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一章 今日我將名動天下(週一求票)

三聖道場,一朵朵蓮花徐徐生長,尺許方塘,生長出的蓮花已經有三五丈高,丈餘方圓,蓮葉則更大一些,約有丈六方圓。

人們走在蓮花下,耳畔是佛音,垂下的是佛光。

還有那道樹,瑞氣千條,走在這裡,佛光瑞氣,洗滌自身,易筋伐髓,從肉身,到靈界中的性靈,簡直脫胎換骨!

再加上儒家至聖夫子的天人合一,讓人走在這裡有一種與天地相容,吾道自在吾性自足的感覺!

這對他們的修煉和參悟提升極大!

而這一切,則是因爲蘇雲在這裡講道,傳授徵聖、原道境界所致。

對於原道境界,蘇雲也所知不多,但歷代聖賢在他們的經典中都有論述,對原道境界的闡述可謂是詳細備至!

每一位聖人留下的絕學中都有關於原道境界的感悟,蘇雲雖然所知不多,但瑩瑩的知識包羅萬象,歷代聖賢的經典在她那裡幾乎都有備份!

蘇雲退居二線,換做瑩瑩侃侃而談,向楊道龍、金寶誌、白如玉等人闡釋原道境界,聽得衆人如癡如醉。

哪怕是宋命宋神君,也不禁正襟危坐,沒有了平時的嬉皮笑臉,細細傾聽。

他雖然已經修煉到原道境界,在這個境界上的感悟極多,修爲也因爲修成徵聖原道境界而變得異常強大。

能夠位列天府三大神君之中,修爲實力自然非同小可。

但與瑩瑩的講述相比,他這才發覺自己在原道境界上的參悟有着很多不足之處。

這也難怪,元朔是個小地方,窮鄉僻壤,第一聖皇開闢境界,因爲缺少了肉身境界,導致靈士的壽元短暫,只比普通人長一點兒,最多隻能活到一百二十歲。

聖賢們長短只有百年壽命,他們很多人在短短几十年便修煉到原道境界,之後便拼命的研究這個境界,試圖再進一步,躲過壽元終結的大劫!

他們因此養成只爭朝夕的心態,感慨歲月易逝,即便是夫子也有逝者如斯夫的感慨。而這在天府洞天是無法想象的!

天府洞天的世家,往往是仙族,肉身天生強大,壽命悠久,動輒幾千年甚至一兩萬年。

即便是普通人,也因爲這裡天地元氣充沛得難以想象,肉身天生便比元朔人強橫許多。哪怕是不修煉,普通人也有幾百年壽元,比元朔的原道聖人活得還長!

他們沒有隻爭朝夕的緊迫感。

“只是,蘇仙使爲何自己不講解原道,卻讓他身邊的那個只有書本高的丫頭講解呢?”宋命大惑不解。

一旁的風塵紀也狐疑起來,心道:“蘇大強不講解原道境界,是因爲他還未修煉到原道境界,對原道一竅不通。這麼看來,瑩瑩纔是他們之中最強的那個!也即是說……”

他面色嚴肅:“我的第一判斷纔是正確的,瑩瑩纔是真正的仙使大人!”

他心中卻也對蘇雲欽佩萬分:“蘇大強故佈疑陣,連我這個知情人也騙過去了,果真厲害!”

瑩瑩講解原道境界,講解得頭頭是道,解答楊道龍、白如玉等人的問題她也是易如反掌,只要稍微檢索一下自己儲存的知識,便可以解答,也難怪風塵紀會有這個誤會。

倘若換做蘇雲來解答,必然是張口結舌,不學無術的表現。

短短几日時間,蘇雲的三聖道場之中便有數人修成徵聖境界,更是讓其他人對蘇雲蘇仙使欽佩得五體投地。

不過,因爲他們沒有接觸過原道境界的緣故,短時間內還沒有人有望修成原道境界。否則,倘若有一人修成原道,那勢必會舉世皆驚,成就三聖道場的無上威名!

突然,天空中一聲驚雷炸響:“大膽!”

那聲音彷彿雷聲在雲層中滾動來去:“徵聖、原道境界,乃是禁忌,何妨妖孽,膽敢違背上仙之禁忌,將這兩個境界輕授於人?莫非要違反天條不成?”

滔滔神威從天而降,向下壓來!

天空中風雲變幻,化作一隻彌天大手,向三聖道場壓下!

三聖道場所有人都感受到莫大的壓力!

那些追隨蘇雲的強者,很多人都露出驚懼之色,即便是楊道龍、白如玉、江君碧等在天府也算是能排的上名號的山野散人,也是戰戰兢兢。

他們出身底層,雖然有膽有識,但面對這一幕,面對天神問罪,心中的勇氣便不翼而飛!

這是刻在骨子裡的自卑,烙印在血脈中的奴性,是上位者對底層人的威壓!

瑩瑩面色不改,瞥了蘇雲一眼,卻見蘇雲坐在那裡一動不動,身後卻有華光如瀑,直衝雲天!

蘇雲的天象性靈一飛沖天,一掌迎上那彌天大手,兩掌相遇,天空中的雲氣頓時被無形的力量推開,方圓數百里的雲霞,盡皆消失!

天空變得從未有過的純淨,乾淨得可以看到深空!

這正是兩人神通碰撞散發出的餘波所致!

蘇雲的天象性靈緩緩飄回,彷彿雲氣,從蘇雲頭頂百匯流入,進入他的體內。

“原道境界的存在出手了!”

風塵紀心頭怦怦亂跳:“是原道境界的存在!有人打算借仙使人頭,作爲進入仙界的敲門磚!”

天府洞天,一百零八福地,每年都會產出一些仙氣,刨除上貢給仙界的部分,還有些剩餘。

剩下的仙氣不足以修煉,但積少成多,世家會用積累下的仙光仙氣煉就神位,讓自己烙印在天地間,成爲得到天地認同的神魔!

在天府洞天,幾乎每個仙族世閥都有幾尊天神守護!

成爲天地認同的神魔,便意味着受傷之後很快便可以復原,修爲損耗也可以很快恢復,就算遇到強大的敵人也很難被殺死,最多被鎮壓。

成爲神魔的好處多多,但是相比飛昇仙界成爲仙人,那就不值一提!

仙界已經禁止飛昇,天府洞天中隱藏着一些擁有飛昇實力的人,他們的實力基本上已經是仙人的層次。但他們沒有飛昇,不是仙人。

他們是原道聖者。原道境界的存在。

像這樣的存在高高在上,輕易不會露面,只有這次聖皇會,纔會吸引來原道聖者。

這次聖皇會,基本上都是原道聖者之間的鬥爭,徵聖境界的存在儘管很強,但在他們面前,只是陪襯。

“蘇大強,你違反天條,可曾知罪?”

那個聲音從外面傳來,只見一個少年模樣的男子腳踏蓮花,進入三聖道場,氣質超凡脫俗。

那蓮花乃是三聖之一的釋迦聖人腳步落處所形成的異種花卉,既是生命,又是釋迦聖人的道的顯化。

而今經過蘇雲引動三聖道場,讓蓮花有了幾分仙界奇珍的態勢,卓爾不凡。

那少年模樣的男子腳踏花蕊,徑自向蘇雲走來,不緊不慢道:“仙界命令,世人不敢違反,惟獨你敢,可見是亂臣賊子。”

他來到草廬前最後一株蓮花上,停下腳步,俯瞰衆人,目光落在宋命身上,微微欠身,道:“王中廷參見宋神君。宋神君乃是仙界敕封的神君,不會干預我擒拿亂臣賊子吧?”

他此言一出,三聖道場中一片譁然,投靠蘇雲的那些靈士交頭接耳,議論紛紜。

楊道龍臉色微變“”“他便是王中廷?天雄福地,王家的領袖,原道聖者!聽聞他千歲那年,便修煉到原道境界,是天府洞天中修煉到原道境界最快的聖者!”

“他修成原道之時,天降祥瑞,大道共鳴!有人見他性靈飛天,與日月共舞!”

“聽說他的實力甚至達到神君的層次,還在宋命宋神君之上!”

“宋命宋神君本來就水得很,他是靠宋仙君的福廕……”

“噤聲,那水貨就在那邊!”

……

宋命哈哈笑道:“亂臣賊子,自然人人得而誅之!倘若蘇兄弟犯了天條,我也不能容忍他!”

王中廷見他沒有干預的打算,也是稍稍放心,向蘇雲道:“你違背仙家命令,私傳徵聖、原道境界,其罪當誅!念在你是聖皇弟子,我可以給你一次選擇的機會,你是親自束手就擒,被押解到仙廷,還是由我親自將你鎮壓擒拿?”

瑩瑩早已停止講道,心中有些不安,這不安感來自於王中廷。

王中廷給她的感覺幾乎可比神君柳劍南!

當初爲了對付柳劍南,在埋伏暗算的情況下,他們還是幾乎全軍覆沒!

若非蘇雲和瑩瑩以爲自己依舊在幻天中,因此悍不畏死的進攻,那次死的便不是柳劍南而是他們了!

“士子,要我出手嗎?”瑩瑩低聲道。

她的意思是與蘇雲聯手,就像對付柳劍南那樣對付王中廷,然而不遠處的風塵紀卻誤會了,心道:“果然不出我所料!瑩瑩就是真正的仙使大人!她的實力比大強兄更強,擔心大強不是王中廷的對手,因此說要我出手嗎!”

“無妨。”

蘇雲露出笑容,緩緩站起身來,笑道:“瑩瑩,今日我將名動天下,威震八方。”

“名動天下,威震八方?”

王中廷腳下的蓮花微微晃動,淡然道:“自古以來,有你這種想法的人往往是粉身碎骨,屍骨無存。我觀你的境界,不過是徵聖,剛纔能夠接下我五成掌力,也算不弱。但正所謂一重境界一重天,隔着境界,就是隔着一層天。我乃是原道聖者,高你一個境界,在天上看你,如觀螻蟻。”

宋命東張西望,突然眼睛一亮,跑到不遠處一個女子身邊,低聲笑道:“我說王中廷這廝爲何突然跑出來,一定是有人在背後指使。果然是你來了。”

那女子正是三大神君之一的花紅易,見到宋命,卻沒有絲毫歡喜,反而皺了皺眉頭,顯然對宋命的爲人頗爲不喜。

花紅易淡淡道:“宋命,葉玉辰死了?他是我贈給你的僕人,他死在你的地盤,你須得給我一個交代。”

宋命陪笑。

花紅易瞥他一眼,道:“聽說你與這位仙使大人交手過,你對他的實力怎麼看?”

宋命點頭哈腰,諂媚笑道:“自然是不如我的,更不如紅易你……”

花紅易冷哼一聲:“別以爲討好我兩句,便可以把葉玉辰的事一筆勾銷。我知道他的實力不如我,我問的是他的實力與王中廷相比如何!”

宋命立刻正色道:“王中廷乃是原道聖者,一重境界一重天,王中廷在天上看蘇雲,就算他字大強,也是必死無疑,當場授首!”

花紅易目光落在王中廷的身上,微笑道:“我也是這個意思。王家的仙家功法,金陵王氣渡劫篇,乃是少見的以歷劫爲修行的功法。這門功法一步一劫,相傳踏上九十九重劫,便可以力證仙道,開仙門飛昇!王家歷代除了王家的那位仙人之外,只有王中廷修煉到九十九重劫。若是仙界有令,不許飛昇,他早就可以飛昇了。”

她的話音剛落,王中廷步履跨出,腳步踩在空中。

伴隨着他的腳步落下,金陵王氣爆發,他手掌翻飛,施展第一式印法,金陵仙劫印,掌印如臨江仙城!

他的掌心之中,仙道符文翻飛,符文化作神魔,烙印在城牆之上,臨江仙城如同一座神魔之城!

這一擊的威能,與先前空中那一擊不可同日而語!

蘇雲不假思索,擡手第一仙印擋下。

王中廷抽掌,跨出第二步,第二印爆發,還是金陵仙劫印,只是威力竟然又自小有提升,城牆上的神魔烙印更加清晰。

蘇雲依舊以第一仙印擋下。

王中廷再進一步,金陵仙劫印的威力在漸漸提升,越來越強,待到後來,只見那臨江仙城的城牆上神魔烙印愈發清晰,越發靈動!

一步一劫,這正是金陵王氣渡劫篇的強大之處,吸收劫運,壯大自身,待到八十步時,王中廷的金陵仙劫印的威力,已經遠超蘇雲的第一仙印,打得蘇雲不斷後退!

“嘭!”

又是一聲巨響傳來,蘇雲退入天魁福地。隨即又是嘭的一聲巨響,蘇雲再退,退到天魁福地的仙山前。

“嘭!”

蘇雲悶哼,後背撞在仙山上。

王中廷氣勢越來越強,繼續一步又一步向前逼去,一印又一印向蘇雲轟出!

那座仙山通體堅硬無比,卻在他的金陵仙劫印的威能下撲索索抖動,每一印轟出,仙山便晃動一番!

而仙印下的蘇雲依舊在硬接他的印法,然而每接下一印,便被他打得嵌入山體一步,同時王中廷再踏前一步!

短短時間,王中廷連續踏出十多步,終於將氣勢提升到前所未有的極致,最後一印轟向蘇雲,淡淡道:“可以了,徵聖境界,竟然接到我第九十九印才死,你也算死得其所……”

“所”字還未說出,被嵌在山體之中的蘇雲擡手輕輕一掌揮出,紫氣大放,光芒萬丈!

紫府印迎上王中廷的第九十九金陵仙劫印!

兩人手掌碰撞的一瞬間,王中廷臉色劇變,只覺無可匹敵的力量襲來,腳下立不住,蹭蹭向後退去!

待到他連退九十九步,心中一驚,發現自己恰恰退到適才站着的那朵蓮花上!

他的前方,蘇雲從山體中激射而出,一指點來!

王中廷擡手封擋,只聽嗤的一聲,指力穿透他的手背!

王中廷手掌貼在額頭上,這道指力從他後腦處破出。

蘇雲收指,從王中廷身邊走過,背對着他走下蓮花,淡淡道:“你回去安排後事應該還來得及,三日之後,你將性靈崩碎,爆體而亡。”

王中廷收回手掌,一言不發跳下跳下蓮花,閃身而去,很快不見蹤影。

衆人驚疑不定。

三日後,有消息傳來,王家的領袖王中廷,暴斃在天雄福地中。

這一日,是蘇雲來到天府洞天的第十天。

第十天,蘇雲名動天下,威震八方。

————週一求票!!!

第八百三十七章 帝廷與異域第八百二十二章 歪打正着第三百五十七章 錢眼第七百一十三章 手足相殘第六百零一章 鐵索連船(求訂)第二百三十九章 裘水鏡弔喪第二百三十二章 東都第一魔神(求訂閱)第四百一十七章 懸棺鎖雲晞第六十一章 虎入羊羣第六百一十九章 溫嶠掀桌子(修正)第四百三十六章 借劍一用第三百三十一章 何謂神威?如嶽如海第四百一十四章 仁至義盡,不再留情第三百五十一章 第八境界第九十二章 大聖靈兵第八百三十三章 冥都之謎第四十七章 意亂青魚鎮第七十章 邪裡邪氣第九十六章 劍斷劫灰山第二百八十二章 未過門的明玉妃第一百四十章 更難得是這份謙虛第四百八十九章 夫子故居第八十五章 天闕十二篇第三百六十九章 天生一把硬骨頭第二百四十三章 帝平與狐(求訂閱)第六百七十七章 塵沙浩劫環無窮第四百一十一章 不要開棺!第四百七十五章 再殺柳劍南第一百九十七章 大帝蕩魔第六十五章 野得很第八百七十三章 時代的絕響第八百二十六章 帝忽之百里瀆(豬生日快樂)第三百七十九章 仙印之威第七百一十三章 手足相殘第四百六十八章 一氣轉洪鈞,混元入先天第八百五十六章 外鄉人與帝倏第七百九十三章 人魔的執念第三百九十六章 倒黴孩子第一百一十一章 左手拿書,右手拄刀第三百五十三章 元始元年的最後一天第650章 蘇聖皇的第一次翻船第三百四十三章 矇蔽道心(兒童節求月票!)第九十五章 墮落成魔第五百五十一章 神通起源(求票)第六十九章 少年俠氣第二百四十章 魔中之傑第五百九十三章 五府顯神通第七百七十五章 妖婦梧桐第七百九十七章 帝忽肉身第六百一十四章 好人蘇雲(大章求票)第五百三十六章 口舌之爭第四百九十八章 邪帝之心第一百六十三章 第六洞天與第七靈界第七百九十九章 劫灰大帝第八百八十六章 天尊深不可測第五百一十四章 蘇雲的一見鍾情第七百零五章 船中枯骨第四百七十九章 神仙手段第八百二十五章 萬孤臣(大章求月票)第八百五十九章 東君與棺第五百九十四章 碰也不死(求票)第四百七十五章 再殺柳劍南第一百二十八章 一成勝算第一百二十五章 你深不可測你知道嗎?第七百九十六章 嫁衣計劃第三百六十七章 天外有天第八百九十六章 輪迴之戰第五百二十六章 古道熱腸第七百二十章 臨淵最強打工人第九百五十章 混沌七公子第四十九章 劫灰怪第八百五十七章 亡羊補牢第十章 野性張揚第636章 萬世修行,換蘇郎一顧第三百四十九章 月池沐浴佳人惱第630章 天后見邪帝第八百二十三章 成全你的無上威名(求月票!)第二百五十二章 水鏡同天第五百六十章 仙帝功法,功道等身第七百五十九章 雲仙帝,道相爭(求月票)第一百章 敲山震虎(第三更求月票~)第七百四十九章 獄天君之死第五百九十四章 碰也不死(求票)第六百一十八章 踩船的藝術第八十六章 大一統功法第四百九十四章 天船洞天第一百一十七章 靈界種火第一百六十三章 第六洞天與第七靈界第八百零六章 水鏡見邪帝第八百一十八章 邪帝,朕稱帝了第七百一十八章 對錯難論第二百一十四章 裘水鏡弄權第四百五十三章 你不是無名之輩第三百五十六章 太歲頭上動土第624章 不要反抗(求訂閱)第一百零三章 董醫師與育天將第七百七十三章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第三十二章 努力做個正常少年第三十七章 妖魔風範(新年快樂)第三百七十二章 天降隕石
第八百三十七章 帝廷與異域第八百二十二章 歪打正着第三百五十七章 錢眼第七百一十三章 手足相殘第六百零一章 鐵索連船(求訂)第二百三十九章 裘水鏡弔喪第二百三十二章 東都第一魔神(求訂閱)第四百一十七章 懸棺鎖雲晞第六十一章 虎入羊羣第六百一十九章 溫嶠掀桌子(修正)第四百三十六章 借劍一用第三百三十一章 何謂神威?如嶽如海第四百一十四章 仁至義盡,不再留情第三百五十一章 第八境界第九十二章 大聖靈兵第八百三十三章 冥都之謎第四十七章 意亂青魚鎮第七十章 邪裡邪氣第九十六章 劍斷劫灰山第二百八十二章 未過門的明玉妃第一百四十章 更難得是這份謙虛第四百八十九章 夫子故居第八十五章 天闕十二篇第三百六十九章 天生一把硬骨頭第二百四十三章 帝平與狐(求訂閱)第六百七十七章 塵沙浩劫環無窮第四百一十一章 不要開棺!第四百七十五章 再殺柳劍南第一百九十七章 大帝蕩魔第六十五章 野得很第八百七十三章 時代的絕響第八百二十六章 帝忽之百里瀆(豬生日快樂)第三百七十九章 仙印之威第七百一十三章 手足相殘第四百六十八章 一氣轉洪鈞,混元入先天第八百五十六章 外鄉人與帝倏第七百九十三章 人魔的執念第三百九十六章 倒黴孩子第一百一十一章 左手拿書,右手拄刀第三百五十三章 元始元年的最後一天第650章 蘇聖皇的第一次翻船第三百四十三章 矇蔽道心(兒童節求月票!)第九十五章 墮落成魔第五百五十一章 神通起源(求票)第六十九章 少年俠氣第二百四十章 魔中之傑第五百九十三章 五府顯神通第七百七十五章 妖婦梧桐第七百九十七章 帝忽肉身第六百一十四章 好人蘇雲(大章求票)第五百三十六章 口舌之爭第四百九十八章 邪帝之心第一百六十三章 第六洞天與第七靈界第七百九十九章 劫灰大帝第八百八十六章 天尊深不可測第五百一十四章 蘇雲的一見鍾情第七百零五章 船中枯骨第四百七十九章 神仙手段第八百二十五章 萬孤臣(大章求月票)第八百五十九章 東君與棺第五百九十四章 碰也不死(求票)第四百七十五章 再殺柳劍南第一百二十八章 一成勝算第一百二十五章 你深不可測你知道嗎?第七百九十六章 嫁衣計劃第三百六十七章 天外有天第八百九十六章 輪迴之戰第五百二十六章 古道熱腸第七百二十章 臨淵最強打工人第九百五十章 混沌七公子第四十九章 劫灰怪第八百五十七章 亡羊補牢第十章 野性張揚第636章 萬世修行,換蘇郎一顧第三百四十九章 月池沐浴佳人惱第630章 天后見邪帝第八百二十三章 成全你的無上威名(求月票!)第二百五十二章 水鏡同天第五百六十章 仙帝功法,功道等身第七百五十九章 雲仙帝,道相爭(求月票)第一百章 敲山震虎(第三更求月票~)第七百四十九章 獄天君之死第五百九十四章 碰也不死(求票)第六百一十八章 踩船的藝術第八十六章 大一統功法第四百九十四章 天船洞天第一百一十七章 靈界種火第一百六十三章 第六洞天與第七靈界第八百零六章 水鏡見邪帝第八百一十八章 邪帝,朕稱帝了第七百一十八章 對錯難論第二百一十四章 裘水鏡弄權第四百五十三章 你不是無名之輩第三百五十六章 太歲頭上動土第624章 不要反抗(求訂閱)第一百零三章 董醫師與育天將第七百七十三章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第三十二章 努力做個正常少年第三十七章 妖魔風範(新年快樂)第三百七十二章 天降隕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