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諸君皆草包

蘇雲、葉落和白月樓都是天道院士子,其中白月樓是在朔北動亂中立功,被皇帝賞賜成爲天道院的士子,並非是直接考入天道院。

蘇雲更是因此成爲天道院的博士祭酒,葉落也因此成爲天道院的西席博士,是天道院裡的先生,有官職在身,代表的是天道院。

他們三人來到新學舊學論戰之地,不能不引人矚目。

天道院成立的時間較晚,是元帝時期成立的學宮,元帝改革教育,推廣官學,當時元朔最高學宮是太學院,但元帝認爲太學院的治學雖然高明,但與其他學宮學院相比,並未超出很多。

他要建一個研究聖人學問的地方,一個爲舊聖繼絕學的地方,一個能夠誕生出聖人的地方!

因此,元帝選拔天下資質悟性最好的士子,組建天道院。

這次新學舊學大論戰,甚至連排名第二的太學院也有士子出戰,前來挑戰的新學的,是太學院派來砸天道院場子的士子,修爲實力自然出類拔萃,非同小可。

蘇雲三人走來時,到處都是人們的目光,有期待,有懷疑,有鄙視,有不安。

蘇雲向來是睜眼瞎,視而不見,徑自向這場論戰最爲激烈之處走去。

葉落向他彙報自己這段時間探知到的消息,低聲道:“這次東都的局勢極爲古怪,新學舊學論戰,已經死傷六七十位士子。這些士子非同凡響,除了是來自各地官學的學宮之外,還有太學院士子,很多人都是來考天道院的,就這麼死了,居然沒有驚動執金吾!”

蘇雲心中微動,執金吾掌握東都的北軍,名義上歸裘水鏡掌管,但實際上權力極大,掌握兵權,是有實權的存在!

執金吾沒有插手,的確很是古怪。

“東都執金吾坐視這場論戰,水鏡先生居然也沒有下令讓執金吾干預。薛聖人也絲毫不問,溫丞相也是如此。古怪的是,這次溫丞相之子溫雁峰也出動了,他支持的新學。”

葉落公子繼續道:“除此之外,我還打聽到這次新學舊學之爭,干係到皇族的內鬥,這次的元無計皇子從海外歸來,他的身後有皇族某些人坐鎮,因此帝平也沒有過問此事,而是冷眼旁觀。”

他遲疑一下,道:“大帝不動則已,一動血流成河。東都恐怕要比動亂前的朔方危險百倍!”

蘇雲心中微動。

三公,分別是丞相,太尉和御史,權勢極大,每個人麾下都有小朝廷一般的文武官員,代表着東都中除了皇帝外的最大的三股勢力!

丞相溫關山,太尉薛青府,御史裘水鏡,他們之間的明爭暗鬥,估計也與新舊學之爭有關。

而皇族與帝平之間的爭鬥,估計也與這場新舊學有關。

“這次溫丞相麾下所有的官員,司直、長史、徵事、少史、曹掾、議曹、法曹等等都是來自世家大閥的大官,都派來子弟,站隊溫雁峰。”

葉落公子遲疑道:“大師兄,你也知道我一向撿漏,眼光很準,但現在這個漏真不好撿,稍有不慎,粉身碎骨!萬萬不可出手啊——”

蘇雲笑道:“你們放心,我入東都時第一個念頭便是一定要低調行事。東都不比朔方,在朔方我畢竟還掛着上使的名頭,但是在東都,別說上使,就算通天閣主的名頭都不頂用。”

葉落公子放下心來,笑道:“大師兄明白就好。”

白月樓也緊張萬分,喃喃道:“我是聖人弟子,這件事我覺得我還是不要參與了,避嫌……”

蘇雲攔下他,笑道:“白師弟放心,咱們是天道院的,無論是新學還是舊學,不論是溫丞相還是薛聖人裘御史,咱們都不站隊。”

白月樓警覺道:“此言當真?”

“當真。”

說話之間,他們三人穿過重重人羣,只見這新學舊學論戰的論壇並非一個整體,而是被精修建築之術的士子,用橋樑、房屋、瓦舍、碑塔、樓宇等靈兵,分爲十多個論戰之處。

這些論戰之地,有許多士子辯法,討教傳統舊聖絕學與新學的優劣,往往說着說着便動起手來。

蘇雲三人經過一處論戰之地,只見那裡是一株扶桑樹所連的高臺,扶桑樹挺拔如槍,高二十四五丈,到了頂端,一朵雲朵般的枝葉向一旁生長,枝葉上託着一片棋盤,方圓數畝。

諸多士子站在扶桑樹的樹葉上,正觀看棋盤上的兩人的爭鬥。

其他論壇,也往往都是如此。這些論壇很高,往往都有云橋相連相通。

棋盤上的兩人引起蘇雲的注意,不由駐足觀望。

只見其中一個士子是女子,所用的是神通很是古怪,彷彿能夠控制草木,隨手一揮一拂,便是藤蔓叢生,瘋狂生長,在空中追殺與她交鋒的士子。

“神農氏一脈的傳人。”

蘇雲目光閃動,當初在朔方雷擊谷時,池小遙見過這類神通,還曾對他提及過神農氏一脈。

神農氏一脈的神通,以農和醫爲主,因此池小遙很是關注。

只是神農氏一脈極爲古老,即便是太學院學習這一脈的人也是屈指可數,因此已經不算是顯學了。

“既然神農氏一脈的士子極少,那麼這個女子是否是那日出現在雷擊谷的那個少女?”

蘇雲眼中光芒隱去:“如果是的話,那麼這女子先是出現在朔方,現在又出現在東都,便極爲可疑了。”

“葉落師弟,半個時辰之後,我要這個女孩一切信息!”蘇雲側頭道。

葉落公子連忙記下來,苦笑道:“我這邊去天道院,讓步秋容幫我調查一下。”

蘇雲點頭,向前走去,前方便是這次論戰最爲恢弘之地,玉皇上京圖!

玉皇上京圖乃是皇族元氏一族的靈兵,當年樓班打造好東都,哀帝請來最好的畫師,將剛剛建成的東都風貌畫了一遍,皇族珍藏。

這玉皇上京圖雖然並非是大聖靈兵,但也是無數畫師聯手的成果,傳聞倘若此寶鋪開,可以在空中再造一個東都!

此次,皇族取出玉皇上京圖,作爲這次論戰最大的祭壇。

玉皇上京圖的圖卷從空中鋪到地面上,地面上還是紙張,帶着一根粗大的畫軸,但是到了空中便是一座波瀾壯闊的大都市,玉宇瓊樓,白雲嫋嫋,根本找不到畫的邊界!

宛如另一座東都出現在他們面前!

只是這一座東都要小許多,樓宇顯得很是袖珍,不過玉皇山則被人隱去,並沒有出現。

想來催動這件靈兵,需要極大的法力,因此玉皇上京圖只展現了東都的最底層城市。

但即便如此,依舊堪稱驚豔。

此時,畫中東都城宛如一個巨大的平臺,一道道雲橋從畫外延伸而來,竟然穿入畫中世界,與畫中的東都城相連。

畫與現實,詭異的結合在一起。

畫中東都城上空,雲橋交錯,一個個士子、達官乃至民衆,紛紛站在橋上,涇渭分明,顯然各有心思,紛紛向蘇雲、葉落和白月樓看去。

“蘇祭酒,裘太常沒來,你既然是祭酒,也算是天道院的一個當家的,那麼你們天道院支持新學還是舊學?”一個官員模樣的人高聲問道。

葉落公子緊張起來,壓低嗓音道:“大師兄,撿漏啊——”

蘇雲點頭:“師弟儘管放心,我知道東都深不可測,一言不當,便可能粉身碎骨。”

葉落公子舒了口氣。

蘇雲四下看去,只見畫中東都城萬千民衆士子官員,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

蘇雲開口道:“舊學乃是諸聖經典,有澤被衆生之德。我天道院便是研究舊學起家。”

支持舊聖學問的人們臉上漸漸露出喜色,有人歡呼起來:“天道院支持舊學!”

葉落公子咬緊牙關,壓低嗓音提醒道:“大師兄,不要站隊!”

“但舊聖絕學過時了。”

蘇雲話鋒一轉,道:“新學起於海外,精勇猛進,精益求精,書舊聖所不能書,探索舊聖不及探索之處。新學無論在神通還是在變化以及學以致用上,都比舊聖絕學更強。”

歡呼聲戛然而止,支持舊學的人們臉上的表情變成了羞怒,有人咬牙切齒,厲聲道:“天道院是研究舊聖絕學之地,卻做了叛徒!”

蘇雲話鋒又是一轉,朗聲道:“然而,新學發展這麼久,還是沒能跳出舊聖經典的範疇,雖然有所建樹,卻依舊在舊聖的陰影中,沒能走出新的道路。”

葉落公子腦中轟鳴:“我是讓你不要站隊,不是讓你兩邊都得罪……不過,做個騎牆派也好,騎牆派雖然丟臉,但總好過被打……”

“所以。”

蘇雲環視一週,含笑道:“無論舊學還是新學,無論是學舊學的你們,還是學新學的諸位,在我天道院看來,都是廢物一堆,不堪一擊。”

“大師兄,你這也不是騎牆派啊!”

葉落公子臉色煞白:“完蛋了……”

蘇雲聲音清越洪亮,傳遍這畫中東都城,又傳到外面的一個個論戰之地:“我們師兄弟此來,便是向諸位證明這一點,諸君皆草包,不堪一擊。”

第八百二十二章 歪打正着第五百零九章 我不懂劍術,我對劍術沒興趣第八百八十三章 無量劫第四百六十七章 此子不能留第十三章 五步殺一人第八百六十一章 至人無己,神人無功第二百七十六章 蘇雲授課,神魔亂舞第八百三十九章 帝混沌的神刀第三十六章 天市垣無序地帶第七百八十一章 但爲君故,沉吟至今第九百三十六章 鐘聲一響第四百九十六章 仙帝怪物第五百八十四章 腳踩六條船第一百七十五章 我還有事,讓皇帝等一等第四百六十七章 紫府第五百六十章 仙帝功法,功道等身第六百零二章 運交華蓋第四百五十三章 你不是無名之輩第三百章 我殺人了(大章求票)第六十二章 因太誠實而被打死第三百三十四章 你知道你爹是人魔嗎?第六百一十七章 略表地主之誼第三百一十章 輪到我了第九百四十章 史上最強魔道第一百六十二章 我的命運,我來掌握第六十三章 同學少年別,相逢鬢染霜第五十章 從不走眼第九百三十四章 諸帝墳墓第三百五十四章 領隊學哥秦武陵第七百二十八章 父子相認第六百九十五章 深不可測第五百五十七章 妾身不服第八百四十九章 誅仙劍門第二百九十章 地底魔神封印第九章 老叟盜仙圖第五百六十五章 太古禁區,解封第二百九十四章 短暫的愛戀第七百九十一章 仙道的至高智慧第九百零六章 以牙還牙第二百一十八章 皇室元無計第七百九十三章 人魔的執念第九百零八章 都是仇家第二十三章 學問不夠第二百九十九章 作案狂徒第四百七十二章 仙人擡棺第四百七十九章 神仙手段第五百二十九章 雨中悟道,神劍乃成第七百八十七章 求死有道第六百零一章 鐵索連船(求訂)第三百一十五章 偷天換日(大章求訂閱求票)第三百一十七章 風起雲涌第三百四十六章 仙界廣寒山第一百五十四章 黑棺李將軍第三百八十四章 仙啓第八百八十三章 無量劫第九百二十四章 井中栽蓮第三百九十四章 我死了?第六百八十二章 你的劍道是我教的第七百七十五章 妖婦梧桐第三百九十九章 一曲忠誠的讚歌第五百四十一章 好不了了(求票~)第632章 絕世魔君(還是大章,求票!)第四百四十七章 偷渡下界第九百二十九章 帝混沌與風道尊第四十九章 劫灰怪第四十九章 劫灰怪第二百八十章 通天閣史話第六百零一章 鐵索連船(求訂)第四百三十七章 最是人間留不住第一百一十三章 花錢討打第五百零二章 我的仙使父親第三百六十四章 你看到的,是我讓你看到的(大章!)第四百六十一章 路癡歸來第五百四十四章 紅羅娘娘第八百九十三章 生死託付第六百一十八章 踩船的藝術第六章 無人區的居民們第三百七十八章 天市垣四大禁地第644章 花落誰家?第二百三十一章 最強召喚術第二百三十三章 野狐再現(求訂閱)第一百四十五章 通天閣主第二百五十三章 彈指可破第八百七十一章 成爲外鄉人第三百六十五章 餘燼的餘光(求訂閱,求月票)第六百一十四章 好人蘇雲(大章求票)第七十二章 劍挑梧桐第七百五十五章 仙相百里瀆第四百零一章 巧舌如簧第五百二十六章 古道熱腸第八百三十六章 道神幽潮生(月中求月票~)第九百零三章 帝忽的真身(大章)第十四章 七日渡劫第一百五十七章 而你,無可奈何第四百六十七章 紫府第四百三十一章 恍若神魔第一百九十八章 記憶破封,一百五十年前的葬龍陵第八百三十一章 打爆天下第一至寶第八百九十三章 生死託付
第八百二十二章 歪打正着第五百零九章 我不懂劍術,我對劍術沒興趣第八百八十三章 無量劫第四百六十七章 此子不能留第十三章 五步殺一人第八百六十一章 至人無己,神人無功第二百七十六章 蘇雲授課,神魔亂舞第八百三十九章 帝混沌的神刀第三十六章 天市垣無序地帶第七百八十一章 但爲君故,沉吟至今第九百三十六章 鐘聲一響第四百九十六章 仙帝怪物第五百八十四章 腳踩六條船第一百七十五章 我還有事,讓皇帝等一等第四百六十七章 紫府第五百六十章 仙帝功法,功道等身第六百零二章 運交華蓋第四百五十三章 你不是無名之輩第三百章 我殺人了(大章求票)第六十二章 因太誠實而被打死第三百三十四章 你知道你爹是人魔嗎?第六百一十七章 略表地主之誼第三百一十章 輪到我了第九百四十章 史上最強魔道第一百六十二章 我的命運,我來掌握第六十三章 同學少年別,相逢鬢染霜第五十章 從不走眼第九百三十四章 諸帝墳墓第三百五十四章 領隊學哥秦武陵第七百二十八章 父子相認第六百九十五章 深不可測第五百五十七章 妾身不服第八百四十九章 誅仙劍門第二百九十章 地底魔神封印第九章 老叟盜仙圖第五百六十五章 太古禁區,解封第二百九十四章 短暫的愛戀第七百九十一章 仙道的至高智慧第九百零六章 以牙還牙第二百一十八章 皇室元無計第七百九十三章 人魔的執念第九百零八章 都是仇家第二十三章 學問不夠第二百九十九章 作案狂徒第四百七十二章 仙人擡棺第四百七十九章 神仙手段第五百二十九章 雨中悟道,神劍乃成第七百八十七章 求死有道第六百零一章 鐵索連船(求訂)第三百一十五章 偷天換日(大章求訂閱求票)第三百一十七章 風起雲涌第三百四十六章 仙界廣寒山第一百五十四章 黑棺李將軍第三百八十四章 仙啓第八百八十三章 無量劫第九百二十四章 井中栽蓮第三百九十四章 我死了?第六百八十二章 你的劍道是我教的第七百七十五章 妖婦梧桐第三百九十九章 一曲忠誠的讚歌第五百四十一章 好不了了(求票~)第632章 絕世魔君(還是大章,求票!)第四百四十七章 偷渡下界第九百二十九章 帝混沌與風道尊第四十九章 劫灰怪第四十九章 劫灰怪第二百八十章 通天閣史話第六百零一章 鐵索連船(求訂)第四百三十七章 最是人間留不住第一百一十三章 花錢討打第五百零二章 我的仙使父親第三百六十四章 你看到的,是我讓你看到的(大章!)第四百六十一章 路癡歸來第五百四十四章 紅羅娘娘第八百九十三章 生死託付第六百一十八章 踩船的藝術第六章 無人區的居民們第三百七十八章 天市垣四大禁地第644章 花落誰家?第二百三十一章 最強召喚術第二百三十三章 野狐再現(求訂閱)第一百四十五章 通天閣主第二百五十三章 彈指可破第八百七十一章 成爲外鄉人第三百六十五章 餘燼的餘光(求訂閱,求月票)第六百一十四章 好人蘇雲(大章求票)第七十二章 劍挑梧桐第七百五十五章 仙相百里瀆第四百零一章 巧舌如簧第五百二十六章 古道熱腸第八百三十六章 道神幽潮生(月中求月票~)第九百零三章 帝忽的真身(大章)第十四章 七日渡劫第一百五十七章 而你,無可奈何第四百六十七章 紫府第四百三十一章 恍若神魔第一百九十八章 記憶破封,一百五十年前的葬龍陵第八百三十一章 打爆天下第一至寶第八百九十三章 生死託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