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山野之人

玉皇山第七重,這裡繁華無比,猶勝江南,玉皇山瀑布在這裡化作了飛雲湖,湖天一色,水面平靜無波,靜如鏡面,映照天上飛雲。

白雲行於湖面之上,擡頭望天,天空湛藍如洗。

當年樓班建造東都,在建造這裡時,擔心破壞了飛雲湖的美感,於是沿湖築壩,在湖邊築建一道道堤壩,堤壩將東都第七重的樓宇與飛雲湖分開,免得污染飛雲湖。

這些樓宇則是沿山而建,鱗次櫛比,一棟棟高樓大廈如同龍鱗,覆蓋在玉皇山上。

蘇雲坐在飄涯樓的神仙居中,向湖面看去,只見幾葉飄於湖面之上,舟下白雲悠悠。

“真是仙境一般。”

蘇雲旁邊的白月樓讚歎道:“東都氣象,非同凡響。”

蘇雲微微一笑,東都的景緻之美,令人歎爲觀止,但是說仙境,那還是要遜色許多。

他見過仙境,當真是無以倫比。

飄涯樓神仙居取的是飄泊天涯的意思,往往是外邦使節所居之地。

蘇雲收回目光,看向其他賓朋。

此次蒼九華宴請賓客,可不是專門請白月樓一人,還有幾位東都的一些世閥子弟,多是年輕才俊。

這些世家子弟,器宇不凡,在宴席上談笑風生,八面玲瓏。

蘇雲這次是作陪,因爲吃了盤羊,打死了高福,被蒼九華敬重,因此得了個白月樓下首的座位。

“那幾頭盤羊哪裡去了?”

蘇雲把自己席位上的飯菜清掃一空,飢腸轆轆,東張西望,沒有尋到那幾只盤羊,於是連連在賓客中張望,狐疑道:“難道那些盤羊變化成人,隱藏在這些賓客中?”

梧桐獨自坐一席,就在蘇雲旁邊,只吃了兩口,見蘇雲東張西望,於是示意焦叔傲把自己的飯菜送到蘇雲的桌上,道:“我吃不慣這些食物。”

蘇雲稱謝,繼續狼吞虎嚥,甕聲甕氣道:“師妹,你平日裡吃些什麼?”

“水,或者扭曲的性靈。”

梧桐道:“人們都說我吃人,其實是不吃的。”

蘇雲驚訝不已,他的靈界中,瑩瑩取來紙筆,認認真真的記錄人魔的習性,打算格一格人魔。

她與人魔有仇。

梧桐道:“這些世閥派子弟前來赴宴,恐怕對你不利。”

蘇雲將飯菜吃完,還是有些飢餓,白月樓看得膽戰心驚,連忙把自己那份也推過來,唯恐他把自己也吃了。

梧桐繼續道:“水鏡先生說你是白月樓的扈從,其實是給元朔貼金,讓元朔的臉面好看一些。但蒼九華只要稍加打聽一下,便知道你究竟是誰。元朔的實力到底如何,他還是會試探,並且還是能試探出來!”

蘇雲放下食物,目光越過衆多賓客,落在蒼九華身上,蒼九華身邊多是大秦的使節,然而在他旁邊,卻有幾個元朔人作陪,顯然身份地位極高。

梧桐彷彿認識這裡的每一個人,不緊不慢道:“蒼九華左邊黃衣的,名叫溫雁峰,溫丞相之子。溫雁峰旁邊紫衣的,名叫顧勝平,光祿卿之子。光祿卿與丞相,足以能與水鏡先生、薛聖人分庭抗禮。他們來赴宴,並非是巴結討好外邦使節,而是把你的身份捅出去,藉此來壞水鏡先生的好事。”

蘇雲道:“把我的真實身份捅出去,會讓大秦看出元朔的虛弱,對他們有什麼好處?”

梧桐淡淡道:“對元朔沒好處,但對他們好處大了。你擊敗了帝平,你的身份暴露,會有很多人挑戰你。戰勝你,便是戰勝帝平,世家的野心在東都中暗暗滋長。稍加宣揚的話,那就更加非同小可了。”

梧桐出現在他眼中的天門鎮中,仰望朝天闕,噗嗤笑道:“帝平登基以來,許多世家都已經對帝平極爲不滿,這次重用水鏡先生,更是讓這種不滿積累到極點。所以,七大世家動了反心,其他世閥未必不會動反心。”

蘇雲微微一笑,催動氣血,將她逼出自己的眼睛:“擊敗我?帝平都沒這個本事,更何況他們?”

紅紗拂過他的面頰,紅衣少女行走在他的性靈之中。

黃鐘之上,這女孩兒赤足走在一個個刻度上,黃鐘忽刻度旋轉,從她腳下流過,她雖在行走,卻始終留在原地。

蘇雲性靈漸漸越來越廣大,手掌平平攤開,黃鐘和鐘上女孩被他託在掌心。

“元朔國內,相同境界能夠擊敗你的人,的確不多。但倘若外邦使節擊敗你呢?”

蘇雲凝視掌中少女,免得她趁機出手,對付瑩瑩,不料紅紗漫天飛揚,遮住他的視線。

他伸手去撥紅紗,條條道道的紅紗散去,少女消失不見。

蘇雲仰頭,只見自己身處一片純淨無比的地方,處處白雲嫋嫋,一隻靈犀正在雲層中酣睡。

那靈犀醒來,見到他很是高興,向他奔來,不由分說將蘇雲馱載在背上,歡快向前跑去。

靈犀腳下,一條紅紗飄帶如虹橋,連接在雲端。

靈犀沿着紅紗向前奔跑,前方梧桐側臥在白雲之上,紅紗像是她的腰帶。

“外邦使節擊敗你,被有心人宣揚,便可以是擊敗你便是擊敗帝平,外邦使節擊敗了帝平,驅帝平退位,便可以理所當然。”

梧桐雙手抽動紅紗,靈犀歡快的跑近,越是接近,便見那雲上側臥的少女越是龐大。

靈犀跑到少女的掌中,那女子如同偉岸無邊的神祇,雙手捧起靈犀和蘇雲。

靈犀在她的掌紋間嬉鬧,跨過流水,跳過羣山。

梧桐的面孔出現在天外,悠悠道:“東都早已是一座魔都,魔性在這裡翻騰醞釀,要養出一尊魔神、魔王!”

她螓首低垂,閉上雙眸,紅脣向掌心中的蘇雲和白犀吻去。

蘇雲急忙擡手擋在身前,但見紅脣遮擋住他所有視線。

就在梧桐的紅脣即將接觸他時,一切景象消失,蘇雲又回到宴席上,卻見自己舉着一個空盤子在面前遮擋。

四周賓客紛紛看來,露出驚訝之色。

梧桐輕笑一聲,淡淡道:“二師弟。”

蘇雲抹去額頭的冷汗,適才他被梧桐氣血所侵,造成種種異象,可謂是被這魔女玩弄在指掌之間。

可見,梧桐的修爲已經遠比他深厚雄渾,這麼說來,他的確只能將大師兄之位拱手想讓,讓梧桐來做格物院大師姐了。

“白士子的扈從如此強大,可以吞噬盤羊,想來白士子的修爲實力,一定更加高明纔是。”

突然,宴席上一位靈士起身,朗聲道:“白士子乃是聖人弟子,兩位帝師共同栽培,因此小弟斗膽,想向士子討教一二。”

白月樓正襟危坐,面不改色,微笑道:“閣下是?”

那靈士欠身道:“家父元朔車郎將,東都梅家,梅歸亭。”

白月樓哈哈笑道:“梅家也是一個大世閥,但與聖人弟子相比,還是差得遠了。你若是能勝過我扈從蘇雲,纔有資格挑戰我。”

梅歸亭也是哈哈大笑:“久聞天道院一戰,挑戰元朔大帝的蘇士子之名,梅歸亭斗膽,向蘇士子討教!”

梧桐笑吟吟道:“我沒說錯吧?你早已被人識破。這些世閥之子,也會將你的身份抖出來,讓蒼九華知曉其中原委。”

蘇雲端起桌上酒杯,仰頭一飲而盡。

“十四歲不許喝酒!”他的靈界中,瑩瑩捲起書本氣憤的敲着他的腦袋。

蘇雲又給自己斟了一杯酒,自斟自飲起來。

梅歸亭從席後走出,笑道:“白士子不是天道院士子,但蘇士子卻是天道院士子,天道院中,與大帝一戰,將大帝逼得一退再退,名震東都。所有人都想知道,這位蘇士子到底是何人。今日有幸,可以在這裡遇到蘇士子。”

神仙居中,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蘇雲身上。

蒼九華看到這一幕,心中的憂慮突然間一掃而空:“就算元朔的學問大有長進,那又如何?這元朔上下,君不明,臣不賢,只知道內爭內鬥內耗,水鏡先生就算有通天徹地之能,也無用武之地。”

蘇雲仰頭飲酒,靈界中,瑩瑩還在不斷的敲他性靈腦殼:“不讓你喝,你偏喝!小小年紀不學好!”

梅歸亭目光閃動,不快道:“我斗膽向蘇士子請教,莫非蘇士子不給這個臉……”

“挑戰我,是要死人的。”

蘇雲把玩酒杯,目光落在酒杯上,淡漠道:“我出身天市垣,山野之人,但凡出手,很少留手。你父梅郎將少一個兒子,不至於絕後吧?只要你點頭,我給你挑戰我的機會。”

梅歸亭瞳孔驟縮,遲疑一下,點了點頭,哈哈笑道:“蘇兄……”

蘇雲手中酒杯飄起,杯口朝向梅歸亭,突然酒杯嗤嗤嗤分爲七道圓環,與他的大黃鐘彷彿。

“咣!”

一聲振聾發聵的鐘聲響起,但見音浪衝出,隱隱化作一口方圓數丈的大鐘!

梅歸亭啪的一聲炸開,化作齏粉。

蘇雲放下酒杯,酒杯碎了一地,乘着醉意環顧四周,搖搖晃晃起身,哈哈笑道:“還有誰想挑戰我?”

宅豬:八點半嗶哩嗶哩直播,直播間號:21778395,書友之間的交流,不說其他的。

第三百六十三章 最後的曙光泯滅第八十二章 他有靠山第二百二十七章 當着爹孃的面打殘第八百八十九章 雲書大道,帝后求子第二百零一章 蘇家第五百二十八章 萬劫淪流第二百零五章 東都怪事第四百零二章 當天定親,明日完婚第三百五十章 月亮上的梧桐第八百八十二章 死亡擱淺第四百九十四章 天船洞天第八百九十七章 中指第四百六十二章 燭龍異變第五百六十章 仙帝功法,功道等身第五百八十四章 腳踩六條船第一百二十一章 仙術、仙體第二百七十章 魔神氣息第五百二十一章 不死不滅玄功?打!第四百五十六章 冥都的秘密(第二更)第七百八十章 懸鐘之戰第七十四章 長生的奧妙(週一求推薦)第四百一十九章 一線生機第八百八十九章 雲書大道,帝后求子第一百三十一章 好了,格物院沒了(求月票)第九百章 輪迴的岔路口第三百三十二章 有什麼用第三百九十章 絕世仙體第五百二十二章 九玄不滅(第三更求票)第四百九十五章 廢土詭事第三百一十九章 天外劇變第五百三十三章 畫中琴妃第四百七十四章 心不設防第一百四十七章 通天閣第一打手第五百八十三章 脣槍舌劍美人心計(求月票)第八百六十三章 蟲第二百八十五章 有女夏夢覺第七百六十四章 進一步是修羅場(求月票)第二百五十二章 水鏡同天第五百五十六章 蘇雲的劫數第一百三十五章 學問交流第648章 吾道已成第六百六十三章 仙界之門的真相第八百零六章 水鏡見邪帝第八百六十章 那個人第七百九十三章 人魔的執念第657章 十二古神第八百八十章 混沌海翻船第660章 滅世金棺第五百一十二章 屁股論第四百一十九章 一線生機第二百四十一章 如仙降臨第七百一十二章 絕世兇獸第七百一十三章 手足相殘第一百一十三章 花錢討打第七百五十九章 雲仙帝,道相爭(求月票)第七百八十六章 你們先走,朕來斷後第二百八十三章 盤羊魔化第五百九十五章 解鈴人,蘇雲!第二百八十八章 新神入侵第一百五十六章 左鬆巖的戰力第七百七十八章 第一戰:血染蒼梧第二十章 遭雷劈了第七百四十五章 鴻蒙初現,長城初成第六百八十二章 你的劍道是我教的第八百八十六章 天尊深不可測第一百五十七章 而你,無可奈何第六百八十四章 護我周全第五百四十五章 人間真好(大章求票!)第六十七章 你太弱了第八百五十章 我即蟻羣第三百六十三章 最後的曙光泯滅第三百四十二章 兩敗俱傷第九十章 真假上使恰相逢第十七章 仙劍斬妖龍第639章 外鄉人的大道第三百四十六章 仙界廣寒山第九百四十四章 報復第三百一十六章 第一聖皇第五百四十五章 人間真好(大章求票!)第四百一十二章 蔓妖的女兒們第二百八十章 通天閣史話第七百三十二章 劍掃南河第二百七十一章 三十年風雨如晦第九百一十五章 鬥法聖王第九百一十五章 鬥法聖王第七十一章 姑娘,你不冷嗎?第五十五章 一點點兒的差距第三百八十六章 天外第一戰,仙人之威(大章求票)第九百一十八章 不敗之地第五百一十一章 格殺帝使第八百六十一章 至人無己,神人無功第一百八十三章 所以,你死了第六百六十九章 神魔亂舞的時代第五百三十六章 口舌之爭第五百二十九章 雨中悟道,神劍乃成第三百二十一章 絕境之下第七百六十一章 最動聽的情話(求月票)第三十九章 鬼怪第九百八十四章 道無善惡,善惡唯心第二百六十六章 我打人,是收錢的
第三百六十三章 最後的曙光泯滅第八十二章 他有靠山第二百二十七章 當着爹孃的面打殘第八百八十九章 雲書大道,帝后求子第二百零一章 蘇家第五百二十八章 萬劫淪流第二百零五章 東都怪事第四百零二章 當天定親,明日完婚第三百五十章 月亮上的梧桐第八百八十二章 死亡擱淺第四百九十四章 天船洞天第八百九十七章 中指第四百六十二章 燭龍異變第五百六十章 仙帝功法,功道等身第五百八十四章 腳踩六條船第一百二十一章 仙術、仙體第二百七十章 魔神氣息第五百二十一章 不死不滅玄功?打!第四百五十六章 冥都的秘密(第二更)第七百八十章 懸鐘之戰第七十四章 長生的奧妙(週一求推薦)第四百一十九章 一線生機第八百八十九章 雲書大道,帝后求子第一百三十一章 好了,格物院沒了(求月票)第九百章 輪迴的岔路口第三百三十二章 有什麼用第三百九十章 絕世仙體第五百二十二章 九玄不滅(第三更求票)第四百九十五章 廢土詭事第三百一十九章 天外劇變第五百三十三章 畫中琴妃第四百七十四章 心不設防第一百四十七章 通天閣第一打手第五百八十三章 脣槍舌劍美人心計(求月票)第八百六十三章 蟲第二百八十五章 有女夏夢覺第七百六十四章 進一步是修羅場(求月票)第二百五十二章 水鏡同天第五百五十六章 蘇雲的劫數第一百三十五章 學問交流第648章 吾道已成第六百六十三章 仙界之門的真相第八百零六章 水鏡見邪帝第八百六十章 那個人第七百九十三章 人魔的執念第657章 十二古神第八百八十章 混沌海翻船第660章 滅世金棺第五百一十二章 屁股論第四百一十九章 一線生機第二百四十一章 如仙降臨第七百一十二章 絕世兇獸第七百一十三章 手足相殘第一百一十三章 花錢討打第七百五十九章 雲仙帝,道相爭(求月票)第七百八十六章 你們先走,朕來斷後第二百八十三章 盤羊魔化第五百九十五章 解鈴人,蘇雲!第二百八十八章 新神入侵第一百五十六章 左鬆巖的戰力第七百七十八章 第一戰:血染蒼梧第二十章 遭雷劈了第七百四十五章 鴻蒙初現,長城初成第六百八十二章 你的劍道是我教的第八百八十六章 天尊深不可測第一百五十七章 而你,無可奈何第六百八十四章 護我周全第五百四十五章 人間真好(大章求票!)第六十七章 你太弱了第八百五十章 我即蟻羣第三百六十三章 最後的曙光泯滅第三百四十二章 兩敗俱傷第九十章 真假上使恰相逢第十七章 仙劍斬妖龍第639章 外鄉人的大道第三百四十六章 仙界廣寒山第九百四十四章 報復第三百一十六章 第一聖皇第五百四十五章 人間真好(大章求票!)第四百一十二章 蔓妖的女兒們第二百八十章 通天閣史話第七百三十二章 劍掃南河第二百七十一章 三十年風雨如晦第九百一十五章 鬥法聖王第九百一十五章 鬥法聖王第七十一章 姑娘,你不冷嗎?第五十五章 一點點兒的差距第三百八十六章 天外第一戰,仙人之威(大章求票)第九百一十八章 不敗之地第五百一十一章 格殺帝使第八百六十一章 至人無己,神人無功第一百八十三章 所以,你死了第六百六十九章 神魔亂舞的時代第五百三十六章 口舌之爭第五百二十九章 雨中悟道,神劍乃成第三百二十一章 絕境之下第七百六十一章 最動聽的情話(求月票)第三十九章 鬼怪第九百八十四章 道無善惡,善惡唯心第二百六十六章 我打人,是收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