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少年俠氣

別人不知道捐出十錦繡圖的人是誰,裘水鏡卻知道,他也知道捐出十錦繡圖的那人,根本不是什麼所謂的前輩高人,當年那人與他一樣都是少年,更沒有死。

“當年我與鬆巖年少無知,硬闖天市垣天門鬼市,深入鬼市十多裡。鬆巖要強,與我打賭,他接下了一位古代大聖的靈兵和託付。”

裘水鏡回憶往事,那時他們同學少年,意氣風發,指點江山揮斥方遒,有着一腔熱血,哪裡像現在沒有了銳氣和雄心?

當時左鬆巖與他都接下了古代先賢的託付,左鬆巖得到的便是大聖靈兵,十錦繡圖!

兩人接下託付之後,各自嘗試完成先賢託付,否則迎接他們的便是先賢英靈的追討。倘若無法完成託付,自然是必死的結局。

裘水鏡完成了先賢託付,沒想到左鬆巖居然也完成了,成爲十錦繡圖的新主人。

但是讓裘水鏡萬萬沒有料到的是,左鬆巖轉眼便把十錦繡圖捐給了朔方的官府!

左鬆巖有一種天生的俠道情懷,這種情懷強烈到讓裘水鏡覺得自己這位同學有些天真的程度。

對於那時的左鬆巖來說,十錦繡圖這種大聖靈兵的重要性可想而知,但他說,元帝改革教育,開辦官學,固然是好,但是需要有一場對寒門士子來說也相對公平公道的入學大考,十錦繡圖無疑是最好的考場。

所以,他纔會把十錦繡圖捐給官府。

而且他還虛構出一位老前輩,以這位不願吐露姓名的老前輩的名義,把大聖靈兵十錦繡圖捐給了官府。

同時,左鬆巖又通知了那時的朔方、陌下和九原三大官學的僕射,讓官府不敢貪墨,昧下十錦繡圖。

後來,朔方的官府和三大學宮的僕射每每提到那位老前輩,都畢恭畢敬,而他則在一旁暗爽。

從那之後,朔方城纔有了一場相對來說比較公平的士子入學大考。

裘水鏡知道這裡面的原因。

左鬆巖出身貧寒,深知窮苦人家養一個士子的艱難,更知道窮苦人家的士子在從前的大考中所要面對的各種不公,所以他纔會義無反顧,不留戀十錦繡圖那樣的寶物。

也是這個原因,他在留洋之後回到朔方,用自己的關係開辦第四個官學,文昌學宮。

文昌學宮,供奉的便是那位大聖,文聖公文昌帝君。

但是現在……

裘水鏡伸手,壓住想要站起來的左鬆巖,低聲道:“鬆巖,你應該能看得出來!有人利用人魔佈局,要逼出朔方城中對他有威脅的人物。你跳出去說你就是十錦繡圖的主人,你便危險了!”

左鬆巖遲疑一下,默默推開他的手:“有二十位士子將會因此送命,我的命,不比他們更珍貴。”

裘水鏡額頭冒出青筋,壓低嗓音:“那人能夠放出一個不知活了多少年的人魔來爲禍天下,實力必然非同小可,他若是對你下手,你能躲得過明槍,躲得過暗箭嗎?”

左鬆巖目光堅定,依舊站了起來。

就在此時,裘水鏡突然起身,朗聲道:“諸君,實不相瞞,十錦繡圖是我當年交給官府的。”

他此言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轉移到他的身上,衆人露出驚訝之色。

左鬆巖也難以置信的看着他,道:“水鏡……”

裘水鏡擡手止住他的話,悠然道:“在下裘水鏡,五十年前,我是朔方士子,後來考入天道院。在朔方時,我得到十錦繡圖,因爲自忖沒有實力會讓寶物蒙塵,所以捐給官府,扶持教育。這十錦繡圖我可以控制,來壓制人魔,讓人魔無法完成第三波血祭順利復生。”

左鬆巖張了張嘴,卻沒有說話。

童慶雲起身,疑惑道:“你說你是那位捐圖的前輩,你有何明證?”

裘水鏡瞥他一眼,淡淡道:“我乃天道院前帝師裘水鏡,大帝的老師,何須作假?當時左鬆巖是我同學,他可以作證。童僕射若是不信的話,還可以問陌下學宮田僕射,他也可以作證。”

童慶雲看向田無忌,田無忌只覺莫名其妙,硬着頭皮道:“當年的確是水鏡先生捐圖,我是知道這件事的,他不求名利,胸襟寬廣。我幫他瞞了五十年,瞞得我好苦……”

童慶雲皺眉。

裘水鏡淡淡道:“或者童僕射也可以寫信詢問你童家在京城的老神仙。即便是他遇到我,也要畢恭畢敬的稱一聲先生,皇帝也要稱我一聲老師,你算什麼,膽敢質疑我?”

童慶雲急忙躬身:“前輩,事關重大,我不得不謹慎行事,免得放出人魔。”

他直起腰身:“既然水鏡前輩露面,那麼就請水鏡前輩出手,鎮壓圖中人魔。”

裘水鏡向外走去:“田無忌是我故友,左鬆巖是我同學,我需要他們來護法。其他人,統統靠後,不得接近。”

田無忌怔了怔,硬着頭皮跟着他。

左鬆巖也跟了上去。

三人來到天臨上景圖上,裘水鏡看向左鬆巖,笑道:“鬆巖,還記得小時候咱們玩的主車和副車的遊戲嗎?”

左鬆巖點頭。

裘水鏡笑道:“那麼便請你們二人爲我護法,我的生死安危,全交給二位。”

裘水鏡在天臨上景圖上跏趺而坐,性靈浮現,神通祭出,頓時天空中一面明鏡高懸,方圓數畝,上下通透。

那面明鏡上接日月星辰的天光,萬里光芒浩浩蕩蕩匯聚而來,下方則玄光洞照,照耀在天臨上景圖上。

這幅場面,讓整個朔方城所有人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真可謂是接天連地的垂麗天象,震撼人心!

“兩位,我的功法上接日月星辰,到了夜晚,太陽隱去,便是我修爲實力最弱的時候。”

裘水鏡閉上眼睛,朗聲道:“還望兩位爲我護法時,一定要切記這一點。”

“水鏡先生怎麼把自己的功法弊端也說了出來?”田無忌按捺住心頭的疑惑,與左鬆巖一起點頭稱是。

裘水鏡沉聲道:“我要合攏十幅錦繡圖了!”

他話音一落,其他九幅錦繡圖立刻升空,從其他樓羣之間飛起,向這邊飛來。

十錦繡圖,便是十座巨大的陸地,各自蘊藏一個靈界,飛過來時當真是讓人目眩神搖。

但見這十幅錦繡圖相繼融合,很快,十幅圖,十塊陸地,十個靈界,融爲一體!

太陽西斜,陽光泛着冷意照耀在朔方城的積雪上,熠熠耀眼。

神仙居的四周,童慶雲、文立芳與一衆各大學宮的西席先生向裘水鏡看去,各自惴惴不安。

童慶雲目光閃動,低聲道:“文僕射,你對這位水鏡前輩怎麼看?”

文立芳悄聲道:“我覺得有些蹊蹺。這個水鏡前輩一直住在神仙居中,與田僕射來往甚密。我聽聞他來到朔方已經有一年了,倘若他與左僕射是同學,爲何這一年來從未找過左僕射?”

童慶雲道:“前帝師裘水鏡這個人,我也知道。我家在東都的老神仙來信告訴我,他是個激進派,在東都朝堂上的鬥爭失敗,被貶了官。老神仙告訴我,要留意他,不要生出什麼幺蛾子。”

“幺蛾子?”

文立芳蹙眉,突然打個冷戰:“人魔,會不會是他弄出來的?”

童慶雲瞳孔驟縮。

文立芳道:“他不來,沒有人魔,他來了才一年,朔方便出現了毒蛟龍和人魔。這不能不讓人懷疑……”

“別說了!”童慶雲擡手止住她。

文立芳忍不住道:“我不能不說!你想,倘若他在六十年前留下十錦繡圖,又在這個關鍵時期放出人魔,他再控制十錦繡圖來讓人魔順利出世,爲禍天下,誰人能敵?童僕射,還是請聖人過來坐鎮吧!”

童慶雲眼角劇烈跳動。

與此同時,十錦繡圖合併完成。

十錦繡圖中,蘇雲驚訝的打量四周,只見他們身邊的日月星辰和山川地理竟然在飛速的發生改變!

那湖邊不知何時多出了一片片檀香林,樹木如朵朵青雲,湖面上多出了長橋,把湖水分開,如同太極。

湖中島長出了青瓦白牆,把島嶼圈起來,方方正正,宮殿重重,宮闈深深。

天空中雲聚雲散,雲捲雲舒,有龍盤大山,矗立在遠處的雲巔,有高樓立於雲巔的山頂,長橋臥波,自湖中而起,綿延許多裡與雲中高樓相連。

又有華燈結綵,掛在雲橋兩邊,出入於雲霧之中。

隱約可見山林間有田園風光,還有一株高大的梧桐樹矗立在田園外,樹上有巨大的鳥巢,鳥巢中竟有宮殿。

而在天空中與鳳巢宮殿相連的地方,還有一片海市蜃樓,是一片大漠黃沙的異象,那片海市蜃樓的上空竟還掛着一輪淡淡的殘月。

十錦繡圖融爲一體,色彩變得無比豐富,宛如一個真實的世界,令人分不出何謂虛,何謂實!

而在湖中的方圓墅景中,一個女子和一個少年出現在宮殿的兩端,遙遙向外張望。

檀香林中,有一個精明幹練的少年士子走出樹林,手持一根檀木削成的木劍,樹林中還有一個士子施展鱷龍吟拔起一株檀香樹,斬斷根鬚和樹冠,扛着樹走來。

橋頭,雲端,龍蟠山上,天樓之中,田園之內,梧桐枝頭,甚至連那天空中的海市蜃樓的大漠中,也出現一個個士子的身影。

三萬士子中選拔出來的二十位最強士子,悉數現身!

第631章 先殺師蔚然(大章求票!)第一百六十二章 我的命運,我來掌握第三百三十八章 與魔爲伍(第一更)第七百九十章 大道元神第八百八十章 混沌海翻船第二百九十二章 姘頭第五百二十四章 冥都變故第一百七十一章 我最大的長處,只比你長一點兒第二百四十七章 天空,雲來襲第二十五章 擡頭看天,不是罪過第三百七十八章 天市垣四大禁地第二百三十九章 裘水鏡弔喪第四百一十章 你爹詐屍了第五百九十章 帝倏與萬化焚仙爐(求票)第一百二十七章 翻開瑩瑩這本書第八百六十六章 改良性截肢第七百六十一章 最動聽的情話(求月票)第八十三章 打死你,隨時隨地第九十三章 人性的閃光第二百七十章 魔神氣息第五百四十五章 人間真好(大章求票!)第八百二十三章 成全你的無上威名(求月票!)第七百七十七章 準備迎戰第七百九十章 大道元神第七百零六章 你這是自尋死路第八百一十六章 大廈將傾(求月票)第四百二十一章 第三仙印第四百六十三章 純真質樸的鄉下人第一百二十九章 一招仙人第八百六十三章 蟲第五百一十七章 前朝第一忠臣,蘇聖皇第七百一十一章 道奴陷阱第五百九十二章 天下無敵(求月票)第二十六章 天道院格龍第三章 黃鐘計時,問天下春秋第五百一十六章 仙人來訪第三百零六章 擒拿兇徒張三第五百四十章 第二玄功(求訂閱)第七百五十七章 師兄?第五百八十四章 腳踩六條船第一百九十九章 獻祭第八百九十二章 我的對手不是你們第六百一十七章 略表地主之誼第九百一十九章 輪迴地獄第一百零九章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第六百一十一章 少年大帝(月中求票)第六百七十二章 仙帝的氣魄第三百零一章 大威天龍(大章求票~)第五百八十八章 瑩瑩大老爺(求月票)第三百五十一章 第八境界第650章 蘇聖皇的第一次翻船第七十七章 兩個世界第二百六十四章 寶瓶出銀河第八百七十九章 鐘聲乍響魂兒飛第四十三章 飛雪映神通第一百八十四章 朔方第一強者第八百三十章 破死劫第九百四十七章 混沌大潮第一百三十八章 轟殺第一百一十章 節操全無第一百零四章 師弟,要入會嗎?第九百一十三章 前強後剩第十九章 朔方城來客第七百九十六章 嫁衣計劃第八百四十章 宇宙公敵第五百九十五章 解鈴人,蘇雲!第二百六十四章 寶瓶出銀河第四百一十八章 天市垣懸棺真相第五百六十一章 先天紫府(求票)第五百五十一章 神通起源(求票)第八百零五章 義之所在第一百三十四章 天劫之謎第九百零一章結仇第二百一十四章 裘水鏡弄權第六百二十章 陛下,你老了(修正)第九百五十一章 完結篇哀悼逝者,紀念英雄第七百零七章 劍道第一峰第七百二十三章 第三仙界,師與徒第四百八十五章 破嘴宋神君第二十九章 葬龍陵案第二百八十五章 有女夏夢覺第五百九十章 帝倏與萬化焚仙爐(求票)第四百七十六章 悍勇誅神君第六百九十三章 黃鐘第八刻度第三十一章 血染天平橋第一百零九章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第五百零九章 我不懂劍術,我對劍術沒興趣第四百零九章 沒錯,就是我第七百六十五章 玄鐵鐘初顯道威(大章求票)第四百三十一章 恍若神魔第七百八十九章 雲天帝怒開無雙第二百八十章 通天閣史話第五百八十章 混沌海中的墳墓第四百一十三章 斷崖劍壁第四百四十三章 鐘山洞天第一百四十八章 聖人家的盜馬賊第三百六十八章 元磁神劍第五十三章 睡夢中好殺人第647章 吾道將成萬道哀
第631章 先殺師蔚然(大章求票!)第一百六十二章 我的命運,我來掌握第三百三十八章 與魔爲伍(第一更)第七百九十章 大道元神第八百八十章 混沌海翻船第二百九十二章 姘頭第五百二十四章 冥都變故第一百七十一章 我最大的長處,只比你長一點兒第二百四十七章 天空,雲來襲第二十五章 擡頭看天,不是罪過第三百七十八章 天市垣四大禁地第二百三十九章 裘水鏡弔喪第四百一十章 你爹詐屍了第五百九十章 帝倏與萬化焚仙爐(求票)第一百二十七章 翻開瑩瑩這本書第八百六十六章 改良性截肢第七百六十一章 最動聽的情話(求月票)第八十三章 打死你,隨時隨地第九十三章 人性的閃光第二百七十章 魔神氣息第五百四十五章 人間真好(大章求票!)第八百二十三章 成全你的無上威名(求月票!)第七百七十七章 準備迎戰第七百九十章 大道元神第七百零六章 你這是自尋死路第八百一十六章 大廈將傾(求月票)第四百二十一章 第三仙印第四百六十三章 純真質樸的鄉下人第一百二十九章 一招仙人第八百六十三章 蟲第五百一十七章 前朝第一忠臣,蘇聖皇第七百一十一章 道奴陷阱第五百九十二章 天下無敵(求月票)第二十六章 天道院格龍第三章 黃鐘計時,問天下春秋第五百一十六章 仙人來訪第三百零六章 擒拿兇徒張三第五百四十章 第二玄功(求訂閱)第七百五十七章 師兄?第五百八十四章 腳踩六條船第一百九十九章 獻祭第八百九十二章 我的對手不是你們第六百一十七章 略表地主之誼第九百一十九章 輪迴地獄第一百零九章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第六百一十一章 少年大帝(月中求票)第六百七十二章 仙帝的氣魄第三百零一章 大威天龍(大章求票~)第五百八十八章 瑩瑩大老爺(求月票)第三百五十一章 第八境界第650章 蘇聖皇的第一次翻船第七十七章 兩個世界第二百六十四章 寶瓶出銀河第八百七十九章 鐘聲乍響魂兒飛第四十三章 飛雪映神通第一百八十四章 朔方第一強者第八百三十章 破死劫第九百四十七章 混沌大潮第一百三十八章 轟殺第一百一十章 節操全無第一百零四章 師弟,要入會嗎?第九百一十三章 前強後剩第十九章 朔方城來客第七百九十六章 嫁衣計劃第八百四十章 宇宙公敵第五百九十五章 解鈴人,蘇雲!第二百六十四章 寶瓶出銀河第四百一十八章 天市垣懸棺真相第五百六十一章 先天紫府(求票)第五百五十一章 神通起源(求票)第八百零五章 義之所在第一百三十四章 天劫之謎第九百零一章結仇第二百一十四章 裘水鏡弄權第六百二十章 陛下,你老了(修正)第九百五十一章 完結篇哀悼逝者,紀念英雄第七百零七章 劍道第一峰第七百二十三章 第三仙界,師與徒第四百八十五章 破嘴宋神君第二十九章 葬龍陵案第二百八十五章 有女夏夢覺第五百九十章 帝倏與萬化焚仙爐(求票)第四百七十六章 悍勇誅神君第六百九十三章 黃鐘第八刻度第三十一章 血染天平橋第一百零九章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第五百零九章 我不懂劍術,我對劍術沒興趣第四百零九章 沒錯,就是我第七百六十五章 玄鐵鐘初顯道威(大章求票)第四百三十一章 恍若神魔第七百八十九章 雲天帝怒開無雙第二百八十章 通天閣史話第五百八十章 混沌海中的墳墓第四百一十三章 斷崖劍壁第四百四十三章 鐘山洞天第一百四十八章 聖人家的盜馬賊第三百六十八章 元磁神劍第五十三章 睡夢中好殺人第647章 吾道將成萬道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