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 老神王的往事

蘇雲想要阻攔他,已經來不及,連忙道:“前輩,下面有封印!”

“嘭!”

下面傳來仙術迸發的巨響,一股股恐怖的悸動傳來,那股悸動,足以讓蘇雲這樣的大高手在頃刻間死上千百次!

瑩瑩從蘇雲靈界中探出頭來:“這位仙人怕不是剛剛逃出來,便要死在封禁之中了!”

蘇雲和柴初晞心驚肉跳,連忙趴在棺材邊向下看去,只見那尊仙人落在仙道符文形成的封禁雲層中,被爆發的封禁打得像是個破麻袋,在封禁中甩來甩去,極爲悽慘。

那每一個仙道符文爆發出的威能,別說蘇雲,就連超越世界極限,如玉道原、柴克己等人,恐怕都會灰飛煙滅!

但那仙人實力非凡,就算這樣也沒死,竟然一路摔下去,摔出雲層。過了不久,崖底傳來重物墜地的聲音,嘭的一聲,很是沉重。

蘇雲鼓盪真元,大聲問道:“前輩,你還活着嗎?”

他頓了頓,又道:“前輩如果還活着,能否幫我們催動仙藤,讓仙藤來接我們?”

下方久久沒有聲息,不知是那仙人被摔死了,還是自覺丟臉不好意思回話。

蘇雲和柴初晞坐在棺材蓋上,並肩坐在一起,靜靜等候,只見東方吐白。

這一夜很是漫長,但太陽終於照常升起。或者不是照常升起,因爲升起的太陽旁邊還有一個較小的太陽。——自從天市垣與帝座合併以來,天空中便多出了三個神出鬼沒的太陽,一點也不正常。

蘇雲和柴初晞看着雙日齊出,漸漸覺得那兩輪太陽有些辣眼,於是便移開目光。他們各有心思,蘇雲在想那位逃離此地的仙人身上的劫灰氣息並不濃烈,或許並不會危害世間。

“這次逃出來的仙人並非是柴家的謫仙人,謫仙人雖然離懸棺入口很近,但同樣,謫仙人的性靈距離自己的肉身最遠。他與靠焚仙爐最近的那位仙人一樣,都不可能有機會離開。”

蘇雲心道,“有機會離開的,只能是那些不遠不近的仙人,他們來得及性靈迴歸肉身,肉身的強度又足以扛得住焚仙爐的力量,距離懸棺入口又要足夠近。”

“仙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爲何會有這麼多仙人被鎮壓在這裡?”柴初晞低喃道,“是有人在利用他們煉寶嗎?焚仙爐是誰的寶物?那人到底想煉什麼?”

他們有太多的疑惑,無人能爲他們解答。

柴家的老祖謫仙人,是被貶落入凡間的仙人,他不在仙界,爲何也會出現在這裡?

還有那些仙人血脈中的劫灰之氣是怎麼回事?

爲何有些仙人向劫灰怪轉變?

爲何藏着大秘密的懸棺,會被放在天市垣?天市垣又有什麼秘密?

斷崖懸棺,隱藏着太多驚天動地的大秘密,然而,懸棺只是天市垣四大禁地中的一個,還有帝廷、幻天和後廷這三個禁地,這處禁地又埋藏了多少秘密?

這種種疑問,恐怕就算是逃走的那位仙人也無法解答。

“初晞,我們在懸棺中看到的事情,要說出去嗎?”蘇雲問道。

柴初晞搖頭:“說出去會有人信嗎?說出去的話,大概會讓無數人夢想破滅吧。帝廷的老神王大約便是知道說出去的後果,所以才守口如瓶。夫君,你說那位老神王在懸棺中經歷了什麼?”

蘇雲不由起了遐思,笑道:“他的經歷,可能比我們還要離奇。我想,我大概知道他當年來到這裡,發現自己被困之後,是如何離開懸棺的。”

作爲熒惑星的遺民,老神王好奇心旺盛,對這個撞碎了熒惑星的天市垣很是好奇。

他已經探索了幻天和後廷這兩大禁地,遭遇了很大的危險,同樣也經歷了一場旖旎的豔遇。懸棺是他探索的第三個禁地,這個禁地他遭遇了莫大的兇險,見證了讓他恐懼甚至噩夢的一幕。

但是他才智過人,憑藉自己的聰明和膽識,參悟出第二仙印,讓焚仙爐暫時熄滅,與羣仙一起向棺外逃去。

不過他也知道,他不能讓這些向劫灰怪轉變的仙人逃出去,劫灰仙逃出去,有可能會給世間帶來莫大的災難。但他又沒有打開懸棺的力量,必須要藉助仙人的力量打開懸棺。

這是一個莫大的難題。

然而,老神王卻觀察到焚仙爐表面的仙道符文,他憑藉自己強大到逆天的悟性,參悟出第三仙印。

他與一位劫灰仙聯手,打開懸棺,逃出這處禁地,同一時間,他趁與他同時逃出此地的劫灰仙不備,以第三仙印暗算那位劫灰仙,將其封印,打回懸棺!

不過,他並非是仙人,哪怕對方被焚仙爐煉了不知多久,實力依舊遠在他之上,那位劫灰仙的反擊導致他受到了極爲嚴重的傷。

老神王儘管沒死,但也因此一日比一日虛弱,但他的好奇心依舊很旺盛,直到第四處禁地,帝廷被人發現。

“探索帝廷,終於要了他的命。”

蘇雲說到這裡,嘆了口氣,道:“他被帝廷的一具屍體掏了心臟,斷絕了生機,卻還是強挺着走出帝廷,將帝廷封印。他回到神王殿,佈置好後事,這纔去世。”

當然,老神王與那位劫灰仙只是蘇雲的合理猜測,至於當時是否真的是這樣,誰也不知,畢竟老神王的玉簡筆記沒有記載懸棺中的經過,只是記錄下來第二仙印和第三仙印。

“老神王的故事,只會比我猜想得更加精彩,他這樣的人,是不甘於平凡和寂寞,一定要活得精彩!”

蘇雲說到這裡,瞥了靜靜傾聽的柴初晞一眼,突然問道:“初晞,你還是想成仙嗎?”

柴初晞沉默片刻,展顏笑道:“這次的事與你一樣,都是我成仙路上的劫,是對我的磨礪。我會渡過這兩場劫,成爲真正的仙。”

這時,仙藤蜿蜒攀爬,沿着崖壁攀到了懸棺上。那位仙人激活仙藤,讓仙藤來接他們了。

兩人站起身來,走到一片藤葉上。沒多久,仙藤緩緩回縮。

蘇雲回頭望去,這裡,天太高,不像凡間,而他們隨着仙藤緩緩降落,像是回到凡間。

“北方有佳人,遺世而獨立。”

瑩瑩不知何時跑了出來,站在另一片藤葉上,揹負雙手搖頭晃腦的背書。

“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

“寧不知傾城與傾國,佳人再難得!”

蘇雲與柴初晞各有所思,不過都沒有開口。

仙藤從雲中穿過,帶着他們平安落地。瑩瑩落在蘇雲的肩膀上,道:“柴家兩位老祖已死,神君柴雲渡派來的人全軍覆滅,那麼天市垣是否可以保一時的平安嗎?”

蘇雲和柴初晞對視一眼,柴初晞搖頭:“神君不試探出天市垣的深淺,是不會罷手的。”

蘇雲微微皺眉,天市垣需要時間,元朔和西土也需要時間。天市垣的鬼神們需要藉助仙光來修煉金身,而左鬆巖裘水鏡與朝廷之戰,如火如荼,元朔需要時間來完成這場變革。西土也需要時間從災難中復甦。

對抗帝座洞天的侵襲,並非單純是天市垣的事情,而是所有人的事情。

“你放心,神君也需要時間。”柴初晞像是看出他的擔憂,道,“他剛死,需要時間來熟悉性靈作戰,也需要整頓帝座洞天,剷平南布衣等亂黨,平息海上的奴國,然後纔會遠征帝廷。在前期,他始終是試探而已。”

蘇雲聞言,稍稍放心,突然,他心有所感,擡頭看去,只見高空中一條黃龍振翅飛過,身姿矯健。

“應龍老哥哥他們,終於來到了!”蘇雲心中一喜。

應龍背上,還馱着少年白澤。

少年白澤戴着眼鏡,一身白衣,很是俊秀,只是因爲要在頭髮裡藏着自己的羊角,顯得有些另類,梳個大背頭。

這次蘇雲通過通天閣召集天下神魔前往天市垣,應龍得到消息較晚,白澤又不善於飛行,只能乘船渡海,兩人恰巧湊到一起,於是應龍便載着白澤飛往天市垣。

“白澤,你白瞎了自己的翅膀!”應龍一邊振翅,一邊訓白澤道。

就在這時,他突然有所發現,心中一驚,急忙雙翅一斂,將少年白澤從背上抖落下來。

應龍身軀凌空旋轉,收斂雙翼,身軀化作黃衫少年,從空中徐徐落下,沉聲道:“沒想到可以在這裡見到閣下。”

少年白澤叫道:“應龍,你好歹先說一聲,怎麼突然便把我丟下來?咱們這幾千年的交情,騎你兩天怎麼了……這位是?”

少年白澤努力振動身後的兩張小得可憐的翅膀,降落在黃衫應龍的身後,從他背後探出頭,好奇的打量應龍前方的那位身材魁梧的男子。

應龍眼角抖動,如臨大敵,謹慎中帶着恐懼,聲音有些沙啞,道:“這位是武仙人。”

他的前方,正是那位與蘇雲一起逃出懸棺的仙人,聞言回過頭來,很是斯文的嚮應龍和白澤報以微笑。

“原來是應龍。好久不見。”武仙人微笑道。

————我才九天沒求票,月票就掉了十幾名!!!眼淚都下來了,豬更新很自覺啊,爲啥月票不自覺呢、呢、呢???

第四百九十九章 金仙降臨,金仙沒了第二十九章 葬龍陵案第四百三十三章 急急如律令第七百八十二章 執子之手,道結同心第四百八十二章 瑩瑩高光第七百一十八章 對錯難論第一百七十五章 我還有事,讓皇帝等一等第629章 當年的事,很髒第五百八十五章 海誓山盟怎干休?第七百一十四章 逆賊當誅第五百五十六章 蘇雲的劫數第四百六十六章 燭龍造物(一號求票!)第四百零三章 洞房花燭夜,隻身赴雷池第七百九十七章 帝忽肉身第三百三十五章 仙籙飛昇(月底求票)第五百六十九章 帝劍降臨第八百八十三章 無量劫第七十五章 朔方第四,全國前三第四百四十八章 你的想法很危險第四百八十章 汝甚美第五十七章 不答應就滅口第七百五十八章 續絃大業,遙遙無妻第七十六章 我有一座天道院第二百五十一章 境界之外是什麼第二十五章 擡頭看天,不是罪過第三百零五章 盤羊之亂的真相第二百九十章 地底魔神封印第二百二十章 暴打二聖第七百三十七章 帝君留不住,蔚然出牆來第二十五章 擡頭看天,不是罪過第637章 人魔入魔(月底求月票!)第七十一章 姑娘,你不冷嗎?第七百一十三章 手足相殘第四百五十三章 你不是無名之輩第九百零六章 以牙還牙第八百四十一章 雲天帝光風霽月,百里瀆義薄雲天第三百三十章 金身成神道第五百四十七章 乾坤一握第三百二十六章 火德神君第八百九十八章 庸醫害人第四百六十三章 純真質樸的鄉下人第六百零八章 蘇郎不知夢中人第三百七十一章 陛下何故造反?第一百六十一章 朝天闕的下落第四百三十二章 聯軍使團第五百五十五章 賤死不救第四百八十四章 禁止飛昇第649章 無人成仙第二百三十九章 裘水鏡弔喪第五百三十六章 口舌之爭第六百七十章 腦力不好第631章 先殺師蔚然(大章求票!)第九百零七章 浩劫已至第五百七十八章 混沌大帝的肢體第九百五十一章 完結篇第五十四章 普通少年第九百一十六章 道與道同第六百七十八章 暴君去死第十三章 五步殺一人第二百四十四章 學哥秦武陵(大章求月票!)第629章 當年的事,很髒第五百一十五章 三聖學宮第六百九十一章 未來的一角第三百六十三章 最後的曙光泯滅第二十九章 葬龍陵案第七百六十七章 道等於身(月票!)第644章 花落誰家?第三百七十一章 陛下何故造反?第九十七章 何謂大器?第四百六十七章 紫府第三百九十五章 他是誰?第三百八十九章 天憲大術第四百五十三章 你不是無名之輩第四百五十三章 你不是無名之輩第三百五十九章 人神混居的真相第五百七十九章 完整的帝倏第八百二十五章 萬孤臣(大章求月票)第二百八十章 通天閣史話第四百一十七章 懸棺鎖雲晞第四百六十章 朋友的友情(求票!)第九百四十二章 班門弄斧第三百七十三章 蘇雲的道場第七百八十一章 但爲君故,沉吟至今第八百九十三章 生死託付第七百五十章 梧桐的夙願哀悼逝者,紀念英雄第八百四十三章 生死之搏第三百一十章 輪到我了第五百三十章 破解仙帝劍道(求訂閱)第六十四章 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第六百一十章 天皇曜魄萬神圖第四百一十二章 蔓妖的女兒們第八百一十三章 這一戰,我來!(大章求月票!)第二百四十二章 最強狀態下的薛青府(求月票訂閱)第二百八十九章 劫灰神王蘇雲第二百八十六章 試試就逝世第八章 天橋出雲海第八百四十一章 雲天帝光風霽月,百里瀆義薄雲天第一百七十九章 月亮之上,生死之間第七百一十六章 立足神通海
第四百九十九章 金仙降臨,金仙沒了第二十九章 葬龍陵案第四百三十三章 急急如律令第七百八十二章 執子之手,道結同心第四百八十二章 瑩瑩高光第七百一十八章 對錯難論第一百七十五章 我還有事,讓皇帝等一等第629章 當年的事,很髒第五百八十五章 海誓山盟怎干休?第七百一十四章 逆賊當誅第五百五十六章 蘇雲的劫數第四百六十六章 燭龍造物(一號求票!)第四百零三章 洞房花燭夜,隻身赴雷池第七百九十七章 帝忽肉身第三百三十五章 仙籙飛昇(月底求票)第五百六十九章 帝劍降臨第八百八十三章 無量劫第七十五章 朔方第四,全國前三第四百四十八章 你的想法很危險第四百八十章 汝甚美第五十七章 不答應就滅口第七百五十八章 續絃大業,遙遙無妻第七十六章 我有一座天道院第二百五十一章 境界之外是什麼第二十五章 擡頭看天,不是罪過第三百零五章 盤羊之亂的真相第二百九十章 地底魔神封印第二百二十章 暴打二聖第七百三十七章 帝君留不住,蔚然出牆來第二十五章 擡頭看天,不是罪過第637章 人魔入魔(月底求月票!)第七十一章 姑娘,你不冷嗎?第七百一十三章 手足相殘第四百五十三章 你不是無名之輩第九百零六章 以牙還牙第八百四十一章 雲天帝光風霽月,百里瀆義薄雲天第三百三十章 金身成神道第五百四十七章 乾坤一握第三百二十六章 火德神君第八百九十八章 庸醫害人第四百六十三章 純真質樸的鄉下人第六百零八章 蘇郎不知夢中人第三百七十一章 陛下何故造反?第一百六十一章 朝天闕的下落第四百三十二章 聯軍使團第五百五十五章 賤死不救第四百八十四章 禁止飛昇第649章 無人成仙第二百三十九章 裘水鏡弔喪第五百三十六章 口舌之爭第六百七十章 腦力不好第631章 先殺師蔚然(大章求票!)第九百零七章 浩劫已至第五百七十八章 混沌大帝的肢體第九百五十一章 完結篇第五十四章 普通少年第九百一十六章 道與道同第六百七十八章 暴君去死第十三章 五步殺一人第二百四十四章 學哥秦武陵(大章求月票!)第629章 當年的事,很髒第五百一十五章 三聖學宮第六百九十一章 未來的一角第三百六十三章 最後的曙光泯滅第二十九章 葬龍陵案第七百六十七章 道等於身(月票!)第644章 花落誰家?第三百七十一章 陛下何故造反?第九十七章 何謂大器?第四百六十七章 紫府第三百九十五章 他是誰?第三百八十九章 天憲大術第四百五十三章 你不是無名之輩第四百五十三章 你不是無名之輩第三百五十九章 人神混居的真相第五百七十九章 完整的帝倏第八百二十五章 萬孤臣(大章求月票)第二百八十章 通天閣史話第四百一十七章 懸棺鎖雲晞第四百六十章 朋友的友情(求票!)第九百四十二章 班門弄斧第三百七十三章 蘇雲的道場第七百八十一章 但爲君故,沉吟至今第八百九十三章 生死託付第七百五十章 梧桐的夙願哀悼逝者,紀念英雄第八百四十三章 生死之搏第三百一十章 輪到我了第五百三十章 破解仙帝劍道(求訂閱)第六十四章 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第六百一十章 天皇曜魄萬神圖第四百一十二章 蔓妖的女兒們第八百一十三章 這一戰,我來!(大章求月票!)第二百四十二章 最強狀態下的薛青府(求月票訂閱)第二百八十九章 劫灰神王蘇雲第二百八十六章 試試就逝世第八章 天橋出雲海第八百四十一章 雲天帝光風霽月,百里瀆義薄雲天第一百七十九章 月亮之上,生死之間第七百一十六章 立足神通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