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天道院格龍

一人四狐抱着繩索,被繩索帶到天上去,過了片刻,他們落在斷崖上,只見斷崖這邊陡峭如刃,另一邊卻是一個平緩的山坡,溪水潺潺,從山坡上流下。

這條小溪在山腳下與其他山峰流下的溪水匯合,變成了一條河流,從西向東,流向谷地。

蘇雲沒有來過這裡,一動也不敢動,連聲道:“你們看到了什麼?看到了什麼?”

他從未來過這裡。

對於盲人來說,每個盲人的腦海裡都有一幅地圖,這幅地圖只有自己生活的範圍是被點亮的,其他地方則是一片黑暗混沌。

葬龍陵地勢險峻,難以攀登,蘇雲是第一次來到這裡,現在明明是秋日的午後,天色還早,然而在他的腦海中,四周卻是一片黑暗,充滿了未知。

他拼命睜大眼睛,但什麼也看不見。

他只能感受到像是有洪荒巨獸匍匐在這片未知的黑暗中,猙獰,恐怖。

他心中惶恐,又連問幾遍,但四周卻沒有人回答他。

蘇雲又問了幾遍,過了片刻,花狐第一個回過神來,喃喃道:“小云,我們看到了一條龍……這裡真的有龍!”

聽到他的聲音,蘇雲的心這才安定下來。

花狐細緻的描述葬龍陵的地理,幫助蘇雲迅速在腦海中構建出葬龍陵的地理。其他狐妖在一旁靜靜的聽着,沒有插話,倘若花狐有所遺漏的地方,狐不平忍不住會補充兩句。

這是多年養成的習慣。

自從花狐和蘇雲成爲同學,天門鎮附近的地理便多是花狐講給蘇雲聽,然後帶着他走一遍,蘇雲這才熟知四周的地理,不至於迷路。

他們的交情最好。

一人一狐一個說一個聽,很快蘇雲便將葬龍陵的大概地理弄清楚,腦海中的地理圖有了大致的輪廓。

葬龍陵中的確有龍,剛纔他感應到有洪荒巨獸匍匐在黑暗中,的確沒有感應錯。

這葬龍陵名副其實,有一條龍葬在這裡,不過葬龍陵也有名不副實的地方,因爲這裡並沒有龍的陵墓。

葬龍陵就是一條長長的土坡,高兩三丈,長百尺左右,上面長滿了樹木荊棘。

當年那條從天上掉下來的龍,從墮龍谷爬到這裡,重傷不治而死,附近的居民應該只是草草將他掩埋,沒有爲他建造陵墓。

而經歷了不知多久的風化,龍的屍骨從土坡裡面露了出來,多出裸露在外。

尤其是龍的頭骨,幾乎完全露在外面,很是龐大,甚至頭骨眼眶裡還生長着兩人才能合抱的樹木。

雖然葬龍陵的樹木成林,很是茂密,可是古怪的是,這裡沒有鳥雀走獸,甚至連蟲子也看不到一隻!

走在這裡,給人一種心底毛毛的感覺,像是有什麼兇惡至極的洪荒猛獸隨時竄出來把自己開膛破肚。

“葬龍陵旁邊有房子。”

花狐繼續描述葬龍陵的景緻,道:“房子是木石建築,兩棟七間,三間一棟在葬龍陵東側,四間一棟在西側。房子應該已經荒廢很久了,很破,木頭都已經腐蝕得差不多了。山上還有些石碑,四周的山都有,有些石碑已經倒下了。”

“謝謝花二哥。”

蘇雲在腦海中構建出這七間房子的形態,側頭道:“這裡人跡罕至,爲什麼會有房子?”

花狐也是頗爲納悶:“別說人跡罕至,就連獸跡也看不到。這條龍只剩下骨頭,氣勢還兇得很,怎麼會有人選擇住在這裡?”

蘇雲心中微動,這條死龍不可能葬在別人的村莊旁邊,那麼房子只有可能是後來建的。

而建在葬龍陵附近,除了守陵之外,那就只有一個可能。

“有人想要盜出龍屍。但是龍屍太大,他們一時半會無法將龍屍挖出,所以在這裡建造了房子。”

蘇雲思索道:“附近的人與這條龍無親無故,自然不可能爲他守陵,所以,他們只可能是爲盜龍屍而來。”

狐不平快言快語道:“龍的屍骨明明就在這裡,他們爲什麼沒有盜走?”

“可能是因爲太大的緣故,他們搬不走。也可能是因爲他們在挖掘龍屍的時候,突然就死了。”

花狐思索道:“畢竟地公說了,有龍的靈飛出救走了全村吃飯。那龍死後,多半他的性靈還守護着自己的屍體。”

蘇雲點了點頭,花狐的這個猜測很有道理。

他們小心翼翼走下山坡,向葬龍陵走去,蘇雲謹慎的跟着花狐,腳步儘量沉穩一些,道:“我們不要試圖挖出龍骨,也不能帶走任何東西。咱們只去那幾間房子裡看一看。我聽水鏡先生說,有些強者的性靈會化作鬼神,很是兇惡。不過鬼都怕陽光,白天不會出現。因此太陽落山之前,我們必須離開!”

四隻妖狐對視一眼,青丘月和狸小凡急忙去堵狐不平的嘴,狐不平嗚嗚幾聲,心道:“天門鎮的鬼神比龍還兇,連白天都會出現!”

一人四狐來到葬龍陵下,走進第一棟房子。

這棟房子有四間房,地上有散亂的屍骨和衣裳腐化成灰之後留下的飾品。

蘇雲蹲下來摸索一番,沉吟不已:“從屍骨倒伏的狀態來看,他們應該是突然間遭遇意想不到的變故,急忙從屋子裡面往外逃。然而追殺他們的東西實在太快,他們還沒有來得及從屋子裡逃出來,便各自死亡了。”

花狐也有所發現:“他們的背部,肋骨脊骨是斷開的,切面是斜切下來的,應該是用極爲鋒利的武器,從他們的背後切下來。一共有三把這樣的武器,同時切下來,傷口幾乎是平行的。這個人是被切成了四段……”

蘇雲摸了一番,道:“沒有這樣的武器,是爪子切出來的傷口。”

花狐笑道:“小云,一個長着無比鋒利大爪子的怪物,怎麼可能與這些人一起出現在屋子裡?這片房子雖大,但根本裝不下這等龐然大物!除非……”

“除非沒有實體。”

蘇雲道:“性靈沒有實體。倘若是龍爪的話,那就有可能了。”

花狐眉頭緊鎖,道:“我們去屋子裡看看!”

讓他們只覺納悶的是,這房間裡到處都是書案,書案上擺放着凌亂的筆墨紙硯,不像是盜墓賊的房間,反倒像是飽讀詩書的大儒的房間!

令人惋惜的是,這裡的筆頭都已經腐爛,紙張也早已化作變成了爛泥。

“他們不是來盜龍屍的!”

蘇雲突然道:“他們是格物致知的士子!”

花狐怔了怔,也醒悟過來:“是!水鏡先生教我們鱷龍吟時,帶着我們去鱷龍潭觀摩鱷龍,觀察鱷龍的形態,習性,舉動,以洪爐嬗變的功法催動自身的元氣和血液模擬鱷龍,以自我意識觀想鱷龍。水鏡先生說,這便叫格物致知,通過觀察實驗,研究事物的本質,事物的原理,從而獲得知識。”

其他三隻小狐狸也聽過水鏡先生的講課,頓時回憶起來。

青丘月連忙道:“水鏡先生說,有財力的官學往往會在學習某種功法神通時,組織士子尋找到要觀想的神獸,觀摩研究學習。莫非有士子前來觀摩這條龍?”

狸小凡看着滿地的屍骨,皺眉道:“他們來自朔方城?怎麼會死在這裡?”

蘇雲在一具屍骨腐爛的衣物下摸到一個玉牌,玉牌上有文字,他細細摸索一遍,道:“他們來自一個叫天道院的官學。”

狐妖們湊上前來,只見玉牌上雖有泥土,但是卻潔白無瑕,沒有被侵染,顯然是價值不菲的美玉雕琢而成。

玉牌正面是“天道院”三字,四周有云雷紋理,背面則雕琢着半展開的書卷,很是精美。

“朔方城有官學名叫天道院的?名字很是大氣。”

花狐道:“玉牌質地不錯,或許可以賣幾個五銖錢,多尋幾塊!咱們今後進城,肯定需要用到錢!”

狐妖們四處搜尋一番,又尋到了幾塊玉牌,也都是天道院的玉牌,但都已經破損,只有蘇雲尋到的那塊是完整的。

他們沒有找到其他東西,於是離開這裡,前往第二棟房子。

那房子在龍尾處的另一側,兩棟房子一首一尾,應該是負責觀摩這條龍的不同方位。

而去龍尾數百步的地方就是一片凹下去的山谷,花狐湊頭看了一下,只見山谷的兩壁上有着巨大的抓痕!

每一道抓痕都深入石壁數遲,長達數丈,石頭像是被最鋒利的刀切過一樣,觸目驚心。

他們猜得沒錯,從天上墜落的龍落在墮龍谷裡,用最後的力氣一路掙扎爬行,爬到這裡,然後嚥了氣。

“是什麼讓這樣的神龍受傷死在這裡?”花狐喃喃道。

他們來到第二棟房子外,正要走進去,忽然只見一個黑衣男子迎面一瘸一拐的走來,四隻狐狸齊聲驚叫,各自做出防備姿態。

“蛇前輩。”

蘇雲心中微動,躬身道:“前輩邀請我們昨晚前去觀禮,晚輩們觀摩許久,收穫頗豐。多謝前輩照應。”

花狐大吃一驚,小聲道:“小云,你是說他是全村吃飯?他怎麼變模樣了?”

第641章 下界共主(月底求票!)第四百二十四章 齊聚一堂第二百三十章 獨自擺平(求月票!)第八章 天橋出雲海第二百七十二章 劍閣三傑(第一更)第一百六十八章 第七靈界破碎之謎第657章 十二古神第六百零二章 運交華蓋第三百六十章 盤羊少女第七百六十八章 奇異物質(求月票)第六百七十四章 帝忽忽悠了你(求票求訂閱)第九百零一章結仇第二十章 遭雷劈了第八百三十七章 帝廷與異域第四百六十三章 純真質樸的鄉下人第三百七十七章 我差點便信了!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是光腳的第四百九十五章 廢土詭事第三百二十八章 劍斬神荼第二百七十三章 搶不過狗(第二更)第一百九十八章 記憶破封,一百五十年前的葬龍陵第九百四十九章 我叫薪火第三百零三章 發飆第三百五十七章 錢眼第八百四十六章 拾金不昧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是光腳的第五百三十五章 邪惡獻祭第九百四十一章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第七百五十八章 續絃大業,遙遙無妻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是光腳的第八百四十一章 決戰帝倏(牛年快樂!)第三百七十七章 我差點便信了!第六百七十八章 暴君去死第一百零八章 朱雀盤龍第三百五十五章 蘇雲的烏合之衆第655章 流年不利第七十七章 兩個世界第六百一十五章 何方神聖?第一百六十四章 仙人一擊(求月票訂閱)第七百三十一章 因此,我需要立威第十四章 七日渡劫第三百九十九章 一曲忠誠的讚歌第六百六十七章 棺中人脫困第四百四十七章 偷渡下界第八百三十七章 寶馬雕車香滿路第二十三章 學問不夠第二百五十一章 境界之外是什麼第二百五十二章 水鏡同天第629章 當年的事,很髒第九百三十四章 諸帝墳墓第三百六十三章 最後的曙光泯滅第四百六十九章 禍從口出(週一求票)第六百六十二章 我兒柳劍南(求訂閱月票)第八百三十九章 帝混沌的神刀第二百一十六章 山野之人第三百八十二章 日行一善第六百一十九章 溫嶠掀桌子(修正)第三百六十二章 奇貨可居第二百九十九章 作案狂徒第631章 先殺師蔚然(大章求票!)第五百七十七章 劫灰大仙君第632章 絕世魔君(還是大章,求票!)第六百一十章 天皇曜魄萬神圖第三百八十七章 帝座洞天第三章 黃鐘計時,問天下春秋第二百零五章 東都怪事第八百八十五章 男人間的友情與決戰第七百四十一章 送更多老仙人入棺第七百八十章 懸鐘之戰第七百六十四章 進一步是修羅場(求月票)第二十八章 臨淵而行第三百一十章 輪到我了第四百七十三章 幻天仙境第七百三十九章 穩坐釣魚臺第四百零九章 沒錯,就是我第七百五十七章 師兄?第三百三十六章 殺死神的第三種辦法第一百四十五章 通天閣主第二百零六章 我是你哥第六百六十三章 仙界之門的真相第一百零五章 招黑先生第一百八十三章 所以,你死了第四百八十五章 破嘴宋神君第641章 下界共主(月底求票!)第四十二章 靈士蘇雲第639章 外鄉人的大道第三百五十八章 烏合之衆,全軍覆沒第八百三十一章 打爆天下第一至寶第五十一章 被自己的來頭嚇死第一百零九章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第五百三十六章 口舌之爭第五百二十二章 九玄不滅(第三更求票)第五百四十五章 人間真好(大章求票!)第三百一十八章 天外靈兵第五百四十章 第二玄功(求訂閱)第七百九十一章 仙道的至高智慧第七百九十五章 執念不去,人魔不死第一百三十三章 無敵腦補(週一求票)第三百五十六章 太歲頭上動土第五百八十七章 調戲仙后
第641章 下界共主(月底求票!)第四百二十四章 齊聚一堂第二百三十章 獨自擺平(求月票!)第八章 天橋出雲海第二百七十二章 劍閣三傑(第一更)第一百六十八章 第七靈界破碎之謎第657章 十二古神第六百零二章 運交華蓋第三百六十章 盤羊少女第七百六十八章 奇異物質(求月票)第六百七十四章 帝忽忽悠了你(求票求訂閱)第九百零一章結仇第二十章 遭雷劈了第八百三十七章 帝廷與異域第四百六十三章 純真質樸的鄉下人第三百七十七章 我差點便信了!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是光腳的第四百九十五章 廢土詭事第三百二十八章 劍斬神荼第二百七十三章 搶不過狗(第二更)第一百九十八章 記憶破封,一百五十年前的葬龍陵第九百四十九章 我叫薪火第三百零三章 發飆第三百五十七章 錢眼第八百四十六章 拾金不昧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是光腳的第五百三十五章 邪惡獻祭第九百四十一章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第七百五十八章 續絃大業,遙遙無妻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是光腳的第八百四十一章 決戰帝倏(牛年快樂!)第三百七十七章 我差點便信了!第六百七十八章 暴君去死第一百零八章 朱雀盤龍第三百五十五章 蘇雲的烏合之衆第655章 流年不利第七十七章 兩個世界第六百一十五章 何方神聖?第一百六十四章 仙人一擊(求月票訂閱)第七百三十一章 因此,我需要立威第十四章 七日渡劫第三百九十九章 一曲忠誠的讚歌第六百六十七章 棺中人脫困第四百四十七章 偷渡下界第八百三十七章 寶馬雕車香滿路第二十三章 學問不夠第二百五十一章 境界之外是什麼第二百五十二章 水鏡同天第629章 當年的事,很髒第九百三十四章 諸帝墳墓第三百六十三章 最後的曙光泯滅第四百六十九章 禍從口出(週一求票)第六百六十二章 我兒柳劍南(求訂閱月票)第八百三十九章 帝混沌的神刀第二百一十六章 山野之人第三百八十二章 日行一善第六百一十九章 溫嶠掀桌子(修正)第三百六十二章 奇貨可居第二百九十九章 作案狂徒第631章 先殺師蔚然(大章求票!)第五百七十七章 劫灰大仙君第632章 絕世魔君(還是大章,求票!)第六百一十章 天皇曜魄萬神圖第三百八十七章 帝座洞天第三章 黃鐘計時,問天下春秋第二百零五章 東都怪事第八百八十五章 男人間的友情與決戰第七百四十一章 送更多老仙人入棺第七百八十章 懸鐘之戰第七百六十四章 進一步是修羅場(求月票)第二十八章 臨淵而行第三百一十章 輪到我了第四百七十三章 幻天仙境第七百三十九章 穩坐釣魚臺第四百零九章 沒錯,就是我第七百五十七章 師兄?第三百三十六章 殺死神的第三種辦法第一百四十五章 通天閣主第二百零六章 我是你哥第六百六十三章 仙界之門的真相第一百零五章 招黑先生第一百八十三章 所以,你死了第四百八十五章 破嘴宋神君第641章 下界共主(月底求票!)第四十二章 靈士蘇雲第639章 外鄉人的大道第三百五十八章 烏合之衆,全軍覆沒第八百三十一章 打爆天下第一至寶第五十一章 被自己的來頭嚇死第一百零九章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第五百三十六章 口舌之爭第五百二十二章 九玄不滅(第三更求票)第五百四十五章 人間真好(大章求票!)第三百一十八章 天外靈兵第五百四十章 第二玄功(求訂閱)第七百九十一章 仙道的至高智慧第七百九十五章 執念不去,人魔不死第一百三十三章 無敵腦補(週一求票)第三百五十六章 太歲頭上動土第五百八十七章 調戲仙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