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九章 溫公尚有翻船日,蘇雲也有騰達時

蘇雲詫異的看了魚青羅一眼,他發現這位女子的氣質氣度居然在短短片刻間,便有不小的提升,令人刮目相看!

這種提升,是道心上的提升,無憾無缺,甚是完美。最低在蘇雲看來,魚青羅的道心已經尋不出破綻了。

現在的魚青羅,就算是再進入幻天秘境,也不可能被幻天之眼迷惑。

“青羅妹子,你在幻天之眼的秘境中,經歷了什麼?”

蘇雲虛心求教:“實不相瞞,我的道心造詣始終有些欠缺,難以突破最後的心境,成就原道。”

他第一次進入幻天秘境時,屢屢陷入幻境之中,無法逃脫,哪怕是最後參悟出一念不生,也沒有這等心境上的提升。

魚青羅第一次進入幻天秘境,便有這樣的收穫,她在道心上的成就着實驚人!

魚青羅坦然道:“我參悟舊聖絕學,與諸聖論道,將他們的道心上的成就融會貫通,於是有所成就。適才我在幻天秘境中,與閣主相親相愛,相敬如賓,共度一生。我的道心中的執念,也在幻天秘境中昇華,達到情臻於道,情與道心完美融合,再也不是缺憾。”

蘇雲聽得既是感動又是欽佩,沉吟良久,這才道:“青羅錯付了。”

魚青羅笑道:“情臻於道,是我付我自己,何來錯付?”

蘇雲微微一怔,細細品味,只覺別有一番心境在其中。

這時,瑩瑩從幻境中醒來,不由悚然,驚叫道:“士子,我適才又殺了柳劍南一次,這幻天之眼剋制我……咦?誰把我綁起來了?”

她掙扎不已。

蘇雲連忙上前,把桑天君的蠶絲解開。適才是他擔心瑩瑩跌入幻天秘境,被迷失心智,因此悄悄收了些蠶絲,待瑩瑩被幻天之眼迷住,便立刻將她綁起來,免得她惹出什麼事來。

桑天君與溫嶠來到勾陳芳家,這勾陳洞天與帝座洞天差不多,都是世家治世的巔峰。

帝座洞天是柴家治世,除了柴家的人之外,其他人等都是奴隸,只能生活在海上,可謂是沒有立錐之地。

相比帝座洞天,勾陳洞天便要溫和許多。芳家是勾陳洞天所有土地、海洋的主人,然而卻將土地海洋租賃給其他人,芳家只管收租。

芳家所佔領的,只有勾陳洞天的福地。

勾陳洞天雖然不如天府洞天幅員遼闊,也不如天府洞天的福地多,但是這裡極爲重要,乃是當年名聲與帝座齊平的洞天之一,又被稱作天皇洞天。

這裡的福地質量極高,第七仙界被打碎之後,這裡的福地中的仙氣也未曾斷過,今各大洞天開始陸續合併,勾陳洞天的福地仙氣質量也直線提升。

勾陳洞天爲芳家栽培出許多高手,仙后的家族,也因此成爲一個大家族,有不少仙家強者在仙廷中擔任要職。

桑天君與溫嶠一路打量,遠遠只見一座福地上方出現銀河盤繞的異象,不禁動容。這等福地即便是仙界也少見得很!

“那是什麼福地?”桑天君向那領路的少女問道。

那少女道:“那裡是飛星福地。福地中的仙氣倘若不及時採收,便會飛上天空,化作星辰。”

桑天君與溫嶠都不禁讚歎。

只見飛星福地旁邊還有大大小小的福地,有的像是盤龍,有的有如綵鳳,還有的則是一株籠罩方圓數百里的仙樹。

“這裡的福地爲何如此密集?”溫嶠忍不住問道。

那少女道:“這些福地原本是分佈在勾陳各地的,是娘娘他們用大法力遷過來的。勾陳洞天最好的福地,基本上都集中在這裡。”

桑天君感慨道:“從前下界破碎時,仙界的日子也過得緊緊巴巴,現在下界的洞天逐一合併,我們這些仙人的日子也好過了許多。”

那少女噗嗤笑道:“天君,你想多了。而今下界洞天逐一合併,仙人的日子未必好過。這裡的仙氣輕易不能吸收,倘若吸收煉化了,便會遭遇雷池洞天的災劫,削你三花,注你仙籍,化仙爲凡。我便是娘娘身邊的,原本也是金仙修爲,因爲貪一點仙氣,便被削了,而今成了靈士。”

桑天君驚疑不定:“竟有此事?若是果真如此的話,仙界豈不是危險了?”

他憂心忡忡,仙界的福地產出的仙氣,已經不夠仙人們的日常用度,因此需要剝削下界,讓下界供奉各大福地的仙氣。

倘若仙人無法吸收煉化下界的仙氣,肯定會造成仙界的動盪,豪強盤踞福地,囤積仙氣,奴役其他仙人!

那麼,仙界必將大亂!

那少女道:“仙界仙人不是不能吸收煉化下界的仙氣,他們吸收煉化,只要不下界,便不會被削掉頂上三花。但只要下界,便會觸動天劫,被削去三花,化仙爲凡。”

桑天君面帶憂慮,道:“仙人下不了界,凡人豈不是要造反?這些凡人肯定會佔據各大福地,自己吸收煉化仙氣成仙!長此以往,必成大患!而今之計,當摧毀雷池洞天,方能化解危局!”

溫嶠重重咳嗽一聲。

桑天君道:“溫道兄,雷池洞天雖是你的領地,但若是威脅到仙界統治,肯定要被除掉!道兄你是明白人,才能獲得如此久遠。”

溫嶠頓時矮了一頭,心道:“罷了,我反正打不過仙廷,不與他們爭。”

前方,一道仙光洞穿天空,粗大無比,如同一根翡翠玉柱,驚豔了兩人!

那道粗達數十里的光芒中,漂浮着座座仙山,仙山之間有鎖鏈長橋相連,往來相通。

這道仙光玉柱,便是勾陳洞天的第一福地,天皇福地!

仙后的芳家,便是定居於此。

溫嶠與桑天君行走在天皇福地的仙光之中,四下看去,讚不絕口,紛紛道:“只有如此福地,方能誕生出仙后娘娘這樣的人兒。”

一路上,兩人只見芳家上下極爲熱鬧,路上有着一個個少年男女在競技,較量彼此神通道法,還有不少人在圍觀。

兩人觀望,均有些不解。

只見這些少年男女都是芳家的後起之秀,靈士之中的頂尖高手,修煉的是仙法,是很高的傳承,在仙山之間急速飛行,各種神通迸發,爲天皇福地增添幾分顏色。但古怪的是這些人以命相搏,頗爲心狠手辣!

同族之中,就算有矛盾,也不止於此。更何況仙后省親歸來,更不可能讓族中爆發這種矛盾。

“這是在做什麼?”桑天君和溫嶠心中暗道。

前方彩雲飄飄,旗幟飄展,華蓋黃傘的流蘇在迎風晃動,諸多芳家的高層落座在彩雲下,兩人走上雲端,卻見仙后娘娘坐在雲中仙台的寶座上,族長芳老太君相陪,坐在下首,兩旁都是芳家的長老。

坐在仙后娘娘的位置上看,恰恰可以將芳家年輕人的比試盡收眼底。

見到桑天君與溫嶠,芳家族老紛紛起身見禮。

桑天君和溫嶠二人連忙向仙后娘娘見禮,仙后笑道:“兩位一個是天君,一個是昔日的神祇,本宮當不得你們的大禮。快快請坐。”

芳老太君與另一個族老連忙起身讓座,桑天君和溫嶠坐下,仙后笑道:“本宮適才看到天上有雷雲,巨神在雲中窺探,肩頭有火山冒煙,便知道是溫嶠道兄。不曾想桑道友也在。溫嶠道兄在天上作甚?”

溫嶠心道:“原來是我肩頭火山的緣故,這才被仙后發現。這對火山乃是我的鼻孔,直通心肺,導出心火,呼吸廢氣。早知道就屏氣凝神了。”

他不敢怠慢,道:“臣在觀察下界衆生氣運。”

仙后娘娘大有深意的看他一眼,笑道:“溫道兄還是這般老實,連個謊都不會說。莫非,邪帝找過你?”

溫嶠把心一橫:“今天這三條船,我老溫便踩了!”

他畢恭畢敬道:“回娘娘,找過。”

仙后輕輕點頭,道:“你找到了?”

溫嶠擡起胳膊,向雲下一指,道:“就在下面。”

仙后娘娘含笑不語,只是看着他,溫嶠連忙低頭,心裡茫然:“難道仙后娘娘這條船踩不得?”

他適才站在雷雲上窺探勾陳洞天,發現了有人的氣運直達劫運的極限,竟然形成一層氣運一重天的景象,因此多看了兩眼!

天劫應運而生,天劫有六品,氣運也對應有六品,凡人之品,神聖之品,仙人之品,仙兵之品,帝君之品,至寶之品。

新仙界的第一個成仙者的天劫,其對應的氣運也是極品!

而一層氣運一重天,這等氣運便屬於極品,是甚至還在至寶之品的氣運之上!

溫嶠看到芳家有人氣運形成諸天層次,便知道他尋到了新仙界的第一個成仙者,卻不料因爲多觀察一段時間,便遇到桑天君,又被仙后請去。

“我翻船了?”

溫嶠越是回味仙后的眼神,便越是心驚肉跳,心道:“仙后笑得這麼開心,一定是打算幹掉我對不對?那個自稱腳踩五帝二後的船的蘇閣主,他是怎麼做到不翻船的?”

桑天君不明就裡,道:“娘娘,芳家子弟是在做什麼?”

他指的是雲下天皇福地中,那些正在以命相搏的芳家年輕人。

仙后娘娘沒有去看溫嶠,已然把他當成一個死人,嘆了口氣,道:“桑天君知道四御洞天嗎?”

桑天君笑道:“自然知道。這四御洞天是北極、勾陳、后土、南極四大洞天,乃是不遜於帝廷的大洞天。娘娘的勾陳洞天便是其中一御……”

仙后娘娘沒等他說完,便道:“勾陳洞天的第一福地叫做天皇,北極洞天的第一福地叫做紫薇,后土洞天的第一福地叫做皇地祗,南極洞天的第一福地叫做長生。勾陳落入本宮之手,其他三大洞天,也是有主的,對應仙廷三位帝君。”

桑天君心頭一跳,便沒有說話。他活得夠久遠,知道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當年仙后娘娘還未做仙后時,是仙廷的四帝君之一,實力是何等強橫?

後來,她做了仙后,這纔沒有人稱她爲芳帝君。

四帝君之間的關係,雖有合作,但各自相互鉗制,提防對方坐大。之所以鬥而不破,是爲了鉗制仙帝。

仙帝也對四帝君的實力和勢力極爲強大而防備萬分。帝君再進一步,便是仙帝,他當然不能不防。尤其是他也是靠迎娶芳帝君得到其支持之後,纔有了本錢造邪帝絕的反。

桑天君知道許多內幕,因此適時閉嘴。

仙后娘娘道:“帝廷那塊地,暫時無人敢動,先讓天后住着。但其他三御洞天,也快到了。因此,三個老朋友便跟本宮說,這下界好歹要有個領頭羊,免得天下大亂。所以,他們便想趁着合併之初,還未生亂的空當,爲下界選拔出一個領袖來。本宮正在爲這件事頭疼。”

桑天君小心翼翼道:“原來如此。勾陳洞天孕育出娘娘這等英傑,而且又有娘娘的福澤,一定有出類拔萃的後起新秀,戰勝其他三御洞天。”

仙后娘娘嘆道:“本宮也不是有那個野心,而是下界被打成七十二個洞天,經過這萬千年發展,早就各自爲政。若是沒有選出一個首腦,又有多少人造反,多少人稱孤?那時野心勃勃的人裹挾民心,天天殺來殺去,弄得民不聊生。”

桑天君也不點破,愈發小心,笑道:“娘娘說的是。”

仙后問道:“天君,本宮聽聞你鎮守冥都,提防帝倏奪回肉身,爲何到我勾陳洞天來了?”

“說來慚愧,臣一時不查,被帝倏老賊的黨羽奪走其肉身。”

桑天君面帶愧色,道:“我沿途一路追殺帝倏,屢屢被他逃脫,但好在抓到帝倏的黨羽。此獠狡猾異常,雖然爲我所擒,卻有一異寶護住自身,我輕易不能接近,因此來求娘娘援手。”

仙后驚訝道:“竟有這等本事的人?連你也不能接近?”

桑天君連忙道:“他得到幻天之眼,那寶物邪門得很,我與獄天君都吃了虧!我只好將他困在盒子裡。”

仙后笑道:“原來是幻天之眼,那是混沌大帝的眼睛煉成的寶物,你的確很難抵擋。你且取出盒子,本宮幫你對付便是。”

桑天君大喜,連忙取出玉盒。

仙后看了,心中驚訝。

桑天君打開玉盒,便見幻天之眼的迷霧涌出,這時仙后娘娘輕輕一指點去,幻天之眼的迷霧頓時倒涌而回,返回眼中!

桑天君大喜,喝道:“逆賊,你的好日子到頭了!”

蘇雲和魚青羅站在玉盒中,背靠幻天之眼,有些不知所措。

溫嶠見狀,心頭一突:“連蘇閣主這號稱腳踩五帝二後之船的人,竟然也翻船了!我便說他與那個叫瑩瑩的是華蓋氣運,倒黴透頂,黴氣形成華蓋什麼好運都給頂了去。我遇到他們二人,也走了黴運,多半要被仙后殺掉……”

這時,仙后娘娘笑道:“桑天君,哪裡有什麼亂黨逆賊?你是不是看錯了?這位是本宮的蘇特使,也是天后娘娘面前的紅人!”

桑天君和溫嶠目瞪口呆。

————昨天喜添一女,豬嫂給宅豬生了個女兒,母女平安。是第二胎,不是第三胎。昨天沒更新,今天早起寫了個大章補償,晚上更新可能會晚一點,下午去醫院陪母女。嗯,求下票~~

第四百五十章 都是我的第七十章 邪裡邪氣第四百二十六章 神君發飆第四百七十一章 一念不生第七百八十一章 但爲君故,沉吟至今第八百四十九章 誅仙劍門第五百七十二章 屍妖帝昭(求訂閱月票~)第九百零九章 瑩瑩來了第八百八十五章 男人間的友情與決戰第七十二章 劍挑梧桐第八十章 甘願野蠻,不做上流人第二百六十三章 元朔國體第七百五十四章 書仙圓夢,大強打劫第四百九十九章 金仙降臨,金仙沒了第九百四十九章 我叫薪火第四百零一章 巧舌如簧第二百三十九章 裘水鏡弔喪第一百七十六章 水鏡徐來第七十六章 我有一座天道院第二百五十一章 境界之外是什麼第六百零二章 運交華蓋第二百八十八章 新神入侵第八百二十八章 削天下諸仙,斬頂上三花第一百零三章 鏡中一月當天第一百一十四章 拜師水鏡第二百八十八章 新神入侵第二百六十章 魔神九嬰(第三更)第九百二十四章 井中栽蓮第二章 天門開,鬼市現第八十二章 他有靠山第五百二十七章 劍道大帝第二百六十四章 寶瓶出銀河第六百零七章 有花堪折直須折(求訂)第三百零六章 擒拿兇徒張三第一百零二章 一天重傷一次(第一更)第五百三十章 破解仙帝劍道(求訂閱)第七百四十六章 往昔曾相見第六百六十三章 仙界之門的真相第五百三十一章 邪法葬屍第二百七十一章 三十年風雨如晦第七百一十八章 對錯難論第二百六十一章 論:如何與鯤產下後代第三百八十七章 帝座洞天第三百五十三章 元始元年的最後一天第三百四十八章 到此一遊第二百七十章 魔神氣息第二百八十一章 元老白澤(求月票)第八百一十八章 邪帝,朕稱帝了第八百九十七章 中指第九百零四章攻心(大章!)第九百四十六章 舊情難斷第九百四十六章 舊情難斷第五百五十五章 賤死不救第七百五十三章 鴻蒙初闢道初分第三十一章 血染天平橋第七百五十三章 鴻蒙初闢道初分第三百八十九章 天憲大術第七百零七章 劍道第一峰第二百七十八章 神帝劍術(建議改成:你就叫)第四百六十五章 同父異母親兄弟(求票)第二十章 遭雷劈了第七百七十一章 魂魄與性靈探秘第三百二十七章 馬嘟嘟,圖他他第九百一十二章 天帝仲金陵,仙帝玉延昭第一百零五章 招黑先生第七百七十三章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第一百八十四章 朔方第一強者第四百三十一章 恍若神魔第一百六十一章 朝天闕的下落第655章 流年不利第五百四十六章 五重道場顯神威第八百三十七章 寶馬雕車香滿路第一百三十四章 天劫之謎第九百零八章 都是仇家第二百三十六章 暴打溫神話第六百九十二章 邪帝之敗第四百六十八章 一氣轉洪鈞,混元入先天第七百五十三章 鴻蒙初闢道初分第四十章 黑暗降臨第九十二章 大聖靈兵第五百二十八章 萬劫淪流第六百七十六章 我勸陛下好自爲之第八百三十二章 營救冥都大帝第九百二十七章 他娘蛋的第五百五十一章 神通起源(求票)第二百零五章 東都怪事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是光腳的第一百三十五章 學問交流第六百九十七章 神秘莫測神通海第九百零四章攻心(大章!)第七百二十二章 第二仙界,仲金陵的故事第六百九十九章 帝倏,吾友也!(求月票!)第八百四十章 宇宙公敵第七百六十二章 太子(求月票)第四百七十章 偷功不成反被煉第八百九十二章 我的對手不是你們第二百零八章 山川異域,大秦使節第四百九十一章 今日我將名動天下(週一求票)第三百六十五章 餘燼的餘光(求訂閱,求月票)第652章 蘇雲醉酒(求訂閱)
第四百五十章 都是我的第七十章 邪裡邪氣第四百二十六章 神君發飆第四百七十一章 一念不生第七百八十一章 但爲君故,沉吟至今第八百四十九章 誅仙劍門第五百七十二章 屍妖帝昭(求訂閱月票~)第九百零九章 瑩瑩來了第八百八十五章 男人間的友情與決戰第七十二章 劍挑梧桐第八十章 甘願野蠻,不做上流人第二百六十三章 元朔國體第七百五十四章 書仙圓夢,大強打劫第四百九十九章 金仙降臨,金仙沒了第九百四十九章 我叫薪火第四百零一章 巧舌如簧第二百三十九章 裘水鏡弔喪第一百七十六章 水鏡徐來第七十六章 我有一座天道院第二百五十一章 境界之外是什麼第六百零二章 運交華蓋第二百八十八章 新神入侵第八百二十八章 削天下諸仙,斬頂上三花第一百零三章 鏡中一月當天第一百一十四章 拜師水鏡第二百八十八章 新神入侵第二百六十章 魔神九嬰(第三更)第九百二十四章 井中栽蓮第二章 天門開,鬼市現第八十二章 他有靠山第五百二十七章 劍道大帝第二百六十四章 寶瓶出銀河第六百零七章 有花堪折直須折(求訂)第三百零六章 擒拿兇徒張三第一百零二章 一天重傷一次(第一更)第五百三十章 破解仙帝劍道(求訂閱)第七百四十六章 往昔曾相見第六百六十三章 仙界之門的真相第五百三十一章 邪法葬屍第二百七十一章 三十年風雨如晦第七百一十八章 對錯難論第二百六十一章 論:如何與鯤產下後代第三百八十七章 帝座洞天第三百五十三章 元始元年的最後一天第三百四十八章 到此一遊第二百七十章 魔神氣息第二百八十一章 元老白澤(求月票)第八百一十八章 邪帝,朕稱帝了第八百九十七章 中指第九百零四章攻心(大章!)第九百四十六章 舊情難斷第九百四十六章 舊情難斷第五百五十五章 賤死不救第七百五十三章 鴻蒙初闢道初分第三十一章 血染天平橋第七百五十三章 鴻蒙初闢道初分第三百八十九章 天憲大術第七百零七章 劍道第一峰第二百七十八章 神帝劍術(建議改成:你就叫)第四百六十五章 同父異母親兄弟(求票)第二十章 遭雷劈了第七百七十一章 魂魄與性靈探秘第三百二十七章 馬嘟嘟,圖他他第九百一十二章 天帝仲金陵,仙帝玉延昭第一百零五章 招黑先生第七百七十三章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第一百八十四章 朔方第一強者第四百三十一章 恍若神魔第一百六十一章 朝天闕的下落第655章 流年不利第五百四十六章 五重道場顯神威第八百三十七章 寶馬雕車香滿路第一百三十四章 天劫之謎第九百零八章 都是仇家第二百三十六章 暴打溫神話第六百九十二章 邪帝之敗第四百六十八章 一氣轉洪鈞,混元入先天第七百五十三章 鴻蒙初闢道初分第四十章 黑暗降臨第九十二章 大聖靈兵第五百二十八章 萬劫淪流第六百七十六章 我勸陛下好自爲之第八百三十二章 營救冥都大帝第九百二十七章 他娘蛋的第五百五十一章 神通起源(求票)第二百零五章 東都怪事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是光腳的第一百三十五章 學問交流第六百九十七章 神秘莫測神通海第九百零四章攻心(大章!)第七百二十二章 第二仙界,仲金陵的故事第六百九十九章 帝倏,吾友也!(求月票!)第八百四十章 宇宙公敵第七百六十二章 太子(求月票)第四百七十章 偷功不成反被煉第八百九十二章 我的對手不是你們第二百零八章 山川異域,大秦使節第四百九十一章 今日我將名動天下(週一求票)第三百六十五章 餘燼的餘光(求訂閱,求月票)第652章 蘇雲醉酒(求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