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變態頭子

古城中,一個個只有巴掌大小的魔眼飛起,魔眼後長着蟬翼般的翅膀,嗡嗡震動,四面八方而去。

魔眼中射出一片片光幕,像是犁地一般,從空中向下掃視,搜尋祭壇所在。

放出魔眼的是通天閣的一位高手,其人煉就手眼通,也是神通一種,手中長眼,魔眼可化作分身,用來搜尋最好不過。

還有一位通天閣的高手一邊前行,一邊催動元磁神通,大地不斷震動,探查地底是否另有空間。

大地震動時,其人真元散發出淡黃色光芒,在身前形成地底的投影,地脈中的山體走向,碎石,地底河,岩漿湖,歷歷在目。

衆人各施手段,沿着城向不同方向而去,尋找火德神君祭祀之所的下落。

“這裡是主城,那祭祀之所,肯定距離此地不遠!”

蘇雲和魚青羅不知不覺來到地底的地宮,這裡的確不能說是地宮,更像是因爲天翻地覆而被埋在灰燼和岩石之中的古代遺蹟。

首先映入眼簾的便是一座天門。

蘇雲反覆打量,確認這的確是一座天門,只是天門上的符文和神魔烙印,並不清晰,與天門鎮的天門相比,更加複雜,倒像是催動了八面朝天闕之後的天門。

“好像比催動八面朝天闕之後的天門,少了些神魔的烙印。”

蘇雲打量:“不過,這裡的天門,要比正常的天門高了很多倍,像是給巨人通過的門戶……古城那邊,也有巍峨的建築,像是巨人所居之地。難道住在這裡的,是上一個世界的神魔?”

瑩瑩神色嚴肅,飛身而起,周身一杆杆筆在紙上飛舞,飛速記載沿途所見。

魚青羅不禁讚歎,道:“通天閣的治學真是嚴謹,我適才看到通天閣的幾位師兄也是各個都帶着書怪筆怪,記錄下沿途的見聞。”

她心中感慨,正是因爲如此,通天閣才能日漸壯大。而火雲洞天則有些固步自封了。

天門後便是啞巴大師兄、燕輕舟等人,還有幾個劍閣的士子,與魚青羅是同學。

啞巴大師兄雙手展開一張巨大的圖紙,正在打量前方巨大的建築。

那建築實在太大,讓他這個建築大師也有些犯難。

那是闕一般的建築,下方是平整的石碑,上方是屋檐,斗拱相承。

闕上寫着密密麻麻的劫灰文,燕輕舟正在破譯文字。

蘇雲向那面闕後方看去,只見後面是一個巨大的球體,完全封死,嚴絲合縫,找不到任何縫隙!

這個球體光滑到難以想象的程度,映照出他們的身影,倘若細看,甚至可以看到自己身體最細小的組織結構!

蘇雲便看到了自己皮膚下的血管,血管內部流動的血漿,組成血漿的胞體,組成胞體的鏈式結構。

“閣主請看!”

魚青羅向前拋出一塊小小的石頭,突然那面闕的周圍浮現出刀刃般的光芒,將那塊小石頭切得粉碎!

而刀刃般的光芒,正是從闕表面上的劫灰文!

這些劫灰文的偏旁部首會從闕表面飛出,化作刀兵,與儒家的言出法隨有些類似!

“強行破解也不行。”

燕輕舟看到蘇雲,一邊破譯劫灰文一邊道:“強行破解的話,闕的形態便會變化,整個地底建築恐怕也會變化,會徹徹底底的演變爲殺陣!”

蘇雲對此所知不多,不敢胡亂發表意見,道:“我在天門鎮中見過類似的闕和天門,上面烙印的是神魔的紋理,是否與這地底的天門和闕有什麼聯繫?”

“閣主說的是曲進曲旗主設計的天門和朝天闕嗎?”一個通天閣成員問道。

蘇雲腦中轟鳴,那通天閣成員道:“曲旗主設計的天門和朝天闕,已經印證了那是條錯誤的道路。”

蘇雲還是沒有回過神來。

那通天閣成員會錯了意,連忙道:“閣主,在下策鐵衣,曲旗主死後,我繼任旗主之職。我們通天閣的歷史中,曾經發現過多處類似的通道。天市垣中有一處,地底劫灰城中也有一處,這兩處都是破損的。曲旗主應該是參研了這兩處通道,自己打算重造一個通道。”

“但他的設計,明顯哪裡出了漏洞。”

燕輕舟繼續道:“他把另一個世界召喚過來了,導致一場劇變,把所有人都連累了。”

蘇雲還是有些渾渾噩噩,等他們說完,方纔問道:“曲伯是通天閣的人?”

“是啊,擔任旗主之職。那幾年沒有閣主,通天閣內部比較散亂,他帶着一批人與皇帝勾搭上,皇帝提供給他財力,他來做研究。”

燕輕舟破譯完闕上的文字,伸個懶腰,道:“很明顯,他錯得有些離譜。天門和闕,其實是通道,他理解成門戶了。倘若他不那麼離羣索居,也就不會有這個誤解了。”

他們顯然不理解,曲進等人也是通天閣的人,對蘇雲的傷害有多大。

在少年和童年時代,小瞎子蘇雲一直把曲伯、羅大娘等人當成自己最親的親人,當成可以信賴託付的人。

甚至他治好雙眼之後,對曲伯等人還是充滿了感激,感謝他們照顧失明時期的自己。

直到蘇雲知道,自己是曲伯等人買來的,曲伯這些瘋子不僅僅買了他,還買了許許多多孩童來做試驗,封印他們的記憶,將神魔往他們的腦子裡塞。

直到蘇雲知道,其他孩童都死了,只剩下他一人。

直到蘇雲知道,他所謂的親情,只是岑夫子的性靈強行約束曲伯等人,迫使曲伯等人照顧自己。否則曲伯等鬼神早就把還是瞎子的他攆走了。

現在蘇雲又知道曲伯也是通天閣的人,自然更加受傷。

“如果我不是通天閣主的話,我多半會按捺不住魔性,把這些變態都幹掉。”

蘇雲心中頗爲無奈:“誰叫我是這些變態的頭子……”

他突然醒悟過來:“通道?天門和朝天闕是通道?”

啞巴大師兄石鎮北的圖紙上,闕的形態不斷變化,紙上有許多小人兒跑來跑去,把闕的形態一改再改。

“是通道,通往另一個世界的道路。曲旗主設計的不是通道,而是把另一個世界拉過來,但出現了災劫。”

燕輕舟則在旁邊指點,重組闕上的文字,道:“而真正的通道,則是通往另一個世界。通天閣內稱那個世界爲彼岸,也有人叫仙界,但誰都沒有去過。因爲我們發現的通道,都已經破損了,沒有一條完整的。”

他修改好圖紙上的劫灰文,擡頭打量闕上的文字,道:“熒惑上的人們留下封禁的目的,是爲了保護這條通道,殺死入侵者。想要破解,須得瞭解他們的文化文明,只可惜,他們的文化文明已經湮滅,我們也只是在地底劫灰城中瞭解只鱗片爪。能否解開……”

啞巴石鎮北將圖紙祭起,向那面闕飄去,封禁與這張圖紙稍稍接觸,突然紙上的建築形態和文字烙印在闕的表面。

那面闕頓時發出咔嚓咔嚓的震動,一個個劫灰文變化,剛纔還顯得鋒芒畢露的文字,將充滿殺氣的偏旁部首,紛紛收入一個個“口”字之中!

那些劫灰文忽而向石碑中縮去,突然,他們身後傳來神魔般的嘶吼聲,一股股可怕的氣勢壓來,讓衆人急忙低頭!

卻見那天門上的各種神聖和魔神烙印彷彿活了過來,紛紛從天門上飛起,如飛鳥投林般衝向那面闕。

闕的表面發出石頭摩擦的聲響,鏗鏘有力,衆人擡頭,只見十二尊神聖的烙印,出現在闕的表面。

“這也是一面朝天闕!”蘇雲驚訝不已。

而朝天闕後方,巨大的地底球體也發出咔嚓咔嚓的聲響,不斷向後退去,出現一條通道。

通道前行百餘步,出現一個被掏空的巨人大殿,大殿中央是一座祭壇,有臺階可以登上祭壇。

衆人行走在這偉岸巍峨的地底通道中,像是細小的螻蟻行走在巨人的宮殿裡,心中只覺肅穆莊嚴。

就在這時,他們後方傳來一個笑聲:“小鬼們躲在這裡……你們誰剛纔催動了性靈?”

魚青羅臉色微變:“是神荼!”

突然,他們上空傳來嗤嗤的聲響,只見一隻鑽頭鑽破了地底上層的岩石,向下墜落。

那鑽頭往回縮,縮入一隻魔眼中,魔眼振翅,眼中一片光芒向下灑落,在衆人臉上照了一遍,接着振翅向上飛去。

啞巴石鎮北擺手,滿是褶皺的臉上露出笑容,示意他們不必驚慌。

一張圖紙從他的書簍裡飛出,印在那面朝天闕的背面,地底的殺陣再度啓動。

巨大的球體嗡的一聲,將地底再度籠罩!

球體外傳來劇烈的震動,赫然是神荼魔神在攻打這地底的封禁!

“他一時間無法破禁。”

燕輕舟道:“我們繼續。”

很快,他們登上被掏空的地底大殿祭壇,祭壇方圓數十畝,站在其上,仰頭上望,便見無數星辰掛在大殿的穹頂。

燕輕舟連忙道:“伊朝華師姐!”

伊朝華上前,身後天象性靈從驪淵中躍出,舉手摘星辰,重新佈置周天星斗。

待到她將周天星斗重新佈置一遍,只聽轟隆隆的巨響不絕於耳,一道光芒從周天星斗的中心射出,落在殿後。

衆人急忙來到殿後,卻見又是一座朝天闕。

他們一層又一層破解,待到八面朝天闕被他們解開,只見前方一道光門出現,門後隱約是一條道路,不知通往何方。

————書友們,書評區有月票衝刺活動置頂帖,先回復再投月票,一張月票可以獲得一百點幣,點作家的話進入帖子留言也行哦~~

第七百零四章 混沌海觀察者第三十二章 努力做個正常少年第七百九十八章 忘川中的第二仙廷第二百三十四章 丞相歸來(求訂閱月票!)第五百六十九章 帝劍降臨第七百八十八章 一力不加,萬法莫侵第四十六章 誓分生死第二百八十八章 新神入侵第二百零九章 不太妙啊第四百二十六章 神君發飆第九百一十一章 非人第四百六十一章 路癡歸來第638章 聖皇心計(月底求票)第四百三十一章 恍若神魔第四百八十二章 瑩瑩高光第三卷元始元年,結束,第四卷天外有天,明天更新第二百一十六章 山野之人第九百一十九章 輪迴地獄第二百七十八章 神帝劍術(建議改成:你就叫)第一百八十六章 黎明將至,錦繡圖之戰第640章 蘇雲的朋友第七百六十九章 獻祭自我第一百三十六章 第九劍陣第七百四十九章 獄天君之死第五百三十九章 資質無雙(求月票訂閱)第一百一十七章 靈界種火第七百六十九章 獻祭自我第八百三十五章 人心長城(恢復正常更新啦!)第二百四十五章 東都的雲(大章求票)第四百五十二章 人心不古,世道炎涼第三百九十六章 倒黴孩子第二百七十五章 上手練一練第四百七十八章 五色金,鎮屍沉海第五百六十章 仙帝功法,功道等身第一百九十七章 大帝蕩魔第二百零四章 月上廣寒宮第八百零二章 再造宇宙星空第六百七十八章 暴君去死第六百七十六章 我勸陛下好自爲之第645章 蘇雲謙恭未篡時第648章 吾道已成第二百一十九章 新舊學論戰第二百七十一章 三十年風雨如晦第三百七十七章 我差點便信了!第二百九十七章 杏林往事第五百八十八章 瑩瑩大老爺(求月票)第六百零六章 他化自在我化天第九百一十三章 前強後剩第五百二十七章 劍道大帝第七百九十七章 帝忽肉身第一百九十八章 記憶破封,一百五十年前的葬龍陵第二百七十三章 搶不過狗(第二更)第三百九十七章 溫情第九百一十章 劫灰大帝第九百一十五章 鬥法聖王第六百九十三章 黃鐘第八刻度第八百六十二章 朕本欲做個明君第六百八十章 心腹大患第十八章 鎮裡的長輩不是人第四百零六章 大聖第一百二十三章 東陵主人(求訂閱月票)第六百八十一章 柳木棺怪物第九百一十一章 非人第四百三十一章 恍若神魔第九百五十一章 完結篇第四百二十章 萬化焚仙爐第二百四十二章 最強狀態下的薛青府(求月票訂閱)第三百三十四章 你知道你爹是人魔嗎?第五百七十九章 完整的帝倏第二十二章 儒道神通第九百四十三章 輪迴之殤第八百六十六章 改良性截肢第三百二十五章 變態頭子第一百四十一章 葉落,你吐血了第一百七十六章 水鏡徐來第四百三十五章 老師,弟子送你上路第二百八十六章 試試就逝世第三百三十三章 新閣主登基第九百三十四章 諸帝墳墓第五百零五章 坑蒙拐騙一條龍第三百一十六章 第一聖皇第二百七十四章 飛雲谷劇變(第三更!)第四百零五章 怯雨羞雲(一號求票)第656章 連續翻船第三百八十五章 你睡了盤羊第三百零四章 諸神受難第一百三十六章 第九劍陣第五章 八門朝天闕第七百九十九章 劫灰大帝第一百八十八章 聖人大勢第九百章 輪迴的岔路口第八百八十七章 絕世劍仙第三百三十一章 何謂神威?如嶽如海第一百六十四章 仙人一擊(求月票訂閱)第一百六十二章 我的命運,我來掌握第一百零六章 桀驁不馴,如神如魔第八百一十九章 朕與那帝絕何異?第二百六十四章 寶瓶出銀河第六百零六章 他化自在我化天第638章 聖皇心計(月底求票)
第七百零四章 混沌海觀察者第三十二章 努力做個正常少年第七百九十八章 忘川中的第二仙廷第二百三十四章 丞相歸來(求訂閱月票!)第五百六十九章 帝劍降臨第七百八十八章 一力不加,萬法莫侵第四十六章 誓分生死第二百八十八章 新神入侵第二百零九章 不太妙啊第四百二十六章 神君發飆第九百一十一章 非人第四百六十一章 路癡歸來第638章 聖皇心計(月底求票)第四百三十一章 恍若神魔第四百八十二章 瑩瑩高光第三卷元始元年,結束,第四卷天外有天,明天更新第二百一十六章 山野之人第九百一十九章 輪迴地獄第二百七十八章 神帝劍術(建議改成:你就叫)第一百八十六章 黎明將至,錦繡圖之戰第640章 蘇雲的朋友第七百六十九章 獻祭自我第一百三十六章 第九劍陣第七百四十九章 獄天君之死第五百三十九章 資質無雙(求月票訂閱)第一百一十七章 靈界種火第七百六十九章 獻祭自我第八百三十五章 人心長城(恢復正常更新啦!)第二百四十五章 東都的雲(大章求票)第四百五十二章 人心不古,世道炎涼第三百九十六章 倒黴孩子第二百七十五章 上手練一練第四百七十八章 五色金,鎮屍沉海第五百六十章 仙帝功法,功道等身第一百九十七章 大帝蕩魔第二百零四章 月上廣寒宮第八百零二章 再造宇宙星空第六百七十八章 暴君去死第六百七十六章 我勸陛下好自爲之第645章 蘇雲謙恭未篡時第648章 吾道已成第二百一十九章 新舊學論戰第二百七十一章 三十年風雨如晦第三百七十七章 我差點便信了!第二百九十七章 杏林往事第五百八十八章 瑩瑩大老爺(求月票)第六百零六章 他化自在我化天第九百一十三章 前強後剩第五百二十七章 劍道大帝第七百九十七章 帝忽肉身第一百九十八章 記憶破封,一百五十年前的葬龍陵第二百七十三章 搶不過狗(第二更)第三百九十七章 溫情第九百一十章 劫灰大帝第九百一十五章 鬥法聖王第六百九十三章 黃鐘第八刻度第八百六十二章 朕本欲做個明君第六百八十章 心腹大患第十八章 鎮裡的長輩不是人第四百零六章 大聖第一百二十三章 東陵主人(求訂閱月票)第六百八十一章 柳木棺怪物第九百一十一章 非人第四百三十一章 恍若神魔第九百五十一章 完結篇第四百二十章 萬化焚仙爐第二百四十二章 最強狀態下的薛青府(求月票訂閱)第三百三十四章 你知道你爹是人魔嗎?第五百七十九章 完整的帝倏第二十二章 儒道神通第九百四十三章 輪迴之殤第八百六十六章 改良性截肢第三百二十五章 變態頭子第一百四十一章 葉落,你吐血了第一百七十六章 水鏡徐來第四百三十五章 老師,弟子送你上路第二百八十六章 試試就逝世第三百三十三章 新閣主登基第九百三十四章 諸帝墳墓第五百零五章 坑蒙拐騙一條龍第三百一十六章 第一聖皇第二百七十四章 飛雲谷劇變(第三更!)第四百零五章 怯雨羞雲(一號求票)第656章 連續翻船第三百八十五章 你睡了盤羊第三百零四章 諸神受難第一百三十六章 第九劍陣第五章 八門朝天闕第七百九十九章 劫灰大帝第一百八十八章 聖人大勢第九百章 輪迴的岔路口第八百八十七章 絕世劍仙第三百三十一章 何謂神威?如嶽如海第一百六十四章 仙人一擊(求月票訂閱)第一百六十二章 我的命運,我來掌握第一百零六章 桀驁不馴,如神如魔第八百一十九章 朕與那帝絕何異?第二百六十四章 寶瓶出銀河第六百零六章 他化自在我化天第638章 聖皇心計(月底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