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天市垣之戰

“原來是靈嶽。”

溫關山降落下來,站在打量靈嶽,露出笑容:“當年你叛經離道,擅自篡改古代聖賢的經文經意,被岑師逐出師門,你我不是同門,不必稱我爲師兄。”

靈嶽先生目光閃動:“儒家舊聖的經典,爲何不能改?不合時宜,跟不上當下,那就要改,不改,就要被打!我改舊聖的學問,爲的是讓儒家能發揚下去。老師不理解,我也也無可奈何。不知師兄因何要殺聖佛和道聖?”

溫關山目光掃向遠去的花狐等人,沒有直接回答他的問題,道:“老師自縊,死在天市垣,這些年惟獨你這個棄徒在孜孜不倦的追尋老師死亡的真相,真是難爲你了。靈嶽,讓我看看你修過後的舊聖經典,有幾分火候。”

花狐帶着道聖和聖佛一路逃遁,風馳電掣,聖佛和道聖奄奄一息,氣息微弱,傷勢極爲嚴重。

突然,後方雷聲大作,無比明亮的光芒照耀,將天市垣無序地帶照亮,一座座大山的影子被拉得很長。

花狐心中一沉,知道這定然是靈嶽先生出手。

他是靈嶽的弟子,對靈嶽的本事極爲了解,僅從雷聲的動靜,便知道靈嶽先生動用了一切力量!

“先生是在拼命!”

花狐咬緊牙關向前狂奔:“文聖廟就在不遠!只要到了文聖廟便算是安全了!”

夜晚的時候無序地帶鬼神橫行,極爲兇險,須得找到廟宇歇腳。文昌學宮拜的便是文聖公,因此文昌學宮來天市垣歷練,每次都要在文聖廟落腳。

前方,文聖廟在望,花狐鼓盪氣血,發力狂奔。

他的四周雷光傾瀉,那是從天而降的雷霆,一道道雷霆粗大無比,花狐還無法引動這樣的雷劫。

靈嶽先生曾經對他說過,改動儒家舊聖留下的經典,必遭雷劫,舊聖的學問造福了過去五千年,衆生得舊聖的教化,舊聖經典便如同天道一般。

天道院的名字,便是由此而來,天道院便是研究聖人學問的地方。

改動舊聖的經典,便會引來天道的責罰,因此會遭到雷劈,會奪人雷劫。

“我們這一脈儒生,作爲聖人的傳人,須得把舊聖過時的學問改成新學。”

靈嶽先生曾經對他說道:“幾千年前的舊聖學問,可以指導未來幾千年,而現在舊聖學問一成不變,已經落後於世界一兩百年。我們加以改變,讓舊聖學問變成新學,可以跟上世界,跟上時代。我們做不到讓儒學新學指導未來幾千年,但只要我們鋪出這條路,將來肯定會有儒學的新聖做到這一步!”

花狐從未見過如此可怕的雷劫,此時的靈嶽先生一定是把舊聖經典中的無法改動的地方也加以改動!

這樣做極爲兇險!

“先生就算不死在那人手中,也會死在天劫之下!”

花狐眼淚奪眶而出,猶自奮力狂奔,這時他的元氣托起的道聖和聖佛看着天空中的雷光,各自驚歎。

“岑老頭的弟子,真的走出了一條驚人的道路。岑老頭若是還在,一定極爲欣慰,認識到自己錯了。”

“岑聖人是何等倔強?他將人家逐出師門,豈會認錯?”

“靈嶽的想法雖好,可惜修煉的時間太短,被溫丞相一路碾壓啊。”

這時,雷光大放,靈嶽先生從花狐頭頂飛過,砸塌一片山林!

“何人膽敢傷我文昌學宮的老師?”

文聖廟中,一個身影冉冉升起,迎上溫關山,正是左鬆巖。

他此次親自率領學宮的西席與士子一起進入天市垣歷練,順便拜一拜文昌帝君,適才雷聲大作,直奔文聖廟而去,自然將他驚動。

“原來是溫丞相!靈嶽先生,是我文昌學宮背鍋的,被你打死了,我文昌學宮找誰來背黑鍋?”

後方神通爆發,赫然是左鬆巖擋住那位溫丞相,兩人大打出手。

花狐急忙揮手,元氣化作黑雲飛出,將砸在山林中的靈嶽先生托起。

靈嶽先生還未死,依舊吊着一口氣,奮盡餘力,嘶聲道:“老瓢把子也擋不住溫丞相,快走!去朔方——”說罷,頭一歪昏死過去。

花狐奮力狂奔,趁着夜色向朔方奔去。

空中的戰鬥波動極爲劇烈,左鬆巖要比全力施爲的靈嶽先生更強,竟然擋住溫關山。

但只擋了片刻。

花狐又感受到溫關山的碾壓之勢,壓迫着左鬆巖直奔這邊而來,不由心中駭然。

“轟!”

左鬆巖從他們頭頂飛出,砸得一片山頭坍塌。

就在此時,只聽車馬喧囂,前方有大帝巡遊天市垣,天空中各種異象層出不窮。文昌帝君的聲音道:“東陵主人,被打的是我的傳人,不可不救。只是我實力不足,還請東陵主人相助。”

“善。”

花狐呆了呆,只見天市垣無序地帶,數不清的大墓浮現出來,化作樓宇,化作亭臺,化作一座座大廟!

無數鬼神從那些大墓所化的廟宇樓閣中衝出,各種靈兵從大墓中沖天而起,迸發出絢麗光彩。

又有守在陵墓前的各種石獸,紛紛復生,仰頭踏蹄,嘶鳴不已。

一時間,天市垣無序地帶宛如一片神話般的世界,數不盡的鬼神在一位鬼神大帝的率領下征戰廝殺,衝向溫關山!

道聖咕嚕咕嚕的吐血,喘息道:“老禿驢,咱們欠下的人情大了,死後不知道能否還清。”

聖佛也是大口吐血,面色黯淡:“我本欲四大皆空,所以在雷音閣閉關數十年打算了卻一切因果,只是現在……”

花狐無暇過問兩人,一路飛奔上山,越過山頭來到對面,便見左鬆巖半個身子掛在一片山澗礁石上,頭朝下栽在水裡。

花狐急忙將他救起,只見左鬆巖還活着,只是傷勢極重。

空中,一尊尊鬼神被打得墜落下來,死傷慘重,到處都是幽幽鬼火。

“去朔方。”

左鬆巖氣喘吁吁,道:“快去朔方尋董醫師,我覺得我還有救……”

突然,一匹龍驤飛速奔來,天空中傳來東陵主人的聲音:“騎上我這匹馬去!”

花狐急忙跳到龍驤上,把道聖、聖佛、左鬆巖和靈嶽先生放好,龍驤幾步之間速度便達到極致,只聽轟隆一聲巨響,這匹龍驤破空而去!

花狐回頭,只見空中的廝殺愈發壯烈,就在戰鬥最爲激烈時,溫關山突然衝破重圍,向這邊追來!

東陵主人等人,竟然追之不及!

“快跑快跑!”

花狐駭然,催促龍驤快跑,龍驤速度越來越快,浮光掠影一般,從天市垣驛站上空疾馳而過。

從驛站上空飛掠的一瞬間,花狐突然看到一人揹負雙手,站在驛站的小山坡上。

花狐呆了呆:“這個人,有些眼熟……”

驛站後的小山坡每當到了夜晚,便會有妖魔侵襲,試圖攻佔這片高地,將驛站佔據。只是今天卻沒有妖魔來攻。

天市垣的妖魔鬼怪,彷彿極爲畏懼山上的那人。

後方,溫關山追至,就在此時,小山頭上的那人長身而起,在半空中截擊溫關山。

兩人一聲不吭,在空中交手數度,每一次都險之又險,讓龍驤背上的聖佛、道聖、左鬆巖和靈嶽先生看得目眩神搖,難以壓抑心頭的震驚。

第一度交鋒,溫關山動用的是儒家岑聖的天人感應,以天地爲書篇,書寫文章,借天地之氣爲自身正氣,借天地之力誅殺敵人;

第二度交鋒,溫關山動用的是道門道聖的桃源功,以自身爲天地,開天闢地,道法自然,體內有三清,囚困三尸神,一身道術即便是道聖也讚歎不已;

第三度交鋒,溫關山動用的是佛門的金身,與那人以硬碰硬,忿怒明王偉力降魔!

但這三度進攻,皆不能勝!

因爲與他交鋒的那人,也動用了三種聖人絕學,與之對抗!

到了第四度交鋒,兩人各自動用真本領,但見天市垣上空龍吟震盪,神龍飛舞,碰撞之後分開。

兩個身影喋血,各自退去。

“另一個人,是薛聖人薛青府那老王八蛋!”

左鬆巖呆了呆,失聲道:“他動用的是真龍十六篇!那個混蛋怎麼會救我們?還有另一個混蛋是誰,怎麼也會真龍十六篇?”

龍驤背上,道聖氣若游絲:“另一個人是溫關山溫丞相……”

聖佛比他好不到哪裡去,連續咳嗽,低聲道:“薛聖人未必是救我們,溫丞相被我們擊傷,他應該是來撿便宜,殺溫丞相的……”

左鬆巖比他們的傷勢要輕一些,面帶憂色:“水鏡這老小子跑到東都,要改變這個時代,這老小子能鬥得過薛青府和溫關山嗎……”

他突然怒罵一聲:“這老小子真他娘不讓人放心!還有蘇雲那傢伙,也讓人擔心死了!他們倆,都好單純!”

聖佛和道聖面面相覷。

元朔,東都玉皇山第二層。

東都人無論貧富貴賤,都被這裡的一場論戰所吸引,新學舊學大論戰,玉皇山第二層被堆出一個方圓數裡的論戰論壇,每天都有數以百計的士子在這裡爭鋒,辯論,爭鬥,討教新學舊學的優劣。

每天死傷的士子,也是越來越多。

就在道聖離開東都的第二天,蘇雲帶着葉落、白月樓等天道院士子,也來到了這新學舊學的論壇。

“天道院士子,也要出面挑戰了嗎?”東都上下一片興奮。

第九百三十二章 仇易報,罪難贖第625章 壯我鍾威第六百九十六章 劫灰之旅(月底求票)第八百零三章 五府鬥帝倏(大章求月票!)第三十二章 努力做個正常少年第八百五十九章 東君與棺第四百四十四章 雜草般的生命力第五百零五章 坑蒙拐騙一條龍第二百六十一章 論:如何與鯤產下後代第三百九十五章 他是誰?第五百五十二章 冥都入侵第八百四十章 誰贊成,誰反對?第二十二章 儒道神通第639章 外鄉人的大道第七百零六章 你這是自尋死路第六百二十章 陛下,你老了(修正)第四百五十二章 人心不古,世道炎涼第二十二章 儒道神通第七百二十一章 這是你的使命第五百三十章 破解仙帝劍道(求訂閱)第四百六十五章 同父異母親兄弟(求票)第三百九十九章 一曲忠誠的讚歌第三百一十七章 風起雲涌第一百一十三章 花錢討打第五百五十三章 老師,珍重第九百二十三章 跳出輪迴外第二百三十九章 裘水鏡弔喪第八十八章 變種靈兵(週一求票)第五百四十九章 娘娘們耍流氓(大章求票)第八百三十一章 打爆天下第一至寶第五百零九章 我不懂劍術,我對劍術沒興趣第五百二十八章 萬劫淪流第八百八十七章 絕世劍仙第七百二十九章 爲父則剛第六百七十一章 蠶寶寶的倒黴一天第八百零二章 再造宇宙星空第六百九十九章 帝倏,吾友也!(求月票!)第一章 庠序狐狸伴讀書第七百四十六章 往昔曾相見第五百二十六章 古道熱腸第八百三十六章 道神幽潮生(月中求月票~)第一百九十章 世家治世第七十八章 劫灰神翼第九十七章 何謂大器?第一百五十五章 風景如何第二百八十五章 有女夏夢覺第三百七十五章 小破孩第一百一十二章 伏殺、反殺第四百九十九章 金仙降臨,金仙沒了第二百六十四章 寶瓶出銀河第六百七十章 腦力不好第一百三十一章 好了,格物院沒了(求月票)第四百九十四章 天船洞天第三百五十四章 領隊學哥秦武陵第三百二十七章 馬嘟嘟,圖他他第三卷元始元年,結束,第四卷天外有天,明天更新第640章 蘇雲的朋友第655章 流年不利第一百零九章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第六百七十章 幕後二把手第五百九十九章 你們果然苟且了!第八百五十四章 六道劍輪第一百八十五章 肥豬出欄第一百五十八章 我的刀來第八百三十章 破死劫第八百零四章 巾幗亦有凌天志第一百九十二章 道門天眼第一百二十八章 一成勝算第二十五章 擡頭看天,不是罪過第三百四十九章 月池沐浴佳人惱第七十九章 仗義每多屠狗輩第二百七十六章 蘇雲授課,神魔亂舞第九百二十七章 他娘蛋的第九百四十章 史上最強魔道第七百八十二章 執子之手,道結同心第四百九十四章 天船洞天第三百七十章 少年聖皇第三百九十五章 他是誰?第六百六十九章 神魔亂舞的時代第二百二十四章 諸君皆草包第八百八十二章 死亡擱淺第三百一十二章 鐘山銜燭之龍第五百八十三章 脣槍舌劍美人心計(求月票)第六十七章 你太弱了第一百五十一章 運用之妙,存乎一心第一百零三章 鏡中一月當天第三百九十五章 他是誰?第九百一十三章 前強後剩第二百五十三章 彈指可破第二十五章 擡頭看天,不是罪過第八百六十七章 帝混沌召諸帝,蘇大強意難平第八百三十九章 我即無窮第三百一十四章 火雲洞天第二百九十章 地底魔神封印第六百九十四章 吾道一出便稱孤(月底求票!)第八百六十六章 改良性截肢第623章 邪帝無敵(大章求票求訂閱)第七百九十四章 人魔與太子第十二章 若士必怒
第九百三十二章 仇易報,罪難贖第625章 壯我鍾威第六百九十六章 劫灰之旅(月底求票)第八百零三章 五府鬥帝倏(大章求月票!)第三十二章 努力做個正常少年第八百五十九章 東君與棺第四百四十四章 雜草般的生命力第五百零五章 坑蒙拐騙一條龍第二百六十一章 論:如何與鯤產下後代第三百九十五章 他是誰?第五百五十二章 冥都入侵第八百四十章 誰贊成,誰反對?第二十二章 儒道神通第639章 外鄉人的大道第七百零六章 你這是自尋死路第六百二十章 陛下,你老了(修正)第四百五十二章 人心不古,世道炎涼第二十二章 儒道神通第七百二十一章 這是你的使命第五百三十章 破解仙帝劍道(求訂閱)第四百六十五章 同父異母親兄弟(求票)第三百九十九章 一曲忠誠的讚歌第三百一十七章 風起雲涌第一百一十三章 花錢討打第五百五十三章 老師,珍重第九百二十三章 跳出輪迴外第二百三十九章 裘水鏡弔喪第八十八章 變種靈兵(週一求票)第五百四十九章 娘娘們耍流氓(大章求票)第八百三十一章 打爆天下第一至寶第五百零九章 我不懂劍術,我對劍術沒興趣第五百二十八章 萬劫淪流第八百八十七章 絕世劍仙第七百二十九章 爲父則剛第六百七十一章 蠶寶寶的倒黴一天第八百零二章 再造宇宙星空第六百九十九章 帝倏,吾友也!(求月票!)第一章 庠序狐狸伴讀書第七百四十六章 往昔曾相見第五百二十六章 古道熱腸第八百三十六章 道神幽潮生(月中求月票~)第一百九十章 世家治世第七十八章 劫灰神翼第九十七章 何謂大器?第一百五十五章 風景如何第二百八十五章 有女夏夢覺第三百七十五章 小破孩第一百一十二章 伏殺、反殺第四百九十九章 金仙降臨,金仙沒了第二百六十四章 寶瓶出銀河第六百七十章 腦力不好第一百三十一章 好了,格物院沒了(求月票)第四百九十四章 天船洞天第三百五十四章 領隊學哥秦武陵第三百二十七章 馬嘟嘟,圖他他第三卷元始元年,結束,第四卷天外有天,明天更新第640章 蘇雲的朋友第655章 流年不利第一百零九章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第六百七十章 幕後二把手第五百九十九章 你們果然苟且了!第八百五十四章 六道劍輪第一百八十五章 肥豬出欄第一百五十八章 我的刀來第八百三十章 破死劫第八百零四章 巾幗亦有凌天志第一百九十二章 道門天眼第一百二十八章 一成勝算第二十五章 擡頭看天,不是罪過第三百四十九章 月池沐浴佳人惱第七十九章 仗義每多屠狗輩第二百七十六章 蘇雲授課,神魔亂舞第九百二十七章 他娘蛋的第九百四十章 史上最強魔道第七百八十二章 執子之手,道結同心第四百九十四章 天船洞天第三百七十章 少年聖皇第三百九十五章 他是誰?第六百六十九章 神魔亂舞的時代第二百二十四章 諸君皆草包第八百八十二章 死亡擱淺第三百一十二章 鐘山銜燭之龍第五百八十三章 脣槍舌劍美人心計(求月票)第六十七章 你太弱了第一百五十一章 運用之妙,存乎一心第一百零三章 鏡中一月當天第三百九十五章 他是誰?第九百一十三章 前強後剩第二百五十三章 彈指可破第二十五章 擡頭看天,不是罪過第八百六十七章 帝混沌召諸帝,蘇大強意難平第八百三十九章 我即無窮第三百一十四章 火雲洞天第二百九十章 地底魔神封印第六百九十四章 吾道一出便稱孤(月底求票!)第八百六十六章 改良性截肢第623章 邪帝無敵(大章求票求訂閱)第七百九十四章 人魔與太子第十二章 若士必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