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 元始元年的最後一天

裘水鏡快步迎上前去,只見那三足金烏已經化作了一個三條腿少年,正在打開一扇木門,推門而入。

那三足少年進入門中,便掩上房門,而蘇雲則將門戶收入自己的靈界中。

裘水鏡心中詫異,走上前去,卻沒有多問,只是上下打量蘇雲,過了片刻,方纔徐徐道:“蘇閣主,你長高了一些,也壯了一些。”

蘇雲心中一暖,從他的語氣中聽出瞭如父如師的舐犢之情,於是走上前來,並不見禮,而是張開雙臂。

裘水鏡雖是海外留過學的人,但骨子裡還是元朔的士大夫,不習慣他這種親暱的舉動,被他用力抱住,固然感動,但也有些失措,只好拍了拍蘇雲的後背。

他是少有幾個真切對待蘇雲,很少帶有功利之心的人,儘管兩人沒有成爲師徒,但是蘇雲一直把他當成老師看待。

蘇雲走出天市垣時,便是一個從野蠻混沌的社會進入文明社會的野蠻人,許多爲人處世的道理都是裘水鏡教的。

更何況,洪爐嬗變這等大一統功法,也是裘水鏡所傳。裘水鏡對待蘇雲,稱如師如父並不爲過。

兩人許久未見,自然有許多話要說,蘇雲滔滔不絕,講起自己在海外的諸多遭遇,裘水鏡則是靜靜地聽着,偶爾說一兩句話。

少英則忙前忙後,爲爺兒倆泡茶,準備茶點,又喚了梧桐過去幫忙,去燒製晚膳。

蘇雲與裘水鏡談到下半夜,夜色漸涼,而今雖然是冬季,嶺南卻依舊炎熱,只有夜晚纔有些涼意。

裘水鏡聽罷蘇雲的經歷,心中感慨萬千,道:“你這大半年時間,比我當初幾年過得精彩多了。你適才說要買礦工,那麼你準備何時帶聖佛和道聖離開?”

他畢竟是聰明人,聞弦而知雅意。

蘇雲講到海外人魔餘燼之亂,他便猜出蘇雲此來的目的並非是看望自己,而是爲了道聖和聖佛。

元朔四大神話中的聖佛和道聖,道心成就極高,蘇雲顯然是準備用這二人來對付餘燼。

蘇雲道:“越快越好。”

裘水鏡沉吟道:“聖佛和道聖,是我嶺南劫灰廠的棟樑之材,雖然是聖人,卻每天下礦坑挖礦,被你借去,劫灰廠的劫灰產量恐怕就……”

蘇雲笑道:“廠督,我與梧桐開闢了一個新的境界,叫做廣寒境界。我用這個境界與先生交換聖佛和道聖,廠督意下如何?”

裘水鏡動容,請他細細講解廣寒境界,待蘇雲展現廣寒洞天,裘水鏡連忙喚來少英,道:“讓那些士子快點過來!還有,把老佛和老道也請來。”

他口中的士子,其實是追隨他變法的天道院士子,裘水鏡被貶,這些士子也一同被貶到嶺南挖礦。

聖佛與道聖很快來得到,道聖揹着裝劫灰的筐,面黑如炭,笑道:“我是晚班,趁夜挖礦,還未來得及清洗一番。”

聖佛身邊則是青丘月,狸小凡也跟了過來,這兩隻小狐妖跟隨道聖和聖佛修行,本領越來越高,只是見到蘇雲,卻還是親暱萬分。

蘇雲與他們玩鬧一陣,向聖佛與道聖道:“我準備對付人魔餘燼,需要兩位道兄的幫助。”

道聖道:“降妖除魔,乃出家人本分。你說的這個人魔餘燼,很強嗎?”

蘇雲道:“人魔餘燼乃西方聖皇,掀起盤羊之亂,擒拿鎮壓八十三神魔,準備將他們血祭。”

他還未說完,道聖和聖佛起身便走。

蘇雲道:“我和梧桐開闢了一個全新的境界,補全第一聖皇的不足,可以將性靈脩煉到仙人的層次。”

道聖停步,折返回來坐下,笑嘻嘻道:“誰讓老道被廠督賣了呢?也罷,那就舍了一身剮,會一會這人魔餘燼。”

聖皇也折返落座,道:“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蘇雲會意:“兩位聖人,我都明白。”

待到所有士子到齊,蘇雲這才從頭開講,一邊讓衆人觀摩自己月中桂樹,一邊講解如何化廣寒洞天的元氣爲月華凝露。

所有人都聽得如癡如醉,開闢一個境界,這是何等的成就?自古以來,除了第一聖皇開闢六境界之外,便只有夫子做到了開闢境界!

裘水鏡也沒有想到,自己從天市垣無人區中帶出來的一個少年,竟然會在七個境界的基礎上,補上一個境界!

蘇雲把廣寒境界講了一半,停頓下來,向梧桐道:“我講累了,梧桐,你也是這個境界的開闢者,剩下的,你來講吧。”

梧桐怔了怔,心知他並不貪功,要藉此機會成全自己的名聲,於是走上前來,繼續講下去。

裘水鏡與一衆天道院士子呆滯,道聖和聖佛兩位神話更是險些道心崩潰,梧桐是人魔的事情,其實並非是秘密,然而人魔開闢了一個境界,並且教授他們,多少讓他們有些道心動搖,備受衝擊!

聖佛率先反應過來,沉聲喝道:“相由心生。”

裘水鏡與天道院士子都是聰敏過人之輩,立刻醒悟過來,不再理會梧桐的身份,繼續傾聽。

待到梧桐講完,已經是第二天的下午。

蘇雲與梧桐又各自展露自己的月中桂樹,任由衆人觀摩觀想,這段期間,裘水鏡又命幾個士子把瑩瑩的廣寒境界格物筆記抄錄一遍,神色激動道:“有此境界,或許是元朔超越西方的機會!”

少英道:“蘇士子,你先不要將廣寒境界傳到西方,容我元朔先推廣。道法無國界,但靈士有家國。”

蘇雲目光落在裘水鏡身上,道:“有東都大帝在,廣寒境界可以推廣全國,惠及所有士子嗎?”

少英怔了怔。

蘇雲繼續盯着裘水鏡,道:“帝平一日爲帝,廣寒境界便休想在元朔推廣開來,最多成爲元家或者世閥貴胄的珍藏。”

少英道:“你若是傳到西方,便會成爲西方屠殺元朔人的利器!”

蘇雲的目光依舊落在裘水鏡身上,沒有任何移動,道:“或許,裘廠督依舊對皇帝抱有期望,以爲將廣寒境界送到宮中,皇帝便會大發慈悲,推廣全國,振興元朔。”

裘水鏡默然,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蘇雲道:“但我覺得,水鏡先生更應該前往朔方,去見老瓢把子,借老瓢把子的文昌學宮推行廣寒境界。”

裘水鏡不答。

蘇雲道:“有了一個境界的差距,朔北綠林軍雖然兵力較少,但也可以支撐下來,對抗朝廷進攻。甚至,說不定老瓢把子可以因此勝過朝廷!”

“勝過朝廷之後呢?”

裘水鏡道:“建立另一個朝廷嗎?你應該看到,左鬆巖並無治理天下的辦法,他所做的,無非是另一個朝代循環而已!而他改朝換代期間,是無數人的死亡!”

“那麼你就去教他該如何做!”

蘇雲斷然道:“左鬆巖沒有治國理念,但是你有,你有的話,就借左鬆巖之手去試試看!難道先生真的要一直留在這裡做廠督,留在這裡挖劫灰?”

裘水鏡臉色黯然,低聲道:“容我考慮考慮……”

蘇雲道:“千帆舟,我已經幫先生煉好了。此舟內部,可以儲存萬兵,先生若是前往朔方,利用此舟,天降靈器,改變戰局,滅朝廷十萬大軍不在話下,解救黎民於水火。先生也可以助朝廷,滅綠林軍叛亂,斬殺叛賊左鬆巖,憑此功勞,先生可以重返朝堂,位列三公。”

裘水鏡低聲道:“容我考慮。”

蘇雲離去。

嶺南城外,梧桐站在蘇雲身後,遠望這座城市,悠然道:“蘇師弟,與我賭一次嗎?”

蘇雲揚眉道:“怎麼賭?”

“只賭輸贏,沒有賭注的那種。”

梧桐紅裳飄蕩,道:“賭裘水鏡會不會前往東都,把廣寒境界獻給帝平,借帝平的垂愛,繼續入主朝廷,推行變法。然後,他會再度頭破血流。”

蘇雲看到一輛出城的燭龍輦,搖頭道:“不賭。我輸了。”

他站起身來,裘水鏡在那輛前往東都的燭龍輦中。

“水鏡先生自始至終都是士大夫,他是不會反抗朝廷的。”蘇雲迎風而立。

道聖衣袍飄飄,在後方問道:“閣主,何時動身前往西土?”

蘇雲遲疑一下,沒有做聲。

梧桐笑吟吟道:“你還不死心,還想與我賭?”

蘇雲猛地轉身,向道聖道:“人魔餘燼極爲強大,兩位是否還有舊聖絕學修煉到絕頂的友人?不妨請來助陣。”

道聖和聖佛對視一眼,道聖笑道:“我們的好友都已經老死了,不過舊學修煉到絕頂的人,元朔還是有不少的。閣主稍等幾日,容我們去尋來。”

蘇雲躬身,道:“有勞兩位。”

道聖和聖佛離去,蘇雲直起腰身,梧桐在他身後道:“你就是不死心。”

蘇雲不答,道:“我們去東都。”

東都。

裘水鏡悄然入京,聯繫上帝平,連夜入宮,私下見帝平,道:“陛下,我有良策,可以化解薛、溫勢力,解救朝廷於水火,平息朔北之亂。”說罷,獻上《廣寒境界格物筆記》。

裘水鏡道:“臣以爲,將此法推行天下,幾年之內,必勝外國,強大元朔……”

帝平翻閱筆記,龍顏大悅,道:“有水鏡先生扶持,朕高枕無憂了。”

於是賞裘水鏡先居住在皇城之中的三稀殿休息。

是夜,裘水鏡掌燈夜讀,忽然便見陰風慘淡,吹開三稀殿門戶,陰風中一道劍光斬斷裘水鏡頭顱!

“噹啷!”

那道劍光落下,卻見地上是一面明鏡,陰風中的隱約立着一人,見狀吃了一驚,急忙轉身,卻見裘水鏡掌燈站在他的後方。

“陛下,你讓臣失望了。”裘水鏡淡漠道。

那陰風中的,正是帝平,手持大聖靈兵軒轅劍,哈哈大笑道:“裘愛卿,你並未讓我失望,你獻上的《廣寒境界格物筆記》正是朕需要的!朕一直以來,被薛青府和溫關山拿捏,在朝中權勢越來越小,動彈不得!在外,又有左鬆巖在朔方造反,可恨薛溫二賊不讓朕去平凡,削朕威望!但是有了廣寒境界,朕便可以從容修煉,待到修爲一舉超過薛溫二賊,朕便可以誅殺二賊,重奪大權!”

裘水鏡舉着燈,燈光中只見焰心處有一艘千帆之舟靜靜漂浮,澀聲道:“所以,陛下絕不可能推行變法,推行廣寒境界於衆生,救元朔於危亡。”

帝平哈哈笑道:“怎麼可能?”

“轟!”

燈光焰心中那千帆之舟突然光芒大作,千帆浮動,一道光芒射出!

這一夜,三稀殿內刀光劍影,有大恐怖。

過了不久,帝平倒地,氣若游絲,裘水鏡臉色黯然,從三稀殿內走出,低聲道:“臣不想做個弒君之臣。陛下,你我君臣之情,師徒之情,兩清了。從今往後,我便是朔北叛賊裘某……”

帝平口中吐血,待他離開,這才低笑起來:“裘水鏡,天真的書生,你竟然不殺朕!你別忘了,朕還有《廣寒格物筆記》!朕還是可以奪回權力,還是可以掌握朝廷!”

這時,咯吱的推門聲傳來。

帝平勉強撐起身子,藉着月光看去,只見月色下,人影朦朧,那月亮是一座廣寒洞天,月中有桂樹,月下有驪珠。

帝平咳血,大聲道:“你是誰?侍衛!侍衛!”

“廣寒境界,是我開闢的,我不會交給陛下。”

那人影走來,撿起地上的軒轅劍,淡淡道:“陛下不要叫了,陛下爲了殺裘水鏡,不是把侍衛遣走了嗎?”

帝平眼中露出駭然之色,看着那月下的人影揚起劍光。

“公平一戰!你可敢與朕公平一戰?”

“你不配死在這口劍下。”

那人影將軒轅劍丟開,取出一個木頭盒子。

三稀殿中,劍光亮起。

仙劍斬妖龍!

片刻後,帝平的人頭滾出三稀殿。

“咣——”鐘聲響起,東都炮竹聲陣陣,蘇雲回頭看去,那是東都的人們在慶祝元始元年的最後一天過去。

冬日的雪迎着鐘聲,迎來了元始二年的第一天。

到了下半夜,溫關山得訊,匆匆趕來,見狀吃了一驚,立刻出手斬殺宮中所有知道此事的侍衛。

元始二年初一,溫關山披着帝平的皮囊上朝。

同一天,裘水鏡在大雪紛飛的天氣裡,坐上前往朔北的燭龍輦,追隨他的許多天道院士子,正在從嶺南趕往朔北。

————嗯,爲帝平求月票~~

第五百九十章 帝倏與萬化焚仙爐(求票)第八百九十八章 庸醫害人第十六章 宛如神魔第九百二十章 劍穿輪迴第二百九十四章 短暫的愛戀第657章 十二古神第八百一十六章 大廈將傾(求月票)第一百八十八章 聖人大勢第五百二十六章 古道熱腸第九百四十二章 班門弄斧第三百五十七章 錢眼第三百六十四章 你看到的,是我讓你看到的(大章!)第二百四十五章 東都的雲(大章求票)第八百一十九章 朕與那帝絕何異?第九百二十六章 第二種未來第六十四章 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第七百五十二章 大老爺猛誇海口,蘇大強一窺先天第七百七十章 美麗新世界(求月票)第二百九十一章 聖女明勝煙第四百九十三章 再見梧桐第八百四十六章 拾金不昧第二百一十九章 新舊學論戰第一百九十七章 大帝蕩魔第一百二十八章 一成勝算第七百零一章 妖言惑衆(求月票!)第七百五十五章 仙相百里瀆第七十三章 仙劍斬人魔第二百九十二章 姘頭第八百七十章 未來即過去,輪迴永不變第八百零七章 縱有犧牲心不悔第七百一十三章 手足相殘第七百零二章 混沌潮汐第649章 無人成仙第六百七十章 腦力不好第三百三十章 金身成神道第一百六十九章 無法熄滅的劫火第二百九十三章 懷春少年第八十一章 老、奸、巨、猾第六百八十一章 柳木棺怪物第九百一十三章 前強後剩第五百七十四章 眉心豎眼(大章)第一章 庠序狐狸伴讀書第九百二十三章 跳出輪迴外第二百七十九章 西方第一案,盤羊案第八百四十九章 誅仙劍門第二百八十五章 有女夏夢覺第六百零六章 他化自在我化天第五百三十六章 口舌之爭第三百一十六章 第一聖皇第六百八十四章 護我周全第七百七十一章 魂魄與性靈探秘第七十一章 姑娘,你不冷嗎?第一百五十六章 左鬆巖的戰力第四百七十八章 五色金,鎮屍沉海第九百零九章 瑩瑩來了第九百八十四章 道無善惡,善惡唯心第九百四十九章 我叫薪火第九百四十章 史上最強魔道第七百八十八章 一力不加,萬法莫侵第三十六章 天市垣無序地帶第八百章 天帝的擔當第四百七十一章 一念不生第五百一十二章 屁股論第一百六十六章 老師,就這?第七百四十九章 獄天君之死第二百二十七章 當着爹孃的面打殘第二百一十二章 有點餓了第八百五十六章 外鄉人與帝倏第八百九十四章 打補丁第八百九十五章 未來的第五種可能第五十章 從不走眼第二百二十二章 第四神話(一號求月票求訂閱!)第十四章 七日渡劫第九百零八章 都是仇家第七百四十章 送老仙人入棺第四百五十五章 黑暗裡有東西(第一更)第五百三十六章 口舌之爭第九百二十一章 不滅的道光第631章 先殺師蔚然(大章求票!)第650章 蘇聖皇的第一次翻船臨淵行九月月票衝刺,火線告急!!!第六百一十九章 溫嶠掀桌子(修正)第二百零七章 必死之心第四百九十三章 再見梧桐第八百九十六章 輪迴之戰第628章 兇手,就在這裡第四百三十二章 聯軍使團第二百七十章 魔神氣息第四百五十三章 你不是無名之輩第七百二十四章 第五仙界,仙帝玉延昭第八百六十七章 帝混沌召諸帝,蘇大強意難平第一百零九章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第三百二十二章 背後九十六個男人第八百零一章 仙相帝忽第三百八十三章 喚醒心魔第五十五章 一點點兒的差距第三百八十九章 天憲大術第五百九十章 帝倏與萬化焚仙爐(求票)第五百二十六章 古道熱腸第一百三十二章 格物院蘇大師兄
第五百九十章 帝倏與萬化焚仙爐(求票)第八百九十八章 庸醫害人第十六章 宛如神魔第九百二十章 劍穿輪迴第二百九十四章 短暫的愛戀第657章 十二古神第八百一十六章 大廈將傾(求月票)第一百八十八章 聖人大勢第五百二十六章 古道熱腸第九百四十二章 班門弄斧第三百五十七章 錢眼第三百六十四章 你看到的,是我讓你看到的(大章!)第二百四十五章 東都的雲(大章求票)第八百一十九章 朕與那帝絕何異?第九百二十六章 第二種未來第六十四章 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第七百五十二章 大老爺猛誇海口,蘇大強一窺先天第七百七十章 美麗新世界(求月票)第二百九十一章 聖女明勝煙第四百九十三章 再見梧桐第八百四十六章 拾金不昧第二百一十九章 新舊學論戰第一百九十七章 大帝蕩魔第一百二十八章 一成勝算第七百零一章 妖言惑衆(求月票!)第七百五十五章 仙相百里瀆第七十三章 仙劍斬人魔第二百九十二章 姘頭第八百七十章 未來即過去,輪迴永不變第八百零七章 縱有犧牲心不悔第七百一十三章 手足相殘第七百零二章 混沌潮汐第649章 無人成仙第六百七十章 腦力不好第三百三十章 金身成神道第一百六十九章 無法熄滅的劫火第二百九十三章 懷春少年第八十一章 老、奸、巨、猾第六百八十一章 柳木棺怪物第九百一十三章 前強後剩第五百七十四章 眉心豎眼(大章)第一章 庠序狐狸伴讀書第九百二十三章 跳出輪迴外第二百七十九章 西方第一案,盤羊案第八百四十九章 誅仙劍門第二百八十五章 有女夏夢覺第六百零六章 他化自在我化天第五百三十六章 口舌之爭第三百一十六章 第一聖皇第六百八十四章 護我周全第七百七十一章 魂魄與性靈探秘第七十一章 姑娘,你不冷嗎?第一百五十六章 左鬆巖的戰力第四百七十八章 五色金,鎮屍沉海第九百零九章 瑩瑩來了第九百八十四章 道無善惡,善惡唯心第九百四十九章 我叫薪火第九百四十章 史上最強魔道第七百八十八章 一力不加,萬法莫侵第三十六章 天市垣無序地帶第八百章 天帝的擔當第四百七十一章 一念不生第五百一十二章 屁股論第一百六十六章 老師,就這?第七百四十九章 獄天君之死第二百二十七章 當着爹孃的面打殘第二百一十二章 有點餓了第八百五十六章 外鄉人與帝倏第八百九十四章 打補丁第八百九十五章 未來的第五種可能第五十章 從不走眼第二百二十二章 第四神話(一號求月票求訂閱!)第十四章 七日渡劫第九百零八章 都是仇家第七百四十章 送老仙人入棺第四百五十五章 黑暗裡有東西(第一更)第五百三十六章 口舌之爭第九百二十一章 不滅的道光第631章 先殺師蔚然(大章求票!)第650章 蘇聖皇的第一次翻船臨淵行九月月票衝刺,火線告急!!!第六百一十九章 溫嶠掀桌子(修正)第二百零七章 必死之心第四百九十三章 再見梧桐第八百九十六章 輪迴之戰第628章 兇手,就在這裡第四百三十二章 聯軍使團第二百七十章 魔神氣息第四百五十三章 你不是無名之輩第七百二十四章 第五仙界,仙帝玉延昭第八百六十七章 帝混沌召諸帝,蘇大強意難平第一百零九章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第三百二十二章 背後九十六個男人第八百零一章 仙相帝忽第三百八十三章 喚醒心魔第五十五章 一點點兒的差距第三百八十九章 天憲大術第五百九十章 帝倏與萬化焚仙爐(求票)第五百二十六章 古道熱腸第一百三十二章 格物院蘇大師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