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七章 我們都是亂黨(大章求訂)

水縈迴聽到獄天君的聲音,不由打個激靈,轉身便走:“我當蘇聖皇就叫我過來有什麼好事,原來是擋刀子來了!”

蘇雲的聲音傳來:“……天君說笑了,天府乃仙界糧倉,陛下派來水帝使,怎麼可能還有亂黨……水帝使,你來了!快快進來!”

水縈迴停下腳步,轉過身來,硬着頭皮走入正殿,似笑非笑的看了蘇雲一眼。

獄天君與一衆仙人此刻都出現在正殿中,御天尊坐在主位上,蘇雲在下首相陪,其他仙人則落座在大殿的兩旁。——排資論輩,蘇雲這個天府聖皇的地位很高,還在一些金仙之上,屬於仙帝安排的皇差,因此能在獄天君旁邊陪坐。

當然,天府聖皇沒有實權,就是個空架子,因此從仙界下來的仙人儘管給予聖皇一些必要的尊重,卻也看不起聖皇。

水縈迴笑吟吟道:“天君,聖皇報喜不報憂,誰說天府洞天沒有亂黨?這城裡到處都是亂黨!”

蘇雲毛骨悚然。

獄天君相貌威嚴,擡起眼皮,瞥她和蘇雲一眼,道:“唔?都是亂黨?”

水縈迴原本還有心說些俏皮話,但獄天君的威嚴實在太大,瞥她一眼的時候,便讓她只覺自己的任何念頭,都被探查得一清二楚!

水縈迴額頭冷汗津津,承壓極大,不敢再胡言亂語,道:“邪帝使者在下界爲禍,邪帝的黨羽也神出鬼沒,我和聖皇見狀憂心不已,恨不得抓些百姓殺頭湊數!”

她不知獄天君的根腳,因此不免有些放肆張狂,現在被獄天君瞥了一眼,才知道厲害。

獄天君道:“原來如此。水帝使,你身負陛下的期望,不可殺民冒功,敗壞陛下名聲。請坐。”

水縈迴稱是,落座下來,心頭怦怦亂跳。

她從前與獄天君聯絡過,只是沒有親眼見過其人,此次來到獄天君的面前,才知這位天君的厲害。

“蘇聖皇這廝居然若無其事,這傢伙的道心倒是愈發的強大了。”

水縈迴想到這裡,道:“那邪帝使者黨羽衆多,這些人同流合污,沆瀣一氣,我也是被他們氣得昏了頭。”

獄天君道:“水帝使與其他帝使的事情,我也聽說了一些。而今在下界,邪帝使者的勢力越來越廣大了,你無法建功,也是理所當然。那邪帝使者已經搭救出邪帝的仙相,你不是對手。”

水縈迴臉色微變,瞥了瞥蘇雲,欲言又止。

獄天君見狀,道:“你有何話要講?不妨直說。”

水縈迴道:“蘇聖皇是仙后娘娘的特使,仙后娘娘此刻在勾陳洞天省親,倘若蘇聖皇出面,請來仙后,亂臣賊子一定可以手到擒來。”

獄天君動容,連忙看向蘇雲,肅然道:“原來蘇聖皇還是先後的使者。可否請出信物?”

蘇雲悶哼,不太樂意的取出仙后娘娘的腰牌,心道:“請仙后來擒拿我這個亂臣賊子?我又沒有發瘋……”

獄天君接過腰牌,仔細打量幾眼,將腰牌還給蘇雲,道:“聖皇是仙后使者,水姑娘是仙帝使者,這天府一定在兩位的治理下變成鐵桶江山。我此來,是爲了仙氣而來,邪帝仙相碧落,實力強大,天府洞天將這一年收成的仙氣送到我這裡即可。”

蘇雲和水縈迴稱是,道:“天君容我們準備幾日。”

獄天君道:“你們先且準備,我去勾陳洞天,拜會仙后。”

他站起身來,率領諸多金仙走出天府,蘇雲和水縈迴連忙相送,獄天君道:“你們留步吧,去處理正事。”

蘇雲和水縈迴稱是。

獄天君率領諸多金仙在墨蘅城中走動,一位金仙道:“天君,我們不是急於趕往勾陳洞天拜會仙后嗎?爲何在這裡停留?”

獄天君目光閃動,道:“這個蘇聖皇,就是亂黨。的確如水帝使所說,這墨蘅城中到處都是亂黨!”

衆金仙吃了一驚,不明其意。

獄天君冷笑道:“這世上能夠剋制我的道心的存在並不多,而這座城中卻有成百上千個!”

他遙望三聖學宮的方向,感受到一股股純粹的力量碾壓自己的魔念探查,宛如銅牆鐵壁矗立在那裡,讓他這尊魔仙中的仙君也倍感壓力!

他是人魔得道,人魔最擅長的是洞察人心。

然而在這座墨蘅城中,他的洞察人心的本領竟然失效了!

三聖學宮中,軒轅等諸聖壓制了他的道心!

當年蘇云爲了誅殺餘燼化解元朔世界的衆生被獻祭的危機,請來道聖、聖佛等修煉到原道境界的存在,以其道心壓制人魔餘燼的魔心魔性,從而將餘燼的實力限制了大半。

而現在,軒轅等諸聖來到墨蘅城,諸聖之念,無意中將獄天君的本事也限制了大半!

這種情況很少出現!

獄天君道:“兩個月前,在幻天之眼的面前,我的道心也被壓制,但那時我以爲是幻天之眼,現在想想,壓制我的不是幻天之眼,而是那些守護懸棺的怪人。此刻,這些怪人就在城中。”

他麾下衆金仙殺氣騰騰,道:“天君,這個蘇聖皇勾結亂黨,其罪當誅!”

“何止其罪當誅?滅他滿門,夷他九族都是便宜了他。”

獄天君冷笑道:“守護懸棺的怪人中便有他。他便是那個用繡花手帕蒙面的人!”

衆金仙吃了一驚,有些不解,既然獄天君已經認出蘇雲,爲何不拿下他治罪?

“他是仙后使者,誰知道仙后是什麼想法啊?”獄天君喃喃道,“仙后的使者,爲何要救出邪帝仙相碧落等人?當年,邪帝戰敗,就敗在後宮,是天后出賣了邪帝。難道陛下要重蹈覆轍……”

衆金仙露出恐懼之色,有些後悔距離太近,聽到這些不該聽的話。

獄天君卻不以爲意,思索道:“而今的時事,愈發的詭異詭譎了。倘若是邪帝復出,爭奪帝位,那麼帝倏又跑出來是什麼意思?我總覺得,無論仙界,還是這片下界,有一隻大黑手在悄然無息的推動着宇宙的暗流……”

他目光深邃,低聲道:“我看不清局勢,須得小心謹慎,免得被捲入暗流之中。”

衆金仙面面相覷,各自低下頭來,一言不發。

獄天君突然笑道:“幕後黑手還在推動時局發展,目前混沌一片,前途如何看不甚清。不過,我們倒可以去看一看這處學宮,看看到底是何方神聖,居然能鎮壓我的道心!”

他率衆走向三聖學宮。

三聖學宮中,軒轅聖皇等人正在開壇講述自己的學問,一時間諸聖理念遍佈虛空,形成各種絢爛異象,光彩奪目,很是迷人。

所有士子都被諸聖的開講吸引過去,無人留意到獄天君等人的到來。

獄天君等人一路來到那些講壇前,看到軒轅聖皇等人,不由得冷笑一聲:“果然是那些鎮守懸棺的亂黨!這座墨蘅城,恐怕已經變成亂黨的巢穴了!”

就在此時,一個年輕人有所察覺,向這邊走來。

獄天君心有所感,急忙向那年輕人看去,待看清其人面目,不由臉色劇變,急忙轉身,帶着諸多金仙匆匆離去,一刻也不敢停留!

“都是亂黨,都是亂黨!我們走——”獄天君叱吒一聲,一片金光騰空而起,帶着諸多金仙化作光芒遠去。

帝心擡頭仰望,納悶不已:“這是何人?怎麼看到我便溜走了?此人厲害,我不是對手。”

他卻不知,獄天君看到他的面目時內心之中掀起何等滔天大浪!

獄天君所看到的是邪帝絕的面孔,因此被驚得一身冷汗,再加上道心被諸聖鎮壓,翻不起半點魔性,只好破空而去。

“天府已經落入亂黨之手,我差點自投羅網。”獄天君面色陰晴不定,盤算片刻,心道,“也罷,我先去探探仙后的口風,看看仙后到底作何打算!”

蘇雲請來宋命,將獄天君的事情說了一番,道:“獄天君前來搜刮仙氣,神君準備好,等他們來取便是。我這廂還有事,須得趕往元朔。”

宋命吃了一驚,道:“獄天君見過你了?他不知道你是邪帝使者?”

蘇雲笑道:“多半知道。揣着明白裝糊塗而已。”

宋命驚疑不定,過了片刻方纔道:“水帝使沒有出賣你?”

蘇雲哈哈大笑,拍了拍他的肩頭,道:“你儘管放心,有水帝使助你,不會有事。無論如何,水帝使都必須要經營好天府洞天。她知道這裡是她唯一的根基,她必須要配合我們。”

宋命嘆了口氣,道:“我若是死了,一定死得不明不白。”

又過了幾日,蘇雲與軒轅聖皇等人準備啓程,趕往元朔。

這幾日水縈迴和宋命傳令各大世閥,命他們上貢仙氣。安排妥當之後,水縈迴準備前去與蘇雲匯合,突然有僕從來報,道:“大人,綰衣姑娘出關了。”

水縈迴神情微動,道:“請來。”

過了片刻,羅綰衣趕來,躬身見禮,道:“弟子參見老師。”

水縈迴擡手,笑道:“起來說話。”

她上下打量羅綰衣,只見這女子氣息愈發強大,比閉關之前強大了不知多少,各個境界也都穩固,不禁點頭,道:“綰衣,你資質悟性的確不錯,缺少的那幾個境界也都在這幾年得以補全。不枉我把你從郎玉闌的手中討來。”

羅綰衣再拜,道:“若非老師栽培,弟子不可能有今日成就。”

水縈迴笑道:“在我面前你無需如此。你我是同類。你現在實力大增,有何打算?”

羅綰衣躬身道:“弟子在來到天府之前,是西土大秦皇帝,只是權力三分,一份被國師玉道原所佔據,一份被武聖江祖石所佔據。弟子此去,當降服二人,奪回權位。”

水縈迴向外走去,道:“此事簡單。以你而今實力,不過是翻手之間的事情。不過西土畢竟是蕞爾小國,鼻屎大的地方,浪費了你這身本領。”

羅綰衣跟上她,道:“弟子還有一個夙願,便是擊敗蘇雲。此次出關,便要與他再論高下,再決雌雄!”

水縈迴停下腳步,面色古怪,道:“擊敗蘇雲?哪個蘇雲?”

“天市垣蘇雲!”

羅綰衣充滿了強大的自信,道:“從前我不如他,是因爲我缺失了幾個境界,因此被他壓下一籌。但我自問聰明才智悟性,絕不遜色於他。此次補全境界,擊敗他方能讓我一吐胸中鬱悶之氣。”

水縈迴笑道:“你知道他已經成爲天府聖皇了嗎?”

羅綰衣笑道:“他雖是天府聖皇,但我也有敗他之心!”

水縈迴無語,過了片刻,笑道:“爲師此次便是去見他,與他一起前往元朔。你有機會挑戰他。”

她們來到天府,蘇雲已經召集了文昌洞天的高手,準備動身。

羅綰衣遠遠看到蘇雲,不禁躊躇滿志,向蘇雲走去。

待她來到蘇雲前方還有十多步時,腳步不覺放緩,她從蘇雲身上感覺到一股彌高彌遠的氣息,越是靠近蘇雲,便越是感覺到蘇雲距離她的遙遠,越是感覺到蘇雲的高大。

她越走越近,卻越來越感覺到自己面前的是一個巨人,越來越偉岸越來越遠不可觀其全貌的巨人!

“綰衣,出發了!”水縈迴將她喚醒。

羅綰衣清醒過來,才發現蘇雲等人已經上路,她急忙跟上,一抹自己的臉,臉上都是淚水,不知何時她淚流滿面。

水縈迴注意到這些,遞過來一張手絹,笑道:“感受到境界上的差距了嗎?”

羅綰衣默默點頭。

“這種境界上的差距,就像是隔着一重天,他在天外,你在天地中。你仰頭望天,便是看他,有一種不可思議不可名狀的恐懼。”

水縈迴輕聲道:“我努力修行,不惜四處求學,才勉強跟上他。你閉關幾年便想與他抗衡,只是癡人說夢罷了。現在你的基礎穩固,可以繼續修行了,說不定將來他被困在某個境界上,你還有機會追上他。”

羅綰衣澀然道:“從前我們的差距沒有這麼大的,我……”

水縈迴笑道:“這就是人生。接受它,你會快樂一些。”

————四千字大章,求票,求訂!!

第八百零二章 再造宇宙星空第658章 昏君的日常第一百九十五章 尋找靈犀第四百九十一章 今日我將名動天下(週一求票)第五百八十九章 第一聖皇(求票)第四百四十八章 你的想法很危險第八十九章 地下劫灰城第五百一十二章 屁股論第十八章 鎮裡的長輩不是人第九百零九章 瑩瑩來了第三百五十三章 元始元年的最後一天第八百七十六章 恩與仇第九百四十七章 混沌大潮第九百一十八章 不敗之地第四百七十二章 仙人擡棺第七百五十一章 步步爲贏第九十五章 墮落成魔第四百三十章 諸君,隨我一戰(求票!)第三百七十一章 陛下何故造反?第四百四十九章 一羣小白羊第四百二十五章 神君來襲第五百九十二章 天下無敵(求月票)第二百六十四章 寶瓶出銀河第九百三十章 大善人和善解人意第六百八十一章 柳木棺怪物第八百四十二章 先天神刀第六百六十五章 紫府來襲,一路走好第五百一十七章 前朝第一忠臣,蘇聖皇第二百零七章 必死之心第七百五十七章 至寶天劫第二百一十六章 山野之人第四百二十六章 神君發飆第六百零七章 有花堪折直須折(求訂)第一百九十三章 摸聖人老底第九十四章 劫火洞燃,世界俱壞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是光腳的第三百七十七章 我差點便信了!第十四章 七日渡劫第五章 八門朝天闕第九百四十五章 脅迫時代第八百六十三章 蟲第七百四十章 送老仙人入棺第八百五十章 我即蟻羣第五百零二章 我的仙使父親第四百二十五章 神君來襲第二百八十四章 若無其事第七百七十四章 聖皇與氣度第七百三十二章 劍掃南河第六十五章 野得很第652章 蘇雲醉酒(求訂閱)第四百三十三章 急急如律令第四百二十一章 第三仙印第三百二十四章 大奸似忠(第二更)第一百三十一章 好了,格物院沒了(求月票)第五百六十八章 太古禁區(求訂閱)第八百六十八章 墳的入侵第十九章 朔方城來客第八百三十二章 營救冥都大帝第四百二十七章 共赴雷池第六十章 與你何干?第九百三十七章 山窮水盡疑無路第八百九十六章 輪迴之戰第三百六十六章 元朔雖老,其命維新第二百一十五章 野獸蘇雲第六百零一章 鐵索連船(求訂)第七百七十二章 道君之路第五百一十二章 屁股論第五百八十七章 調戲仙后第五百三十一章 邪法葬屍第二百九十六章 左鬆巖的好兄弟第四百八十三章 迷戀九尾狐第九百零二章無能之怒第五百九十四章 碰也不死(求票)第六十二章 因太誠實而被打死第四百三十章 諸君,隨我一戰(求票!)第九百零四章攻心(大章!)第五百零七章 一劍無雙第三百五十章 月亮上的梧桐第一百四十五章 通天閣主第七百二十四章 第五仙界,仙帝玉延昭第三百九十七章 溫情第三百九十六章 倒黴孩子第一百八十七章 圖窮匕見(四千字大章)第六百零八章 蘇郎不知夢中人第一百二十六章 表面兄弟第二百五十六章 蘇雲吹牛第五百四十六章 五重道場顯神威第四百七十章 偷功不成反被煉第二百六十一章 論:如何與鯤產下後代第五百五十七章 妾身不服第一百零五章 招黑先生第三百七十七章 我差點便信了!第七百九十五章 執念不去,人魔不死第六百九十一章 未來的一角第八百五十七章 亡羊補牢第五百零四章 放逐失敗第四百零六章 大聖第六十一章 虎入羊羣第七百九十七章 帝忽肉身第五百七十二章 屍妖帝昭(求訂閱月票~)
第八百零二章 再造宇宙星空第658章 昏君的日常第一百九十五章 尋找靈犀第四百九十一章 今日我將名動天下(週一求票)第五百八十九章 第一聖皇(求票)第四百四十八章 你的想法很危險第八十九章 地下劫灰城第五百一十二章 屁股論第十八章 鎮裡的長輩不是人第九百零九章 瑩瑩來了第三百五十三章 元始元年的最後一天第八百七十六章 恩與仇第九百四十七章 混沌大潮第九百一十八章 不敗之地第四百七十二章 仙人擡棺第七百五十一章 步步爲贏第九十五章 墮落成魔第四百三十章 諸君,隨我一戰(求票!)第三百七十一章 陛下何故造反?第四百四十九章 一羣小白羊第四百二十五章 神君來襲第五百九十二章 天下無敵(求月票)第二百六十四章 寶瓶出銀河第九百三十章 大善人和善解人意第六百八十一章 柳木棺怪物第八百四十二章 先天神刀第六百六十五章 紫府來襲,一路走好第五百一十七章 前朝第一忠臣,蘇聖皇第二百零七章 必死之心第七百五十七章 至寶天劫第二百一十六章 山野之人第四百二十六章 神君發飆第六百零七章 有花堪折直須折(求訂)第一百九十三章 摸聖人老底第九十四章 劫火洞燃,世界俱壞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是光腳的第三百七十七章 我差點便信了!第十四章 七日渡劫第五章 八門朝天闕第九百四十五章 脅迫時代第八百六十三章 蟲第七百四十章 送老仙人入棺第八百五十章 我即蟻羣第五百零二章 我的仙使父親第四百二十五章 神君來襲第二百八十四章 若無其事第七百七十四章 聖皇與氣度第七百三十二章 劍掃南河第六十五章 野得很第652章 蘇雲醉酒(求訂閱)第四百三十三章 急急如律令第四百二十一章 第三仙印第三百二十四章 大奸似忠(第二更)第一百三十一章 好了,格物院沒了(求月票)第五百六十八章 太古禁區(求訂閱)第八百六十八章 墳的入侵第十九章 朔方城來客第八百三十二章 營救冥都大帝第四百二十七章 共赴雷池第六十章 與你何干?第九百三十七章 山窮水盡疑無路第八百九十六章 輪迴之戰第三百六十六章 元朔雖老,其命維新第二百一十五章 野獸蘇雲第六百零一章 鐵索連船(求訂)第七百七十二章 道君之路第五百一十二章 屁股論第五百八十七章 調戲仙后第五百三十一章 邪法葬屍第二百九十六章 左鬆巖的好兄弟第四百八十三章 迷戀九尾狐第九百零二章無能之怒第五百九十四章 碰也不死(求票)第六十二章 因太誠實而被打死第四百三十章 諸君,隨我一戰(求票!)第九百零四章攻心(大章!)第五百零七章 一劍無雙第三百五十章 月亮上的梧桐第一百四十五章 通天閣主第七百二十四章 第五仙界,仙帝玉延昭第三百九十七章 溫情第三百九十六章 倒黴孩子第一百八十七章 圖窮匕見(四千字大章)第六百零八章 蘇郎不知夢中人第一百二十六章 表面兄弟第二百五十六章 蘇雲吹牛第五百四十六章 五重道場顯神威第四百七十章 偷功不成反被煉第二百六十一章 論:如何與鯤產下後代第五百五十七章 妾身不服第一百零五章 招黑先生第三百七十七章 我差點便信了!第七百九十五章 執念不去,人魔不死第六百九十一章 未來的一角第八百五十七章 亡羊補牢第五百零四章 放逐失敗第四百零六章 大聖第六十一章 虎入羊羣第七百九十七章 帝忽肉身第五百七十二章 屍妖帝昭(求訂閱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