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 你看到的,是我讓你看到的(大章!)

那四大劫灰神王的功法神通與當今時代的功法神通不一樣,走的是信仰成道的路數,他們的修爲實力類似於當今時代的原道境界存在。

與這等存在交鋒,一個兩個,道聖或許可以應付,但是四個一起上,道聖只有敗亡這一條路可走。

但是明知必死,道聖依舊拔劍,催動桃源功,體內靈界突然涌現,化作世外桃源,自成天地!

他的桃源功與衆不同,靈界自成一個世外桃源,常人有的洞天、驪淵這個靈界中也有,常人沒有的日月星辰,桃源中也有。

桃源中甚至有三清、三尸神、周天星斗神祇等等。

這是道家的獨到之處,經歷五千年發展,非同小可。

道聖長嘯,第一步跨出,白髮變黑,第二步跨出,肉身在飛速變得年輕,第三步,他手中的清虛劍已然化作一片青光,三清聖人的劍術,在他手中施展。

他動了必死之心,儘可能提升自己的性靈,甚至不惜讓性靈驚動自己的天劫!

修煉到他這一步,早已到了渡劫的水準,之所以不渡,是因爲沒有任何把握。

道門在性靈上有着獨到之秘,但是在肉身上卻沒有達到佛門的成就,更別提當今時代的新學大一統了。

但道聖的性靈卻足夠強悍,只是古往今來就連第一聖皇也葬身在成仙路上的天劫之下,其他死在天劫中的聖人更是數不勝數。

道聖自知自己的肉身成就太差,根本不可能渡劫,只能平日裡壓制氣機,等到自己老死之後,性靈飛昇。——所謂性靈飛昇,其實走的是與樓班、岑夫子等人一樣的道路,在性靈沒有了執念之後,飛昇天外,沿着舊聖之路,橫跨星空,尋找仙界。

然而面對這一戰,道聖不能再鎮壓任何氣機,任由自己的氣機外泄,引來天劫。

天空中雲雷動盪,有驚雷閃現,雷光乍起。

道聖視而不見,迎風雷而劍擊長空,劍光捭闔縱橫,頭頂青光氤氳,攻向四大劫灰神王。

那四位劫灰神王身形鬼魅般閃動,結成陣勢,身後骨輪膨脹,同一時間彷彿有萬千生靈禱祝誦唸的聲音傳來。

骨輪,赫然是他們在漫長的歷史中,不斷進化,專門生出的骨骼,用以吸收衆生信仰念力!

衆生所念涌來,那是上個世界湮滅時,那個世界的芸芸衆生不甘於毀滅在劫灰中的可怕念力,化作他們滔天的法力。

他們手中的權杖亮起,杖刀揮舞,四道光芒驚雷般迎上道聖手中的清虛劍!

“轟!”

道聖硬撼四大神王的攻擊,頭頂突然浮現出三道清氣,化作三道劍芒,咻咻咻,將其中一尊神王眉心洞穿!

那神王后腦炸開,血霧瀰漫。

這纔是三清劍術的精髓,三清劍術威力最大的是性靈施展的三道劍術,中劍必死,不但肉身被斬,性靈也要被斬殺,厲害非常!

因爲有傷天和,道聖儘管煉成三清劍術,卻很少施展。一是沒必要,他畢竟是聖人,哪個敵人值得他動用此等劍術,二是滅人性靈,有悖道門的道德。

現在他不得不催動這有傷天和的劍術。

然而道聖隨即吐血,手中清虛劍炸開,這大聖靈兵也扛不住四大神王這一擊,被炸成拂塵,道聖整個人連翻帶滾向後跌去。

他在瞬息間便衰老下來,蘇雲傳授給他的大一統功法固然可以爲他延壽,但像他這樣拼命,不惜引動天劫拼死一搏,太消耗本源。

道聖吐血,想要撐着清虛劍站起來,卻見清虛劍變成絲絲縷縷,軟綿綿的。

他早已棄用拂塵,拂塵是拂道心上的塵埃,道聖早已過了這個階段,他的道心通透無塵,沒有半點雜質,道人遊戲人間,笑罵江湖,逍遙自在。

然而清虛劍被打成拂塵,彷彿是在嘲笑他在老了之後,反倒動了俗心,需要拂拭。

道聖把拂塵丟在一邊,雙手撐地,卻撐不起年邁的身軀,半跪在地上,仔細看去,只見自己適才握劍的手臂,不知何時斷了。

剛纔與四大神王硬撼一記,自己半生煉就的大聖靈兵承受不住,沒想到自己這條臂膀也承受不住,就這樣折了。

道聖努力用另一條手臂撐地,吃力的站起,嘿嘿笑道:“多殺一個都是賺的……”

就在此時,一尊劫灰神王掄起權杖,一道光芒斬來,道聖面對這一擊,想要抵擋,卻沒有了力氣。

“畢竟還是老了……”他心中默默道。

那道光芒直奔他的脖子而來,突然,一隻金燦燦的臂膀探來,硬生生抓住這道光芒,枯瘦大手一握,將這道光芒捏得粉碎。

道聖苦笑:“賊禿……”

聖佛催動金身,擋在他的身前,目光落在那三尊劫灰神王身上,向魚青羅道:“魚洞主,你們火雲洞天能夠守護這一方淨土嗎?”

魚青羅向火雲洞天長老團看去,只見諸位長老各自將功法神通催動到極致,頭頂各種聖皇、聖人法相浮現出來,那是他們修煉了聖皇或聖人的功法,性靈不由自主浮現出各種奇特的法相。

“洞主放心。”

傳功長老沉聲道:“我們撐得住。”

魚青羅大聲道:“聖佛放心,火雲洞天撐得住!”

聖佛露出笑容,伸手攙扶道聖,道:“牛鼻子撐得住嗎?”

他觸碰到道聖,這才覺得不妙,道聖身上的骨頭斷了很多,手觸碰到他的身體時,能夠感覺到很多骨頭茬子。

“撐得住。”

道聖笑道:“我性靈還可以一戰。”

他破破爛爛的性靈浮現出來,高達十多丈,斷了一臂,探出手來,將道聖托起,放在肩頭,準備再戰。

聖佛哈哈笑道:“你讓我想起你年輕的時候倔強的樣子!”

他當先一步,向那三大神王衝去,道聖的性靈則託着道聖破破爛爛的軀體,同時衝向那三大神王!

就在兩大神話近乎絕望般的衝鋒的那一刻,江祖石大口吐血,被秦武陵和韓君同時擊中,跌入大秦文武百官與韓君面具人和秦武陵身外化身的戰場之中。

江祖石奮力殺退一衆面具人和身外化身,擋在羅綰衣身前,聲音嘶啞道:“陛下快走!”

“武聖,我們能走到哪裡去?”

羅綰衣從他身後走出,淡淡道:“下面就是大秦的雲都,就是雲都百姓,朕,已經沒有地方可退了。武聖,殊死一搏吧。”

江祖石不再勸說她,振奮精神,低聲道:“倘若流溪還在的話,或許有翻盤的機會……”

羅綰衣身軀一顫,沒有說話。

月流溪之死,雖然是她的父親羅餘燼讓麾下的神魔動的手,但是卻與她,與江祖石,與神帝脫不開干係。沒有他們的首肯,羅餘燼不會動手殺月流溪。

可惜劍閣聖人死後,他們才發現,這時候若是月流溪在世,或許便不會有此一敗了。

然而,沒有這種後悔藥。

“朕與大秦……”

羅綰衣咬緊牙關,奮力向秦武陵和韓君的一衆化身和麪具人衝去,厲聲道:“朕與大秦,唯死而已!”

“轟!”聖佛與道聖倒飛而回,砸在蘇雲等人的面前。

他們合力對抗三大神王,費盡心力斬殺一尊劫灰神王,然而卻只能以傷換傷,雙雙再被重創。

道聖已經無法再站起,聖佛勉強站起,卻又栽倒下去。

那剩下的兩尊神王雖然身上多有傷痕,但戰力猶在,各自拄着權杖走來。

“洞主,你回火雲洞天吧。”

火雲洞傳法長老突然笑道:“景老洞主的選擇沒錯,只是我們領悟的太晚了。火雲洞與其它傳承不一樣,火雲洞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留下聖人們的傳承,留下火種。”

他站起身來,其他長老也紛紛站起。

魚青羅露出茫然之色,隨即下定了決心。

傳法長老笑道:“只要火雲洞還在,傳承就在。洞主保重!”

魚青羅催動火雲,站在火雲之上,回頭道:“諸位長老……保重!”

她走向火雲洞天,突然轉過身來,大聲道:“蘇閣主,一起走吧!蘇閣主——”

蘇雲面色灰敗,她連叫了幾聲,蘇雲才聽見,回過頭來。魚青羅伸出手來,目光中充滿希冀:“一起走!”

蘇雲迷茫的搖了搖頭,聲音沙啞道:“不用了青羅姑娘。我通天閣的志願與你們火雲洞不一樣,我們通天閣是想要到達彼岸,是解開世界隱藏的秘密,你看……”

他擡頭看向天空,喃喃道:“彼岸,已經快要到了……”

魚青羅站在火雲洞天的通道中,看不到另一個瑰麗的世界距離他們這個世界越來越近的情形。

魚青羅貝齒輕咬,轉身走入火雲洞天。

“但願我再出來的時候,世界不要只剩下我一人……”她心中默默道。

火雲洞天閉合,火雲洞一衆長老走出,向那兩大神王迎去。

他們苦心營造的煉除心魔的淨土,頓時瓦解,但是他們不得不一戰!

而在仙籙下,人魔餘燼沒有了這些長老的道心壓制,頓時將麒麟、女丑、天鵬等神魔的心靈思維統統掌握。

仙籙下的戰鬥,從勢均力敵,頓時變成一邊倒!

幾個回合之間,十四神魔倒地,太歲與相柳分開,倒在地上,只有喘息的力氣。太歲努力向外爬,卻再也爬不動,嘿嘿笑道:“小柳,老子這輩子精明,算是被你老小子交代在這裡了……”

餘燼身上也到處是傷,氣喘吁吁,勉強扶住仙籙。

他呼呼喘着粗氣,看着倒地的諸多神魔,突然哈哈大笑,笑着笑着又大口大口吐血。

“餘燼!”

麒麟掙扎,無法起身,咬牙道:“你沒有成功!你只有九十五塊玉牒……”

餘燼瘋狂大笑,一屁股坐在地上,笑得捶自己的膝蓋,笑得流出眼淚。

女丑只剩下頭顱,肉身被毀,卻冷冷道:“你只有九十五塊玉牒,無法讓這個世界前往仙界,你只會讓這個世界撞在北冕長城上,撞得粉碎!”

餘燼笑得喘不過氣來,過了片刻,喘勻了氣才淡淡道:“你們沒有發現嗎?自始至終,這個世界的軌道都沒有偏轉過,因爲,我用了九十六塊玉牒。你們不知道的是,應龍那裡,有一塊九嬰玉牒。”

十四尊神魔各自沉默下來,過了片刻,金烏憤憤道:“應龍這敗類!”

“你們應該感覺到幸運,我血祭的不是你們。”

人魔餘燼扶着仙籙,勉強站起,這時,蘇雲失魂落魄的向這邊走來,雙目無神,口中低喃不已。

他從秦武陵、韓君分身化身的戰場中走過,韓君的一個面具人立刻向他痛下殺手。

“韓君,讓他過來。”餘燼笑道。

韓君低頭道:“是。”

蘇雲踉蹌,從戰場中走過去,地上一片狼藉。

他穿過兩大劫灰神王與火雲洞長老團的戰場,一位長老的血,濺了他一臉。

蘇雲一腳高一腳低的走過去,這時人魔餘燼聽到他的話:“我不能走,我血戰到底……”

人魔餘燼任由他走到自己面前,天外,巨大的太陽從這個世界旁邊悠悠晃過,照亮了這片山川,卻驅不散陰霾。

陰霾,是這個世界的天地元氣所化的劫灰,正在飄飄揚揚落下。

而遠處的海面上,更多的劫灰城從海底浮出海面,這股趨勢,還在向全球蔓延,即將來到元朔。

“你還未被折服,你想與我一戰,你想求死。”

餘燼少年白髮,看着蘇雲握緊的拳頭,讀懂他的內心,悠然道:“我很欣賞你這樣的年輕人,摧毀你的道心,讓你折服,是我最樂意做的事情。我的女兒,韓君,秦武陵,他們都已經摺服。現在只剩下你了。”

蘇雲喉嚨中發出野獸般的嘶吼,重重握緊木頭盒子,盒子突然化作一口木劍!

他的身後,塵幕天空浮現,也自化作一口浮空的大劍。

“仙劍斬妖龍嗎?”

餘燼雖然很是虛弱,卻笑道:“白費力氣。我做了這麼多,時至今日終於圓滿,我可以把你當成寵物養着,讓你看看我的成就。但是,我敬重你這樣的人,所以我打算給你一個慷慨就義的機會。”

他仰頭看着天空,看着那越來越近的世界,手臂緩緩變成一口仙劍:“出手吧,我送你上路。”

蘇雲大吼,大步邁開向他衝去,揮動手中木劍,施展仙劍斬妖龍!

餘燼微笑,右手爲劍,等待一劍斬殺蘇雲。

然而就在此時,蘇雲距離他還有十多丈時,塵幕天空所化的大劍斬在應龍玉牒上。

餘燼怔了怔。

蘇雲停步,收劍,目光悠然。

“餘燼,你現在讀我的內心,讀到了什麼?”蘇雲問道。

人魔餘燼探查他的內心,那裡一片平和,什麼都沒有。所謂絕望,所謂彷徨,所謂萬念俱灰,統統都沒有!

“啪、啪!”蘇雲頭頂傳來玉牒炸裂的聲音。

人魔餘燼的眼角跳了跳,應龍那巨大的龍尾從蘇雲身後垂了下來。

“餘燼,你看到的,是我讓你看到的。”

蘇雲手中的劍化作了木頭盒子,淡淡道:“你沒有看到的,是海面下的冰山。你輸了。”

玉牒炸開,應龍那巨大的身軀落下。

————大章,接近四千五百字了。求票!求票!還有,臨淵行六月書評活動開始了!有十萬起點幣獎勵和66現金獎勵,大家參與一下,很容易得!

第七百一十八章 對錯難論第五百四十八章 娘娘們來殺人(呼喚月票)第六百七十二章 仙帝的氣魄第七百八十章 懸鐘之戰第四百七十一章 一念不生第四百零四章 無題(一號求票)第四百九十八章 邪帝之心第三百三十六章 殺死神的第三種辦法第四百八十章 汝甚美第八百三十五章 異界天域第七百四十三章 五步間,冠絕天下第九百零九章 瑩瑩來了第八百四十二章 大小帝倏第四百八十四章 禁止飛昇第六百九十六章 劫灰之旅(月底求票)第六百七十三章 天下第一至寶第三百五十九章 人神混居的真相第一百四十章 更難得是這份謙虛第七百六十四章 進一步是修羅場(求月票)第五百二十二章 九玄不滅(第三更求票)第八百七十章 未來即過去,輪迴永不變第七百八十三章 樂府八弄,狼子野心第五百三十五章 邪惡獻祭第一百一十七章 靈界種火第三百零二章 兇徒張三第二十八章 臨淵而行第三百五十三章 元始元年的最後一天第七百七十八章 第一戰:血染蒼梧第七百四十六章 往昔曾相見第六百六十八章 外鄉人第五百四十九章 娘娘們耍流氓(大章求票)第十七章 仙劍斬妖龍第五十章 從不走眼第四百六十章 朋友的友情(求票!)第八百八十三章 無量劫第九百四十四章 報復第四百一十三章 小船不能承受之重第五百四十九章 娘娘們耍流氓(大章求票)第五百四十二章 失寵了第五百零九章 我不懂劍術,我對劍術沒興趣第六百零七章 有花堪折直須折(求訂)第八百四十九章 誅仙劍門第七十章 邪裡邪氣第七百七十八章 第一戰:血染蒼梧第八百二十八章 削天下諸仙,斬頂上三花第三百三十九章 我小柳啊(第二更)第五百一十八章 山雨欲來第十七章 仙劍斬妖龍第四百零三章 洞房花燭夜,隻身赴雷池第二百七十九章 西方第一案,盤羊案第八十四章 我想飛昇第八百九十二章 我的對手不是你們第一百二十四章 仙家血脈第二百六十章 魔神九嬰(第三更)第六百六十四章 別離天外天(求訂)第二百四十九章 應龍老哥哥第五十二章 誤上賊船(求推薦票)第三百五十三章 元始元年的最後一天第一百四十五章 通天閣主第八百一十二章 酒是千齡不老丹第四百七十九章 神仙手段第三百五十章 月亮上的梧桐第四百一十三章 斷崖劍壁第五百四十五章 人間真好(大章求票!)第二百零一章 蘇家第一百九十章 世家治世第二百二十三章 天市垣之戰第631章 先殺師蔚然(大章求票!)第五百九十一章 她瘋了第三百五十九章 人神混居的真相第七百八十二章 執子之手,道結同心第二百八十八章 新神入侵第六百六十二章 我兒柳劍南(求訂閱月票)第二百零八章 山川異域,大秦使節第六百六十五章 蘇大強之心,人盡皆知第四百一十章 你爹詐屍了第四十五章 長夜牧歌第五百七十四章 眉心豎眼(大章)第八百八十五章 男人間的友情與決戰第七百六十八章 奇異物質(求月票)第七百四十七章 天罡福地煉魔記第四百二十七章 共赴雷池第五百九十五章 解鈴人,蘇雲!第六百一十四章 好人蘇雲(大章求票)第十九章 朔方城來客第一百八十三章 所以,你死了第五百九十章 帝倏與萬化焚仙爐(求票)第八百七十三章 時代的絕響第八百零三章 五府鬥帝倏(大章求月票!)第五百二十六章 古道熱腸第三百二十三章 大秦聖皇第九百三十五章 一山更比一山高第七十五章 朔方第四,全國前三第四百八十四章 禁止飛昇第八十四章 我想飛昇第五百六十章 仙帝功法,功道等身第六百一十六章 皇地祇師蔚然第二百二十七章 神之一手第三百一十一章 珠胎暗結與秦晉之好第八百一十四章 月下釣魚人
第七百一十八章 對錯難論第五百四十八章 娘娘們來殺人(呼喚月票)第六百七十二章 仙帝的氣魄第七百八十章 懸鐘之戰第四百七十一章 一念不生第四百零四章 無題(一號求票)第四百九十八章 邪帝之心第三百三十六章 殺死神的第三種辦法第四百八十章 汝甚美第八百三十五章 異界天域第七百四十三章 五步間,冠絕天下第九百零九章 瑩瑩來了第八百四十二章 大小帝倏第四百八十四章 禁止飛昇第六百九十六章 劫灰之旅(月底求票)第六百七十三章 天下第一至寶第三百五十九章 人神混居的真相第一百四十章 更難得是這份謙虛第七百六十四章 進一步是修羅場(求月票)第五百二十二章 九玄不滅(第三更求票)第八百七十章 未來即過去,輪迴永不變第七百八十三章 樂府八弄,狼子野心第五百三十五章 邪惡獻祭第一百一十七章 靈界種火第三百零二章 兇徒張三第二十八章 臨淵而行第三百五十三章 元始元年的最後一天第七百七十八章 第一戰:血染蒼梧第七百四十六章 往昔曾相見第六百六十八章 外鄉人第五百四十九章 娘娘們耍流氓(大章求票)第十七章 仙劍斬妖龍第五十章 從不走眼第四百六十章 朋友的友情(求票!)第八百八十三章 無量劫第九百四十四章 報復第四百一十三章 小船不能承受之重第五百四十九章 娘娘們耍流氓(大章求票)第五百四十二章 失寵了第五百零九章 我不懂劍術,我對劍術沒興趣第六百零七章 有花堪折直須折(求訂)第八百四十九章 誅仙劍門第七十章 邪裡邪氣第七百七十八章 第一戰:血染蒼梧第八百二十八章 削天下諸仙,斬頂上三花第三百三十九章 我小柳啊(第二更)第五百一十八章 山雨欲來第十七章 仙劍斬妖龍第四百零三章 洞房花燭夜,隻身赴雷池第二百七十九章 西方第一案,盤羊案第八十四章 我想飛昇第八百九十二章 我的對手不是你們第一百二十四章 仙家血脈第二百六十章 魔神九嬰(第三更)第六百六十四章 別離天外天(求訂)第二百四十九章 應龍老哥哥第五十二章 誤上賊船(求推薦票)第三百五十三章 元始元年的最後一天第一百四十五章 通天閣主第八百一十二章 酒是千齡不老丹第四百七十九章 神仙手段第三百五十章 月亮上的梧桐第四百一十三章 斷崖劍壁第五百四十五章 人間真好(大章求票!)第二百零一章 蘇家第一百九十章 世家治世第二百二十三章 天市垣之戰第631章 先殺師蔚然(大章求票!)第五百九十一章 她瘋了第三百五十九章 人神混居的真相第七百八十二章 執子之手,道結同心第二百八十八章 新神入侵第六百六十二章 我兒柳劍南(求訂閱月票)第二百零八章 山川異域,大秦使節第六百六十五章 蘇大強之心,人盡皆知第四百一十章 你爹詐屍了第四十五章 長夜牧歌第五百七十四章 眉心豎眼(大章)第八百八十五章 男人間的友情與決戰第七百六十八章 奇異物質(求月票)第七百四十七章 天罡福地煉魔記第四百二十七章 共赴雷池第五百九十五章 解鈴人,蘇雲!第六百一十四章 好人蘇雲(大章求票)第十九章 朔方城來客第一百八十三章 所以,你死了第五百九十章 帝倏與萬化焚仙爐(求票)第八百七十三章 時代的絕響第八百零三章 五府鬥帝倏(大章求月票!)第五百二十六章 古道熱腸第三百二十三章 大秦聖皇第九百三十五章 一山更比一山高第七十五章 朔方第四,全國前三第四百八十四章 禁止飛昇第八十四章 我想飛昇第五百六十章 仙帝功法,功道等身第六百一十六章 皇地祇師蔚然第二百二十七章 神之一手第三百一十一章 珠胎暗結與秦晉之好第八百一十四章 月下釣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