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 嶺南劫灰廠

元始元年,六月初七,金鑾殿,早朝。

帝平坐在龍椅上,文武大臣位列殿下左右兩側,太尉薛青府,丞相溫關山,因平亂有功,賞座,兩位大臣一文一武,坐在羣臣首腦的位子上。

丞相溫關山的座位旁邊還拴着一條老狗,匍匐在地,目光兇惡。

丞相麾下曹掾宣讀丞相溫關山的旨意,一些世家大閥高官大員死難在這次動亂之中,因此丞相選拔這些世閥中出類拔萃德高望重之輩,繼承官職。

帝平恩准。

羣官出列,叩謝皇恩,叩謝丞相恩典。

禮畢。又有太尉麾下長史出列,宣讀太尉薛青山旨意,也是從世閥中選拔出一些官員加以重用。

帝平恩准,羣臣謝恩。

經此一役,朝堂之上的文官武將大半已經換成薛青府、溫關山派系的官員,分成兩大派系,皇帝這一方的派系也有些文武官員,勉強能和他們分庭抗禮。

第四大派系,便是裘水鏡這一脈,但數量也不多。

“稟陛下:御史大夫、太常卿裘水鏡老邁了,年事已高,風燭殘年,身患殘疾,屢次上書乞骸骨。”

蘇雲出列,躬身道:“臣聽聞,嶺南風景秀麗,山水俊美,劫灰廠中多有鄉賢,道德高尚,待人友善。嶺南建設,不能少了裘御史。而今嶺南劫灰廠尚缺一廠督,懇請陛下恩准,讓裘御史去嶺南劫灰廠頤養天年,伏乞骸骨,不勝感激。”

帝平深深看他一眼,沉吟不決,道:“太尉與丞相以爲呢?”

薛青府和溫關山對視一眼,各自沉吟。

蘇雲冷笑,擡起頭來,氣宇飛揚,沉聲道:“我視諸君爲草芥,朝堂之上,五步之內,數息之中,將諸君連同屠戮一空。丞相和太尉,不想放過水鏡先生,莫非要我變化成應龍,將朝廷趕盡殺絕?”

“閣主稍安勿躁。”

薛青府連忙擺手,向溫關山試探道:“師兄,裘御史年邁,而且這次保護陛下有功,不如便去嶺南劫灰廠養老罷?”

溫關山也點了點頭,道:“那就請裘御史去嶺南養老。”

帝平見他二人點頭,明白他二人的意思,裘水鏡肯定不能被當成此次東都動亂的替罪羊,這替罪羊須得另覓他人,於是道:“裘愛卿帶俸去嶺南劫灰廠養老。”

“謝主隆恩。”

蘇雲躬身,向帝平、薛青府和溫關山等人揮了揮手,道:“好了,我沒事了,你們早些退朝吧。”說罷,轉身向外走去。

他轉過身去的那一刻,帝平、薛青府和溫關山面色陡然陰沉下來,但是卻誰也沒有動手。

昨日,蘇雲已經證明了他的實力,通天閣主,的確有通天徹地之能。

帝平掌握大權的美夢,就此成爲夢幻泡影。

而朝廷權勢大半落入薛青府和溫關山的掌控,溫關山“死而復生”,假死以平息朝廷內亂動亂,威望可謂是突飛猛漲。

薛青府則是率領大軍殺入東都勤王,拯救帝平於危難之中,功高蓋世。

兩人的威權絕世。

當然,這是明面上發生的事情。

背地裡發生的則是種種齷齪。

那晚,溫關山假死,薛青府被裘水鏡擊敗,露出真容韓君,逃出東都,人魔梧桐一路折磨他,讓他道心幾度崩潰,終於逃到西都薛家的大本營。

薛家高手衆多,將梧桐知難而退。

韓君戴上薛青府的面具,他的面具雖然被裘水鏡毀掉了許多,但薛青府面具卻沒有被毀。

在薛家治療傷勢之後,薛青府便捲土重來,調動南北二軍和京兆尹等勢力,殺入東都,一舉鎮壓大開殺戒金吾衛和禁衛!

另一邊則是妙筆丹青秦武陵,鎮壓真正的溫關山,把溫關山擒拿,打回原形,牽到朝堂上耀武揚威。

兩大聖人掌控了朝野,等待着蘇雲痛下殺手,斬殺帝平,他們便可以改朝換代,分裂元朔爲南北二國。

那時,纔是他們師兄弟的龍爭虎鬥。

只是沒有想到,蘇雲在裘水鏡的勸阻下停手,並未斬殺帝平,因此纔有了六月初七朝堂上,蘇雲將裘水鏡發配劫灰廠養老的這一幕。

“蘇閣主且慢!”

薛青府的聲音傳來,蘇雲即將走出金鑾殿,聞言回頭看去,薛青府笑道:“蘇閣主還是我元朔的督外司少史,何時前往海外?”

朝堂中文武羣臣不由得都緊張起來,紛紛向蘇雲看去。

蘇雲面色漠然,道:“我將親自送水鏡先生前往嶺南挖礦,不能看着他挖出第一捧劫灰,我不甘心。”

薛青府又問道:“閣主到了嶺南之後呢?”

蘇雲目光從文武百官和帝平的臉上掃過,只見衆人露出希冀之色,他不禁哈哈大笑,朝堂之中所有人也附和着笑出聲來。

過了片刻,蘇雲笑聲落下,道:“到了嶺南之後,我便護送士子前往海外求學。”

薛青府放下心來,笑道:“祝閣主一路平安。”

溫關山也道:“閣主一路順風。”

帝平從龍椅上起身道:“好走。朕不遠送。”

蘇雲轉身離去。

薛青府向溫關山道:“裘御史力推變法,朝野之中敵人極多,若是有人在路上襲殺裘御史,恐怕會惹惱了蘇閣主。若是路上出什麼岔子,蘇閣主恐怕便不願意遠走海外了。”

溫關山會意,笑道:“薛聖人放心。我自會派人一路相隨,保護裘御史安全。”

薛青府笑道:“我也是。”

兩人對視一眼,哈哈大笑,各自站起身來,向金鑾殿外走去,對文武百官和皇帝視而不見。

溫關山牽着狗,與薛青府並肩站在金鑾殿前,看向元朔大好江山。

“這江山,盡在你我師兄弟的腳下。”

薛青府道:“師兄,我們便以此爲棋局,決出勝負雌雄!”

溫關山看向遠方,只見東都陽光明媚,而遠處卻烏雲漸起,雷霆交加,悠然道:“天下英雄,你我而已。但可惜,勝利者只能有一個。”

金鑾殿中,帝平面色陰冷的看着他們,卻無人在意。

嶺南,多山嶽,森林,蛇蟲遍地,草木幽深,妖魔橫行,與天市垣一樣,都是蠻荒地帶。

只有那些犯了大錯,被流放的官員,纔會被髮落到嶺南。

至於發落到嶺南挖劫灰,那就更是苦差事了。

裘水鏡掌權的三個月裡,朝廷之中便不乏有被貶到嶺南挖劫灰的京官,這些官員挖劫灰之餘,最大的樂趣,便是猜測裘水鏡何時倒臺,也被貶到這裡挖劫灰。

這一日,嶺南劫灰廠張燈結綵,被貶的官員們掛起彩旗,敲鑼打鼓,彈冠相慶。

“天可憐見!聖上英明,發現裘賊弄權,終於將老賊貶了!”

“裘老賊也被送到咱們這兒挖劫灰了!”

“老夫見面,當吐他三鬥濃痰!”

……

道聖和聖佛也在劫灰廠挖礦,兩個老頭各自揹着竹簍,面如黑炭,拄着柺棍從礦洞中走出來,向那些官員們打探消息。

道聖驚訝道:“蘇閣主還是有本事,居然保下了裘水鏡,老道還以爲裘水鏡會死在朝堂上呢。”

聖佛讚道:“手眼通天,不愧是通天閣主!”

六月十三,清晨,燭龍輦駛出夜色,駛入嶺南城。

蘇雲推開車窗,看着朦朧的清晨霧氣籠罩下的嶺南,又看了看病榻上的裘水鏡。此時的裘水鏡在侍女少英的照料下氣色好了許多,只是他的道心理念破滅,有些頹唐,眼窩深陷下去,消瘦很多。

裘水鏡的眼睛還是一個正常,一個全黑,顯然沒能從入魔中恢復過來。

蘇雲也不知此時的裘水鏡內心的真正想法。

他掀開裘水鏡的衣襬,只見衣襬下空空,只有兩條嬰兒般的腿腳。

“先生的兩條腿想要完全長出來,須得養個三五月。”

蘇雲檢查一番,道:“不過先生放心,肯定能長好!”

裘水鏡目光幽幽,看着窗外,只見燭龍輦駛入城中,速度越來越慢。他的造化之術雖然不如薛青府,但也是非同小可,洪爐嬗變中蘊藏着很深的造化之術。

蘇雲能夠變化成神魔形態,一半是蘇雲記憶裡藏有魔神,又有八面朝天闕,一半則是靠修煉洪爐嬗變參悟出造化之術的作用。

此時,蘇雲的右臂也沒有完全生長出來,只長出一條像是三四歲孩童的右臂和右手,比左臂短了一大半。

裘水鏡政敵頗多,這一路來,他們屢遭兇險,但一路上都有強者守護,根本輪不到他們出手便化險爲夷,想來是薛青府、溫關山派人保護他們的緣故。

終於,燭龍輦駛入嶺南城驛站,停頓下來。

侍女少英打算攙扶裘水鏡,裘水鏡擡手,縱身從椅子上跳下,個頭只到少英的腰身,邁着小短腿向外走去。

蘇雲連忙跟上,道:“我送先生去劫灰廠。”

他們身後,裘水鏡派系的變法派官員也都被貶,揹着大包小包跟着他們走下燭龍輦。

待到了劫灰廠,只見鑼鼓喧天,裘水鏡貶下的官員們面帶菜色,卻喜氣洋洋,紛紛涌上前來冷嘲熱諷。

有年邁的老官顫巍巍上前,便要吐裘水鏡口水。

“裘某就算被貶,也是廠督!”

裘水鏡揮手道:“架下去,賞他幾鞭子!”

那老邁官員被兩人架下去,掛在礦廠一角抽得殺豬般叫喊起來,鑼鼓聲陡得平息下來,突然有人叫道:“愣着做什麼?還不敲打起來,恭迎裘廠督上任?”

於是便又鑼鼓喧天。

蘇雲見狀,也放下心來,裘水鏡畢竟是裘水鏡,就算是落魄了,也能在這裡風生水起,無需他擔憂掛念。

“水鏡先生,左僕射告訴我,道不行,乘桴浮於海。”

蘇雲向裘水鏡請辭,道:“我見識淺薄,本是鄉下來的懵懂少年,不知家國大義,偶遇先生,雖然參與其中,但卻不明白先生的追求。我想去海外,遊學歷練一番,尋找我自己的道路。”

裘水鏡相送,道:“我只恨,未能早一日收你爲弟子。”

蘇雲躬身。

裘水鏡還禮,目送他登上燭龍攆,揮手道:“異國雖好,但元朔纔是祖國,願君早日學成歸來!”

蘇雲揚起左臂,揮手作別。

燭龍發出哤咕的叫聲,悠揚沉重,緩緩向遠方駛去,速度越來越快。

裘水鏡漸漸看不到燭龍攆,卻還站在那裡,久久不忍離去。

少英走上前來,牽着他的手,笑道:“廠督是否該回去了?”

裘水鏡邁開小短腿努力跟上她,道:“少英,我時常以前途未卜來拒絕那你,現在我的心安定下來了,不知你是否還願意?”

少英停下腳步,癡癡的看着他。

少女的眼角,已經有了些許皺紋。

從他們相識至今,三十九年過去了。

————爲廠督裘水鏡和廠嫂少英求票~~

第九百二十章 劍穿輪迴第八章 天橋出雲海第五百章 混沌誅仙指第四十章 黑暗降臨第六百八十五章 劍道第一陣圖第六百七十八章 暴君去死第七百四十三章 五步間,冠絕天下第四百一十三章 斷崖劍壁第四百九十五章 廢土詭事第六百七十章 幕後二把手第八百六十七章 帝混沌召諸帝,蘇大強意難平第八百五十一章 蘇雲開天身死,帝瑩借抄作業第五十八章 代號:全村吃飯第七百七十三章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第三百一十六章 第一聖皇第三百九十章 絕世仙體第二百五十九章 海上詭事(第二更)第八百零九章 身死誰記生前事第五十六章 鄉下來的士子不是人第二百三十五章 我來打一場第七百五十六章 碾壓與破局(年終求票)第一百三十一章 好了,格物院沒了(求月票)第五百零一章 騎着帝心去兜風第九十章 真假上使恰相逢第五百六十五章 太古禁區,解封第八十四章 我想飛昇第七百八十九章 雲天帝怒開無雙第一百六十五章 不正常的雲第八百一十四章 月下釣魚人第七百零五章 船中枯骨第八百六十二章 朕本欲做個明君第一百二十一章 仙術、仙體第七百零三章 混沌海中的第一次相逢第四百一十二章 保你飛黃騰達第四百七十一章 一念不生第637章 人魔入魔(月底求月票!)第四百一十二章 蔓妖的女兒們第二百章 青魚鎮封印第二百九十六章 左鬆巖的好兄弟第九百一十六章 道與道同第九百三十五章 一山更比一山高第658章 昏君的日常第六百零七章 有花堪折直須折(求訂)第七百四十八章 劫運到頭終有報第七百六十七章 道等於身(月票!)第四百零九章 沒錯,就是我第十章 野性張揚第七百章 橫渡神通海,再臨巫仙門第五百一十五章 三聖學宮第六百七十二章 仙帝的氣魄第七百一十八章 對錯難論第四百三十章 諸君,隨我一戰(求票!)第二百七十九章 西方第一案,盤羊案第637章 人魔入魔(月底求月票!)第五百一十四章 蘇雲的一見鍾情第九十四章 劫火洞燃,世界俱壞第七百四十三章 五步間,冠絕天下第七百零三章 混沌海中的第一次相逢第一百七十二章 師與徒(我票呢?)第三百五十四章 領隊學哥秦武陵第二百五十四章 一生的陰影第四章 北海中斷天門開第四百六十三章 純真質樸的鄉下人第五百一十九章 劫灰仙人第638章 聖皇心計(月底求票)第七百二十三章 第三仙界,師與徒第六百一十五章 何方神聖?第648章 吾道已成第八百零六章 水鏡見邪帝第九百四十七章 混沌大潮第三百零二章 兇徒張三第八百四十三章 彌羅天地塔第六百一十九章 溫嶠掀桌子(修正)第五百五十三章 老師,珍重第九章 老叟盜仙圖第四百七十四章 心不設防第二百一十七章 一公八卿第三百五十一章 第八境界第四百零六章 大聖第七百九十一章 仙道的至高智慧第八百一十四章 月下釣魚人第636章 萬世修行,換蘇郎一顧第二百六十四章 寶瓶出銀河第九百五十章 混沌七公子第五百二十五章 幕後黑手(求訂閱)第八百二十章 斬道再現(求保底月票!)第二百五十二章 水鏡同天第二百七十八章 神帝劍術(建議改成:你就叫)第六百一十章 天皇曜魄萬神圖第三百零三章 發飆第三百八十章 仙劍大過濾計劃第一百零七章 背鍋之一代宗師第二百八十章 通天閣史話第八章 天橋出雲海第一百二十四章 仙家血脈第二百一十九章 新舊學論戰第八百四十章 宇宙公敵第五百零九章 我不懂劍術,我對劍術沒興趣寫在《臨淵行》上架之前第二十六章 天道院格龍
第九百二十章 劍穿輪迴第八章 天橋出雲海第五百章 混沌誅仙指第四十章 黑暗降臨第六百八十五章 劍道第一陣圖第六百七十八章 暴君去死第七百四十三章 五步間,冠絕天下第四百一十三章 斷崖劍壁第四百九十五章 廢土詭事第六百七十章 幕後二把手第八百六十七章 帝混沌召諸帝,蘇大強意難平第八百五十一章 蘇雲開天身死,帝瑩借抄作業第五十八章 代號:全村吃飯第七百七十三章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第三百一十六章 第一聖皇第三百九十章 絕世仙體第二百五十九章 海上詭事(第二更)第八百零九章 身死誰記生前事第五十六章 鄉下來的士子不是人第二百三十五章 我來打一場第七百五十六章 碾壓與破局(年終求票)第一百三十一章 好了,格物院沒了(求月票)第五百零一章 騎着帝心去兜風第九十章 真假上使恰相逢第五百六十五章 太古禁區,解封第八十四章 我想飛昇第七百八十九章 雲天帝怒開無雙第一百六十五章 不正常的雲第八百一十四章 月下釣魚人第七百零五章 船中枯骨第八百六十二章 朕本欲做個明君第一百二十一章 仙術、仙體第七百零三章 混沌海中的第一次相逢第四百一十二章 保你飛黃騰達第四百七十一章 一念不生第637章 人魔入魔(月底求月票!)第四百一十二章 蔓妖的女兒們第二百章 青魚鎮封印第二百九十六章 左鬆巖的好兄弟第九百一十六章 道與道同第九百三十五章 一山更比一山高第658章 昏君的日常第六百零七章 有花堪折直須折(求訂)第七百四十八章 劫運到頭終有報第七百六十七章 道等於身(月票!)第四百零九章 沒錯,就是我第十章 野性張揚第七百章 橫渡神通海,再臨巫仙門第五百一十五章 三聖學宮第六百七十二章 仙帝的氣魄第七百一十八章 對錯難論第四百三十章 諸君,隨我一戰(求票!)第二百七十九章 西方第一案,盤羊案第637章 人魔入魔(月底求月票!)第五百一十四章 蘇雲的一見鍾情第九十四章 劫火洞燃,世界俱壞第七百四十三章 五步間,冠絕天下第七百零三章 混沌海中的第一次相逢第一百七十二章 師與徒(我票呢?)第三百五十四章 領隊學哥秦武陵第二百五十四章 一生的陰影第四章 北海中斷天門開第四百六十三章 純真質樸的鄉下人第五百一十九章 劫灰仙人第638章 聖皇心計(月底求票)第七百二十三章 第三仙界,師與徒第六百一十五章 何方神聖?第648章 吾道已成第八百零六章 水鏡見邪帝第九百四十七章 混沌大潮第三百零二章 兇徒張三第八百四十三章 彌羅天地塔第六百一十九章 溫嶠掀桌子(修正)第五百五十三章 老師,珍重第九章 老叟盜仙圖第四百七十四章 心不設防第二百一十七章 一公八卿第三百五十一章 第八境界第四百零六章 大聖第七百九十一章 仙道的至高智慧第八百一十四章 月下釣魚人第636章 萬世修行,換蘇郎一顧第二百六十四章 寶瓶出銀河第九百五十章 混沌七公子第五百二十五章 幕後黑手(求訂閱)第八百二十章 斬道再現(求保底月票!)第二百五十二章 水鏡同天第二百七十八章 神帝劍術(建議改成:你就叫)第六百一十章 天皇曜魄萬神圖第三百零三章 發飆第三百八十章 仙劍大過濾計劃第一百零七章 背鍋之一代宗師第二百八十章 通天閣史話第八章 天橋出雲海第一百二十四章 仙家血脈第二百一十九章 新舊學論戰第八百四十章 宇宙公敵第五百零九章 我不懂劍術,我對劍術沒興趣寫在《臨淵行》上架之前第二十六章 天道院格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