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四章 好人蘇雲(大章求票)

芳婷樹等人連忙來到芳逐志身邊,上下打量,不禁駭然:“逐志師哥,你傷的不輕呢!”

芳逐志還待再說,突然一口氣提不上來,被喉頭涌出的血堵住,不由得哇的一聲噴出一道血箭!

他吐出這口堵住喉頭的血,便舒暢了許多,急忙從靈界中取出一個紫金葫蘆,道:“不用擔心,我當年遊歷時進入一座古仙洞府,得到這個葫蘆,葫蘆是那古仙煉製的靈丹妙藥。這仙丹藥效驚人,只要未死,都可以治癒!”

芳逐志服下仙丹,催動仙丹藥力,鎮住傷勢,突然只聽咔嚓咔嚓的聲音從身後傳來,連綿不絕,急忙回頭看去,不由駭然,腦中空白一片!

只見那天皇悟仙台的崖壁裂開一道巨大的裂縫,裂縫越來越大,竟有將整座仙山劈開的趨勢!

這裂縫是蘇雲用混沌誅仙指三指把他打入山體中所致,第一指只是讓他靠在崖壁上,第二指便將他打入山體之中,對天皇悟仙台造成最大破壞的是第三指,這一指的威能最強,將他像根楔子一樣釘入山體,將這座仙山劈開!

芳婷樹失聲道:“逐志師哥,你這次反震好強,把天皇悟仙台也給劈開了!”

芳逐志心中冤枉無比,又氣又急,又是一口血噴出來,一粒仙丹根本壓不住傷勢,連忙又從紫金葫蘆中倒出兩粒仙丹,顫抖着服下。

另一邊,蘇雲和瑩瑩施展法力,將正在裂開的仙山定住,緩緩合攏。

芳婷樹等人連忙上前幫忙,焦急道:“這是族中聖地,倘若裂開了,該如何收場?”

蘇雲催動神通,熔化岩石,用岩漿注入仙山裂縫,道:“目前只好先用岩漿把兩半山崖連起來,勉強可以維持原狀,只是不能撞擊。倘若有人在這裡打鬥,輕易便可以讓仙山裂成兩半。”

衆人看着崖壁上那道岩漿凝固留下的刺眼痕跡,心中誠惶誠恐。

天皇悟仙台乃是仙后的成道之地,仙后年少時在這裡傾注了無數心血,這裡也是芳家的聖地,倘若族老知道芳逐志反震,把這座仙山震裂的話……

而族老發現這件事也是遲早的事,畢竟蘇雲用岩漿修補山體,留下這麼顯眼的痕跡。

“我的運道,怎麼突然變差了?”

芳逐志有些惶恐:“難道我的好運到頭了?”

他一向運氣好得驚人,別人喝涼水塞牙,他喝涼水都能喝出瓊漿玉露,撿塊石頭都是罕見的煉製仙兵的金屬,就算遇到危險,也能逢凶化吉。

然而今天不知爲何,運道突然變得奇差。

另一邊芳雪園和魚青羅交鋒也分出勝負,二女歸來,卻沒有提誰勝誰敗,不過言語間芳雪園對魚青羅尊敬了許多,處處禮讓。

魚青羅與她一戰,也收穫良多,從天皇曜魄萬神圖中參悟出不少奧妙,彌補自己的不足,心中很是歡喜。

衆人不敢在天皇悟仙台多做逗留,連忙登上畫舫,匆匆離去。

遠處,桑天君與溫嶠也在芳家族老的陪同下游歷天皇福地,觀覽勝景,正逢他們的畫舫。

溫嶠乃是純陽神祇,又掌控雷池,遠遠看到畫舫上的衆人,不由微微一怔。

他能夠看人氣運,遠遠便見那畫舫上方飄着一個巨大的華蓋,華蓋下飄浮着一個較小的華蓋,大小華蓋黴運滔天,把芳逐志的四十九重天氣運都衝散了!

這一幕,令溫嶠舊神瞠目結舌,心道:“新仙界的第一仙人,也頂不住蘇、瑩二人的黴運,恐怕芳逐志要走黴運了!”

蘇雲、芳逐志等人與他們遠遠照面,停船寒暄兩句,便徑自離開。

桑天君回頭,露出疑惑之色,向芳老太君道:“逐志小友像是受了傷。傷勢不輕,不知道是否會影響到四御天大會。”

勾陳、后土、南極、北極四大洞天,簡稱四御天,因此這次大會桑天君稱之爲四御天大會。

芳老太君笑道:“逐志一定是在先前的比試中受了傷,他有靈丹妙藥,休養幾天便好。兩位,這裡便是仙后娘娘的成道之地,喚做天皇悟仙台!”

老太君在前引路,笑道:“這裡是我族聖地,族中但凡修煉天皇曜魄的,都會來此參悟,收穫極大。兩位請。”

桑天君、溫嶠降落在悟仙台上,剛剛落腳,突然只聽咔嚓咔嚓的爆響,那悟仙台竟然承受不住他們的身體重量,被生生壓成兩半!

芳老太君駭然,急忙向兩人看去,桑天君是正常人大小,但溫嶠卻是體型龐大,肩頭還長着兩座火山,體重驚人!

顯然,是這尊舊神壓垮了芳家的聖地!

溫嶠見這老太太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便暗暗叫苦:“糟糕!我乃純陽之神,操控劫運,向來劫運不加身的,怎麼今日也走了黴運?難道蘇閣主的華蓋也罩在我的頭上了?”

畫舫把蘇雲、魚青羅送到居所,芳逐志深深看了蘇雲一眼,道:“蘇君可否移步說話?”

蘇雲欣然前往。

兩人來到鎖鏈長橋之上,芳逐志看着深邃的雲海,過了片刻,方纔道:“我輸給你,口服但是心不服,我還會向你挑戰。逐志一生,不弱於人,只會戰鬥不止,絕不會服輸!”

蘇雲露出讚許之色,笑道:“難怪你叫逐志,追逐志向,永不服輸。你有此志向,我自然成全。”

芳逐志言語中流露出強大的自信:“我一定可以超越你!”

蘇雲也被他感染,生出一股豪氣,笑道:“你挑戰我一次,我就把你打垮一次!再挑戰我,再把你打垮!”

寒風從仙山深處吹來,芳逐志站在蕭瑟的寒風中,只覺今日的風有些刺骨,吹涼了少年的心,透心冰涼。

蘇雲見此情形,覺得自己有些過分,想了想又不知該說什麼,於是拍了拍他的肩頭,語重心長道:“你放空心神,不要把我當成籠罩你心靈的陰影。你真的已經很不錯了。我認識的同齡人中,能夠與你並駕齊驅的人不多,只有三兩個而已。”

芳逐志眼角抖了抖,聲音沙啞道:“能與我並駕齊驅的有兩三人?”

蘇雲知道他心眼小,裝不下心事,連忙道:“他們也都很厲害,我從未小覷過他們。只是最近一兩年我開始渡劫,這修爲突飛猛進,根本不受我控制……”

他言語中多少有些悲憤,黯然道:“我修爲進境實在太快,以至於將他們拋開。”

芳逐志面色蒼白:“蘇君修爲進境太快……”

蘇雲更加悲憤,解釋道:“我根本不想這樣!但我反抗不得,只好默默接受。”

“不想這樣……”芳逐志只覺這風越發冰寒,澀然道,“蘇君,你先回去吧,我想獨自靜一靜。”

蘇雲嘆了口氣,道:“你若是還有想不通的地方,儘管來找我,我開解人很有一套。”

芳逐志默默點頭,背過身去,流下了眼淚,淚水隨着寒風滑落,墜入山谷。

他不知道,蘇雲的確不想這樣。自從雷池洞天覆蘇以來,劫運出現,劫數降臨,蘇雲便開始了無奈的渡劫之旅。

他的體內,原本先天一炁佔據的比例不高,哪怕是巔峰時期,也只有五成,但劫運開始,他的體內便容不得其他元氣,只有先天一炁才能留存!

倘若有異種元氣,便會先天雷劫伺候,直到劈得他體內沒有其他元氣爲止!

無論蘇雲如何改動功法,功法運行,還是無法做到百分百先天一炁,因此總是挨批。

別人只看到他的修爲突飛猛進,卻沒有看到他多少次被劈得昏死過去。

因此,他言語中的悲憤,並無半點僞裝,反而很是真誠,是真情吐露。只是他勸慰人的方式有些讓人難以接受,有待改進。

又過了兩日,仙后娘娘歸來,召集族老與蘇雲、桑天君等人,蘇雲又見到芳逐志,只見這年輕人氣色好了許多,氣息也沉穩了不少。

瑩瑩道:“士子,你打他一頓,他果然就成熟了許多。”

蘇雲點頭,很是欣慰:“我答應過他,許他挑戰我,我順帶着敲打敲打他,讓他早日成長起來。”

瑩瑩由衷讚道:“士子真是好人!”

蘇雲也很是開心,笑道:“不管怎麼說,我的一條腿始終在仙后這條船上,仙后這條船越穩,我站得也越穩。”

衆人到齊,仙后娘娘環視一週,開口笑道:“本宮前幾日拜會三大帝君,相商此次四御天大會,長生福地,皇地祇福地,還有紫薇福地,也都選出高手。本宮與三大帝君,便將此次大會地點定在帝廷。”

蘇雲臉色微變,輕輕皺眉。

“四御天的強者若是來到帝廷,恐怕會惹出不少事端!這些人隨便出手,恐怕對於元朔的民生便是不小的災難!更何況,帝廷福地極多……”

他定了定神,這些人又來頭極大,就算三大帝君選出的傳人是謙謙君子,他們帶來的隨從神魔卻難保會仗勢欺人。

倘若這些人看到帝廷如此富饒,難保會忍耐不住,劫掠帝廷的福地,傷害蘇雲的朋友和族人!

更何況,帝君傳人身邊甚至可能會有仙人!

對於仙人來說,帝廷福地產出的仙氣,更是讓他們垂涎三尺!

仙后娘娘繼續笑道:“三御天即將與大陸合併,變成大陸的一部分,不過須得等半年時間,才能真正合並。我們等不了這麼久,因此三大帝君已經讓他們的傳人先行一步,打通與帝廷的仙路,先一步趕往帝廷。只消十天,他們便可以在帝廷相聚。至於三位帝君和本宮,也會降臨到帝廷觀戰。”

她心情舒暢,笑道:“到那時,便是一場龍爭虎鬥!逐志,你有信心嗎?”

芳逐志遲疑一下,偷偷瞥了蘇雲一眼,硬着頭皮道:“弟子有信心!”

只是這話出口,底氣卻不怎麼足。

仙后也聽出來他的底氣有些不足,心中納悶:“幾日不見,這孩子怎麼了?”

這時,蘇雲站起身來,笑道:“娘娘,小生是帝廷人,四御天的道友前來,小生忝爲地主,不得不先回去一趟,好生準備招待事宜。”

仙后娘娘笑道:“蘇君不與本宮一起乘車,欣賞沿途景緻嗎?倒讓本宮失落得很。”

桑天君聞言,心中惴惴不安:“仙后這話有些失了本分,有些調戲姓蘇的意味在其中,置陛下於何地?”

蘇雲躬身,畢恭畢敬道:“倘若是尋常時期,小生自然喜不自勝,推辭不得,只是此次還有三位帝君將要降臨,小生又是仙廷委任的天府聖皇,若不準備一番,恐怠慢了三位帝君,被三位帝君責備。”

仙后笑道:“這倒也是。你先去吧。”

蘇雲鬆了口氣,帶上瑩瑩,正要喚魚青羅一起離開,仙后笑道:“青羅妹子留下陪本宮解悶。”

魚青羅知道她留下自己是做人質,柔聲道:“蘇閣主先回去便是,我正好有些道法上的疑難,打算請教娘娘。”

蘇雲點頭,向外走去,溫嶠連忙道:“娘娘,我也有事要回去一趟。閣主等等我!”

他正要起身,仙后娘娘似笑非笑道:“溫道兄,你可不能走。你須得陪本宮一起前往帝廷呢!”

桑天君原本也打算向仙后請辭,聞言便知道仙后不會放自己離開,心道:“姓蘇的小子這麼着急回去,到底要做什麼?”

蘇雲帶着瑩瑩飛身離開天皇福地,立刻催動青銅符節,符節上混沌符文瀑布般流轉,突然一頓,剎那間消失無蹤!

萬千星辰一晃而過,不久之後,雷池上空突然空間劇烈晃動,青銅符節猛然出現,隨即傾瀉的符文漸漸放緩下來,徑自向雷池海底駛去。

不久之後,青銅符節來到歷陽府,駛入府中。

歷陽府中,燕輕舟、伊朝華等人還在苦苦研究舊神符文,試圖解開舊神符文的奧妙。這裡聚集了元朔最聰明的大腦,每個人都學識淵博,但是舊神符文與混沌符文有着極大的關係,饒是他們個個才高八斗學富五車,短時間內也無法將這些符文解開。

“伊師姐!”

蘇雲從符節中走下,符節縮小,回到他的左臂上。

“伊師姐,停下手裡的活兒,你召集天文術數最厲害的通天閣靈士,給我儘快計算出北極冬天、南極洞天和后土洞天的方位和運行軌跡!”

蘇雲吩咐道:“還有,計算出從這三大洞天出發,到達帝廷,仙路的軌跡!立刻去辦!今天我就要看結果!”

伊朝華連忙提點十幾個精通天文術數的靈士,跟隨蘇雲乘坐符節回到天市垣,觀察天象,對照星圖,飛速演算。

伊朝華匆匆送來南極洞天的軌跡圖和仙路圖,道:“閣主,已經算出南極洞天的線路圖了。不過,爲何要計算仙路軌跡?”

蘇雲接過圖紙,目光閃動,打量圖紙上的數據,輕聲道:“我打算去告訴三位好朋友,什麼事可以做,什麼事不可以做……瑩瑩,我們走!”

瑩瑩應了一聲,連忙跳到他的肩頭,青銅符節上符文流轉,整個符節霎時間消失不見!

————四千三百字大章求票啊~~

第七百零四章 混沌海觀察者第八百六十一章 至人無己,神人無功第五百一十四章 蘇雲的一見鍾情第九百章 輪迴的岔路口第四百二十六章 神君發飆第六百六十五章 蘇大強之心,人盡皆知第二十九章 葬龍陵案第四十九章 劫灰怪第六十六章 最好的同學第八百六十三章 蟲第三百四十二章 兩敗俱傷第八百八十章 混沌海翻船第一百一十八章 仙術第三百章 我殺人了(大章求票)第九百四十四章 報復第629章 當年的事,很髒第655章 流年不利第三百九十四章 我死了?第五百九十三章 五府顯神通第四百九十七章 天外有天(求票)第三十二章 努力做個正常少年第三百章 我殺人了(大章求票)第二百五十七章 破碎的道心第四百八十章 汝甚美第七百零一章 妖言惑衆(求月票!)第三百二十三章 大秦聖皇第六百一十章 天皇曜魄萬神圖第八百五十八章 東君入太古,諸帝隱蹤跡第一百一十四章 拜師水鏡第八百一十五章 只是當時已惘然第六百一十八章 踩船的藝術第二十四章 小鎮疑雲第九百二十五章 十年之期第一百一十二章 伏殺、反殺第三百八十一章 三聖降魔第一百零三章 鏡中一月當天第七百五十五章 仙相百里瀆第四百一十七章 懸棺鎖雲晞第二百五十六章 蘇雲吹牛第二百八十一章 元老白澤(求月票)第四百六十八章 一氣轉洪鈞,混元入先天第九百零九章 瑩瑩來了第三百六十七章 天外有天第二百章 青魚鎮封印第五十七章 不答應就滅口第一百四十七章 通天閣第一打手第四百八十六章 又大又強的大強(大章求票)第二百六十一章 論:如何與鯤產下後代第一百章 敲山震虎(第三更求月票~)第三百四十五章 天棟,帝廷,他鄉,異客第627章 梧桐花開鳳歸來(大章求訂求票)第十三章 五步殺一人第一百零三章 董醫師與育天將第七百一十五章 蘇雲的把兄弟們第六百七十六章 我勸陛下好自爲之第八百九十一章 忽悠大帝第七百零五章 船中枯骨第九百零三章 帝忽的真身(大章)第五百零一章 騎着帝心去兜風第三百二十章 截殺劍閣聖人第九百零八章 都是仇家第五百一十七章 前朝第一忠臣,蘇聖皇第七百一十三章 手足相殘第二百零四章 月上廣寒宮第五百零六章 無上劍道第九十二章 大聖靈兵第四百零六章 大聖第一百九十六章 心有靈犀第八百零三章 五府鬥帝倏(大章求月票!)第四百八十三章 迷戀九尾狐第四百九十二章 金仙將至第五百七十四章 眉心豎眼(大章)第二百七十六章 蘇雲授課,神魔亂舞第四百一十章 你爹詐屍了第四十五章 長夜牧歌第八百四十二章 大小帝倏第十二章 若士必怒第二百一十五章 野獸蘇雲第七百一十三章 手足相殘第七百三十章 雷池破滅第七百零五章 船中枯骨第八百三十二章 營救冥都大帝第五百四十七章 乾坤一握第九百一十六章 道與道同第五百二十一章 不死不滅玄功?打!第四百八十六章 又大又強的大強(大章求票)第八百六十三章 蟲第七百六十一章 最動聽的情話(求月票)第八百六十四章 墳第十三章 五步殺一人第二百二十七章 當着爹孃的面打殘第九百四十六章 舊情難斷第二百七十七章 姑娘,我受傷了第二百五十四章 一生的陰影第二百二十八章 上古流派第一百一十四章 拜師水鏡第七百二十七章 三人論道第九百三十六章 鐘聲一響第八十四章 我想飛昇第八十六章 大一統功法
第七百零四章 混沌海觀察者第八百六十一章 至人無己,神人無功第五百一十四章 蘇雲的一見鍾情第九百章 輪迴的岔路口第四百二十六章 神君發飆第六百六十五章 蘇大強之心,人盡皆知第二十九章 葬龍陵案第四十九章 劫灰怪第六十六章 最好的同學第八百六十三章 蟲第三百四十二章 兩敗俱傷第八百八十章 混沌海翻船第一百一十八章 仙術第三百章 我殺人了(大章求票)第九百四十四章 報復第629章 當年的事,很髒第655章 流年不利第三百九十四章 我死了?第五百九十三章 五府顯神通第四百九十七章 天外有天(求票)第三十二章 努力做個正常少年第三百章 我殺人了(大章求票)第二百五十七章 破碎的道心第四百八十章 汝甚美第七百零一章 妖言惑衆(求月票!)第三百二十三章 大秦聖皇第六百一十章 天皇曜魄萬神圖第八百五十八章 東君入太古,諸帝隱蹤跡第一百一十四章 拜師水鏡第八百一十五章 只是當時已惘然第六百一十八章 踩船的藝術第二十四章 小鎮疑雲第九百二十五章 十年之期第一百一十二章 伏殺、反殺第三百八十一章 三聖降魔第一百零三章 鏡中一月當天第七百五十五章 仙相百里瀆第四百一十七章 懸棺鎖雲晞第二百五十六章 蘇雲吹牛第二百八十一章 元老白澤(求月票)第四百六十八章 一氣轉洪鈞,混元入先天第九百零九章 瑩瑩來了第三百六十七章 天外有天第二百章 青魚鎮封印第五十七章 不答應就滅口第一百四十七章 通天閣第一打手第四百八十六章 又大又強的大強(大章求票)第二百六十一章 論:如何與鯤產下後代第一百章 敲山震虎(第三更求月票~)第三百四十五章 天棟,帝廷,他鄉,異客第627章 梧桐花開鳳歸來(大章求訂求票)第十三章 五步殺一人第一百零三章 董醫師與育天將第七百一十五章 蘇雲的把兄弟們第六百七十六章 我勸陛下好自爲之第八百九十一章 忽悠大帝第七百零五章 船中枯骨第九百零三章 帝忽的真身(大章)第五百零一章 騎着帝心去兜風第三百二十章 截殺劍閣聖人第九百零八章 都是仇家第五百一十七章 前朝第一忠臣,蘇聖皇第七百一十三章 手足相殘第二百零四章 月上廣寒宮第五百零六章 無上劍道第九十二章 大聖靈兵第四百零六章 大聖第一百九十六章 心有靈犀第八百零三章 五府鬥帝倏(大章求月票!)第四百八十三章 迷戀九尾狐第四百九十二章 金仙將至第五百七十四章 眉心豎眼(大章)第二百七十六章 蘇雲授課,神魔亂舞第四百一十章 你爹詐屍了第四十五章 長夜牧歌第八百四十二章 大小帝倏第十二章 若士必怒第二百一十五章 野獸蘇雲第七百一十三章 手足相殘第七百三十章 雷池破滅第七百零五章 船中枯骨第八百三十二章 營救冥都大帝第五百四十七章 乾坤一握第九百一十六章 道與道同第五百二十一章 不死不滅玄功?打!第四百八十六章 又大又強的大強(大章求票)第八百六十三章 蟲第七百六十一章 最動聽的情話(求月票)第八百六十四章 墳第十三章 五步殺一人第二百二十七章 當着爹孃的面打殘第九百四十六章 舊情難斷第二百七十七章 姑娘,我受傷了第二百五十四章 一生的陰影第二百二十八章 上古流派第一百一十四章 拜師水鏡第七百二十七章 三人論道第九百三十六章 鐘聲一響第八十四章 我想飛昇第八十六章 大一統功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