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元老白澤(求月票)

左鬆岩心中難過萬分,久久難以恢復平靜。

第一代聖皇飛昇成仙,這個傳說由來已久。

因此第一代聖皇成爲所有靈士崇拜的對象,也是所有靈士最終的心靈寄託。後世之人,如歷代聖人,也都因第一代聖皇的飛昇,而抱着成仙的希望。

所有人,哪怕是聖人,也只有一百來歲的壽元,有些人甚至還活不到百歲便會亡故。五千年至今,除了第一代聖皇之外便無人飛仙。

唯一飛昇的聖皇已經成爲了象徵和最後的希望。

而現在白澤一下子便將這希望給掐滅了,也難怪左鬆岩心神激盪,難以自持。

蘇雲現在年輕,無法理解這種情感。

“自從盤羊之亂後,通天閣便呈現出很多亂象,後來因爲樓班閣主的緣故,亂象稍稍減輕一些。但他死後,亂象再起。”

前面的白澤只長着一根羊角,但是在自己的左耳上插着另一根羊角,僞裝成普普通通的小白羊,帶着眼鏡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向蘇雲道:“這些年,聽聞你們又在爭什麼正統。爭的幾十年沒有閣主。”

蘇雲笑道:“至今還在爭呢。我是元朔的閣主,還有一位海外閣主,至今沒有分出雌雄。”

白澤道:“通天閣的元老們不過問種族,因此無論閣主是元朔人還是他族,對我來說都無關緊要。這次閣主之爭,元老們只待你們分出誰是正統便支持誰。”

蘇雲心頭微震,想起另一個通天閣元老看管通天閣錢財的貔貅,試探道:“通天閣的元老有幾人?”

“七個。”

雲都的華燈初上,行人匆匆,大秦的都城到處瀰漫着雲霧之氣,水汽中帶着濃濃的劫灰味兒。

雲都便是因此而得名。

小白羊甩甩尾巴,從人羣中走過,道:“我看到你的通天閣符號,上面又放着一本書,知道你是找我。其他元老並不會主動找你,他們只有在你真正成爲閣主之後纔會現身。”

蘇雲快步跟上這隻小羊,只見街道上的雲霧之氣越來越濃,前方的人幾乎看不到身影,只有走近的時候被劫灰燈照到,才能看到人。

街上又有許多盤羊輦,巨大的盤羊在雲霧中穿梭,吞雲吐霧,口鼻噴火噴煙,在霧氣中很是嚇人。

白澤帶着他們在一個個巷道里穿梭,走入雲都皇城臨街的一個小巷子,蘇雲擡頭看去,只見這裡是一個顯得有幾分古拙的房屋,上面也掛着劫灰燈。

與其他地方相比,這裡便顯得有幾分陳舊,房屋低矮,與雲都這樣的城市有些格格不入。

小白羊站起身來,把左耳上的羊角取下,捅入門戶上的鑰匙孔裡,用力旋轉一下,門鎖開啓。

這小白羊推開門,向衆人道:“隨我來。”

蘇雲等人跟着他走入這臨街的古宅,這宅邸是由石頭堆砌而成,裡面冬暖夏涼,只是地方不大,看起來就是一家尋常的宅邸。

小白羊掩上門戶,把羊角鑰匙掛在門後,點上劫灰燈,道:“你們先坐,我去看看燒的茶好了沒有。”

蘇雲、左鬆巖和邢江暮坐在桌邊,過了片刻,白羊拎着熱氣騰騰的水壺來到桌邊,分給衆人各自一個古舊茶碗,每人斟了一杯茶。

那茶色翠綠,聞着清香。

白羊把茶壺放在中央,端起茶碗。

蘇雲、左鬆巖和邢江暮也連忙端了起來,三人一羊坐在桌邊飲茶,只見茶碗中熱氣嫋嫋,升騰而起,在茶桌上空匯聚起來。

這時,突然水聲澎湃作響,一道浪花不知從何處衝來,將三人一羊衝入河水之中。

蘇雲、左鬆巖和邢江暮急忙騰空躍起,回頭看去,不由神色呆滯,只見他們三人一羊的身形無比巨大,坐在天外,各自捧着一個茶碗!

“是靈界!我們從茶水散發的霧氣中,進入了一個奇異的靈界!”邢江暮驚訝道。

蘇雲向前看去,一株佔地約有十多畝的大樹出現在小河邊,大樹上掛着一個個只有三四尺高的房子,像是樹上的紅蘋果,只是屋舍儼然,顯然有人居住在其中。

他仰起頭,甚至還看到了太陽,陽光明媚,灑在那樹上的房屋上。

一些只有書本高的小姑娘推開房屋的窗戶,從窗戶裡飛了出來,圍繞着果樹飛舞。

還有一些比這些小姑娘還要矮小一些的小夥子,頭頂的頭髮如同毛筆的筆毫,他們衣着整齊,從門後走出。

蘇雲眨眨眼睛,只見白羊從水中跳出,抖了抖身上的河水。

“這裡爲何是白天?”蘇雲不解。

“這裡所有時刻都是白天,從未有過黑夜。”白羊把蘇雲的那本書隨手丟給一個飛來的書本高小姑娘。

那小姑娘一邊撕書一邊吃着書頁,把蘇雲的那本書吞下,突然小姑娘額頭上方浮現出一連串問號,驚訝道:“咦,腦海裡突然多了些奇奇怪怪的知識!”

那本書是蘇雲隨手買的,用來給瑩瑩做早餐的,書的內容蘇雲從未看過,也不知道是什麼奇怪知識。

“這裡的小姑娘都是書怪,小夥子則是筆怪。”

白澤不再僞裝成山羊,徑自現出白澤真身,比剛纔的白羊還要小一些,身上的毛也更細膩順滑。

他背上漩渦紋裡有什麼東西在抖動,突然啵啵兩聲,從漩渦紋裡冒出兩個小翅膀。

蘇雲甚至懷疑這一對巴掌大的小巧翅膀是否能夠飛得起來。

白澤努力拍動小翅膀,一對小翅膀閃動如風,終於把他帶着飛起。

他飛到蘇雲面前,擡起前爪推了推眼鏡,神色嚴肅的盯着蘇雲的面孔:“通天閣但凡發生大事,都會記錄在此。從聖皇出征到現在,通天閣對海外的發掘,對史上的大事記錄,都在這裡!”

他努力擡起前爪,捧住蘇雲的雙腮,神色愈發嚴肅:“你現在還不算是真正的通天閣主,但既然元朔選了你,那麼我作爲元老,有權力給你查閱的機會。你必須要珍視這次機會,不要濫用!”

蘇雲被他捏得嘴都嘟了起來,勉強稱是。

白澤這才放開他,努力拍動翅膀轉向,上身前傾,向果樹飛去:“我對閣主是海內元朔人,還是海外他族人並無任何意見,儘管歷史上的閣主大部分都是元朔人。無論下一代閣主是否是元朔人,我都一視同仁。所以我並不會偏袒你,能否成爲真正的閣主,還要看你自己。”

左鬆巖忍不住道:“可是,通天閣不是元朔人創立的嗎?”

白澤回頭,瞥他一眼,搖頭道:“通天閣創立時第一代成員很多都是元朔人,這一點沒錯,但還有我們七元老。我們可不是元朔人,甚至我們中有些人對元朔的觀感並不那麼友好。比如說我,我原本好好的修煉,不過問世事,然後……”

他眼角抖動,長方形眼瞳縮小,身軀也有些顫抖:“那條騷龍便尋了過來,把我擒下,要我爲聖皇畫白澤圖……”

他想起那段悲慘的歷史,眼中又泛起淚光。

“什麼騷龍?”邢江暮好奇道。

“就是長着一對金色翅膀的黃龍,自稱有求必應,但實際上自大,驕傲,不可一世,卑劣且狂妄,腦袋裡的腦子都被他煉成了肌肉,腦仁被擠得只有芝麻粒大小……”白澤憤憤咒罵。

果樹上的小房子裡,書怪小姑娘們紛紛都飛了出來,穿着各色的衣裙,努力拍着紙質翅膀停在空中,好奇的打量他們。

這些小書怪個個容貌秀麗,身上泛着書卷的清香。

白澤還在咒罵,蘇雲心裡打個哆嗦,心道:“難道這條騷龍,便是應龍老哥哥?據說應龍老哥在第一代聖皇那裡乃是戰神,武力無雙的存在,只是他的名聲,好像不那麼好……我萬萬不可讓他知道,我認識應龍老哥哥!”

“……下流的應龍!蘇閣主,你打算尋找哪一段歷史?”

白澤停止咒罵,道:“這裡的記載,從四五千年前持續至今,包羅萬象,不僅有關於歷史,還有通天閣研究的上個世界毀滅的真相。每個小書怪的記憶裡的內容,恐怕都足以讓你讀上幾年。”

“讀幾年?”

蘇雲嚇了一跳,連忙感應自己的靈界,他心念微動,性靈神通黃鐘的一角侵入這片靈界,黃鐘旋轉,瑩瑩坐在鐘壁上看了過來。

她看到這麼多小書怪,不由驚訝起來,飛身而起。

白澤看到瑩瑩飛來,也是驚訝不已,道:“原來是士子瀅。我上次見你時,是一百五十年前的事情了。那時,你還是個小丫頭。”

瑩瑩卻不記得他。

白澤感慨道:“你已經死了一百五十多年了,而且還變成了一個小書怪。”

他的感慨,瑩瑩根本不懂,作爲瀅士子的性靈轉世的書怪,她只是繼承了瀅士子的部分深刻記憶,有些記憶則徹底湮滅,無法尋回。

蘇雲咳嗽一聲,沉聲道:“白澤元老,我想查閱關於盤羊之亂的歷史。”

“盤羊之亂?”

白澤深深看他一眼,隨即道:“所有關於盤羊的書籍,統統出列!”

十多個長翅膀的小女孩振翅飛出,排着翅膀停在蘇雲面前。

這些小女孩衣袖飛舞,在空中拂過,頓時只見無數文字和圖案映照在空中。

蘇雲頓時看到,西方大陸一片漆黑,到處都是滾滾的劫火,空氣中飄揚着劫灰,一頭頭體型龐大如山的盤羊,行走在黑暗中,雙眸如同燃燒的劫火。

————盤羊行走在黑暗濃霧中,雙眸如同燃燒的劫火,發出洪荒巨獸般的嘶吼:五一求月票!有保底月票嗎?

第四百一十八章 天市垣懸棺真相第一百四十九章 聖人的面具第六百二十章 陛下,你老了(修正)第五百五十五章 賤死不救第三十一章 血染天平橋第三百三十二章 有什麼用第八百四十六章 拾金不昧第八百四十三章 生死之搏第四百四十八章 你的想法很危險第四百九十七章 天外有天(求票)第五百七十二章 屍妖帝昭(求訂閱月票~)第一百三十章 大師兄之戰第三百四十六章 仙界廣寒山第一百三十四章 天劫之謎第八百零八章 仙相之戰第七百五十五章 仙相百里瀆第一百八十五章 肥豬出欄第一百八十二章 劫灰神王(四千字大章)第九百二十一章 不滅的道光第三百七十九章 仙印之威第八百四十二章 大小帝倏第五百二十四章 冥都變故第六十七章 你太弱了第八百四十九章 誅仙劍門第三百五十七章 錢眼第九百二十一章 不滅的道光第一百八十章 聖人之面,赤子之心第七百九十二章 人魔際會第八百六十章 那個人第一百七十六章 水鏡徐來第二百二十五章 爲何不跑?第五百零九章 我不懂劍術,我對劍術沒興趣第三百二十八章 劍斬神荼第二章 天門開,鬼市現第八十一章 老、奸、巨、猾第二百六十一章 論:如何與鯤產下後代第七百九十五章 執念不去,人魔不死第九百零九章 瑩瑩來了第八百六十九章 道語鬥道君第二百二十四章 諸君皆草包第五百零九章 我不懂劍術,我對劍術沒興趣第652章 蘇雲醉酒(求訂閱)第六百零七章 有花堪折直須折(求訂)第三百九十一章 話癆第一,打架竄稀第二百零五章 東都怪事第一百二十一章 仙術、仙體第七百三十一章 因此,我需要立威第八十九章 地下劫灰城第一百三十九章 七位老神仙第四百三十三章 急急如律令第八百七十五章 你的未來,有了其他可能第七百零五章 船中枯骨第五百四十四章 紅羅娘娘第八百四十一章 會心一擊第二百七十二章 劍閣三傑(第一更)第三百三十一章 何謂神威?如嶽如海第651章 我要你們助我修煉!第八百五十七章 亡羊補牢第一百零八章 朱雀盤龍第五百八十八章 瑩瑩大老爺(求月票)第四百六十四章 仙界賤男(求票!)第八百三十七章 寶馬雕車香滿路第五百二十章 學我者死(九月衝榜求票!)第六百八十二章 你的劍道是我教的第九百二十九章 帝混沌與風道尊第八百二十二章 歪打正着第六百一十五章 何方神聖?第635章 鐘聲送葬(大章求票)第二百七十七章 姑娘,我受傷了第九十七章 何謂大器?第二百六十五章 窮胸極餓第一百三十八章 轟殺第八百一十六章 大廈將傾(求月票)第三百五十八章 烏合之衆,全軍覆沒第一章 庠序狐狸伴讀書第二百九十四章 短暫的愛戀第五十九章 雙馬尾姑娘第一百二十一章 仙術、仙體第六百一十一章 少年大帝(月中求票)第八百三十九章 我即無窮第三十一章 血染天平橋第七百三十七章 帝君留不住,蔚然出牆來第三百三十七章 最不會敗家的閣主第三十八章 文聖公廟第四百九十四章 天船洞天第626章 我沒事,我扛得住第八百三十二章 營救冥都大帝第五百七十七章 劫灰大仙君第六百章 三聖皇之謎第九百零一章結仇第五百八十八章 瑩瑩大老爺(求月票)第三百三十六章 殺死神的第三種辦法第七百八十四章 雲天帝登基第二百五十一章 境界之外是什麼第四百一十二章 蔓妖的女兒們第一百八十八章 聖人大勢第八百五十二章 是否可敵天下英雄?第六百零七章 有花堪折直須折(求訂)第五百五十一章 神通起源(求票)第三十四章 重見光明
第四百一十八章 天市垣懸棺真相第一百四十九章 聖人的面具第六百二十章 陛下,你老了(修正)第五百五十五章 賤死不救第三十一章 血染天平橋第三百三十二章 有什麼用第八百四十六章 拾金不昧第八百四十三章 生死之搏第四百四十八章 你的想法很危險第四百九十七章 天外有天(求票)第五百七十二章 屍妖帝昭(求訂閱月票~)第一百三十章 大師兄之戰第三百四十六章 仙界廣寒山第一百三十四章 天劫之謎第八百零八章 仙相之戰第七百五十五章 仙相百里瀆第一百八十五章 肥豬出欄第一百八十二章 劫灰神王(四千字大章)第九百二十一章 不滅的道光第三百七十九章 仙印之威第八百四十二章 大小帝倏第五百二十四章 冥都變故第六十七章 你太弱了第八百四十九章 誅仙劍門第三百五十七章 錢眼第九百二十一章 不滅的道光第一百八十章 聖人之面,赤子之心第七百九十二章 人魔際會第八百六十章 那個人第一百七十六章 水鏡徐來第二百二十五章 爲何不跑?第五百零九章 我不懂劍術,我對劍術沒興趣第三百二十八章 劍斬神荼第二章 天門開,鬼市現第八十一章 老、奸、巨、猾第二百六十一章 論:如何與鯤產下後代第七百九十五章 執念不去,人魔不死第九百零九章 瑩瑩來了第八百六十九章 道語鬥道君第二百二十四章 諸君皆草包第五百零九章 我不懂劍術,我對劍術沒興趣第652章 蘇雲醉酒(求訂閱)第六百零七章 有花堪折直須折(求訂)第三百九十一章 話癆第一,打架竄稀第二百零五章 東都怪事第一百二十一章 仙術、仙體第七百三十一章 因此,我需要立威第八十九章 地下劫灰城第一百三十九章 七位老神仙第四百三十三章 急急如律令第八百七十五章 你的未來,有了其他可能第七百零五章 船中枯骨第五百四十四章 紅羅娘娘第八百四十一章 會心一擊第二百七十二章 劍閣三傑(第一更)第三百三十一章 何謂神威?如嶽如海第651章 我要你們助我修煉!第八百五十七章 亡羊補牢第一百零八章 朱雀盤龍第五百八十八章 瑩瑩大老爺(求月票)第四百六十四章 仙界賤男(求票!)第八百三十七章 寶馬雕車香滿路第五百二十章 學我者死(九月衝榜求票!)第六百八十二章 你的劍道是我教的第九百二十九章 帝混沌與風道尊第八百二十二章 歪打正着第六百一十五章 何方神聖?第635章 鐘聲送葬(大章求票)第二百七十七章 姑娘,我受傷了第九十七章 何謂大器?第二百六十五章 窮胸極餓第一百三十八章 轟殺第八百一十六章 大廈將傾(求月票)第三百五十八章 烏合之衆,全軍覆沒第一章 庠序狐狸伴讀書第二百九十四章 短暫的愛戀第五十九章 雙馬尾姑娘第一百二十一章 仙術、仙體第六百一十一章 少年大帝(月中求票)第八百三十九章 我即無窮第三十一章 血染天平橋第七百三十七章 帝君留不住,蔚然出牆來第三百三十七章 最不會敗家的閣主第三十八章 文聖公廟第四百九十四章 天船洞天第626章 我沒事,我扛得住第八百三十二章 營救冥都大帝第五百七十七章 劫灰大仙君第六百章 三聖皇之謎第九百零一章結仇第五百八十八章 瑩瑩大老爺(求月票)第三百三十六章 殺死神的第三種辦法第七百八十四章 雲天帝登基第二百五十一章 境界之外是什麼第四百一十二章 蔓妖的女兒們第一百八十八章 聖人大勢第八百五十二章 是否可敵天下英雄?第六百零七章 有花堪折直須折(求訂)第五百五十一章 神通起源(求票)第三十四章 重見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