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7章 吾道將成萬道哀

蘇雲看着廣寒仙子的雕塑怔怔出神,多麼奇妙的緣分啊。

他與梧桐是在這裡生出了情愫。

從前他們打打鬧鬧,亦敵亦友,彼此還是競爭對手,但在人魔餘燼的壓迫下,走投無路的兩人從月亮來到廣寒,在這裡敞開心扉,從此彼此的心底有了對方的烙印。

那時,人魔梧桐還在想着自己的族人到底在何處,自己是否要追隨路癡第一聖皇的腳步踏入星空,抓住那渺茫的希望。

那時,蘇雲擔心家國破滅,擔心元朔會因爲人魔餘燼而滅絕,擔心自己的努力和掙扎變成無用功,也擔心自己是否能夠承受如此巨大的痛苦,自己是否會變成另一個人魔。

兩個人在這裡同病相憐,彼此依靠,心底對對方的防備一下子就放開了。

那時候,他們都沒有意識到,梧桐一直心心念念要尋找的廣寒仙子就是自己,也沒有料到她四處奔波尋找族人,到頭來她的族人就在這裡。

蘇雲每每回憶那段時光,總有許多感慨。

他不知道梧桐沒有選擇追隨第一聖皇的腳步再度進入星空,到底是擔心第一聖皇是個路癡,還是自己在梧桐的心底有了重量。

他只知道,自己無法做到梧桐所想的那樣,與她一樣入魔,成爲她的伴侶。

所以當他與柴初晞成親之後,梧桐就離開了。

那是兩人第一次分別,梧桐離開了他的世界。

後來的每一次重逢,都如露水,在太陽升起的時候便會消失。他們短暫重逢,又會分開。

瑩瑩他的肩頭,在書上寫道:“梧桐一直在尋找廣寒仙子,尋找自己的族人,漫長歲月中,她在一次又一次的死亡與復生中,忘記了自己的身份,僅存最純粹的執念。是與非,虛幻與真實,自我與非我,已經不再那麼重要。支配她的是心中的情感,她帶着這份情感,執着前行。

“她的道心,純淨得沒有其他任何東西的影子,大概只有士子如驚鴻從她上空飛過,留下了自己的倒影。”

瑩瑩合上書,卻見蘇雲站在那雕塑下,背後是廣寒仙族的聖樹。

月桂散發出幽香,大概是要開花了。

瑩瑩打開書,想在自己的書中再添加一些話,然而卻尋不到能比眼前這一幕更加美妙的詞語。

蘇雲靜靜地站在那裡,仰望着廣寒仙子的雕像,伊人靜謐,面龐嬌羞,似乎想對他說些什麼。

梧桐的執着,打動了他,讓他突然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困住靈士道心的,從來不是那令人牽牽掛掛綿綿不捨的執念,也不是道心中的堅持與執着。

正是這牽掛與不捨的執念,堅持和執着,讓這世間多出了許多美好的故事。

就如背後的聖樹月桂,被埋沒在劫灰中,卻依舊生命頑強,待到花開,多出了淡雅與芬芳。

困住蘇雲的,也絕非原道所需要的劫或者際遇,而是道心上的執着與堅持還不夠。

他先前並無梧桐那種可以入魔的堅持,並無那種歷經不知多少次死亡、復生,依舊不棄不捨的執着。

他的原道,缺的並非是石破天驚的際遇,也不是九死一生的劫難,缺的,只是像梧桐這樣,敢爲人魔的決心!

廣寒仙族的聖樹下,蘇雲背對聖樹而立,面向廣寒仙子的雕塑,一動不動。

“當——”

鐘聲悠揚,讓人心底寧靜如平湖,只有那悠悠的鐘聲,蕩起心底世事百態的漣漪,映照人間種種美好。

廣寒仙族的女子們在鐘聲中入神,只覺世間最動聽的聲音,也莫過於此。

瑩瑩也在鐘聲中忘我,陷入對自身大道的遐思。

蘇雲四周,彷彿有一重奇妙的道場,正在不疾不徐不緊不慢的鋪開,瑩瑩她們在這道場中,只覺自己的智慧也被啓迪,說不出的玄妙。

過了良久,有女子清醒過來,詢問瑩瑩:“他是誰?”

“他啊?”

瑩瑩笑道:“是蘇士子啊。他是天市垣的大帝,帝廷的主人,通天閣主,天府聖皇,邪帝的乾兒子,天后的道友,帝倏的同黨,帝忽的代理人,還是仙后的特使,未來仙界的大帝。你們若是嫌長,叫他蘇士子或者蘇閣主便可。”

廣寒仙族的女子們紛紛道:“還是叫蘇閣主吧。”

廣寒山上,鐘聲時不時響起,每每響起時,廣寒仙族的人們便會停下,用心參悟。這鐘聲對他們提升自己的道行很有幫助。

然而這鐘聲卻彷彿穿越了星空,傳盪到其他洞天,一個個修煉到原道極境的靈士彷彿聽到這種鐘聲,每當此時,便有些心潮澎湃,不明所以。

第七仙界七十二洞天,下轄大千世界,不知多少靈士,臥虎藏龍,其中原道極境的存在也不在少數。

每當鐘聲傳來,他們便心血悸動,隱約間彷彿有大事發生,其中不乏有窺探天機之輩,能洞察劫運,但也不解其中奧妙,算不出來什麼。

勾陳洞天,芳逐志屹立在天皇福地最高峰上,耳聽得鐘聲陣陣,從朦朧處傳來,不覺有些心煩意亂,彷彿有劫運將至。

芳逐志無心修煉,於是前去尋找芳老太君,說明此事。

芳老太君不敢怠慢,道:“此事當叩請娘娘,娘娘多半知曉原因。”

芳逐志心中一驚:“仙后娘娘在勾陳洞天?”

芳老太君在前面引路,道:“娘娘在勾陳養傷,此事乃是機密,不得外傳。若非你心驚肉跳,老身也不敢驚動娘娘。”

兩人來到仙后娘娘閉關處,芳老太君叩拜一番,說起芳逐志的感悟,道:“逐志感覺劫運將至,不明所以,請娘娘指點。”

那閉關處石門咯吱開啓,露出一條道路,裡面傳來仙后聲音:“進來。”

兩人連忙起身,向石壁中走去。只見腳下劫灰層層,極爲厚重,這座仙山內部,竟然已經空了,被堆滿了劫灰!

不僅他們腳下有,他們腳下石橋下便是萬丈深淵,此刻也堆滿了劫灰,甚至有劫火在灰燼中泛着幽暗的光!

仙后此時便在這座山體中央,四周劫灰飄飄灑灑,紛紛揚揚,有如下起鵝毛大雪,不斷飄落。

仙后娘娘氣勢非凡,身前身後,道場形成大大小小的光暈和飄帶,聖潔無比。然而這些道場此時也在腐朽,時不時有劫灰飄出。

兩人急忙叩拜,跪伏在仙后腳下。

仙后娘娘喚起芳逐志,道:“近我前來。”

芳逐志來到跟前,仙后娘娘仔細打量,突然劇烈咳嗽起來,她這一番咳嗽,頓時眼耳口鼻中皆有成片成片的劫灰被噴出!

被噴出的劫灰中還有劫火,熊熊燃燒,眼看便要燒到芳逐志,仙后連忙揮袖一兜,將劫火劫灰兜住,丟到下方的深淵中。

“本宮被長生帝君偷襲,暗算了一記,以至於被帝豐所趁。他的劍道凌厲非凡,乃天下第一,以至於傷到我的性靈和至寶。”

仙后娘娘喘了口氣,道:“而今,我肉身和大道腐朽之勢漸漸加劇,雖然不至於消磨死亡,但勢必會讓我不斷衰弱。”

芳逐志和芳老太君憂心不已,道:“娘娘勢必可以逢凶化吉。”

仙后娘娘搖頭道:“仙界天地,八百萬年一枯榮,寄託天地間的大道也是如此,逢凶化吉,嘿嘿,本宮是不敢奢望的。本宮只恨步豐愚昧,害了帝絕,以至於我們沒有生路。逐志,你的心驚肉跳不是別的,而是劫數將滿,飛昇成仙的徵兆。”

她又劇烈咳嗽幾聲,把胸肺中的劫灰和劫火咳出,道:“我傷勢未曾痊癒,而且對劫運所知不多,你可前往雷池,去詢問舊神溫嶠。他知道的應該更多。不過那雷池洞天兇險無比,你到了那裡,天劫的威力勢必比在這裡大了數倍。”

她從天皇寶樹上摘下一件異寶,乃是芭蕉玉葉,道:“你以此寶爲舟,可渡雷池。”

芳逐志驚疑不定,連忙拜謝,接下芭蕉玉葉。

他們退出仙山內部,仙后娘娘關閉山門,依舊閉關不出。

芳家上下則連忙準備通往雷池洞天的仙籙,打開仙路,送芳逐志前往雷池洞天。

待芳逐志來到雷池洞天,祭起芭蕉玉葉,腳踩玉葉,便向雷池中駛去。

就在此時,只聽一個聲音道:“可是芳逐志師兄?”

芳逐志看去,卻見白衣師蔚然也來到這雷池洞天,乘着一艘金船也進入雷池。

兩人相遇,連忙相互見禮。師蔚然道:“我這幾日總是聽到鐘聲,有些心驚肉跳,卻不見天劫到來,也不知是何事引起的心潮感應。我前去詢問皇地祗,皇地祗說氣運之道,舊神溫嶠最是靈驗,便將我送來求教。”

芳逐志道:“我也是如此!”

兩人聯袂進入雷池,但見這片積雷之海怒濤澎湃,海浪滔天,哪怕他們有着仙后和皇地祗所賜的異寶鎮壓,也是險象環生!

這雷海的威力,竟然遠超從前,他們彷彿隨時會寶破人亡!

兩人心驚膽戰,只見那雷濤之中有着萬千靈士的劫運,卻是那些靈士平日裡的所作所爲化作劫運畫面,在雷光中乍隱乍現!

“除了我們之外,還有許多靈士,他們有些人也聽到了鐘聲!”

師蔚然在雷聲中大聲道:“他們的感應,沒有我們的感應清晰,但也都覺得劫運將至!”

正說着,海中突然狂暴的雷霆掀起通天的雷柱,旋轉着盤旋升起,這幅景象讓兩人頭皮發麻,暗叫一聲:“我要死了!”

就在此時,突然一隻大手抓來,將那雷柱揪斷,救下兩人。

一尊偉岸的舊神從海中升起,肩頭噴涌火山,擊碎其他雷海暴動,護住二人,道:“快隨我來!”

師蔚然和芳逐志連忙跟上他,隨着溫嶠潛入海底歷陽府。

這歷陽府也在動盪不休,府中有許多通天閣的靈士面色蒼白,顯然對外面的動靜生出恐懼之心。

溫嶠落地,抖去身上的積雷,怒喝道:“你們兩個,怎麼如此莽撞?你們平分第一仙人的氣運,湊到一起的話,天劫威力提升到三十六倍之多!若非我及時趕過去,你們便會觸發天劫,第一重諸天劫都過不去便被劈死!”

芳逐志和師蔚然這纔有些後怕。

兩人說明來意,溫嶠道:“你們和天底下的原道極境強者,感應到劫運將至,是因爲有人要成道哩。那人成道,便是你們第四十九重諸天劫上的烙印,他的鐘和他的身影,此時正在烙印在天地間。”

師蔚然和芳逐志面色如土,失聲道:“他烙印上去,還讓不讓人成仙了?”

溫嶠道:“上天有好生之德,肯定不會趕盡殺絕,你們還是有可能成仙的。”

兩人面色慘淡,心中一片絕望。師蔚然喃喃道:“過不去的,真的過不去的……”

芳逐志擦去眼角的淚珠,道:“勞煩大神把我送回勾陳,我先去安排後事。老太君那口上好的棺材,她可能用不上了,多半我先躺進去……”

————芳逐志:我躺好了,求月票哈~~

第五百零五章 坑蒙拐騙一條龍第七百一十六章 立足神通海第八百八十一章 這份美,用性命守護第一百八十八章 聖人大勢第二百四十二章 最強狀態下的薛青府(求月票訂閱)第三百六十七章 天外有天第一百九十六章 心有靈犀第四百八十二章 瑩瑩高光第一百七十九章 月亮之上,生死之間第五百五十七章 妾身不服第五百三十四章 舊神,古老世界的統治者第三百一十七章 風起雲涌第七百八十一章 但爲君故,沉吟至今第九十一章 與魔對賭第七百五十八章 續絃大業,遙遙無妻第七百六十五章 玄鐵鐘初顯道威(大章求票)第三百八十章 仙劍大過濾計劃第六十八章 排名第四第一百一十七章 靈界種火第二百六十七章 海外第一桶金第七百三十九章 穩坐釣魚臺第十三章 五步殺一人第五百零九章 我不懂劍術,我對劍術沒興趣第五百六十五章 太古禁區,解封第七百八十五章 無人能擋第七百九十七章 帝忽肉身第五百三十一章 邪法葬屍第一百三十一章 好了,格物院沒了(求月票)第一百八十六章 黎明將至,錦繡圖之戰第四百七十三章 幻天仙境第二百零五章 東都怪事第七百一十九章 少年仙人絕第六百九十五章 深不可測第六百九十三章 黃鐘第八刻度第三十三章 必須格他第一百六十一章 朝天闕的下落第650章 蘇聖皇的第一次翻船第二百零一章 蘇家第一百三十八章 轟殺第四十一章 裘水鏡與大人物第七百四十五章 鴻蒙初現,長城初成第七百二十八章 父子相認第四百九十五章 廢土詭事第二百五十八章 夢中魘魔第二百五十一章 境界之外是什麼第一百八十六章 黎明將至,錦繡圖之戰第四百七十八章 五色金,鎮屍沉海第六百九十七章 神秘莫測神通海第三百二十八章 劍斬神荼第二百零九章 不太妙啊第二百七十八章 神帝劍術(建議改成:你就叫)第二百零一章 蘇家第一百五十一章 運用之妙,存乎一心第八百三十章 破死劫第四百三十七章 最是人間留不住第四百七十三章 幻天仙境第639章 外鄉人的大道第660章 滅世金棺第九十八章 文心雕龍(上架求月票求訂閱!)第四百八十章 汝甚美第六百九十三章 黃鐘第八刻度第一百六十四章 仙人一擊(求月票訂閱)第二百零八章 山川異域,大秦使節第七百八十二章 執子之手,道結同心第二百二十二章 第四神話(一號求月票求訂閱!)第四百六十章 朋友的友情(求票!)第八百五十章 我即蟻羣第七百五十一章 步步爲贏第三百七十六章 天市垣大帝第三百五十二章 嶺南裘廠督第五百五十二章 冥都入侵第一百三十二章 格物院蘇大師兄第四百零五章 怯雨羞雲(一號求票)第八百二十二章 歪打正着第七百二十三章 第三仙界,師與徒第二十一章 蘇雲渡劫第七百零四章 混沌海觀察者第一百零三章 董醫師與育天將第一百五十三章 馬又丟了第八百七十八章 水鏡先生的陰謀第二百一十六章 山野之人第六百六十五章 蘇大強之心,人盡皆知第四百一十章 你爹詐屍了第650章 蘇聖皇的第一次翻船第四百一十章 你爹詐屍了第七百五十五章 仙相百里瀆第八百九十九章 義之戰第四百二十一章 第三仙印第八百六十五章 賊船第四百七十章 偷功不成反被煉第二百一十一章 放肆了你第二百三十六章 暴打溫神話第五百二十七章 劍道大帝第八百六十五章 賊船第四百二十八章 此地不宜久留第四百八十四章 禁止飛昇第一百零七章 背鍋之一代宗師第八十七章 夜探劫灰廠第七十四章 長生的奧妙(週一求推薦)第四百二十二章 老神王的往事
第五百零五章 坑蒙拐騙一條龍第七百一十六章 立足神通海第八百八十一章 這份美,用性命守護第一百八十八章 聖人大勢第二百四十二章 最強狀態下的薛青府(求月票訂閱)第三百六十七章 天外有天第一百九十六章 心有靈犀第四百八十二章 瑩瑩高光第一百七十九章 月亮之上,生死之間第五百五十七章 妾身不服第五百三十四章 舊神,古老世界的統治者第三百一十七章 風起雲涌第七百八十一章 但爲君故,沉吟至今第九十一章 與魔對賭第七百五十八章 續絃大業,遙遙無妻第七百六十五章 玄鐵鐘初顯道威(大章求票)第三百八十章 仙劍大過濾計劃第六十八章 排名第四第一百一十七章 靈界種火第二百六十七章 海外第一桶金第七百三十九章 穩坐釣魚臺第十三章 五步殺一人第五百零九章 我不懂劍術,我對劍術沒興趣第五百六十五章 太古禁區,解封第七百八十五章 無人能擋第七百九十七章 帝忽肉身第五百三十一章 邪法葬屍第一百三十一章 好了,格物院沒了(求月票)第一百八十六章 黎明將至,錦繡圖之戰第四百七十三章 幻天仙境第二百零五章 東都怪事第七百一十九章 少年仙人絕第六百九十五章 深不可測第六百九十三章 黃鐘第八刻度第三十三章 必須格他第一百六十一章 朝天闕的下落第650章 蘇聖皇的第一次翻船第二百零一章 蘇家第一百三十八章 轟殺第四十一章 裘水鏡與大人物第七百四十五章 鴻蒙初現,長城初成第七百二十八章 父子相認第四百九十五章 廢土詭事第二百五十八章 夢中魘魔第二百五十一章 境界之外是什麼第一百八十六章 黎明將至,錦繡圖之戰第四百七十八章 五色金,鎮屍沉海第六百九十七章 神秘莫測神通海第三百二十八章 劍斬神荼第二百零九章 不太妙啊第二百七十八章 神帝劍術(建議改成:你就叫)第二百零一章 蘇家第一百五十一章 運用之妙,存乎一心第八百三十章 破死劫第四百三十七章 最是人間留不住第四百七十三章 幻天仙境第639章 外鄉人的大道第660章 滅世金棺第九十八章 文心雕龍(上架求月票求訂閱!)第四百八十章 汝甚美第六百九十三章 黃鐘第八刻度第一百六十四章 仙人一擊(求月票訂閱)第二百零八章 山川異域,大秦使節第七百八十二章 執子之手,道結同心第二百二十二章 第四神話(一號求月票求訂閱!)第四百六十章 朋友的友情(求票!)第八百五十章 我即蟻羣第七百五十一章 步步爲贏第三百七十六章 天市垣大帝第三百五十二章 嶺南裘廠督第五百五十二章 冥都入侵第一百三十二章 格物院蘇大師兄第四百零五章 怯雨羞雲(一號求票)第八百二十二章 歪打正着第七百二十三章 第三仙界,師與徒第二十一章 蘇雲渡劫第七百零四章 混沌海觀察者第一百零三章 董醫師與育天將第一百五十三章 馬又丟了第八百七十八章 水鏡先生的陰謀第二百一十六章 山野之人第六百六十五章 蘇大強之心,人盡皆知第四百一十章 你爹詐屍了第650章 蘇聖皇的第一次翻船第四百一十章 你爹詐屍了第七百五十五章 仙相百里瀆第八百九十九章 義之戰第四百二十一章 第三仙印第八百六十五章 賊船第四百七十章 偷功不成反被煉第二百一十一章 放肆了你第二百三十六章 暴打溫神話第五百二十七章 劍道大帝第八百六十五章 賊船第四百二十八章 此地不宜久留第四百八十四章 禁止飛昇第一百零七章 背鍋之一代宗師第八十七章 夜探劫灰廠第七十四章 長生的奧妙(週一求推薦)第四百二十二章 老神王的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