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章 斬道再現(求保底月票!)

帝豐又點了一人,此人卻是帝豐次子步忘知。

萬孤臣皺眉,知道他要擡舉步忘知,因爲太子步忘機被蘇雲所殺,魔帝也被蘇雲策反,所以帝豐要提拔步忘知爲太子,給他一個立功的機會。

曉星沉倒也罷了,畢竟是上宰,修爲登峰造極,但步忘知便不應該帶出去。一是步忘知的修爲實力雖然不俗,但比其兄步忘機還是有所遜色,二是倘若帝豐戰死,步忘知留在陣營之中便可以用來暫時穩定軍心。

只是萬孤臣不像天師晏子期那樣直來直去,絲毫不給帝豐面子,他更多的是順勢而爲。

帝豐點了兩人,便要離開,萬孤臣連忙笑道:“陛下,既然帝絕帶着一個書怪,那麼陛下何不帶一尊妖仙?臣保舉積屍洞天緣君侯!”

積屍洞天緣君侯乃是一妖仙,封侯的仙君。

帝豐不以爲意,笑道:“帶着吧。”

萬孤臣這才鬆了口氣,心道:“緣君侯雖然只是仙君,但其人修爲實力卻是實打實的天君水準,比那叛徒京秋葉也毫不遜色。”

帝豐率領上宰曉星沉、步忘知和緣君侯走出陣營,徑自向神通長河而來。

帝昭目光落在帝豐身上,仇恨再起,便有些無法遏制,道:“雲兒,你保護好碧落,讓他看看我的戰鬥方式!”

蘇雲看向曉星沉、步忘知和緣君侯,露出和善笑容,輕輕招手,玄鐵大鐘不緩不疾向這邊飛來,罩在衆人頭頂。

帝昭爆喝,如天雷炸響,一拳向帝豐轟去!

當年他剛剛誕生時,一掌便將北冕長城打穿,現在實力勝過那時不知多少,身體又有一顆千錘百煉的帝心,源源不斷提供給他強大的氣血!

這一拳轟出,拳頭四周的空間頓時扭曲,空間被夯得肉眼可見,竟然可以看到空間的旋轉!

甚至這一拳中蘊藏的不同力道,也悉數展現得淋漓盡致,讓人可以看穿這一拳的秘密!

但想要完全看穿這一拳的秘密,也需要極高的智慧!

這是帝昭專門給碧落看的!

若非要指點碧落,他纔不會把自己戰鬥時的奧妙展現出來,至於能領悟到多少,是否能觸類旁通,則要看碧落自己的本事!

這一拳讓蘇雲也是看直了眼。

帝昭走的路數,似妖似魔,以自身爲熔爐,培煉強大肉身,以強大的肉身滋生更多的屍魔之氣,壯大自我。

這種路數,倒像是不假於外,專修於內,是另一種成就!

內行看門道,蘇雲便看到這一拳看似純粹的肉身力量,但實則是帝昭內在的九重天道境藏着雄渾無比的修爲,以內在無垠法力,催動這一拳!

突然,帝劍劍丸迎面而來,帝豐御劍,迎上帝昭那霸道無比的拳頭,無數口利劍傾斜向內,宛如旋轉切割的龍捲風!

帝劍劍丸乃是仙道至寶,帝昭的拳頭卻是血肉之軀,然而兩者碰撞,卻是不相上下!

帝昭的專修於內,竟然可以憑藉肉身硬撼至寶!

瑩瑩驚歎道:“老爺子的肉身修爲,達到帝倏帝忽那等成就了!”

蘇雲點頭。

帝昭的肉身造詣,的確已經到了倏忽二帝的水準,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些年不見,義父的實力提升得很快!”他心中暗道。

帝昭是帝絕之屍誕生出性靈,這類生靈被稱作屍妖、屍魔,如蘇雲麾下的魔神女丑,便是炎皇之女的屍體誕生出性靈。

帝昭的屍氣很重,魔氣倒是不太重,但邪帝乃是帝絕性靈入駐帝絕之屍,是個半魔,魔氣極重。

兩人這些年共用一具身體,屍氣魔氣漸漸相容,甚至連法力都漸漸可以共用,因此出現邪帝身染屍氣帝昭也可以動用魔氣的情況。

這也就導致了帝昭的實力也在突飛猛進!

他雖然被邪帝壓制,始終無法佔據肉身,但正是因爲是一具身體,他也在暗自壯大!

帝豐長嘯一聲,突然重重一握,劍丸中無數口仙劍立刻叮叮撞擊,化作一口長劍,光芒璀璨非常!

帝豐握劍在手,劍壓神通長河中無量神通,劍光一動,世間神通頓失顏色,向帝昭攻去!

蘇雲還是第一次親眼見到帝豐施展他的無上劍道,先前他見識帝豐的劍法,只是在帝廷斷崖上見過帝豐的劍道神通殘留,並未親眼見過。

後來在太古禁區,他也只是趁着帝豐被重創,殺到帝豐面前,帝豐因爲傷勢太重並沒有出手。

此次親自看到帝豐施展帝劍劍道,帶給蘇雲的衝擊,比帝昭的那一拳帶給蘇雲的衝擊還要大!

帝豐抄劍在手,手中劍光一動,便見無數口劍光從手中劍的劍尖出飛出,那些劍光宛如萬千帝豐在施展劍道一般,精妙絕倫,令人歎爲觀止!

蘇雲只看片刻,便大受觸動,只覺自己腦海中各種劍光在碰撞來去,便要從帝豐的劍道中領悟出萬千種不同的劍道神通來!

他是劍道上的天才,天賦極高,甚至能夠讓帝豐也感覺到壓力的存在!

親眼見到帝豐施展無上劍道,對他來說也是一次莫大的際遇!

尤其是在這麼近的距離觀看,更是讓他有一種劍道蠢蠢欲動,直欲突破到第六重天的衝動!

就在這時,只聽一人笑道:“雲母屏風燭影深,長河漸落曉星沉(摘自李商隱詩,嫦娥。還是直接說出處吧,免得瞎雞兒亂猜還猜錯)。朝日破曉,羣星沉落。在下仙廷上宰曉星沉,見過蘇聖皇。”

蘇雲不得不收回緊緊落在帝豐身上的目光,看向上宰曉星沉。曉星沉給他的感覺極爲危險,若不小心應對,只怕會葬身在他手中。

曉星沉姿質風流,儀容秀麗,丰神瀟灑,頗爲不凡。

蘇雲含笑以對,道:“曉道友的名字意境深遠,令人欣賞。只是朕並非帝豐的臣子,不必稱我爲聖皇。而今朕貴爲天帝,佔據正統,帝豐一朝卻如將沉落日,暮氣沉沉,劫灰遍地,劫火點點有如繁星,遠遠稱不上朝日破曉,羣星沉落啊。道友何不棄暗投明?”

曉星沉讚歎道:“人常說蘇聖皇一張嘴皮子打天下,而今一見,果然不欺我也。”

蘇雲哈哈大笑:“朕的朝廷,神帝來降,魔帝來投,天后來佑,左右是紫微、長生和仙后,又有桑天君、京天君投靠,難道曉上宰還看不出民心向背嗎?”

瑩瑩聽得大是欽佩:“士子自從娶了魚青羅之後,嘴上功夫越來越好了,難怪有嘴上打天下的美譽。魚青羅不愧是諸聖絕學的繼承者和新學的老瓢把子,兩人揹着我肯定沒有少交流。”

她頗爲惋惜,蘇雲與魚青羅在一起的時候總是把她趕出去,沒能探知兩人交流內容。

另一人笑道:“蘇聖皇也配說民心向背?蘇聖皇偏居一隅,七十二洞天不過只統御帝廷這一席之地,其他七十二洞天的子民,心向仙廷,這纔是民心向背!”

他此言大義凜然,上宰曉星沉不禁暗贊:“二太子說得好!難怪陛下有扶持他做太子的意思。”

蘇雲面色冷峻,森然道:“民心向背?第六仙界入侵以來,我第七仙界無故喪命者,何止億萬?妻女被辱者,何止億萬?被迫爲奴者,何止億萬?草民於泥濘苦難水火中哀嚎,草根爲食,泥土果腹,披枷鎖而勞作,何止億萬?你也配說民心向背?巧言令色,我必殺你!”

他話音一落,神通已然爆發,一道紫青劍光自神通海中沖天而起,化作驚世一點寒芒,襲向步忘知!

步忘知大驚,這一劍可謂是盡得偷襲的精妙,從神通海中襲來,讓他沒有半點防備,劍光便已經來到腳下!

蘇雲一向謹慎,在來到這道神通長河上時,早就暗暗將自己的紫青仙劍沉入神通長河中,即便是帝昭都沒有察覺。

帝昭大大咧咧,自忖手段高明,與帝豐搏命也是毫不在乎,但蘇雲卻不能不謹慎。

他雖然先天一炁修煉到道境第四重天圓滿的程度,又有正反道境,共計八重道境,但法力只是相當於兩個道境四重天,比道境八重天的存在還有着很遙遠的差距。

因此他不能不謹慎,多備一手。

步忘知反應不及,眼看便要喪命,上宰曉星沉卻已經出手!

只聽一聲聲大道轟鳴傳來,他的八重天道境已然鋪開!

但見無數繁星起落沉浮,道如羣星匯聚,形成八道星河,一道比一道壯麗!

而星河盤繞的中心,則有大日升起,明亮無比,甚至遮掩羣星光輝!

這便是他的八重天道境!

紫青仙劍一道寒芒刺入曉星沉的八重天道境,令曉星沉臉色劇變,只覺那道劍芒所過之處,自己大道被斬,竟無一種道法能夠阻擋那道寒芒!

這正是蘇雲遭遇帝忽堵截,參悟斬道石劍,突破劍道道境第五重天時所悟出的神通,斬道!

這道劍芒,配合斬道石劍,甚至連至寶萬化焚仙爐都可以刺穿,蘇雲雖然此刻動用的不是斬道石劍,而是紫青仙劍,但紫青仙劍的威能也非同小可,乃是鎮壓外鄉人的四十九口仙劍之首!

這劍光在瞬息間便連破層層道境,威能竟然沒有多大損耗,竟大有洞穿曉星沉八重道境直接將步忘知斬殺的趨勢!

曉星沉面色微變,立刻祭起自己的仙道神兵,沉星鞭。

這神兵乃是一大重器,是曉星沉在拂曉福地採集星沙煉製而成。拂曉福地中經常會有星沙噴涌而出,速度極快,倘若星沙沒有被人阻攔射入星空,便會化作一顆顆行星。

拂曉福地常有仙人收集星沙,後來曉星沉做了仙廷上宰,便霸佔這處福地,將星沙據爲己有。饒是如此,他也收集了百萬年,才收到足夠的星沙煉製沉星鞭。

沉星鞭沉重無比,是絕對的仙道重器,雖然不如仙后娘娘的天皇寶樹,但是也非同小可!

長鞭抖動,宛如無數星辰組成的星河,卻又無比細小,組成長鞭,靈動如蛇,將那道寒芒團團纏繞!

寒芒從長鞭中穿過,與這重器碰撞,速度越來越慢。

曉星沉還未鬆一口氣,玄鐵大鐘的鐘口已經朝向他,迸發出驚天動地的巨響!

曉星沉悶哼一聲,全力催動道境,與玄鐵鐘抗衡!

同一時間,蘇雲欺身近前,只聽轟轟轟爆響不絕,頃刻間蘇雲便綻放十三座道境,與曉星沉的八座道境相對抗,發出咯吱咯吱的刺耳聲響,甚至連兩人道境中迸發的道音都被這刺耳的聲音壓下!

曉星沉看到這麼多道境,嚇得魂飛魄散,待碰撞之後,這才鬆一口氣:“他的道境雖多,但壓力並不那麼強橫!”

兩人道境碰撞的一瞬間,曉星沉的道境被撥動,旋轉了半周!

而這半周,恰恰讓他的道境適才被斬道神通刺穿的洞口,暴露在玄鐵大鐘的鐘口下!

曉星沉臉色劇變:“他要殺的人不是二太子,而是我!他的目標是我!”

“咣——”

玄鐵大鐘一邊震動,一邊撞入曉星沉的道境,一路咣咣震盪,震盪一次,便見大鐘表面各種奇異神通爆發,轟破一層層道境,直奔道境中心的曉星沉本體而去!

曉星沉顧不得許多,立刻催動沉星鞭,卷向玄鐵大鐘。

就在沉星鞭捲住玄鐵大鐘的同時,紫青仙劍光芒迸發,來到二太子步忘知身前!

經過曉星沉的阻攔,步忘知已經反應過來,不由分說祭起仙劍,喝道:“來得好!敢在我帝家面前賣弄劍道,不知天高地厚!”

他催動帝劍劍道,下一刻,一點紫青寒芒破開層層劍光,筆直射入他的眉心,將他眉心洞穿,從腦後射出!

二太子步忘知瞪大眼睛,那帝劍劍道與九玄不滅功,根本沒起作用,帝劍劍道沒有擋下那一道寒芒,九玄不滅功也未能在劍芒下將自身的傷口癒合。

斬道,將他的大道也一發斬斷,一劍過後,性命斷絕!

————殺個太子祭天,血祭帝豐二兒子求月票~~~

第630章 天后見邪帝第五百零三章 流放帝心第632章 絕世魔君(還是大章,求票!)第八百二十七章 星空中的雷音(大章求月票!)第一百九十四章 領隊學哥與韓君(求月票!)第五十八章 代號:全村吃飯第三百九十四章 我死了?第二百八十章 通天閣史話第四百三十九章 大帝晚年不祥第二百八十八章 新神入侵第四十五章 長夜牧歌第一百零六章 桀驁不馴,如神如魔第七百六十二章 太子(求月票)第五百六十四章 好奇心旺盛的白澤們第七百七十章 美麗新世界(求月票)第七百六十五章 玄鐵鐘初顯道威(大章求票)第四百四十一章 肝腦塗地第六百九十九章 帝倏,吾友也!(求月票!)第四百八十九章 夫子故居第七百九十三章 人魔的執念第一百四十九章 聖人的面具第三百二十三章 大秦聖皇第六百六十一章 帝君不出,誰與爭鋒?第九十三章 人性的閃光第九百零一章結仇第631章 先殺師蔚然(大章求票!)第八百二十九章 雷池之戰臨淵行九月月票衝刺,火線告急!!!第八百零五章 義之所在第一百九十六章 心有靈犀第三百六十二章 奇貨可居第三百六十九章 天生一把硬骨頭第一百二十一章 仙術、仙體第一百九十五章 尋找靈犀第一百一十四章 拜師水鏡第七百三十六章 杜應必死(求月票,求訂閱)第三百七十八章 天市垣四大禁地第一百一十七章 靈界種火第二百零九章 不太妙啊第三百六十九章 天生一把硬骨頭第六十一章 虎入羊羣第七百八十三章 樂府八弄,狼子野心第五百八十章 混沌海中的墳墓第五百四十五章 人間真好(大章求票!)第三百一十七章 風起雲涌第三百三十七章 最不會敗家的閣主第八百三十四章 黑石柱子第十六章 宛如神魔第四百零八章 柴氏第一人第七百七十二章 道君之路第八百三十五章 異界天域第七百零七章 劍道第一峰第五百七十三章 我反抗不得(求訂閱)第九百二十章 劍穿輪迴第一百二十九章 一招仙人第八百九十七章 中指第五百七十四章 眉心豎眼(大章)第四百一十二章 蔓妖的女兒們第五百七十四章 眉心豎眼(大章)第七十一章 姑娘,你不冷嗎?第八百三十七章 帝廷與異域第一百八十五章 肥豬出欄第一百八十九章 四大神話第一百七十二章 師與徒(我票呢?)第八百七十章 未來即過去,輪迴永不變第九百零五章 劫灰成雪,青青尋親(大章求月票!)第二百八十六章 試試就逝世第八百七十四章 我可以敗,這一戰不能輸第七百一十六章 立足神通海第三百六十二章 奇貨可居第五百六十四章 好奇心旺盛的白澤們第二百二十一章 東都飛狐第642章 一日夫妻百日恩第八百二十八章 削天下諸仙,斬頂上三花第八百一十四章 月下釣魚人第五百一十七章 前朝第一忠臣,蘇聖皇第七十三章 仙劍斬人魔第八百四十二章 先天神刀第一百六十章 領隊學哥之死第四百九十四章 天船洞天第五百八十四章 腳踩六條船第五百零三章 流放帝心第三百二十章 截殺劍閣聖人第八百五十四章 六道劍輪第十六章 宛如神魔第九百三十五章 一山更比一山高第七百一十三章 手足相殘第一百二十三章 東陵主人(求訂閱月票)第六百章 三聖皇之謎第二百九十二章 姘頭第七十一章 姑娘,你不冷嗎?第三百三十一章 何謂神威?如嶽如海第四十六章 誓分生死第二百零八章 山川異域,大秦使節第七百一十二章 絕世兇獸第九百三十章 大善人和善解人意第五百三十二章 邪帝琴妃第四百八十三章 迷戀九尾狐第五百八十九章 第一聖皇(求票)第八百四十三章 生死之搏
第630章 天后見邪帝第五百零三章 流放帝心第632章 絕世魔君(還是大章,求票!)第八百二十七章 星空中的雷音(大章求月票!)第一百九十四章 領隊學哥與韓君(求月票!)第五十八章 代號:全村吃飯第三百九十四章 我死了?第二百八十章 通天閣史話第四百三十九章 大帝晚年不祥第二百八十八章 新神入侵第四十五章 長夜牧歌第一百零六章 桀驁不馴,如神如魔第七百六十二章 太子(求月票)第五百六十四章 好奇心旺盛的白澤們第七百七十章 美麗新世界(求月票)第七百六十五章 玄鐵鐘初顯道威(大章求票)第四百四十一章 肝腦塗地第六百九十九章 帝倏,吾友也!(求月票!)第四百八十九章 夫子故居第七百九十三章 人魔的執念第一百四十九章 聖人的面具第三百二十三章 大秦聖皇第六百六十一章 帝君不出,誰與爭鋒?第九十三章 人性的閃光第九百零一章結仇第631章 先殺師蔚然(大章求票!)第八百二十九章 雷池之戰臨淵行九月月票衝刺,火線告急!!!第八百零五章 義之所在第一百九十六章 心有靈犀第三百六十二章 奇貨可居第三百六十九章 天生一把硬骨頭第一百二十一章 仙術、仙體第一百九十五章 尋找靈犀第一百一十四章 拜師水鏡第七百三十六章 杜應必死(求月票,求訂閱)第三百七十八章 天市垣四大禁地第一百一十七章 靈界種火第二百零九章 不太妙啊第三百六十九章 天生一把硬骨頭第六十一章 虎入羊羣第七百八十三章 樂府八弄,狼子野心第五百八十章 混沌海中的墳墓第五百四十五章 人間真好(大章求票!)第三百一十七章 風起雲涌第三百三十七章 最不會敗家的閣主第八百三十四章 黑石柱子第十六章 宛如神魔第四百零八章 柴氏第一人第七百七十二章 道君之路第八百三十五章 異界天域第七百零七章 劍道第一峰第五百七十三章 我反抗不得(求訂閱)第九百二十章 劍穿輪迴第一百二十九章 一招仙人第八百九十七章 中指第五百七十四章 眉心豎眼(大章)第四百一十二章 蔓妖的女兒們第五百七十四章 眉心豎眼(大章)第七十一章 姑娘,你不冷嗎?第八百三十七章 帝廷與異域第一百八十五章 肥豬出欄第一百八十九章 四大神話第一百七十二章 師與徒(我票呢?)第八百七十章 未來即過去,輪迴永不變第九百零五章 劫灰成雪,青青尋親(大章求月票!)第二百八十六章 試試就逝世第八百七十四章 我可以敗,這一戰不能輸第七百一十六章 立足神通海第三百六十二章 奇貨可居第五百六十四章 好奇心旺盛的白澤們第二百二十一章 東都飛狐第642章 一日夫妻百日恩第八百二十八章 削天下諸仙,斬頂上三花第八百一十四章 月下釣魚人第五百一十七章 前朝第一忠臣,蘇聖皇第七十三章 仙劍斬人魔第八百四十二章 先天神刀第一百六十章 領隊學哥之死第四百九十四章 天船洞天第五百八十四章 腳踩六條船第五百零三章 流放帝心第三百二十章 截殺劍閣聖人第八百五十四章 六道劍輪第十六章 宛如神魔第九百三十五章 一山更比一山高第七百一十三章 手足相殘第一百二十三章 東陵主人(求訂閱月票)第六百章 三聖皇之謎第二百九十二章 姘頭第七十一章 姑娘,你不冷嗎?第三百三十一章 何謂神威?如嶽如海第四十六章 誓分生死第二百零八章 山川異域,大秦使節第七百一十二章 絕世兇獸第九百三十章 大善人和善解人意第五百三十二章 邪帝琴妃第四百八十三章 迷戀九尾狐第五百八十九章 第一聖皇(求票)第八百四十三章 生死之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