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九章 東君與棺

芳逐志搖了搖頭:“外面人以爲諸帝已經死絕了,於是膽大包天,覬覦帝位,沒想到諸帝卻還在太古禁區廝殺。但願外面的人不要鬧得太過分,否則諸帝迴歸,又是一場腥風血雨。”

他在海上飛行數十日,終於靠近巫門。

芳逐志正在震驚於巫門的崔嵬,突然天外劇烈顫抖,他仰頭看去,只見頭頂混沌海動搖,突然天水從天而降,向下墜落。

那天水,正是混沌海水!

如此多的混沌海水,只怕能將一切砸穿,即便是道境九重的存在也會被砸死!

不過,天水即將落下,隨即又被巫門托起,無法入侵。

然而芳逐志卻看出巫門的力量大不如從前,甚至隱隱有覆滅的趨勢。

這座巫門是外鄉人的神通,外鄉人將自己的神通立在這裡,目的是抵擋混沌海的侵襲,而今混沌海水不斷墜落下來,距離神通海越來越近,說明巫門的力量在衰弱!

“倘若沒有巫門,混沌海立刻壓過來,恐怕便會落在神通海上。”

芳逐志回頭看去,心道:“神通海和帝混沌的輪迴環,應該也可以阻擋混沌海入侵。倘若神通海和輪迴環都抵擋不住,那麼仙界便僅剩下北冕長城了。”

他心境頗爲沉重,這是宇宙覆滅之虞!

而第七仙界中的衆生對此一無所知,絲毫不知一場滅頂之災隨時可能大難臨頭!

這時,鐘聲響起,一口混沌大鐘從混沌海中旋轉飛出,灑下不知多少混沌海水。

芳逐志仰頭看去,那口混沌大鐘並非是蘇雲的時音鍾,原本曾經是其他仙界的鐘山星系,仙界陷入劫灰後,鐘山星系也因此被劫灰覆蓋。

後來蘇雲來到這裡,補上紫府中缺失的鴻蒙符文,紫府激發大鐘,混沌鍾纔算是煉成,被輪迴聖王收走。

只是這些混沌鍾是輪迴聖王爲帝混沌所煉,並非自己的寶物。

芳逐志竭盡所能看向天外的混沌海,試圖看清是誰人在戰鬥,隱約間,恍惚他看到那片混沌海上有一座紫府漂浮在海面上。

一尊巨人以紫府爲立腳點,屹立在海上。

那人四周電閃雷鳴,借雷霆的光芒,芳逐志勉強看到那人十六頭十八臂,一道巨大的輪迴環光芒明亮,圍繞他龐大的身軀上下旋轉飛舞。

那巨人衣衫襤褸,十六個腦袋看向四面八方,五口大鐘穿梭於混沌海之間,神出鬼沒!

這五口大鐘時而如遭重擊,被打得或者砸入混沌海中,或者落入神通海、輪迴環,甚至砸到其他已經劫灰化的仙界中!

這等空間跨度,讓芳逐志瞠目,只覺匪夷所思。

他從第一仙界的劫灰平原飛到這裡,前後花費了三四個月的時間,而那混沌中被打飛一次飛出的距離,也差不多是這麼遠!

而且,混沌鍾用時更短便跨越如此距離!

“我仙道宇宙中還有這樣的存在?”

芳逐志沒有看清與襤褸巨人交鋒的人是誰,心道:“此人的實力必定遠超帝境存在,會是帝混沌還是外鄉人?”

他突然醒悟過來:“邪帝等人之所以遲遲未去,主要是等待襤褸巨人和另一人分出勝負!”

他繼續飛向巫門,待來到巫門前時,突然聽到咳嗽聲,芳逐志心中微動,悄悄藏匿身形,潛行上前。

待距離咳嗽聲越來越近,芳逐志躲在巫門的世界樹一片樹葉後,偷偷看去,只見帝豐正在用力咳嗽,伴隨着每一聲咳嗽,都噴出許多劫灰!

那些劫灰從他口鼻中噴出,竟有劫火在其中燃燒!

“帝豐的大道壽元,只怕快要走到盡頭了!他看起來還如同壯年一般,絲毫看不出劫灰病纏身,但實際上已經病入膏肓!他在人前掩飾得很好,但在人後便壓制不住劫灰。”

他剛剛想到這裡,帝豐似有所覺,向這邊看來。

芳逐志心中一驚,急忙匍匐在葉子上。這葉子是巔峰時期的外鄉人的神通所化,如同真實的世界樹葉,即便是帝級存在也無法看透。

但他旋即覺得不妥,悄無聲息的飄起,避開帝豐的視線,躲在另一片葉子之後。

一道道劍光無聲無息襲過那片樹葉,讓芳逐志頭皮發麻,如果他不是早點躲開,只怕已經死於非命!

帝劍沒有尋到潛伏的敵人,又自回到帝豐身邊。

帝豐揚了揚眉,突然道:“誰躲在暗處?難道是怕了步某,不敢現身?”

芳逐志像是趴在樹葉上的小蟲子,沒有發出任何聲音,氣息也完全消失。

突然,一個聲音從他不遠處傳來,笑道:“陛下果真不凡,在受雲天帝劍創的情況下,竟然依舊能察覺到我。”

芳逐志心中微動,這個聲音中氣不足,正是百里瀆的聲音!

帝豐的聲音傳來:“帝忽試圖截殺外鄉人,不也是死傷慘重?你的道傷比我還要嚴重,就算你擁有帝倏之腦,這二十年也未曾痊癒,否則你豈會被天后仙后追殺?”

芳逐志心中一驚:“帝忽截殺外鄉人?二十年間,太古禁區發生了這麼多大事?”

帝豐嘆道:“道兄截殺外鄉人,血戰不退,此等壯舉,即便是我,也不能不豎起大拇指讚歎一聲義薄雲天。然而你身外化身死傷過半,六尊帝級分身各自受創,又有天后仙后追殺,自身難保。你這些年之所以遲遲不去,只是爲了想看一看外鄉人與輪迴聖王一戰的結果罷了。但你若是試圖對我下手,那麼道兄便是自絕生路了。”

他傲然一笑:“我雖被劫灰病折磨,但這身本事依舊遠在其他帝級存在之上!”

百里瀆面色肅然,沉聲道:“陛下誤會了。我此來並非是打秋風對陛下動手,而是爲陛下分憂而來。陛下可知我爲何沒有劫灰病?”

帝豐微微一怔:“你是舊神,自然沒有劫灰病。”

百里瀆搖頭笑道:“陛下,我割肉分身,用自己的血肉再造一個個生命。這些血肉離體,便不再是太古真神,而是全新的生命。豈能沒有劫灰病?我之所以劫灰不侵,乃是因爲我精通先天一炁。”

帝豐眼角跳了跳,沒有說話。

百里瀆繼續道:“帝廷中有先天之井,井中產先天一炁,此炁乃所有元氣之宗,仙氣之始。神魔二帝自一炁中誕生,從第一仙界到第七仙界不朽。帝絕得先天神井,從第一仙界活到現在。雲天帝得先天一炁,治癒玉太子桑天君,讓你麾下舊臣投靠於他,讓仙后不願做你的後,而心儀於他寄託愛意。可見,先天一炁非凡。”

帝豐哼了一聲,眼中噴火,咬牙道:“蘇賊!”

芳逐志也暗罵一聲老賊:“千防萬防,家賊難防,沒想到你蘇狗剩竟對我家老祖宗下手!你是要做我祖宗麼?”

百里瀆不緊不慢道:“蘇賊以先天一炁爲誘餌,號令天下,莫敢不從,以至於陛下有此一敗。但好在先天一炁我也會。外鄉人給我造成的道傷的確嚴重,但我精通先天一炁,治癒這些道傷不在話下。陛下,你是雲天帝以先天一炁所傷,想要治癒這些頑疾,還須得用先天一炁才能治療。”

帝豐瞥他一眼,沒有說話。

百里瀆曾經是他的臣子,他的仙相,他最器重的人,卻沒想到居然會是帝忽的分身。百里瀆儘管助他力壓碧落,殺掉帝絕,助他奪得江山,但也敗壞了他的江山!

若非百里瀆蠱惑四極鼎,放走帝混沌之屍,攪亂天下局勢,若非百里瀆壓制雷池,沒有讓雷池提前顯神威,帝豐何至於落到如此田地?

因此帝豐心中一直有些芥蒂無法解開。

百里瀆笑道:“臣並非要陛下投靠臣,只是想與陛下聯手而已。治癒陛下的劫灰之疾,便是我與陛下聯手的誠意。”

帝豐將信將疑,道:“那麼朕要付出什麼?”

百里瀆正色道:“陛下唯一要付出的,僅僅是與我聯手對抗敵人而已。臣有負陛下,此次治療陛下的頑疾,也算是略表心意。”

帝豐目光閃動,笑道:“愛卿有心了。不過,躲在暗處的除了愛卿,另一人是何人?”

芳逐志全力壓制自己的氣息,聞言頓時臉色陡變:“不好!帝豐發現我了!”

正在此時,百里瀆的笑聲傳來:“陛下未免太多疑了,我此次一個人前來,又豈會帶來幫手?”

帝豐唔了一聲,歉然道:“是朕誤會愛卿了。”

芳逐志聞言稍稍鬆了口氣,心道:“幸好帝豐誤會了……”

突然,他覺得天地間安靜下來,聽不到任何聲音,神通海的濤聲,混沌海的無序雜音,以及混沌鐘的鐘聲,此刻突然間統統消失不見!

芳逐志頭皮發麻:“兩個老狐狸!”

他猛地起身,轉身向後看去,只見帝豐與百里瀆便立在他的身後!

芳逐志額頭冷汗滾滾,眼珠子轉來轉去,思索保命之法。

百里瀆笑眯眯道:“聽聞東君芳逐志每次上陣,都要擡着一口棺材,表明死戰不退的道心,名動戰場。東君今日出門,也帶了棺材了吧?方便我們將東君入殮。”

芳逐志額頭的汗珠越來越大,越來越多,眨眼間便想了幾百個主意,每個主意都是以自己的死亡收場。

帝豐目光落在芳逐志身上,頗爲驚訝,道:“竟然是你。你這樣的小輩,也敢來到太古禁區,不怕死嗎?”

芳逐志眼珠子轉得飛快,口中笑道:“我是奉帝后之命,前來向帝豐陛下送戰書的。正所謂不斬來使……”

“帝后?”

帝豐側頭想了想:“蘇賊的女人?小婦人也有資格對我下戰書?她沒有資格送戰書,你也就不算是來使了。”

他握住帝劍劍丸,正欲動手,芳逐志急忙高聲道:“等一下!我有話說!”

帝豐停下。

大家好,我們公衆.號每天都會發現金、點幣紅包,只要關注就可以領取。年末最後一次福利,請大家抓住機會。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芳逐志顫抖着從靈界中取出一口棺槨,只見這棺材用的是上好的仙木,久經打磨,油光錚亮,頗爲珍貴。

芳逐志留戀的摸着棺槨,眼中噙淚:“還請陛下給個痛快,留個全屍……”

帝豐正欲動手,突然臉色微變,看着芳逐志身後。

百里瀆也變了臉色,目光落在芳逐志身後,有些謹慎的緩緩後退。

芳逐志眼珠子亂轉,很想也看向自己身後,卻又不敢。

只見帝豐祭起帝劍劍丸,護住周身,與百里瀆一前一後一步一步向後退去,待推到遠處,兩人轉身便跑,很快消失無蹤!

芳逐志額頭冷汗如雨,站在自己的棺材前不敢動彈,他能感覺到自己身後有人。

但能把帝忽和帝豐都驚走的存在,定然比帝忽帝豐更加恐怖!

芳逐志咬緊牙關,猛然回頭,卻見自己身後不遠處站着一個年輕人,恍若少年,面帶和煦笑容,像是與人爲善的鄰居家大哥哥,不像是壞人。

芳逐志鬆了口氣,笑道:“剛纔兄臺驚走帝忽和帝豐,我還以爲是什麼凶神惡煞的魔頭,沒想到卻是兄臺。敢問兄臺是?”

那少年笑道:“我的確兇惡,不是什麼善類。我魔道出身,後來從魔道領悟出無上的仙道,將仙道與魔巫之道糅合,終成一代宗師。我叫應劭,字宗道,人稱外鄉人。”

芳逐志腦中轟鳴:“外鄉人?”

————宅豬這兩天的蕁麻疹非常嚴重,手和腳全腫了,頭皮和耳垂,脖子下,腰上,大腿和小腿,都有成片成片的風團,奇癢難耐,皮膚溫度很高。思慮過多,精神壓力大所致(可能與給閨女去北京看病有關)。這兩天更新放緩,每天一章,減輕精神壓力,減少思慮。另外,醫院已經換了四五家,上次去的醫院是北京中醫院,皮膚科的權威,書友們不用再出主意了,感謝書友們的關愛。

第四百二十一章 第三仙印第630章 天后見邪帝第七百六十三章 神帝第二百零六章 我是你哥第五百六十三章 正人君子,非禮勿視第二百八十八章 新神入侵第四百九十三章 再見梧桐第四百三十九章 大帝晚年不祥第二百九十三章 懷春少年第六百一十章 天皇曜魄萬神圖第四百九十九章 金仙降臨,金仙沒了第二百六十章 魔神九嬰(第三更)第二百一十七章 一公八卿第八百四十章 誰贊成,誰反對?第六百一十章 天皇曜魄萬神圖第十五章 人心險惡更勝妖第九十八章 文心雕龍(上架求月票求訂閱!)第二百三十一章 最強召喚術第一百九十三章 摸聖人老底第八百四十四章 開局就送開天斧第八百零五章 義之所在第八百一十一章 天師對帝心第七百零四章 混沌海觀察者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是光腳的第四百四十四章 雜草般的生命力第一百八十章 聖人之面,赤子之心第九百四十三章 輪迴之殤第649章 無人成仙第三百二十七章 馬嘟嘟,圖他他第五百零一章 騎着帝心去兜風第四百零一章 巧舌如簧第一百四十七章 通天閣第一打手第六百六十六章 不過如此(求票)第一百八十五章 肥豬出欄第七百一十五章 蘇雲的把兄弟們第四百零八章 柴氏第一人第八百六十六章 改良性截肢第一百九十九章 獻祭第五百五十六章 蘇雲的劫數第五百零五章 坑蒙拐騙一條龍第六百七十四章 帝忽忽悠了你(求票求訂閱)第八百一十三章 這一戰,我來!(大章求月票!)第七百零七章 劍道第一峰第九百五十一章 完結篇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是光腳的第四百二十二章 老神王的往事第七章 洪爐嬗變,造化爲工第一百一十四章 拜師水鏡第八百零七章 縱有犧牲心不悔第四十一章 裘水鏡與大人物第二百七十八章 神帝劍術(建議改成:你就叫)第二百八十六章 試試就逝世第二百三十八章 妙筆丹青第630章 天后見邪帝第四百七十九章 神仙手段第四十三章 飛雪映神通第二百一十四章 裘水鏡弄權第一百四十章 更難得是這份謙虛第三百八十五章 你睡了盤羊第一百零七章 背鍋之一代宗師第一百四十九章 聖人的面具第三百六十章 盤羊少女第八百一十七章 肉身極致的碧落第二百五十八章 夢中魘魔第一百八十六章 黎明將至,錦繡圖之戰第四百三十八章 仙界偷渡計劃第五十六章 鄉下來的士子不是人第637章 人魔入魔(月底求月票!)第八百三十六章 道神幽潮生(月中求月票~)第二百九十七章 杏林往事第四百六十五章 同父異母親兄弟(求票)第一百七十三章 騎龍夜行第八百四十三章 生死之搏第二百五十五章 嶺南劫灰廠第二百五十章 應龍之力第三百三十四章 你知道你爹是人魔嗎?第七十八章 劫灰神翼第五百三十五章 邪惡獻祭第二百六十章 魔神九嬰(第三更)第一百一十八章 仙術第八十一章 老、奸、巨、猾第五百三十八章 最慘烈的一戰第三百五十一章 第八境界第八百八十六章 天尊深不可測第三百零三章 發飆第八百零八章 仙相之戰第二十三章 學問不夠第九百零八章 都是仇家第625章 壯我鍾威第一百四十八章 聖人家的盜馬賊第九百零二章無能之怒第六百七十八章 暴君去死第五百八十八章 瑩瑩大老爺(求月票)第八百零四章 巾幗亦有凌天志第二百八十九章 劫灰神王蘇雲第五百二十五章 幕後黑手(求訂閱)第一百零三章 鏡中一月當天第四百六十八章 一氣轉洪鈞,混元入先天第二百五十九章 海上詭事(第二更)第四百二十章 萬化焚仙爐
第四百二十一章 第三仙印第630章 天后見邪帝第七百六十三章 神帝第二百零六章 我是你哥第五百六十三章 正人君子,非禮勿視第二百八十八章 新神入侵第四百九十三章 再見梧桐第四百三十九章 大帝晚年不祥第二百九十三章 懷春少年第六百一十章 天皇曜魄萬神圖第四百九十九章 金仙降臨,金仙沒了第二百六十章 魔神九嬰(第三更)第二百一十七章 一公八卿第八百四十章 誰贊成,誰反對?第六百一十章 天皇曜魄萬神圖第十五章 人心險惡更勝妖第九十八章 文心雕龍(上架求月票求訂閱!)第二百三十一章 最強召喚術第一百九十三章 摸聖人老底第八百四十四章 開局就送開天斧第八百零五章 義之所在第八百一十一章 天師對帝心第七百零四章 混沌海觀察者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是光腳的第四百四十四章 雜草般的生命力第一百八十章 聖人之面,赤子之心第九百四十三章 輪迴之殤第649章 無人成仙第三百二十七章 馬嘟嘟,圖他他第五百零一章 騎着帝心去兜風第四百零一章 巧舌如簧第一百四十七章 通天閣第一打手第六百六十六章 不過如此(求票)第一百八十五章 肥豬出欄第七百一十五章 蘇雲的把兄弟們第四百零八章 柴氏第一人第八百六十六章 改良性截肢第一百九十九章 獻祭第五百五十六章 蘇雲的劫數第五百零五章 坑蒙拐騙一條龍第六百七十四章 帝忽忽悠了你(求票求訂閱)第八百一十三章 這一戰,我來!(大章求月票!)第七百零七章 劍道第一峰第九百五十一章 完結篇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是光腳的第四百二十二章 老神王的往事第七章 洪爐嬗變,造化爲工第一百一十四章 拜師水鏡第八百零七章 縱有犧牲心不悔第四十一章 裘水鏡與大人物第二百七十八章 神帝劍術(建議改成:你就叫)第二百八十六章 試試就逝世第二百三十八章 妙筆丹青第630章 天后見邪帝第四百七十九章 神仙手段第四十三章 飛雪映神通第二百一十四章 裘水鏡弄權第一百四十章 更難得是這份謙虛第三百八十五章 你睡了盤羊第一百零七章 背鍋之一代宗師第一百四十九章 聖人的面具第三百六十章 盤羊少女第八百一十七章 肉身極致的碧落第二百五十八章 夢中魘魔第一百八十六章 黎明將至,錦繡圖之戰第四百三十八章 仙界偷渡計劃第五十六章 鄉下來的士子不是人第637章 人魔入魔(月底求月票!)第八百三十六章 道神幽潮生(月中求月票~)第二百九十七章 杏林往事第四百六十五章 同父異母親兄弟(求票)第一百七十三章 騎龍夜行第八百四十三章 生死之搏第二百五十五章 嶺南劫灰廠第二百五十章 應龍之力第三百三十四章 你知道你爹是人魔嗎?第七十八章 劫灰神翼第五百三十五章 邪惡獻祭第二百六十章 魔神九嬰(第三更)第一百一十八章 仙術第八十一章 老、奸、巨、猾第五百三十八章 最慘烈的一戰第三百五十一章 第八境界第八百八十六章 天尊深不可測第三百零三章 發飆第八百零八章 仙相之戰第二十三章 學問不夠第九百零八章 都是仇家第625章 壯我鍾威第一百四十八章 聖人家的盜馬賊第九百零二章無能之怒第六百七十八章 暴君去死第五百八十八章 瑩瑩大老爺(求月票)第八百零四章 巾幗亦有凌天志第二百八十九章 劫灰神王蘇雲第五百二十五章 幕後黑手(求訂閱)第一百零三章 鏡中一月當天第四百六十八章 一氣轉洪鈞,混元入先天第二百五十九章 海上詭事(第二更)第四百二十章 萬化焚仙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