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章 破死劫

天后阻擋血魔祖師,卻也是棋逢對手,但蘇雲抵抗帝豐以及帝豐餘部,那就頗爲吃力了。

眼看第一劍陣圖便要被攻破,突然一道巨大的輪迴環切過,與第一劍陣圖結合在一起,形成劍道輪迴!

“邪帝?”

帝豐心中一驚,出手的人正是邪帝,笑道:“絕老師,你的太一天都摩輪,早已被我破了!爲何還要一次又一次鍥而不捨的送死?”

邪帝的手段,他早就摸得一清二楚,因此可以屢屢剋制邪帝。若非邪帝有天后、仙后等人相助,早就死在他的劍下了。

巨大的太一天都摩輪中,一個個邪帝露出詭異笑容:“你破了從前的太一摩輪,但是你破得了而今的太一摩輪劍陣圖嗎?”

他的功法竟然大改,功法運轉路徑,赫然穿過劍陣圖,與太一天都摩輪結合,形成一個近乎完美的功法閉環!

在這個功法閉環之中,劍陣圖的四十九口仙劍烙印和一口口仙劍,都成了功法運轉的一部分!

此時的太一天都摩輪經,呈現出的道法與從前截然不同,威能暴漲,哪怕是帝豐手持帝劍劍丸這等至寶,也如同撞在銅牆鐵壁之上,無法撼動分毫!

帝豐心中惶恐,此時的邪帝修爲實力暴漲,超出了他的預估!

他卻不知,第一劍陣圖被帝倏重新祭煉,目的就是爲了剋制邪帝的太一天都摩輪,這劍陣圖的威力催發到極致,可以順着太一天都摩輪,殺到過去以及未來!

蘇雲當初便是靠這卷陣圖力敵邪帝,保住帝心。

不過邪帝雖然只是帝絕的性靈入住屍身所化的半魔,但也繼承了帝絕的智慧,被第一劍陣圖擊敗一次之後,便發覺自己的弱點所在。

第一劍陣圖固然是針對他的弱點而來,但也恰恰可以彌補他的弱點。

他敗給第一劍陣圖後,便痛定思痛,力圖補全太一天都摩輪的破綻,將第一劍陣圖納入自己的功法之中。

經過修修補補,前不久他才總算補全!

只是那時帝昭佔據肉身,他一直沒有機會試驗新功法。

現在,蘇雲獨自難以保住帝廷雷池,請他前來相助,他便將改良後的太一天都摩輪施展開來,一舉將第一劍陣圖連同蘇雲等持劍人一起控制,把劍陣圖據爲己有,成爲自己功法的一部分!

但見太一摩輪橫貫天地,將帝豐、三公四輔等仙廷袞袞諸公悉數捲起,無論帝豐還是三公四輔,都同時面對一尊邪帝!

只一瞬間,三公四輔等天君帝君悉數遇險,即將被斬於劍下!

即便是少保尚金閣這等存在,擁有着近乎無敵的身外身,無量智慧,但在邪帝這等絕對的實力碾壓面前,也無濟於事!

哪怕是與邪帝聯手的蘇雲,此刻也有些悚然。

邪帝看似與他聯手,借第一劍陣圖的威能補全自身,實際上佔據第一劍陣圖,用把第一劍陣圖據爲己有的方式,來對抗帝豐與仙廷的天君帝君!

而蘇雲和其他持劍人,統統變成被他掌控的傀儡!

“邪帝的目的,不僅僅是來保護雷池,同時也要將我和帝豐一網打盡!”

蘇雲立刻想到關鍵之處,現在雙方雷池祭起,廢掉仙人,只剩下天君帝君和帝級存在,現在的戰爭已經變成帝戰!

有資格奪帝的人就那麼幾個,第一時間消滅其他競爭對手,纔是帝戰的精髓!

邪帝作爲權謀過人之輩,他在打擊帝豐的同時,也打着趁機消滅蘇雲的目的!

從前蘇雲可以作爲盟友存活下來,但現在,對於邪帝來說,蘇雲沒有存在的必要。

除掉蘇雲,他依舊可以守護帝廷雷池!

“那麼對於天后來說,對於仙后、紫微等人來說,我是否有存在的必要?”

蘇雲想通這一點,不禁毛骨悚然。

他驀然間發現,在目前的態勢下,對於這些存在來說,自己死活已經不再必要。相反,對他們來說,自己是他們的競爭對手!

只要除掉其他人,成爲這個世界最強大的存在,那麼就可以成爲仙帝,一統天下!

而對於芸芸衆生來說,統治天下的那人究竟是誰,真的那麼重要嗎?

是帝豐還是邪帝,亦或是他蘇雲,對第六仙界的凡人們來說不再重要,對於第七仙界的凡人來說,也不那麼重要!

“水鏡先生對我說帝戰,其實是爲了點醒我,現在我已經沒有了盟友!”

他雖然一手促成目前的局勢,但是自己當局者迷,沒有醒悟過來,經過裘水鏡的點醒,這才清醒過來。

蘇雲剛剛想到這裡,帝豐的劍道立刻衝來,頃刻間侵入未來,一道道劍光攻向太一摩輪中的所有邪帝和蘇雲。

邪帝攻勢稍稍受阻。

破解太一天都摩輪的辦法,不僅帝倏參悟了出來,帝豐也參悟了出來。當年他殺帝絕,便是針對帝絕的功法,帝劍同時斬向過去未來的帝絕,最終將自己這位老師斬殺。

現在他不過是如法炮製而已。

然而下一刻,第一劍陣圖威能便被邪帝調動,所有持劍人不由自主手持仙劍,被仙劍左右,與帝豐的劍道神通抗衡。

經過蘇雲改良的第一劍陣圖,更加壯大太一天都摩輪的威能,與帝豐碰撞的一剎那,帝豐頓時悶哼一聲,嘴角溢血,尚金閣等三公四輔強者也各自負傷!

“絕老師果然不凡!”

帝豐哈哈大笑,抹去嘴角的鮮血:“朕一直抱憾,雖然親手殺了絕老師,但是沒能與絕老師堂堂正正的抗衡一次,總是有些遺憾。今日,終於可以見到絕老師的蓋世風采!將你擊敗,朕纔可以再進一步!”

他長嘯不絕,在邪帝的壓力下,劍道神通竟然再有驚人突破,硬撼太一天都劍陣圖!

他將自己參悟劍道第十重天的心得施展出來,攻勢綿綿不絕,侵入未來每一個邪帝的身邊,力壓太一天都劍陣圖!

“錚!”

帝劍斬在摩輪上,赫然將太一天都摩輪斬斷!

三公四輔立刻騰空而起,縱身飛出天都摩輪。

邪帝連忙重連摩輪,調動劍陣圖之威,對抗帝豐劍道!

蘇雲與其他持劍人身處在第一劍陣圖中,成爲陣圖的一部分,在邪帝的脅迫下身不由己控制劍陣圖硬撼帝豐,以劍陣來破解帝豐的劍道!

雙方碰撞,一口口帝劍侵入劍陣圖,驚險無比。

劍陣圖中,除了蘇雲和西君師蔚然,其他持劍人修爲最高的便是原道靈士,如水縈迴,被斬去了道花,關閉了道境,在帝戰之中,很難保住自身。還有持劍人是東君芳逐志,只是人在勾陳,尚未過來。

好在邪帝那雄渾無比的法力灌注劍陣圖中,將劍陣圖的威能催發到極致,讓他們得以保住性命。

劍陣圖中,蘇雲窺探帝豐的劍道神通,頓時看直了眼,心神大受震動:“帝豐的劍道,比與我交手時強了許多,這就是第十重道界的一角嗎……”

他可以同時觀察帝豐和邪帝的道法神通,印證自己的所學所悟,只覺眼前一扇扇窗戶被打開,一個個難題迎刃而解。

他索性放棄對抗邪帝的脅迫,也放棄對抗帝豐的劍道神通,專心一志的觀摩參悟。上次他與帝豐一戰,便險些突破劍道的第六重天,只是臨近突破的時候,被突然出現的血魔祖師攪黃。

現在,他又重拾當初的參悟,這種情形,宛如他們身處在兩大絕世帝境存在的神通之中,觀察觀摩兩尊大帝的神通,卻不會受到任何傷害!

不僅如此,師蔚然和水縈迴等持劍人也發現,儘管被邪帝操控心理上有些不太舒服,但是倘若接受了,便會欣賞到兩大帝境存在的神通,將他們每一人的招式都清晰無比的看在眼裡!

甚至,他們還可以欣賞到邪帝和帝豐的大道法則從自己身邊流過。

那粗大無比的道則凝結成一個個相連的仙道符文,迸發出洪亮的道音,震耳欲聾!

這是無上的機緣。

就在這時,師蔚然突然看到劍陣圖主劍位上,蘇雲氣息大漲,一層又一層道境向外鋪張開來,頃刻間第六劍道道境形成,六重道境中,劍道化作天地萬物,愈發自然。

但下一刻,六重道境便猛地一收,顯然蘇雲儘管突破,但是卻未曾去試圖擺脫邪帝的控制,反而隱藏自己的實力。

“陛下也在參悟帝豐和邪帝的神通!”

師蔚然心中微動:“我在劍道上即便再有不俗突破,也不可能超越他。邪帝生前是帝絕,功法包羅萬象,帝豐得其功法一個片段便參悟出九玄不滅,因此我當從邪帝的神通上着手,提升自我。”

他專心致志參悟邪帝神通,其他持劍人也各有參悟,尤其是水縈迴,沒有得到帝豐的真正傳承,此時親眼見到帝豐施展無上劍道神通,收穫更大!

“我若是早見到這一幕,便不會被斬去道花了。”她心中黯然。

若是不被斬去道花,將來天下便還有她一席之地,而道花被斬,只有帝戰塵埃落地之後,她才得以成仙,錯失很多機會。

另一邊,尚金閣等三公四輔強者落下,立刻衝向帝廷雷池,這時仙后娘娘攔下太傅時秋意,笑道:“時道友,別來無恙?”

太傅時秋意心中凜然,呵呵笑道:“娘娘親自阻攔老朽,是老朽的福分。娘娘身爲四帝君之一,老朽卻只是太傅,想來不是娘娘的對手。還請娘娘手下留情。”

話雖如此,仙后卻絲毫不敢懈怠,祭起天皇寶樹。

四大帝君的確兵多將廣,但能夠做到仙廷的太傅,位列三公,本事也是高絕,不會比帝君遜色!

另一邊,紫微帝君迎上太師庭白羽,庭白羽笑道:“紫微道兄,莫非要做蘇小兒的家奴?你做到帝君之位,上頭只有仙帝一人,那蘇賊能給你什麼?我真不知你爲何要反!”

紫微帝君道:“帝豐爲了他的長生,殺我家麒麟子石應語,蘇天帝爲石應語報仇。”

庭白羽皺眉:“就這件事?一個石應語而已,你就爲這事背叛陛下,爲蘇賊拼命?”

紫微帝君道:“就這。”

庭白羽不再說話,悍然攻來。

另一邊,月照泉,盧仙人和長生帝君各自迎上四輔中的另外三輔,至於少輔楚山孤則不在此地,被天師晏子期帶走。

瑩瑩、玉太子、帝心、桑天君、京秋葉等人則迎上仙廷的諸多天君,帝心祭起道魂液,化作數千帝心,打得仙廷天君節節敗退!

瑩瑩祭起金鍊金棺,難尋敵手,對手不是被一道金鍊鎖去,便是被收入棺中。

太保尚金閣則向帝廷雷池走去,一路暢通無阻,突然,他停下腳步,看向前方。

前方,曉星沉站在那裡,靜靜地等待他。

“曉星沉,你不是我的對手。”

尚金閣搖頭道:“你雖然也是道境八重天,但人和人是不同的,道境與道境也是不同。你與我的本事,有云泥之別。”

這話雖然侮辱性極強,曉星沉卻不生氣,笑道:“我自然知道。我來勸降尚太保。雲天帝治癒了我的劫灰病,讓我可以存活下來,倘若尚太保肯降,便可以活命。”

尚金閣搖頭道:“我與你志向不同。”

這時,裘水鏡從曉星沉的身後走出,面前漂浮着一面混沌玉,面色平靜道:“尚老的志向須得再等幾年,等到我道境八重天時,會去尋尚老。尚老可以走了。”

尚金閣上下打量他,露出欣慰的笑容,轉身離去:“爲了你,我可以多等幾年!裘水鏡,你會成爲我突破帝境的磨刀石!你不要死在混沌四極鼎的威能之下!”

天空突然陰暗下來,裘水鏡擡頭看去,只見一口大鼎將天空壓塌,出現在帝廷的上空!

瑩瑩正在與仙廷的天君們拼殺,猛地擡頭,頓時臉色蒼白。

四極鼎散發出驚天動地的威能,鎮壓一切,向帝廷雷池落去!

仙廷中還有其他強者在召喚這口大鼎,用這件至寶來摧毀帝廷!

歷陽府中,純陽雷池上方,柴初晞也感應到這股可怕的威能,卻面色平靜,低聲道:“我的死劫,終於到了……”

她的腦海中閃過一幅幅畫面,是生前種種,有與蘇雲的相識相愛,有得子後的患得患失,一時間道心種種雜念紛至沓來,擾亂她的心神。

就在此時,一道硃紅色劍光從天外飛來,咻的一聲沒入第一劍陣圖中。

蘇雲心神大震,向那道突如其來的劍光看去,只見少年蘇劫出現在劍陣圖中,硃紅仙劍飛起,與陣圖的硃紅色仙劍烙印相容。

與此同時,另一口仙劍也應劍陣圖的召喚,從勾陳方向飛來,咻的一聲沒入陣圖,補上最後的仙劍烙印!

劍陣圖,終於完整!

滔滔劍威,頓時刺破邪帝的太一天都摩輪,盪開帝豐的帝劍,迎天斬向那落下的四極大鼎!

第二百八十二章 未過門的明玉妃第九十九章 一公一母(入V第二更,求月票訂閱~)第九百二十章 劍穿輪迴第八百六十七章 帝混沌召諸帝,蘇大強意難平第二百九十八章 法外之徒第二百九十六章 左鬆巖的好兄弟第六百八十二章 你的劍道是我教的第七百九十一章 仙道的至高智慧第四百四十二章 忠肝義膽,舉世無雙第四百九十四章 天船洞天第三百四十一章 誰的拳頭大,誰是大爺第三百章 我殺人了(大章求票)第三百七十一章 陛下何故造反?第八十三章 打死你,隨時隨地第七百七十八章 第一戰:血染蒼梧第一百五十八章 我的刀來第四十三章 飛雪映神通第四百九十八章 邪帝之心第九十四章 劫火洞燃,世界俱壞第四百六十八章 一氣轉洪鈞,混元入先天第四百一十九章 一線生機第四百七十七章 餘聲未了第三章 黃鐘計時,問天下春秋第四百六十四章 仙界賤男(求票!)第四十八章 我們風氣不好第九百一十四章 幽潮生與輪迴聖王第八百零五章 義之所在第四百六十七章 紫府第一百六十四章 仙人一擊(求月票訂閱)第七百七十一章 魂魄與性靈探秘第二百七十一章 三十年風雨如晦第四百六十七章 此子不能留第三十六章 天市垣無序地帶第三百七十七章 我差點便信了!第659章 一語驚醒夢中人第五百六十四章 好奇心旺盛的白澤們第七百零七章 劍道第一峰第十一章 柳樹下的老人第六百零二章 運交華蓋第七百二十九章 爲父則剛第二百一十一章 放肆了你第八百四十一章 決戰帝倏(牛年快樂!)第七百零七章 劍道第一峰第十三章 五步殺一人第六百九十四章 吾道一出便稱孤(月底求票!)第五百六十九章 帝劍降臨第二百五十章 應龍之力第一百五十章 聖人本體第一章 庠序狐狸伴讀書第五百二十三章 真假武仙之戰第六十三章 同學少年別,相逢鬢染霜第九百三十四章 諸帝墳墓第七百九十五章 執念不去,人魔不死第三百五十五章 蘇雲的烏合之衆第四十九章 劫灰怪第一百二十四章 仙家血脈第六百六十三章 仙界之門的真相第七百六十章 走,我帶你們去見未來第四百零四章 無題(一號求票)第七百八十六章 你們先走,朕來斷後第一百六十三章 第六洞天與第七靈界第一百一十四章 拜師水鏡第五百七十八章 混沌大帝的肢體第四百六十八章 一氣轉洪鈞,混元入先天第五百五十一章 神通起源(求票)第四百一十四章 仁至義盡,不再留情第五百零二章 我的仙使父親第五百二十章 學我者死(九月衝榜求票!)第八百九十九章 義之戰第九百二十二章 你看不懂第七章 洪爐嬗變,造化爲工第四百六十五章 同父異母親兄弟(求票)第五百四十一章 好不了了(求票~)第六十四章 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第四百七十八章 五色金,鎮屍沉海第五百二十一章 不死不滅玄功?打!第三十一章 血染天平橋第三百九十八章 少年不知愁滋味第三百零六章 擒拿兇徒張三第一百一十四章 拜師水鏡第九百零四章攻心(大章!)第八百五十章 我即蟻羣第三百六十章 盤羊少女第八百八十章 混沌海翻船第四百三十八章 仙界偷渡計劃第七百四十三章 五步間,冠絕天下第626章 我沒事,我扛得住第四百二十二章 老神王的往事第八百九十九章 義之戰第八百四十六章 拾金不昧第七百八十七章 求死有道第五百零一章 騎着帝心去兜風第四百零九章 沒錯,就是我第八百一十七章 肉身極致的碧落第九百一十一章 非人第九百二十二章 你看不懂第二百九十七章 杏林往事第四百二十二章 老神王的往事第五百八十六章 大帝授神通(求訂閱)第九十一章 與魔對賭
第二百八十二章 未過門的明玉妃第九十九章 一公一母(入V第二更,求月票訂閱~)第九百二十章 劍穿輪迴第八百六十七章 帝混沌召諸帝,蘇大強意難平第二百九十八章 法外之徒第二百九十六章 左鬆巖的好兄弟第六百八十二章 你的劍道是我教的第七百九十一章 仙道的至高智慧第四百四十二章 忠肝義膽,舉世無雙第四百九十四章 天船洞天第三百四十一章 誰的拳頭大,誰是大爺第三百章 我殺人了(大章求票)第三百七十一章 陛下何故造反?第八十三章 打死你,隨時隨地第七百七十八章 第一戰:血染蒼梧第一百五十八章 我的刀來第四十三章 飛雪映神通第四百九十八章 邪帝之心第九十四章 劫火洞燃,世界俱壞第四百六十八章 一氣轉洪鈞,混元入先天第四百一十九章 一線生機第四百七十七章 餘聲未了第三章 黃鐘計時,問天下春秋第四百六十四章 仙界賤男(求票!)第四十八章 我們風氣不好第九百一十四章 幽潮生與輪迴聖王第八百零五章 義之所在第四百六十七章 紫府第一百六十四章 仙人一擊(求月票訂閱)第七百七十一章 魂魄與性靈探秘第二百七十一章 三十年風雨如晦第四百六十七章 此子不能留第三十六章 天市垣無序地帶第三百七十七章 我差點便信了!第659章 一語驚醒夢中人第五百六十四章 好奇心旺盛的白澤們第七百零七章 劍道第一峰第十一章 柳樹下的老人第六百零二章 運交華蓋第七百二十九章 爲父則剛第二百一十一章 放肆了你第八百四十一章 決戰帝倏(牛年快樂!)第七百零七章 劍道第一峰第十三章 五步殺一人第六百九十四章 吾道一出便稱孤(月底求票!)第五百六十九章 帝劍降臨第二百五十章 應龍之力第一百五十章 聖人本體第一章 庠序狐狸伴讀書第五百二十三章 真假武仙之戰第六十三章 同學少年別,相逢鬢染霜第九百三十四章 諸帝墳墓第七百九十五章 執念不去,人魔不死第三百五十五章 蘇雲的烏合之衆第四十九章 劫灰怪第一百二十四章 仙家血脈第六百六十三章 仙界之門的真相第七百六十章 走,我帶你們去見未來第四百零四章 無題(一號求票)第七百八十六章 你們先走,朕來斷後第一百六十三章 第六洞天與第七靈界第一百一十四章 拜師水鏡第五百七十八章 混沌大帝的肢體第四百六十八章 一氣轉洪鈞,混元入先天第五百五十一章 神通起源(求票)第四百一十四章 仁至義盡,不再留情第五百零二章 我的仙使父親第五百二十章 學我者死(九月衝榜求票!)第八百九十九章 義之戰第九百二十二章 你看不懂第七章 洪爐嬗變,造化爲工第四百六十五章 同父異母親兄弟(求票)第五百四十一章 好不了了(求票~)第六十四章 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第四百七十八章 五色金,鎮屍沉海第五百二十一章 不死不滅玄功?打!第三十一章 血染天平橋第三百九十八章 少年不知愁滋味第三百零六章 擒拿兇徒張三第一百一十四章 拜師水鏡第九百零四章攻心(大章!)第八百五十章 我即蟻羣第三百六十章 盤羊少女第八百八十章 混沌海翻船第四百三十八章 仙界偷渡計劃第七百四十三章 五步間,冠絕天下第626章 我沒事,我扛得住第四百二十二章 老神王的往事第八百九十九章 義之戰第八百四十六章 拾金不昧第七百八十七章 求死有道第五百零一章 騎着帝心去兜風第四百零九章 沒錯,就是我第八百一十七章 肉身極致的碧落第九百一十一章 非人第九百二十二章 你看不懂第二百九十七章 杏林往事第四百二十二章 老神王的往事第五百八十六章 大帝授神通(求訂閱)第九十一章 與魔對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