳來:“雲天帝的道法神通已經在我之上,而今我已經不可能破解他的神通了。而且我而今只剩下一半腦子,實力也不如他……”

就在這時,黃鐘散去,蘇雲從後宮裡走出來,笑道:“瑩瑩回來了?十年不見……”

瑩瑩從他身邊飛過去,在後宮中找來找去,只是找不到另一人。蘇雲笑道:“我在墳中歷經艱難險阻,不知多少場惡戰,從墳歸來,長途跋涉,不辭辛苦,因此回來時倦怠了休息了片刻……”

“你身上有帝后娘娘的香味兒!”

瑩瑩在他身上嗅了嗅,面色嚴肅道:“你回來之後你們便快活過,一直快活到現在!大強,你果然不是第一個看我,而是看你媳婦兒!”

蘇雲氣道:“那麼你又跑到哪裡去了?我這十年生不如死,在外拼搏,隨時可能送命。回來之後只盼望第一眼就看到最親近的那個人,然而你卻帶着小帝倏四處亂跑,逍遙快活,我左也盼右也盼,盼星星盼月亮,你始終不回來。自從你有了小帝倏之後,便忘記你的大強了,我果然是個狗剩……”

瑩瑩自覺理虧,連忙笑道:“好了好了,別傷心了。咱們各退一步,以後我不要小倏跟着我,依舊要你跟着我便是。”

旁邊的大頭少年欲言又止。

瑩瑩連忙向小帝倏拋個眼色,悄聲道:“我並非是不要你了,只是大強嫉妒你了,我須得安撫安撫。你不要嫉妒,我也是分身乏術,我們畢竟十年沒見了。”

小帝倏想了想,自己想說的好像不是這回事,但瑩瑩的腦瓜一向無法像正常人那樣思索,那就由她吧。

瑩瑩又落在蘇雲肩頭,心中惴惴不安,有一種背叛蘇雲的感覺:“這十年來,我可沒少抄小倏的作業,士子若是知道我的書本里抄了其他人的作業,大概會覺得我不忠吧,一定會很傷心……”

這十年來,她趁着蘇雲不在,把小帝倏當成牲口使喚。

通天閣中有許多難以破解的難題,都是關於各種大道的難題,如術數、天道、輪迴上的一些疑問。即便是通天閣的成員們,個個都是聰明絕頂的天才,也難以解開。

蘇雲與瑩瑩四處亂跑,經常會在格物時遇到一些無法格物出來的道理,也會丟進通天閣,如最爲基礎的三千六百神魔更爲細緻的格物,三千六百仙道更爲精確的描述和表達,仙道符文與舊神符文換算的通解,仙道符文與混沌符文換算通解,以及大一統道法理念等等。

蘇雲很難有閒下來的時候,即便閒下來也會想着續絃和漂亮女人。而通天閣的強者們也無法將這些問題一一解開,於是瑩瑩趁機使喚小帝倏,解決了許多基礎研究上的難題,讓通天閣和元朔、帝廷的道法神通有了長足發展!

當然,瑩瑩的目的其實只是爲了抄作業而已。

也因爲這件事,發生了一場變故,通天閣的高手們注意到帝倏的學問和智慧,以及那變態的解題速度,對比一下老閣主蘇雲常年不回通天閣,也不召開通天閣大會,於是便起了把老閣主掛在牆上,另立新閣主的念頭。

“這樣對通天閣更好!”元老會議上,諸多元老紛紛說道。

最終還是白澤元老的一席話,將這場廢黜老閣主的“政變”壓下來。

白澤在元老會上痛心疾首道:“列位!列位——,你們難道忘記了我們選擇閣主的第一基準是什麼嗎?能打!是能打啊!通天閣主是我們選出來的第一打手,保護我們的,可不是搞研究的第一好手!”

這是舊話,不提。

這時魚青羅從外面歸來,詫異道:“陛下是何時回來的?咦,瑩瑩也在呢!”

瑩瑩冷笑一聲,低聲道:“瞧你春風得意的樣子,便知春天的小馬兒在草地上蹦躂了好幾回,我都懶得揭破你……”

魚青羅早就知道蘇雲與她的關係比與自己的關係還要親密,因此不以爲意,笑道:“陛下,這些日子帝倏和瑩瑩辦了不少大事,幫通天閣把各種典籍都整理了一番,甚至連道君殿等地的典籍也重新修訂了,解析出許多古老宇宙關於至高境界的見解。”

瑩瑩頓時緊張萬分:“帝后這女人竟然揭穿我的書本抄其他人作業的事情,好生歹毒!果然,對女人下手最狠的就是另一個女人!”

蘇雲連忙向小帝倏稱謝,小帝倏還禮,道:“樂趣所在,不必如此。”

蘇雲笑道:“我這十年時間在墳宇宙求學,也頗有所得,回來後與青羅一起寫下大道書八萬卷,道兄若是有樂趣,不妨也看看。”

瑩瑩聽到他與魚青羅一起寫了八萬卷大道書,沒有與自己寫一本,心中頗爲不快,只是木已成舟,她也無可奈何。

蘇雲悄聲道:“我這裡還有一萬八千卷尚未動筆。”

瑩瑩這才轉悲爲喜,心道:“雖然少了點,但都是乾貨。”

蘇雲與魚青羅煉就大道書,設通天閣天書院,昭告天下,無論何人都可以前來參閱。又命使者出使邪帝、天后、仙后、神魔二帝、帝豐等人,請諸帝前來參閱。

仙后、天后兩位娘娘與蘇雲比較親近,因此第一時間便前來拜訪。天后娘娘距離較近,早早的便過來與蘇雲、魚青羅和瑩瑩敘舊,仙后定居勾陳洞天天皇福地,距離較遠,遲到了月餘時間。

仙后娘娘與東君芳逐志一起遠道而來,遠遠便見蘇雲的玄鐵大鐘高懸於天空之上,古樸莊嚴,厚重大氣,煞是震撼人心,兩人各自驚歎。

那口大鐘腰身處,雲霧繚繞,而鐘體上方已經來到天外,恐怖的重量讓四周的時空扭曲。

兩人眺望,只見監管帝廷太陽的太陽守正在風急火燎的向太陽奔去,他監管的太陽連同附屬的星辰被大鐘俘獲,變成圍繞這口大鐘旋轉!

這位太陽守身邊還有一位老熟人,正是玉太子,想來是太陽守的實力不足以遷走太陽,於是請玉太子出手。

芳逐志感慨道:“幸好雲天帝在印法之道上的造詣不高,否則我便無顏來見他了。”

仙后笑道:“你在印法上的道行已經超越了我,早晚必成帝境,甚至若是有緣,見到十重天也不在話下。不過比起雲天帝,還是遜色良多。”

她頓了頓,道:“逐志,我能夠看出你的道行比我高出多少,但我看不出雲天帝的道行比我高出多少。”

仙后自知自己修成道境九重天已經實屬勉強,對帝位已經沒有了想法,因此頗爲淡然,此來一半是看大道書,一半是來敘舊。

兩人車輦來到帝廷,芳逐志心中猶有不甘,飛身上前,去觀察玄鐵鐘的紋理構造,企圖從中推算出蘇雲的道行到了哪一步。

從至寶的烙印上可以看出主人的道法造詣,他不敢親自向蘇雲討教,觀察蘇雲的至寶,便成爲最佳選擇。

芳逐志從下往上看,越看越是心驚。

這口玄鐵鐘的第一層還可以看到仙道的蹤影,大鐘的第一層刻度雖然是符文,但已經不完全時候仙道符文,而是蘇雲基於仙道三千六百種符文,重構的三千六百種大道符文!

第一層尚且有帝混沌和外鄉人道法的影子,第二層便完全沒有了仙道的蹤影。

蘇雲的第二層原本是混沌符文,現在不僅僅有混沌符文,還有其他各種鳥篆蟲文雲紋弦道圖騰等等不同的構造,絕大部分烙印根本無從閱讀!

芳逐志看得頭暈目眩,戰戰兢兢向上層飛去,待來到第三層,這裡烙印的是各種高深的大道,很多都不是仙道宇宙中的大道!

高深的,甚至不遜於宇清大道宙光大道,更有甚者,比肩輪迴的大道也有五指之數!

芳逐志硬着頭皮往上飛,卻見前面雲層中有一人,趴在鐘壁上,一邊研究玄鐵鐘上的烙印,一邊用仙元模擬抄錄。

芳逐志悄悄飛到其人身後,沉默片刻,突然出聲道:“西君,雲天帝家的鼎有多重?”

那人被嚇得打個哆嗦,急忙回頭,見到是芳逐志,這才放心,笑道:“原來是你,我還以爲是雲天帝發現我了呢。”

這人正是西君師蔚然,身邊也有個書怪,不知道是加入了通天閣還是模仿通天閣的裝束。

芳逐志笑道:“西君,就算你把時音鐘上的所有道法抄錄下來,也絕不可能勝過雲天帝。何必多此一舉?”

師蔚然笑道:“我自然知道不可能勝過他,但勝過你,卻也足夠了。”

芳逐志冷笑道:“勝過我?不見得吧?實不相瞞,我曾經去過元始至寶彌羅天地塔的內部,在那裡遇到了外鄉人,得到外鄉人的點撥,我的道法突飛猛進,何止一日千里?你我之間的差距,比人和豬的差距還要大!”

師蔚然冷笑道:“人和豬的差距,不正是我和你的差距?你有外鄉人點撥,還是我的手下敗將,可見你我的差距之大!”

兩人越說越是上火,正要火併一番,較量高下,突然兩人各自有所感應,匍匐在鐘壁上,收斂氣息,一動不動。

只見一人悄然無息的飛來,在玄鐵鐘面前停下,笑道:“道之彌大,仰止難見其高,遠眺難見其廣。道兄之高之廣,我從未見過也……道兄不用自謙,正所謂聞道有先後,我雖然比你年長,但成就不如你,理所當然稱你爲道兄。”

師蔚然和芳逐志對視一眼,心中均是有些疑惑:“這人是誰?在和誰說話?”

兩人悄悄循聲而去,只聽那人的聲音傳來:“……混沌四極鼎雖有曠世之能,厚重不如道兄;帝劍劍丸雖有萬千變化,威能不如道兄;焚仙爐可破萬法,廣博不如道兄;金棺不出,紫府不現,誰敢與道兄一爭高下?”

師蔚然和芳逐志各自一怔:“這人難道是在與雲天帝的時音鍾對話?世間竟有奇人,能與至寶對話!”

“……雖說道兄乃是雲天帝煉就的至寶,雲天帝的本事天下無雙,但金棺與紫府也不容小覷啊。金棺乃是帝倏智慧之結晶,配合鎖鏈和劍陣圖,有無窮威能,可鎮壓外鄉人。紫府更是輪迴聖王所煉,神威不可測。此二寶,可與道兄並列天下第一至寶!”

那人聲音繼續傳來,師蔚然和芳逐志漸漸接近,只聽那人嘆了口氣,道:“文無第一,武無第二,可惜無人能知誰纔是真正的第一……不不,道兄不可如此,慎重,慎重!那紫府是聖王的寶物,豈可與它起爭端?”

師蔚然和芳逐志探頭過去,只見一箇中年雅士相貌堂堂,玉樹臨風,正輕撫玄鐵鐘的鐘壁,與這口大鐘對話!

那玄鐵鐘嗡嗡震顫,似乎頗爲激動!

“道兄忍住啊!”

那中年雅士慌忙道:“金棺用來盛放混沌海水,紫府更是雲天帝曾經的摯友,你若是貿然惹惱了它們,我恐怕雲天帝責罰你啊!”

【收集免費好書】關注v.x【書友大本營】推薦你喜歡的小說,領現金紅包!

他話音剛落,突然玄鐵鐘轟然震動,破空而去,消失無蹤,只剩下一臉駭然的芳逐志和師蔚然!

————宅豬一家從北京回來了,下午五點多到家,長達四天的檢查,奔波於同仁、304、東直門中醫院、博仁四家醫院。檢查結果,小女兒的顱骨沒有完全癒合,有微量積液,髖骨沒有問題。大女兒已經近視了,腺樣體也需要做手術,同仁醫院病牀緊張,要等一個多月,所以先回家等着。宅豬和夫人也檢查了一下,都是各種虛,脫髮,焦慮,回到家後,蕁麻疹又要起來,癢。於是深有感慨,人到中年,身不由己。今晚暫且一更。

第四百二十章 萬化焚仙爐第八百九十三章 生死託付第五百二十一章 不死不滅玄功?打!第五百八十一章 三姓家奴(祖國節日快樂!)第二百九十二章 姘頭第二百八十七章 廟中神祇第八百九十六章 輪迴之戰第二百七十一章 三十年風雨如晦第四百四十四章 雜草般的生命力第五百四十八章 娘娘們來殺人(呼喚月票)第三百五十四章 領隊學哥秦武陵第三百五十章 月亮上的梧桐第六百七十三章 天下第一至寶第三百零四章 諸神受難第三百七十六章 天市垣大帝第九百一十一章 非人第七百零六章 你這是自尋死路第二百四十二章 最強狀態下的薛青府(求月票訂閱)第四百二十三章 通吃(求票!)第八百四十九章 誅仙劍門第三百八十八章 空間扭曲之術第二百八十一章 元老白澤(求月票)第九百三十七章 山窮水盡疑無路第四百七十七章 餘聲未了第三百三十九章 我小柳啊(第二更)第637章 人魔入魔(月底求月票!)第三百三十五章 仙籙飛昇(月底求票)第五百五十七章 妾身不服第四百八十四章 禁止飛昇第一百零九章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第三百九十一章 話癆第一,打架竄稀第五十八章 代號:全村吃飯第一百零五章 招黑先生第二百二十七章 當着爹孃的面打殘第八百七十六章 恩與仇第八百四十九章 誅仙劍門第八百一十六章 大廈將傾(求月票)第四百一十章 你爹詐屍了第十九章 朔方城來客第五百七十六章 五府斬仙魔(大章求票!)第五百七十六章 五府斬仙魔(大章求票!)第六百九十六章 劫灰之旅(月底求票)第八百二十一章 死得心服口服第三百九十三章 萬仙坊第六百九十一章 未來的一角第七百五十六章 碾壓與破局(年終求票)第二章 天門開,鬼市現第四百三十九章 大帝晚年不祥第一百二十九章 一招仙人第四百六十五章 同父異母親兄弟(求票)第五百七十六章 五府斬仙魔(大章求票!)第四百四十九章 一羣小白羊第七百五十八章 續絃大業,遙遙無妻第四百零六章 大聖第十五章 人心險惡更勝妖第四百三十一章 恍若神魔第九百一十三章 前強後剩第八百三十一章 打爆天下第一至寶第二百四十六章 魔神第四百三十一章 恍若神魔第七百零六章 你這是自尋死路第六百零八章 蘇郎不知夢中人第二百九十七章 杏林往事第五百一十八章 山雨欲來第三百三十一章 何謂神威?如嶽如海第二百四十二章 最強狀態下的薛青府(求月票訂閱)第五百二十六章 古道熱腸第八百二十二章 歪打正着第一百六十九章 無法熄滅的劫火第八百章 天帝的擔當第四百一十四章 仁至義盡,不再留情第五百零七章 一劍無雙第九百零五章 劫灰成雪,青青尋親(大章求月票!)第648章 吾道已成第三百七十五章 小破孩第七百八十四章 雲天帝登基第七百二十一章 這是你的使命第五百八十七章 調戲仙后第八百七十章 未來即過去,輪迴永不變第二百七十六章 蘇雲授課,神魔亂舞第一百七十九章 月亮之上,生死之間第八百七十六章 恩與仇第六百九十七章 神秘莫測神通海第652章 蘇雲醉酒(求訂閱)第八百六十一章 至人無己,神人無功第四百六十三章 純真質樸的鄉下人第一百四十九章 聖人的面具第九百二十六章 第二種未來第三百二十七章 馬嘟嘟,圖他他第七百七十一章 魂魄與性靈探秘第八百零四章 巾幗亦有凌天志第八百七十八章 水鏡先生的陰謀第二百零一章 蘇家第一百八十一章 人魔與龍第一百零九章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第八百四十一章 會心一擊第九十七章 何謂大器?第三百七十七章 我差點便信了!第六百六十八章 外鄉人第七百八十六章 你們先走,朕來斷後
第四百二十章 萬化焚仙爐第八百九十三章 生死託付第五百二十一章 不死不滅玄功?打!第五百八十一章 三姓家奴(祖國節日快樂!)第二百九十二章 姘頭第二百八十七章 廟中神祇第八百九十六章 輪迴之戰第二百七十一章 三十年風雨如晦第四百四十四章 雜草般的生命力第五百四十八章 娘娘們來殺人(呼喚月票)第三百五十四章 領隊學哥秦武陵第三百五十章 月亮上的梧桐第六百七十三章 天下第一至寶第三百零四章 諸神受難第三百七十六章 天市垣大帝第九百一十一章 非人第七百零六章 你這是自尋死路第二百四十二章 最強狀態下的薛青府(求月票訂閱)第四百二十三章 通吃(求票!)第八百四十九章 誅仙劍門第三百八十八章 空間扭曲之術第二百八十一章 元老白澤(求月票)第九百三十七章 山窮水盡疑無路第四百七十七章 餘聲未了第三百三十九章 我小柳啊(第二更)第637章 人魔入魔(月底求月票!)第三百三十五章 仙籙飛昇(月底求票)第五百五十七章 妾身不服第四百八十四章 禁止飛昇第一百零九章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第三百九十一章 話癆第一,打架竄稀第五十八章 代號:全村吃飯第一百零五章 招黑先生第二百二十七章 當着爹孃的面打殘第八百七十六章 恩與仇第八百四十九章 誅仙劍門第八百一十六章 大廈將傾(求月票)第四百一十章 你爹詐屍了第十九章 朔方城來客第五百七十六章 五府斬仙魔(大章求票!)第五百七十六章 五府斬仙魔(大章求票!)第六百九十六章 劫灰之旅(月底求票)第八百二十一章 死得心服口服第三百九十三章 萬仙坊第六百九十一章 未來的一角第七百五十六章 碾壓與破局(年終求票)第二章 天門開,鬼市現第四百三十九章 大帝晚年不祥第一百二十九章 一招仙人第四百六十五章 同父異母親兄弟(求票)第五百七十六章 五府斬仙魔(大章求票!)第四百四十九章 一羣小白羊第七百五十八章 續絃大業,遙遙無妻第四百零六章 大聖第十五章 人心險惡更勝妖第四百三十一章 恍若神魔第九百一十三章 前強後剩第八百三十一章 打爆天下第一至寶第二百四十六章 魔神第四百三十一章 恍若神魔第七百零六章 你這是自尋死路第六百零八章 蘇郎不知夢中人第二百九十七章 杏林往事第五百一十八章 山雨欲來第三百三十一章 何謂神威?如嶽如海第二百四十二章 最強狀態下的薛青府(求月票訂閱)第五百二十六章 古道熱腸第八百二十二章 歪打正着第一百六十九章 無法熄滅的劫火第八百章 天帝的擔當第四百一十四章 仁至義盡,不再留情第五百零七章 一劍無雙第九百零五章 劫灰成雪,青青尋親(大章求月票!)第648章 吾道已成第三百七十五章 小破孩第七百八十四章 雲天帝登基第七百二十一章 這是你的使命第五百八十七章 調戲仙后第八百七十章 未來即過去,輪迴永不變第二百七十六章 蘇雲授課,神魔亂舞第一百七十九章 月亮之上,生死之間第八百七十六章 恩與仇第六百九十七章 神秘莫測神通海第652章 蘇雲醉酒(求訂閱)第八百六十一章 至人無己,神人無功第四百六十三章 純真質樸的鄉下人第一百四十九章 聖人的面具第九百二十六章 第二種未來第三百二十七章 馬嘟嘟,圖他他第七百七十一章 魂魄與性靈探秘第八百零四章 巾幗亦有凌天志第八百七十八章 水鏡先生的陰謀第二百零一章 蘇家第一百八十一章 人魔與龍第一百零九章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第八百四十一章 會心一擊第九十七章 何謂大器?第三百七十七章 我差點便信了!第六百六十八章 外鄉人第七百八十六章 你們先走,朕來斷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