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皇室元無計

“這東都的魔性,越來越充沛了。”

八卿門下的門客相繼殞命,每死一個門客,便有一位來自八卿府上的士子起身,告辭離開。

很快,此次宴請的其他公子也紛紛起身告辭,神仙居中便只剩下蘇雲、白月樓、梧桐等人。

梧桐目光閃動,看着這些人相繼離去,心道:“魔性滋長,又讓我的修爲提升了不少。而魔性最重的地方,卻不是這裡,而是皇城。”

她目光閃爍,東都越亂,對她越是有利。

她會復仇,向那個欺騙她,將她囚禁在葬龍陵一百五十年的男人復仇!

蒼九華命人收拾殘席,挽留蘇雲,提議道:“飛雲湖夜間風景極佳,何不盪舟湖上?”

蘇雲向湖面看去,但見明月當空,又有一輪明月出現在湖面上。

過了片刻,他們泛舟湖上,水天一色,美不勝收。

“蘇士子有所不知。我大秦當年的確蠻夷,學到元朔的學問,其中便有周天星斗等天文,一直奉以爲瑰寶,不敢質疑。”

蒼九華欣賞水中明月,道:“後來,大秦出現天資出類拔萃的人,以太陽爲中心,算出新的周天星斗陣列。這位新學聖人卻遭到他人的叱責辱罵,以爲新學叛經離道,是異端邪說,甚至追殺。當年,因爲修煉新學而被砍頭被吊死的大秦靈士,不計其數。”

蘇雲對大秦國的崛起一無所知,靜靜地聽他講述這段血腥歷史。

蒼九華嘆了口氣,道:“大秦的新學漸漸壯大,對舊學的優勢也越來越明顯,終於有一日,將舊學完全連根拔起。但這期間死了不知多少人,發生了不知多少戰爭!等到我大秦新學徹底站穩腳跟,茫然四顧,這才發現我們已經站在世界之巔!”

白月樓冷笑,道:“自吹自擂!”

蒼九華搖頭道:“並非是自吹自擂。當年我們掃蕩舊勢力之後,本着朝聖的心態來到元朔,元朔在我們心中便是無上的聖地。然而我們到了這裡才發現,不知不覺間,元朔已經變成了蠻夷。”

白月樓大怒,卻不知該如何反駁他。

“你們崇拜古人的學問,卻不懷疑古人的學問,你們說自己格物致知,卻不明白物理,你們淺嘗輒止,卻不深入研究。你們尊三千年前甚至五千年的人爲聖人,學他們傳下來的道理,卻不知改進。”

蒼九華搖頭道:“你們研究出好東西,皇帝和世家卻擔心會危害自己的統治而把它鎖起來。你們自己封印了自己的創造力,你們的道法神通,已經幾千年沒有進步了,和幾千年前並無不同。”

蘇雲道:“於是,你們攻打元朔?”

蒼九華理所當然道:“這個世界,弱小就是最大的罪。你們元朔,人人有罪。”

白月樓冷笑道:“使節,你們也是從矇昧中走過來,從前你們比我們落後不知多少,現在只要給我們時間,絕對會超越你們!你們只是不敢給我們時間而已!”

“我們已經給了你們很多時間,從你們的哀帝到現在,三十五年了,你們始終沒有改變。”

蒼九華搖頭,肅然道:“實不相瞞,我這次出使元朔,是奉我大秦的聖人和聖皇之名前來,查探元朔的虛實。我從東海登岸,一路向東都走,見到的都是矇昧無知。”

他看向蘇雲,道:“我到了東都之後,見到閣下的神通,以爲是我的誤解,以爲元朔已經很是昌盛。但今夜一見,方知我的猜測沒有錯。元朔,只是表面改了,骨子裡還是蠻夷!蘇君,你只是一個另類!”

他在舟上長揖到地,道:“今夜之後,我便回大秦,如實向大秦聖人和聖皇上奏我的見聞。兩位,今日別過!”

蘇雲目露殺機。

白月樓也是殺氣騰騰,屢屢向蘇雲看去,只待蘇雲一聲令下,便聯手格殺蒼九華!

蒼九華直起腰身,淡淡道:“兩位不必緊張,就算你們殺了我也於事無補。殺了我,大秦在海上的大軍頃刻襲來,大秦聖人的聖劍,一路血洗,讓一座座城市覆滅!而且,我比你們元朔這些世家子弟,強大太多太多。”

“使節中隱藏着極爲強大的存在。”

梧桐出聲道:“蒼九華很好殺掉,但是那個人極難應付。”

蒼九華聽到她的聲音,心中一驚,急忙向她看去:“我明明只看到白月樓和蘇雲兩人,何時又多出一人?不過他說的沒錯,使節團中的確有高手……”

他的目光落在梧桐身上,一陣恍惚,渾然不記得有梧桐這個人。

蒼九華向蘇雲拱了拱手,縱身一躍,跳到另一艘小舟上。

“將來若是有緣,請去大秦劍閣,說不定那時我已經成爲劍閣老師了。”

蒼九華揮手,道:“我此行已經圓滿,明日便回大秦,兩位留步。”

蘇雲站在船頭,詢問道:“那麼,使節如何告訴你們大秦的皇帝和聖人?是讓大秦立即出兵嗎?”

蒼九華搖頭:“我會請聖皇和聖人等待。等待水鏡先生變法失敗,等待你們元朔自毀棟樑,再出兵元朔,將元朔一舉拿下!你們會這麼做的,一定會。”

白月樓義憤填膺,怒道:“絕對不會!”

蒼九華哈哈大笑,小舟離去:“蘇士子,臨走前我送你一個禮物,很快便會有人送來。”

他的小舟蕩去,只剩下蘇雲所在的小舟還飄在湖心。

蘇雲擡頭,頭頂一輪明月在天。

他低頭,湖中也有一輪明月,有如水鏡。

“水鏡先生,能夠改變時局嗎?我該怎麼做,才能保護水鏡先生,才能保護水鏡先生的變法?”

遠處,一艘小舟靜靜的向這邊飄來,舟上一人戴着斗笠,身後有漁翁盪舟。

那艘小船行駛到前方,距離蘇雲他們的小船還有十多丈,小船徐徐停下,湖面歸於平靜。

船上那人摘下斗笠,微微欠身,道:“皇室弟子元無計,見過蘇士子。”

月光下,那人眉如柳葉目如星,身着一襲青衫,在月色的映照下顯得如同青黛,年紀輕輕,與蘇雲、白月樓彷彿。

“皇室元無計?”

蘇雲目光落在那男子身上,突然心頭大震:“水鏡先生並非是最危險的,帝平纔是!皇族,準備換一任皇帝,想借我之手,來考察皇族中是否有人能夠勝任下一代皇帝!我敗落之後,皇族便會試圖廢黜帝平,水鏡先生纔會有危險!所以!”

他的氣息暴漲:“我決不能敗!皇族又能如何?”

梧桐的目光落在元無計身後的老漁翁身上,面色凝重,低聲道:“那老翁非同小可,這次皇室來的是高手!”

“元無計,你修煉的是五御混元功嗎?”

蘇雲不鹹不淡道:“倘若是的話,那麼你不用出手了。弟平在我面前施展過這門功法,不過如此。”

元無計瞳孔微縮,搖頭道:“我修煉的是五御混元功,但並不完全是五御混元功。我十二歲時被送到大秦,留學劍閣。我用劍閣的新學,改進了五御混元功。”

“那來試一試!”蘇雲一步跨出。

蒼九華端着酒杯,來到飄涯樓神仙居,居高臨下,向飛雲湖看去。

但見一輪明月映照在兩艘小船之間,兩個細小的身影從那兩艘小船飛出,向同一個方向撞去,連成了一條直線。

在湖中明月的中心,他們撞在一起。

“蘇士子,我忘記告訴你了,這一次我還帶來了元朔皇族留學大秦的一位士子。”

蒼九華遙遙敬酒,一飲而盡,面帶微笑,悠然道:“這位無計皇子,身懷大秦劍閣絕學,由聖人親自教導,傳授他新學,助他煉就大秦的大一統功法。這是我大秦的另一條計劃,倘若不能吞併元朔,那麼扶持一個親近大秦的皇帝,徐徐圖之。”

飛雲湖平靜的水面上抖起波瀾,將湖中明月絞碎!

一道道漣漪打破平靜的水面,四面八方盪開。

從蒼九華這個角度看去,水面上的是漣漪,而在湖中心,那是高達兩丈有餘的大浪,一波接着一波,向湖岸撲去!

蘇雲與元無計的性靈神通在滔天的水光中,牽引着大水,填充到神通的任何一個角落,讓他們的神通化作實體!

蘇雲經過聖人居一戰,將神通對決的一切訣竅領悟,拳腳與神通,存乎一心,可謂是信手便是威力至剛至猛的黃鐘神通!

然而讓他心驚的是,元無計的修爲極爲雄渾,幾乎不弱於他!

兩人在湖面上同時開啓七十二洞天,蘇雲身後七十二洞天連成一片,修爲提升到極致,元無計同樣也是如此!

“大秦中也有能人,找到了宇宙的中心,仙界的座標!”蘇雲心道。

他不再遲疑,神通陡變,聚水爲劍,一道劍光掀起滔天大浪,斬向元無計!

元無計神通被破,劍光來到他的咽喉,就在此時,那老漁翁伸手猛地一蓋湖面,蘇雲腳下的湖面陡然數十丈高,讓元無計避開這一劍!

“無計皇子輸了。”那老翁聲音低啞道。

元無計落在小舟上,擡頭看向站在浪尖上的蘇雲,躬身道:“我輸了,多謝賜教。”

蘇雲目露兇光,頭一次如此赤裸裸的想幹掉一個人:“必須要幹掉這個臭小子,否則水鏡先生便危險了!這個臭小子,相同境界的實力,絕不比弟平遜色!”

第六十三章 同學少年別,相逢鬢染霜第二百二十二章 第四神話(一號求月票求訂閱!)第四百八十一章 元朔母體文明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是光腳的第二百七十章 魔神氣息第四百三十一章 恍若神魔第八章 天橋出雲海第二百一十六章 山野之人第八百零九章 身死誰記生前事第一百四十九章 聖人的面具第七百五十二章 大老爺猛誇海口,蘇大強一窺先天第二百七十七章 姑娘,我受傷了第九百一十九章 輪迴地獄第五百二十七章 劍道大帝第九百一十八章 不敗之地第三百五十三章 元始元年的最後一天第七百三十八章 道高一尺,神高千丈第二百九十章 地底魔神封印第三百六十五章 餘燼的餘光(求訂閱,求月票)第八百四十一章 雲天帝光風霽月,百里瀆義薄雲天第二百九十一章 聖女明勝煙第七章 洪爐嬗變,造化爲工第一百五十四章 黑棺李將軍第七百八十二章 執子之手,道結同心第八百五十六章 外鄉人與帝倏第648章 吾道已成第七百章 橫渡神通海,再臨巫仙門第三百一十四章 火雲洞天第二百二十三章 天市垣之戰第四百八十七章 仗臉飛昇的第二人第二百一十四章 裘水鏡弄權第三十六章 天市垣無序地帶第八百九十一章 忽悠大帝第三百零五章 盤羊之亂的真相第五百五十九章 讓我看看傷口(求票)第六百九十三章 黃鐘第八刻度第八十三章 打死你,隨時隨地第四百七十七章 餘聲未了第639章 外鄉人的大道第四百一十四章 仁至義盡,不再留情第一百一十章 節操全無第641章 下界共主(月底求票!)第五百四十章 第二玄功(求訂閱)第八百六十五章 賊船第四百三十二章 聯軍使團第一百二十九章 一招仙人第三百二十九章 北冕長城腳下第一百七十八章 掀桌子第六百七十章 腦力不好第六百零二章 運交華蓋第七百八十章 懸鐘之戰第一百四十六章 開荒時期第四百五十三章 你不是無名之輩第二百三十九章 裘水鏡弔喪第八百二十五章 萬孤臣(大章求月票)第二百零一章 蘇家第一百五十六章 左鬆巖的戰力第七百四十三章 五步間,冠絕天下第九百四十八章 本土第一道神第四百六十六章 燭龍造物(一號求票!)第四百章 以我之名,狐假狐威第九百三十七章 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九百零五章 劫灰成雪,青青尋親(大章求月票!)第七百七十四章 聖皇與氣度第八百一十章 再回頭已是少年心第四十三章 飛雪映神通第三章 黃鐘計時,問天下春秋第一百八十七章 圖窮匕見(四千字大章)第三百五十六章 太歲頭上動土第五百零九章 我不懂劍術,我對劍術沒興趣第四百一十八章 天市垣懸棺真相第六百一十五章 何方神聖?第五百三十八章 最慘烈的一戰第八百八十七章 絕世劍仙第八百六十八章 墳的入侵第七百零七章 劍道第一峰第三百零六章 擒拿兇徒張三第四百九十六章 仙帝怪物第四百三十一章 恍若神魔第四百七十六章 悍勇誅神君第四百四十一章 肝腦塗地第五百一十一章 格殺帝使第一百六十七章 五御混元功第五百四十五章 人間真好(大章求票!)第一百七十五章 我還有事,讓皇帝等一等第一百六十二章 我的命運,我來掌握第二百一十五章 野獸蘇雲第四百三十七章 最是人間留不住第八百二十四章 道阻且長第八百三十二章 營救冥都大帝第七百二十六章 輪迴路上,世界枝頭第二百六十三章 元朔國體第629章 當年的事,很髒第八百八十八章 我要這劍有何用?第八百三十六章 道神幽潮生(月中求月票~)第八百六十三章 蟲第635章 鐘聲送葬(大章求票)第七百五十八章 續絃大業,遙遙無妻第八百四十二章 大小帝倏第四百三十五章 老師,弟子送你上路
第六十三章 同學少年別,相逢鬢染霜第二百二十二章 第四神話(一號求月票求訂閱!)第四百八十一章 元朔母體文明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是光腳的第二百七十章 魔神氣息第四百三十一章 恍若神魔第八章 天橋出雲海第二百一十六章 山野之人第八百零九章 身死誰記生前事第一百四十九章 聖人的面具第七百五十二章 大老爺猛誇海口,蘇大強一窺先天第二百七十七章 姑娘,我受傷了第九百一十九章 輪迴地獄第五百二十七章 劍道大帝第九百一十八章 不敗之地第三百五十三章 元始元年的最後一天第七百三十八章 道高一尺,神高千丈第二百九十章 地底魔神封印第三百六十五章 餘燼的餘光(求訂閱,求月票)第八百四十一章 雲天帝光風霽月,百里瀆義薄雲天第二百九十一章 聖女明勝煙第七章 洪爐嬗變,造化爲工第一百五十四章 黑棺李將軍第七百八十二章 執子之手,道結同心第八百五十六章 外鄉人與帝倏第648章 吾道已成第七百章 橫渡神通海,再臨巫仙門第三百一十四章 火雲洞天第二百二十三章 天市垣之戰第四百八十七章 仗臉飛昇的第二人第二百一十四章 裘水鏡弄權第三十六章 天市垣無序地帶第八百九十一章 忽悠大帝第三百零五章 盤羊之亂的真相第五百五十九章 讓我看看傷口(求票)第六百九十三章 黃鐘第八刻度第八十三章 打死你,隨時隨地第四百七十七章 餘聲未了第639章 外鄉人的大道第四百一十四章 仁至義盡,不再留情第一百一十章 節操全無第641章 下界共主(月底求票!)第五百四十章 第二玄功(求訂閱)第八百六十五章 賊船第四百三十二章 聯軍使團第一百二十九章 一招仙人第三百二十九章 北冕長城腳下第一百七十八章 掀桌子第六百七十章 腦力不好第六百零二章 運交華蓋第七百八十章 懸鐘之戰第一百四十六章 開荒時期第四百五十三章 你不是無名之輩第二百三十九章 裘水鏡弔喪第八百二十五章 萬孤臣(大章求月票)第二百零一章 蘇家第一百五十六章 左鬆巖的戰力第七百四十三章 五步間,冠絕天下第九百四十八章 本土第一道神第四百六十六章 燭龍造物(一號求票!)第四百章 以我之名,狐假狐威第九百三十七章 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九百零五章 劫灰成雪,青青尋親(大章求月票!)第七百七十四章 聖皇與氣度第八百一十章 再回頭已是少年心第四十三章 飛雪映神通第三章 黃鐘計時,問天下春秋第一百八十七章 圖窮匕見(四千字大章)第三百五十六章 太歲頭上動土第五百零九章 我不懂劍術,我對劍術沒興趣第四百一十八章 天市垣懸棺真相第六百一十五章 何方神聖?第五百三十八章 最慘烈的一戰第八百八十七章 絕世劍仙第八百六十八章 墳的入侵第七百零七章 劍道第一峰第三百零六章 擒拿兇徒張三第四百九十六章 仙帝怪物第四百三十一章 恍若神魔第四百七十六章 悍勇誅神君第四百四十一章 肝腦塗地第五百一十一章 格殺帝使第一百六十七章 五御混元功第五百四十五章 人間真好(大章求票!)第一百七十五章 我還有事,讓皇帝等一等第一百六十二章 我的命運,我來掌握第二百一十五章 野獸蘇雲第四百三十七章 最是人間留不住第八百二十四章 道阻且長第八百三十二章 營救冥都大帝第七百二十六章 輪迴路上,世界枝頭第二百六十三章 元朔國體第629章 當年的事,很髒第八百八十八章 我要這劍有何用?第八百三十六章 道神幽潮生(月中求月票~)第八百六十三章 蟲第635章 鐘聲送葬(大章求票)第七百五十八章 續絃大業,遙遙無妻第八百四十二章 大小帝倏第四百三十五章 老師,弟子送你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