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我想飛昇

獸攆向學宮深處駛去,蘇雲心頭一片愁雲慘淡,心道:“水鏡先生說,我是因爲劫灰怪案被左僕射他們誤以爲是東都來的上使,讓我從劫灰廠查起。也就是說,塗明、左僕射和水鏡先生,都認爲劫灰廠有問題。”

他目光閃動,看向窗外。

窗外是文昌學宮的湖泊,水面上方掛着一個赤膊男子,有一位學宮老師模樣的人正在調整釣竿,打算用那男子釣魚。

——下方的魚羣已經迫不及待的跳出水面了。

湖邊還有些剛入學的士子在一旁觀摩,那學宮老師道:“考砸了的士子,就是這個下場!”

蘇雲收回目光,心道:“他們都會認爲劫灰廠有問題,那麼童家的劫灰廠,看來是真的有問題。好,我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那就查一查童家劫灰廠!”

對於童家,他沒有多少好感,畢竟昨晚暗殺他的林清盛等士子便是來自朔方學宮,而朔方學宮的僕射童慶雲也是來自童家!

蘇雲甚至懷疑是童慶雲想除掉他這個“天道院上使”!

若是劫灰廠有問題,那麼童慶雲也有問題。

獸攆來到半山腰前的一片樓宇,蘇雲坐在車上看去,只見這片建築半樓、半山、半田園。

那樓宇是依山而建,削了半塊山崖,把山崖分爲兩層,樓宇第二層建在山崖第二層上,山崖第二層有幾畝花園。

從他這個角度看去,可以看到有山泉水如細細的瀑布從崖壁上流下,匯入花園的魚池中。

魚池上有一道小橋,魚池四周是花草樹木,水在橋下流淌。

而在一樓有兩三畝農田,耕得很細,沒有大塊的土,靠近一樓的種着一些花草,因爲下雪的緣故,已經枯萎。

獸攆停了下來,蘇雲與花狐等人下車,走入這片樓宇之中,只見樓內是殿堂般的客廳,又高又寬敞。

無論門窗,還是柱子牆壁,無不雕龍畫鳳,客廳與書房一應俱全,筆墨紙硯屏風壁畫,琴房廚房,應有盡有。

即便是牆上掛着的劫灰燈,也比其他地方的劫灰燈更加精美,雕琢成龍戲珠或者鳳銜珠的形態,既可以照明,也可以作爲裝飾點綴山水居。

青丘月、狐不平和狸小凡在山水居里四處亂跑,挑選房間,花狐也衝了過去,蘇雲聽到樓上樓下傳來一聲聲愉快的尖叫。

蘇雲來到二樓,推開後門看去,樓中的花園和後山映入眼簾,山泉傾瀉,注入園中池塘。

池塘水溢流出,化作一道細細的小河,少年穿過樹林來到橋上,只見橋下有魚六七尾,或紅或白,游來游去。

“大師,這棟房子應該不是士子所居之地吧?”蘇雲打量山水居,回頭笑道。

塗明和尚邁步走來,道:“這裡叫山水居,的確不是士子住的地方,而是左僕射的一處宅子。他宅子多,你們儘管住在這裡。畢竟……”

他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上使晚上去查案,進進出出,不方便住在神秀樓。那裡人多眼雜。”

蘇雲被他笑得心裡發毛。

塗明和尚告退,道:“士子開學,要等到年後了,不過留校的士子有幾十上百人。這裡的吃喝用度,一應俱全,上使不必煩憂。若是有需要,儘管告訴我。”

蘇雲稱謝,起身相送。

他回到山水居,青丘月一陣風跑到他的面前,緊張的小手攥緊放在胸前,躬着身子兩隻腳踩來踩去,央求道:“小云哥,我可以變回狐狸撒歡嗎?”

狐不平、狸小凡也跑了過來,抱着小手仰着頭,央求似的看着蘇雲。

蘇雲無奈,點了點頭:“就一會兒。”

三隻小妖孩歡呼一聲,立刻變回三隻狐狸,把衣服甩到一邊,在山水居里一邊尖叫一邊放肆的跑來跑去。

“二哥也可以變回狐狸撒會歡。”蘇雲向花狐道。

花狐哼了一聲,仰起頭:“我又不是小孩子,還撒歡?我比你還大了一歲呢!”

過了片刻,花狐見他們三個玩得實在太瘋,自己體內的野性也蠢蠢欲動,忍不住道:“我就玩一小會兒!”說罷也變回狐狸,大呼小叫的去了。

蘇雲長長舒了口氣,坐了下來,耳邊傳來小狐狸們的吵鬧聲,他心中波瀾泛起。

“現在我要面對的危險實在太多了。相同境界,我不是人魔梧桐的對手,我能擊敗她靠的是我高出她一個境界,並且施展仙劍斬妖龍那一招劍術!倘若魔女修煉到蘊靈境界,殺我易如反掌!她絕對會報這個仇!”

“另一個威脅便是聖公子白月樓。雖然不如人魔的威脅大,但是他進入蘊靈之後,朔方聖人親傳他蘊靈功法,我若是沒有能夠與聖人功法相差不多的功法,估計要敗在他的手中!”

“還有便是林清盛!畢竟是兩年前大考的第一人,實力非凡,在音律之道上的造詣極高!兩個月後那一戰,我必須做出十全準備,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還有天門後的那個世界,那口仙劍還在等着我。若是不能讓我的實力有大幅度提升,恐怕再進去便必死無疑!”

“再加上,現在盯上我的人不在少數,想要除掉我的人更多。畢竟已經有人猜測我是東都大帝派來的上使了。”

“而且我還要去查劫灰怪案!”

蘇雲生出一種強烈的緊迫感,魔女梧桐轉生,沒有選擇大肆殺戮提升實力的路子,她轉生之後應該需要按部就班的修煉。

但是她畢竟是人魔,手段極多,而且一百五十年前她便能與真龍同歸於盡!

她的資質悟性極高,對蘇雲的威脅最大!

“必須儘快提升修爲,提升實力!是了,天道院,我去學天道院的蘊靈境界功法!”

一念及此,蘇雲當即調動氣血催動天道令。

他的靈界之中,蘇雲的性靈來到天道院的門戶前,雙手用力推開那神聖殿堂的門戶,大步走了進去。

“但願這次不會再遇到那個名叫弟平的士子。”

蘇雲走入天道院,四周的景緻從無到有,一座座宮闕憑空涌現,天道院的士子也像是虛空中走出一般,映入他的眼簾。

“朔方蘇雲!”

蘇雲聽到這個聲音,心裡暗道一聲糟糕,他循聲看去,果然“弟平”那個病怏怏的少年正站在不遠處一座闕門下。

“蘇雲士子,又見面了!”帝平興奮的衝他招手。

蘇雲硬着頭皮走上前去,帝平笑道:“我就知道你會回來,所以等在這裡。”

蘇雲左右看了一眼,四下裡無人,心道:“倘若他再胡說,那就狠狠揍他一頓……”

帝平仰頭看着那座闕門,笑道:“天道院乃是元朔最大的聖地,也是最強的聖地,這裡聚集了整個元朔最聰明的一批人,有着各種各樣的天賦。蘇雲士子,你打動裘水鏡的天賦是什麼?”

蘇雲微微一怔,搖頭道:“水鏡先生沒說過,我也不知。”

帝平詫異的看他一眼,道:“裘水鏡向來清高又自視極高,對其他人看不上眼,認爲其他人都比自己蠢,他是最聰明的那個。你能獲得他的認可進入天道院,肯定有過人之處。”

他又仰頭看向那座闕門,道:“你看這一面闕,你能看到什麼?”

蘇雲仰望那座闕門,只見這闕門與他眼中的八面朝天闕有些類似,但是上面的浮雕不同。

他眼中的八面朝天闕烙印,其中的浮雕栩栩如生,蘊藏精神,而這面闕門上的浮雕卻缺少神韻,雕琢得並不完美。

而且,這面朝天闕的浮雕神獸種類也不太一樣。

他心中疑惑,卻沒有說出來。

帝平擡手掩住嘴劇烈咳嗽,過了片刻才平復下來,道:“當年皇帝派出元朔最強的名宿,前往天市垣研究天門鬼市,這些名宿將他們的研究所得送到天道院。後來,這些人在天門鎮製造出八面朝天闕。可惜,天門鎮被毀,真正的朝天闕已經消失。”

蘇雲疑惑道:“那麼這面朝天闕是怎麼回事?”

“仿的。”

帝平嘆了口氣,道:“天道院將他們送來的研究所得整理一番,仿造出來許多朝天闕,這是其中一面。有傳聞說這裡面記載着長生的奧秘,可惜八面朝天闕被人偷走了……”

蘇雲心頭怦怦亂跳。

朝天闕不知所蹤,但他的眼睛中有着朝天闕的烙印!

這個叫弟平的人,似乎知曉他的來歷,似乎知道他來自天市垣無人區,因此纔會向他提起朝天闕的來歷!

“這六年來天道院的士子研究朝天闕,開創了許多非凡的功法。”

帝平面色蒼白,氣喘吁吁道:“但是這些功法或多或少都有破綻,都存在弊端,沒有一人能夠做到功法大一統。我就是因爲嘗試將這些功法大一統,結果修得一身傷病。”

蘇雲不解道:“既然知道不好,那何必再修煉下去?”

“因爲可以長生。”

帝平老氣橫秋道:“你還年輕,不明白這些東西。這樣,我來問你,一個貧寒之家想要栽培一個士子,寒門士子想要飛黃騰達,光耀門楣,與世家子弟平起平坐,這需要多少年?”

蘇雲微微一怔,思索片刻,道:“需要二三十年。”

“錯了。”

帝平冷笑:“最低需要三代人。第一代士子拼命的往上爬,哪怕他爬到位極人臣的地步,哪怕他權傾天下,他都不是世家。在世家大閥面前,他還是低人一頭。只有他的子嗣能繼承他的家業,做到家業不倒,他的孫子纔有資格與世家子弟平起平坐。所以,需要三代人,三代人的必須有能力有作爲。”

蘇雲沉默下來,他也想往上爬,他也有着野心。

但是想從他這個階層跳到下一個階層,實在太難了。

帝平繼續道:“一個寒門士子成爲世家,如此艱難,幾乎毫無希望,相當於一次飛昇!想要成仙,長生不老與天地同壽,更加困難!對於已經踏在這個世界頂峰的存在來說,這也是一次提升!”

他劇烈咳嗽起來,眼神中卻有異乎尋常的光彩迸射出來:“我想永遠的活下去!哪怕是一絲一毫的希望,我都要抓住!”

他猛地轉過身來,盯着蘇雲:“蘇雲士子,你想長生嗎?”

蘇雲茫然。

帝平抓住他的雙肩,有些瘋狂道:“從朝天闕里整理出來的功法,就在文淵閣中!你只需要去文淵閣,便可以得到這些功法!”

蘇雲掙脫他,搖頭道:“我只是想來學習一門蘊靈境界的功法而已,什麼長生,與我無關。”

“文淵閣就在那邊!”

帝平擡手指向右前方,哈哈笑道:“你會看的,你一定會看的!”

蘇雲快步走開,心道:“這個弟平,怕不是個瘋子!你把自己煉得瘋了,我還會去看那些殘缺不全的功法?”

文淵閣是一座五層樓閣,一樓管理文淵閣的守藏史是位白髮老者,向蘇雲道:“你面相陌生,是頭一次來?文淵閣中有書怪,名叫瑩瑩,你呼喚一聲,她便會現身,幫你尋到藏書。想看什麼書,問她便可。”

蘇雲驚訝不已,詢問道:“書也可以變成妖怪?”

“書可以成怪,不可成妖。”

那守藏史也是學富五車,道:“性靈依附在動物身上是妖,依附在植物身上是精,依附在沒有生命的東西上便是怪。有些靈士生前喜歡讀書,死後性靈不滅便依附到書中,化作書怪。瑩瑩生前是一個喜歡讀書的女孩,死後便化作書怪。”

蘇雲稱謝,走入藏書閣第一層,呼喚道:“瑩瑩!”

“來啦!”

他身後的書架上傳來嘭的一聲,蘇雲急忙看去,只見一本厚重的書籍突然化作一陣濃煙,濃煙散去,書籍消失,一個只有書本高的女孩子飄在書架間,在一排排書籍前飛來飛去。

女孩飄散着頭髮,身上的衣裳像是霓裳不斷變化顏色,圍繞蘇雲飛了幾周,忽而停下坐在蘇雲的肩頭,右手託着下巴,看着蘇雲側顏,饒有興趣道:“你想看什麼書?”

宅豬:新年快樂,四千字大章奉上!

第624章 不要反抗(求訂閱)第八百四十九章 誅仙劍門第三百四十五章 天棟,帝廷,他鄉,異客第四百零六章 大聖第三百七十章 少年聖皇第七百九十五章 執念不去,人魔不死第八百六十九章 道語鬥道君第二百八十一章 元老白澤(求月票)第八百四十三章 彌羅天地塔第六百一十章 天皇曜魄萬神圖第二百一十五章 野獸蘇雲第636章 萬世修行,換蘇郎一顧第五百七十一章 我的仙帝父親第六百八十七章 帝王心計第二百七十六章 蘇雲授課,神魔亂舞第四百五十四章 無可匹敵第五百五十五章 賤死不救第八百五十九章 東君與棺第一百三十九章 七位老神仙第四百二十七章 共赴雷池第一百七十五章 我還有事,讓皇帝等一等第四百二十八章 此地不宜久留第四百一十九章 一線生機第二百二十五章 爲何不跑?第五百一十六章 仙人來訪第六百六十四章 別離天外天(求訂)第四百八十六章 又大又強的大強(大章求票)第六百零七章 有花堪折直須折(求訂)第五百五十章 蘇雲腳踩三條船第七百章 橫渡神通海,再臨巫仙門第八百五十五章 死戰帝忽第四百五十二章 人心不古,世道炎涼第八百五十六章 外鄉人與帝倏第四百四十二章 忠肝義膽,舉世無雙第八百二十四章 道阻且長第四百五十五章 黑暗裡有東西(第一更)第四百一十三章 小船不能承受之重第八百七十章 未來即過去,輪迴永不變第七百二十二章 第二仙界,仲金陵的故事第七百八十九章 雲天帝怒開無雙第五百三十一章 邪法葬屍第一百二十八章 一成勝算第八百六十三章 蟲第三百六十七章 天外有天第六百九十八章 我心光明(求保底月票)第四百七十一章 一念不生第三十三章 必須格他第五十章 從不走眼第八百一十四章 月下釣魚人第五百三十三章 畫中琴妃第六百八十九章 拾金不昧蘇大強第八百零六章 水鏡見邪帝第二百二十三章 天市垣之戰第二百八十三章 盤羊魔化第十章 野性張揚第四十章 黑暗降臨第五百九十三章 五府顯神通第六百八十四章 護我周全第三百六十五章 餘燼的餘光(求訂閱,求月票)第一百二十三章 東陵主人(求訂閱月票)第五百七十二章 屍妖帝昭(求訂閱月票~)第三百八十四章 仙啓第七十八章 劫灰神翼第七百一十一章 道奴陷阱第八百四十一章 會心一擊第四百三十五章 老師,弟子送你上路第654章 蘇聖皇的魅力第四百三十章 諸君,隨我一戰(求票!)第一百二十三章 東陵主人(求訂閱月票)第三百一十五章 偷天換日(大章求訂閱求票)第三百四十六章 仙界廣寒山第四百二十八章 此地不宜久留第三十二章 努力做個正常少年第四百九十四章 天船洞天第八百三十九章 我即無窮第三百一十一章 珠胎暗結與秦晉之好第一百八十三章 所以,你死了第十三章 五步殺一人第四百五十三章 你不是無名之輩第五百二十八章 萬劫淪流第六百七十九章 我花一出百花殺第八百三十六章 道神(大章求月票)第一百五十六章 左鬆巖的戰力第四十二章 靈士蘇雲第八章 天橋出雲海第二百四十九章 應龍老哥哥第四百八十五章 破嘴宋神君第四百九十一章 今日我將名動天下(週一求票)第二百三十九章 裘水鏡弔喪第三十六章 天市垣無序地帶第八百五十六章 外鄉人與帝倏第四百九十三章 再見梧桐第五百三十四章 舊神,古老世界的統治者第三百一十七章 風起雲涌第九百零七章 浩劫已至第十三章 五步殺一人第四百零七章 仙道的奧秘第五百八十章 混沌海中的墳墓第四百七十八章 五色金,鎮屍沉海第九十章 真假上使恰相逢
第624章 不要反抗(求訂閱)第八百四十九章 誅仙劍門第三百四十五章 天棟,帝廷,他鄉,異客第四百零六章 大聖第三百七十章 少年聖皇第七百九十五章 執念不去,人魔不死第八百六十九章 道語鬥道君第二百八十一章 元老白澤(求月票)第八百四十三章 彌羅天地塔第六百一十章 天皇曜魄萬神圖第二百一十五章 野獸蘇雲第636章 萬世修行,換蘇郎一顧第五百七十一章 我的仙帝父親第六百八十七章 帝王心計第二百七十六章 蘇雲授課,神魔亂舞第四百五十四章 無可匹敵第五百五十五章 賤死不救第八百五十九章 東君與棺第一百三十九章 七位老神仙第四百二十七章 共赴雷池第一百七十五章 我還有事,讓皇帝等一等第四百二十八章 此地不宜久留第四百一十九章 一線生機第二百二十五章 爲何不跑?第五百一十六章 仙人來訪第六百六十四章 別離天外天(求訂)第四百八十六章 又大又強的大強(大章求票)第六百零七章 有花堪折直須折(求訂)第五百五十章 蘇雲腳踩三條船第七百章 橫渡神通海,再臨巫仙門第八百五十五章 死戰帝忽第四百五十二章 人心不古,世道炎涼第八百五十六章 外鄉人與帝倏第四百四十二章 忠肝義膽,舉世無雙第八百二十四章 道阻且長第四百五十五章 黑暗裡有東西(第一更)第四百一十三章 小船不能承受之重第八百七十章 未來即過去,輪迴永不變第七百二十二章 第二仙界,仲金陵的故事第七百八十九章 雲天帝怒開無雙第五百三十一章 邪法葬屍第一百二十八章 一成勝算第八百六十三章 蟲第三百六十七章 天外有天第六百九十八章 我心光明(求保底月票)第四百七十一章 一念不生第三十三章 必須格他第五十章 從不走眼第八百一十四章 月下釣魚人第五百三十三章 畫中琴妃第六百八十九章 拾金不昧蘇大強第八百零六章 水鏡見邪帝第二百二十三章 天市垣之戰第二百八十三章 盤羊魔化第十章 野性張揚第四十章 黑暗降臨第五百九十三章 五府顯神通第六百八十四章 護我周全第三百六十五章 餘燼的餘光(求訂閱,求月票)第一百二十三章 東陵主人(求訂閱月票)第五百七十二章 屍妖帝昭(求訂閱月票~)第三百八十四章 仙啓第七十八章 劫灰神翼第七百一十一章 道奴陷阱第八百四十一章 會心一擊第四百三十五章 老師,弟子送你上路第654章 蘇聖皇的魅力第四百三十章 諸君,隨我一戰(求票!)第一百二十三章 東陵主人(求訂閱月票)第三百一十五章 偷天換日(大章求訂閱求票)第三百四十六章 仙界廣寒山第四百二十八章 此地不宜久留第三十二章 努力做個正常少年第四百九十四章 天船洞天第八百三十九章 我即無窮第三百一十一章 珠胎暗結與秦晉之好第一百八十三章 所以,你死了第十三章 五步殺一人第四百五十三章 你不是無名之輩第五百二十八章 萬劫淪流第六百七十九章 我花一出百花殺第八百三十六章 道神(大章求月票)第一百五十六章 左鬆巖的戰力第四十二章 靈士蘇雲第八章 天橋出雲海第二百四十九章 應龍老哥哥第四百八十五章 破嘴宋神君第四百九十一章 今日我將名動天下(週一求票)第二百三十九章 裘水鏡弔喪第三十六章 天市垣無序地帶第八百五十六章 外鄉人與帝倏第四百九十三章 再見梧桐第五百三十四章 舊神,古老世界的統治者第三百一十七章 風起雲涌第九百零七章 浩劫已至第十三章 五步殺一人第四百零七章 仙道的奧秘第五百八十章 混沌海中的墳墓第四百七十八章 五色金,鎮屍沉海第九十章 真假上使恰相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