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四章 劫數將至(大章求票)

韓君和丹青走出仙雲居,正看到元朔運送貨物的艦隊正在從天外駛入大氣層,從雲層中徐徐落下,降落在遠處的城市之中。

那座城市是元朔在天市垣建立的新城,原本是驛站,後來因爲與帝座、鐘山兩大洞天通商,因而將這裡打造成一座新城。

這座新型城市像是一個人造的建築叢林,樓宇交通無比複雜,空中不斷有橋樑在靈士的催動下不斷摺疊或者延伸,又或者在空中折向,讓行人通過。

倘若修爲強大之輩,還可以乘坐長着翅膀的小樓,從空中振翅飛行。

還有人則站在自己的神通所化的橋樑上,邁步前行,橋樑不斷向前鋪去。

也有人乘坐飛輦,往來也是極爲方便。

更有些異族的靈士,居然也可以化作一道道劍光,往來於建築之間,那是天府的靈士,他們也開始與元朔、帝座、鐘山接觸。

在地面上,每一刻都有多達五六輛燭龍輦或者駛出或者駛入這座新城,燭龍在城外吐息,發出“哤咕哤咕”的長鳴。

韓君和丹青看着這一幕,恍如隔世。

丹青揉了揉眼睛,喃喃道:“這裡是仙界嗎?”

韓君沒有說話。

兩人在這座新城觀覽良久,深深震撼,這座新城的建築古典,但是卻將新學發揮到極致,整個城市便是由無數靈兵鑄造而成!

負責管理城市的靈士,可以調動城市建築,給居住在這裡的人們最大的方便!

這是比東都,比朔方,還要完美的城市!

新學和舊學,在這座城市達到近乎完美的統一!

“這是聖哲的夢想……”丹青落淚。

他們還見到了元朔人、西土色目人和天市垣的妖怪們混居在城市中,甚至還有神族、仙人後裔!

他們甚至還見到了神魔!

他們還聽說遠處的仙山上居住着仙人,那些仙人還會在學宮中授課。

丹青和韓君沉默良久,他們混入天市垣學宮中偷聽了幾節課,出來後更是沉默,學宮中傳授的東西,他們竟然聽不懂了。

“元朔一定不是這樣。”

韓君結結巴巴道:“我瘋狂之前,元朔還是一片狼藉,世閥林立,守舊不知變通。元朔一定不是天市垣這樣。”

兩人結伴而行,前往元朔,路途中,他們又看到天市垣中其他幾座新城,這些城市的繁華令他們以爲來到了仙界之中。

終於,他們近乎逃跑般離開天市垣,來到了朔方城。

如今的朔方城是元朔西方的重地,連接天市垣的中轉站,這個城市比他們印象中的朔方要大了六七倍,學宮林立,各種新式督造廠遍地都是。

朔方城的確與天市垣新城不同,天市垣新城以商貿爲主,像是一個大港口,連接其他諸天。而朔方則是製造各種靈器靈兵部件,甚至製造靈士,——朔方的各大學宮培養靈士,在全國都是有名的!

丹青和韓君潛入幾個學宮中聽講,這裡的士子學習的也都是新修訂的境界,讓他們這兩位原道境界的存在也聽不懂!

元朔靈士的神通道法,甚至修爲境界,對他們都是完全陌生!

“我瘋了多久?”

韓君茫然,喃喃道:“我到底瘋了多久?爲何像是瘋了幾百年一樣?”

丹青點頭,這是恍如隔世的感覺。

這天下,已經不是他們當初可以撼動,可以馳騁的天下了。

“當初,我們的目標,也是要改變元朔的貧弱啊。”

韓君低聲道:“我想掌握朝政,自上而下推行賢君之治,由我而下,惠及世家大閥,由世閥而下,惠及民衆,以此達到強國的目的。首先,這需要一位賢明的帝皇,倘若帝平做不到,那麼由我來做。”

丹青道:“你這是分封制,靠明君鄉賢來治世,只是小農而已,不會成功!我的目的是把持朝政,完全捨棄元朔的過去,拋棄舊學,接納新學,引進西土的神學,建立信仰朝拜,把元朔變成另一個西土!”

韓君冷笑道:“新學問諸於神,問道於神,危害極大,最終只是成就一人!舊學問諸於人,問道於人,纔是正道!”

丹青怒道:“你修煉的是新學,卻反新學!”

兩人再度針鋒相對,敵意漸起。

他們之間雖然有很深的個人恩怨,但他們最大的恩怨還是理念抱負的衝突,他們都想改變元朔,但方向背道而馳,因此陷入一場場爭鬥,卻因爲他們的爭鬥,讓元朔越來越弱小。

過了片刻,他們的敵意卻越來越淡。

丹青澀然道:“然而我們都敗了。”

韓君苦笑:“裘水鏡左鬆巖,比我們做的更好。”

他們同時想起了蘇雲,各自搖頭:“至於那個人,他不是人。”

他們遊歷元朔良久,學習新的境界體系,這時,蘇雲已經來到天府洞天的天府之中,處理天府事務。他畢竟是天府聖皇,天府的大事小事,都須得由他過問。

而且,洞天之間有不少矛盾,他作爲聖皇須得化解,事務頗多。

“士子,你不擔心丹青和韓君會生亂嗎?”瑩瑩還是有些擔憂,一邊爲他研墨,一邊問道。

“丹青和韓君畢竟是原道境界的存在,這兩人才智,甚至還在裘水鏡、左鬆巖之上。”

蘇雲放下筆,感慨道:“我境界已經接近原道境界,但越是接近,便越是感覺到原道的深不可測。這是成道之路,非同小可。可是,如此艱難的原道境界,韓君成了三次,用三種不同的功法成道。”

瑩瑩搖頭道:“從前的成道與現在不一樣,從前不修肉身,只修性靈。”

“但難度是一樣的。”

蘇雲道:“你若是告訴天府的原道強者,有人開創了三種不同的功法,三次修成原道,人們會說你信口開河,根本不可能有這樣的人。但是,韓君卻做到了。”

他頓了頓,道:“韓君是其中之一。另一個便是丹青。他成道的次數,不比韓君少。如果沒有我的話,這兩人的才情無人能夠壓制。水鏡先生和左僕射,根本不會是他們的對手。”

瑩瑩撇了撇嘴,很想反駁他,但仔細想一想,裘水鏡和左鬆巖的確不是韓君和丹青的對手,甚至綁在一起也不是韓君的一個面具薛青府的對手!

倘若沒有蘇雲的話,元朔的革命早就敗了。

“那個大頭倏怎麼辦?”

瑩瑩轉變話題,悄聲道:“他天天跟着你,隔三差五便詢問你何時去營救他的肉身。”

蘇雲將滿案的文書往前一推,站起身來,怒道:“不批了!這些天府世閥,統統都是欠敲打的命!”

瑩瑩吃下幾卷文書,卻發現這些文書都是天府世閥上書,要求天市垣、鐘山和帝座利益均分。

瑩瑩立刻看出端倪,道:“這些世閥的首領早就被你打怕了,還敢來招惹你?這是背後有人指使。”

蘇雲心中微動,笑道:“這是水縈迴的手筆。水縈迴想與我談和,因此讓這些世閥上書,以進爲退,逼迫我與她談和,做出對她有利的讓步。”

瑩瑩皺眉道:“這女子心狠手辣,又是當朝帝使,比你這個前朝邪帝使者好使多了,她讓天府世閥上書你逼宮,你該如何處置?”

“簡單。”

蘇雲笑道:“他們要分割利益,那就分割。我便批給他們,讓他們十日後出兵,攻打天市垣,我倒要看看哪個敢招惹我帝廷的女人們!”

瑩瑩想到後廷中那些如狼似虎的娘娘們,不由得雙眼放光,連連點頭,讚道:“這是個好主意!就這樣般!他們若是真敢出兵天市垣,隨便一個娘娘出來,便把他們收拾了!”

蘇雲哈哈大笑,突然氣血涌動,有一種強烈的不安感和壓抑感,連忙放下筆走出天府正殿。

瑩瑩跟上他,兩人向天外看去,天外,星斗移動,並無異常。

“奇怪,我突然心血來潮,只覺劫運將至。不知爲何會有這種感覺?”

蘇雲仰望天穹,驚疑不定,喃喃道:“雷池洞天,真的復甦了嗎?”

這時,天府中傳來喧譁聲,蘇雲快步走去,只見楊道龍、葉舟清、白如玉等人各自催動仙籙,那是躲避劫數的仙籙,少年白澤賣給他們的,讓他們躲避天劫。

“發生了什麼事?”瑩瑩詢問道。

“不知爲何,我們突然感覺天劫將至。”

楊道龍年紀最長,連忙道:“讓我們深感陷入劫運之中,即將遭劫!因此用仙籙來避劫!”

瑩瑩憐憫道:“白澤坑了你們不少錢罷?”

葉舟清賠笑道:“爲了性命,再多錢都值。”

天府外也是一片喧譁,蘇雲走出天府,只見墨蘅城中一片混亂,到處都是四下躲避的神魔和靈士,驚叫聲不絕。

突然,只聽轟隆一聲,那扛起墨蘅城的四尊石像神魔甦醒,險些將墨蘅城掀翻,卻是那四尊古老的神魔也感應到了劫數將至!

蘇雲驚疑不定,宋命神君從城中飛出,飛一般來到天府外,詢問道:“聖皇,你又搞出了什麼幺蛾子?”

蘇雲沒有好氣道:“不是我搞出來的。我懷疑是雷池洞天距離天府很近,這座洞天已經復甦,正在影響墨蘅城附近的人們的劫數!”

“不止是墨蘅城。”合歡娘娘的聲音傳來。

蘇雲循聲看去,只見合歡娘娘衣衫輕薄飛身而至。

合歡娘娘道:“雷池洞天的影響極大,可以影響到所有世界所有生靈,只有仙人才可以避劫。你們沒有成仙,都身在劫中。劫數越大,雷池的威力也就越強!”

蘇雲臉色微變:“這麼說來,帝廷那邊也會感應到這場劫運?”

帝廷。

武仙人收拾東西,起身便走,帝心道:“閣下答應守護帝廷半年,此刻還未到期。”

武仙人冷笑道:“沒有半年,也有五個月了,不差那十天半個月!雷池洞天將至,我靈界中的雷池被洞天感應到,隨時會被雷池洞天奪取力量!再不走,我便走不掉了!”

帝心詫異道:“你還了雷池便是。”

武仙人哼了一聲,縱身而去。

帝心不解道:“雷池是衆生劫運,你洗劫雷池,便是將衆生的劫運納入己身,不放出去,難道等着遭劫不成?”

可惜,武仙人已經不可能聽到這句話了。

雷池洞天。

厚達數十里的劫灰將這片洞天覆蓋,然而這座洞天在星空疾馳飛行,卻將表面的劫灰不斷吹散,在後方形成長達億萬萬里的軌跡。

這片廣袤的雷池中,電閃雷鳴,每一道雷電閃過之時,雷電中便顯現出一個世界的景象!

而在雷池的底部,已經有不少雷劫形成積雷液。

灰雪茫茫,袁仙君艱難的行走在劫灰上,努力向雷池走去,身後留下一道長長的痕跡。

他被蘇雲、水縈迴和帝心重創,好不容易逃出,逃到雷池洞天。

“武仙人之所以強大,是他掌握了衆生的劫運,現在雷池洞天覆蘇,我也可以像他一樣強大!”

袁仙君吐出一口濁氣,擡起頭來,看到前方一片金燦燦的湖泊。

他壓制住興奮,繼續前行,過了片刻,他露出疑惑之色,只見那雷池邊有幾間房子,一個臉色有些慘白的少年正在其中一間房子外,教一個三四歲孩童讀書寫字。

“蓬蒿?”袁仙君怔了怔。

那臉色慘白少年身軀僵硬,回過頭來:“你知道我?”

袁仙君冷笑道:“我讓你鎮守黑鐵城,你怎麼會在這裡?”

蓬蒿兇性大發,頓時無邊的魔性涌出,惡狠狠道:“原來你就是那個冒牌的武仙人!你害得老子好苦!今天,你的劫數到了!”

————你以爲是修仙故事,其實是創業經歷;你以爲海陸空大事件必定熱血沸騰,其實更多的是動物一大家和諧共處你儂我儂的鄉村田園生活。推薦昆吾奇新書《我在盤絲洞養蜘蛛》!

第一百七十二章 師與徒(我票呢?)第四百零一章 巧舌如簧第二百四十三章 帝平與狐(求訂閱)第四百一十三章 小船不能承受之重第二百五十四章 一生的陰影第四百一十五章 仙藤黑血第四百三十三章 急急如律令第七百二十五章 第六仙界,陛下可曾如願?第一百四十五章 通天閣主第623章 邪帝無敵(大章求票求訂閱)第六百九十六章 劫灰之旅(月底求票)第二百六十一章 論:如何與鯤產下後代第二百九十三章 懷春少年第一百九十二章 道門天眼第四百零四章 無題(一號求票)第八十六章 大一統功法第七百二十五章 第六仙界,陛下可曾如願?第三章 黃鐘計時,問天下春秋第一百三十一章 好了,格物院沒了(求月票)第三百四十四章 給人魔道心種心魔(六一求票!)第六百八十章 心腹大患第三十九章 鬼怪第二百五十六章 蘇雲吹牛第三百五十三章 元始元年的最後一天第四百一十五章 仙藤黑血第五十章 從不走眼第一百三十章 大師兄之戰第三百八十八章 空間扭曲之術第二百八十四章 若無其事第五百一十章 我來殺個人第四百一十一章 不要開棺!第八十八章 變種靈兵(週一求票)第六十二章 因太誠實而被打死第三百一十八章 天外靈兵第七百九十七章 帝忽肉身第一百七十三章 騎龍夜行第一百二十六章 表面兄弟第四百三十五章 老師,弟子送你上路第三百九十五章 他是誰?第八百六十六章 改良性截肢第九十二章 大聖靈兵第八百零六章 水鏡見邪帝第五百二十八章 萬劫淪流第一百三十三章 無敵腦補(週一求票)第四百九十六章 仙帝怪物第六百七十六章 我勸陛下好自爲之第二百八十六章 試試就逝世第八百一十五章 只是當時已惘然第八百八十五章 男人間的友情與決戰第一百四十四章 魔性難平第二百二十七章 當着爹孃的面打殘第七百六十七章 道等於身(月票!)第三百九十一章 話癆第一,打架竄稀第八百六十三章 蟲第二百八十三章 盤羊魔化第八百零六章 水鏡見邪帝第一百零一章 新晉財主(第四更)第五百九十二章 天下無敵(求月票)第一百一十八章 仙術第九十二章 大聖靈兵第三十一章 血染天平橋第六百一十四章 好人蘇雲(大章求票)第五百一十七章 前朝第一忠臣,蘇聖皇第八百二十八章 削天下諸仙,斬頂上三花第四百五十一章 我好像看到天市垣了第三百一十一章 珠胎暗結與秦晉之好第六百六十二章 我兒柳劍南(求訂閱月票)第五十三章 睡夢中好殺人第五百五十五章 賤死不救第九百二十一章 不滅的道光第一百八十一章 人魔與龍第一百六十一章 朝天闕的下落第四百九十五章 廢土詭事第四百三十章 諸君,隨我一戰(求票!)第五百五十四章 劫數將至(大章求票)第九百一十四章 幽潮生與輪迴聖王第一百六十八章 第七靈界破碎之謎第八十八章 變種靈兵(週一求票)第六百零五章 另有其人第四百三十八章 仙界偷渡計劃第七百八十二章 執子之手,道結同心第二百五十九章 海上詭事(第二更)第八百五十七章 亡羊補牢寫在《臨淵行》上架之前第六百八十八章 書怪修仙第五百九十章 帝倏與萬化焚仙爐(求票)第七百七十七章 準備迎戰第三百八十六章 天外第一戰,仙人之威(大章求票)第五百一十三章 願你歸來,依舊少年第八百四十八章 仙相雲集第七百九十八章 忘川中的第二仙廷第五百七十九章 完整的帝倏第二百零五章 東都怪事第六百七十九章 我花一出百花殺第五百一十三章 願你歸來,依舊少年第五百四十五章 人間真好(大章求票!)第五百一十六章 仙人來訪第七百六十三章 神帝第三百九十章 絕世仙體第二百五十一章 境界之外是什麼
第一百七十二章 師與徒(我票呢?)第四百零一章 巧舌如簧第二百四十三章 帝平與狐(求訂閱)第四百一十三章 小船不能承受之重第二百五十四章 一生的陰影第四百一十五章 仙藤黑血第四百三十三章 急急如律令第七百二十五章 第六仙界,陛下可曾如願?第一百四十五章 通天閣主第623章 邪帝無敵(大章求票求訂閱)第六百九十六章 劫灰之旅(月底求票)第二百六十一章 論:如何與鯤產下後代第二百九十三章 懷春少年第一百九十二章 道門天眼第四百零四章 無題(一號求票)第八十六章 大一統功法第七百二十五章 第六仙界,陛下可曾如願?第三章 黃鐘計時,問天下春秋第一百三十一章 好了,格物院沒了(求月票)第三百四十四章 給人魔道心種心魔(六一求票!)第六百八十章 心腹大患第三十九章 鬼怪第二百五十六章 蘇雲吹牛第三百五十三章 元始元年的最後一天第四百一十五章 仙藤黑血第五十章 從不走眼第一百三十章 大師兄之戰第三百八十八章 空間扭曲之術第二百八十四章 若無其事第五百一十章 我來殺個人第四百一十一章 不要開棺!第八十八章 變種靈兵(週一求票)第六十二章 因太誠實而被打死第三百一十八章 天外靈兵第七百九十七章 帝忽肉身第一百七十三章 騎龍夜行第一百二十六章 表面兄弟第四百三十五章 老師,弟子送你上路第三百九十五章 他是誰?第八百六十六章 改良性截肢第九十二章 大聖靈兵第八百零六章 水鏡見邪帝第五百二十八章 萬劫淪流第一百三十三章 無敵腦補(週一求票)第四百九十六章 仙帝怪物第六百七十六章 我勸陛下好自爲之第二百八十六章 試試就逝世第八百一十五章 只是當時已惘然第八百八十五章 男人間的友情與決戰第一百四十四章 魔性難平第二百二十七章 當着爹孃的面打殘第七百六十七章 道等於身(月票!)第三百九十一章 話癆第一,打架竄稀第八百六十三章 蟲第二百八十三章 盤羊魔化第八百零六章 水鏡見邪帝第一百零一章 新晉財主(第四更)第五百九十二章 天下無敵(求月票)第一百一十八章 仙術第九十二章 大聖靈兵第三十一章 血染天平橋第六百一十四章 好人蘇雲(大章求票)第五百一十七章 前朝第一忠臣,蘇聖皇第八百二十八章 削天下諸仙,斬頂上三花第四百五十一章 我好像看到天市垣了第三百一十一章 珠胎暗結與秦晉之好第六百六十二章 我兒柳劍南(求訂閱月票)第五十三章 睡夢中好殺人第五百五十五章 賤死不救第九百二十一章 不滅的道光第一百八十一章 人魔與龍第一百六十一章 朝天闕的下落第四百九十五章 廢土詭事第四百三十章 諸君,隨我一戰(求票!)第五百五十四章 劫數將至(大章求票)第九百一十四章 幽潮生與輪迴聖王第一百六十八章 第七靈界破碎之謎第八十八章 變種靈兵(週一求票)第六百零五章 另有其人第四百三十八章 仙界偷渡計劃第七百八十二章 執子之手,道結同心第二百五十九章 海上詭事(第二更)第八百五十七章 亡羊補牢寫在《臨淵行》上架之前第六百八十八章 書怪修仙第五百九十章 帝倏與萬化焚仙爐(求票)第七百七十七章 準備迎戰第三百八十六章 天外第一戰,仙人之威(大章求票)第五百一十三章 願你歸來,依舊少年第八百四十八章 仙相雲集第七百九十八章 忘川中的第二仙廷第五百七十九章 完整的帝倏第二百零五章 東都怪事第六百七十九章 我花一出百花殺第五百一十三章 願你歸來,依舊少年第五百四十五章 人間真好(大章求票!)第五百一十六章 仙人來訪第七百六十三章 神帝第三百九十章 絕世仙體第二百五十一章 境界之外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