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天市垣無序地帶

蘇雲和四個小妖孩來到歪脖子柳樹下。

柳樹下只有雪埋孤墳一座,並沒有沒有草廬,也沒有岑伯。

蘇雲擡頭,大雪過後,天空如洗,湛藍深邃,天上並沒有岑伯所說的人來人往的集市。

他轉頭看向雪地裡,看向自己的那座小小的“房子”,那裡並沒有房子,雪地裡只有一個小小的墳丘。

墳丘被打開了,露出一個小小的棺木,那就是蘇雲童年印象中的小小的“房子”。

當時自己雙目失明,又處在狹小無比的房子裡,掙扎,錘門,絕望的大喊大叫。

七歲的少年當真感覺到了絕望和無助。

就在他惶恐之際,他聽到悉悉索索的聲音,他的“房門”被打開了。岑伯牽着他的手,把他從“小房子”里拉出來。

蘇雲而今回憶起這段過往,心中有着萬千的情緒不知如何表達,最終他在雪地裡向岑伯的荒墳叩拜一番,起身繼續前進。

他回頭又望了一眼天門鎮,遙遙看到孤零零的天門矗立在那裡。

恍惚間,離家的少年彷彿又聽到了曲伯那老朔方獨有的荒涼寥愴的腔調,和那略顯單調滄桑的羌鼓聲。

“到如今,世事難說!”

咚!咚!咚!

“天地間不見一個英雄!”

“不見一個豪傑!”

咚!咚!咚!

……

蘇雲一行人走過了蛇澗,來到了黃村。

大荒墳千瘡百孔,黃鼠狼們站在各自的洞穴門前,看着四面八方,提防敵人來襲。有的則跑到雪地裡鑽來鑽去,玩鬧嬉戲,還有幾個繞到樹後面,變化成年輕男子走了出來,卻是在練習法術。

“黃村的小壞蛋們!”

花狐雙手做喇叭,對黃村的黃鼠狼們大喊:“我們要進城了!不揍你們了!逢年過節,花爺爺從城裡回來的時候再揍你們!別想我們——”

嘩啦——

空中滿滿都是被曬乾的糞球屎蛋子,呼嘯向他們飛來。花狐哈哈大笑,與蘇雲等人轉身便跑。

熱鬧一番過後,他們又回到胡丘村,花狐臉上的笑容漸漸斂去,來到胡丘村村民的墓前,叩拜一番。

蘇雲來到野狐先生的墓前,鄭重萬分的祭拜這位啓蒙老師。

岑伯曲伯羅大娘等人對他的恩情都很大,岑伯有救命之恩,曲伯羅大娘等人有養育之恩,而野狐先生對蘇雲卻是啓蒙、開靈智的恩情!

不爲他的智慧啓蒙,不開啓他的靈智,他便是山裡的野孩子,與禽獸何異?

野狐先生像是打開了他心靈的眼睛,讓他學會明辨是非,讓他學會做人。

他們離開胡丘村,經過庠序,蘇雲和四個小妖孩進去打掃了一番,清理灰塵,他們坐在各自的座位上,彷彿還能聽到野狐先生的聲音,彷彿還能看到同學們的身影。

天平橋。

蘇雲擡手,氣血化作蛟龍飛出,龍爪扣住翹起的橋頭,把這座橋拉了下來。

他們登上天平橋,向對岸走去,天上一隊狍鴞飛來,叫道:“蘇家小屁孩要走了嗎?城裡很危險!”

蘇雲擡頭,向臨邑村的居民揮了揮手。

一隻狍鴞落下,降落在他們前方的橋頭,圓圓的臉很是嚴肅,伸開翅膀比劃:“咱們鄉下是森林,城裡就是鋼鐵森林,兇險異常!城裡人吃人,不吐骨頭!”

上空的狍鴞們飛遠了,咕咕的叫聲傳來,在呼喚他。

橋頭的狍鴞撲扇翅膀飛去,聲音從空中傳來:“留下來做妖怪不好嗎?我們在你眼中是妖怪,但你在我們眼中也是妖怪啊!幹嘛非得進城?”

蘇雲笑道:“不想渾渾噩噩的活着啊,纔要進城。”

“城裡比天市垣兇險百倍!咕咕,當心,咕咕!”

橋頭落到對岸,蘇雲帶着四個小妖孩走了下來。大雪天,荒集鎮也冷清了許多,花狐領着他們來到老苟家拜訪,老苟夫婦毛髮都已經花白,有些老態。

“這麼早就進城啊?”

苟婆爲他們各自盛了碗熱湯,皺眉道:“爲何不等年後再進城?現在進城的話,沒有人同行,很危險的。”

花狐道:“大娘,小云的眼睛能看見了,被趕出天門鎮了。天市垣沒有多少值得留戀的地方,所以我們打算進城謀生,再找仇人報仇。”

苟婆還待再說,老苟擡手來喝道:“公妖怪長大了就是要出門在外,闖蕩出一番事業,你一個母妖怪懂什麼?去,給我這碗湯多加些胡椒粉!”

苟婆氣呼呼去了。

老苟面色嚴肅的看着蘇雲,道:“你是人,我們是妖,到了你們人的地盤,你得多照顧小花他們。”

蘇雲鄭重點頭,有些侷促的捧着碗喝湯。

老苟又道:“荒集鎮以東都很安全,但荒集鎮以西就不好說了。出了荒集鎮往西走三十五里地就是天市垣驛站,從驛站乘燭龍進城。但大雪封路,積雪難行,你們估計要在路上過夜,第二天才能到驛站。路上……”

老苟眼角抖了抖,聲音沙啞道:“荒集鎮西邊便是無序地帶,你們一定要小心!到了夜裡,一定不要露宿在外面,一定要找到舊聖的廟宇,在舊聖廟宇裡休息!”

他的眼中流露出恐懼,難以遮掩的恐懼:“還有一件事,廟宇中的篝火一定不要熄滅!切記,一定不要熄滅了!如果晚上聽到外面有人叫你們也不要出去,一定不要出去!”

他的面目陰森恐怖,幾乎是用威脅的語氣衝着蘇雲花狐他們低聲吼道。

蘇雲和花狐等人連忙點頭。

老苟面色恢復如常,捧着碗喝湯,道:“天冷,趁熱喝,喝得身上發汗了再出門。婆子,胡椒粉拿來了沒?再去炕幾個洛饃泡湯吃,多炕一些,小兔崽子們路上當乾糧!洛饃裡攤幾個雞蛋!”

蘇雲等人在老苟家混飽了飯,吃得全身暖洋洋的,這纔出門。

狐不平讚道:“苟大爺真硬氣,把大娘訓得一句話也不敢多說,是咱們男子漢的榜樣!”

他話音剛落,便聽得後面傳來鐵鍋撞擊腦門的聲音,只聽苟婆壓低嗓音,氣呼呼道:“給你臉了,給你臉了是不?母妖怪就不進城了是不?就不闖蕩了是不?就不建立一番事業了是不?老孃做的湯,你喝着不美嗎?還要在老孃面前裝硬氣……”

接着便是腦袋撞擊門板的聲音,其中夾雜着老苟的求饒聲:“孩子們還未走遠,等走遠了再打……”

狐不平噤若寒蟬,低着頭不敢說話,跟着蘇雲他們向鎮外走去。

雪地漫漫,荒集鎮外便是一座大山連着一座大山,雪色極美,然而在雪地裡走得久了便顯得有些單調。

雪很深,還未化去,道路都被淹沒,一不小心還會跌入雪窟窿中。

好在他們都有不凡的本事,元氣修爲也很渾厚,不必擔心有危險,只是行走在雪路上很是吃力,因此前進速度不快。

“以這個速度,天黑的時候真的未必能走到天市垣驛站。”

蘇雲擡頭打量遠處,雪路兩旁是溝渠,可以分辨道路,但是倘若不小心掉進溝裡,多半會弄溼衣裳,凍得瑟瑟發抖。

如此行進六七裡地,太陽也挪到了西邊的半天空中,雖然可以看到太陽,但那陽光似乎也是冰冰的沁着涼意,感覺不到絲毫熱量。

前方便是一片山坡,山坡上蓋着一棟棟紅房子,矮矮的,約有三四十戶人家。

花狐蹦起來,想要看個仔細,怎奈個頭不高,蘇雲把他抱起來,放在自己肩頭,花狐這纔看個分明。

只見山坡紅房子上的積雪都已經被人鏟去,而官道上的積雪竟也被人清空,露出一條五六丈長能容一輛馬車的橋,跨在一條小河上。

“苟大爺說鎮西都是刁民,我怎麼覺得是他說人家壞話?”

花狐從蘇雲肩頭跳下,笑道:“多半苟大爺在這裡吃過虧。”

蘇雲微笑道:“能夠讓苟大爺吃虧的妖,不得不讓我們提防啊。”

花狐心中凜然。

他們向前走去,只見那橋頭和橋尾皆有人猿懷中抱刀坐在那裡,那人猿身強體壯,即便是冬天大雪紛飛,也只穿了件馬甲。

蘇雲遙遙打量,只見人猿後背比人要寬很多,隔着馬甲可以看到一塊塊肌肉,肌肉數量也要比人多。

“人若是長着這麼多塊肌肉,便是天賦異稟了。而猿族的猿妖一出生便有如此天賦!”

蘇雲讚歎,這種天賦,羨慕不來。

他們又向前走幾步,便見路上立着一塊石碑,碑上寫着袁家嶺幾個字。

蘇雲瞥了瞥山上的紅房子,揚了揚眉毛:“看來山上都是猿妖。這麼好的天賦……”

“過橋啊?”

橋頭那坐在躺椅中的猿妖擡眼瞥了他們一眼,耷拉的手臂擡起來:“每個人兩枚五銖錢。”

狐不平氣道:“爲什麼要給你錢?”

那猿妖搖搖晃晃站起來,舒了個懶腰,瞥他一眼,懶洋洋道:“袁家嶺的路,是我們村鋪的,橋,是我們村搭的,雪,我們也掃了,收錢不過分吧?”

狐不平還要再說,蘇雲笑道:“不過分。”說罷取出錢袋子,數了十個五銖錢。

那猿妖收了錢,又躺了下去。

蘇雲等人上橋,待來到對岸,對岸也躺着一個猿妖,懶洋洋道:“下橋費每人兩枚五銖錢。”

狐不平大怒:“剛纔給過錢了,怎麼還要給?”

那猿妖坐起身來,嘿嘿笑道:“剛纔給的是上橋費,現在給的是下橋費。”

————宅豬:筒子們新年快樂!

推薦好友橫掃天涯新書《造化圖》,是一個重新定義詞語,更改造化的故事。十分有趣,三十多萬字,可宰了。

第三百六十七章 天外有天第五百六十七章 心猿意馬(求訂閱!)第七百九十六章 嫁衣計劃第六百七十二章 仙帝的氣魄第四十三章 飛雪映神通第八百零九章 身死誰記生前事第八百二十二章 歪打正着第三百一十九章 天外劇變第七百四十四章 大道長城第四百二十三章 通吃(求票!)第五百四十五章 人間真好(大章求票!)第一百九十一章 神仙才能受的傷第四百一十七章 懸棺鎖雲晞第三百二十章 截殺劍閣聖人第七百六十六章 順理成章第五百一十章 我來殺個人第一百五十章 聖人本體第七百五十六章 碾壓與破局(年終求票)第五百五十三章 老師,珍重第一百零四章 師弟,要入會嗎?第六百八十一章 柳木棺怪物第二百三十一章 最強召喚術第一百三十五章 學問交流第七百零三章 混沌海中的第一次相逢第九百四十二章 班門弄斧第三百九十七章 溫情第三十二章 努力做個正常少年第十六章 宛如神魔第八百九十九章 義之戰第九百零一章結仇第一百一十七章 靈界種火第十七章 仙劍斬妖龍第八百四十章 誰贊成,誰反對?第八百八十八章 我要這劍有何用?第二百八十二章 未過門的明玉妃第八十二章 他有靠山第六百零五章 另有其人第五百一十章 我來殺個人第五百零三章 流放帝心第四百四十一章 肝腦塗地第八百六十二章 朕本欲做個明君第三百九十一章 話癆第一,打架竄稀第七百三十章 雷池破滅第六百一十四章 好人蘇雲(大章求票)第七百一十四章 逆賊當誅第四十章 黑暗降臨第三百三十七章 最不會敗家的閣主第八百二十六章 帝忽之百里瀆(豬生日快樂)第一百三十四章 天劫之謎第三百六十九章 天生一把硬骨頭第七百五十九章 雲仙帝,道相爭(求月票)第三百八十八章 空間扭曲之術第八百四十五章 蘇大強巧舌如簧第三百八十章 仙劍大過濾計劃第八百三十八章 道神宮(除夕快樂!)第九百零六章 以牙還牙第二百零六章 我是你哥第三百四十六章 仙界廣寒山第一百零三章 董醫師與育天將第一百六十四章 仙人一擊(求月票訂閱)第八百七十八章 水鏡先生的陰謀第八百三十五章 人心長城(恢復正常更新啦!)第三百八十五章 你睡了盤羊第八百章 天帝的擔當第六百章 三聖皇之謎第五百二十三章 真假武仙之戰第四百四十三章 鐘山洞天第九十六章 劍斷劫灰山第二百零四章 月上廣寒宮第一百四十章 更難得是這份謙虛第四百六十九章 禍從口出(週一求票)第三百四十三章 矇蔽道心(兒童節求月票!)第五百一十三章 願你歸來,依舊少年第八百三十五章 異界天域第三百七十三章 蘇雲的道場第三百五十七章 錢眼第四百一十四章 仁至義盡,不再留情第一百三十五章 學問交流第一百二十六章 表面兄弟第五百七十四章 眉心豎眼(大章)第十二章 若士必怒第一百八十五章 肥豬出欄第633章 唯一的破綻(月底求月票!)第五十七章 不答應就滅口第八百五十八章 東君入太古,諸帝隱蹤跡第七百七十七章 準備迎戰第四百六十一章 路癡歸來第七百九十二章 人魔際會第三百七十四章 我,到家了第一百二十二章 又見攤友第四百六十章 朋友的友情(求票!)第六百八十五章 劍道第一陣圖第八百六十五章 賊船第七百九十六章 嫁衣計劃第二百四十八章 神魔變第六百六十六章 不過如此(求票)第六百八十四章 護我周全第三百六十七章 天外有天第七百八十一章 但爲君故,沉吟至今第四百八十三章 迷戀九尾狐
第三百六十七章 天外有天第五百六十七章 心猿意馬(求訂閱!)第七百九十六章 嫁衣計劃第六百七十二章 仙帝的氣魄第四十三章 飛雪映神通第八百零九章 身死誰記生前事第八百二十二章 歪打正着第三百一十九章 天外劇變第七百四十四章 大道長城第四百二十三章 通吃(求票!)第五百四十五章 人間真好(大章求票!)第一百九十一章 神仙才能受的傷第四百一十七章 懸棺鎖雲晞第三百二十章 截殺劍閣聖人第七百六十六章 順理成章第五百一十章 我來殺個人第一百五十章 聖人本體第七百五十六章 碾壓與破局(年終求票)第五百五十三章 老師,珍重第一百零四章 師弟,要入會嗎?第六百八十一章 柳木棺怪物第二百三十一章 最強召喚術第一百三十五章 學問交流第七百零三章 混沌海中的第一次相逢第九百四十二章 班門弄斧第三百九十七章 溫情第三十二章 努力做個正常少年第十六章 宛如神魔第八百九十九章 義之戰第九百零一章結仇第一百一十七章 靈界種火第十七章 仙劍斬妖龍第八百四十章 誰贊成,誰反對?第八百八十八章 我要這劍有何用?第二百八十二章 未過門的明玉妃第八十二章 他有靠山第六百零五章 另有其人第五百一十章 我來殺個人第五百零三章 流放帝心第四百四十一章 肝腦塗地第八百六十二章 朕本欲做個明君第三百九十一章 話癆第一,打架竄稀第七百三十章 雷池破滅第六百一十四章 好人蘇雲(大章求票)第七百一十四章 逆賊當誅第四十章 黑暗降臨第三百三十七章 最不會敗家的閣主第八百二十六章 帝忽之百里瀆(豬生日快樂)第一百三十四章 天劫之謎第三百六十九章 天生一把硬骨頭第七百五十九章 雲仙帝,道相爭(求月票)第三百八十八章 空間扭曲之術第八百四十五章 蘇大強巧舌如簧第三百八十章 仙劍大過濾計劃第八百三十八章 道神宮(除夕快樂!)第九百零六章 以牙還牙第二百零六章 我是你哥第三百四十六章 仙界廣寒山第一百零三章 董醫師與育天將第一百六十四章 仙人一擊(求月票訂閱)第八百七十八章 水鏡先生的陰謀第八百三十五章 人心長城(恢復正常更新啦!)第三百八十五章 你睡了盤羊第八百章 天帝的擔當第六百章 三聖皇之謎第五百二十三章 真假武仙之戰第四百四十三章 鐘山洞天第九十六章 劍斷劫灰山第二百零四章 月上廣寒宮第一百四十章 更難得是這份謙虛第四百六十九章 禍從口出(週一求票)第三百四十三章 矇蔽道心(兒童節求月票!)第五百一十三章 願你歸來,依舊少年第八百三十五章 異界天域第三百七十三章 蘇雲的道場第三百五十七章 錢眼第四百一十四章 仁至義盡,不再留情第一百三十五章 學問交流第一百二十六章 表面兄弟第五百七十四章 眉心豎眼(大章)第十二章 若士必怒第一百八十五章 肥豬出欄第633章 唯一的破綻(月底求月票!)第五十七章 不答應就滅口第八百五十八章 東君入太古,諸帝隱蹤跡第七百七十七章 準備迎戰第四百六十一章 路癡歸來第七百九十二章 人魔際會第三百七十四章 我,到家了第一百二十二章 又見攤友第四百六十章 朋友的友情(求票!)第六百八十五章 劍道第一陣圖第八百六十五章 賊船第七百九十六章 嫁衣計劃第二百四十八章 神魔變第六百六十六章 不過如此(求票)第六百八十四章 護我周全第三百六十七章 天外有天第七百八十一章 但爲君故,沉吟至今第四百八十三章 迷戀九尾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