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黃鐘計時,問天下春秋

裘水鏡背後的那些士子心裡毛毛的。

那個叫蘇雲的少年儘管笑容裡充滿了陽光,但是在這陰氣沉沉的鬼市中,卻顯得倍加陰森、恐怖。

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而且還是一個瞎子,竟然混在一羣狐妖之中,跟着一頭老狐上學讀書!

跟着狐妖上學倒也罷了,關鍵他又是怎麼闖入天門,跑到鬼市裡來的?

要知道這天門鬼市是矗立在高空之中,尋常人根本看不見天門的道路,更別提進入門後的鬼市了。

一個小瞎子,是如何登上高空來到這裡的?

如果他是從天門進入鬼市,那麼肯定無法瞞過裘水鏡等人的眼睛,倘若不是從天門進入鬼市,難道還有另一條路可以進入鬼市?

更爲詭異的是,他居然與鬼市裡的鬼神一樣,也在鬼市中擺攤!

難道說,他根本不是活人?

倘若他是活人的話,鬼市裡的鬼神怎麼會容忍他在這個地方擺攤?

然而倘若他是死人的話,他又是怎麼活生生的出現在衆人面前的?

士子們恨不得把那個帶着人畜無害笑容的小傢伙抓過來,把他研究透徹!

就在此時,突然一個士子恍然大悟,失聲道:“我知道了,他是人魔!”

此言一出,即便是裘水鏡也不由得身軀一震。

人魔!

性靈依附在人的身上,化作泯滅人性的魔!

這個叫蘇雲的少年,先是與狐妖在一起求學,現在又出現在鬼市上,無論鬼神還是狐妖,都沒有視他爲異類,難道他真的是邪惡無比的人魔?

裘水鏡突然壓低嗓音:“天門鬼市還有第四個規矩:管好自己,其他的事絕不要多問!有時候過問的事情太多,會死人的。”

士子們心中凜然,天門鬼市應該沒有第四個規矩,裘水鏡是擔心他們的安危,這才告誡他們不要多管閒事。

“是城裡來的先生嗎?”瞎眼少年笑着問道。

“是。”裘水鏡深深看了那個叫蘇雲的少年一眼,道。

他怔了怔,突然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他不是人魔。”

他看到了蘇雲的性靈神通。

蘇雲性靈神通很輕很淡,士子們的天眼無法察覺,裘水鏡也須得細細查看,才能看到。

蘇雲的神通很是古怪,像是一口不斷旋轉的大黃鐘。

這口黃鐘與衆不同,像是內部由不同的環扣在一起,環與環之間彷彿有着齒輪相連。

上一層環的齒輪大,下一層環的齒輪小,這就導致下一層環的旋轉速度要比上一層環快許多。

這口黃鐘的環,共有七層之多。

第一層幾乎靜止不動,第二層旋轉極爲緩慢,第三層的旋轉速度比第二層快了十多倍,但是也很是緩慢。

黃鐘的第四層又比第三層快了十多倍,不過轉速也並不快。

到了第五層,轉動速度便可以輕易察覺了。

第六層的速度是第五層的三四百倍,而第七層的轉速則是第六層的三四百倍,一眨眼的功夫便可以旋轉數十週!

“這是……”

裘水鏡驚訝萬分,立刻猜出蘇雲的性靈神通的作用:“他的黃鐘是用來計時的,第一層是年,第二層是月,第三層是日,第四層是時,第五層是字,第六層是秒,第七層是忽。”

他露出思索之色:“他的目的我都清楚,他是借黃鐘的一層層刻度,來計算自己走到了哪裡。只是,等閒人根本不會用忽來計時,用秒來計時便已經足夠了。”

雙眸無法視物的人,行走不便,需要有人牽行或者以柺杖在前探索,而這個叫蘇雲的少年卻沒有用柺杖,也沒有人爲他引路。

他之所以能夠行動自如,是因爲他熟知了四周的一切地理。

僅僅是熟知地理還不行,他必須要有一個時間刻度,用時間和自己的行進速度來判斷自己到了哪個地方。

“他用忽來計時,表明他的每一個行動都精確無比!在他熟悉的地方,他絕不可能走錯!”

裘水鏡甚至想到更多,倘若黃鐘用來戰鬥的話,那麼這個叫蘇雲的少年,他的每一個動作必然都會無比準確,不會浪費半點力量!

“年紀輕輕便能修煉出性靈神通,修煉到蘊靈的境界,他的資質不凡,可惜是個瞎子。瞎子想要學東西,比其他人難了不知多少倍。”

裘水鏡暗歎一聲,在他心中蘇雲是個可造之材,甚至比他身後的這些士子的資質都要好,但瞎了雙眼又意味着蘇雲的資質再好也不可能有什麼成就。

“這口黃鐘如此精密,他是怎麼修煉出這等性靈神通的?”裘水鏡心中又頗爲好奇。

如此複雜的黃鐘,精密至極,容不得半點差錯,就算是朝廷掌管曆法的官員也未必能夠修成這樣的性靈神通,更何況一個孩子?

他對這個叫做蘇雲的少年越來越好奇了。

“蘇雲,天市垣天門鎮,十三歲,七歲的時候家裡出了變故,七歲,也就是六年前,六年前天門鎮……”

裘水鏡臉色微變,又看了蘇雲一眼,帶着士子們向鬼市深處走去。

鬼市極大,曾經不少人都試圖尋找到鬼市的盡頭,然而從未有人能在一夜之間將這裡探索一遍。

裘水鏡此次也打算探索鬼市,不過見到了蘇雲之後,他便沒有了這個心情。

他尋到那個大人物的性靈,讓士子們各自前去詢問大人物的遺願。

裘水鏡在一旁默默的聽着大人物的性靈述說自己的遺願,心中感慨萬千。

他認識這位大人物,非但認識,而且當年的交情匪淺,甚至可以稱爲摯友。

後來兩人因爲一件小事發現彼此理念不同,這才慢慢疏遠。

雖然理念不同,但他對這位大人物沒有怨懟之言,心中只有尊重,因此纔會帶着士子們前來完成大人物未了的心願。

“……我此寶名叫浮世鉛華筆,乃我畢生所煉,取此寶只有一個要求,誓死報國。”

裘水鏡聽到大人物的性靈說出這話,臉上露出笑容,心裡卻有些酸楚。

自己這位摯友,即便是在死後也放不下這個國家。

他們兩人都選擇了救國的路,只是目的雖然相同,但實現的方式不同,因此是理念上的區別,導致了他們的分道揚鑣。

可是論這份報國救國的拳拳之心,裘水鏡倒覺得這位摯友更加純粹一些。

反觀自己,中年時便已經消磨掉一切進取之心,狼狽的離開東都,躲到朔方這個地方。

後方傳來人聲,裘水鏡收拾心情,轉頭看去,只見鬼市又來了其他人,陸陸續續有幾十人。

應該是天門開市,朔方的豪強也派人前來碰碰運氣。至於天市垣因爲那場變故,已經沒有豪強世家了。

到了下半夜,士子們都有所收穫,裘水鏡便命他們先行一步,離開鬼市,吩咐道:“你們前往天市垣驛站,先走一步回朔方城。我可能會在這裡逗留一段時間。”

士子們離去。

裘水鏡目送他們走遠,這才返回天門,回到鬼市。

他遠遠站定,注視着那個名叫蘇雲的少年。

蘇雲毫無察覺,他所賣的那些器物都是來自於墳墓中的明器,不過相比鬼神的寶物,他的器物都是尋常東西,稱不上寶物,沒有什麼用。

來到鬼市尋寶的人,經過他的攤位也僅僅是打量一眼便徑自離開。

夜,越來越深,鬼市中漸漸沒有了人。

蘇雲開始收拾東西,把自己的攤位捲起,裝在簍子裡,背在身後,向鬼市深處走去。

裘水鏡悄然無息的跟上這個少年。

不知不覺間,他們已經來到鬼市的深處。

鬼市從地面往上看,是一片金碧輝煌的神城,廣袤無比,看不到盡頭。走在鬼市中,越深入其中,四周的建築便越是黯淡,沒有顏色。

他們腳下也越來越軟,像是走在雲霧之上。

即便是裘水鏡也遲疑起來,鬼市太大,繼續跟着這個少年前進的話,萬一沒有時間折返回來,自己豈不是要葬身在鬼市之中?

他剛剛想到這裡,突然蘇雲停頓下來。

這個小瞎子沒有沿着街道繼續走下去,而是走入了左側的巷道。

裘水鏡挑了挑眉毛,巷道是鬼市中最危險的地方!

那裡有一些古老時代遺留下的不可思議的東西,無法解釋的東西,更爲關鍵的是,巷道七彎八拐,路徑複雜,像是迷宮,還從未有人能夠從裡面走出來!

裘水鏡遲疑一下,咬了咬牙,邁步跟着那小瞎子走入巷道之中。

道路兩旁的房屋也漸漸變得不像是房屋,反而越來越像是墳冢。

再加上夜色,墳冢與黑夜融爲一體,只能隱隱看到輪廓。

陰風呼嘯,伴隨着鬼神的哭嚎,四周越來越嚇人。

前方,小瞎子蘇雲看不到四周的情形,只是依照自己的腳步和黃鐘的轉動來辨識自己所處的方位和路徑。

他顯然來過這裡,而且不止一次,輕車熟路的往前走,沒有半點遲疑。

“只有蘇雲這等煉就黃鐘的瞎子,才能記得住如此複雜的地形!”裘水鏡心中暗驚。

鬼市內部的路徑無比複雜,充滿了不知多少岔道,而且每個岔道近乎完全一樣,眼睛很容易被矇蔽。

也只有蘇雲才能在鬼市中摸索出一條道路來!

忽然,蘇雲停在一座荒墳前的大柳樹下。

裘水鏡心頭微動,只見那瞎眼少年雙手抓住一根“柳枝”,向下一蕩,竟然順着“柳枝”一路滑下,很快消失無蹤!

“不是柳枝!是神仙索!”

裘水鏡心中一驚,急忙上前,向下看去,只見柳樹下竟然是一個洞口,二尺見方,黑黝黝一片,有陰風從洞口中傳來。

而剛纔蘇雲抓着的“柳枝”竟然迎風而長,讓這少年拽着“柳枝”一路深入洞中。

仔細看去,那“柳枝”是一條雞蛋粗細的麻繩,正是裘水鏡所說的“神仙索”。

裘水鏡遲疑一下,猛地咬牙,也伸手抓住麻繩,向洞中滑去。

如此滑行不過六七尺,突然他身下一空!

裘水鏡抓緊繩索低頭看去,只見他抓着麻繩,高懸在高空之中,麻繩隨風搖曳,他也在風中搖晃不定。

他擡頭看去,只見頭頂便是鬼市,麻繩正是從那個洞口中垂下來。

“這神仙索,是一位強者的性靈神通……”

他放下心來,順着柳枝向下滑落,心中又有些好奇:“神仙索顯然是給蘇雲這個少年準備的,那麼到底是誰爲他準備的?”

他頗爲不解:“而且那口黃鐘,也不是野狐先生能夠教出來的。蘇雲身上,肯定有什麼秘密!”

裘水鏡順着高空一路向下滑去,過了良久,這才腳踏實地。

他仰頭看去,不由一怔,只見自己站在一株歪脖子柳樹下,樹高不過兩丈,歪脖子樹幹上掛着一根繩索。

而在樹下還有一座荒墳。

剛纔,他正是抓着這根繩索從高空滑落下來!

“這根麻繩,就是那根神仙索,這株柳樹,就是拴着神仙索的那株墳頭柳樹!我明明一路滑下來幾裡地,爲何落地後纔不過兩丈……”

裘水鏡額頭冒出根根青筋,蘇雲是個瞎子,看不到這種詭異情況,所以從來不去想如此古怪的問題。

但是他能夠看到,反而被這些古怪事情滋擾,亂了心神。

“目不能視或許不是弱點,也有可能成爲優勢。”

裘水鏡查看樹下荒墳,只見荒墳的墓碑已經倒伏下來,顯然多年無人打理。

“荒墳裡埋着的人,一定是位大人物!神仙索應該就是他的靈兵。他爲何照顧蘇雲這個小瞎子?”

東方已經漸漸泛白,黑夜將去。

那個叫蘇雲的少年揹着簍子走在前面,前方迷霧泛起,迷霧中矗立着一座巨大的牌坊,有五個門戶,雕龍刻鳳,很是華麗。

然而這座牌坊已經破敗,年久失修,彷彿隨時都會倒下來。

裘水鏡跟着少年走到近前擡頭看去,藉着黎明前的微光,牌坊上三個古樸的紅字映入他的眼簾。

天門鎮。

“這便是鼎鼎有名的天門,傳說是能工巧匠仿照天門鬼市的天門雕琢而成的。”

裘水鏡剛剛想到這裡,忽然,一股涼涼的海風吹散了天門後的霧氣,建在北海海岸的懸崖峭壁之上的天門鎮,宛如海上的城市,就這樣出現在他的面前!

第626章 我沒事,我扛得住第一百四十五章 通天閣主第六百九十三章 黃鐘第八刻度第二百五十一章 境界之外是什麼第十三章 五步殺一人第五百二十一章 不死不滅玄功?打!第八百二十五章 萬孤臣(大章求月票)第四百七十九章 神仙手段第六百七十三章 天下第一至寶第二百一十二章 有點餓了第八百九十六章 輪迴之戰第653章 天下第二與天下第一(大章求票)第四百九十八章 邪帝之心第二百四十一章 如仙降臨第九百三十一章 輪迴中的往事第九十二章 大聖靈兵第五百八十九章 第一聖皇(求票)第二百九十五章 置之死地而後生第二百一十五章 野獸蘇雲第八百零九章 身死誰記生前事第五百四十五章 人間真好(大章求票!)第四百零八章 柴氏第一人第三十八章 文聖公廟第一百七十三章 騎龍夜行第一百零二章 一天重傷一次(第一更)第四百一十五章 仙藤黑血第七百七十二章 道君之路第五百八十四章 腳踩六條船第四百七十六章 悍勇誅神君第三百五十六章 太歲頭上動土第五百五十章 蘇雲腳踩三條船第二百九十六章 左鬆巖的好兄弟第七十一章 姑娘,你不冷嗎?第四十一章 裘水鏡與大人物第四百五十七章 太子蘇雲(第三章求票!)第638章 聖皇心計(月底求票)第一百一十四章 拜師水鏡第八百五十九章 東君與棺第七百四十一章 送更多老仙人入棺第一百五十章 聖人本體第六百零四章 投影,上身第七百六十九章 獻祭自我第六百九十三章 黃鐘第八刻度第六百七十九章 我花一出百花殺第二百八十五章 有女夏夢覺第七百二十章 臨淵最強打工人第七百二十七章 三人論道第八百零六章 水鏡見邪帝第一百五十三章 馬又丟了第七百零九章 道境九重天外天(求訂閱!)第八十三章 打死你,隨時隨地第九百四十三章 輪迴之殤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是光腳的第三十四章 重見光明第八十九章 地下劫灰城第八百八十三章 無量劫第二百二十七章 當着爹孃的面打殘第五百一十九章 劫灰仙人第三百六十三章 最後的曙光泯滅第十三章 五步殺一人第一百八十一章 人魔與龍第六十四章 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第五百五十八章 妾身服了第五百七十七章 劫灰大仙君第六百七十九章 我花一出百花殺第三百六十八章 元磁神劍第二百七十二章 劍閣三傑(第一更)第六百八十七章 帝王心計第九百五十一章 完結篇第七百七十九章 送鍾第八百二十七章 星空中的雷音(大章求月票!)第一百八十四章 朔方第一強者第三百四十九章 月池沐浴佳人惱第九百四十五章 脅迫時代第三百六十五章 餘燼的餘光(求訂閱,求月票)第646章 魔起葬龍陵(月初求票!)第二百九十七章 杏林往事第六百八十八章 書怪修仙第六百零三章 仙帝來訪(週一求票)第二百七十五章 上手練一練第四百四十六章 仙界神魔的日常(求票)第四百五十三章 你不是無名之輩第三百三十章 金身成神道第三百一十一章 珠胎暗結與秦晉之好第五百九十七章 我們都是亂黨(大章求訂)第四百六十三章 純真質樸的鄉下人第八百六十八章 墳的入侵第649章 無人成仙第三百二十七章 馬嘟嘟,圖他他第九百三十六章 鐘聲一響第七百八十一章 但爲君故,沉吟至今第二百五十九章 海上詭事(第二更)第九百章 輪迴的岔路口第三百九十六章 倒黴孩子第四百三十章 諸君,隨我一戰(求票!)第654章 蘇聖皇的魅力第一百七十一章 我最大的長處,只比你長一點兒第四百九十章 三聖道場第二百二十三章 天市垣之戰第四百七十一章 一念不生
第626章 我沒事,我扛得住第一百四十五章 通天閣主第六百九十三章 黃鐘第八刻度第二百五十一章 境界之外是什麼第十三章 五步殺一人第五百二十一章 不死不滅玄功?打!第八百二十五章 萬孤臣(大章求月票)第四百七十九章 神仙手段第六百七十三章 天下第一至寶第二百一十二章 有點餓了第八百九十六章 輪迴之戰第653章 天下第二與天下第一(大章求票)第四百九十八章 邪帝之心第二百四十一章 如仙降臨第九百三十一章 輪迴中的往事第九十二章 大聖靈兵第五百八十九章 第一聖皇(求票)第二百九十五章 置之死地而後生第二百一十五章 野獸蘇雲第八百零九章 身死誰記生前事第五百四十五章 人間真好(大章求票!)第四百零八章 柴氏第一人第三十八章 文聖公廟第一百七十三章 騎龍夜行第一百零二章 一天重傷一次(第一更)第四百一十五章 仙藤黑血第七百七十二章 道君之路第五百八十四章 腳踩六條船第四百七十六章 悍勇誅神君第三百五十六章 太歲頭上動土第五百五十章 蘇雲腳踩三條船第二百九十六章 左鬆巖的好兄弟第七十一章 姑娘,你不冷嗎?第四十一章 裘水鏡與大人物第四百五十七章 太子蘇雲(第三章求票!)第638章 聖皇心計(月底求票)第一百一十四章 拜師水鏡第八百五十九章 東君與棺第七百四十一章 送更多老仙人入棺第一百五十章 聖人本體第六百零四章 投影,上身第七百六十九章 獻祭自我第六百九十三章 黃鐘第八刻度第六百七十九章 我花一出百花殺第二百八十五章 有女夏夢覺第七百二十章 臨淵最強打工人第七百二十七章 三人論道第八百零六章 水鏡見邪帝第一百五十三章 馬又丟了第七百零九章 道境九重天外天(求訂閱!)第八十三章 打死你,隨時隨地第九百四十三章 輪迴之殤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是光腳的第三十四章 重見光明第八十九章 地下劫灰城第八百八十三章 無量劫第二百二十七章 當着爹孃的面打殘第五百一十九章 劫灰仙人第三百六十三章 最後的曙光泯滅第十三章 五步殺一人第一百八十一章 人魔與龍第六十四章 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第五百五十八章 妾身服了第五百七十七章 劫灰大仙君第六百七十九章 我花一出百花殺第三百六十八章 元磁神劍第二百七十二章 劍閣三傑(第一更)第六百八十七章 帝王心計第九百五十一章 完結篇第七百七十九章 送鍾第八百二十七章 星空中的雷音(大章求月票!)第一百八十四章 朔方第一強者第三百四十九章 月池沐浴佳人惱第九百四十五章 脅迫時代第三百六十五章 餘燼的餘光(求訂閱,求月票)第646章 魔起葬龍陵(月初求票!)第二百九十七章 杏林往事第六百八十八章 書怪修仙第六百零三章 仙帝來訪(週一求票)第二百七十五章 上手練一練第四百四十六章 仙界神魔的日常(求票)第四百五十三章 你不是無名之輩第三百三十章 金身成神道第三百一十一章 珠胎暗結與秦晉之好第五百九十七章 我們都是亂黨(大章求訂)第四百六十三章 純真質樸的鄉下人第八百六十八章 墳的入侵第649章 無人成仙第三百二十七章 馬嘟嘟,圖他他第九百三十六章 鐘聲一響第七百八十一章 但爲君故,沉吟至今第二百五十九章 海上詭事(第二更)第九百章 輪迴的岔路口第三百九十六章 倒黴孩子第四百三十章 諸君,隨我一戰(求票!)第654章 蘇聖皇的魅力第一百七十一章 我最大的長處,只比你長一點兒第四百九十章 三聖道場第二百二十三章 天市垣之戰第四百七十一章 一念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