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2章 絕世魔君(還是大章,求票!)

帝廷的封禁是何等厲害?

在場的三位天君和兩位娘娘知道得比誰都清楚,當年他們也是參與封印的人物之一,雖說蘇雲目前衝撞的不是帝廷的核心地帶,封禁不是那麼恐怖,但也非同小可!

像蘇雲這般近乎蠻牛般的衝撞,展現出的實力絕對是金仙水準,而且是頂級金仙的水準!

“蘇聖皇也是第一仙人嗎?”

長生帝君失聲道:“第一仙人到底有幾個?”

“走開!”

皇地祗師帝君向水面中的蘇雲喝道:“離我家蔚然遠一些!”

師蔚然彷彿也感應到危險接近,連忙折向,試圖避開蘇雲,然而他破開帝廷封禁的速度便遠不如蘇雲了。

那帝廷封禁有的是當年的大戰殘留下來的神通,有的是仙道符文陣列形成的大道規則,其中更有仙君的神通,稍有不慎,便可能會葬身於此!

師蔚然必須在短時間內辨認出最薄弱的封禁,從薄弱處突破,避開金仙、仙君的封禁,才能將速度提升上來。

他的眼力非凡,佔據了很大的優勢,速度的確比其他人要快,然而向他殺來的蘇雲無視所有封禁,無視任何大道規則,鐘聲震盪間,便將封禁生生打出一條道路來!

兩人還在不斷接近之中!

突然,師蔚然看到前方有一處福地,不由精神大振,急忙加快速度,向福地奔去。

皇地祗師帝君欣喜道:“不愧是我后土洞天的第一人!快到福地中,踞險而守,佔據仙氣要地!有了源源不斷的仙氣,便可以慢慢耗死他!”

說話之間,師蔚然已經來到那片福地,便要闖進去。

福地在其他洞天可以說是稀罕的寶地,但是在帝廷,遍地都是,隨便一座山,一條河,一片谷,一道瀑布,都有可能是福地。

其中不少福地三面皆是禁區,惟獨留有一個入口,只需要踞險而守,便可以穩穩佔據福地。

而師蔚然這次衝向的福地便是其中之一,因爲山谷入口極爲狹窄,入口處有三顆槐樹擋路,因此被稱爲三槐福地。

然而就在師蔚然剛剛衝入三株槐樹下,另一個身影已經如同發飆的公牛向三槐這邊撞來,幾乎是與師蔚然同時來到樹下!

三位帝君和兩位娘娘看到師蔚然和蘇雲身遭的空間突然支離破碎,震盪的大鐘碾碎了四周的空間,讓師蔚然根本來不及踞險而守,便被轟入三槐福地之中!

師帝君握緊拳頭,只見蘇雲大步闖入三槐福地,那片福地中突然仙霞蒸騰,嫋嫋而起,仙霞的光芒形成三株槐樹的虛影,寶光流彩,道音大作!

這正是三槐福地蘊藏的道妙爆發的異象!

顯然,師蔚然與蘇雲的惡戰,造成了三槐福地的爆發!

這異象將師帝君的視野也給擋住,讓她無從看到福地中的景象。她看不到,其他人自然也看不到。

師帝君猛然起身,喝道:“我家蔚然輸了,我去救他出來!”

天后輕輕咳嗽一聲,仙后娘娘連忙道:“師姊,坐下!咱們說好的,任何人都不得插手,只能讓孩子們自己來。”

師帝君咬牙,再次坐下,只是坐立難安。

那三槐福地中有霞光不斷爆發,形成的三株槐樹虛影也在變幻莫測,變化爲不同形態,倘若有人能靜下心來細細參悟,便可以得到三槐福地的奧妙,參悟出其中隱藏的非凡的大道,一舉成爲大宗師!

只是而今四御洞天的人們都無暇去參悟,只覺緊張得喘不過氣,焦心的等待這場惡戰的結果!

片刻後,突然霞光止歇,三槐異象消失。

衆人急忙看向福地的入口,只見那三株槐樹下,蘇雲渾身是血,殺氣騰騰,手中拎着一顆人頭走了出來!

師帝君驚叫一聲,面如死灰,擡起手指便要向水鏡中戳下!

她的指頭剛剛沒入水鏡中一半,便被仙后、長生、紫微等人架住。

天后勃然大怒,喝道:“師輕語,沒有規矩!成何體統?”

另一邊,三槐福地前,蘇雲猛地轉身看去,便見天空中一根蔥蔥玉質從天而降,指甲修長,向這邊戳來!

那指頭如同擎天的玉柱,來勢極快,容不得他逃脫,也容不得他抵擋!

突然,又有幾隻手掌或者衣袖從天外探來,將那指頭的主人擋住,顯然是其他帝君出手阻擋。

蘇雲擡頭向天冷笑,猛然將手中的人頭拍得粉碎!

師帝君怒叫一聲,雙眼發黑,險些昏死過去。

待到她穩住心神,只見蘇雲已經遠離三槐福地,正在山林間疾走。

“蘇聖皇真是兇悍,當得起仙下第一人的稱號。”幾位帝君看到蘇雲奔行時的情形,不禁驚歎。

只見蘇雲一邊奔行,一邊服用煉化仙氣,補充修爲,周身紫霞騰騰而起,將他託在中央,竟然有要化作一朵蓮花的徵兆!

這種仙道功法,可以讓人時時刻刻保持在巔峰狀態,因此即便是帝君也不得讚歎。

隨即仙后娘娘也不禁變了臉色,身後隱約浮現出天皇曜魄萬神圖的影子。

天后娘娘瞥她一眼,道:“芳思,咱們在後廷相商,難道都是戲言?大家都是成年人了,當輸得起。”

仙后娘娘咯咯笑道:“蘇聖皇是姐姐的人,姐姐當然說出這種風涼話,但芳逐志卻是我後輩中的天才,關係到未來芳家的命運!”

天后娘娘笑道:“那麼你要插手?”

仙后娘娘臉色陰晴不定,過了片刻吐出一口濁氣,道:“君無戲言,我雖非君,卻是仙后,不可食言。”

水鏡中,蘇雲已經來到芳逐志附近。

芳逐志與蘇雲交過手,早就知道他的厲害,因此感應到他兇悍的氣息之後,便竭盡所能躲避,一邊高聲道:“蘇聖皇,我是你的手下敗將,咱們之間又無仇無怨,何必趕盡殺絕?”

蘇雲不答,還在逼近。

芳逐志咬牙,大聲道:“蕭歸鴻一心往前趕,要第一個到達太極宮,你盯着我不放,只會失去未來仙界領袖的機會!”

這時,前方出現了一堵牆。

成片成片的湖水無聲無息的飄起,在空中自動組成一個個仙道符文,符文相互勾連,散發出靜謐的道光,形成大道的秩序鎖鏈。

無數鎖鏈,形成了這堵蔚藍色的水牆,迷人而璀璨!

芳逐志在這道水牆下停步,額頭冒出青筋,他騰空而起,只見水牆也在越升越高,始終比他高出十多丈!

芳逐志沿着牆面向左衝去,然而這堵牆卻彷彿無窮無盡,永遠也走不到盡頭!

這是仙君佈下的封禁!

芳逐志停下腳步,水牆道鏈又自恢復如初。

這時,鐘聲傳來,芳逐志猛然轉身,只見黃鐘七重道場瘋狂旋轉,向他碾壓而來!

“姓蘇的!”

芳逐志怒喝,催動天皇曜魄萬神圖,厲聲道:“我乃勾陳洞天的氣運之子,度過天劫之後,未必比你弱!”

“咣——”

鐘聲震盪,芳逐志身後上宮天皇數百條手臂碎裂,諸神覆滅了數百,踉蹌後退,撞在水牆道鏈上。

只聽“啵”的一聲,水牆道鏈將他吞沒,那是仙君神通,更勝蘇雲的神通。

蘇雲唯恐芳逐志不死,催動黃鐘,竟然殺入水牆道鏈,只見下一刻,水牆突然便被鮮血染紅,黃鐘震響,蘇雲從牆中跌出,在地面滾動幾周才堪堪停下!

蘇雲起身,拍動黃鐘,黃鐘上赫然有鮮血和碎骨,被震飛出去。

芳逐志,顯然是遭了他的毒手,被他和水牆道鏈絞殺震碎!

一時間,皇地祗師帝君的水鏡前,衆人都陷入沉默,四大洞天的人們寂靜無聲。

仙后娘娘纖纖玉指不斷抖動,臉上卻帶着笑容,笑容越來越濃,輕聲道:“這位蘇聖皇,好得很,真是好得很呢……”

衆人聽到這聲音,不由從骨子裡打個冷戰,仙后娘娘流露出的恨意讓他們也不寒而慄。

長生帝君面色凝重,聲音嘶啞道:“只剩下我南極洞天的蕭歸鴻了,不知道歸鴻他……”

皇地祗師帝君挪動水鏡,尋找蕭歸鴻的下落,過了片刻這才找到蕭歸鴻,只見蕭歸鴻趁着蘇雲去除掉芳逐志、師蔚然的空當,竟然一路破禁,趕到三人的前面,將蘇雲也甩出一大段距離!

他已經很接近帝廷太極宮了!

他表現出的戰力,比師蔚然、芳逐志絲毫不遜,顯然追隨邪帝的那幾日,他也獲益匪淺!

他的速度快,蘇雲的速度更快!

沒過多久,蕭歸鴻便聽到身後傳來激盪的鐘聲,不由臉色頓變,急忙加快速度,哪怕是身上被封禁弄得遍體鱗傷也在所不惜。

他將自在長生功催發到極致,大開大合,又在功法中暗藏邪帝的太一天都摩輪經,他不惜暴露邪帝教過他,也要搶在蘇雲前面,進入太極宮!

他身上的傷口越來越多,腳步越來越踉蹌,然而前方太極宮也越來越近。

蕭歸鴻已經看到太極宮的匾額和倒在地上的異獸雕塑,心中大喜,鼓盪最後的力量一躍而起,向太極宮門戶衝去!

眼看他便要衝入太極宮中,突然一隻腳踩在他的腦門上,將他踩得重重跌下,砸在泥土裡!

蕭歸鴻怒吼一聲,雙手撐地擡起頭來,只見蘇雲已經落在太極宮的宮門中,揹負雙手,背對着他,周身旋轉的大鐘徐徐停頓下來。

蕭歸鴻咬牙,奮力站起,向蘇雲走去,厲聲道:“是我的!未來仙界的領袖位子是我的!我有着無雙的鴻運,我纔是未來的仙帝……”

咔嚓,他的右腿突然斷裂,赫然是先前強行穿過封禁時在右腿上留下的傷爆發,將他腿骨斬斷。

蕭歸鴻跪撲在地,雙手掐着右腿傷口大哭。

蘇雲輕笑一聲,走入太極宮。

中宮,天后娘娘見狀,笑道:“勝負已分,未來仙界之主已定,諸君,隨本宮前往太極宮,見證新帝的誕生!”

衆人紛紛起身,欠身道:“敢不從命?”

仙雲居中,蘇雲的大牀上,梧桐突然坐起,打個哈欠,伸個懶腰,披上牀頭的紅裳,笑道:“帝廷的魔性終於到了最濃烈的時候,正是我成爲原道魔聖的時機!起來,我要練功。”

池小遙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從牀上起身,突然驚叫一聲,急忙檢查自己的衣衫。

“我不喜女色。”

梧桐笑吟吟道:“我喜歡男色。所以我沒有動你。是你睡着了,迷迷糊糊的往我身邊蹭。”

池小遙臉色羞紅,急忙逃了出去。

太極宮殘破,這裡曾經盛極一時,而今只剩下殘垣斷壁,變成了廢墟。

蘇雲行走在廢墟之中,突然,一切靜止下來,風不動,水不流,時間彷彿停頓!

邪帝出現在廢墟上,殺氣騰騰,徑自向蘇雲走來。

天空中飄起劫灰,仙相碧落佝僂着半邊身子,跟在他的後面。

邪帝殺氣濃烈,天象爲之變色,陡然間半邊天變得猩紅,像是能夠滴血!

然而就在此時,仙相碧落停下腳步,轉過頭來,低聲道:“獄天君?”

獄天君輕笑一聲,從半邊宮牆後走出來。

邪帝也停下腳步,看向蘇雲身後,一個劍丸流轉,散發出明亮無比的光芒,從太極宮的宮門飛來。

那劍丸突然暴動,猛地向蘇雲衝去,突然一隻大手抓來,穩穩的握住了劍丸。

帝豐滿面笑容,站在蘇雲的背後,遙望邪帝,笑道:“絕老師,又見面了。”

“帝絕!今日便是你的死期!”天后降臨,踏前一步,喝道。

仙后第二個降臨,出現在邪帝的另一側,冷冷道:“邪帝,你作惡多端,今日終於在劫難逃!”

三大帝君降臨,師帝君冷笑道:“這裡便是你的授首之地!”

獄天君微微皺眉,像是感應到什麼,心中有些疑惑,突然,他像是看到一道紅色的霓裳,然後便見仙相碧落騰空而起!

他不假思索,縱身一躍,破空追去,喝道:“碧落,你休想逃走!”

兩人破開青冥,消失不見。

太極宮中,蘇雲站在正中央,四周是兩朝仙帝,兩朝帝后,三大帝君。

衆人恐怖的氣勢,恰恰在他附近形成奇妙的平衡。

二帝二後三帝君遲遲未動。

突然,蘇雲轉過身來,面對帝豐,笑道:“還認得我嗎?”

帝豐看到他的面孔,臉色劇變,失聲道:“是你……”

就在此時,天后、仙后和邪帝破空而起,向帝豐殺去,仙后厲聲道:“仙帝今日駕崩,長生、紫微、皇地祗,還不動手?”

三位帝君遲疑,隨即殺上前去。

帝豐失神的一剎那,已經喪失先機,但他乃是天底下第一等的梟雄,奮不顧身催動帝劍劍丸,硬撼羣雄圍攻!

蘇雲四周傳來奇異的道鳴,是大道彼此碰撞發出的鳴響,他四周的空間浮動,破滅,碎成無數齏粉。

他站在激盪的洪流之中,隨時可能粉身碎骨!

“玉太子。”蘇雲輕聲道。

“主公,玉太子在此。”玉太子從他的靈界中飛出。

“護我周全。”蘇雲道。

四周異象不絕,久久方纔平息,玉太子身形一閃,又消失在蘇雲的靈界中。

蘇雲看向四周,太極宮已經被夷爲平地,只剩下一座門戶。

門戶外,蕭歸鴻顫巍巍的扶着門框,探頭看來,喃喃道:“發生了什麼事?”

“發生了什麼事,難道蕭師兄不知道嗎?”

蘇雲轉過身來,笑道:“你與帝豐真是一脈相承。帝豐背叛他的老師,你也背叛了帝豐。你故意殺石應語,攪混水,故意破壞帝豐的嫁衣計劃,自己則因爲邪帝弟子的身份跳出懷疑。你將帝豐引入局中,這一次更是示敵以弱,在最後關頭讓我先一步進入太極宮,成爲邪帝的靶子。”

蕭歸鴻驚訝道:“蘇聖皇,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蘇雲微笑道:“我在說你,你得到了帝豐的傳承,又得到了邪帝的傳承,還是如此小心翼翼。你很難成大事。”

“成大事?”

蕭歸鴻低下頭,活動一下右腿,斷掉的右腿幾乎是在瞬息間復原,嘿嘿笑道:“我將兩位大帝,兩位帝后,兩位帝君,以及你們這些英傑,玩弄於股掌之間。這還能不叫成大事?”

他哈哈大笑:“我掌握九玄不滅,太一天都,還能成不了大事?”

————一不小心又寫多了,快五千字了。今天第二更,求一下票票吧!!!

第九百一十一章 非人第三百六十二章 奇貨可居第五百八十八章 瑩瑩大老爺(求月票)第八百八十三章 無量劫第一百一十五章 朔方一布衣第七百七十六章 廣寒山上,新婚牀頭(求月票)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是光腳的第四百七十二章 仙人擡棺第七百六十章 走,我帶你們去見未來第六百八十六章 氣數已盡第四百六十七章 紫府第三百四十九章 月池沐浴佳人惱第一百三十三章 無敵腦補(週一求票)第八百八十三章 無量劫第626章 我沒事,我扛得住第八百三十三章 冥都之謎第八百零六章 水鏡見邪帝第二百三十章 獨自擺平(求月票!)第八百四十九章 誅仙劍門第三百四十三章 矇蔽道心(兒童節求月票!)第二百二十三章 天市垣之戰第七百七十四章 聖皇與氣度第七十八章 劫灰神翼第三百八十五章 你睡了盤羊第六百七十二章 仙帝的氣魄第四百五十六章 冥都的秘密(第二更)第七百一十四章 逆賊當誅第三百七十八章 天市垣四大禁地第五十六章 鄉下來的士子不是人第一百八十三章 所以,你死了第639章 外鄉人的大道第四百四十一章 肝腦塗地第二百零九章 不太妙啊第九百二十六章 第二種未來第七百七十四章 聖皇與氣度第七百五十四章 書仙圓夢,大強打劫第三百六十六章 元朔雖老,其命維新第二百八十二章 未過門的明玉妃第一章 庠序狐狸伴讀書第六百八十章 心腹大患第五百三十九章 資質無雙(求月票訂閱)第六百一十章 天皇曜魄萬神圖第627章 梧桐花開鳳歸來(大章求訂求票)第二百七十七章 姑娘,我受傷了第四百一十四章 仁至義盡,不再留情第660章 滅世金棺第七百九十章 大道元神第八百八十三章 無量劫第三十七章 妖魔風範(新年快樂)第三百三十八章 與魔爲伍(第一更)第九百零九章 瑩瑩來了第八百七十章 未來即過去,輪迴永不變第五百二十章 學我者死(九月衝榜求票!)第四百六十六章 燭龍造物(一號求票!)第六百六十八章 外鄉人第四百八十二章 瑩瑩高光第三百六十四章 你看到的,是我讓你看到的(大章!)第八百七十八章 水鏡先生的陰謀第八百九十一章 忽悠大帝第五百八十章 混沌海中的墳墓第六百六十八章 外鄉人第640章 蘇雲的朋友第655章 流年不利第四百三十二章 聯軍使團第五百九十四章 碰也不死(求票)第八百五十五章 死戰帝忽第七百一十二章 絕世兇獸第三百三十一章 何謂神威?如嶽如海第六百八十一章 柳木棺怪物第三百七十八章 天市垣四大禁地第四百零四章 無題(一號求票)第五百九十八章 吾道孤存,必不長久(求月票)第一百二十二章 又見攤友第十三章 五步殺一人第六百七十八章 暴君去死第四十二章 靈士蘇雲第八百四十三章 生死之搏第一百二十七章 翻開瑩瑩這本書第四百二十七章 共赴雷池第九百二十二章 你看不懂第二百七十六章 蘇雲授課,神魔亂舞第七百四十三章 五步間,冠絕天下第四百七十一章 一念不生第四十三章 飛雪映神通第六百八十五章 劍道第一陣圖第六百一十五章 何方神聖?第六百八十二章 你的劍道是我教的第一百三十六章 第九劍陣第三百六十四章 你看到的,是我讓你看到的(大章!)第二百七十八章 神帝劍術(建議改成:你就叫)第三百一十五章 偷天換日(大章求訂閱求票)第七十章 邪裡邪氣第六百八十一章 柳木棺怪物第七百四十九章 獄天君之死第八百六十六章 改良性截肢第八百五十五章 死戰帝忽第八百二十二章 歪打正着第三百一十八章 天外靈兵第四百六十八章 一氣轉洪鈞,混元入先天第一百五十九章 走入權力中心(求月票!)
第九百一十一章 非人第三百六十二章 奇貨可居第五百八十八章 瑩瑩大老爺(求月票)第八百八十三章 無量劫第一百一十五章 朔方一布衣第七百七十六章 廣寒山上,新婚牀頭(求月票)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是光腳的第四百七十二章 仙人擡棺第七百六十章 走,我帶你們去見未來第六百八十六章 氣數已盡第四百六十七章 紫府第三百四十九章 月池沐浴佳人惱第一百三十三章 無敵腦補(週一求票)第八百八十三章 無量劫第626章 我沒事,我扛得住第八百三十三章 冥都之謎第八百零六章 水鏡見邪帝第二百三十章 獨自擺平(求月票!)第八百四十九章 誅仙劍門第三百四十三章 矇蔽道心(兒童節求月票!)第二百二十三章 天市垣之戰第七百七十四章 聖皇與氣度第七十八章 劫灰神翼第三百八十五章 你睡了盤羊第六百七十二章 仙帝的氣魄第四百五十六章 冥都的秘密(第二更)第七百一十四章 逆賊當誅第三百七十八章 天市垣四大禁地第五十六章 鄉下來的士子不是人第一百八十三章 所以,你死了第639章 外鄉人的大道第四百四十一章 肝腦塗地第二百零九章 不太妙啊第九百二十六章 第二種未來第七百七十四章 聖皇與氣度第七百五十四章 書仙圓夢,大強打劫第三百六十六章 元朔雖老,其命維新第二百八十二章 未過門的明玉妃第一章 庠序狐狸伴讀書第六百八十章 心腹大患第五百三十九章 資質無雙(求月票訂閱)第六百一十章 天皇曜魄萬神圖第627章 梧桐花開鳳歸來(大章求訂求票)第二百七十七章 姑娘,我受傷了第四百一十四章 仁至義盡,不再留情第660章 滅世金棺第七百九十章 大道元神第八百八十三章 無量劫第三十七章 妖魔風範(新年快樂)第三百三十八章 與魔爲伍(第一更)第九百零九章 瑩瑩來了第八百七十章 未來即過去,輪迴永不變第五百二十章 學我者死(九月衝榜求票!)第四百六十六章 燭龍造物(一號求票!)第六百六十八章 外鄉人第四百八十二章 瑩瑩高光第三百六十四章 你看到的,是我讓你看到的(大章!)第八百七十八章 水鏡先生的陰謀第八百九十一章 忽悠大帝第五百八十章 混沌海中的墳墓第六百六十八章 外鄉人第640章 蘇雲的朋友第655章 流年不利第四百三十二章 聯軍使團第五百九十四章 碰也不死(求票)第八百五十五章 死戰帝忽第七百一十二章 絕世兇獸第三百三十一章 何謂神威?如嶽如海第六百八十一章 柳木棺怪物第三百七十八章 天市垣四大禁地第四百零四章 無題(一號求票)第五百九十八章 吾道孤存,必不長久(求月票)第一百二十二章 又見攤友第十三章 五步殺一人第六百七十八章 暴君去死第四十二章 靈士蘇雲第八百四十三章 生死之搏第一百二十七章 翻開瑩瑩這本書第四百二十七章 共赴雷池第九百二十二章 你看不懂第二百七十六章 蘇雲授課,神魔亂舞第七百四十三章 五步間,冠絕天下第四百七十一章 一念不生第四十三章 飛雪映神通第六百八十五章 劍道第一陣圖第六百一十五章 何方神聖?第六百八十二章 你的劍道是我教的第一百三十六章 第九劍陣第三百六十四章 你看到的,是我讓你看到的(大章!)第二百七十八章 神帝劍術(建議改成:你就叫)第三百一十五章 偷天換日(大章求訂閱求票)第七十章 邪裡邪氣第六百八十一章 柳木棺怪物第七百四十九章 獄天君之死第八百六十六章 改良性截肢第八百五十五章 死戰帝忽第八百二十二章 歪打正着第三百一十八章 天外靈兵第四百六十八章 一氣轉洪鈞,混元入先天第一百五十九章 走入權力中心(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