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二章 燭龍異變

瑩瑩偷偷撿起《禹皇書》,把這本書吃掉,只覺奇奇怪怪的知識又增加了不少。

《禹皇書》是最後的聖皇禹,在飛昇之路上的見聞,以及他對於前路的洞天的計算。

其中記載的東西有沿途中遇到的怪事和一個個光怪陸離的大千世界,像帝座洞天、鐘山洞天,是飛昇之路上的主世界,除了主世界之外,還有大大小小的星球,上面也都自成一界。

《禹皇書》指導了聖皇禹之後幾千年的聖靈,讓他們沿着這條道路不斷搜索下去。

飛昇之路也因爲聖皇禹的貢獻,變成了一條元朔的聖靈的求道之路,走在這條道路上的聖靈在閱讀聖皇禹留下的文字,總有一種吾道不孤的感覺。

樓班和岑夫子兩位聖靈自然也是如此,因此他們在看到追隨聖皇禹的足跡,跑了這麼長時間卻返回天市垣,不免有些暴躁。

蘇雲努力安撫兩個暴躁的聖靈,邀請他們觀覽遊歷鐘山洞天,尋找聖皇禹與歷代先賢的足跡,這才讓兩個暴躁的聖靈舒坦一些。

“鐘山洞天是流放之地,四周有天淵封禁,共有十星九淵,有進無出。”

爲他們帶路的是白瞿義,與蘇雲也算是不打不相識,他是白澤氏年紀最長的,對鐘山洞天可謂是瞭如指掌,道:“鐘山洞天因爲處在鐘山之上,燭龍口中,天市垣、帝座與鐘山洞天合併,可以說也落入了天淵封禁之中。”

蘇雲、道聖、聖佛等人也站在樓班的神通所化的廊橋複道之上,四下瞭望,只見鐘山洞天的境遇極爲險惡,天空中是天淵九星形成的十顆太陽,這十顆太陽之間形成深邃無比的大淵掛在天幕上。

他們目光所及,能夠看到遠處有三顆淵星,近處有兩顆淵星,其他五顆淵星應該在鐘山洞天的背面。

隨着星辰運轉,其他淵星輪次,天空中的大淵也在不斷變化。

此時,正是第九淵從鐘山洞天的上空掃過。

天空中元磁扭曲,不斷有光雨墜落,砸向鐘山洞天的大地。

鐘山洞天基本上到處都是荒漠,荒漠中的砂石是黑色的,是一種黑曜石,每當到淵星接近的時候,黑曜石便被燒得赤紅,而且越來越明亮!

整個鐘山洞天之所以看起來無比明亮,如同銀河的核心,便是這個緣故。

只有鐘山邊緣靠近北海的位置,纔有可供生存的地方。——鐘山洞天,也有一片北海。

而今,洞天合璧,鐘山洞天原本乾涸的天地元氣變得濃郁起來,應龍等神祇正在掀起大雨,給這片荒漠降雨。

那廣袤無垠的黑沙漠中不斷傳來黑曜石炸裂的聲響。

蘇雲等人還看到其他神魔在沙漠中搜尋寶地,洞天合璧,讓鐘山洞天變得沒有從前那麼兇險,要知道在洞天合璧之前,黑沙漠是鼎鼎有名的死亡之漠,等閒白澤氏根本不敢踏足其中。

蘇雲遙遙看去,黑沙漠中還有幾處地方有仙光,映着黑曜石,很是絢麗。

“這三千多年以來,的確有聖靈來過這裡,有幾百位。白華夫人雖然殘暴,但對這些聖靈卻還算是禮遇。”

白瞿義道:“這是因爲,從天市垣來的聖靈,帶來了徵聖與原道境界。這兩個境界,是我們鐘山洞天所沒有的。我白澤氏雖然兇殘了點,但對待恩人,還是知恩圖報的。”

廊橋複道從天空中流轉而下,來到黑沙漠邊緣的綠洲,白澤氏爲數不多的族人在這裡建立了文明。

“這便是聖皇禹的傳道之地。”

白瞿義引領他們來到一片聖殿,聖殿中有着優美的壁畫,蘇雲觀看壁畫,壁畫上是聖皇禹向白澤氏傳道的情形,還有神王白華夫人設宴款待聖皇禹的場景。

除此之外,還有聖皇禹登上祭壇,被白澤氏衆人送離鐘山洞天的場景。

蘇雲等人又在壁畫上看到了其他來自元朔的聖人性靈,其中以儒釋道三家居多,其他還有琴、棋、書、畫、醫、工、農、商等各業的聖人性靈。

樓班不無嫉妒,向蘇雲道:“我本應該也出現在這些壁畫上的。”

蘇雲沒有好氣道:“是,是,老閣主本來便應該被人掛在牆上。”

樓班吹鬍子瞪眼,一旁的道聖聖佛也羨慕非常,道:“若是能像這些先哲一樣,被掛在牆上,也是一種成就了。”

岑夫子道:“此乃與先哲和聖皇並列的榮耀。”

左鬆巖道:“而今新學昌隆,蘇閣主補上了幾個境界,再加上肉身境界,今世之人就算修成仙道也沒什麼大不了的。既然有望成仙,又何必在意是否會被掛在牆上?”

岑夫子、道聖和聖佛紛紛搖頭:“你不是聖人,你不懂。”

瑩瑩認認真真道:“但左僕射對元朔的貢獻,比諸位聖人大多了。”

道聖、聖佛和岑夫子被憋個半死,卻無話可說。

他們對元朔的貢獻的確不小,然而左鬆巖卻是第一批開眼看世界的人,也是將元朔從積貧積弱中拉出來的那個人物,也是在最黑暗時第一個舉起義旗,反抗元朔腐朽的人物。

並且,他做到了!

他的貢獻,自然無人可比!

而今,左鬆巖還在推行元朔的新學進步,樓班當年想做而沒能做到的事情,他也做到了!

他本有機會稱帝,做元朔皇帝,把皇位子子孫孫的傳下去,然而卻主動捨棄皇位,結束五千年的皇位制度,變成元老制。

這等舉動,這等氣魄,即便在聖皇之中也是不多。

樓班沉默片刻,道:“左僕射比我們更適合掛在牆上。”

道聖、聖佛和岑夫子紛紛點頭,讚道:“理當如此。左僕射死後,當與先賢、聖皇並列,一起掛在牆上!”

左鬆岩心裡既是歡喜,又是來氣,搖頭道:“你們誰愛掛上去誰掛,反正我不掛。老子是要成仙的人!”

衆人哈哈大笑。

瑩瑩又要說話,卻在此時,岑夫子寫了個“閉”字,貼在她的頭上,瑩瑩張口結舌,半個字也說不出來,急得臉色漲紅。

蘇雲與她心有靈犀,替她問道:“兩位老爺是否還要離開鐘山洞天,前往其他洞天?”

瑩瑩小雞啄米般連連點頭。

樓班和岑夫子臉色頓時都黑了,剛纔聖殿內還一片歡聲笑語,現在突然便尷尬下來。

蘇雲顯然把她心中所想潤色了一番,若是換瑩瑩詢問,必然更加尷尬。

白瞿義咳嗽一聲,道:“雖說我們幾大洞天都被困在九淵之中,但是通過我白澤氏的流放之術,還是可以把兩位送出九淵的。”

樓班和岑夫子還是黑着臉,並不說話。

瑩瑩急得滿頭黑色的墨水,蘇雲會意,道:“兩位老爺若是留下來的話,過不了幾年,便可以看到其他洞天,無需走飛昇之路了。”他還是把瑩瑩的話潤色了不少。

岑夫子遲疑一下,解開瑩瑩腦門上的“閉”字,道:“其他洞天飛來,若是與天市垣合璧,豈不是說,他們也要封印在九淵之中?這九淵如此險惡,只進不出,若是不能救其他洞天的人免於危難,我良心不安。樓聖人留下,我獨自走這條飛昇之路。”

瑩瑩急切道:“萬一你走着走着,發現我們又跑到你前頭呢?你眼巴巴……”

岑夫子想了想,還是又在她腦門上寫了個“閉”字。

蘇雲道:“岑伯,瑩瑩的話雖不好聽,但道理還是有的。”

岑夫子笑道:“雲兒,明知不可爲而爲之,這正是夫子的取義之道啊。我不知道有沒有別人做這件事,也不知道別人會不會成功,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成功。但我一定要去做,我做了,纔有意義。這就是儒的義,我要取的,就是義之道。”

蘇雲不再勸說。

瑩瑩也沉默下來。

樓班笑道:“你我一向同行,既然夫子要去,那麼我陪你一起去,再走一遭飛昇之路!”

他有幾分豪邁,笑道:“這一次,我們一定要在天市垣之前,尋到另一座洞天!”

兩位聖靈哈哈大笑,聖佛雙手合什,讚道:“善哉善哉。”

蘇雲沉吟片刻,道:“若是兩位聖人一定要走的話,那就讓通天閣的人計算出下一個洞天與天市垣的軌跡,爲兩位計算出一條新的飛昇之路。”

白瞿義道:“我白澤氏的術數很是不弱,或許可以幫忙。”

蘇雲尋到通天閣的衆人,卻見通天閣的術數高手已經在少年白澤的帶領下,計算天淵十星和其他洞天的軌跡了,其中還有玉道原率領一衆西土高手在一旁幫忙。

蘇雲瞥了玉道原一眼,玉道原看出他的心思,冷笑道:“我好歹也是通天閣的一員,在星空天象和術數上的造詣,絕不會比蘇閣主遜色!”

蘇雲臉色羞紅,不敢說話。

樓班瞥見他的表情,冷笑道:“不學無術!”

蘇雲臉色更紅。

少年白澤道:“閣主,我們算出了一些新的東西。隱藏在星系中的燭龍之眼,可能要張開了。”

“燭龍開眼?”

蘇雲等人倍感驚訝,擡頭仰望天空,只能看到深邃無比的天淵,卻無法看到燭龍星系的全貌。

“鐘山洞天包括燭龍星系,鐘山星雲,燭龍開眼的話,會發生什麼事?”

蘇雲問道:“對我們是好是壞?”

“不知。”

少年白澤道:“不過,燭龍開眼,恐怕是一場震驚宇宙的大事!燭龍的雙眼中,此刻應該有什麼異常的變化在發生!”

第三百七十五章 小破孩第一百九十六章 心有靈犀第一百三十五章 學問交流第二百一十八章 皇室元無計第四百七十九章 神仙手段第五百零三章 流放帝心第九十四章 劫火洞燃,世界俱壞第七百二十三章 第三仙界,師與徒第二百六十八章 劍閣聖人第二百九十七章 杏林往事第一百九十七章 大帝蕩魔第八百四十章 宇宙公敵第八百四十一章 決戰帝倏(牛年快樂!)第六百六十五章 紫府來襲,一路走好第九百三十四章 諸帝墳墓第八百七十八章 水鏡先生的陰謀第二百九十章 地底魔神封印第二百二十三章 天市垣之戰第八百四十九章 誅仙劍門第一百八十八章 聖人大勢第四百四十六章 仙界神魔的日常(求票)第七十一章 姑娘,你不冷嗎?第五百零九章 我不懂劍術,我對劍術沒興趣第八百二十三章 成全你的無上威名(求月票!)第七百二十七章 三人論道第四十章 黑暗降臨第六十三章 同學少年別,相逢鬢染霜第三十七章 妖魔風範(新年快樂)第二百一十七章 一公八卿第七十四章 長生的奧妙(週一求推薦)第四百五十章 都是我的第四百一十章 你爹詐屍了第四百八十七章 仗臉飛昇的第二人第九百三十章 大善人和善解人意第四百八十八章 反覆橫跳第八百六十五章 賊船第四百零四章 無題(一號求票)第八百四十九章 誅仙劍門第九百一十章 劫灰大帝第一百一十一章 左手拿書,右手拄刀第三十七章 妖魔風範(新年快樂)第八十九章 地下劫灰城第三百八十三章 喚醒心魔第七百八十章 懸鐘之戰第五十七章 不答應就滅口第六百二十章 陛下,你老了(修正)第八百九十八章 庸醫害人第二百八十五章 有女夏夢覺第六百七十七章 塵沙浩劫環無窮第四百八十一章 元朔母體文明第九百三十七章 山窮水盡疑無路第八百六十九章 道語鬥道君第一章 庠序狐狸伴讀書第四百五十一章 我好像看到天市垣了第八百四十四章 開局就送開天斧第七百五十三章 鴻蒙初闢道初分第一百零七章 背鍋之一代宗師第三百八十六章 天外第一戰,仙人之威(大章求票)第三百六十四章 你看到的,是我讓你看到的(大章!)第九百二十二章 你看不懂第九百四十五章 脅迫時代第三百九十二章 女大三抱金磚第八百三十一章 打爆天下第一至寶第七百零五章 船中枯骨第八百八十三章 無量劫第五十三章 睡夢中好殺人第一百四十章 更難得是這份謙虛第一百六十三章 第六洞天與第七靈界第四百四十三章 鐘山洞天第六百八十九章 拾金不昧蘇大強第七百五十五章 仙相百里瀆第六百零二章 運交華蓋第三卷元始元年,結束,第四卷天外有天,明天更新第二百八十七章 廟中神祇第二百二十三章 天市垣之戰第八百一十二章 酒是千齡不老丹第三百四十章 鳳棲梧桐(第三更)第三百五十七章 錢眼第九百三十四章 諸帝墳墓第三百五十六章 太歲頭上動土第一百二十五章 你深不可測你知道嗎?第二百七十六章 蘇雲授課,神魔亂舞第三百八十三章 喚醒心魔第三百九十八章 少年不知愁滋味第三百三十一章 何謂神威?如嶽如海第七百一十六章 立足神通海第643章 戰力無雙第九百三十六章 鐘聲一響第三百零八章 三條腿的女婿第二百零一章 蘇家第六十四章 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第三百三十九章 我小柳啊(第二更)第七百二十章 臨淵最強打工人第七百四十六章 往昔曾相見第九百二十五章 十年之期第三百九十五章 他是誰?第五百七十五章 冥都聖王(雙倍求票!)第八百章 天帝的擔當第645章 蘇雲謙恭未篡時第五百一十七章 前朝第一忠臣,蘇聖皇
第三百七十五章 小破孩第一百九十六章 心有靈犀第一百三十五章 學問交流第二百一十八章 皇室元無計第四百七十九章 神仙手段第五百零三章 流放帝心第九十四章 劫火洞燃,世界俱壞第七百二十三章 第三仙界,師與徒第二百六十八章 劍閣聖人第二百九十七章 杏林往事第一百九十七章 大帝蕩魔第八百四十章 宇宙公敵第八百四十一章 決戰帝倏(牛年快樂!)第六百六十五章 紫府來襲,一路走好第九百三十四章 諸帝墳墓第八百七十八章 水鏡先生的陰謀第二百九十章 地底魔神封印第二百二十三章 天市垣之戰第八百四十九章 誅仙劍門第一百八十八章 聖人大勢第四百四十六章 仙界神魔的日常(求票)第七十一章 姑娘,你不冷嗎?第五百零九章 我不懂劍術,我對劍術沒興趣第八百二十三章 成全你的無上威名(求月票!)第七百二十七章 三人論道第四十章 黑暗降臨第六十三章 同學少年別,相逢鬢染霜第三十七章 妖魔風範(新年快樂)第二百一十七章 一公八卿第七十四章 長生的奧妙(週一求推薦)第四百五十章 都是我的第四百一十章 你爹詐屍了第四百八十七章 仗臉飛昇的第二人第九百三十章 大善人和善解人意第四百八十八章 反覆橫跳第八百六十五章 賊船第四百零四章 無題(一號求票)第八百四十九章 誅仙劍門第九百一十章 劫灰大帝第一百一十一章 左手拿書,右手拄刀第三十七章 妖魔風範(新年快樂)第八十九章 地下劫灰城第三百八十三章 喚醒心魔第七百八十章 懸鐘之戰第五十七章 不答應就滅口第六百二十章 陛下,你老了(修正)第八百九十八章 庸醫害人第二百八十五章 有女夏夢覺第六百七十七章 塵沙浩劫環無窮第四百八十一章 元朔母體文明第九百三十七章 山窮水盡疑無路第八百六十九章 道語鬥道君第一章 庠序狐狸伴讀書第四百五十一章 我好像看到天市垣了第八百四十四章 開局就送開天斧第七百五十三章 鴻蒙初闢道初分第一百零七章 背鍋之一代宗師第三百八十六章 天外第一戰,仙人之威(大章求票)第三百六十四章 你看到的,是我讓你看到的(大章!)第九百二十二章 你看不懂第九百四十五章 脅迫時代第三百九十二章 女大三抱金磚第八百三十一章 打爆天下第一至寶第七百零五章 船中枯骨第八百八十三章 無量劫第五十三章 睡夢中好殺人第一百四十章 更難得是這份謙虛第一百六十三章 第六洞天與第七靈界第四百四十三章 鐘山洞天第六百八十九章 拾金不昧蘇大強第七百五十五章 仙相百里瀆第六百零二章 運交華蓋第三卷元始元年,結束,第四卷天外有天,明天更新第二百八十七章 廟中神祇第二百二十三章 天市垣之戰第八百一十二章 酒是千齡不老丹第三百四十章 鳳棲梧桐(第三更)第三百五十七章 錢眼第九百三十四章 諸帝墳墓第三百五十六章 太歲頭上動土第一百二十五章 你深不可測你知道嗎?第二百七十六章 蘇雲授課,神魔亂舞第三百八十三章 喚醒心魔第三百九十八章 少年不知愁滋味第三百三十一章 何謂神威?如嶽如海第七百一十六章 立足神通海第643章 戰力無雙第九百三十六章 鐘聲一響第三百零八章 三條腿的女婿第二百零一章 蘇家第六十四章 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第三百三十九章 我小柳啊(第二更)第七百二十章 臨淵最強打工人第七百四十六章 往昔曾相見第九百二十五章 十年之期第三百九十五章 他是誰?第五百七十五章 冥都聖王(雙倍求票!)第八百章 天帝的擔當第645章 蘇雲謙恭未篡時第五百一十七章 前朝第一忠臣,蘇聖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