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三章 這一戰,我來!(大章求月票!)

宋命郎雲率領燕塢仙城的大軍,一路逃亡,終於遇到盧仙人等人。盧仙人是個老書生,聽聞君載酒的死訊,呆立良久,突然兩行濁淚從眼眶裡滾了出來。

他已經很久沒有悲傷憤怒的情感了,這是他最近千萬年來第一次感受到真實的感情。

他活得太久了,見慣了生死離別,甚至一個個仙界宇宙化作劫灰,內心中對個人的生死早就不放在心上。

然而故友的逝去,還是亂了他的道心,讓他潸然淚下。

“水爲萬古無情綠,酒是千齡不老丹。”

過了良久,他才止住自己紊亂的道心,道:“這對聯的前半句,是君載酒對陽荒城的判詞,說他萬古無情,性薄如水。後半句是君載酒對陽荒城的勸詞,勸他放下執念,飲酒作樂,忘記煩惱。這對聯寫在君道友擊敗陽荒城之後,君道友憐惜他的才學,並未痛下殺手。沒想到……”

盧仙人嘆息一聲,振奮精神道:“玉太子,郎雲,宋命,你們選拔精銳,立刻去尋月照泉、黎殤雪他們,告訴他們此事。仙廷,已經開始對我們下手了。”

玉太子道:“既然有人來殺君道友,那麼一定也會有人來殺你。盧道友,既然如此,何不退避?”

盧仙人搖頭道:“我們是爲帝廷爭命,能爭多少時間是多少時間,只有這樣,才能達到雲天帝的目的。因此我必須留下,必須襲擊敵營!”

衆人皺眉,盧仙人道:“你們放心,君道友之所以會死,是因爲他被天師晏子期判定了下一個攻擊的位置。我不會犯同樣的錯誤。”

陵磯聖王道:“我有法寶陵磯石,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盧仙人搖頭道:“不用。君道友與陽荒城決一死戰,就算陽荒城有天狗大營的相助,也須得身負重傷。我此去是殺入天狗大營,直取陽荒城性命。帶着你,我未必能從容退走。”

陵磯聖王只好作罷。

盧仙人拋棄原來的襲擊目標,不帶一人,孤身趕往天狗大營。

天狗大營中,各路將領正在率兵收拾屍體,這次圍剿酒仙人君載酒,他們也是死傷極多,幫助陽荒城鎮住君載酒,陽荒城這才得以將其擊殺。

君載酒乃是道境八重天的存在,在帝廷傳授自己的靈臺大道,試圖推行靈臺境界,不過在帝廷教書時,他也接觸到帝廷的其他境界,如徵聖、原道,讓他也受益匪淺。

君載酒的修爲比從前提升許多,以至於這次天狗大營多有死傷。

正在這時,撿屍體的將士遠遠只見一人拄着幡幢,邁步走來,速度很快便來到戰場之中。

立刻有將士詢問,高聲道:“何人?留步!通報姓名!”

那人是個青衫老者,眉須花白,卻梳得整整齊齊,紋絲不亂,甚至下巴上的鬍鬚還用纖細的繩子捆住,免得散亂開來,一看便像是飽讀詩書的大儒。

那老書生下一刻便來到戰場中,對衆人視而不見,徑自向天狗大營中走去。

戰場上撿屍人紛紛爆喝,有人神通沖天,在高處炸開,通知天狗大營防備,有人則向那青衫老書生攻去!

不料他們的神通雖然迅猛絕倫,但是那老書生的速度更快,一道道神通落在其人背後。

待到天狗大營中的將士看到星空中炸開的警報神通,立刻去關城門,城門正要閉合時,突然一道青色的身影留下一道殘光,進入城中。

“有敵人入城!”

城中,天狗大營的將士高聲叫道:“戒備!快戒備!”

而那青衫老書生已經闖入城中心,猛地將幡幢插在地上,數以萬計的仙神仙魔紛紛撲來。

突然只聽嗡的一聲震動,那幡幢第一重天升騰而起,將萬千真仙境界的仙人掀起,無數人死死貼在幢面上!

這頂大幢瘋狂向外擴張,將他們死死壓住!

接着又是嗡的一聲,第二重幢面爆發,將萬千開闢道境第一重的真仙彈起,也是壓在幢面上!

然後是第三重,第四重,第五重,一直到第八重!

天狗大營,從真仙,到道境第七重的仙人,悉數被那幡幢頂得身不由己飛起,一時間無法形成陣勢!

那些仙人慌亂,紛紛祭起仙兵,催動神通,向那幡幢打去,怎料那幡幢非同小可,本來便是帝豐所煉,名叫華蓋。

後來落入蘇雲之手,被蘇雲轉手送給盧仙人,盧仙人抓住桑天君,從他身上抽了許多天蠶絲,煉入華蓋之中。

盧仙人以自身大道重煉華蓋,威能比從前大了不知多少!

那些仙人攻擊,對於這至寶來說無關痛癢,哪怕是道境七重天的天君,一時間也破不開這件重器!

而經過華蓋篩選,留在這天狗大營中的便只剩下一人,便是陽荒城!

陽荒城原本在大擺慶功宴,天狗大營主帥與他慶功,沒想到眼前華光迸發,連閃八次,慶功宴上,頓時人跡全無,只剩下他一人面對凌亂的酒席!

他心知不妙,迎面便見一個青衫老書生走入堂中。

“落第書生盧仙人?”

陽荒城見到這老書生,不禁哈哈大笑,搖頭道:“你用寶物刷去其他人,爲了維繫寶物,便須得承受其他人的神通道法的反震力!一身本事,能剩下三成?你來殺我,豈不是自尋死路?”

青衫老書生一言不發,邁步攻來,廟堂之上,無比恐怖的神通波動迸發,將華蓋的幢面吹動,如同波瀾般晃抖不休!

那波動一股接着一股,甚是劇烈!

天狗大營中的幾尊天君終於攻破華蓋第八重,殺了進來,直撲廟堂慶功宴的所在。

就在此時,只見一個青衫老者手提兩個白髮人頭邁步走出,左手一個,右手一個,浮光掠影般向大營外走去。

那幾尊天君心頭大震,急忙闖入廟堂,卻見陽荒城坐在那裡,只是脖頸上已經沒了腦袋!

那老書生手中的一個腦袋,便是陽荒城的腦袋,另一個腦袋,則是戰利品君載酒的腦袋!

“那老者是匪首,與陽老前輩硬拼,又承受我大軍攻擊,必然傷勢極重!我們快追!”

幾尊天君急忙衝出廟堂,再尋那青衫老書生,那老書生已經走出大營。

突然,那華蓋猛然嘩啦一聲收攏,八重幡幢急速縮小,化作一人多高,依舊插在天狗大營的中心。

其中一個天君正要探手去抓,那幡幢咻的一聲沖天而起,破空而去。

幾位天君各自攜帶重器,捲起萬千將士飛速追去,卻只見那華蓋幡幢所化的流光越來越快,消失不見。

那幾位天君頓失華蓋蹤影,心知再不可能追上,只好悻悻而退,連忙命斥候趕赴帝廷,向天師晏子期稟告此事。

盧仙人撇開追兵,收回華蓋,終於喉頭一甜,一口鮮血噴出,氣息委頓下來。

陽荒城說得沒錯,硬撼這麼多仙神仙魔,其中更有天君仙君,的確讓他傷勢頗重。

“陽荒城,你說我只能施展三分法力,那就錯了。我遇到兩個擁有華蓋氣運的人,華蓋之道近乎大成。五分法力格殺你,我還是辦得到的。”

盧仙人抹去嘴角的血,拄着華蓋,踉蹌而去。

另一邊,雖然宋命、玉太子、陵磯、燕塢等人分別去尋月照泉等人,然而還是來不及,他們只尋到月照泉和黎殤雪,龔西樓和西山散人卻沒有尋到。

月照泉默立在星空中,感應到星空深處傳來的恐怖波動,那是天柱洞天的大道崩發出的可怕威能!

與天柱大道相輝映的是太陰大道,與天柱大道的霸道不同,這太陰大道綿綿柔柔,力量近乎無窮無盡。

“龔西樓道友,遭遇了修煉太陰之道的陰九華。”

月照泉面色平靜,昏花老眼中卻是充滿了複雜和痛苦,釣魚人最是淡薄,對名利無視,只享受釣魚時的平靜淡然,就算河中無魚,享受這片寧靜也足夠了。因此他的道心修養極高。

然而現在他卻沒有了釣魚人的心態,只有失去友人的痛苦。

他又感受到另一種氣息,那是西山散人的雙河大道的氣息。

仙廷南河洞天,北河洞天,蘊藏的大道如同長河的支流,如同樹葉的脈絡,複雜而玄妙。

但是與雙河大道碰撞的是天船大道。

七十二洞天中,天船洞天位列第二十名,雙河洞天位列第六十一名和六十二名。

“船可行於河上,天船大道修煉到極致的宿秋雨,是吳西山的勁敵。請動宿秋雨的人,必是仙廷的第一天師,晏子期。”

月照泉臉上露出一絲痛苦,天師晏子期交遊廣闊,有天師之名,遊歷四方,對他們這些散人也彬彬有禮,不少散人都與他有交情。

這時,黎殤雪率領彭蠡聖王和宋仙君等人趕來,高聲道:“釣魚仙人,我們六個,是六個被時代拋棄的人,是六個不合時宜的人,只要不入世,就不會死!我們只是六個散仙,改變不了這個世道,爲何還要入世呢?”

月照泉仰起頭看着她,心灰意懶的殤雪仙子,容貌隨着道心的老去而老去,不復從前的絕世容顏。

他回頭看去,卻只看到宋命、玉太子等人堅毅的面孔,哪怕是經歷過重重劇變年紀不比他們小多少的玉太子,也是一副年輕人的外表,內心沒有半點滄桑。

月照泉張了張嘴。

水縈迴聲音沙啞道:“釣魚先生,你們走了,我們怎麼辦……”

有人低聲詢問,聲音裡帶着啜泣:“帝廷怎麼辦……”

黎殤雪近前一步,大聲道:“酒仙人君載酒死了!西山散人吳西山也死了!還有天柱龔西樓,也死了!我們還是退隱吧!師兄,我們不適合這個時代!我們見到了多少人化作了劫灰,死掉的人比帝廷多出千倍,萬倍!”

她大聲道:“從前我們便沒有動過惻隱之心!從前我們便沒有插手!這一次,我們爲何要插手,爲何要犧牲掉自己的性命?月師兄,走吧!”

月照泉目光茫然的看着她,又茫然看向身後的人們,洞庭聖王、彭蠡聖王等舊神也低下了頭,似乎也想就此離去。

“好吧。”

月照泉聽到自己說道:“殤雪,我陪你退隱,在未來的仙界,咱們還是無憂無慮的散仙。”

“釣魚仙人!”他身後傳來一個個焦急的聲音。

月照泉聽到自己對他們說:“我只能幫你們到這裡了,帝廷不欠我什麼,我也不欠帝廷什麼。你們不能要求我把性命搭上去。我走了,退隱了……”

他拋下衆人,渾渾噩噩的跟隨黎殤雪遠去。

他回頭看去,只見衆人立在那裡,如同失去了主心骨。

他不再去看,默默跟上黎殤雪。

這時,星空中水汽瀰漫,一道大河破開星空奔來。月照泉頭腦頓時清醒過來,急忙擋住那道失控的大河。

西山散人連翻帶滾,從河中重重甩出。

月照泉連忙將他救起,只見這位老友身上各種道傷幾乎同時,氣若游絲。

“不要走!”

西山散人突然死死抓住他的手腕,瞪圓了眼睛,如此用力,以至於讓他感覺到疼痛。

“釣魚佬,不要走……”

西山散人咳血,咧嘴笑道:“蘇聖皇會實現我們的夢想,你不要走……我告訴你一個秘密,我見過他……”

黎殤雪急忙上前爲他治療傷勢,待看到他的道傷,向月照泉輕輕搖了搖頭:“他傷的太重……”

“我在第三仙朝的時候見過他……”

西山散人的瞳孔漸漸渙散:“我真的見過他,他有些矮胖,但他身邊有個拴着鏈子的書仙……道兄,他就是那個人……帝絕做不到,帝豐做不到,但他一定可以……”

他的聲音越來越低,手也漸漸無力。

“道兄,我們六人之中你修爲最高,我嘴上不服你,心裡最服你,你幫我看看未來,與我夢想的是否一樣……”

月照泉感受到老朋友的身體在漸漸變冷,他的性靈像是螢火蟲在這星空中四下散開,變成了漫天的繁星。

“殤雪仙子,我一輩子追隨你,從未逆過你的心意。”

月照泉看了看曾經愛慕一生的女子,笑道:“這次,我不追隨你了。”

他抱起西山散人的屍體,向宋命等人走去。

他的容貌在漸漸變得年輕。

“這一戰,我來!”

————月底了,大章求月票!!!

第一百二十章 不是猛龍不過江第五百一十章 我來殺個人第三卷元始元年,結束,第四卷天外有天,明天更新第八十五章 天闕十二篇第十九章 朔方城來客第九百一十九章 輪迴地獄第二百七十一章 三十年風雨如晦第三百四十八章 到此一遊第644章 花落誰家?第六百八十七章 帝王心計第一百八十四章 朔方第一強者第八百一十章 再回頭已是少年心第三百六十二章 奇貨可居第五百一十六章 仙人來訪第655章 流年不利第七百一十六章 立足神通海第五百章 混沌誅仙指第一百零二章 一天重傷一次(第一更)第三百四十章 鳳棲梧桐(第三更)第一百一十四章 拜師水鏡第八百四十四章 開局就送開天斧第五百四十九章 娘娘們耍流氓(大章求票)第一百二十五章 你深不可測你知道嗎?第四十六章 誓分生死第三百七十九章 仙印之威第五百零七章 一劍無雙第一百一十六章 朔方聖人第一百四十一章 葉落,你吐血了第五百四十二章 失寵了第七百一十四章 逆賊當誅第四百零五章 怯雨羞雲(一號求票)第七百零二章 混沌潮汐第七百一十八章 對錯難論第四十八章 我們風氣不好第二百七十八章 神帝劍術(建議改成:你就叫)第四百三十五章 老師,弟子送你上路第七百七十六章 廣寒山上,新婚牀頭(求月票)第八十六章 大一統功法第七十二章 劍挑梧桐第四百五十三章 你不是無名之輩第七百一十一章 道奴陷阱第九百五十一章 完結篇第一百五十八章 我的刀來第七百四十五章 鴻蒙初現,長城初成第四百二十一章 第三仙印第644章 花落誰家?第十八章 鎮裡的長輩不是人第八百七十五章 你的未來,有了其他可能第五百一十九章 劫灰仙人第二百二十一章 東都飛狐第五百八十八章 瑩瑩大老爺(求月票)第二百八十八章 新神入侵第六百一十章 天皇曜魄萬神圖第五百一十五章 三聖學宮第六百九十五章 深不可測第三百四十六章 仙界廣寒山第四百五十七章 太子蘇雲(第三章求票!)第四百一十六章 開啓懸棺第八百四十一章 決戰帝倏(牛年快樂!)第五百零九章 我不懂劍術,我對劍術沒興趣第二百一十一章 放肆了你第一百二十二章 又見攤友第六百一十七章 略表地主之誼第八百八十三章 無量劫第二百三十六章 暴打溫神話第634章 帝廷的規矩第八百三十六章 道神幽潮生(月中求月票~)第三百四十五章 天棟,帝廷,他鄉,異客第三百一十一章 珠胎暗結與秦晉之好第一百七十五章 我還有事,讓皇帝等一等第二百七十章 魔神氣息第四百四十一章 肝腦塗地第五百八十九章 第一聖皇(求票)第八百零四章 巾幗亦有凌天志第二百八十五章 有女夏夢覺第三百二十四章 大奸似忠(第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新晉財主(第四更)第四百四十三章 鐘山洞天第六百零一章 鐵索連船(求訂)第四百九十三章 再見梧桐第一百零二章 一天重傷一次(第一更)第一百零六章 桀驁不馴,如神如魔第一百一十七章 靈界種火第一百五十八章 我的刀來第二百六十三章 元朔國體第八百八十章 混沌海翻船第三百四十六章 仙界廣寒山第八百二十四章 道阻且長第三百一十二章 鐘山銜燭之龍第二百二十章 暴打二聖第八百七十六章 恩與仇第五百七十八章 混沌大帝的肢體第一百七十一章 我最大的長處,只比你長一點兒第624章 不要反抗(求訂閱)第七百一十七章 海底洞天與史前先民第四百一十三章 斷崖劍壁第九百零五章 劫灰成雪,青青尋親(大章求月票!)第九百零一章結仇第八百二十六章 帝忽之百里瀆(豬生日快樂)第二百八十六章 試試就逝世
第一百二十章 不是猛龍不過江第五百一十章 我來殺個人第三卷元始元年,結束,第四卷天外有天,明天更新第八十五章 天闕十二篇第十九章 朔方城來客第九百一十九章 輪迴地獄第二百七十一章 三十年風雨如晦第三百四十八章 到此一遊第644章 花落誰家?第六百八十七章 帝王心計第一百八十四章 朔方第一強者第八百一十章 再回頭已是少年心第三百六十二章 奇貨可居第五百一十六章 仙人來訪第655章 流年不利第七百一十六章 立足神通海第五百章 混沌誅仙指第一百零二章 一天重傷一次(第一更)第三百四十章 鳳棲梧桐(第三更)第一百一十四章 拜師水鏡第八百四十四章 開局就送開天斧第五百四十九章 娘娘們耍流氓(大章求票)第一百二十五章 你深不可測你知道嗎?第四十六章 誓分生死第三百七十九章 仙印之威第五百零七章 一劍無雙第一百一十六章 朔方聖人第一百四十一章 葉落,你吐血了第五百四十二章 失寵了第七百一十四章 逆賊當誅第四百零五章 怯雨羞雲(一號求票)第七百零二章 混沌潮汐第七百一十八章 對錯難論第四十八章 我們風氣不好第二百七十八章 神帝劍術(建議改成:你就叫)第四百三十五章 老師,弟子送你上路第七百七十六章 廣寒山上,新婚牀頭(求月票)第八十六章 大一統功法第七十二章 劍挑梧桐第四百五十三章 你不是無名之輩第七百一十一章 道奴陷阱第九百五十一章 完結篇第一百五十八章 我的刀來第七百四十五章 鴻蒙初現,長城初成第四百二十一章 第三仙印第644章 花落誰家?第十八章 鎮裡的長輩不是人第八百七十五章 你的未來,有了其他可能第五百一十九章 劫灰仙人第二百二十一章 東都飛狐第五百八十八章 瑩瑩大老爺(求月票)第二百八十八章 新神入侵第六百一十章 天皇曜魄萬神圖第五百一十五章 三聖學宮第六百九十五章 深不可測第三百四十六章 仙界廣寒山第四百五十七章 太子蘇雲(第三章求票!)第四百一十六章 開啓懸棺第八百四十一章 決戰帝倏(牛年快樂!)第五百零九章 我不懂劍術,我對劍術沒興趣第二百一十一章 放肆了你第一百二十二章 又見攤友第六百一十七章 略表地主之誼第八百八十三章 無量劫第二百三十六章 暴打溫神話第634章 帝廷的規矩第八百三十六章 道神幽潮生(月中求月票~)第三百四十五章 天棟,帝廷,他鄉,異客第三百一十一章 珠胎暗結與秦晉之好第一百七十五章 我還有事,讓皇帝等一等第二百七十章 魔神氣息第四百四十一章 肝腦塗地第五百八十九章 第一聖皇(求票)第八百零四章 巾幗亦有凌天志第二百八十五章 有女夏夢覺第三百二十四章 大奸似忠(第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新晉財主(第四更)第四百四十三章 鐘山洞天第六百零一章 鐵索連船(求訂)第四百九十三章 再見梧桐第一百零二章 一天重傷一次(第一更)第一百零六章 桀驁不馴,如神如魔第一百一十七章 靈界種火第一百五十八章 我的刀來第二百六十三章 元朔國體第八百八十章 混沌海翻船第三百四十六章 仙界廣寒山第八百二十四章 道阻且長第三百一十二章 鐘山銜燭之龍第二百二十章 暴打二聖第八百七十六章 恩與仇第五百七十八章 混沌大帝的肢體第一百七十一章 我最大的長處,只比你長一點兒第624章 不要反抗(求訂閱)第七百一十七章 海底洞天與史前先民第四百一十三章 斷崖劍壁第九百零五章 劫灰成雪,青青尋親(大章求月票!)第九百零一章結仇第八百二十六章 帝忽之百里瀆(豬生日快樂)第二百八十六章 試試就逝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