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學哥秦武陵(大章求月票!)

太陽升起,裘水鏡試探着走出清虛觀,只見外面的東都繁華依舊。

昨晚的東都極爲熱鬧,原道境界的聖人出手,再加上追殺左鬆巖裘水鏡的途中又發生了數次大戰,造成一片狼藉。

但是到了白天,昨晚的狼藉便統統不翼而飛,街頭巷尾被人打掃乾淨,屍體和血跡都被悄然無息的處理妥當。

東都的人們彷彿也見慣了大陣仗,對昨晚東都的亂象習以爲常,畢竟這裡是元朔的京城,哪天不死幾個人呢?

裘水鏡定了定神,向走出清虛觀的左鬆巖道:“鬆巖,我將入宮面聖。我此去,便是獨攬大權,推行變法之始。”

左鬆巖怔了怔,道:“你推行得動嗎?”

裘水鏡肅然道:“薛青府遁逃,溫關山死於宮中,三公只剩下我,那麼我便再無阻礙。而今大勢在我,變法勢在必行!”

左鬆巖面色也變得嚴肅起來,道:“你是知道的,阻力並不在薛青府和溫關山的身上,阻力世家大閥的身上!你推行變法,便是與天下所有世家爲敵!”

裘水鏡沉默,過了片刻,笑道:“你回朔方吧。”他轉身向皇城走去。

“裘同學!”

裘水鏡停步,回頭。

左鬆巖長揖到地:“你若是遭遇不幸,證明你的路行不通,那麼我便要走我的路!保重!”

裘水鏡雙手抱拳高舉過頭,長揖到地:“左同學,保重!”說罷,轉身大步離去。

這一日,東都變故極多,先是薛聖人歸隱,銷聲匿影,再是溫關山溫丞相年邁,駕鶴仙逝,舉國哀悼。

元朔四大神話之一的溫關山,三朝元老,爲元朔鞠躬盡瘁,兢兢業業,累死在任上,令人嘆惋。

帝平親自操辦溫關山的喪禮,追封爲武平公。

溫關山下葬之後,裘水鏡上表,說道聖、聖佛年事已高,已經不適合留在東都,當去嶺南發光發熱。

“嶺南劫灰廠,還有廠督之位空懸。”裘水鏡道。

滿朝譁然,帝平不準。

第二日,道聖上表,說自己年事已高,願意去嶺南建設劫灰廠,貢獻餘熱。聖佛也親自前來,獻上奏章,說早年受傷太多,而今年事已高,一身傷病,嶺南天氣熱,而且又有劫灰可以烤火。

滿朝文武面面相覷,不知這是何故。

帝平還是不準。

裘水鏡再度上奏,帝平這才準了,許道聖和聖佛去嶺南挖劫灰。

“送去嶺南挖劫灰,何時變成肥差了?”文武百官議論紛紜,大惑不解。

第三日,蘇雲聞訊而來,爲道聖和聖佛送行,道聖和聖佛對他還算不錯,這次流放嶺南去挖劫灰,着實出乎他的預料。

不過他看到花狐、青丘月、狐不平等人,心中更加驚訝。

“小遙學姐先前也在這裡!”

青丘月向他悄悄道:“不過左僕射回朔方,她和董醫師也跟着回去了。”

蘇雲與他們稍稍敘舊,向道聖和聖佛道:“兩位被流放嶺南未必是壞事……”

道聖和聖佛對視一眼,道聖笑道:“自然不是壞事。裘御史是在保我們,倘若我們留在東都,帝平必然會對我們下手,趁着我們受傷之際將我們誅殺。”

聖佛道:“裘御史慈悲心腸,兩次上書,將我們放逐嶺南去挖劫灰,看似得到權勢之後飛揚跋扈,實則是不忍我們送命。”

道聖面色一沉,嘆道:“他保我們兩次,我們又上書一次,但陛下卻依舊不想放過我們。這一朝的陛下啊……”

他搖了搖頭,向蘇雲道:“當今天子寡恩薄義,並非明主,水鏡先生保我們,將我們放逐嶺南。但是我們擔心,將來他是否有這個機會流放嶺南啊!”

蘇雲心中一緊,明白他的意思。

聖佛道:“蘇閣主,我二人原本應當解決閣主的隱患,鎮壓閣主幼年記憶中的那些神魔,怎奈我二人各自負傷,力有不逮。還請閣主見諒!”

他雙手合什,躬身一拜。

道聖肘彎搭着拂塵,也是躬身一拜。

蘇雲急忙還禮,道:“兩位不必如此,我自己想辦法便是。”

“這幾日,青丘月小友照顧老僧,老僧對她很是喜愛,於是便自作主張,收了她爲弟子。”

聖佛招手,喚來青丘月,道:“閣主,我帶她去嶺南歷練一番,勿念。”

蘇雲又驚又喜,笑道:“聖佛若是能教導她,自然是她的福氣。只是不能強迫她出家做尼姑。”

狐不平呆若木雞,眼巴巴的看着聖佛,又看了看道聖,心中患得患失:“我呢?我呢?”

聖佛道:“只是居士而已。就此別過,閣主留步!”

道聖招手,喚來狸小凡,道:“閣主不是督外司少史嗎?你是負責國外的,儘快去國外,不要留在東都。”

聖佛也道:“閣主早點走,否則你記憶中的神魔……”

道聖扯了扯他的衣角,聖佛醒悟,連忙閉嘴,四人匆匆離去。

蘇雲目送他們遠去,摸了摸有些失落的狐不平的小腦瓜,笑道:“你們兄妹三人之中,你最機靈,何必羨慕他們?”

狐不平臉色黯然,苦澀道:“我知道我最笨……”

蘇雲正欲說話,突然心有所感,回頭張望,只見裘水鏡站在遠處,並未親自來送道聖和聖佛,想來是避嫌,擔心帝平會因此生隙。

“梧桐,你還是輸了,水鏡先生並未入魔,道心依舊一片純粹。”蘇雲露出笑容,壓在心頭的石頭突然不翼而飛。

他真的擔心裘水鏡會爲了掌握權勢而不擇手段,裘水鏡對溫關山下手,對薛青府下手,都可以理解,但倘若裘水鏡對道聖和聖佛也痛下殺手,那便是如梧桐所言,爲了執念墮落成魔。

不過裘水鏡還是堅持住原則,並未妥協,讓他很是欣慰。

“水鏡先生!”

蘇雲走上前去,向裘水鏡見禮。

“蘇閣主。”

裘水鏡還禮,道:“而今我的道路在朝堂之上已經沒有了阻礙,我將推行變法,改革吏制、教育,推行新學,鼓勵變革舊學爲新學,重新分配財富,分配寶地。”

蘇雲皺眉,試探道:“先生,此舉是否快了點?我以爲先生的變革,當用十年,甚至五十年來推進。一股腦推進的話,恐怕……”

“沒有時間了蘇閣主!已經沒有時間了!”

裘水鏡停下腳步,正色道:“從我留學海外至今,已過去三十五載,我虛度了三十五載,一事無成。但是,海外的強國敵國,卻發展了三十五載!元朔等不得了!”

他憂心忡忡,道:“當年元朔戰敗,大秦等敵國之所以沒有鯨吞元朔,是因爲元朔的底子還在,底蘊尚且雄渾,真的打下去,他們撐不住。所以他們只要求割地賠款,只要求開通商口岸。但是這些敵國發展得越來越快,而我元朔的朝廷卻還在因爲一些苟且的小事爭來鬥去,耽誤了三十五年!”

他吐出一口濁氣:“等不得了。這次蒼九華前來,勾結溫丞相,蒼九華這一去,我們元朔內部反而因此亂得一團糟。倘若再不變法,再不進步,恐怕大秦下一次來,便是一場吞併之戰了。”

蘇雲道:“但是極爲危險啊!”

裘水鏡正視蘇雲,突然笑道:“蘇士子,你這個督外司少史,該去赴任了。海外,大秦、大宛、安息等國,都有我元朔留學在外的士子。這次天道院你也送一批士子過去,他們在海外的安危,便全靠你了!”

蘇雲心中一沉,知道他是擔心自己留在東都,會被他牽連。

裘水鏡已經抱有捨身取義的心思!

倘若這次變法不成,那就粉身碎骨!

“先生,溫丞相真的死了嗎?”

蘇雲撇開話題,詢問道:“我有個朋友,她很想知道溫關山是否真的死在那晚的戰鬥之中。我那個朋友說,溫關山如此聰明,絕不可能葬送在帝平和你的手中。”

他的靈界中,瑩瑩落在蘇雲的肩頭,緊張的傾聽外面的對話。

“是瑩瑩讓你問的嗎?”

裘水鏡略略思量一二,道:“溫關山具體死沒死,我並未親眼所見。我回到皇城時,金鑾殿前的戰鬥留下的殘痕已經被修補整齊了,沒有留下任何痕跡。但陛下說,溫關山是死了。”

瑩瑩悵然若失。

“早點離開東都。”裘水鏡拍了拍蘇雲的肩頭,轉身離去。

溫關山下葬後的第七天,閔望海等溫關山的弟子來到這位聖人的陵墓前祭奠,他們等候了良久,溫關山始終沒有從墳墓中爬出來。

閔望海等人大哭,拜了幾拜,燒了些紙錢,起身離去。

他們走後,蘇雲來到溫關山的陵墓前,凝視陵墓,久久不語。

這時,陵墓的後山傳來一個聲音,笑道:“蘇閣主不相信溫關山已死,對嗎?”

蘇雲瞳孔微縮,只見一隻老狐一瘸一拐的從後山走來,身邊跟着一個眉清目秀的少年。

蘇雲看了看那少年,目光又落在老狐身上,道:“你的聲音很是熟悉,我彷彿聽過。閣下是?”

“雜家聖人,溫關山。”

那老狐笑道:“蘇閣主曾經在鬼市擺攤,你我是攤友。我在你對面,你我的攤位正好相對。岑師領你進入鬼市時,我與你說過話。”

蘇雲點了點頭,見禮道:“原來是對面的攤友。”

那老狐笑道:“我身邊這少年,閣主應該認識。”

蘇雲目光落在那少年身上,只見他形容俊美,很是不凡,但眉眼間藏着一股股魔氣。

那少年瞳孔倒豎,並非是人類的眼睛,他的眼眸深處暗藏魔性。

“一百五十年前,天市垣墜龍,人魔與真龍大戰,同歸於盡。”

蘇雲挑了挑眉角,道:“一百五十年後,人魔化作了梧桐,而真龍的靈在與我一戰後走失。”

他深深看了那俊美少年一眼:“想來便是閣下。溫關山溫聖人死在領隊學哥之手,但畢竟是雜家聖人,保住了自己的性靈。龍靈也是性靈,會被鬼市所吸引,在天門鬼市中遇到攤友,也是正常。一百五十年前,龍靈半寄生在領隊學哥秦武陵的身上,與秦武陵結下的並非是善緣吧?”

那少年道:“他在最後一刻,將人魔之靈拉入自己體內,想讓我與人魔同歸於盡。他違背了自己的諾言。”

蘇雲道:“秦武陵最後一擊,並沒有殺韓君,最終是韓君走出了葬龍陵。當年葬龍陵的三人,韓君化作了薛青府,秦武陵變成了筆怪丹青,後來又殺了溫聖人……”

他看了看那老狐,道:“所以兩位一拍即合,相互交流彼此所知的信息,佈下了一場針對秦武陵的局。”

老狐笑着點頭。

蘇雲道:“兩位來見我,莫非是爲了離開葬龍陵的第三人?”

瑩瑩心中一緊。

老狐笑道:“龍靈助我復仇,條件便是得到士子瀅。”

蘇雲看向那少年,道:“士子瀅並不在你與秦武陵的恩怨之中,你何必要對士子瀅趕盡殺絕?”

“他愛的人,愛他的人,都要死。”

那少年淡漠道:“這便是背叛的代價。”

蘇雲嘆了口氣,目光瞥了瞥老狐,又看了看那少年,笑道:“現在,我有點擔心秦武陵可能沒死了。你們這麼蠢,怎麼可能鬥得過秦武陵?”

他一道劍光將聖人陵墓劈開,墓室分成兩半,墓中棺槨也自在他這一劍的威力下被劈開!

棺中,只有一個玉枕頭,一襲壽衣而已!

溫關山的屍身,消失不見!

老狐與那少年齊齊上前,查看棺室,不由臉色大變。

“果然,那天晚上去皇宮的,只是秦武陵一部分性靈而已!他的性靈主體,還藏在溫關山的屍身之中!”

蘇雲哈哈大笑,撫掌讚歎:“他竟然能忍住裘御史刺他的那一劍,一直靜靜地躺在那裡一動不動,真是隱忍!”

那少年看向他,目露殺機,蠢蠢欲動,突然臉上露出駭然之色,只見蘇雲身後,浮現出應龍巨大的陰影!

“你們的對手並非是我,也並非瑩瑩,你們的對手,可能是真正的秦武陵!”

蘇雲轉身離開,背對着他們揚起手,擺了擺,笑道:“既然秦武陵的性靈可以分身,那麼一百五十年前的秦武陵,真的死了嗎?”

那老狐與少年呆若木雞。

蘇雲靈界之中,瑩瑩也不禁呆了,突然醒悟過來,失聲道:“蘇士子,你是說秦武陵有可能沒死?是真的嗎?”

щшш ✿ttκΛ n ✿¢ o

“當然是假的。”

蘇雲快步離開,低聲道:“我不這麼說,咱們多半便要死在這裡了!”

瑩瑩依舊難以穩住心情,不斷問道:“真的沒有這種可能嗎?真的沒有這種可能嗎?”

————大章,求月票,不給就氣、抖、冷~~

wωw ▲тt kan ▲C〇

第三百八十八章 空間扭曲之術第四百六十四章 仙界賤男(求票!)第八百零二章 再造宇宙星空第一百七十章 暴打東都大帝第八百五十五章 死戰帝忽第八百四十三章 彌羅天地塔第八百四十三章 彌羅天地塔第六百八十九章 拾金不昧蘇大強第七百四十一章 送更多老仙人入棺第九百三十七章 山窮水盡疑無路第八百零九章 身死誰記生前事第九百五十一章 完結篇第四百六十章 朋友的友情(求票!)第三百五十四章 領隊學哥秦武陵第三百二十五章 變態頭子第二百六十六章 我打人,是收錢的第七百二十六章 輪迴路上,世界枝頭第二百五十三章 彈指可破第七百四十四章 大道長城第九百二十八章 逆天改命第四百三十五章 老師,弟子送你上路第三十二章 努力做個正常少年第一百九十七章 大帝蕩魔第三百八十七章 帝座洞天第631章 先殺師蔚然(大章求票!)第五百九十一章 她瘋了第三百八十七章 帝座洞天第八百三十九章 帝混沌的神刀第四百一十四章 仁至義盡,不再留情第五十七章 不答應就滅口第644章 花落誰家?第二百一十三章 直接吃掉第八百四十二章 先天神刀第二百三十九章 裘水鏡弔喪第五百六十五章 太古禁區,解封第九十四章 劫火洞燃,世界俱壞第六百一十九章 溫嶠掀桌子(修正)第二百四十章 魔中之傑第一百七十七章 引爆朔方第五百九十一章 她瘋了第二百六十五章 窮胸極餓第五百八十五章 海誓山盟怎干休?第五百一十六章 仙人來訪第七百三十二章 劍掃南河第九百三十三章 女帝篇第二百七十九章 西方第一案,盤羊案第八百九十九章 義之戰第七百六十八章 奇異物質(求月票)第八百一十四章 月下釣魚人第四百九十四章 天船洞天第七百六十章 走,我帶你們去見未來第二百七十四章 飛雲谷劇變(第三更!)第七百四十一章 送更多老仙人入棺第二百六十七章 海外第一桶金第四百七十三章 幻天仙境第一百零四章 師弟,要入會嗎?第八百六十九章 道語鬥道君第七百七十一章 魂魄與性靈探秘第二百七十章 魔神氣息第八百二十八章 削天下諸仙,斬頂上三花第四百五十一章 我好像看到天市垣了第四百六十四章 仙界賤男(求票!)第八百一十四章 月下釣魚人第三百章 我殺人了(大章求票)第六百八十五章 劍道第一陣圖第七百四十三章 五步間,冠絕天下第四百二十五章 神君來襲第七百零二章 混沌潮汐第四百八十六章 又大又強的大強(大章求票)第三百三十九章 我小柳啊(第二更)第四百八十章 汝甚美第三百一十六章 第一聖皇第五百三十一章 邪法葬屍第三百六十五章 餘燼的餘光(求訂閱,求月票)第七百八十一章 但爲君故,沉吟至今第五十五章 一點點兒的差距第八百零七章 縱有犧牲心不悔第一百零一章 新晉財主(第四更)第三百四十章 鳳棲梧桐(第三更)第九百一十一章 非人第一百零三章 鏡中一月當天第五百零四章 放逐失敗第一百五十一章 運用之妙,存乎一心第六百七十六章 我勸陛下好自爲之第五百八十四章 腳踩六條船第七百八十四章 雲天帝登基第六百八十四章 護我周全第三百零八章 三條腿的女婿第七百零二章 混沌潮汐第二百九十四章 短暫的愛戀第八百二十七章 星空中的雷音(大章求月票!)第二百五十二章 水鏡同天第十章 野性張揚第629章 當年的事,很髒第一百三十三章 無敵腦補(週一求票)第三卷元始元年,結束,第四卷天外有天,明天更新第六百七十四章 帝忽忽悠了你(求票求訂閱)第一百四十四章 魔性難平第一百七十五章 我還有事,讓皇帝等一等第646章 魔起葬龍陵(月初求票!)
第三百八十八章 空間扭曲之術第四百六十四章 仙界賤男(求票!)第八百零二章 再造宇宙星空第一百七十章 暴打東都大帝第八百五十五章 死戰帝忽第八百四十三章 彌羅天地塔第八百四十三章 彌羅天地塔第六百八十九章 拾金不昧蘇大強第七百四十一章 送更多老仙人入棺第九百三十七章 山窮水盡疑無路第八百零九章 身死誰記生前事第九百五十一章 完結篇第四百六十章 朋友的友情(求票!)第三百五十四章 領隊學哥秦武陵第三百二十五章 變態頭子第二百六十六章 我打人,是收錢的第七百二十六章 輪迴路上,世界枝頭第二百五十三章 彈指可破第七百四十四章 大道長城第九百二十八章 逆天改命第四百三十五章 老師,弟子送你上路第三十二章 努力做個正常少年第一百九十七章 大帝蕩魔第三百八十七章 帝座洞天第631章 先殺師蔚然(大章求票!)第五百九十一章 她瘋了第三百八十七章 帝座洞天第八百三十九章 帝混沌的神刀第四百一十四章 仁至義盡,不再留情第五十七章 不答應就滅口第644章 花落誰家?第二百一十三章 直接吃掉第八百四十二章 先天神刀第二百三十九章 裘水鏡弔喪第五百六十五章 太古禁區,解封第九十四章 劫火洞燃,世界俱壞第六百一十九章 溫嶠掀桌子(修正)第二百四十章 魔中之傑第一百七十七章 引爆朔方第五百九十一章 她瘋了第二百六十五章 窮胸極餓第五百八十五章 海誓山盟怎干休?第五百一十六章 仙人來訪第七百三十二章 劍掃南河第九百三十三章 女帝篇第二百七十九章 西方第一案,盤羊案第八百九十九章 義之戰第七百六十八章 奇異物質(求月票)第八百一十四章 月下釣魚人第四百九十四章 天船洞天第七百六十章 走,我帶你們去見未來第二百七十四章 飛雲谷劇變(第三更!)第七百四十一章 送更多老仙人入棺第二百六十七章 海外第一桶金第四百七十三章 幻天仙境第一百零四章 師弟,要入會嗎?第八百六十九章 道語鬥道君第七百七十一章 魂魄與性靈探秘第二百七十章 魔神氣息第八百二十八章 削天下諸仙,斬頂上三花第四百五十一章 我好像看到天市垣了第四百六十四章 仙界賤男(求票!)第八百一十四章 月下釣魚人第三百章 我殺人了(大章求票)第六百八十五章 劍道第一陣圖第七百四十三章 五步間,冠絕天下第四百二十五章 神君來襲第七百零二章 混沌潮汐第四百八十六章 又大又強的大強(大章求票)第三百三十九章 我小柳啊(第二更)第四百八十章 汝甚美第三百一十六章 第一聖皇第五百三十一章 邪法葬屍第三百六十五章 餘燼的餘光(求訂閱,求月票)第七百八十一章 但爲君故,沉吟至今第五十五章 一點點兒的差距第八百零七章 縱有犧牲心不悔第一百零一章 新晉財主(第四更)第三百四十章 鳳棲梧桐(第三更)第九百一十一章 非人第一百零三章 鏡中一月當天第五百零四章 放逐失敗第一百五十一章 運用之妙,存乎一心第六百七十六章 我勸陛下好自爲之第五百八十四章 腳踩六條船第七百八十四章 雲天帝登基第六百八十四章 護我周全第三百零八章 三條腿的女婿第七百零二章 混沌潮汐第二百九十四章 短暫的愛戀第八百二十七章 星空中的雷音(大章求月票!)第二百五十二章 水鏡同天第十章 野性張揚第629章 當年的事,很髒第一百三十三章 無敵腦補(週一求票)第三卷元始元年,結束,第四卷天外有天,明天更新第六百七十四章 帝忽忽悠了你(求票求訂閱)第一百四十四章 魔性難平第一百七十五章 我還有事,讓皇帝等一等第646章 魔起葬龍陵(月初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