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我殺人了(大章求票)

臺上臺下的師生都在交頭接耳,議論紛紜,黃巾士子付清連在醫神宮士子之中排名很高,不知何故竟像是怕了這個張三,直接棄權認輸。

“付清連,你這一戰是從八人中選拔出四人。”

一位醫神宮老師提醒道:“倘若放棄了,張……那個張三,便會成爲醫神宮四強之一。”

那黃巾士子付清連遲疑一下,又看了看蘇雲,臺上蘇雲露出善意的微笑,點頭鼓勵他重新登臺。

付清連打個冷戰,連忙搖頭:“老師,我放棄!”

醫神宮的幾位老師也是無奈,只得宣佈“張三”獲勝。

“這個元朔人運氣真好,一上來什麼也沒做,便進了四強。”

有士子心生嫉妒,道:“若是臺上的人是我該多好!付師兄的膽子,未免太小了,連元朔人都怕!元朔是出了名的弱!”

也有人詫異:“付師兄的毒功是出了名的狠毒,上一場在刀上和針上都淬了毒,神通中更是藏着毒氣,幾招之間便讓對方中毒,被擡下擂臺時整個人都黑了。爲何這次大發善心,讓給張三?”

付清連把衆人的議論聽在耳中,心中冷笑不已:“你們這些沒有見識的,根本不知道我主動放棄是何等明智!張三這種人我見過,我平日裡在星都的官衙當差做仵作,幫衙門驗屍,見到一些天生熱愛犯罪的人,便是張三眼中那種瘋狂的神態!這廝,從頭到腳都散發出無比危險的氣息!”

那幾個醫神宮老師相互商議一番,其中一人道:“那麼醫神宮四強便定了,現在四人決勝,選出醫神宮最強者。張三,崔寒長,決勝;殷重芳,羅照川,準備。”

一人走上臺來,蘇雲凝眸看去,崔寒長正是那個動用蠱蟲靈器的人。

崔寒長勝過對手時,動用了三隻蠱蟲靈器,但這肯定不是他的上限。

此時崔寒長對這一戰極爲重視,上一戰時清清爽爽,而這一次身上則揹着一個紫色大葫蘆。

“元朔蠻夷,今日讓你見識一下醫神宮真正的絕學!”

崔寒長微微一笑,紫色大葫蘆開啓,只見一隻只長滿了白色觸鬚的蠱蟲從葫蘆嘴處用力一躍,跳到空中,觸鬚展開漂浮起來。

很快,大葫蘆中便飛出十八隻蠱蟲,而在葫蘆中還有一隻蟲母,從葫蘆嘴中鑽出,白毛之中露出四瓣嘴巴,吱吱怪叫。

蘇雲面帶微笑,道:“格物,窮究物理,需要無雙的目力,目之所及,才能審視事物細微之處,尋找到道之所在。醫術也是如此,沒有好的目力,無法看透人體本相。”

“嗡!”

他的身後,突然一口口洞天旋轉開啓,萬千道真元匯聚,天空中每一口洞天皆浮現出一隻龍眼,七十二應龍天眼骨碌滾動,只聽嗤嗤之聲作響,那十八隻蠱蟲被當場射殺!

接着七十二應龍天眼一起向那紫色大葫蘆看去,下一刻葫蘆中的蟲母化作一道青煙。

崔寒長悲痛欲絕,奮力殺來,叫道:“蠻夷,壞我靈器,又殺我蟲母,我與你拼……”

“嗤——”

七十二道光芒洞照下來,崔寒長倒地,身上出現密密麻麻的血洞。

蘇雲面帶微笑,心中默默道:“倘若真的殺掉他,多半會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幾個醫神宮先生急忙上前,幫崔寒長止血,將他擡了下去。

臺上幾位老師對視一眼,年長的老師咳嗽一聲,道:“張三獲勝,下一場”

蘇雲微笑道:“老師,不用這麼麻煩。我張三遠渡重洋來帝宮求學,是來做帝宮大師兄的。殷重芳、羅照川兩位師兄,你們應該準備好了吧?準備好了的話,請上來。”

殷重芳是個女子,聞言向臺上看去。

臺上那幾位老師也是皺眉,這個張三太狂妄,給他們一種很不舒適的感覺。

年長的老師道:“既然如此,殷重芳,張三決勝!羅照川,準備。”

殷重芳登上擂臺,擡頭看去,只見蘇雲七十二洞天所化的七十二隻天眼還未散去,依舊掛在醫神宮的上空。

“元朔來求學的師兄,帝宮醫術雖然是傳自元朔,但早已超過元朔。尤其是格物之學大行其道,我們大秦之術,更近於道!”

殷重芳叱吒一聲,突然身後洞天開啓,洞天之中漂浮着一口口柳葉刀,那是她的神通。

而在她身後,突然地面裂開,浮現出一道驪淵,驪淵之中一片黑暗,黑暗中有亮光升起,那赫然一口靈器,柳葉彎刀!

她平日裡將自己的靈器放在驪淵中蘊養,這種養靈器蘇雲倒未曾學過。

“我帝宮的刀術,能夠將大腦切成七千等份薄片,而我的刀法正是傳自帝宮一脈的神刀!”

殷重芳嬌喝,洞天中一口口柳葉刀向蘇雲斬去,就在此時,一隻只天眼中光芒激射,只聽叮叮叮的暴擊聲不斷傳來,殷重芳的洞天中飛出的柳葉刀齊齊破碎,被打成真元!

“他的真元爲何這麼強?”

殷重芳心頭大震,察覺到兩人差距,蘇雲的真元純粹無比,而且比她更加深厚,恐怕是她的真元的數倍,因此才能形成碾壓之勢!

“但勝負靠的不是誰的法力強誰便能獲勝,神通技巧更爲重要!”

殷重芳催動功法,那些柳葉刀破碎後形成的真元立刻又被洞天吸去,即將再度化作柳葉刀,不料下一刻,蘇雲那七十二應龍天眼中一道道光芒洞照而來,將她所有洞天一起轟穿!

殷重芳氣血浮動,立刻催動驪淵中的靈器,卻見那應龍天眼中一道道光芒射來,殷重芳催動靈器施展刀術,各種刀術神通施展開來,端的是刀術精湛無比,堪稱庖丁解牛,深得刀術神通三昧!

七十二應龍天眼不斷轟下,殷重芳以刀術神通破解天眼神通,刀光如水般鋪開,像是月光下的水潭,隨着風而掀起銀色的波光。

臺下頓時傳來陣陣喝彩聲,就在此時,七十二應龍天眼重疊,化作一隻天眼。

“轟!”

一道粗大無比的光芒轟落,殷重芳手中的柳葉刀靈器頓時被轟成兩段,整個人仰面倒下,心中一片絕望:“神通技巧,還是扛不住他的蠻力一擊嗎?”

臺下鴉雀無聲,卻見天空中應龍天眼一分爲七十二,七十二天眼嗤嗤作響,一道道光芒轟在殷重芳身上。

殷重芳剛開始還能反抗,但很快身上的傷口越來越多,便動彈不得,只有天眼神通擊中她的身體,這才象徵性的彈跳兩下。

又有醫神宮先生登臺,將殷重芳擡下。

蘇雲目光熱切,看向臺下的羅照川:“羅師兄,準備好了嗎?”

羅照川遲疑,走上擂臺,卻見蘇雲腳下突然咔嚓一聲,裂開一道天淵,那是蘇雲的驪淵,比他見到過的任何一人的驪淵都要長,都要寬,都要深!

突然,那道驪淵中浮現出一個巨大的眼眸,如同恐怖無比的魔神之眼,將驪淵塞滿!

羅照川一言不發,轉身便走,跳下擂臺。

醫神宮的幾位先生無奈,對視一眼,年長的老師站起身來,宣佈道:“今年的醫神宮大師兄,便是張三士子!張三士子代表我醫神宮,前往天庭覲見諸神,覲見神王、神帝!”

帝宮醫神宮上下如喪考妣,垂頭喪氣。

他們不知這個“張三”的來歷,倘若知道這個“張三”曾經在劍閣武聖閣,憑一己之力,以道法神通羣毆武聖閣所有士子,將武聖閣士子打垮,他們便不會如此沮喪了。

倘若知道“張三”連帝宮公認的大師姐玉霜雲也一起打了,說不定他們還會開心起來,暗道醫神宮輸得不冤。

畢竟,連排名更高的劍閣也被蘇雲打得落花流水,他們雖敗猶榮。

蘇雲跳下擂臺,向池小遙走去,池小遙微微蹙眉,低聲道:“師弟,帝宮醫神宮好像並不怎麼強的樣子,而且空有醫術卻無醫德,歧視元朔,我擔心我在這裡學不到什麼,反倒受氣。”

“小遙學姐先在這裡求學,倘若學得不開心,那麼我們再換一個學宮。”

蘇雲笑道:“我現在是醫神宮的大師兄,不會有人敢欺負你。”

池小遙白他一眼,笑道:“倘若能學到真本事,被人欺負也無妨,只是我看帝宮的老師似乎也歧視元朔成了風氣,我擔心他們不教真本領。”

她嘆了口氣:“我聽老瓢把子說,大秦近些年擔憂元朔會把新學學了去,因此元朔來求學的士子,他們往往都安排到儒學院道學院中去,讓元朔士子去研究儒學道學歷史,要麼便安排元朔士子去學習其他沒有用的東西。倘若要學這個,我們又何必遠渡重洋來海外求學?”

蘇雲思索片刻,道:“這不是正是因爲恐懼元朔的力量,纔出陰招嗎?我看海外列國恐懼元朔,猶勝元朔恐懼海外列國。”

天庭覲見是在三日之後,蘇雲和池小遙便先在醫神宮住下,閒暇時蘇雲大師兄也會與去聽課,只是醫神宮講的東西,他大半聽不懂,只得作罷。

景召的外傷已經漸漸痊癒,每當看到蘇雲,便要中氣十足的痛罵姘頭,又在趁人不注意的時候,想要偷偷逼出董醫師的銀針逃走。

蘇雲無可奈何,也不能時時刻刻都看着他,只好把他的頭也用神仙索纏了起來,只露出鼻子通氣。

有神仙索壓着銀針,景召便無法逼出銀針了,安分了幾日。

蘇雲把他立在牆角,心中暗暗犯愁:“倘若這個金天應歸來,還是無法切除景召性靈中的魔性,那麼我該拿他怎麼辦?”

終於,三日之期已至,蘇雲壓下心頭的激動,把瑩瑩請出來,讓她先跟着池小遙,自己則跟隨醫神宮的先生,與其他各個學宮的士子匯合。

就在蘇雲離開之後沒多久,方見秋命人來請董醫師,道:“神刀金天應,已經回來了。方泰斗請董先生前往泰斗居一晤。”

董醫師提着箱子跟隨來人前往泰斗居,待來到泰斗居,只見方見秋坐在躺椅裡,面帶笑容看着他,沒有起身相迎。

這幾天,方見秋與他敘舊,老朋友長老朋友短的,很是親暱,而現在卻有着幾分倨傲,眼神中也藏着些戲謔。

董醫師側頭,只見另一箇中年男子氣息偉岸,深不可測,堵在自己身後。

“老同學!”

方見秋劇烈咳嗽,嘿嘿笑道:“你的到來着實讓我驚訝,你的身體,更讓我驚訝!你一點都沒老!”

他顫抖着站起身來,渾濁的目光變得熱切起來:“爲了醫術,爲了醫道,你當獻出你的身體!我想要你的身體!”

董醫師淡然,道:“你讓我失望了。”

方見秋擡手指着他,癲狂般哈哈大笑:“失望?我不會讓你失望的!金天應是我的弟子,被譽爲刀法成神的人物!他的刀,比我還快!他可以斬殺你的性靈卻不傷及你的肉身!他的刀,甚至快到將你分解之後,再將你拼回來,你都不會有任何不妥的感應!”

董醫師打開箱子,箱子中一口飛刀躍出,落入他的手中。

“當年你回到元朔,現在幾十年過去,你所學的東西,都已經落伍了!”

方見秋目光落在他手中的刀上,露出譏諷之色,突然喝道:“金天應,好徒兒,斬了我老同學的性靈!”

董醫師身後,金天應出刀,光芒霎時間映照董醫師的真身,刀光要照進其身體,其靈界,尋找出其性靈,將性靈斬殺!

就在此時,董醫師轉身,手中刀光亮起!

宛如虛空生光,璀璨光芒霎時間映照泰斗居,讓這座宅邸找不到任何陰影,因爲所有的陰影,都被刀光所照耀,消失!

董醫師收刀,持刀的右臂裂開,出現一道道血痕。

他將刀放回木頭盒子裡,他的身後,金天應手中的神刀斷開,眉心一道血線延伸刀咽喉處。

“我還會幾招仙術,完整的仙術。”董醫師向方見秋道。

方見秋噗通一聲倒在搖椅上,眉心也有一道血痕,延伸到咽喉處。

董醫師提着箱子走出泰斗居,前往課堂上去尋池小遙,道:“小遙,我殺人了,此地不宜久留。”

池小遙吃了一驚:“蘇師弟還在去天庭的路上!”

董醫師道:“不用管他,我們先走。”

————四千字大章,好長時間沒有求票了,求票票啊~~

第二百七十章 魔神氣息第四百一十七章 懸棺鎖雲晞第七百七十一章 魂魄與性靈探秘第四百五十六章 冥都的秘密(第二更)第七百三十八章 道高一尺,神高千丈第七十一章 姑娘,你不冷嗎?第九百三十三章 女帝篇第五百九十五章 解鈴人,蘇雲!第三百八十七章 帝座洞天第四百一十四章 仁至義盡,不再留情第一百三十二章 格物院蘇大師兄第六百八十七章 帝王心計第三百八十六章 天外第一戰,仙人之威(大章求票)第七百四十四章 大道長城第七百三十章 雷池破滅第一百八十五章 肥豬出欄第五百八十章 混沌海中的墳墓第九百一十三章 前強後剩第四百九十六章 仙帝怪物第六百六十八章 外鄉人第三十二章 努力做個正常少年第九百二十三章 跳出輪迴外第四百八十六章 又大又強的大強(大章求票)第三百九十一章 話癆第一,打架竄稀第四百三十七章 最是人間留不住第四百一十七章 懸棺鎖雲晞第三百六十四章 你看到的,是我讓你看到的(大章!)第一百九十八章 記憶破封,一百五十年前的葬龍陵第八百六十五章 賊船第五百一十一章 格殺帝使第六百九十三章 黃鐘第八刻度第二百六十一章 論:如何與鯤產下後代第四百五十七章 太子蘇雲(第三章求票!)第八百九十三章 生死託付第八百九十四章 打補丁第九百二十七章 他娘蛋的第三百五十九章 人神混居的真相第一百零九章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第八百五十五章 死戰帝忽第五百八十七章 調戲仙后第五百一十二章 屁股論第四百五十一章 我好像看到天市垣了第五百二十七章 劍道大帝第627章 梧桐花開鳳歸來(大章求訂求票)第三百零五章 盤羊之亂的真相第八百五十三章 劍道無雙第八百六十一章 至人無己,神人無功第二百三十八章 妙筆丹青第四百七十五章 再殺柳劍南第五百九十六章 應龍的哀傷(求訂閱!)第二百五十七章 破碎的道心第九百五十一章 完結篇第三十二章 努力做個正常少年第四十一章 裘水鏡與大人物第三百九十三章 萬仙坊第二百三十五章 我來打一場第九百零五章 劫灰成雪,青青尋親(大章求月票!)寫在《臨淵行》上架之前第六百七十章 腦力不好第六百九十九章 帝倏,吾友也!(求月票!)第三百二十五章 變態頭子第一百三十六章 第九劍陣第一百四十六章 開荒時期第八百三十八章 道身之戰第八十三章 打死你,隨時隨地第五百六十八章 太古禁區(求訂閱)第一百二十九章 一招仙人第四十四章 陸地燭龍第二百一十九章 新舊學論戰第八百八十八章 我要這劍有何用?第九百四十八章 本土第一道神第八百四十二章 大小帝倏第八百一十章 再回頭已是少年心第八百六十二章 朕本欲做個明君第一百四十章 更難得是這份謙虛第七百五十六章 碾壓與破局(年終求票)第二百九十五章 置之死地而後生第三百五十四章 領隊學哥秦武陵第七十六章 我有一座天道院第二百六十六章 我打人,是收錢的第七百四十七章 天罡福地煉魔記第五百三十三章 畫中琴妃第八百六十四章 墳第三百五十八章 烏合之衆,全軍覆沒第五百八十三章 脣槍舌劍美人心計(求月票)第635章 鐘聲送葬(大章求票)第四百零五章 怯雨羞雲(一號求票)第六百一十五章 何方神聖?第七百五十六章 碾壓與破局(年終求票)第四百三十五章 老師,弟子送你上路第六百零七章 有花堪折直須折(求訂)第656章 連續翻船第四百七十一章 一念不生第四百零八章 柴氏第一人第六十章 與你何干?第五百零七章 一劍無雙第二百五十章 應龍之力第一百八十二章 劫灰神王(四千字大章)第四百零一章 巧舌如簧第九百二十七章 他娘蛋的
第二百七十章 魔神氣息第四百一十七章 懸棺鎖雲晞第七百七十一章 魂魄與性靈探秘第四百五十六章 冥都的秘密(第二更)第七百三十八章 道高一尺,神高千丈第七十一章 姑娘,你不冷嗎?第九百三十三章 女帝篇第五百九十五章 解鈴人,蘇雲!第三百八十七章 帝座洞天第四百一十四章 仁至義盡,不再留情第一百三十二章 格物院蘇大師兄第六百八十七章 帝王心計第三百八十六章 天外第一戰,仙人之威(大章求票)第七百四十四章 大道長城第七百三十章 雷池破滅第一百八十五章 肥豬出欄第五百八十章 混沌海中的墳墓第九百一十三章 前強後剩第四百九十六章 仙帝怪物第六百六十八章 外鄉人第三十二章 努力做個正常少年第九百二十三章 跳出輪迴外第四百八十六章 又大又強的大強(大章求票)第三百九十一章 話癆第一,打架竄稀第四百三十七章 最是人間留不住第四百一十七章 懸棺鎖雲晞第三百六十四章 你看到的,是我讓你看到的(大章!)第一百九十八章 記憶破封,一百五十年前的葬龍陵第八百六十五章 賊船第五百一十一章 格殺帝使第六百九十三章 黃鐘第八刻度第二百六十一章 論:如何與鯤產下後代第四百五十七章 太子蘇雲(第三章求票!)第八百九十三章 生死託付第八百九十四章 打補丁第九百二十七章 他娘蛋的第三百五十九章 人神混居的真相第一百零九章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第八百五十五章 死戰帝忽第五百八十七章 調戲仙后第五百一十二章 屁股論第四百五十一章 我好像看到天市垣了第五百二十七章 劍道大帝第627章 梧桐花開鳳歸來(大章求訂求票)第三百零五章 盤羊之亂的真相第八百五十三章 劍道無雙第八百六十一章 至人無己,神人無功第二百三十八章 妙筆丹青第四百七十五章 再殺柳劍南第五百九十六章 應龍的哀傷(求訂閱!)第二百五十七章 破碎的道心第九百五十一章 完結篇第三十二章 努力做個正常少年第四十一章 裘水鏡與大人物第三百九十三章 萬仙坊第二百三十五章 我來打一場第九百零五章 劫灰成雪,青青尋親(大章求月票!)寫在《臨淵行》上架之前第六百七十章 腦力不好第六百九十九章 帝倏,吾友也!(求月票!)第三百二十五章 變態頭子第一百三十六章 第九劍陣第一百四十六章 開荒時期第八百三十八章 道身之戰第八十三章 打死你,隨時隨地第五百六十八章 太古禁區(求訂閱)第一百二十九章 一招仙人第四十四章 陸地燭龍第二百一十九章 新舊學論戰第八百八十八章 我要這劍有何用?第九百四十八章 本土第一道神第八百四十二章 大小帝倏第八百一十章 再回頭已是少年心第八百六十二章 朕本欲做個明君第一百四十章 更難得是這份謙虛第七百五十六章 碾壓與破局(年終求票)第二百九十五章 置之死地而後生第三百五十四章 領隊學哥秦武陵第七十六章 我有一座天道院第二百六十六章 我打人,是收錢的第七百四十七章 天罡福地煉魔記第五百三十三章 畫中琴妃第八百六十四章 墳第三百五十八章 烏合之衆,全軍覆沒第五百八十三章 脣槍舌劍美人心計(求月票)第635章 鐘聲送葬(大章求票)第四百零五章 怯雨羞雲(一號求票)第六百一十五章 何方神聖?第七百五十六章 碾壓與破局(年終求票)第四百三十五章 老師,弟子送你上路第六百零七章 有花堪折直須折(求訂)第656章 連續翻船第四百七十一章 一念不生第四百零八章 柴氏第一人第六十章 與你何干?第五百零七章 一劍無雙第二百五十章 應龍之力第一百八十二章 劫灰神王(四千字大章)第四百零一章 巧舌如簧第九百二十七章 他娘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