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 恍若神魔

薛青府心中一驚,急忙擡手去按住臉龐,然而他的臉皮已經裂開,啪嗒兩聲墜地。

面具裂開,出現的是一張有些秀氣的臉,只是臉上有一道疤痕,那是裘水鏡給他留下的傷疤。

他垂下頭來,目光躲閃,看向殺入廣平的朔北大軍。

他是韓君。

“沒有神魔助陣的話,裘水鏡、老道、景召他們擋不住我,蘇雲那小子也擋不住我!”

韓君聲音嘶啞,自言自語道,“蘇雲的神通雖強,但是催動起來太慢,這是他致命的弱點,只消不給他催動的機會,他便不足爲慮。甚至在亂軍之中潛到他的身邊,殺他也並非難事!”

而在遠處,正有一些軍中將領邁開奇形怪狀的步伐,不顧戰事,身軀扭曲着向這邊衝來!

那些將領,正是韓君的面具分身!

他不習慣不戴面具,薛青府面具被毀,他雖然知道戴着面具只會限制自己的實力,內心也抗拒戴上面具,但是在他內心深處,卻還是渴望有一個面具遮住自己的臉,遮住自己的內心。

自己是醜陋的,唯有戴上面具,他還敢於見人。

“我可以做到,我可以做到!”

韓君死死抓住裂成兩半的薛青府面具,把面具捏得粉碎,不斷給自己鼓勁:“若論潛伏的手段,天下第一是秦武陵,天下第二便是我!我可以在亂軍中潛到蘇雲身邊,將他斬殺!”

他向仙雲看去,只見仙雲隨着朔北的大軍殺入廣平,仙雲中仙氣化作琴棋書畫鐘鼎樓塔等各種異寶轟下,衝擊元朔朝廷大軍。

在這種攻勢下,廣平守不了多久便會淪陷!

韓君握緊拳頭,猛地咬牙邁開腳步向仙雲的方向衝去。

那裡殺聲震天,各種神通、靈兵、靈器漫天飛舞,陣法化作各種神魔異象,身軀偉岸的神魔異象在元氣和符文烙印的加持下宛如神魔真身降臨,在敵軍中橫掃,靈士們的肢體飛起,殘肢斷臂漫天飛舞。

天外又有千帆舟,一口口靈器從天而降,轟擊朝廷大軍的中軍,試圖打散中軍士氣。

韓君快步如飛,低聲道:“我集合新學舊學的力量,實力早已來到這個世界的巔峰!我的手段,千變萬化!我已經除掉了比你更加可怕的對手,沒有人能夠阻擋我!”

他像是信心漸漸增強,一路呼嘯而來,很快來到仙雲下方,只見諸多奇形怪狀如同提線木偶般的人向他奔來,正是他的面具分身。

“我不需要面具,依舊可以發揮出所有實力!”

韓君大叫一聲,沖天而起,與此同時,一個個面具怪人緊隨他沖天而起。

韓君殺上仙雲,露出笑容,爲自己克服了內心的軟弱而歡喜。

那些跟在他身後的面具怪人也露出笑容,似乎爲他的道心進步開心。

韓君悍然出手,向仙雲上的蘇雲攻去!

就在他出手的同一時間,一個面具怪人摘下自己的笑臉,笑臉下是一張空白的臉,沒有眼耳口鼻的臉。

那面具怪人摘下臉,塞到他的手中。

韓君下意識的接過面具,戴在自己的臉上,他臉上的表情變得驚恐,但笑臉面具戴上去,他臉上的驚恐立刻變成了洋溢的笑容,人也換了一幅面孔!

韓君驚恐大叫!

他登上仙雲的那一刻,蘇雲和柴初晞也同時覺察到韓君的入侵,夫妻兩人不假思索,同時施展各自最拿手的仙術迎上韓君的神通!

蘇雲施展的是第一仙印,柴初晞施展的則是柴氏祖傳仙術神通,兩人神通剛出,只聽轟隆一聲,韓君狂暴法力碾壓而來,讓他們二人的神通剛剛發出一半,便不得不與之硬撼!

“轟!”

仙雲上恐怖的悸動爆發,蘇雲和柴初晞各自叱吒,身後天象性靈浮現,驪淵裂開,雷池轟鳴,月桂漫天,連退數步,終於將韓君這一擊擋下!

瑩瑩尖聲道:“韓君!”

韓君正要鎮壓住道心中的破綻,聽到瑩瑩的聲音,內疚與恐懼涌上心頭,那面具不像是在他臉上生根,而是在他道心中紮根!

“我不要戴面具!”

韓君大叫,另一隻手顧不得去殺蘇雲和柴初晞,擡手去抓自己剛剛戴上去的臉,咔嚓一聲將這張臉摘下。

然而這時他身後又有一個面具怪人摘下自己的臉,把臉遞到他的另一隻手中。

韓君不假思索擡起那隻手,把面具放在自己的臉上,叫道:“我不要戴面具!我是韓君!無雙的強者,我不需要畏懼任何人的目光!我要活出自己!”

話雖如此,他身後的那些面具怪人卻不斷的摘下自己的臉,遞過來,而韓君則一邊摘下戴在臉上的面具,一邊又戴上新的面具。

那些被他丟在地上的面具則生出如同螃蟹的腿腳,四處亂爬,爬到一個個怪人身上,在他們的臉上安家。然而隨後便又會被面具怪人們摘下,遞到韓君的手中!

蘇雲與柴初晞看到這一幕,不由得驚疑不定。

夫妻二人對視一眼,立刻聯手殺上前去,韓君雙手一個摘面具一個戴面具,身子左搖右晃,躲避兩人的攻勢。

突然,他腋下又長出兩條臂膀,四條手臂有的摘面具有的戴面具,還有的抵擋蘇雲和柴初晞。

蘇雲和柴初晞被他的神通法力震得氣血翻騰不已,兩人心中暗驚,卻依舊拼命向韓君攻去!

瑩瑩叫道:“韓君,你還記得你是怎麼殺我的嗎?”

韓君招法頓時爲之一亂,被柴初晞一擊打在後心,口中吐血。

“我問過人魔梧桐,她並未蠱惑你殺我!”

瑩瑩大聲道:“她只是讓你獻祭,是你選擇了殺我!”

韓君招法更亂,原本還有可能摘下面具,現在便有更多的面具等着他戴上。

蘇雲和柴初晞心中更加震驚,這韓君摘下面具的那一刻,修爲實力無比強大,讓他們二人一觸即潰,但戴上面具,修爲實力便急劇下跌,會被兩人所傷。

另一邊,道聖、聖佛、景召、裘水鏡和左鬆巖等人也察覺到蘇雲的境況有些不妙,立刻各自衝出戰場,向仙雲這邊衝來。

韓君連接蘇雲和柴初晞數十招,中了蘇雲和柴初晞兩招仙術神通,大口吐血,突然捨棄兩人,縱身跳下仙雲。

景召速度最快,化作一道火光直奔仙雲而來,正逢韓君躍下仙雲!

兩人一個照面,景召催動火雲三聖玄功,三頭六臂,施展三種不同聖人絕學!

他們交鋒的一瞬間,正逢韓君摘下面具,只聽咔嚓咔嚓幾聲,景召六臂斷了四臂。

兩人身形交錯的一瞬,景召剩下兩臂向後打去,正逢韓君戴上另一個面具,中了他兩掌!

韓君吐血,踉蹌而去。

道聖第二個趕至,清虛劍倉啷出鞘,道家聖劍一出,一道劍光直達仙途。

啪!

清虛劍斷裂,道聖嘴角溢血,棄劍爲掌,催動桃源功,一掌將韓君打翻個跟頭!

道聖呆了呆,不明所以。

韓君從空中栽落下來,砸入戰場中,身後還跟着幾十面具怪人,不斷的摘下自己的臉送到他的手中。

“阿彌陀佛!”聖佛金身燦燦,降落在亂軍之中,邁步狂奔,噹的一聲與韓君猛地碰撞在一起!

韓君骨斷筋折,像破麻袋般飛起,砸向廣平城的城樓。

城樓坍塌,將韓君掩埋。

聖佛擡手召來雷音鍾,大鐘旋轉,鐘身浮現出諸佛烙印,向韓君墜落之地猛地轟去!

就在雷音鍾爆發之時,廢墟中韓君性靈浮空,一拳將雷音鍾轟穿!

聖佛心神受損,嘴角溢血。

韓君大叫,他的性靈將他破破爛爛的肉身抓起,放在手心,性靈撒腿狂奔,身後還跟着一個個面具人。

那些面具人竟然也浮現出一個個性靈,那些性靈摘下自己的臉,紛紛遞給韓君的性靈。

“我不要戴!我不要戴!”韓君肉身骨骼碎掉八成,卻依舊未死,哭叫道。

天空中星光璀璨,凝聚成星河,左鬆巖腳踏星河而來,催動自己的天象性靈,肉身節節暴漲,化作少年巨人,如同神魔!

韓君只剩下性靈戰力,肉身沒了戰力,與左鬆巖這等肉身神通抗衡,幾招之間,左鬆巖與韓君性靈雙雙受損。

左鬆巖踉蹌後退,露出驚駭之色,只見韓君性靈帶着韓君的肉身奪路狂奔,並不戀戰。

“老師。”

韓君性靈前方,裘水鏡出現,千帆舟在天外聚焦陽光和月光,化作道道太陽元氣與太陰元氣轟然落下,在他頭頂組成陣紋。

韓君看也不看,性靈徑自衝來,兩人招法盡出,殺得天昏地暗,如同兩條怒龍滾滾而去。

突然,裘水鏡跌出,手掌按在胸口,只見韓君性靈殘破,帶着韓君的肉身狂奔而去,而他的身後,還有不少怪人的性靈紛紛摘下自己的臉遞給他。

韓君性靈依舊接住,戴在臉上,隨即摘下換上新的面具,口中尚自大叫:“我不要戴!我不要戴!”

道聖、聖佛、景召和左鬆巖快步趕來,只見韓君已經跑得無影無蹤,衆人顧視,從對方臉上看到了驚駭之色,想來自己也是如此。

道聖搖頭道:“如此才華絕代的一個人,竟然性靈有瓦解的趨勢,真是可悲可嘆。”

“但是真強!”左鬆巖道。

衆人點頭。

仙雲飛來,蘇雲站在雲上,沉聲道:“向前推進,不要停!我們大軍停止的地方,只能是東都!”

第七百八十六章 你們先走,朕來斷後第八章 天橋出雲海第八百五十二章 是否可敵天下英雄?第四百八十七章 仗臉飛昇的第二人第四百九十九章 金仙降臨,金仙沒了第四百五十四章 無可匹敵第一百二十三章 東陵主人(求訂閱月票)第二百六十二章 一毛不拔第二百七十二章 劍閣三傑(第一更)第三百二十八章 劍斬神荼第九百四十章 史上最強魔道第四十五章 長夜牧歌第637章 人魔入魔(月底求月票!)第三百七十二章 天降隕石第五十四章 普通少年第二百一十四章 裘水鏡弄權第一百五十五章 風景如何第三百三十二章 有什麼用第二百八十六章 試試就逝世第七百九十六章 嫁衣計劃第五百六十章 仙帝功法,功道等身第四百一十八章 天市垣懸棺真相第一百一十一章 左手拿書,右手拄刀第六百零三章 仙帝來訪(週一求票)第三百章 我殺人了(大章求票)第五百四十八章 娘娘們來殺人(呼喚月票)第一百二十四章 仙家血脈第七百八十八章 一力不加,萬法莫侵第三百九十一章 話癆第一,打架竄稀第七百九十五章 執念不去,人魔不死第九百三十六章 鐘聲一響第八百三十五章 異界天域第三百三十五章 仙籙飛昇(月底求票)第五百五十三章 老師,珍重第六百一十四章 好人蘇雲(大章求票)第六百一十九章 溫嶠掀桌子(修正)第八百六十章 那個人第八百四十三章 彌羅天地塔第五百七十六章 五府斬仙魔(大章求票!)第八百五十一章 蘇雲開天身死,帝瑩借抄作業第四百七十九章 神仙手段第一百三十六章 第九劍陣第三百零四章 諸神受難第四百三十二章 聯軍使團第三百零二章 兇徒張三第五百八十二章 體態豐腴(一號求票~)第五十九章 雙馬尾姑娘第三百九十四章 我死了?第三百九十三章 萬仙坊第八十七章 夜探劫灰廠第七百二十八章 父子相認第五百三十六章 口舌之爭第四百一十四章 仁至義盡,不再留情第五百七十七章 劫灰大仙君第二百六十八章 劍閣聖人第一百一十一章 左手拿書,右手拄刀第三百四十四章 給人魔道心種心魔(六一求票!)第四百一十六章 開啓懸棺第651章 我要你們助我修煉!第四百七十四章 心不設防第三百一十三章 一網打盡第六百八十四章 護我周全第五百四十八章 娘娘們來殺人(呼喚月票)第七百四十三章 五步間,冠絕天下第二百四十二章 最強狀態下的薛青府(求月票訂閱)第七百六十八章 奇異物質(求月票)第六百八十四章 護我周全第四百六十一章 路癡歸來第六百八十九章 拾金不昧蘇大強第二百七十一章 三十年風雨如晦第三百一十二章 鐘山銜燭之龍第一百章 敲山震虎(第三更求月票~)第一百八十五章 肥豬出欄第三百七十一章 陛下何故造反?第654章 蘇聖皇的魅力第654章 蘇聖皇的魅力第五百一十六章 仙人來訪第一百二十二章 又見攤友第五十五章 一點點兒的差距第八百六十一章 至人無己,神人無功第四百八十七章 仗臉飛昇的第二人第一百九十章 世家治世第四百一十一章 不要開棺!第九十八章 文心雕龍(上架求月票求訂閱!)第四百一十七章 懸棺鎖雲晞第三百四十六章 仙界廣寒山第八十四章 我想飛昇第三百一十七章 風起雲涌第五百六十一章 先天紫府(求票)第六百九十二章 邪帝之敗第625章 壯我鍾威第六百七十一章 蠶寶寶的倒黴一天第三百一十八章 天外靈兵第627章 梧桐花開鳳歸來(大章求訂求票)第四百一十章 你爹詐屍了第二百六十二章 一毛不拔第七百四十二章 蘇君甚美第五十七章 不答應就滅口第五百七十八章 混沌大帝的肢體第五百三十七章 雙劍合璧(求票!)
第七百八十六章 你們先走,朕來斷後第八章 天橋出雲海第八百五十二章 是否可敵天下英雄?第四百八十七章 仗臉飛昇的第二人第四百九十九章 金仙降臨,金仙沒了第四百五十四章 無可匹敵第一百二十三章 東陵主人(求訂閱月票)第二百六十二章 一毛不拔第二百七十二章 劍閣三傑(第一更)第三百二十八章 劍斬神荼第九百四十章 史上最強魔道第四十五章 長夜牧歌第637章 人魔入魔(月底求月票!)第三百七十二章 天降隕石第五十四章 普通少年第二百一十四章 裘水鏡弄權第一百五十五章 風景如何第三百三十二章 有什麼用第二百八十六章 試試就逝世第七百九十六章 嫁衣計劃第五百六十章 仙帝功法,功道等身第四百一十八章 天市垣懸棺真相第一百一十一章 左手拿書,右手拄刀第六百零三章 仙帝來訪(週一求票)第三百章 我殺人了(大章求票)第五百四十八章 娘娘們來殺人(呼喚月票)第一百二十四章 仙家血脈第七百八十八章 一力不加,萬法莫侵第三百九十一章 話癆第一,打架竄稀第七百九十五章 執念不去,人魔不死第九百三十六章 鐘聲一響第八百三十五章 異界天域第三百三十五章 仙籙飛昇(月底求票)第五百五十三章 老師,珍重第六百一十四章 好人蘇雲(大章求票)第六百一十九章 溫嶠掀桌子(修正)第八百六十章 那個人第八百四十三章 彌羅天地塔第五百七十六章 五府斬仙魔(大章求票!)第八百五十一章 蘇雲開天身死,帝瑩借抄作業第四百七十九章 神仙手段第一百三十六章 第九劍陣第三百零四章 諸神受難第四百三十二章 聯軍使團第三百零二章 兇徒張三第五百八十二章 體態豐腴(一號求票~)第五十九章 雙馬尾姑娘第三百九十四章 我死了?第三百九十三章 萬仙坊第八十七章 夜探劫灰廠第七百二十八章 父子相認第五百三十六章 口舌之爭第四百一十四章 仁至義盡,不再留情第五百七十七章 劫灰大仙君第二百六十八章 劍閣聖人第一百一十一章 左手拿書,右手拄刀第三百四十四章 給人魔道心種心魔(六一求票!)第四百一十六章 開啓懸棺第651章 我要你們助我修煉!第四百七十四章 心不設防第三百一十三章 一網打盡第六百八十四章 護我周全第五百四十八章 娘娘們來殺人(呼喚月票)第七百四十三章 五步間,冠絕天下第二百四十二章 最強狀態下的薛青府(求月票訂閱)第七百六十八章 奇異物質(求月票)第六百八十四章 護我周全第四百六十一章 路癡歸來第六百八十九章 拾金不昧蘇大強第二百七十一章 三十年風雨如晦第三百一十二章 鐘山銜燭之龍第一百章 敲山震虎(第三更求月票~)第一百八十五章 肥豬出欄第三百七十一章 陛下何故造反?第654章 蘇聖皇的魅力第654章 蘇聖皇的魅力第五百一十六章 仙人來訪第一百二十二章 又見攤友第五十五章 一點點兒的差距第八百六十一章 至人無己,神人無功第四百八十七章 仗臉飛昇的第二人第一百九十章 世家治世第四百一十一章 不要開棺!第九十八章 文心雕龍(上架求月票求訂閱!)第四百一十七章 懸棺鎖雲晞第三百四十六章 仙界廣寒山第八十四章 我想飛昇第三百一十七章 風起雲涌第五百六十一章 先天紫府(求票)第六百九十二章 邪帝之敗第625章 壯我鍾威第六百七十一章 蠶寶寶的倒黴一天第三百一十八章 天外靈兵第627章 梧桐花開鳳歸來(大章求訂求票)第四百一十章 你爹詐屍了第二百六十二章 一毛不拔第七百四十二章 蘇君甚美第五十七章 不答應就滅口第五百七十八章 混沌大帝的肢體第五百三十七章 雙劍合璧(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