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朔方第四,全國前三

蘇雲警覺的瞥了瞥聖公子白月樓和少女梧桐。

這兩人都不是省油的燈,一個是想學聖人的僞君子,一個是人魔復生,倘若成爲文昌學宮的士子,還不惹得文昌學宮雞犬不寧?

李竹仙則在惡狠狠的盯着他,顯然還記着他踩自己裙角,害得自己被人打死的事情。

蘇雲感覺到她的目光,回過頭來向少女報以善意的微笑,心道:“竹仙姑娘有李牧歌的照顧,應該沒有多大危險。”

“笑也沒用!”

李竹仙哼了一聲,臉擰到一邊,心道:“我生氣哄不好的!”

“好啊!”

塗明和尚笑眯眯道:“四位能夠成爲文昌學宮的士子,是文昌學宮之幸。”

葉落公子咳嗽一聲:“大師,不是四位,是五位,我也報考文昌學宮!”

塗明和尚有些不太樂意,葉落公子但凡考了一分,他也不會拒絕,畢竟文昌學宮只能在其他學宮後面選拔士子,能考一分兩分的士子就算不錯了。

但關鍵是這位葉落公子一分也沒有!

而且他身邊還有十幾二十位被收買的士子助考,居然還能考成這樣!

閒雲道人呵呵笑道:“文昌學宮有教無類,不論你是誰,都可以來求學。再說,葉家開琉璃廠的,特別有錢,若是捐給我們一棟樓的話……”

葉落公子大受鼓舞,道:“我與大考排名第一、第二、第三的士子同學,與聖人弟子同學,這次回家,老爹非但不會打死我,反倒會大大褒獎我!捐一棟樓好說!”

塗明和尚隱隱犯愁,悄聲道:“道士,人魔和聖人弟子都進來,咱們文昌學宮壓得住嗎?”

“咱們自然壓不住,但老瓢把子壓得住。”

閒雲道人笑容滿面,低聲道:“交給僕射頭疼去。”

文昌學宮大露風頭,自然引起一番轟動,平臺上熱鬧非凡。四大學宮在神仙居擺下宴席,請這些士子吃個晚飯。

蘇雲尋到花狐等人,這才放下心來,幾人飢腸轆轆,吃了些東西填飽肚子。

宴席結束,他們正打算離開,蘇雲突然耳畔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雲,狐,不要急着離開,我們先談一談。”

蘇雲、花狐等人又驚又喜,急忙轉身:“先生!”

裘水鏡卻沒有多少驚喜,臉色依舊如常,道:“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尋一輛車,慢慢談。”

蘇雲稱是,抱起青丘月,把小女孩放在自己肩頭,左手牽着狸小凡右手牽着狐不平,快步跟上他,花狐也快步跟上。

平臺上士子數量太多,他們好不容易擠出人羣,來到雲橋上,只見到處都是等車的士子,還有些西席先生和捕快維持秩序。

有人高聲道:“天市垣老無人區的妖魔入侵城裡,大家不要急着離開,等人多了一起走!還有,一定要有先生或者捕快坐鎮纔可以走!”

蘇雲等人跟着裘水鏡等了片刻,還是沒有等到負山攆,這時一隻巨鳥馱着二層小樓走來,李竹仙在樓上推開窗戶,雙手托腮,朝他們笑道:“要上來嗎?我們缺少一位老師坐鎮。”

這少女氣來得快,消的也快,早就不生氣了。

蘇雲等人走過去,裘水鏡當先一步來到二樓,只見二樓比一樓要精緻許多,金鏤銀錯,暖玉溫香。

“你四個下去,我與他們說話。”裘水鏡向李竹仙、青丘月等人道。

“哎!”

李竹仙乖巧的應了一聲,轉身下樓,待到了樓下,她這才醒悟過來:“不對!這是我的車,怎麼把我趕下來了?”

裘水鏡氣血一動,形成一個圓圓的罩子,把二樓封閉,打量面前的蘇雲與花狐,露出一絲笑容:“一別小半載,你們都很不錯。青丘月狸小凡他們的成績也都很好,我走之後你們能修煉到這種程度,出乎我的意料。”

花狐心底由衷感激,躬身道:“先生教導有方。”

裘水鏡搖頭:“我並沒有教導你們什麼。你們給了我錢,我教了你們十天,有什麼成就也都是你們的,與我無關。”

蘇雲想起那一枚五銖錢,心裡暖洋洋的:“老師……”

裘水鏡擡手,止住他的話,道:“我不是你們的老師,野狐先生才當得起老師這個名頭,我擔不起。雲,左鬆巖是怎麼誤以爲你們是天道院士子和大帝使者的?”

蘇雲把這件事的前因後果說了一番,又取出自己在葬龍陵得到的幾塊天道院令牌,道:“他的誤解,應該是由這幾塊令牌而起,這幾塊令牌是得自葬龍陵。”

裘水鏡聽得瞠目結舌,過了半晌這才吐出一口濁氣,哭笑不得:“鬆巖這傢伙,聰明過頭了。不過這誤解對你來說既是好事也是壞事,你自己當心。”

蘇雲小心翼翼道:“先生的意思是?”

“你冒充上使,處境很兇險,朔方城中有很多人不希望皇帝的欽差活着走出朔方。”

裘水鏡翻看蘇雲得到的那幾塊天道院令牌,道:“剛纔我出言在四大學宮的僕射和西席面前保下你,說你並非人魔。但我是東都大帝的老師,又曾在天道院任職,我保全你,會讓有心人懷疑你的身份。很快便會有人試探你,甚至取你性命。”

蘇雲心頭一跳,試探道:“但我並非是真正的上使。真正的上使,是否會保護我?”

裘水鏡微笑道:“你不用看我,我也不是上使。朔方城是否有上使,上使是誰,我一概不知。”

兩人大眼瞪小眼。

裘水鏡繼續道:“文昌學宮也很危險。這個學宮龍蛇混雜,裡面的老師的來歷都很古怪,你須得小心,有些不像善類。每年,文昌學宮都會死很多士子。另外一點,當心左鬆巖。”

“當心左僕射?”

蘇雲與花狐對視一眼,驚訝莫名。花狐問道:“我看左僕射是個很好的人,爲何先生讓我們當心他?”

“左鬆巖爲人乖張,處事偏激,我和他幼年時期在一起求學,對他知根知底。”

裘水鏡繼續打量這幾面天道令,眉頭卻皺了起來,道:“他就像是海里的冰山,露在水面上的只有一成,九成藏在水下。現在他露在外面的身份是文昌學宮的僕射,他藏在水下的身份,只怕無法想象!”

他以自身的氣血嘗試修復天道令,聲音低沉:“我的這位老同學,是個極爲可怕極爲危險的人。他雖然不是壞人,但是他的理念他的抱負,無比強烈,與他走得近,我怕會連累你們。”

蘇雲心中微動,他對左鬆巖的確瞭解不多。

不過能駕馭得住學宮裡那些“不是善類”的老師,左鬆巖應該不像表面看起來那麼簡單。

花狐聽得心驚肉跳,詢問道:“先生,文昌學宮如此兇險,我們能否轉到其他學宮求學?”

裘水鏡繼續修復天道令,不解道:“朔方最好的學宮,就是文昌學宮,爲何要轉學?”

花狐張口結舌,吃吃道:“朔方只有四個學宮,文昌排名第四,而且先生剛纔說文昌學宮危險……”

“學校是否好,不是看排名高低,而是看學的東西是否有用。朔方、陌下、九原三個學宮排名雖高,但他們只是書上的東西教得好,書外的東西教不來。”

裘水鏡停手,道:“他們的士子走出學宮後看起來很厲害,但都是虛的。不動手還好,一交手都是飯桶。文昌學宮不一樣,書上的東西教得也算可以,但書外的東西教得更好。”

他語重心長道:“文昌學宮雖然看起來土得很,學的東西也雜亂得很,不知何時就會死在學校裡,但是學到的東西是真的。性命相搏時,文昌學宮的士子存活下來的機會大很多。在我看來,朔方學宮在朔方只能排第四,但在元朔全國,文昌可以排上前三。”

蘇雲與花狐對視一眼,裘水鏡雖說是在誇文昌學宮,但那句“不知何時就會死在學校裡”,還是讓他們心裡毛毛的。

“天道院士子的令牌,叫做天道令,每一面天道令都是靈器,不是靈兵。”

裘水鏡把那幾塊令牌還給蘇雲,點了點其中一塊玉牌,道:“這幾塊天道令多已經破損,我修了一下,只修好一塊。你可以嘗試烙印上自己的氣血,裡面的東西你自己先看,倘若看不懂可以來找我。”

他微微一笑:“我住在城中天方樓的神仙居,教授士子是收錢的,半個時辰一個青虹幣。”

“先生好貴!”蘇雲和花狐都嚇了一跳。

花狐嘀咕道:“老師還不如去搶……”

裘水鏡微笑:“搶來錢太慢。我只收二十個士子,一堂課只教半個時辰,賺錢比搶劫快多了。”

花狐悶哼一聲。

蘇雲收下令牌,心中納悶:“這令牌中有東西?是什麼東西?”

裘水鏡深深看他一眼,大有深意道:“雲,你的年紀還小,原本應該認認真真讀書,不應該被牽扯到這些危險的事情中。但是既然你被牽扯進來,那麼就好好做東都大帝的欽差,不要引起文昌學宮的懷疑。”

蘇雲凜然,起身道:“請先生指點!”

裘水鏡起身,推開車窗,悠然道:“作爲上使,該查的案子,你便去查。你不查,左鬆巖這個老狐狸便會懷疑你的來歷。他若是知道你不是上使,便不會保護你,但其他人不知道,所以那些人還是會殺你。”

蘇雲心中一緊。

涼風吹進來,遠處傳來一聲聲尖銳的哨聲和神通迸發出的光芒,甚至還可以看到火光,那是朔方城的高手們在追擊老無人區的魔怪。

裘水鏡笑道:“而你查了,真正的上使也會保護你。”

蘇雲試探道:“先生,那麼我該從哪裡查起?”

裘水鏡塞給他一卷紙張:“你剛入城時遇到劫灰怪,那麼自然是從劫灰怪開始查起。”

他越窗而出,蘇雲嚇了一跳,急忙衝到窗邊,只見鳥攆行走在雲橋之上,雲橋如同懸在空中的絲線,裘水鏡已經消失不見,不知所蹤。

花狐懊惱道:“那本記載人魔秘密的古書,忘記給先生看一看了。對了下次去請教他時,提一提那本書,他若是要看,那就收他錢!”

蘇雲關上窗戶,返回桌邊坐下,展開那捲紙張,接着劫灰燈的光芒看去,只見這紙張上畫的是劫灰廠的地底劫灰礦脈的走勢圖。

他心中微動,這劫灰礦脈的地理圖,很像一座城市的形態,四通八達!

“劫灰礦脈是在地底的,也就是說,在朔方城的地底,有一座被劫灰埋起來的城市!”

蘇雲猛地擡頭,看向窗外的黑暗:“那座城市,是上一個世界毀滅留下的痕跡。這裡面隱藏着什麼秘密?水鏡先生爲何讓我從這裡查起?”

他的身旁,花狐想的則是另一件事情,道:“先生說左僕射是個極爲危險的人,不像表面看起來那麼簡單,那麼他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兩人對視一眼,面色凝重。

這時咚咚的敲門聲傳來,李竹仙在樓下叫道:“二哥,我們可以上來嗎?”

蘇雲擺手,花狐連忙道:“竹仙姑娘再等片刻。”

李竹仙無奈,只好又與隨從們擠在下面的車廂裡。

蘇雲取出那塊完整無損的天道令,眨眨眼睛,笑道:“二哥,先生說令牌是靈器,藏有東西。你覺得,這令牌中有什麼?”

宅豬:有書友喜歡左鬆巖這個角色嗎?左鬆巖已經添加到角色欄了,喜歡左老頭的就爲他比心點贊吧!

第三百五十章 月亮上的梧桐第四百一十九章 一線生機第四百一十三章 小船不能承受之重第五百五十五章 賤死不救第五百六十三章 正人君子,非禮勿視第九百三十四章 諸帝墳墓第四百七十八章 五色金,鎮屍沉海第八百六十二章 朕本欲做個明君第五十二章 誤上賊船(求推薦票)第二百六十四章 寶瓶出銀河第六百六十五章 紫府來襲,一路走好第二百九十八章 法外之徒第637章 人魔入魔(月底求月票!)第七百六十二章 太子(求月票)第七百四十九章 獄天君之死第六百零八章 蘇郎不知夢中人第651章 我要你們助我修煉!第三百零九章 金毛,鳥龍,夯貨和胸大肌第一百八十八章 聖人大勢第三百三十九章 我小柳啊(第二更)第九百二十八章 逆天改命第四百三十章 諸君,隨我一戰(求票!)第八百七十三章 時代的絕響第七百零一章 妖言惑衆(求月票!)第三十章 暴雪之戰的真正結局第661章 自毀長城第五百五十三章 老師,珍重第二百八十章 通天閣史話第五百三十三章 畫中琴妃第二百零一章 蘇家第四百五十章 都是我的第八百二十一章 死得心服口服第五百六十五章 太古禁區,解封第六百一十九章 溫嶠掀桌子(修正)第三十七章 妖魔風範(新年快樂)第八百三十九章 我即無窮第七百四十五章 鴻蒙初現,長城初成第四百二十二章 老神王的往事第六百七十章 幕後二把手第一百二十一章 仙術、仙體第三百六十二章 奇貨可居第一百六十一章 朝天闕的下落第一百七十七章 引爆朔方第三百三十六章 殺死神的第三種辦法第十章 野性張揚第五百六十八章 太古禁區(求訂閱)第五百四十七章 乾坤一握第五百五十三章 老師,珍重第一百二十二章 又見攤友第四百八十七章 仗臉飛昇的第二人第五百二十九章 雨中悟道,神劍乃成第一章 庠序狐狸伴讀書第三百二十章 截殺劍閣聖人第654章 蘇聖皇的魅力第八十三章 打死你,隨時隨地第六百一十章 天皇曜魄萬神圖第九百一十六章 道與道同第二百六十章 魔神九嬰(第三更)第四百四十九章 一羣小白羊第六章 無人區的居民們第七百五十三章 鴻蒙初闢道初分第三百一十二章 鐘山銜燭之龍第四百九十八章 邪帝之心第一百三十二章 格物院蘇大師兄第650章 蘇聖皇的第一次翻船第四百四十五章 長城偷渡第三百六十二章 奇貨可居第六百六十三章 仙界之門的真相第八十六章 大一統功法第九百三十三章 女帝篇第三百七十七章 我差點便信了!第三百四十五章 天棟,帝廷,他鄉,異客第一百七十五章 我還有事,讓皇帝等一等第五百一十五章 三聖學宮第七百四十七章 天罡福地煉魔記第三百三十章 金身成神道第一百零九章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第三百五十五章 蘇雲的烏合之衆第五百七十一章 我的仙帝父親第九百二十章 劍穿輪迴第四百五十七章 太子蘇雲(第三章求票!)第六十章 與你何干?第三十三章 必須格他第八百八十六章 天尊深不可測第五百三十三章 畫中琴妃第657章 十二古神第四百七十二章 仙人擡棺第二百七十七章 姑娘,我受傷了第八百八十八章 我要這劍有何用?第二百二十二章 第四神話(一號求月票求訂閱!)第647章 吾道將成萬道哀第三百一十七章 風起雲涌第八百八十四章 等風來第三百四十二章 兩敗俱傷第六百一十章 天皇曜魄萬神圖第六百七十六章 我勸陛下好自爲之第二十八章 臨淵而行第七百零八章 焚仙爐之謎第十章 野性張揚第630章 天后見邪帝
第三百五十章 月亮上的梧桐第四百一十九章 一線生機第四百一十三章 小船不能承受之重第五百五十五章 賤死不救第五百六十三章 正人君子,非禮勿視第九百三十四章 諸帝墳墓第四百七十八章 五色金,鎮屍沉海第八百六十二章 朕本欲做個明君第五十二章 誤上賊船(求推薦票)第二百六十四章 寶瓶出銀河第六百六十五章 紫府來襲,一路走好第二百九十八章 法外之徒第637章 人魔入魔(月底求月票!)第七百六十二章 太子(求月票)第七百四十九章 獄天君之死第六百零八章 蘇郎不知夢中人第651章 我要你們助我修煉!第三百零九章 金毛,鳥龍,夯貨和胸大肌第一百八十八章 聖人大勢第三百三十九章 我小柳啊(第二更)第九百二十八章 逆天改命第四百三十章 諸君,隨我一戰(求票!)第八百七十三章 時代的絕響第七百零一章 妖言惑衆(求月票!)第三十章 暴雪之戰的真正結局第661章 自毀長城第五百五十三章 老師,珍重第二百八十章 通天閣史話第五百三十三章 畫中琴妃第二百零一章 蘇家第四百五十章 都是我的第八百二十一章 死得心服口服第五百六十五章 太古禁區,解封第六百一十九章 溫嶠掀桌子(修正)第三十七章 妖魔風範(新年快樂)第八百三十九章 我即無窮第七百四十五章 鴻蒙初現,長城初成第四百二十二章 老神王的往事第六百七十章 幕後二把手第一百二十一章 仙術、仙體第三百六十二章 奇貨可居第一百六十一章 朝天闕的下落第一百七十七章 引爆朔方第三百三十六章 殺死神的第三種辦法第十章 野性張揚第五百六十八章 太古禁區(求訂閱)第五百四十七章 乾坤一握第五百五十三章 老師,珍重第一百二十二章 又見攤友第四百八十七章 仗臉飛昇的第二人第五百二十九章 雨中悟道,神劍乃成第一章 庠序狐狸伴讀書第三百二十章 截殺劍閣聖人第654章 蘇聖皇的魅力第八十三章 打死你,隨時隨地第六百一十章 天皇曜魄萬神圖第九百一十六章 道與道同第二百六十章 魔神九嬰(第三更)第四百四十九章 一羣小白羊第六章 無人區的居民們第七百五十三章 鴻蒙初闢道初分第三百一十二章 鐘山銜燭之龍第四百九十八章 邪帝之心第一百三十二章 格物院蘇大師兄第650章 蘇聖皇的第一次翻船第四百四十五章 長城偷渡第三百六十二章 奇貨可居第六百六十三章 仙界之門的真相第八十六章 大一統功法第九百三十三章 女帝篇第三百七十七章 我差點便信了!第三百四十五章 天棟,帝廷,他鄉,異客第一百七十五章 我還有事,讓皇帝等一等第五百一十五章 三聖學宮第七百四十七章 天罡福地煉魔記第三百三十章 金身成神道第一百零九章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第三百五十五章 蘇雲的烏合之衆第五百七十一章 我的仙帝父親第九百二十章 劍穿輪迴第四百五十七章 太子蘇雲(第三章求票!)第六十章 與你何干?第三十三章 必須格他第八百八十六章 天尊深不可測第五百三十三章 畫中琴妃第657章 十二古神第四百七十二章 仙人擡棺第二百七十七章 姑娘,我受傷了第八百八十八章 我要這劍有何用?第二百二十二章 第四神話(一號求月票求訂閱!)第647章 吾道將成萬道哀第三百一十七章 風起雲涌第八百八十四章 等風來第三百四十二章 兩敗俱傷第六百一十章 天皇曜魄萬神圖第六百七十六章 我勸陛下好自爲之第二十八章 臨淵而行第七百零八章 焚仙爐之謎第十章 野性張揚第630章 天后見邪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