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兩個世界

蘇雲將自己在天道令中的經歷說了一遍,猜測道:“天道令並非真的有一座天道院,而是每一塊天道令都是進入天道院的門戶。真正的天道院其實是建立在一座奇異的靈界之中,天道院的士子都是以性靈的形態進入其中求學。”

“天道院?等一下,讓我冷靜冷靜!”

wωω ▪ttka n ▪CΟ

花狐激動得走來走去,又打開車窗把腦袋探到外面,狠狠的吹了一陣冷風,這才冷靜下來。

蘇雲靜靜等待。

花狐關上窗戶坐下,試探道:“小云,你的意思是,你通過天道令,可以用性靈形態,隨時隨地進入天道院?”

蘇雲含笑點頭。

花狐壓低着嗓音歡呼一聲:“那我們豈不是可以學到天道院的功法?我們還需要去文昌學宮上學嗎?”

蘇雲思索道:“但我並非天道院的弟子,這塊天道令也不是我的,很容易出問題。適才我剛進去沒多久,便被一個叫弟平的人發現,只好逃出來。”

“弟平?還有這麼古怪的姓?”

花狐忍俊不禁,失笑道:“誰會姓弟弟?這人的祖宗怕是個膽小鬼,逢人就說我是弟弟你是哥哥,別打我,於是久而久之就姓弟了。”

蘇雲也忍不住笑出聲來,剛纔的凝重神色不翼而飛,笑道:“這個叫弟平的,雖然名字慫得很,但人卻很厲害,一眼便看出我是來自天市垣無人區,還說出天門鎮。我被嚇了一跳,擔心他猜出我的天道令是撿來的,所以只好先逃了出來。”

花狐問道:“他年紀多大?”

“看起來不大,比我個頭還要矮一些。”

花狐放下心來,惡狠狠道:“這種小屁孩,揍他一頓他就不敢胡言亂語了!你下次再進去,狠狠揍一頓,把他揍老實了!小云,你別忘了,你是三萬士子中的第一人!”

蘇云爲難道:“他像是生病了,不好打他。下次我先探一探他的底,看看他都知道些什麼。倘若他纏着我不放……”

花狐笑道:“那就打得他和地面一樣平,讓他人如其名!”

他又興奮起來:“有了天道院教的功法,誰還去文昌學宮?小云,你一定要把天道院的功法掏空,讓我們也可以學到天道院的功法!”

蘇雲哈哈大笑,一人一狐躊躇滿志。

突然,外面一陣喧譁,這輛鳳攆傾斜起來,大鳥背上的小樓發出咯吱的聲響,樓中的衆人立腳不住,向同一個方向滑去,擠在一起。

蘇雲急忙催動氣血,雙腳氣血化作兩隻龍爪,扣住樓面,走到窗邊向外看去。只見夜色中一尊高達十多丈的妖魔揮舞巨斧,與一位身軀魁梧高大的靈士對決。

那兩人此刻正殺到雲橋之上,在橋上交鋒,天市垣老無人區的那妖魔身上披着破破爛爛的斗篷,招法怪異,大斧一動便是無數斧影紛飛。

與他對決的高大靈士頭頂則是一張古琴,古琴無人自彈,音律如波浪侵襲,一波接着一波,一浪蓋過一浪。

這兩人在雲橋上的對決引起橋上的混亂,再加上他們二人的實力極強,打得雲橋在空中搖搖晃晃,橋上的車攆很難穩住。

不少獸攆正在調頭,折返回來,又與前進的獸攆衝突,堵在橋上,進退不得。

那妖魔殺得興起,突然對橋上的車攆下手,一輛輛獸攆被掀上半空,獸攆中的乘客尖叫連連。

“調頭,快調頭!”鳳攆的樓下傳來一位李家護衛的聲音。

鳳攆車伕急忙勒了勒繮繩,讓大鳥調轉車頭,蘇雲和花狐站在樓上,向後窗看去,只見更多的獸攆和乘客被撒上空中,手舞足蹈,像下餃子一般向下方黑暗的城市中砸去。

花狐低聲道:“這城裡,比鄉下危險多了,鄉下從來沒有發生過這種事情……”

蘇雲還未來得及說話,與那妖魔對戰的高大靈士動怒,琴音大作,向妖魔痛下殺手!

就在琴音響起一剎那,蘇雲頭頂突然傳來噹的一聲巨響,大黃鐘不由自主浮現出來,他立腳不住,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壓迫,雙足壓着樓面向後滑行!

樓面鋪着的木板被他壓斷不知多少根,木板破碎,碎木亂飛!

花狐驚駭的看着這一幕,只見蘇雲被那股可怕的力量壓迫得撞在小樓的牆壁上,死死貼在那裡,動彈不得。

有形無質的大黃鐘懸在蘇雲頭頂,一半在樓內,一半在樓外。

剛纔正是這口鐘,讓蘇雲躲過一劫,否則這股可怕的力量肯定會要了他的性命!

錚錚錚!

琴音再度響起,琴音每響一次,鐘聲便跟着響一次,連續三聲琴音,鐘聲也連續震動三次,終於,小樓被蘇雲撞得轟然炸開!

“那琴音看似是針對那頭妖魔,實則是對小云下手!”

花狐心中一驚,急忙縱身從小樓破洞中穿過,只見那車伕也被轟飛,向橋下跌去,只怕在劫難逃!

蘇雲更是被琴音轟得飛向黑暗的夜空,空中傳來一聲聲鐘響,噹噹不絕,越來越遠,顯然那高大靈士還在對蘇雲痛下殺手!

鳳攆沒有車伕的駕馭,大鳥像是沒頭蒼蠅一般亂跑,雲橋上到處都是車攆,鳳攆這樣跑很容易跌下雲橋。

“二哥,保護好弟弟妹妹!”蘇雲的聲音從黑暗中傳來,隨着鐘聲越來越遠。

花狐急忙來到車伕座位上,雙手抓住繮繩,竭力控制這頭失控的巨鳥,心道:“駕馭獸攆很簡單,左耳是鳴,右耳是停,抖繩出發,抖兩下加速,猛拉是急停!我能行,我能行……”

他從未學過如何駕馭獸攆,但素來細心,觀察過獸攆的起停,總結出一套規律,但這是他第一次駕馭獸攆,還是不免手忙腳亂。

好在花狐聰敏異常,很快便熟悉駕馭技巧,馭使巨鳥向來路狂奔,沿途躲避其他獸攆,一路狂飆,驚險無比。

巨鳥背上的二層小樓隨着巨鳥的狂奔而不斷破裂,尤其是被蘇雲撞破的地方,木頭四下橫飛,樓中負責保護李竹仙的隨從紛紛來到二樓警戒。

但見後方,那高大靈士與那巨型妖魔還在廝殺,但琴聲卻突然停歇。

蘇雲被琴音轟出雲橋百丈遠近,琴音停止,他頓時向下墜落!

“在十錦繡圖中,我從海市蜃樓跳向天樓秀景,用的是築基修爲。現在沒有了錦繡圖鎮壓,更摔不死我!”

蘇雲在黑暗的天空中直接邁步,他的頭頂黃鐘忽刻度的畢方烙印頓時活了過來,一隻畢方飛出,振翅來到他的腳下。

他邁開腳步,步步踏在天空中,一隻又一隻畢方從鍾內飛出,相繼墊在他的腳下,墊了一下之後,畢方便會重新回到黃鐘之中,化作氣血。

他氣血所化的畢方神鳥難以承受他的重量,蘇雲斜斜向下走去,速度不快,無需擔心摔死。

黃鐘不疾不徐旋轉,蘇雲走在高空之中,遙望黑夜中的朔方城,但見城中的燈火依舊通明,只是燈火中多出了許多不一樣的光芒。

那是城中的靈士和捕快在追捕無人區妖魔,引燃的火光。

這一夜的朔方城,註定是動盪而漫長的一夜,到處都有戰鬥爆發。

“水鏡先生說有人會來殺我,沒想到這麼快便來了!”

突然,琴音再度傳來,蘇雲頭頂黃鐘又發出噹的一聲巨響!

在琴音中,黃鐘忽刻度中飛出的畢方頓時被琴聲擊殺,化作一團氣血消散!

蘇雲立刻修爲受損,身軀再難穩住,向下方跌去!

“這個靈士,的確是針對我而來!”

蘇雲在半空中轉身,向琴聲傳來之處看去,只見那靈士和那妖魔在樓宇之間縱跳如飛,向下方追來。

那靈士與那巨斧妖魔還在戰鬥,戰況極爲激烈,除了他們之外,還有一個個靈士在後方追趕。

那高大靈士的頭頂,古琴彈奏越來越急,琴聲越來越清晰,壓迫得黃鐘噹噹不斷震動,將其神通威力抵消,然而蘇雲卻被他的神通壓住,以更快的速度向下墜落!

以這個速度砸下去,肯定必死無疑!

“我進城之後沒有的罪過什麼人,只有這一次入學大考,我擊敗了許多士子奪得第一。不過,水鏡先生說,有人因此懷疑我,會來試探我,甚至取我性命!這些靈士的目標,應該都是我!”

蘇雲目光閃動,突然頭下腳上,催動畢方神行,氣血爆發,他的身後一對畢方羽翼呼的一聲張開,迎着狂風舒展振翅!

在錦繡圖中,他被壓制在築基境界,氣血難以承受墜落時的巨大壓力,但是到了外面,他的修爲是蘊靈境界,氣血更加強大!

狂暴的氣血衝擊,竟然在羽翼四周形成一圈火光,增添了幾分浮力!

蘇雲心中微動:“元氣所化的火焰,讓畢方變的威力更強,倘若可以藉助外力呢?倘若用劫灰來助漲火焰呢?”

突然琴音錚錚作響,將他的氣血雙翼壓碎,蘇雲人在空中,縱身一躍,黃鐘中飛出幾隻靈猿,手臂在空中搭橋,讓他在空中快步奔行。

琴音再度傳來,然而蘇雲已經落在一道雲橋的廊檐上。

廊檐上是厚厚的積雪,蘇雲落在上面,雙足滑行,犁開漫天積雪,隨即積雪被他狂暴的氣血融化,形成細雨降落下來。

蘇雲再度催動畢方神行養氣篇,從廊檐上一躍而起,畢方神翼張開,駕馭着烈火衝入細雨之中。

他的身後,雲橋的廊檐被琴音壓得轟隆一聲崩塌!

蘇雲在細雨中振翅向下方滑翔而去,畢方神翼上的火焰遇到雨水,發出滋滋的聲響,留下白皚皚的霧氣。

他距離地面已經很近,突然琴音再度震動,蘇雲背後雙翼破碎,少年雙膝曲蹲,轟然落地。

他的頭頂,琴音嘈嘈切切的傳來,蘇雲腳步移動,如同水中蛟龍潛游,瞬息間便來到數丈之外。

他的身後,街道地面錚錚錚裂開,如同被無形的大刀劈開一般!

空中傳來一聲冷哼,那高大靈士壓迫着那持斧妖魔,咚的一聲落地,那高大靈士擡手一撥琴絃,持斧妖魔頓時人頭落地。

同時,蘇雲上方傳來青瓦浮動的聲音,一個個靈士在樓宇間跳躍,來到街道上,站在一棟棟樓宇第二層的屋檐上。

蘇雲停步,冷靜的打量四周地形,尋找脫身的道路。

這裡是朔方城的最底層,朔方城的頂層是高樓大廈,燈光明亮如同白晝,雲橋上車來車往,熱鬧非凡。居住在頂層的人們很少走下來,去地面看一看。

而到了城市底層的地面,街道陰暗,地面潮溼,寒冷,路面上到處都是獸攆的糞便,空氣中泛着一股臭味兒。

好在是冬天,道路結冰,臭味並不濃烈。

街道上劫灰燈用的是劣質劫灰,含有許多雜質,昏暗不明,並不明亮,兩旁的店鋪窗戶裡泛着暗紅色的光,用的劫灰應該也不好。

幾個貓妖化作貓首人身人面的女人,站在街邊店鋪的琉璃壁臺中,慢慢的扭動着身子,眉眼輕佻,伸出小小的舌頭舔着手指,身後的尾巴如蛇般扭來扭去,做出妖嬈誘人的姿態。

街道上有些行人,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只有鼻子裡冒着白煙,低着頭在街角行走,腳步很快,哪怕蘇雲被人追殺,動靜極大,沒有人向這邊看。

很少有人敢走在街道上。

遠處的地面上還有着從雲橋上摔落下來的幾輛獸攆,還有十多具乘客的屍體,有幾個衣衫襤褸的人正在屍體邊翻找財物。

這朔方城的上層光鮮無比,越往上便越是奢華,頂層甚至是神仙居,但是到了底層,竟像是兩個世界一般!

第二百五十三章 彈指可破第629章 當年的事,很髒第七百五十七章 師兄?第二十六章 天道院格龍第四百七十八章 五色金,鎮屍沉海第五百二十一章 不死不滅玄功?打!第二百五十三章 彈指可破第七百二十章 臨淵最強打工人第二百五十七章 破碎的道心第三十八章 文聖公廟第四百九十三章 再見梧桐第三百七十章 少年聖皇第四百四十六章 仙界神魔的日常(求票)第三百九十六章 倒黴孩子第631章 先殺師蔚然(大章求票!)第五百四十五章 人間真好(大章求票!)第三百一十八章 天外靈兵第一百五十八章 我的刀來第六百八十九章 拾金不昧蘇大強第二百五十四章 一生的陰影第五百六十一章 先天紫府(求票)第四百三十章 諸君,隨我一戰(求票!)第三百二十三章 大秦聖皇第三百九十八章 少年不知愁滋味第三百六十七章 天外有天第四百九十二章 金仙將至第六百六十一章 帝君不出,誰與爭鋒?第五百八十九章 第一聖皇(求票)第一百零三章 鏡中一月當天第一百五十二章 水上格殺第九百章 輪迴的岔路口第一百一十章 節操全無第九百三十五章 一山更比一山高第八十七章 夜探劫灰廠第一百零七章 背鍋之一代宗師第四百二十四章 齊聚一堂第八百二十二章 歪打正着第九百四十七章 混沌大潮第二十九章 葬龍陵案第七十一章 姑娘,你不冷嗎?第一百九十六章 心有靈犀第八百九十八章 庸醫害人第五百六十五章 太古禁區,解封第七百三十章 雷池破滅第一百八十六章 黎明將至,錦繡圖之戰第三百八十九章 天憲大術第五百二十八章 萬劫淪流第四百零六章 大聖第八百一十七章 肉身極致的碧落第一百二十七章 翻開瑩瑩這本書第六百八十四章 護我周全第七百八十二章 執子之手,道結同心第四百六十章 朋友的友情(求票!)第七百零七章 劍道第一峰第一百一十九章 無人鑄金身(週一求票!)第三百四十七章 有花堪折直須折第一百四十章 更難得是這份謙虛第三百六十五章 餘燼的餘光(求訂閱,求月票)第四百四十四章 雜草般的生命力第八百五十六章 外鄉人與帝倏第四十章 黑暗降臨第623章 邪帝無敵(大章求票求訂閱)第六百一十四章 好人蘇雲(大章求票)第七百五十八章 心難測,劫難料(大章求保底月票!)第三百五十一章 第八境界第九十一章 與魔對賭第四百一十八章 天市垣懸棺真相第五百二十一章 不死不滅玄功?打!第七百六十二章 太子(求月票)第三百九十四章 我死了?第四百九十九章 金仙降臨,金仙沒了第638章 聖皇心計(月底求票)第八十四章 我想飛昇第五百七十八章 混沌大帝的肢體第七百六十四章 進一步是修羅場(求月票)第一百四十五章 通天閣主第三百四十七章 有花堪折直須折第六百七十三章 天下第一至寶第八百零五章 義之所在第三十三章 必須格他第九百四十九章 我叫薪火第七百三十九章 穩坐釣魚臺第五百四十九章 娘娘們耍流氓(大章求票)第一百六十二章 我的命運,我來掌握第四百五十一章 我好像看到天市垣了第五百七十四章 眉心豎眼(大章)第五百四十一章 好不了了(求票~)第七百五十七章 至寶天劫第二百九十二章 姘頭第七百一十八章 對錯難論第六百七十二章 仙帝的氣魄第五百零七章 一劍無雙第四十二章 靈士蘇雲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是光腳的第五百七十三章 我反抗不得(求訂閱)第三百七十一章 陛下何故造反?第七百一十五章 蘇雲的把兄弟們第一百六十一章 朝天闕的下落第七百三十三章 時音之鐘第四百六十八章 一氣轉洪鈞,混元入先天
第二百五十三章 彈指可破第629章 當年的事,很髒第七百五十七章 師兄?第二十六章 天道院格龍第四百七十八章 五色金,鎮屍沉海第五百二十一章 不死不滅玄功?打!第二百五十三章 彈指可破第七百二十章 臨淵最強打工人第二百五十七章 破碎的道心第三十八章 文聖公廟第四百九十三章 再見梧桐第三百七十章 少年聖皇第四百四十六章 仙界神魔的日常(求票)第三百九十六章 倒黴孩子第631章 先殺師蔚然(大章求票!)第五百四十五章 人間真好(大章求票!)第三百一十八章 天外靈兵第一百五十八章 我的刀來第六百八十九章 拾金不昧蘇大強第二百五十四章 一生的陰影第五百六十一章 先天紫府(求票)第四百三十章 諸君,隨我一戰(求票!)第三百二十三章 大秦聖皇第三百九十八章 少年不知愁滋味第三百六十七章 天外有天第四百九十二章 金仙將至第六百六十一章 帝君不出,誰與爭鋒?第五百八十九章 第一聖皇(求票)第一百零三章 鏡中一月當天第一百五十二章 水上格殺第九百章 輪迴的岔路口第一百一十章 節操全無第九百三十五章 一山更比一山高第八十七章 夜探劫灰廠第一百零七章 背鍋之一代宗師第四百二十四章 齊聚一堂第八百二十二章 歪打正着第九百四十七章 混沌大潮第二十九章 葬龍陵案第七十一章 姑娘,你不冷嗎?第一百九十六章 心有靈犀第八百九十八章 庸醫害人第五百六十五章 太古禁區,解封第七百三十章 雷池破滅第一百八十六章 黎明將至,錦繡圖之戰第三百八十九章 天憲大術第五百二十八章 萬劫淪流第四百零六章 大聖第八百一十七章 肉身極致的碧落第一百二十七章 翻開瑩瑩這本書第六百八十四章 護我周全第七百八十二章 執子之手,道結同心第四百六十章 朋友的友情(求票!)第七百零七章 劍道第一峰第一百一十九章 無人鑄金身(週一求票!)第三百四十七章 有花堪折直須折第一百四十章 更難得是這份謙虛第三百六十五章 餘燼的餘光(求訂閱,求月票)第四百四十四章 雜草般的生命力第八百五十六章 外鄉人與帝倏第四十章 黑暗降臨第623章 邪帝無敵(大章求票求訂閱)第六百一十四章 好人蘇雲(大章求票)第七百五十八章 心難測,劫難料(大章求保底月票!)第三百五十一章 第八境界第九十一章 與魔對賭第四百一十八章 天市垣懸棺真相第五百二十一章 不死不滅玄功?打!第七百六十二章 太子(求月票)第三百九十四章 我死了?第四百九十九章 金仙降臨,金仙沒了第638章 聖皇心計(月底求票)第八十四章 我想飛昇第五百七十八章 混沌大帝的肢體第七百六十四章 進一步是修羅場(求月票)第一百四十五章 通天閣主第三百四十七章 有花堪折直須折第六百七十三章 天下第一至寶第八百零五章 義之所在第三十三章 必須格他第九百四十九章 我叫薪火第七百三十九章 穩坐釣魚臺第五百四十九章 娘娘們耍流氓(大章求票)第一百六十二章 我的命運,我來掌握第四百五十一章 我好像看到天市垣了第五百七十四章 眉心豎眼(大章)第五百四十一章 好不了了(求票~)第七百五十七章 至寶天劫第二百九十二章 姘頭第七百一十八章 對錯難論第六百七十二章 仙帝的氣魄第五百零七章 一劍無雙第四十二章 靈士蘇雲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是光腳的第五百七十三章 我反抗不得(求訂閱)第三百七十一章 陛下何故造反?第七百一十五章 蘇雲的把兄弟們第一百六十一章 朝天闕的下落第七百三十三章 時音之鐘第四百六十八章 一氣轉洪鈞,混元入先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