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魔中之傑

遠處的天空中,一根細細的繩索平平的鋪在天上,蘇雲坐在繩索上,遙遙看向丞相府別院。

那裡燈火通明。

詭異的是,別院中只停着一口棺槨,別無他人。

更加詭異的是,丞相府別院四周,一條條四通八達的街道兩旁,陰影之下,到處都是人!

沒有任何人發出聲音,他們只支棱起耳朵,留神傾聽丞相府別院的動靜。

昨晚已經是極爲詭異,但這一夜的詭異還在昨晚之上。

“薛青府來了。”

蘇雲精神一振,低聲道:“這個人只能是他。”

他的肩頭衣衫聳動,瑩瑩從他脖子下鑽出來,探出頭張望。

今晚有風,書怪瑩瑩儘管有翅膀,只可惜是紙做的,因此只能鑽到他衣領裡躲避。

“天空中還有人呢!”瑩瑩低聲道。

蘇雲四下看去,只見天空中的確有陰影在展翅飛行,應該是神通所化的羽翼。京城中能夠看出這一夜兇險的人應該不在少數,因此都在等着這一戰。

只是薛青府的到來,沒有多少人能夠預測到。

“不知道水鏡先生是否預料到薛青府會參與到這一戰中。”

蘇雲向遠處看去,又看到遠處的樓宇上有一些奇奇怪怪的陰影,應該也是東都的高手,低聲道:“薛青府與溫關山兩人一損俱損,倘若溫關山折損在今夜,那麼明天晚上便是薛青府送命之日。因此薛青府無論如何都必須要保溫關山!”

瑩瑩對這些倒不放在心上,道:“我感受到了人魔,還有邪惡扭曲的人性。”

蘇雲心中微動,四下搜尋,終於看到了少女梧桐。

那女子站在一棟樓宇神仙居的上方,站在蛟龍的頭頂,手扶着龍角,身後紅裳飄揚。

在這個夜色中,一切都是黑色,只有燈火與她的紅裳映照出別樣的顏色。

蘇雲收回目光,心道:“梧桐愈發強大了。東都簡直是魔窟一樣的地方,到處都是污穢,不知怎麼的,反倒覺得她是這片污穢中唯一干淨的。”

他不禁失笑。

那是人魔啊,天底下最邪惡最具魔性的可怕生物,所過之處災難降臨,死傷無數,爲何自己反倒覺得她纔是唯一干淨的?

“難道說我被她蠱惑了?”

蘇雲心中凜然,傳說中的人魔的確善於蠱惑人心,迷惑衆生,歷史上一次次造成莫大傷亡的天災,死傷無數的人禍,屍橫遍野的戰爭,背後都有人魔的蹤跡。

任何地方只要出現人魔,靈士們都緊張萬分,第一時間除掉人魔。

難道是自己的道心不夠穩固,在不知不覺中被梧桐這個人魔影響了?

他看到了人魔梧桐,梧桐也感應到他。

下一刻,紅裳在蘇雲面前拂過,少女梧桐赤着腳行走在金色的神仙索上,腳趾夾着繩索,免得掉下,邁步向他走來。

“蘇士子,水鏡先生此時的魔性極重。”

梧桐走來:“他已經被東都污染了。魔化的裘水鏡,今晚將露出無比可怕的一面!”

蘇雲冷哼一聲,正欲說話,突然瑩瑩興奮道:“水鏡先生來了!”

蘇雲顧不得與她爭辯,向丞相府別院看去。

在他這個位置觀望,幾乎將下方一覽無餘。丞相府別院中又是燈火輝煌,更是歷歷在目。

蘇雲居高臨下,只見水鏡先生一襲青衣,撐着一把紙傘,另一隻手空空,從街道的另一端走來。

他的臉上沒有蒙任何遮擋面目的東西,只有紙傘的陰影籠罩月色,將他的脣部以上遮擋在陰影下。

但是,任何人都可以從他的行進姿態中,看出他便是當朝的三公之一的裘水鏡裘御史!

街道兩旁的黑暗中,一個個高手屏住呼吸,不敢有任何動作。

他們雖然隱藏在暗處,但是根本瞞不過裘水鏡這樣的高手,也瞞不過同樣隱藏在暗處的其他人。

詭譎的是,裘水鏡彷彿沒有看到他們,而黑暗中的其他人也彷彿都看不到彼此,更看不到裘水鏡。

“這就是東都!”

蘇雲看着這一幕,突然只覺莫名的恐懼涌來:“一個可怕的地方!在這個充滿權欲的大都市裡,這不是一場暗地裡的刺殺,而是一場光明正大的謀殺!”

如此荒誕,如此離奇,讓他有一種悲哀的感覺。

他曾經是一個瞎子,但心底敞亮,而東都這些高手,這些世家大閥,明明眼睛好得很,但卻裝作瞎子!

“水鏡先生的變法,真的有用嗎?真的可以救這個國家嗎?”

他突然有一種強烈的情緒,這是一種懷疑,懷疑裘水鏡是否真的能力挽狂瀾,挽大廈於將傾!

“可是水鏡先生說得對,他是元朔這個時代裡唯一一個能夠拿出章程,來救這個國家的人。左僕射拿不出來,薛聖人也拿不出來,溫丞相那一套更是胡鬧。”

蘇雲定下心神,心中默默道:“倘若水鏡先生的變法,無法改變元朔,那麼我的道路呢?我的道路是什麼?”

“水鏡先生進去了!”瑩瑩道。

蘇雲收起心思,向下看去,只見裘水鏡推開別院門戶,轉身關上門戶。

他像是來到自己家一樣,輕車熟路,一路向停着溫關山的棺槨靈堂走去。

蘇雲一顆心緊張起來,儘管他知道裘水鏡極爲強大,但守着溫關山棺槨的,畢竟是薛青府薛聖人,畢竟是三聖一體的韓君,葬龍陵案的最終勝利者!

瑩瑩儘管告訴他,薛青府也受了重傷,但即便是受了重傷的薛青府,那也是深不可測的原道聖人!

裘水鏡的境界只是徵聖,印證聖人絕學,開闢自己絕學的境界,會是薛青府的對手嗎?

“況且,溫關山可能還未死!”蘇雲呼吸有些急促。

“老師。”裘水鏡來到靈堂前,收起紙傘,向薛青府躬身見禮。

薛青府擡頭,瑩瑩得以看到他的面目,低呼道:“是薛今朝!哀帝時期的太常!”

蘇雲微微一怔,向下看去,只見薛青府此刻的面目也並非是薛青府,而是薛家二代聖人薛今朝的面目。

在天道院中,有薛今朝的雕塑。

“他不用自己的面目,除了是不想被別人看到薛青府面目之外,還有一層原因,那就是薛青府傷勢太重。”

蘇雲內心中生出一個可怕的想法:“戴上薛今朝的面目,他的傷勢可能會減輕許多。那面目,應該是他的靈兵,甚至是煉成靈兵一樣的身體,靈體!”

瑩瑩從帝平和裘水鏡的對話中得知,薛青府、溫關山、道聖和聖佛都遭到重創,傷勢極重,薛青府應該也沒有多少力量。

因此這是一個大好時機,一舉掃平所有政敵,推行自己的變法之路!

但是倘若薛青府的靈兵就是那一張張面具的話,薛青府肉身的傷便會痊癒,只剩下性靈上的傷!

在這種情況下,薛青府反而是實力最強的那個!

“好徒弟。”

薛青府笑道:“不枉我在天道院教導你這麼久。從前的你總是有婦人之仁,不捨得痛下殺手,實非大丈夫所爲。今晚的你,卻讓我對你大爲改觀。你覺得對付我,你有幾成勝算?”

“我曾經對陛下說,對付老師有六成勝算,不過老師第一個前來,那就是九成。”

裘水鏡淡淡道:“老師有所不知,學生將薛家二聖的功法都研究透徹,再加上老師在朔方動手時,暴露一身修爲和神通,你的三聖之身,對我來說沒有秘密可言。再加上前些日子,老師賴以長壽的《真龍十六篇》被蘇少史公諸與衆,雖然時間尚短,但這些日子學生還是從中看出許多破綻。”

薛青府一張臉漸漸沉下,臉上的笑容慢慢消失。

“再加上老師與溫丞相一戰受傷極重,就算換臉,也無法換性靈,老師的戰力,十成去了六成。因此,學生有九成勝算。”裘水鏡下了結論,道。

薛青府哈哈大笑,緩緩挪動腳步,站在溫關山的棺槨前,淡淡道:“不愧是我的好弟子,你已經青出於藍了。但是就算我實力只剩下六成,但加上溫丞相,依舊穩操勝券。”

他四下掃視,搜尋帝平的下落,悠然道:“陛下也在暗處吧?僅憑你一人,還不足以挑戰我和溫丞相。這一次,陛下也必然會出手,但是陛下的修爲也僅僅是堪堪徵聖境界罷了,就算動用仙術,也無法殺我與溫丞相!”

裘水鏡搖頭道:“老師的預測出錯。陛下不在這裡,而是在皇宮中。”

薛青府怔了怔,目光中充滿了狐疑:“在宮中?”

裘水鏡點頭,道:“我安排陛下,讓陛下在宮中等一個人。”

“等一個人?”

薛青府聲音有些沙啞:“他要等的人是誰?”

“陛下要等的,是棺槨中的人。”

裘水鏡面色淡然,道:“白天時,我一劍刺入棺槨,便察覺到棺槨中的是個死人。真正的溫丞相已經金蟬脫殼。你以爲你與他聯手,卻不知他將你丟在這裡,讓你送死,而他則直搗黃龍,前去弒帝。而這一切……”

薛青府臉色大變,突然轉身,從棺槨上拔出一口寶劍,一劍劈下,棺槨應劍而裂!

棺槨中,一具屍體躺在那裡,正是溫關山的屍體!

但這具屍體,全然沒有生機!

“盡在我的掌握之中!”

裘水鏡的聲音傳來,帶着無盡的冷漠:“老師,我學得已經比你更好了!”

蘇雲身邊,梧桐讚歎:“裘水鏡,人傑也。即便是墮落成魔,也是魔中之傑!”

————今天是水鏡先生的生日,來起點,點擊下方作者的話,就可以給水鏡先生投票,囑咐領勳章,贊助星耀值,爲裘水鏡迎來起點的末頁封推!

第一百八十五章 肥豬出欄第六百零六章 他化自在我化天第六百九十六章 劫灰之旅(月底求票)第九百二十八章 逆天改命第二百三十五章 我來打一場第一百一十三章 花錢討打第四百四十一章 肝腦塗地第二百八十四章 若無其事第645章 蘇雲謙恭未篡時第一百七十二章 師與徒(我票呢?)第638章 聖皇心計(月底求票)第一百六十五章 不正常的雲第九十六章 劍斷劫灰山第五百六十五章 太古禁區,解封第二百九十九章 作案狂徒第二十六章 天道院格龍第630章 天后見邪帝第四百九十八章 邪帝之心第九百二十一章 不滅的道光第三百零五章 盤羊之亂的真相第二百四十三章 帝平與狐(求訂閱)第九百零七章 浩劫已至第七百六十六章 順理成章第七百九十三章 人魔的執念第二百九十一章 聖女明勝煙第八章 天橋出雲海第二十章 遭雷劈了第五百六十章 仙帝功法,功道等身第二百五十二章 水鏡同天第九章 老叟盜仙圖第660章 滅世金棺第七百一十四章 逆賊當誅第四百五十章 都是我的第六百八十八章 書怪修仙第三百五十五章 蘇雲的烏合之衆第一百二十七章 翻開瑩瑩這本書第二百六十三章 元朔國體第七百九十七章 帝忽肉身第三十一章 血染天平橋第七百七十八章 第一戰:血染蒼梧第一百一十四章 拜師水鏡第一百三十三章 無敵腦補(週一求票)第643章 戰力無雙第一百八十三章 所以,你死了第三百五十二章 嶺南裘廠督第四百一十七章 懸棺鎖雲晞第四百二十八章 此地不宜久留第四十七章 意亂青魚鎮第四百六十七章 紫府第七十五章 朔方第四,全國前三第六百八十八章 書怪修仙第八百四十章 宇宙公敵第八百六十九章 道語鬥道君第七百二十八章 父子相認第九百四十七章 混沌大潮第649章 無人成仙第七百四十二章 蘇君甚美第二百二十三章 天市垣之戰第六十五章 野得很第四百三十六章 借劍一用第二百六十九章 貔貅之門第四百三十三章 急急如律令第八百五十四章 六道劍輪第一百四十六章 開荒時期第九百四十章 史上最強魔道第二百八十四章 若無其事第三百五十五章 蘇雲的烏合之衆第四百六十六章 燭龍造物(一號求票!)第二百八十九章 劫灰神王蘇雲第七百三十八章 道高一尺,神高千丈第九十六章 劍斷劫灰山第四百零二章 當天定親,明日完婚第二百九十八章 法外之徒第六百八十一章 柳木棺怪物第三百四十四章 給人魔道心種心魔(六一求票!)第五百八十章 混沌海中的墳墓第四十一章 裘水鏡與大人物第四百五十二章 人心不古,世道炎涼第一百五十三章 馬又丟了第五百四十三章 鍾若九淵第四百四十七章 偷渡下界第648章 吾道已成第二百一十一章 放肆了你第七十八章 劫灰神翼第八百三十六章 道神幽潮生(月中求月票~)第六百六十五章 紫府來襲,一路走好第八章 天橋出雲海第十一章 柳樹下的老人第七百五十三章 鴻蒙初闢道初分第六百六十八章 外鄉人第五百零四章 放逐失敗第四百一十九章 一線生機第四百六十八章 一氣轉洪鈞,混元入先天第一百四十一章 葉落,你吐血了第六百六十四章 別離天外天(求訂)第三百八十一章 三聖降魔第八百一十六章 大廈將傾(求月票)第五百六十七章 心猿意馬(求訂閱!)第661章 自毀長城第八百二十九章 雷池之戰
第一百八十五章 肥豬出欄第六百零六章 他化自在我化天第六百九十六章 劫灰之旅(月底求票)第九百二十八章 逆天改命第二百三十五章 我來打一場第一百一十三章 花錢討打第四百四十一章 肝腦塗地第二百八十四章 若無其事第645章 蘇雲謙恭未篡時第一百七十二章 師與徒(我票呢?)第638章 聖皇心計(月底求票)第一百六十五章 不正常的雲第九十六章 劍斷劫灰山第五百六十五章 太古禁區,解封第二百九十九章 作案狂徒第二十六章 天道院格龍第630章 天后見邪帝第四百九十八章 邪帝之心第九百二十一章 不滅的道光第三百零五章 盤羊之亂的真相第二百四十三章 帝平與狐(求訂閱)第九百零七章 浩劫已至第七百六十六章 順理成章第七百九十三章 人魔的執念第二百九十一章 聖女明勝煙第八章 天橋出雲海第二十章 遭雷劈了第五百六十章 仙帝功法,功道等身第二百五十二章 水鏡同天第九章 老叟盜仙圖第660章 滅世金棺第七百一十四章 逆賊當誅第四百五十章 都是我的第六百八十八章 書怪修仙第三百五十五章 蘇雲的烏合之衆第一百二十七章 翻開瑩瑩這本書第二百六十三章 元朔國體第七百九十七章 帝忽肉身第三十一章 血染天平橋第七百七十八章 第一戰:血染蒼梧第一百一十四章 拜師水鏡第一百三十三章 無敵腦補(週一求票)第643章 戰力無雙第一百八十三章 所以,你死了第三百五十二章 嶺南裘廠督第四百一十七章 懸棺鎖雲晞第四百二十八章 此地不宜久留第四十七章 意亂青魚鎮第四百六十七章 紫府第七十五章 朔方第四,全國前三第六百八十八章 書怪修仙第八百四十章 宇宙公敵第八百六十九章 道語鬥道君第七百二十八章 父子相認第九百四十七章 混沌大潮第649章 無人成仙第七百四十二章 蘇君甚美第二百二十三章 天市垣之戰第六十五章 野得很第四百三十六章 借劍一用第二百六十九章 貔貅之門第四百三十三章 急急如律令第八百五十四章 六道劍輪第一百四十六章 開荒時期第九百四十章 史上最強魔道第二百八十四章 若無其事第三百五十五章 蘇雲的烏合之衆第四百六十六章 燭龍造物(一號求票!)第二百八十九章 劫灰神王蘇雲第七百三十八章 道高一尺,神高千丈第九十六章 劍斷劫灰山第四百零二章 當天定親,明日完婚第二百九十八章 法外之徒第六百八十一章 柳木棺怪物第三百四十四章 給人魔道心種心魔(六一求票!)第五百八十章 混沌海中的墳墓第四十一章 裘水鏡與大人物第四百五十二章 人心不古,世道炎涼第一百五十三章 馬又丟了第五百四十三章 鍾若九淵第四百四十七章 偷渡下界第648章 吾道已成第二百一十一章 放肆了你第七十八章 劫灰神翼第八百三十六章 道神幽潮生(月中求月票~)第六百六十五章 紫府來襲,一路走好第八章 天橋出雲海第十一章 柳樹下的老人第七百五十三章 鴻蒙初闢道初分第六百六十八章 外鄉人第五百零四章 放逐失敗第四百一十九章 一線生機第四百六十八章 一氣轉洪鈞,混元入先天第一百四十一章 葉落,你吐血了第六百六十四章 別離天外天(求訂)第三百八十一章 三聖降魔第八百一十六章 大廈將傾(求月票)第五百六十七章 心猿意馬(求訂閱!)第661章 自毀長城第八百二十九章 雷池之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