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有點餓了

裘水鏡黯然,大秦劍閣的蒼九華很是聰明,他此來的目的,恐怕是爲了試探元朔的虛實。

倘若元朔依舊虛弱,那麼便向元朔動兵。倘若元朔強大起來,那麼便尋找機會,讓元朔陷入內亂和內鬥,從而讓元朔繼續陷入虛弱之中,無法崛起。

這纔是大秦派來使節的目的!

裘水鏡儘管看出這一點,卻有一種無力感,因爲元朔國朝廷之中能夠開眼看世界的,的確不多!

有人頑固守舊,看不清世界的變化,依舊抱着老祖宗那一套一成不變,新不如舊,言必稱古;

有人完全被擊垮了道心,覺得元朔的就是落後的,什麼都比不上外國,建立在元朔文化文明基礎之上的功法神通都應該丟得一乾二淨,元朔的文化文明也應該丟得一乾二淨;

更有人跪外國,哪怕是野蠻人一樣窮國小國,也覺得對方是人上人,遇到了便要跪下來叩拜一番,高呼洋人老爺以表敬意;

朝堂中還有人像是牆頭狗尾巴草,風往哪兒吹便往哪兒倒,看似中庸中正,實則沒有任何原則,然而落井下石倒是一把好手。每當人掉進井裡,他總會第一個跑過來砸上幾塊石頭正義凜然的痛罵幾句,表示自己永遠站在正義這一邊,當然誰站在井外誰就是正義;

這裡面更有甚者,覺得倒向外國也沒有關係,不就是皇帝嗎?外國人來做,似乎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只要能夠保證他們的利益。平日裡自己的利益,哪怕是雞毛蒜皮,稍稍受損,便咋咋呼呼,大聲嚷嚷,覺得有天大不公。

就算是元朔國遇到危難,爲國捐一點,他們也是一毛不拔的,渾然不知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的道理。

裘水鏡處在這樣的朝廷之內,常有一種空有一身本領而無處使的感覺。

他這次回京,看似風光,皇帝重用,實則是孤身一人拖着一艘破船在火海中前行。

而船上擠滿了幸災樂禍等着他被烈火燒死的看客,卻渾然不知破船隨時可能四分五裂,讓他們也墜入火海。

“萬萬不能讓大秦使節看出元朔比三十年前更加虛弱!”

裘水鏡微微一笑,淡然道:“我元朔乃是上邦,只是一時不查被你們反超而已,既然而今已經警醒,自然多是開眼看世界之人。別人不說,你身邊便有。”

蒼九華凜然,看向白月樓,白月樓畢竟是聖人弟子,賣相極佳,在朔方常年有數百年輕男女簇擁追隨,自然有一種不凡氣度,頗爲唬人。

蒼九華心中冷笑,向蘇雲看去,只見蘇雲長相比白月樓耐看,但此刻卻又不知因何發呆走神,於是收回目光,又落在白月樓身上。

白月樓微微一笑,心中暗暗叫苦,有一種騎虎難下的感覺。

“這些年來,皇帝陛下治世,文治武功都功蓋當世,早已不是海外番邦所能欺辱。蒼師侄,你是使節,我不爲難你。陛下。”

裘水鏡轉過身來,向金鑾殿內躬身,聲音堂堂貫耳:“大秦乃海外之國,突然暴富,不識上邦禮儀。金鑾殿乃羣臣朝覲之所,海外番邦豈能登堂入室?有辱上邦斯文。陛下在殿外接見,也是禮數。請陛下移駕。”

他話音落下,殿內便傳來帝平的聲音,笑道:“太常所言極是。起駕。”

文武羣臣躬身,相繼退出金鑾殿。

這些文武大臣分爲兩列,按照官階高低排序,沿着金鑾殿的臺階分立兩旁,靜靜等候。

元朔以黑紅爲美,朝中文臣武將身上官府多是黑色爲底,紅色綬帶,或以紅線在身上繡着各色神獸圖案。

又有金吾衛搬動龍椅,搬到殿前,那龍椅的扶手上,兩條嬌小的金龍突然遊動一下,竟然是真的金龍!

蘇雲也看到在扶手上的兩條金龍,不由快步來到樓臺前方張望,只見這龍椅上的金龍並非是真龍,而是某種四爪的蛟蟒,即便如此,也是非同小可了。

“若是能夠嘗他一嘗……”

蘇雲剛剛想到這裡,突然羣臣交頭接耳,議論紛紜,紛紛擡手向自己這邊指指點點,各自驚疑不定。

“就是這人,在天道院挑戰陛下!”

“……一身本領神通!”

“陛下被逼無奈,動用了仙術!”

……

蒼九華也見到這一幕,心頭微震,目光落在前方的蘇雲身上,然而又挪開,落在蘇雲身後的白月樓身上,心道:“元朔的文武大臣都認得他,看來他的確是元朔栽培出來,用來壓制我大秦使節的年輕強者。我此行肩負重任,萬萬不能有失。”

帝平邁步走來,落座在龍椅上。

此時的帝平紅光滿面,不像從前顯得病怏怏的,氣色十足。

蒼九華拍手,五個大秦靈士驅趕一頭盤羊上前,盤羊背上沒有樓宇,而是被白布蒙着,高高鼓起。

那五個大秦靈士用力將白布扯下,只見那盤羊背上是一個青銅圓臺,圓臺是由四隻人立起來的青銅盤羊共同托起,圓臺與羊角之間,承載着一隻巨大的眼珠。

那眼珠子外面一片漆黑,裡面則是眼白,與常人大異。

突然,眼珠子滾動一下,眼白中一片光幕射出,在金鑾殿與盤羊之間浮現出無數符文陣列,還有各種符文方程,文字圖案,複雜至極。

元朔滿朝文武紛紛張望,各自發出驚歎。

“這是功法神通的奧妙!”

“周天星斗陣列!好像與傳統的三垣排列不同!”

“龍脈走勢,地理建築,很是不凡!”

“還有靈器靈兵制造,也極爲高明!”

……

蒼九華起身,來到樓臺前,微微欠身,朗聲道:“元朔皇帝陛下,這是大秦獻於兄弟之邦的禮物。這些功法神通等文獻,乃是我大秦十幾年前的學問,今日進獻給元朔,幫助元朔走出矇昧。”

朝中文武一個個大怒,紛紛出列呵斥,正是那些守舊的文武,無非說奇技淫巧,有辱聖人學問云云,口誅筆伐。

然而又有文武大臣出列,說洋人功法精湛絕倫,滿懷善意而來,理當接納叩謝,並且回禮。

還有人冷笑,有人不置可否,一副坐山觀虎鬥的模樣。

裘水鏡出言笑道:“陛下,大秦兄弟之邦,算是有心了。不如就收下,賜給使節一些十年前的舊物回禮,陛下以爲……”

“且慢!”

蒼九華笑道:“水鏡先生,這些文獻學問,不是這麼拿的。我這一路走來,所見的是元朔百姓衣衫襤褸,佝僂,如螻蟻苟活,饑民面帶菜色。各地水災旱災蝗蟲瘟疫,渾然不像是久負盛名的天朝上邦,因此擔心來錯了地方。這些文獻學問,須得考校,才能拿走!”

他哈哈大笑,朗聲道:“久聞元朔有天道院,其中士子乃是元朔第一等聰明智慧之人,因此請陛下派來一些天道院士子,來學我大秦十多年前的學問。倘若能學會幾道神通,通過考覈,送於元朔無妨。倘若不能……”

蒼九華微笑道:“蠻夷之邦,有何德何能盤踞在這片沃土上?此地物華天寶之地,大秦合當居之!”

朝中文武頓時震怒起來,主戰派便要動手殺人,守舊派要殺這些番邦蠻子祭天,又有投降派叫着投降,騎牆派看熱鬧。

突然,帝平道:“裘愛卿,你是天道院太常,你以爲呢?”

裘水鏡躬身笑道:“此等小事,何須出動天道院士子?陛下,使節的車輦上,不是有我元朔才俊嗎?不如便讓這位才俊小試牛刀。倘若不成,再讓天道院士子出來教訓番邦使節也爲時不晚。”

帝平瞥了瞥蘇雲,揮手道:“恩准。”

裘水鏡直起腰身,又向一旁騎牆看熱鬧的薛青府薛聖人點了點頭,薛青府納悶,但還是回報以微笑。

裘水鏡突然張口,喝道:“白月樓白士子,你是天道院士子嗎?”

薛青府呆了,心中咯噔一下:“姓裘的要拿我弟子祭旗?”

白月樓也呆了呆,連忙回話道:“不是。”

裘水鏡臉上笑容斂去,喝道:“那麼,帶着你的扈從,學一學番邦十年前的學問!”

“我的扈從?”

白月樓眨眨眼睛,目光落在蘇雲身上,電光火石般醒悟過來:“水鏡先生口中的扈從,便是大師兄。其實,先生知道我的本事要比大師兄遜色一籌,所以主要是打算讓大師兄來壓一壓番邦氣焰!”

他也是聰明人,心中有些酸楚:“水鏡先生也是我半個老師,難道老師認爲,我不如大師兄?我偏偏要學會這番邦學問,讓他高看我一頭!”

他款款來到蘇雲身邊,向空中的符文大幕看去,頓時雙眼一抹黑:“看不懂!完全看不懂!”

白月樓依舊從容不迫,讓蒼九華心中暗道一聲糟糕:“此人胸有成竹,難道元朔的學問真的精勇猛進到這種程度?還是說,此人的才智太高,能夠在短短時間參悟出這些文獻中的內容?”

他卻不知白月樓經常滿面笑容的迎接少男少女的歡呼與恭維,早就做到天崩地裂而不形於色的程度。

——聖人所教,別的不說,臉皮一定夠厚。

蒼九華取出一塊懷錶,注視着指針,開始計時,道:“一個時辰後,考校白兄所得。”

而元朔這邊,監天司的官員祭起一口計時的大鐘,比蘇雲的黃鐘要簡陋很多。

白月樓身旁,“扈從”蘇雲打量大秦的符文陣列和各種方程,靈界中傳來瑩瑩的聲音,詫異道:“這裡的學問,的確要比天道院文淵閣中的學問高明瞭許多!”

蘇雲性靈道:“不過,他們的周天星斗陣列是錯的,他們是以太陽爲中心計算周天星斗,這樣是計算不出完整的七十二洞天。難怪是十多年前的學問。”

瑩瑩飛速演算,道:“好像這些文獻中,都多多少少隱藏着一些錯誤,大秦的靈士使壞,故意留下這些破綻。元朔的靈士倘若修煉了,上了戰場,肯定會被他們的靈士抓到這些破綻,直接要了性命!”

蘇雲這些日子隨她修行,雖然依舊無法將她的知識統統學來,但是眼界見識卻比從前高了許多倍,立刻也尋出幾處破綻。

他蹲在地上,寫寫畫畫,而白月樓則是一身白衣,迎風而立,揹負雙手,目視符文大幕,盡顯從容。

兩人高下,一眼分明!

蒼九華皺眉,額頭鑽出一滴滴冷汗,隨即冷汗被他逼回體內:“這個白月樓,難道真的如此強大?難道他真能一看就會,觸類旁通?不可能有這樣的人……可是,他不動聲色便擒走了七大天神……”

蘇雲與瑩瑩一邊交流,一邊學習,一個時辰過後,蒼九華啪的一聲將懷錶合起,喝道:“時間已到!”

與此同時,監天司的大鐘發出噹的一聲大響。

白月樓哈哈大笑,正要說話,突然蒼九華長聲笑道:“既然有兩位士子學習我大秦的學問,那麼今日便考校這位士子!”

他伸手指向蘇雲,元朔滿朝文武一片譁然。

“這次考校,要分出勝負生死,方能見學問!”蒼九華沉聲道。

元朔滿朝文武更是譁然,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蘇雲聽到自己耳畔邊猛地傳來一聲充滿野性魔性的嘶吼,像是有什麼殘忍的魔神,亮出了爪牙,等待廝殺,等待撕碎對手!

“有點餓了。”他舔舔嘴脣。

————宅豬那個朋友看過你們的建議,決定還是聽從大家意見,剃光頭髮。

第八百六十章 那個人第五百二十章 學我者死(九月衝榜求票!)第二百五十六章 蘇雲吹牛第八百四十章 誰贊成,誰反對?第二十章 遭雷劈了第649章 無人成仙第二百五十一章 境界之外是什麼第四百四十八章 你的想法很危險第四百二十八章 此地不宜久留第三百五十八章 烏合之衆,全軍覆沒第五百二十四章 冥都變故第二百六十六章 我打人,是收錢的第八百四十三章 生死之搏第九百一十六章 道與道同第八百七十八章 水鏡先生的陰謀第四百章 以我之名,狐假狐威第一百四十四章 魔性難平第九百三十八章 梧桐花開又一春第六章 無人區的居民們第三十六章 天市垣無序地帶第四百三十八章 仙界偷渡計劃第四百一十四章 仁至義盡,不再留情第八百七十八章 水鏡先生的陰謀第八百七十八章 水鏡先生的陰謀第七百章 橫渡神通海,再臨巫仙門第四百零八章 柴氏第一人第一百八十四章 朔方第一強者第六十三章 同學少年別,相逢鬢染霜第七百三十五章 人魔的誕生(大章求票)第五百七十一章 我的仙帝父親第九百四十九章 我叫薪火第四百零九章 沒錯,就是我第三百二十三章 大秦聖皇第五百四十四章 紅羅娘娘第二百三十五章 我來打一場第三百一十四章 火雲洞天第七百五十九章 雲仙帝,道相爭(求月票)第四章 北海中斷天門開第七百三十八章 道高一尺,神高千丈第七百五十八章 續絃大業,遙遙無妻第635章 鐘聲送葬(大章求票)第七十四章 長生的奧妙(週一求推薦)第一百四十八章 聖人家的盜馬賊第八百七十九章 鐘聲乍響魂兒飛第四百七十九章 神仙手段第五百四十三章 鍾若九淵第九百一十二章 天帝仲金陵,仙帝玉延昭第六百八十七章 帝王心計第六百六十三章 仙界之門的真相第八百二十六章 帝忽之百里瀆(豬生日快樂)第一百五十七章 而你,無可奈何第七百六十二章 太子(求月票)第九百二十一章 不滅的道光第一百四十章 更難得是這份謙虛第五百一十四章 蘇雲的一見鍾情第七百二十八章 父子相認第八百七十五章 你的未來,有了其他可能第七百零九章 道境九重天外天(求訂閱!)第四百五十八章 帝倏之腦(求票)第八百零四章 巾幗亦有凌天志第四百八十八章 反覆橫跳第四百六十二章 燭龍異變第四百六十章 朋友的友情(求票!)第三百五十六章 太歲頭上動土第三百零三章 發飆第三百零四章 諸神受難第四百一十一章 不要開棺!第二百八十一章 元老白澤(求月票)第八百五十八章 東君入太古,諸帝隱蹤跡第二百五十八章 夢中魘魔第五百一十七章 前朝第一忠臣,蘇聖皇第四百四十六章 仙界神魔的日常(求票)第三百六十四章 你看到的,是我讓你看到的(大章!)第六百八十章 心腹大患第七十三章 仙劍斬人魔第五百三十七章 雙劍合璧(求票!)第九百零五章 劫灰成雪,青青尋親(大章求月票!)第一百零一章 新晉財主(第四更)第五百五十四章 劫數將至(大章求票)第七十六章 我有一座天道院第七百三十五章 人魔的誕生(大章求票)第七十三章 仙劍斬人魔第一百二十四章 仙家血脈第二百五十七章 破碎的道心第625章 壯我鍾威第三百四十一章 誰的拳頭大,誰是大爺第七百三十二章 劍掃南河第十二章 若士必怒第四十八章 我們風氣不好第三百三十章 金身成神道第七十五章 朔方第四,全國前三第五百九十二章 天下無敵(求月票)第642章 一日夫妻百日恩第二百六十四章 寶瓶出銀河第八百四十六章 拾金不昧第四百八十一章 元朔母體文明第七百一十四章 逆賊當誅第八百六十九章 道語鬥道君第一百二十章 不是猛龍不過江第五百五十三章 老師,珍重
第八百六十章 那個人第五百二十章 學我者死(九月衝榜求票!)第二百五十六章 蘇雲吹牛第八百四十章 誰贊成,誰反對?第二十章 遭雷劈了第649章 無人成仙第二百五十一章 境界之外是什麼第四百四十八章 你的想法很危險第四百二十八章 此地不宜久留第三百五十八章 烏合之衆,全軍覆沒第五百二十四章 冥都變故第二百六十六章 我打人,是收錢的第八百四十三章 生死之搏第九百一十六章 道與道同第八百七十八章 水鏡先生的陰謀第四百章 以我之名,狐假狐威第一百四十四章 魔性難平第九百三十八章 梧桐花開又一春第六章 無人區的居民們第三十六章 天市垣無序地帶第四百三十八章 仙界偷渡計劃第四百一十四章 仁至義盡,不再留情第八百七十八章 水鏡先生的陰謀第八百七十八章 水鏡先生的陰謀第七百章 橫渡神通海,再臨巫仙門第四百零八章 柴氏第一人第一百八十四章 朔方第一強者第六十三章 同學少年別,相逢鬢染霜第七百三十五章 人魔的誕生(大章求票)第五百七十一章 我的仙帝父親第九百四十九章 我叫薪火第四百零九章 沒錯,就是我第三百二十三章 大秦聖皇第五百四十四章 紅羅娘娘第二百三十五章 我來打一場第三百一十四章 火雲洞天第七百五十九章 雲仙帝,道相爭(求月票)第四章 北海中斷天門開第七百三十八章 道高一尺,神高千丈第七百五十八章 續絃大業,遙遙無妻第635章 鐘聲送葬(大章求票)第七十四章 長生的奧妙(週一求推薦)第一百四十八章 聖人家的盜馬賊第八百七十九章 鐘聲乍響魂兒飛第四百七十九章 神仙手段第五百四十三章 鍾若九淵第九百一十二章 天帝仲金陵,仙帝玉延昭第六百八十七章 帝王心計第六百六十三章 仙界之門的真相第八百二十六章 帝忽之百里瀆(豬生日快樂)第一百五十七章 而你,無可奈何第七百六十二章 太子(求月票)第九百二十一章 不滅的道光第一百四十章 更難得是這份謙虛第五百一十四章 蘇雲的一見鍾情第七百二十八章 父子相認第八百七十五章 你的未來,有了其他可能第七百零九章 道境九重天外天(求訂閱!)第四百五十八章 帝倏之腦(求票)第八百零四章 巾幗亦有凌天志第四百八十八章 反覆橫跳第四百六十二章 燭龍異變第四百六十章 朋友的友情(求票!)第三百五十六章 太歲頭上動土第三百零三章 發飆第三百零四章 諸神受難第四百一十一章 不要開棺!第二百八十一章 元老白澤(求月票)第八百五十八章 東君入太古,諸帝隱蹤跡第二百五十八章 夢中魘魔第五百一十七章 前朝第一忠臣,蘇聖皇第四百四十六章 仙界神魔的日常(求票)第三百六十四章 你看到的,是我讓你看到的(大章!)第六百八十章 心腹大患第七十三章 仙劍斬人魔第五百三十七章 雙劍合璧(求票!)第九百零五章 劫灰成雪,青青尋親(大章求月票!)第一百零一章 新晉財主(第四更)第五百五十四章 劫數將至(大章求票)第七十六章 我有一座天道院第七百三十五章 人魔的誕生(大章求票)第七十三章 仙劍斬人魔第一百二十四章 仙家血脈第二百五十七章 破碎的道心第625章 壯我鍾威第三百四十一章 誰的拳頭大,誰是大爺第七百三十二章 劍掃南河第十二章 若士必怒第四十八章 我們風氣不好第三百三十章 金身成神道第七十五章 朔方第四,全國前三第五百九十二章 天下無敵(求月票)第642章 一日夫妻百日恩第二百六十四章 寶瓶出銀河第八百四十六章 拾金不昧第四百八十一章 元朔母體文明第七百一十四章 逆賊當誅第八百六十九章 道語鬥道君第一百二十章 不是猛龍不過江第五百五十三章 老師,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