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 劫灰神王蘇雲

景召前腳剛剛離開這座村鎮,便聽得蹄聲隆隆作響,只見十幾輛盤羊輦駛入村莊。

盤羊之亂過後,盤羊的地位便不如從前,因此淪落爲人們的交通工具,但是盤羊輦畢竟還是大戶人家才能擁有的東西。

這等寶輦可以建三座樓閣,雙角各一座樓閣,背上是乘坐和境界的樓閣,三座樓閣可以容納百十位靈士,像是移動的堡壘一般,攻防一體。

平日裡餵養盤羊,都是一筆巨大的開銷,像伯山城附近貧瘠之地,根本養不起盤羊,整個小鎮也未必有一輛盤羊輦。

而現在,居然有十多輛盤羊輦趁夜色進入小鎮,真是咄咄怪事!

不過這座小鎮的居民,先前已經見到怪眼殺神的美少年,又看到渾身是火的怪人轟殺鄰村的諸神,這一晚見到的怪事實在太多,因此也見怪不怪了。

那些盤羊輦行駛到小鎮中央,在小鎮神廟前停下,一個個僵立在那裡,一動不動。

其中一頭盤羊背上,覆蓋着厚重的大幕,大幕緩緩滑落,只見那盤羊的背上不是樓閣,而是一座有着三層臺的祭壇。

一個女子在那祭壇上作舞,赤着上半身,舞姿奇特,劇烈且扭曲,那女子肢體關節像是沒有痛覺一般,關節反轉,做出常人所不能做出的動作。

而那盤羊四周,一頭頭盤羊屁股向內頭向外,圍繞中央的盤羊組成一個大圓。

空中隱隱傳來鼓聲,很是輕微,像是從天外傳來,鼓點越來越密集。

突然,那祭壇中央的女子跪伏在地,上身波浪般起伏抖動,口中唸唸有詞。

那並非是元朔語,而是另一種古老的語言,伴隨着這種語言的吟唱,她的上空魔氣涌動,旋轉,漩渦中一尊神魔的虛影緩緩浮現。

一頭頭盤羊背上的鎖鏈突然鬆脫,背上的樓閣嘩啦啦墜落。

盤羊鼻翼劇烈張合,空氣中瀰漫的劫灰劫火紛紛涌來,從盤羊鼻翼中進入盤羊體內。

只見那些盤羊身上一塊塊肌肉飛速隆起,一隻只盤羊竟然緩緩的站了起來,兩條後腿站立,矗立在小鎮的黑暗中。

“呼!”

它們的眼瞳突然燃起了劫火,長方形的眼瞳如同火槽。

小鎮居民癡癡傻傻的看着這一幕,有些不知所措。

中央那頭盤羊並未變化,而伏在祭壇上的女子卻站了起來,在夜色中遮住胸膛,噗嗤笑道:“你們還不逃?難道是在等人家,把最後一件衣服也脫下來給你們看?”

小鎮居民這才醒悟過來,發出尖叫,四散逃命。

他們不逃還好,這一逃遁,便激發了那些魔化的盤羊的兇性,一隻只盤羊邁開腳步,一步頂小鎮居民二十多步,紛紛探出利爪,向那些慌亂中的小鎮居民抓去。

慘叫聲不絕於耳,一個個小鎮居民被抓住,丟入盤羊滿是利齒的大口中。

那魔化的盤羊口中,是熊熊的劫火!

而那女子卻不知從何處取來一件衣裳,慵懶的穿在身上,低笑道:“色色的神明,非得要人家脫掉衣裳作法獻祭,才肯現身……神明將恐懼播撒給世人,世人才會虔誠信仰神明。”

盤羊輦馱着祭壇和祭壇上的女人走出小鎮,向伯山城而去,後方小鎮中一片火光,火光中一隻只魔化盤羊走出,筋軀有如磐石,身上塗着鮮血。

伯山城。

蘇雲來到城外,只見這座劫灰城的劫灰基本上已經耗盡,劫火也漸漸熄滅,只有少數地方還有劫火燃燒。

“果?”天鳳側頭,對這座城有些恐懼。

“伯山城毀於二百年前。”

瑩瑩順着蘇雲的黃鐘神通滑下來,一屁股墩坐在蘇雲的肩頭,趁着火光翻閱資料,道:“盤羊之亂爆發後,這裡便被劫火點燃了。聽說有人在火光中看到了劫灰怪,很多劫灰怪供奉着劫灰神王,生活在火焰中。”

她仰起頭,不解道:“不過現在劫火大半已經熄滅,這些劫灰怪和劫灰神王哪裡去了?”

蘇雲走入伯山劫灰城,道:“進去看看便知道了。”

邢江暮定了定神,連忙跟上蘇雲,他的腳步落在伯山城的地面上,陷入灰燼中約有半尺左右。

他出使大秦十多年,從未來過這種地方。

“新少史上任才幾天,便跑到這種禁地……”他心中不免嘀咕。

“果……”天鳳東張西望,驚恐萬狀的跟上他們,險些把邢江暮踩到劫灰裡。

就在此時,一面被燒得烏黑的牆壁坍塌,轟然倒下,天鳳驚叫一聲,縱身躍起,向邢江暮懷裡跳去。

那位三十二歲白髮老者不假思索伸出雙臂,將大鳥托住,如同一根針支撐起一個毛茸茸的大球。

邢江暮被壓得又蒼老了兩歲。

毛茸茸大球裡面探出天鳳的小腦袋,瞥見沒有危險,這才探出腳,邢江暮如釋重負。

蘇雲伸手向下虛虛一壓,將牆壁坍塌揚起的灰燼壓下,頓時那座倒塌的牆壁後露出一具具被燒黑的骨骼,猙獰恐怖。

“果!”

天鳳縱身挑起,向邢江暮懷裡跳去。邢江暮閃身躲避,天鳳噗通一聲砸入劫灰中,弄得漂亮的羽毛上都是厚厚的灰燼。

“這些骨骼,是劫灰怪的骨骼。”

天鳳氣得啄邢江暮白髮蒼蒼的腦袋,邢江暮木然的承受,只聽蘇雲的聲音從傳來:“那些劫灰怪,應該是被燒死了。”

邢江暮抹去額頭的血,疑惑道:“劫灰怪可以生活在劫火中,爲何還會被燒死?”

“大概是劫灰燃盡,沒有了劫灰,劫火便開始燃燒這些劫灰怪。”

蘇雲猜測道:“可能劫灰怪需要生存在劫火形成的環境中。我們往前走,前面還有尚未燃盡的劫火。”

他們繼續前行,伯山城中瀰漫着劫灰的氣味,充滿的腐敗腐朽的氣息,像是一切都腐爛之後的味道。

天鳳鬼鬼祟祟的跟在蘇雲後面,讓邢江暮走在最後。

過了不久,他們來到城中心尚未燃盡的劫火前。

蘇雲、瑩瑩和邢江暮都呆住了,只見伯山城的城市中心沐浴在劫火之中,火焰高達百十丈,熊熊燃燒。

然而在火焰中,青山綠水,屋舍儼然,宛如一個世外桃源!

火中彷彿另有一片天地,這裡山水顏色鮮麗,各種色彩都有,鄉村周圍是田地,甚至可以看到街邊有菜圃,種有稀奇古怪的植物。

這些植物居然可以在劫火中發芽,生長,開花,結果,蘇雲等人甚至還看到一些劫灰怪在田間勞作,打理菜圃。

這裡生活着百十隻劫灰怪,一派田園風光。

有劫灰怪發現他們,唳嘯一聲,振翅飛起,便要向他們殺來,然而卻只是在劫火邊緣飛行,並未真的殺出來。

還有些劫灰怪則向街道里面跑去,像是通風報信。

蘇雲催動天眼,向劫火更深處看去,只見這片劫火中的世外桃源的中央,矗立着一座古老的神廟,幾個體型龐大的大劫灰怪木雕泥塑般站在神廟前,手拄刀矛,而神廟中心則坐着一尊劫灰神王。

熊熊劫火是從神廟中那尊劫灰神王散發出來,正是這尊劫灰神王自身的燃燒,維持着這個劫火中的田園村莊,像是用自己的性命維持着這裡的生態平衡。

許多劫灰怪跑到神廟前,跪伏在地,說着不懂的話。

那劫灰神王虛弱不堪,但是卻拄着權杖站起身來,身上劫火愈發熊熊,努力維持着強大的氣勢,輕輕一頓權杖,頓時地動山搖!

邢江暮臉色大變,急忙橫身擋在蘇雲身前,低聲道:“大人,劫灰怪極爲危險,劫灰神王更是原道境界也擋不住的強者,咱們還是速速離開此地!”

那劫灰神王氣息強大無匹,聲色俱厲,轟隆隆震動,口中說着別人聽不懂的語言,震得蘇雲、邢江暮等人胸腔鬱悶,氣血震盪起伏,眼睛被撐得像是要爆開一般!

“大人!”

邢江暮厲聲道:“君子不立危牆之下,還請大人速速離開!”

就在此時,蘇雲取出一根權杖,與那劫灰神王的權杖一模一樣,張口說話,口中也傳來晦澀難懂的語言。

邢江暮呆了呆,沒有聽懂。

瑩瑩卻聽了出來,蘇雲所說的話其實是劫灰怪種族的語言,是蘇雲在朔方地底的劫灰城中遇到的那隻劫灰神王在死前所說的話!

蘇雲只是模仿那劫灰神王的話,說的是後半句。

那句話的意思是上蒼爲何不容許他們的種族存活,他的族人犯了什麼錯,爲何一定要滅絕他們?

街道上,那燃燒着劫火的劫灰神王聽到蘇雲的話,眼中的兇光漸漸斂去,無力的揮了揮手,示意他們離開。

蘇雲元氣涌動,觀想出灰霧之中盤羊吃人的畫面,那劫灰神王目光落在他觀想出的一幅幅畫面上,不由怔了怔。

蘇雲心中惴惴,他會說的劫灰怪語言,只有這一句話。

這句話的後半句是朔方城地底的劫灰神王感慨種族命運的多舛,而前半句話,則是在說自己倒黴,竟然死在蘇雲這個小屁孩的手中!

朔方地底劫灰城一戰,那裡的劫灰神王,正是死在蘇雲之手!

而殺死劫灰神王,正是成爲通天閣主的考驗!

蘇雲手中的神王權杖,也是由此得來,不過他從未動用過!

對面劫火中,那尊劫灰神王微微點頭,身後車輪般輻射狀的骨盤晃動,轉過身來,率領諸多大劫灰怪向劫火深處的世外桃源走去。

蘇雲咬牙,提起手中的權杖,輕輕一劃,前方的劫火裂開。

蘇雲遲疑一下,邁步走了進去,沉聲道:“我們走!”

第三百二十二章 背後九十六個男人第五百三十二章 邪帝琴妃第八百零九章 身死誰記生前事第七十六章 我有一座天道院第五百八十七章 調戲仙后第三百四十五章 天棟,帝廷,他鄉,異客第五十五章 一點點兒的差距第七百八十九章 雲天帝怒開無雙第五百五十四章 劫數將至(大章求票)第一百四十章 更難得是這份謙虛第二百四十章 魔中之傑第二百九十八章 法外之徒第八章 天橋出雲海第一百六十五章 不正常的雲寫在《臨淵行》上架之前第八百三十一章 打爆天下第一至寶第五百五十一章 神通起源(求票)第四百三十九章 大帝晚年不祥第635章 鐘聲送葬(大章求票)第七百八十七章 求死有道第九百一十四章 幽潮生與輪迴聖王第十二章 若士必怒第十一章 柳樹下的老人第四百三十七章 最是人間留不住第九百二十五章 十年之期第一百一十二章 伏殺、反殺第八百章 天帝的擔當第五十九章 雙馬尾姑娘第五十二章 誤上賊船(求推薦票)第二百一十九章 新舊學論戰第八百零二章 再造宇宙星空第五百七十五章 冥都聖王(雙倍求票!)第三百章 我殺人了(大章求票)第二百三十六章 暴打溫神話第四百一十一章 不要開棺!第四百一十六章 開啓懸棺第九十一章 與魔對賭第二百八十章 通天閣史話第九百三十六章 鐘聲一響第二十六章 天道院格龍第二百零八章 山川異域,大秦使節第四十八章 我們風氣不好第五百三十二章 邪帝琴妃第八百八十四章 等風來第一百七十一章 我最大的長處,只比你長一點兒第五百四十二章 失寵了第三百三十九章 我小柳啊(第二更)第二百零四章 月上廣寒宮第二百章 青魚鎮封印第八百五十六章 外鄉人與帝倏第八百四十一章 會心一擊第三百一十七章 風起雲涌第六百九十七章 神秘莫測神通海第八百七十章 未來即過去,輪迴永不變第五十二章 誤上賊船(求推薦票)第五百二十九章 雨中悟道,神劍乃成第七百四十七章 天罡福地煉魔記第九百二十章 劍穿輪迴第九百零二章無能之怒第四十六章 誓分生死第七百零八章 焚仙爐之謎第一百八十一章 人魔與龍第九十二章 大聖靈兵第七百五十七章 師兄?第六百九十二章 邪帝之敗第一百三十四章 天劫之謎第二百一十七章 一公八卿第七百五十五章 仙相百里瀆第四百九十一章 今日我將名動天下(週一求票)第七百二十三章 第三仙界,師與徒第五百零二章 我的仙使父親第六百七十九章 我花一出百花殺第七百零一章 妖言惑衆(求月票!)第六百七十二章 仙帝的氣魄第八百九十一章 忽悠大帝第六十二章 因太誠實而被打死第七十章 邪裡邪氣第八百三十九章 帝混沌的神刀第五百三十五章 邪惡獻祭第四十四章 陸地燭龍第四十九章 劫灰怪第649章 無人成仙第四百零二章 當天定親,明日完婚第四百六十七章 紫府第三百零七章 又出來一位老哥哥第七百七十八章 第一戰:血染蒼梧第二百七十一章 三十年風雨如晦第二百五十一章 境界之外是什麼第四百五十二章 人心不古,世道炎涼第九百零二章無能之怒第九百一十一章 非人第六百六十三章 仙界之門的真相第四百九十章 三聖道場第626章 我沒事,我扛得住第二百六十一章 論:如何與鯤產下後代第五百五十九章 讓我看看傷口(求票)第五十八章 代號:全村吃飯第三百八十一章 三聖降魔第四百六十七章 此子不能留第五百八十六章 大帝授神通(求訂閱)
第三百二十二章 背後九十六個男人第五百三十二章 邪帝琴妃第八百零九章 身死誰記生前事第七十六章 我有一座天道院第五百八十七章 調戲仙后第三百四十五章 天棟,帝廷,他鄉,異客第五十五章 一點點兒的差距第七百八十九章 雲天帝怒開無雙第五百五十四章 劫數將至(大章求票)第一百四十章 更難得是這份謙虛第二百四十章 魔中之傑第二百九十八章 法外之徒第八章 天橋出雲海第一百六十五章 不正常的雲寫在《臨淵行》上架之前第八百三十一章 打爆天下第一至寶第五百五十一章 神通起源(求票)第四百三十九章 大帝晚年不祥第635章 鐘聲送葬(大章求票)第七百八十七章 求死有道第九百一十四章 幽潮生與輪迴聖王第十二章 若士必怒第十一章 柳樹下的老人第四百三十七章 最是人間留不住第九百二十五章 十年之期第一百一十二章 伏殺、反殺第八百章 天帝的擔當第五十九章 雙馬尾姑娘第五十二章 誤上賊船(求推薦票)第二百一十九章 新舊學論戰第八百零二章 再造宇宙星空第五百七十五章 冥都聖王(雙倍求票!)第三百章 我殺人了(大章求票)第二百三十六章 暴打溫神話第四百一十一章 不要開棺!第四百一十六章 開啓懸棺第九十一章 與魔對賭第二百八十章 通天閣史話第九百三十六章 鐘聲一響第二十六章 天道院格龍第二百零八章 山川異域,大秦使節第四十八章 我們風氣不好第五百三十二章 邪帝琴妃第八百八十四章 等風來第一百七十一章 我最大的長處,只比你長一點兒第五百四十二章 失寵了第三百三十九章 我小柳啊(第二更)第二百零四章 月上廣寒宮第二百章 青魚鎮封印第八百五十六章 外鄉人與帝倏第八百四十一章 會心一擊第三百一十七章 風起雲涌第六百九十七章 神秘莫測神通海第八百七十章 未來即過去,輪迴永不變第五十二章 誤上賊船(求推薦票)第五百二十九章 雨中悟道,神劍乃成第七百四十七章 天罡福地煉魔記第九百二十章 劍穿輪迴第九百零二章無能之怒第四十六章 誓分生死第七百零八章 焚仙爐之謎第一百八十一章 人魔與龍第九十二章 大聖靈兵第七百五十七章 師兄?第六百九十二章 邪帝之敗第一百三十四章 天劫之謎第二百一十七章 一公八卿第七百五十五章 仙相百里瀆第四百九十一章 今日我將名動天下(週一求票)第七百二十三章 第三仙界,師與徒第五百零二章 我的仙使父親第六百七十九章 我花一出百花殺第七百零一章 妖言惑衆(求月票!)第六百七十二章 仙帝的氣魄第八百九十一章 忽悠大帝第六十二章 因太誠實而被打死第七十章 邪裡邪氣第八百三十九章 帝混沌的神刀第五百三十五章 邪惡獻祭第四十四章 陸地燭龍第四十九章 劫灰怪第649章 無人成仙第四百零二章 當天定親,明日完婚第四百六十七章 紫府第三百零七章 又出來一位老哥哥第七百七十八章 第一戰:血染蒼梧第二百七十一章 三十年風雨如晦第二百五十一章 境界之外是什麼第四百五十二章 人心不古,世道炎涼第九百零二章無能之怒第九百一十一章 非人第六百六十三章 仙界之門的真相第四百九十章 三聖道場第626章 我沒事,我扛得住第二百六十一章 論:如何與鯤產下後代第五百五十九章 讓我看看傷口(求票)第五十八章 代號:全村吃飯第三百八十一章 三聖降魔第四百六十七章 此子不能留第五百八十六章 大帝授神通(求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