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四章 舊神,古老世界的統治者

現在的蘇雲比先前還要不堪,走路之時雙股戰戰,須得扶牆才能往前走。

郎雲見他扶牆的樣子着實狼狽,狐疑道:“乾爹,蘇聖皇這模樣,不像是走火入魔。走火入魔往往會癱瘓,脖子以下沒有知覺,聖皇這模樣,不太像。”

宋命不以爲意,道:“還能被鬼仙採補不成?”

蘇雲除了腿軟之外,腰也疼得厲害,腦袋上像是被人劈了三斧頭,斧頭還卡在腦殼上。

他取出一些仙氣修煉,症狀才漸漸減輕。

瑩瑩面色嚴肅的盯着他,盯得蘇雲不好意思,臉色緋紅。

過了片刻,瑩瑩取出紙筆,道:“說吧,具體都發生了些什麼?”

蘇雲羞愧難當,道:“我原本以爲女鬼不過爾爾,我一隻手便能打十個,結果那女鬼能打我十個。她的實力着實厲害,讓我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便被她控制住。她讓我扮演邪帝,然後便把我推到在牀上,還脫我衣裳……”

“後來呢?”瑩瑩雙眼放光。

蘇雲不再說話。

瑩瑩逼問,蘇雲這才道:“我雖然被她控制,但神智卻還清醒,被她強迫做了許多違心的事,偏偏還感覺很刺激。我……”

他越說越是羞愧,低下頭來。

瑩瑩冷笑道:“那鬼仙生前是個仙君,的確能打你十個。若非她寄託在畫中,我恰恰克制她,我們恐怕都會被她害了。”

蘇雲恢復一些體能,衆人便從行歌居的後門離開,行歌居後門距離森林邊緣已經不遠,等到森林裡的仙樹反應過來,他們已經走出這片森林。

蘇雲回頭,看向仙樹森林和行歌居,心有餘悸。

這裡儘管是秋雲起等人探索過的地方,但依舊暗藏兇險,稍有不慎,便會死在這裡!

“帝廷的兇險比我預想的還要恐怖,這種地方僅憑我的力量難以探索完全。”

蘇雲定了定神,加緊修煉,煉化仙氣,補充一身精氣,心道:“幸好有秋雲起等人先行探路,否則恐怕我們也會有很大的死傷!”

“那邊有屍體!”

郎雲有所發現,指向遠處道:“秋雲起等人應該去了那邊!”

死者是天府洞天的一位原道極境高手,葬身在一道橋邊,那橋是架在山澗兩旁的峭壁上,連同山澗兩端,以繩索編織而成,絞以木板。

蘇雲等人來到繩橋上,向下看去,卻見山澗中彩霞瀰漫,光芒燦燦,像是有什麼寶物隱藏在山澗中!

蘇雲、郎雲等人紛紛催動天眼神通,向山澗中打量,卻看不透那霞光,不知道霞光中到底是什麼。

“霞光裡無論是什麼,我們都最好不要招惹。”

宋命緊張道:“秋雲起等人就是在這道橋上招惹了霞光中的東西,才丟下一具屍體在這裡。”

蘇雲服下一縷仙氣,搖頭道:“不止一具屍體。你們看橋上,除了這具屍體外還有五六處血跡。”

衆人仔細打量,只見那道繩橋上的確有多處血跡!

瑩瑩猜測道:“他們在過橋的時候遇襲,霞光中有什麼東西襲擊了他們,將他們拖入霞光中。霞光中到底是什麼東西?”

郎雲道:“撥開霞光,不就知道了?”

他說到便做,突然催動劍道神通,分光劍術飛出,咻咻作響,不斷分裂,漫天劍光化作一股狂風,將山澗中的霞光吹動!

然而那霞光卻似乎無比沉重,只有上層霞光動搖,下層霞光卻還是紋絲不動。

突然,所有劍光猛地一收,郎雲臉色漲紅,咬牙道:“有什麼東西抓住了我的斷玉仙劍……”

他努力試圖收回斷玉仙劍,但那東西力大無窮,死死抓住斷玉仙劍不鬆開。

“我來!”

蘇雲催動紫府燭龍經,氣血運轉到極致,施展紫府印,一印轟入山澗中。

那山澗裡霞光如波紋動盪,斷玉仙劍帶着血光飛出,緊隨其後的是一隻如玉般的仙人大手,也施展一式印法,迎着蘇雲轟去!

蘇雲的紫府印迎上那仙人印法,頓時不支,踉蹌後退,瑩瑩急忙叱吒一聲,也施展紫府印與他聯袂應敵!

兩人印法與那仙人之手輕觸之下,立刻招法神通崩潰瓦解!

宋命拔刀相助,三人堪堪擋住那隻仙人手掌,被震得不斷後退。

衆人心中駭然,郎雲抓住斷玉劍,仔細看去,卻見斷玉劍上竟然被捏出兩個指痕!

蘇雲鬆了口氣,笑道:“橋下的東西有點兇,不過我們四人聯手的話,還是可以過去的!”

他的話音剛落,繩橋邊緣,一隻慘白的手掌攀附在崖壁上。

接着,一隻又一隻慘白手掌從山澗霞光中探出,紛紛攀在崖壁上,不僅蘇雲他們所在的山崖邊有許許多多手掌,便是對岸,也有不知多少手臂攀附在上面!

那些手臂一起發力,一顆巨大的腦袋從霞光中冉冉升起,接着是第二個腦袋,第三個腦袋,第四個腦袋。

“是舊神!”

宋命臉色劇變,失聲叫道:“是舊神!古老世界的統治者!快跑!”

蘇雲帶着瑩瑩撒腿就跑,郎雲跟在後方,宋命追來,四人倉皇逃命,一溜煙奔回仙樹森林,躲入行歌居中。

蘇雲探頭向外看去,只見峽谷中站着一尊巍峨的千臂神祇,爬上山崖,一隻手拎起橋上屍體塞入口中,大步向這邊走來!

那千臂神祇高大巍峨,強橫無匹,闖入仙樹森林,遭到那些仙樹攻擊,竟然扯動手臂,將一株株仙樹連根拔起!

那些仙樹的實力,蘇雲他們早有領教,沒想到在那千臂神祇前竟然不堪一擊!

“宋神君,何謂舊神?”瑩瑩問道。

宋命緊張的向外張望,頭也不回道:“我聽我宋家的老祖宗說,仙界出現之前,世界被稱作古老世界。古老世界中也有生命,他們天生地養,有些生命異常強大,他們中最強大的便是帝混沌,帝倏,帝忽。到了後來古老世界結束,這些強大的生命便被稱作舊神,是古老世界的統治者。這些舊神的實力,甚至可以媲美仙君!”

蘇雲心中微動,他突然想起來,自己被流放到冥都中時,曾經見過一些極爲強大的古老神祇。

宋命喃喃道:“這些舊神已經極爲稀少,早就銷聲匿跡,帝廷中怎麼會有一隻舊神潛伏?仙樹森林擋不住他,我們必須退出帝廷!”

郎雲皺眉道:“退出?後面就是仙術森林,原路返回的話,就會腹背受敵。如何退出?”

宋命一時間也沒了主意,只見那尊千臂舊神掃蕩一片片森林,甚至將仙樹連根拔起,把仙樹下埋葬的仙人屍身也挖出來吃掉!

那千臂舊神邁開腳步,一路向這邊走來,距離他們藏身的行歌居越來越近。

蘇雲心念微動,將手臂上的青銅符節祭起,沉聲道:“我們乘坐符節逃走!這符節可以摺疊空間,可以逃離此地!”

他催動符節,青銅符節頓時越來越大!

那千臂舊神已經殺到行歌居前,一隻只大手紛紛向行歌居中的衆人抓來,就在此時,那千臂舊神的目光落在青銅符節上,四張面孔露出驚訝之色。

“轟!”“轟!”“轟!”

一條條手臂如同擎天之柱,按在行歌居四周的地上,那千臂舊神單膝觸地,一顆顆腦袋垂下,口中傳來雷鳴般的聲響:“摩哈籲巴圖薩哈!”

蘇雲正欲催動青銅符節逃走,聞言不由一怔。

宋命、郎雲也是呆了,宋命顫聲道:“聖皇,他在說什麼?”

“不知道。”蘇雲老老實實搖頭。

他也聽不懂。

那千臂舊神緩緩起身,一步一步向後退去,退到山崖邊,又退入山澗中,潛伏下來。

蘇雲驚疑不定,突然醒悟過來:“是了,我明白了!我這青銅符節有大來歷,是古老宇宙最強大的統治者的指節!他看到這指節,所以不敢動我們!有這個指節,我們非但可以渡橋,甚至可以命令這個舊神爲我們開路探險!”

衆人將信將疑。

蘇雲信心勃勃,走出行歌居,穿過狼藉的森林,徑自來到橋上。

宋命、郎雲遠遠跟在後面,瑩瑩捨棄蘇雲,站在郎雲的腦袋上,心驚膽戰的看着他。

蘇雲笑道:“你們不用怕,跟着我!”

三人連連搖頭,沒有上前。

蘇雲微微一笑,將青銅符節戴在胳膊上,走上繩橋,來到橋中央,一路平安無事。

宋命、瑩瑩和郎雲見狀,壯着膽子上前,來到蘇雲身邊。

蘇雲信心滿滿,道:“我用這符節命令這尊千臂舊神爲我們開路!”

他舉起戴着符節的右臂,向下方的霞光喊道:“澗中舊神,我以混沌之名,命你現身相助,聽我指使!”

那霞光一動不動。

蘇雲皺眉,繼續舉着右臂喊了一遍。

霞光中還是沒有任何動靜。

瑩瑩道:“先前那舊神口中的語言晦澀,可能是他們獨有的語言,你不懂他們的語言,所以喚不來他。”

蘇雲心中微動,催動混沌誅仙指,口中發出混沌之音,向山澗中喊話。

山澗中的霞光動盪了一下,千臂舊神卻還是沒有出現。

蘇雲只得作罷,惋惜道:“多半如此。若是我也會他們的語言,便可以擁有一大臂助了。”

衆人走過這道繩橋,過了片刻,那繩橋下的霞光涌動,千臂舊神緩緩站起,自言自語道:“混沌大帝的使者,爲何會是人類的少年?”

他說的語言,赫然與元朔語一樣,不再是剛纔那種晦澀拗口的語言!

“大帝的使者出現,莫非大帝要有大動作了?可是,混沌大帝,他已經死了啊……”

第四百七十五章 再殺柳劍南第三百二十九章 北冕長城腳下第五百四十一章 好不了了(求票~)第五百九十二章 天下無敵(求月票)第642章 一日夫妻百日恩第六百零二章 運交華蓋第八百零九章 身死誰記生前事第六十一章 虎入羊羣第四百七十九章 神仙手段第五十二章 誤上賊船(求推薦票)第二百三十八章 妙筆丹青第一百三十四章 天劫之謎第八百三十六章 道神幽潮生(月中求月票~)第九十八章 文心雕龍(上架求月票求訂閱!)第四百四十四章 雜草般的生命力第四百七十三章 幻天仙境第七百六十六章 順理成章第一百九十三章 摸聖人老底第四百一十九章 一線生機第七百二十一章 這是你的使命第五十一章 被自己的來頭嚇死第一百三十六章 第九劍陣第八百七十六章 恩與仇第六百八十一章 柳木棺怪物第八百零二章 再造宇宙星空第八百六十六章 改良性截肢第八百五十五章 死戰帝忽第二百一十六章 山野之人第623章 邪帝無敵(大章求票求訂閱)第一百九十七章 大帝蕩魔第四百六十七章 此子不能留第四百六十章 朋友的友情(求票!)第八百三十四章 黑石柱子第七百六十一章 最動聽的情話(求月票)第六百七十三章 天下第一至寶第二百七十一章 三十年風雨如晦第五百九十九章 你們果然苟且了!第五百一十五章 三聖學宮第二百六十三章 元朔國體第三百四十七章 有花堪折直須折第六百八十章 心腹大患第七百七十四章 聖皇與氣度第一百二十四章 仙家血脈第一百章 敲山震虎(第三更求月票~)第八百七十五章 你的未來,有了其他可能第四百零五章 怯雨羞雲(一號求票)第八百零九章 身死誰記生前事第一百零九章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第五百三十章 破解仙帝劍道(求訂閱)第二百六十五章 窮胸極餓第八百六十章 那個人第一百二十八章 一成勝算第五百九十四章 碰也不死(求票)第八百二十四章 道阻且長第五百一十五章 三聖學宮第五百二十一章 不死不滅玄功?打!第五百四十一章 好不了了(求票~)第四十三章 飛雪映神通第二百三十三章 野狐再現(求訂閱)第二百七十四章 飛雲谷劇變(第三更!)第五十九章 雙馬尾姑娘第九百一十五章 鬥法聖王第六百六十五章 蘇大強之心,人盡皆知第六百八十六章 氣數已盡第一百五十二章 水上格殺第一百三十七章 真龍神通第五百五十七章 妾身不服第八百一十七章 肉身極致的碧落第四百三十二章 聯軍使團第三百七十章 少年聖皇第一百三十六章 第九劍陣第一百五十三章 馬又丟了第六十章 與你何干?第七百九十章 大道元神第九百二十二章 你看不懂第三十六章 天市垣無序地帶第一百四十三章 天庭神照第八百一十七章 肉身極致的碧落第五百二十七章 劍道大帝第九十七章 何謂大器?第三百一十六章 第一聖皇第六百一十章 天皇曜魄萬神圖第五百三十二章 邪帝琴妃第一百六十七章 五御混元功第八百一十三章 這一戰,我來!(大章求月票!)第三百二十六章 火德神君第八百六十三章 蟲第三百五十二章 嶺南裘廠督第五十一章 被自己的來頭嚇死第八百六十一章 至人無己,神人無功第四百八十九章 夫子故居第四百九十四章 天船洞天第三百一十六章 第一聖皇第九百零二章無能之怒第三百六十四章 你看到的,是我讓你看到的(大章!)第一百八十二章 劫灰神王(四千字大章)第二百八十九章 劫灰神王蘇雲第一百八十一章 人魔與龍第七百八十六章 你們先走,朕來斷後第四百一十三章 小船不能承受之重
第四百七十五章 再殺柳劍南第三百二十九章 北冕長城腳下第五百四十一章 好不了了(求票~)第五百九十二章 天下無敵(求月票)第642章 一日夫妻百日恩第六百零二章 運交華蓋第八百零九章 身死誰記生前事第六十一章 虎入羊羣第四百七十九章 神仙手段第五十二章 誤上賊船(求推薦票)第二百三十八章 妙筆丹青第一百三十四章 天劫之謎第八百三十六章 道神幽潮生(月中求月票~)第九十八章 文心雕龍(上架求月票求訂閱!)第四百四十四章 雜草般的生命力第四百七十三章 幻天仙境第七百六十六章 順理成章第一百九十三章 摸聖人老底第四百一十九章 一線生機第七百二十一章 這是你的使命第五十一章 被自己的來頭嚇死第一百三十六章 第九劍陣第八百七十六章 恩與仇第六百八十一章 柳木棺怪物第八百零二章 再造宇宙星空第八百六十六章 改良性截肢第八百五十五章 死戰帝忽第二百一十六章 山野之人第623章 邪帝無敵(大章求票求訂閱)第一百九十七章 大帝蕩魔第四百六十七章 此子不能留第四百六十章 朋友的友情(求票!)第八百三十四章 黑石柱子第七百六十一章 最動聽的情話(求月票)第六百七十三章 天下第一至寶第二百七十一章 三十年風雨如晦第五百九十九章 你們果然苟且了!第五百一十五章 三聖學宮第二百六十三章 元朔國體第三百四十七章 有花堪折直須折第六百八十章 心腹大患第七百七十四章 聖皇與氣度第一百二十四章 仙家血脈第一百章 敲山震虎(第三更求月票~)第八百七十五章 你的未來,有了其他可能第四百零五章 怯雨羞雲(一號求票)第八百零九章 身死誰記生前事第一百零九章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第五百三十章 破解仙帝劍道(求訂閱)第二百六十五章 窮胸極餓第八百六十章 那個人第一百二十八章 一成勝算第五百九十四章 碰也不死(求票)第八百二十四章 道阻且長第五百一十五章 三聖學宮第五百二十一章 不死不滅玄功?打!第五百四十一章 好不了了(求票~)第四十三章 飛雪映神通第二百三十三章 野狐再現(求訂閱)第二百七十四章 飛雲谷劇變(第三更!)第五十九章 雙馬尾姑娘第九百一十五章 鬥法聖王第六百六十五章 蘇大強之心,人盡皆知第六百八十六章 氣數已盡第一百五十二章 水上格殺第一百三十七章 真龍神通第五百五十七章 妾身不服第八百一十七章 肉身極致的碧落第四百三十二章 聯軍使團第三百七十章 少年聖皇第一百三十六章 第九劍陣第一百五十三章 馬又丟了第六十章 與你何干?第七百九十章 大道元神第九百二十二章 你看不懂第三十六章 天市垣無序地帶第一百四十三章 天庭神照第八百一十七章 肉身極致的碧落第五百二十七章 劍道大帝第九十七章 何謂大器?第三百一十六章 第一聖皇第六百一十章 天皇曜魄萬神圖第五百三十二章 邪帝琴妃第一百六十七章 五御混元功第八百一十三章 這一戰,我來!(大章求月票!)第三百二十六章 火德神君第八百六十三章 蟲第三百五十二章 嶺南裘廠督第五十一章 被自己的來頭嚇死第八百六十一章 至人無己,神人無功第四百八十九章 夫子故居第四百九十四章 天船洞天第三百一十六章 第一聖皇第九百零二章無能之怒第三百六十四章 你看到的,是我讓你看到的(大章!)第一百八十二章 劫灰神王(四千字大章)第二百八十九章 劫灰神王蘇雲第一百八十一章 人魔與龍第七百八十六章 你們先走,朕來斷後第四百一十三章 小船不能承受之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