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三十年風雨如晦

聖人閣中,劍閣聖人月流溪請蘇雲落座,道:“蘇閣主修煉肉身境界時應該有所發現,想要修成肉身境界很難。”

蘇雲席地而坐,詫異道:“我沒覺得有什麼難……沒事,月閣主繼續說下去。”

邢江暮在一旁作陪,傾聽兩人談話。

他心中有些激動,能夠在聖人居得到劍閣聖人月流溪的款待,對他來說也是榮幸。

月流溪也落座下來,命僕人燒茶,繼續道:“我當年雖然做出了肉身境界的假設,但是想要完成肉身境界的開闢,卻覺得困難重重。”

蘇雲皺眉,他的確沒有感覺到有什麼困難的地方。

月流溪在筆記中做了性命雙修的設想,簡直堪稱絕世天才的想法,尤其是肉身境界與性靈境界相互映照,更是令人歎絕!

肉身境界與性靈境界相互映照,也就意味着修煉性靈的同時,肉身也得到錘鍊!

肉身會隨着性靈的提升而提升,從而解決了靈士壽元方面的難題!

儘管蘇雲也想到這一點,但蘇雲想到這一點時並沒有拿出解決辦法,而月流溪拿出了行之有效的解決辦法。

月流溪的肉身性靈雙修之法,僅僅這一點便足以封聖,被後世人所傳頌!

但是,月流溪說他自己沒有煉成,說修煉途中困難重重,蘇雲便有些不解了。

他以洪爐嬗變來修煉,很輕易便煉成了肉身境界。

“蘇閣主,那時我也是少年心性,察覺到可能有肉身境界存在,並且設想了許多辦法。只是我沒有尋到合適的功法。”

月流溪黯然道:“想要試驗自己的想法能不能成,需要的不僅僅是想法而已,還要有天時地利人和。我有了開闢肉身境界的想法,那時大秦國運蒸蒸日上,天時有了,我身處劍閣之中,正值新學思辨大潮,各種學術薈萃一堂,各種學術領袖薈聚於此,地利也有了。可是,我沒有人和。”

聖人閣的老僕提着茶壺上前,月流溪讓老僕放下茶壺退下,親自提着茶壺爲蘇雲和邢江暮斟茶。

“驗證性命雙修這種想法能否成功,需要靈士。大秦的靈士修煉的功法並非是大一統功法,那時的大秦走的路子還是元朔的路子。每個靈士築基境界修煉一套功法,蘊靈境界修煉的又是另一套功法,到了元動境界又換了一套功法。”

月流溪最後爲自己斟茶,嘆道:“而想要驗證性命雙修,需要築基、元動修煉的功法是同一種。蘇閣主是否想到了什麼?”

蘇雲還未來得及回答,一旁的邢江暮眼睛一亮,試探道:“大一統功法?”

月流溪舉起茶杯,道:“是大一統功法。必須有大一統功法,才能實現性命雙修。那時的大秦劍閣中有各種思潮,其中已經有大一統功法的雛形。我帶着性命雙修的想法,在劍閣中尋到了兩位道友。他們一位在大一統功法上有着過人造詣,一位在肉身修煉上有着很高成就。”

他露出笑容:“我們相處融洽,那幾個月時間我們三人形影不離,就連吃飯睡覺都在一起,我們的腦袋裡時時刻刻都會突然冒出極爲驚人的想法念頭,解決一個又一個難題。

“我幫助他們完善大一統功法雛形,格物神魔肉身,他們幫我完善性命雙修。我們那幾個月做了太多事情,我們丈量地月距離,我們格物日月,甚至打算將靈兵送到月亮上去!”

月流溪的眼睛中有光芒在閃爍,那是發自心底的喜悅。

三個少年天才在劍閣中相逢相知,結爲摯友,一起探索未知領域。

他們的智慧變成了未知的黑暗中照亮彼此的明燈,相互照耀,引領着他們前行。

“但是我們始終未能完成性命雙修。”

月流溪眼中的光芒暗淡下來,漸漸隱去,放下茶杯,黯然道:“其中一位朋友返回了他的祖國,他說,相比性命雙修,相比大一統功法,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促使他回國的是一場海戰,大秦與元朔在海上交鋒,元朔的水師全軍覆沒。”

他臉色更加灰暗,沉默了片刻,道:“那時,劍閣的士子都在議論這件事。我們三人一心研究,但也被驚擾,有些劍閣士子便找到他,說他是元朔蠻夷,說元朔人都是茹毛飲血,沒有開化的猴子。”

蘇雲聽着這段歷史,心中微動:“劍閣聖人的朋友,是個元朔留學海外的士子!”

他看向邢江暮,邢江暮微微搖頭,他不知道那個元朔士子是誰。

“我那位朋友很傷心,我與另一位朋友江祖石很生氣,與那些士子大打出手,教訓了很多大秦士子。但風氣如此,我們也無法改變什麼。他決定回國了,我和祖石勸阻。祖石甚至讓他加入大秦,成爲大秦人,但也未能讓他回心轉意。”

月流溪看着窗外漂浮的羣山,目光幽深,道:“我這位朋友走後,關於性命雙修的研究還在繼續。但沒有了那位朋友,我與祖石出現了分歧,無法融合。我們倆在各自的道路上走的越來越遠,無法照亮彼此。”

月流溪收回目光,向蘇雲微微一笑,道:“在這途中,劍閣的學術成就終於爆發,劍閣成爲了大秦的聖地,一直蓬勃發展至今。我成爲了劍閣聖人,而江祖石成了劍閣的另一極,足以與我分庭抗禮。但說句不客氣的,而今劍閣學術蔚然,卻都是我們三人研究的基礎上,開枝散葉而已。”

蘇雲聽得心潮澎湃,他一舉修成肉身境界,覺得理所當然,卻不知月流溪等人在這期間經歷過什麼。

對於月流溪所說的那位元朔朋友,他已經有所猜測,只是不敢肯定。

“沒有那位朋友,我與江祖石只能各自站在各自領域的巔峰上,永遠無法將彼此的長處吸收融合。”

月流溪嘆了口氣,道:“那位朋友開創的功法,最是適合驗證大一統功法,可惜他離開了。他回到元朔之後,我和祖石還時常打聽他的消息,只是他的消息越來越少。後來聽說他做了官,便再無消息傳來了,直到昨日我看到了他的來信……”

他目光落在蘇雲身上,道:“水鏡還好嗎?”

蘇雲心頭微震,正襟危坐,道:“水鏡先生還好,剛從大劫中脫身,而今在元朔嶺南劫灰廠做廠督養老。”

他突然明白,裘水鏡當年離開大秦返回元朔,到底捨棄了什麼。

而今的月流溪已經是劍閣的聖人,原道境界的存在。那時的裘水鏡並不比月流溪遜色,裘水鏡若是留下來,那麼今日他可能已經與月流溪、江祖石完善了性命雙修,完善了大一統功法。

他們三人的成就,將會達到有史以來最高的高度!

而這一切,裘水鏡捨棄了,毅然決然的返回元朔。

這一去,三十年風雨如晦。

三十年來,世人不解,覺得他是個倔骨頭,是個書呆子,他推行變法時污水潑來,揹負罵名,甚至險些粉身碎骨!

但是整個元朔,沒有人知道裘水鏡捨棄了什麼。

月流溪笑道:“昨天,我看到你打傷了那麼多劍閣士子,看到他們身上的傷,我便知道水鏡同學尋到了傳承他的絕學的人,也知道你看到我的筆記。”

蘇雲微微躬身,以表謝意。

他總算明白了前因後果。

邢江暮卻不明白這裡面的因果,心中有些惋惜:“那本筆記,怎麼便找不到了……”

月流溪站起身來,道:“經歷水鏡一事之後,我想了很久,後來我成爲劍閣的閣主,掌管劍閣,便讓劍閣遠離朝堂紛爭。我以爲,學術歸學術,國與國之爭,民族與民族之爭,不應該延伸到學校裡。劍閣應該成爲一個無國界無種族的淨土。”

他躬身笑道:“可否請蘇閣主在劍閣任教?”

“劍閣或許不是淨土,但月閣主心中有淨土。”

蘇雲急忙躬身還禮,道:“劍閣聖人的胸懷,雲,遠遠不如。月閣主相邀,雲不敢推辭。”

月流溪很是開心,笑道:“蘇閣主與水鏡同學一樣,頗有古人遺風。作爲通天閣主,我知道你一向不缺錢,那麼便不給你工錢了。”

蘇雲連忙道:“水鏡先生教導我時,說知識有價,必須要給錢。”

月流溪似笑非笑,道:“昨天蘇閣主扒了我劍閣士子這麼多衣裳,繳了他們這麼多靈器,那些衣裳靈器,可否聘閣主教學一年?”

蘇雲搖頭道:“此言差矣。我是憑實力打倒他們,他們也獲益匪淺。憑本事賺的錢,不能當成教學的工錢!”

月流溪氣結,咬牙低聲道:“蘇閣主,這塊地是你們通天閣的地,我劍閣每年收入,還要繳十分之一的利潤給你們通天閣!”

蘇雲驚訝道:“租地交錢,不是天經地義?”

“你一毛不拔!”月流溪大怒。

蘇雲爭辯道:“不是不拔,而是原則不可違!”

邢江暮瞠目結舌,只見這當今世上兩大巨頭在那裡婆婆媽媽,討價還價,連他都有些面紅耳赤,心道:“這點錢還至於吵來吵去……話說回來,我好像比他們窮多了,替這兩個有錢人擔心,不是有病嗎?”

第八百三十六章 道神幽潮生(月中求月票~)第六百六十五章 紫府來襲,一路走好第三百三十五章 仙籙飛昇(月底求票)第652章 蘇雲醉酒(求訂閱)第六百七十四章 帝忽忽悠了你(求票求訂閱)第七十九章 仗義每多屠狗輩第三十七章 妖魔風範(新年快樂)第四百二十七章 共赴雷池第五百二十九章 雨中悟道,神劍乃成第八百四十章 宇宙公敵第六百九十二章 邪帝之敗第八十一章 老、奸、巨、猾第五百二十四章 冥都變故第六百七十二章 仙帝的氣魄第八百六十九章 道語鬥道君第八百四十章 誰贊成,誰反對?第三百六十七章 天外有天第三百八十七章 帝座洞天第九百四十七章 混沌大潮第四十五章 長夜牧歌第二百一十三章 直接吃掉第四百二十三章 通吃(求票!)第五百二十三章 真假武仙之戰第五百四十一章 好不了了(求票~)第一百五十七章 而你,無可奈何第三百一十九章 天外劇變第六百零三章 仙帝來訪(週一求票)第十六章 宛如神魔第二百零八章 山川異域,大秦使節第六百九十六章 劫灰之旅(月底求票)第六十四章 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第九百四十六章 舊情難斷第627章 梧桐花開鳳歸來(大章求訂求票)第八百七十四章 我可以敗,這一戰不能輸第二百二十八章 上古流派第625章 壯我鍾威第三百六十九章 天生一把硬骨頭第四百六十八章 一氣轉洪鈞,混元入先天第一百九十一章 神仙才能受的傷第一百九十九章 獻祭第三百九十六章 倒黴孩子第八百零七章 縱有犧牲心不悔第六百九十六章 劫灰之旅(月底求票)第八百七十章 未來即過去,輪迴永不變第四百二十二章 老神王的往事第八百五十六章 外鄉人與帝倏第八百二十二章 歪打正着第四百三十一章 恍若神魔第八百三十九章 帝混沌的神刀第二百七十章 魔神氣息第625章 壯我鍾威第八百零六章 水鏡見邪帝第七百六十章 走,我帶你們去見未來第四百三十九章 大帝晚年不祥第三百八十一章 三聖降魔第二百章 青魚鎮封印第三百二十七章 馬嘟嘟,圖他他第八百二十章 斬道再現(求保底月票!)第九百四十八章 本土第一道神第八百六十六章 改良性截肢第七百零五章 船中枯骨第三百一十四章 火雲洞天第八百七十五章 你的未來,有了其他可能第一百零一章 新晉財主(第四更)第九百一十一章 非人第五百五十九章 讓我看看傷口(求票)第六百二十章 陛下,你老了(修正)第六十五章 野得很第四百二十四章 齊聚一堂第五章 八門朝天闕第七百二十三章 第三仙界,師與徒第五百八十七章 調戲仙后第五百三十七章 雙劍合璧(求票!)第三百九十七章 溫情臨淵行九月月票衝刺,火線告急!!!第六百八十六章 氣數已盡第九百五十一章 完結篇第四百二十三章 通吃(求票!)第三百四十三章 矇蔽道心(兒童節求月票!)第四百二十三章 通吃(求票!)第四百二十七章 共赴雷池第九百二十四章 井中栽蓮第八十三章 打死你,隨時隨地第九百零七章 浩劫已至第八百八十二章 死亡擱淺第六百六十五章 紫府來襲,一路走好第三百九十八章 少年不知愁滋味第七百一十九章 少年仙人絕第649章 無人成仙第七百五十九章 雲仙帝,道相爭(求月票)第五百三十六章 口舌之爭第三百一十二章 鐘山銜燭之龍第一百三十九章 七位老神仙第一百二十七章 翻開瑩瑩這本書第七百一十五章 蘇雲的把兄弟們第二百五十二章 水鏡同天第二百零五章 東都怪事第646章 魔起葬龍陵(月初求票!)第三百七十六章 天市垣大帝第八百二十六章 帝忽之百里瀆(豬生日快樂)
第八百三十六章 道神幽潮生(月中求月票~)第六百六十五章 紫府來襲,一路走好第三百三十五章 仙籙飛昇(月底求票)第652章 蘇雲醉酒(求訂閱)第六百七十四章 帝忽忽悠了你(求票求訂閱)第七十九章 仗義每多屠狗輩第三十七章 妖魔風範(新年快樂)第四百二十七章 共赴雷池第五百二十九章 雨中悟道,神劍乃成第八百四十章 宇宙公敵第六百九十二章 邪帝之敗第八十一章 老、奸、巨、猾第五百二十四章 冥都變故第六百七十二章 仙帝的氣魄第八百六十九章 道語鬥道君第八百四十章 誰贊成,誰反對?第三百六十七章 天外有天第三百八十七章 帝座洞天第九百四十七章 混沌大潮第四十五章 長夜牧歌第二百一十三章 直接吃掉第四百二十三章 通吃(求票!)第五百二十三章 真假武仙之戰第五百四十一章 好不了了(求票~)第一百五十七章 而你,無可奈何第三百一十九章 天外劇變第六百零三章 仙帝來訪(週一求票)第十六章 宛如神魔第二百零八章 山川異域,大秦使節第六百九十六章 劫灰之旅(月底求票)第六十四章 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第九百四十六章 舊情難斷第627章 梧桐花開鳳歸來(大章求訂求票)第八百七十四章 我可以敗,這一戰不能輸第二百二十八章 上古流派第625章 壯我鍾威第三百六十九章 天生一把硬骨頭第四百六十八章 一氣轉洪鈞,混元入先天第一百九十一章 神仙才能受的傷第一百九十九章 獻祭第三百九十六章 倒黴孩子第八百零七章 縱有犧牲心不悔第六百九十六章 劫灰之旅(月底求票)第八百七十章 未來即過去,輪迴永不變第四百二十二章 老神王的往事第八百五十六章 外鄉人與帝倏第八百二十二章 歪打正着第四百三十一章 恍若神魔第八百三十九章 帝混沌的神刀第二百七十章 魔神氣息第625章 壯我鍾威第八百零六章 水鏡見邪帝第七百六十章 走,我帶你們去見未來第四百三十九章 大帝晚年不祥第三百八十一章 三聖降魔第二百章 青魚鎮封印第三百二十七章 馬嘟嘟,圖他他第八百二十章 斬道再現(求保底月票!)第九百四十八章 本土第一道神第八百六十六章 改良性截肢第七百零五章 船中枯骨第三百一十四章 火雲洞天第八百七十五章 你的未來,有了其他可能第一百零一章 新晉財主(第四更)第九百一十一章 非人第五百五十九章 讓我看看傷口(求票)第六百二十章 陛下,你老了(修正)第六十五章 野得很第四百二十四章 齊聚一堂第五章 八門朝天闕第七百二十三章 第三仙界,師與徒第五百八十七章 調戲仙后第五百三十七章 雙劍合璧(求票!)第三百九十七章 溫情臨淵行九月月票衝刺,火線告急!!!第六百八十六章 氣數已盡第九百五十一章 完結篇第四百二十三章 通吃(求票!)第三百四十三章 矇蔽道心(兒童節求月票!)第四百二十三章 通吃(求票!)第四百二十七章 共赴雷池第九百二十四章 井中栽蓮第八十三章 打死你,隨時隨地第九百零七章 浩劫已至第八百八十二章 死亡擱淺第六百六十五章 紫府來襲,一路走好第三百九十八章 少年不知愁滋味第七百一十九章 少年仙人絕第649章 無人成仙第七百五十九章 雲仙帝,道相爭(求月票)第五百三十六章 口舌之爭第三百一十二章 鐘山銜燭之龍第一百三十九章 七位老神仙第一百二十七章 翻開瑩瑩這本書第七百一十五章 蘇雲的把兄弟們第二百五十二章 水鏡同天第二百零五章 東都怪事第646章 魔起葬龍陵(月初求票!)第三百七十六章 天市垣大帝第八百二十六章 帝忽之百里瀆(豬生日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