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大威天龍(大章求票~)

池小遙遲疑道:“這……”

董醫師道:“通天閣主最大的職責便是保護通天閣成員,現在他尚且年幼,但職責還在。我們先走,也是保護我們。”

池小遙無奈,只得道:“先生,我們先帶走老糉子。”

因爲景召被蘇雲用神仙索纏得結結實實,平日裡看不到面容,因此被池小遙稱作老糉子。

董醫師道:“來不及了,我殺金天應和方見秋時,動用仙術,招法的威能掩蓋不住,必然會驚動帝宮的高手。老糉子被閣主捆綁放在那裡,像是一個囚犯,就算被人抓住多半也是把他放了。”

兩人飛速離去,遠遠看去,只見一道道光芒飛向醫神宮。

池小遙心中凜然,知道已經無法帶走景召。

帝宮中高手衆多,甚至還有新學中修煉到原道境界的大秦國師玉道原,被稱作神帝之劍的玉道原!

倘若驚動玉道原,他們絕對無法走脫!

“這次是我疏忽,我本應該想到故人會貪圖我的身體。”

他們飛速離開帝宮,走出星都,董醫師道:“沒想到不曾爲老糉子治好病,反倒連累了他和閣主。現在只好由他們自己來應付局勢,我們繼續尋找下一個故人。”

池小遙擔憂道:“蘇師弟和老糉子能否逃出來?”

董醫師道:“老糉子難說,但蘇閣主乃是我通天閣的閣主,一定能化險爲夷。”

池小遙瞥他一眼,心道:“老師對他的信心,比我對他的信心還強……”

帝宮醫神宮中一片大亂,有人高聲叫道:“大事不好了!醫神宮泰斗方見秋,死於賊人之手!”

又有人叫道:“我大秦醫術第一人,天下第一神刀的金天應金宮主,也被人殺了!”

醫神宮內外亂作一團,帝宮各宮的宮主立刻趕來,命人嚴查,過了片刻,便有人上報,道:“是方泰斗的故人,一個姓董的來訪,殺了方泰斗和金神刀!那姓董的已經與姓池的妖女逃竄,不知所蹤!還有一個姓張名叫張三的,也是姓董的賊人弟子,而今成了醫神宮大師兄,前往天庭覲見。”

“醫神宮作何吃的?竟被那張三奪得大師兄的位子?”

帝宮各宮的宮主不禁震怒,下令去擒拿蘇雲,但有帝宮的先生彙報,道:“士子們已經被送到了天庭,沒有神帝見召,誰也進不去。”

“能將此事上稟神帝嗎?”

“區區世俗小事,麻煩神帝,誰吃罪得起?”

各宮宮主無奈,只得道:“等那張三回來之後,再擒下他好生審問,一定要抓住董姓賊人!”

他們又命人畫下董醫師和池小遙的畫像,命人送到國師府,經國師府分發大秦各郡,通緝董醫師和池小遙。

醫神宮士子搜查三人住所,終於發現被蘇雲立在牆角的“老糉子”景召。那些士子不識厲害,擺弄景召頭上纏繞的神仙索繩釦,只是神仙索被蘇雲祭煉過,他們無法解開。

幾人擺弄片刻,卻將繩釦底下鎮壓的銀針露了出來。

一個士子道:“這裡還有個賊人同黨!是個老頭!年老尚且爲賊!”

另一士子笑道:“倘若是同黨,豈會被綁得結結實實?這人多半是他們的犯人。咦,他頭上還有個針頭。我拔下來看看。”說罷,便抓住那根銀針,向上提起。

“這根針好長!”

兩人驚歎,只見這銀針提起了兩尺多,居然還有,兩人不僅咋舌:“這根針只怕從腦門插到胃裡!”

“錯了。”

那繩索下的老糉子突然張口說話,道:“是從我頭頂百匯,插入第一頸骨,從頸骨骨髓一直往下透,插到我的尾椎骨端。這是主針。”

兩位士子驚駭,只見那根銀針突然脫離他們的掌控,咻咻旋轉往外脫落,只聽繩索下的“老糉子”道:“副針則查到我的性靈之中,定住我性靈六覺,讓我眼不能看耳不能聽手不能觸,鼻不能嗅舌不知味,無知無覺。”

咻!

銀針從老糉子頭頂飛出,那兩位士子心中駭然,急忙各自後退幾步,一個士子道:“幸好他被捆綁住,動彈不得……”

景召口中唸唸有詞,只見神仙索自動脫落,如同一條金龍圍繞他飛舞,忽而化作一條腰帶,盤在他腰間。

景召體魄高大,頗有幾分威嚴,道:“你們不用擔心。我乃是元朔聖地火雲洞天的前洞主,帶我去見你們的帝宮宮主,我自會向他解釋。”

那兩個醫神宮的士子被他的威嚴所震懾,又見他相貌堂堂,很是不凡,道:“長老請隨我們來。”

兩人在前方引路,引着他走出醫神宮,其中一個士子道:“長老可認得張三?那張三的同黨犯事了,殺了……”

“哼,姘頭!”景召氣憤道。

兩人心中納悶:“姘頭?什麼姘頭?”

就在此時,景召抓着兩人的腦袋,重重一碰,兩人昏死在地。景召一道火光沖天而起,厲聲道:“姘頭!”說罷,怒氣衝衝的去了。

“這世間,竟然真的存在天庭!”蘇雲站在帝宮的各宮士子之間,驚訝無比。

他不遠處便是玉霜雲,死死的盯着他,目不轉睛。玉霜雲已經盯着他很久了。

這女子是帝宮的大師姐,本事很是不凡,劍術已經修煉到神帝劍術的邊緣,在劍閣的武聖閣中挑戰蘇雲,被蘇雲以仙劍斬妖龍殺到天門後的天庭中。

儘管她敗在蘇雲手中,但那一手神帝劍術卻着實驚豔到了蘇雲。

不過,蘇雲化名張三矇混到天庭覲見神王神帝的士子隊伍之中,第一時間便引起了玉霜雲的注意,這女子直勾勾的盯着他,彷彿他臉上長出一朵花來。

蘇雲被她盯得不自在,摸着自己左眼下的黑痣,心道:“我僞裝得不像嗎?我讓自己變矮了,還變黑了,而且我還近乎毀容般的在左眼下點了一顆痣。這樣她都能認出我來?”

玉霜雲向他走過來。

蘇雲視而不見,繼續老神在在的仰望天門。

沒錯,前往天庭覲見神王神帝的道路,正是一座天門!

這座天門高達十多丈,上面有着各種神魔烙印,與天門鎮的天門以及天門鬼市的天門,都有着幾分相似!

蘇雲站在帝宮的這座天門前,還以爲自己回到了元朔天市垣!

但他作爲天門鎮土生土長的原住民,對天門自然熟悉得很,再加上他的眼中也有天門鎮的烙印,立刻看出帝宮中的這座天門與真正的天門相比,有着許多不同之處。

天門鎮和天門鬼市的天門,上面烙印着九十六種神魔,而帝宮的這座天門做出了很大的改動,神魔種類不如真正的天門多,但數量卻更多,有一百零八尊神魔,看起來更爲複雜!

蘇雲與真正的天門對比,心中的疑惑越來越濃。

“到底是誰跑到元朔,把天門研究一番,在西方搞出了這座天門?”

他眼角跳了跳,心道:“他是在天門的基礎上做出改動,我把這些變動記錄下來的話,我便可以也製造出一座類似的天門……”

“蘇閣主!”玉霜雲湊到他身邊,突然道。

蘇雲轉頭看向她,詫異道:“閣下是誰?誰是蘇割豬?姑娘莫要罵人。”

玉霜雲冷笑道:“蘇雲蘇閣主,你莫要否認了,你僞裝成這樣,是侮辱我是瞎子嗎?”

蘇雲老老實實道:“姑娘,在下張三,張是弓長張的張,三是一二三四的三。我是剛剛入學的……”

就在此時,諸多環繞在天門四周的帝宮老師各自催動真元,注入天門之中,只見天門上各種烙印漸漸亮起。

蘇雲連忙用心記憶天門上的烙印變動,玉霜雲冷笑道:“這世上但凡想幹壞事的人,都會託名張三,張三是這世上幹壞事最多的人!你化名張三,肯定是想來我帝宮做壞事!”

蘇雲便漲紅了臉:“姑娘,你莫要血口噴人……”

“血口噴人?”

玉霜雲冷笑道:“有我盯着你,你休想做任何壞事!”

天門的門框上,各種神魔烙印被激活,在門上游動,有如活物,突然門上神光涌出,在門中形成一片光幕。

一個個士子隊列整齊,紛紛走入光幕之中。有帝宮的老師叫道:“進入天庭之中,可以在各宮朝聖,觀想神魔。但是此行你們最大的目標,是覲見神帝,觀想神帝英姿,不要顧此失彼!”

這次進入天庭的,總共也就是二十位士子,很快便輪到蘇雲,蘇雲最後看了這座天門一眼,走入光幕之中。

玉霜雲也走了進去,在他身後道:“有我在……”

一重重光幕涌來,滲透兩人的身體,滲入靈界,淹沒性靈。

待到光幕退去,他們出現在另一片世界中,只聽有人叫道:“大威天龍!是大威天龍神!”

玉霜雲向前看去,但見天庭千宮萬殿,巍峨林立,高大無比,雕樑畫棟,美輪美奐。距離他們這些士子最近的便是大威天龍宮,宮門大開,大威天龍神坐鎮在宮中,神龍盤繞筋軀,肉身猙獰,身後紅色飄帶飄揚,充斥着狂野的力量感!

而他的身遭,衆生各種誦唸化作洪亮的聲音,混雜在一起,誦唸不絕!

“擁有着原道強者般的力量!”

玉霜雲只覺性靈傳來戰慄,忍不住便要跪伏在地:“但是性靈的威壓更強,讓人忍不住要伏首膜拜!”

已經有不少士子無法抵抗這股神靈的威壓,向這尊大威天龍神叩拜下來。而那尊大威天龍神則站起身來,神龍繞體,從士子中間走過,身上的符文印記明滅不定。

玉霜雲強忍着叩拜的想法,突然看到那個“張三”蹲在地上,鬼鬼祟祟的。

玉霜雲冷笑一聲,悄悄來到他身後,心道:“我看你在耍什麼陰謀詭計!”

她低頭看去,卻見“張三”在地上畫了一個圈子,圈子裡放着一個木頭盒子,突然盒子消失,下一刻盒子又再度出現。

“張三,你做什麼!”玉霜雲低喝道。

蘇雲擡頭,神秘兮兮道:“我在試探這裡是靈界還是真實世界。倘若天庭是靈界,那麼我們可能是進入某人的靈界之中,無論這靈界是他體內的靈界還是打造的靈界,我們都可以用最簡單的辦法實驗出來。”

“放屁,這是真正的天庭,衆神所居之地,哪裡是什麼靈界!大逆不道!不當礽子!”

玉霜雲喝罵兩句,也動了好奇之心,蹲在他對面,狐疑道:“你如何實驗?”

“很簡單,倘若我們在真實世界,我從我的靈界中取出實體,比如說通天閣主的木頭盒子。”

玉霜雲眨眨眼睛,伸手抓住他脖子處的衣領,低喝道:“你有通天閣主的鑰匙,你還說你不是蘇閣主?”

蘇雲瞥了這女子被膝蓋壓得四處膨脹的胸口一眼,推開她的手,收回目光,又鬼使神差的瞥了一眼,繼續道:“你把衣領往上提一提,你干擾我的注意力了。”

玉霜雲低頭,這才注意到自己膝蓋頂着胸,有些暴露,於是便把衣領往下拉了拉,笑道:“你繼續說。”

蘇雲眼睛放光,戀戀不捨的收回目光,道:“若這裡是真實世界,我們把通天閣主的鑰匙從靈界中移出來,需要一步,只需要穿過自己的靈界即可。若這裡是靈界,那麼則需要兩步。從我的靈界中移出,移入這片靈界中。”

他目光又放了上去,道:“多出了一步,也就意味着時間有了微不可察的變化。”

玉霜雲好奇道:“那麼你得到了什麼結果?”

蘇雲搖頭道:“通天閣主的鐘,計時只能到忽,無法更爲精確更爲細微的時間。我準備將通天閣主的鐘,再細分爲三百六十個刻度。這種刻度,比忽要小,我稱之爲微。”

玉霜雲看着他面前浮現出一口小鐘,浮現出第八層環,環上有三百六十刻度,這口鐘內壁的紋理在不斷演化,齒輪則在漸漸增加。

最終,第八層環開始旋轉,速度比第七層環要快了三百六十倍,以她的目力,根本無法看清一瞬間走多少刻度!

蘇雲送走木頭盒子,又取出木頭盒子,臉色微變。

玉霜雲緊張道:“怎麼了?你計算出結果了?”

蘇雲點頭,面色凝重:“多了一微的時間。那麼,這裡是……”

玉霜雲腦中宛如海嘯般天崩地裂,頭暈目眩,喃喃道:“這裡是靈界……這一切都不是真實的……”

————四千字大章,求票票啦~

第五百三十八章 最慘烈的一戰第四十五章 長夜牧歌第五十二章 誤上賊船(求推薦票)第三百章 我殺人了(大章求票)第三百五十章 月亮上的梧桐第八百七十八章 水鏡先生的陰謀第二百六十五章 窮胸極餓第二百五十七章 破碎的道心第八百三十七章 寶馬雕車香滿路第九百三十四章 諸帝墳墓第八百三十五章 人心長城(恢復正常更新啦!)第一百七十五章 我還有事,讓皇帝等一等第八百八十章 混沌海翻船第二百九十九章 作案狂徒第二百九十七章 杏林往事第五百零七章 一劍無雙第四百八十一章 元朔母體文明第四百八十九章 夫子故居第七百五十四章 書仙圓夢,大強打劫第六百七十八章 暴君去死第八百零八章 仙相之戰第五百七十四章 眉心豎眼(大章)第六百零五章 另有其人第十章 野性張揚第九百五十章 混沌七公子第二百八十二章 未過門的明玉妃第七百七十五章 妖婦梧桐第四百六十八章 一氣轉洪鈞,混元入先天第二百三十二章 東都第一魔神(求訂閱)第二百二十七章 當着爹孃的面打殘第640章 蘇雲的朋友第六百六十五章 蘇大強之心,人盡皆知第638章 聖皇心計(月底求票)第623章 邪帝無敵(大章求票求訂閱)第一百六十二章 我的命運,我來掌握第二百一十二章 有點餓了第九百五十一章 完結篇第八百零六章 水鏡見邪帝第八百零九章 身死誰記生前事第646章 魔起葬龍陵(月初求票!)第五百八十章 混沌海中的墳墓第一百零五章 招黑先生第八百四十九章 誅仙劍門第四百五十六章 冥都的秘密(第二更)第四十三章 飛雪映神通第五百一十四章 蘇雲的一見鍾情第二十六章 天道院格龍第四百六十一章 路癡歸來第三百四十一章 誰的拳頭大,誰是大爺第五百五十五章 賤死不救第七百四十二章 蘇君甚美第四百四十八章 你的想法很危險第四百九十三章 再見梧桐第八百九十四章 打補丁第七百零八章 焚仙爐之謎第四百三十三章 急急如律令第一百七十八章 掀桌子第六十二章 因太誠實而被打死第九百四十九章 我叫薪火第一百一十九章 無人鑄金身(週一求票!)第七百七十六章 廣寒山上,新婚牀頭(求月票)第三百六十八章 元磁神劍第八百八十一章 這份美,用性命守護第五百七十九章 完整的帝倏第四百三十二章 聯軍使團第九百二十七章 他娘蛋的第七百六十八章 奇異物質(求月票)第七百三十九章 穩坐釣魚臺第一百三十九章 七位老神仙第四百三十一章 恍若神魔第六百六十七章 棺中人脫困第一百三十二章 格物院蘇大師兄第二百七十三章 搶不過狗(第二更)第二百七十九章 西方第一案,盤羊案第八百零六章 水鏡見邪帝第三百四十三章 矇蔽道心(兒童節求月票!)第二十一章 蘇雲渡劫第三百二十六章 火德神君第一百零四章 師弟,要入會嗎?第六百九十八章 我心光明(求保底月票)第八百三十九章 帝混沌的神刀第六百七十八章 暴君去死第二百九十二章 姘頭第九百三十章 大善人和善解人意第五百一十一章 格殺帝使第四百二十一章 第三仙印第三百四十七章 有花堪折直須折第四百二十九章 無恥之尤第三百六十八章 元磁神劍第九百零二章無能之怒第九百三十三章 女帝篇第六百一十四章 好人蘇雲(大章求票)第四十五章 長夜牧歌第二百三十五章 我來打一場第一百六十三章 第六洞天與第七靈界第二百八十四章 若無其事第七百五十三章 鴻蒙初闢道初分第三百五十四章 領隊學哥秦武陵第八百一十七章 肉身極致的碧落第八百六十九章 道語鬥道君
第五百三十八章 最慘烈的一戰第四十五章 長夜牧歌第五十二章 誤上賊船(求推薦票)第三百章 我殺人了(大章求票)第三百五十章 月亮上的梧桐第八百七十八章 水鏡先生的陰謀第二百六十五章 窮胸極餓第二百五十七章 破碎的道心第八百三十七章 寶馬雕車香滿路第九百三十四章 諸帝墳墓第八百三十五章 人心長城(恢復正常更新啦!)第一百七十五章 我還有事,讓皇帝等一等第八百八十章 混沌海翻船第二百九十九章 作案狂徒第二百九十七章 杏林往事第五百零七章 一劍無雙第四百八十一章 元朔母體文明第四百八十九章 夫子故居第七百五十四章 書仙圓夢,大強打劫第六百七十八章 暴君去死第八百零八章 仙相之戰第五百七十四章 眉心豎眼(大章)第六百零五章 另有其人第十章 野性張揚第九百五十章 混沌七公子第二百八十二章 未過門的明玉妃第七百七十五章 妖婦梧桐第四百六十八章 一氣轉洪鈞,混元入先天第二百三十二章 東都第一魔神(求訂閱)第二百二十七章 當着爹孃的面打殘第640章 蘇雲的朋友第六百六十五章 蘇大強之心,人盡皆知第638章 聖皇心計(月底求票)第623章 邪帝無敵(大章求票求訂閱)第一百六十二章 我的命運,我來掌握第二百一十二章 有點餓了第九百五十一章 完結篇第八百零六章 水鏡見邪帝第八百零九章 身死誰記生前事第646章 魔起葬龍陵(月初求票!)第五百八十章 混沌海中的墳墓第一百零五章 招黑先生第八百四十九章 誅仙劍門第四百五十六章 冥都的秘密(第二更)第四十三章 飛雪映神通第五百一十四章 蘇雲的一見鍾情第二十六章 天道院格龍第四百六十一章 路癡歸來第三百四十一章 誰的拳頭大,誰是大爺第五百五十五章 賤死不救第七百四十二章 蘇君甚美第四百四十八章 你的想法很危險第四百九十三章 再見梧桐第八百九十四章 打補丁第七百零八章 焚仙爐之謎第四百三十三章 急急如律令第一百七十八章 掀桌子第六十二章 因太誠實而被打死第九百四十九章 我叫薪火第一百一十九章 無人鑄金身(週一求票!)第七百七十六章 廣寒山上,新婚牀頭(求月票)第三百六十八章 元磁神劍第八百八十一章 這份美,用性命守護第五百七十九章 完整的帝倏第四百三十二章 聯軍使團第九百二十七章 他娘蛋的第七百六十八章 奇異物質(求月票)第七百三十九章 穩坐釣魚臺第一百三十九章 七位老神仙第四百三十一章 恍若神魔第六百六十七章 棺中人脫困第一百三十二章 格物院蘇大師兄第二百七十三章 搶不過狗(第二更)第二百七十九章 西方第一案,盤羊案第八百零六章 水鏡見邪帝第三百四十三章 矇蔽道心(兒童節求月票!)第二十一章 蘇雲渡劫第三百二十六章 火德神君第一百零四章 師弟,要入會嗎?第六百九十八章 我心光明(求保底月票)第八百三十九章 帝混沌的神刀第六百七十八章 暴君去死第二百九十二章 姘頭第九百三十章 大善人和善解人意第五百一十一章 格殺帝使第四百二十一章 第三仙印第三百四十七章 有花堪折直須折第四百二十九章 無恥之尤第三百六十八章 元磁神劍第九百零二章無能之怒第九百三十三章 女帝篇第六百一十四章 好人蘇雲(大章求票)第四十五章 長夜牧歌第二百三十五章 我來打一場第一百六十三章 第六洞天與第七靈界第二百八十四章 若無其事第七百五十三章 鴻蒙初闢道初分第三百五十四章 領隊學哥秦武陵第八百一十七章 肉身極致的碧落第八百六十九章 道語鬥道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