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鎮裡的長輩不是人

蘇雲收回手臂,劇痛讓他的右臂麻木,額頭青筋亂竄,霎時間佈滿豆大的汗珠,疼得幾乎昏死過去。

“贏了?”他左手託着右臂,有些茫然。

剛纔那個危急關頭,他按照仙劍斬殺神鱷的那一劍揮動手臂,沒想到竟然真的將楊勝這個可怕的敵人斬殺。

那仙劍是他雙目失明的元兇,是他修煉鱷龍吟時的夢魘,沒想到他久思成疾的情況下,竟然也不知不覺間模仿了這一劍的形態。

他也沒想到這一劍的威力這麼強。

“小云哥……”

蘇雲聽到聲音,心中一喜:“不平,你還活着?”

他正想走過去,雙腿一軟,險些跌倒。

另一邊,花狐拖着一條斷腿向這邊爬來,狸小凡靠在樹下,抱着自己被打斷的尾巴哽咽落淚。

蘇雲又聽到青丘月的咳嗽聲,他終於露出笑容,無力的坐了下來。

次日清晨,蘇雲、花狐、狸不凡等人出現在天門鎮的藥鋪。

天門鎮還是一如既往的是陰天,不見太陽,但是在天門鎮外卻是豔陽高照,古怪得很。

羅大娘經營鎮子裡唯一的藥鋪,她用布條把蘇雲的右臂懸吊在胸前,又用木板幫花狐固定了斷腿,給了他一根柺棍拄着。

“不會打架,還學人打架!”

羅大娘捋直了狸小凡的斷尾,用一根木棍固定住,把斷尾綁好,冷笑道:“怎麼沒打死你們?”

花狐、狸不凡等狐妖一臉驚恐的看着這尊鬼神,戰戰兢兢,不敢說話。

蘇雲笑道:“大娘別嚇唬他們,我們真的就差點被打死了。”

羅大娘哼了一聲,繼續幫狐不平包紮,突然重重一勒:“不學好!”

狐不平眼淚長流,正要痛呼出聲,卻被滿臉驚恐的狐狸們捂住了嘴巴,只得嗚嗚幾聲表示抗議。

終於,他們的傷被羅大娘處理了一遍,蘇雲鬆了口氣,把羅大娘拉到角落裡,悄聲道:“大娘,我覺得曲伯不是人。”

羅大娘嚇了一跳,不動聲色道:“小云,你瞎說什麼?”

蘇雲遲疑一下,沒有說出自己在天門後的世界的見聞,道:“我只是有這個懷疑,曲伯可能已經死了。現在的曲伯,可能只是他的性靈而已。”

羅大娘噗嗤笑出聲來:“臭小子又胡思亂想。老曲能吃能喝,能蹦能跳,他怎麼可能是鬼?別胡思亂想。這幾天不要四處亂跑,免得又被人打殘了。”

蘇雲應了一聲。

花狐拄着柺棍,狸小凡屁股朝天豎着尾巴,狐不平和青丘月躺在擔架上,在蘇雲的宅院裡曬着太陽。

整個天門鎮都不見天日,但惟獨蘇雲的院子裡有陽光可以照下來。

這是裘水鏡的功勞。

自從這位水鏡先生來後,大笑一聲,天門鎮的天空中的陰霾便破了一塊,只要是白天,但凡有太陽,便會有日光照下來,恰恰是照在蘇雲的宅院上。

蘇雲坐在那裡,思索道:“花二哥,不知道爲什麼,我總覺得我們天門鎮有古怪。”

四隻狐狸面面相覷,不知他爲何說出這話。

天門鎮,何時正常過?

蘇雲繼續道:“我懷疑我們鎮的一位長輩,可能不是人。”

四隻狐狸被嗆得連聲咳嗽。

狐不平剛要張嘴說話,被花狐把柺棍塞到嘴裡,說不出話來。

狐不平委屈萬分,心道:“小云哥不知道,他們鎮裡不是一位長輩不是人,而是所有長輩都不是人……”

蘇雲又道:“不過我覺得他並沒有惡意。相反,他對我很好。”

他安靜下來,坐在那裡默默出神。曲伯的確對他很好,這是一個和藹的老頭。

四隻狐妖也安心養傷。

洪爐嬗變養氣篇可以強身健體,提升恢復速度,於是日落月升的時候,他們便去汲取日月精華,磨練元氣。

蘇雲腦海裡翻來覆去的都是格殺楊勝的那一劍。

那一劍輕易間便破去了鱷龍吟的一切招式,雖然當時蘇雲是處於絕望之中以手臂爲劍,使出那一劍。

但是現在他卻不知該如何復現那一劍。

蘇雲試圖催動氣血,但右臂的傷着實嚴重,他格殺楊勝時氣血近乎狂暴,瘋狂涌入脫臼的右臂,撕裂了右臂的肌腱筋膜,導致到處都是淤痕。

現在,他稍微催動氣血,便感覺右臂像是要炸開一般。

“等到痊癒之後,再試着重現那一招劍法。”

他又思索揣摩鱷龍吟的散手,想到興起時便演練幾招,每次嘗試演練都疼得直皺眉頭。

“再不老實就殘了!”

羅大娘來給他們換藥,見蘇雲還在用左臂練散手,不禁搖頭,吩咐他們道:“最近幾天不要出門。天門鎮附近來了些外人,很兇。”

“外人?”蘇雲露出警惕之色。

天門鎮很少來外人。

他在鬼市上格殺童帆,從楊勝的表現來看,童帆應該是個很重要的人,難道所謂的外人,是因爲童帆之死而來?

羅大娘爲他們檢查一番,道:“聽說是來抓蛟龍的。好像有人散佈消息,說咱們這有條大蛇要化作蛟龍,因此都想來捉。你們老老實實呆在鎮裡,不要去湊熱鬧。”

“不是來尋我的?”

蘇雲鬆了口氣,心道:“那麼一定是來抓全村吃飯的。這條蛇還邀請我們去觀摩他化蛟龍呢。”

蛇蛻變化作蛟龍,機會難得。

蘇雲在天門後的世界遭遇仙圖,看到過鱷龍蛻變,化作蛟龍的情形,因此對大黑蛇蛻變化作蛟龍的興趣不大。

而且他目不能視,看不到蛻變的過程。

不過,對花狐他們來說,觀看化龍意義非凡,對他們鱷龍吟的提升很大,絕對不能錯過!

蘇雲安心養傷,休養的這兩天,他的洪爐嬗變也順利修煉到第四重,元氣更加雄厚。

等到他肩頭的傷好得差不多,蘇雲便開始一遍又一遍的練習散手。

經歷了與楊勝一戰,讓他對於鱷龍吟的理解也越來越深,這幾日傷勢重,無法練習,但是他的大腦裡卻已經將三十六散手練了不知多少遍。

鱷龍吟三十六散手的奧秘,也被他琢磨清楚。

腦袋裡想清楚,還需要身體來掌握,因此他傷勢剛好便立刻不斷練習。

花狐的斷骨還沒完全好,拄着柺棍站在一旁觀望,只見蘇雲對三十六散手的掌握越來越熟練,恍惚間宛如一個多頭的鱷龍魔怪,猙獰兇惡,四面八方出擊,好不嚇人!

“小云的本事,越來越強了。”花狐由衷替他感到高興。

忽然,只聽鱷龍雷音越來越響,蘇雲胸腔中的元氣衝蕩,愈發劇烈,四種鱷龍雷音混作一體。

這四種聲音融合的一剎那,聲音彷彿發生了改變,讓蘇雲體內的元氣劇烈摩擦,胸腔中發出一陣長吟。

那龍吟聲如同洪鐘大呂,金石之聲交錯,這一瞬間,蘇雲體表竟然有氣血涌出,化作鱷龍,而鱷龍的體內竟有一頭蛟龍正在努力掙扎,仰頭長鳴,試圖破殼而出!

此刻的蘇雲,像是一個正在經歷蛻變的鱷龍,努力的脫去鱷龍的皮殼,化蛟!

花狐差點以爲自己看錯了,急忙揉了揉眼睛:“是鱷龍吟的第三種成就,顯形嗎?不對吧,小云明明纔剛剛修成洪爐嬗變的第四重,怎麼可能做到氣血顯形?”

蘇雲的氣血溢出體表,形成的鱷龍形態動盪不休,掙扎不休,像是要渡劫的魔怪!

蘇雲對此一無所覺,他閉上眼睛站在那裡。

此刻他體內奇異的事情發生了。

他的性靈神通,那口黃鐘的第七層環,忽環的表面,竟然浮現出一幅幅鱷龍圖!

忽環有三百六十刻度,每一幅鱷龍圖恰恰佔據了一個刻度,共有三十六幅圖,佔據了三十六個刻度。

隨着忽環的旋轉,三十六刻度上的鱷龍圖也自奔騰咆哮,恰恰就是鱷龍吟的三十六散手!

蘇雲驚訝不已。

別人不知道黃鐘來歷,但他卻一清二楚。

他幼年雙目失明,鬱鬱寡歡,一日踉蹌來到鎮外,坐在歪脖子柳樹下大哭。樹下的岑伯見他可憐,於是便告訴他時間的刻度,年、月、天、時、字、秒、忽。

岑伯告訴他,只要他的腦子裡有這樣一個記錄時間的時鐘,他就算沒有眼睛,也可以像長着眼睛一樣生存下去,他可以看到四周的一切,可以感受到世界的美好。

蘇雲信以爲真,天真的他爬到鎮上的鐘樓,一點一點的撫摸鐘樓裡的銅鐘。

他想象自己的腦海裡也有這樣一口黃銅大鐘,與鐘樓裡的銅鐘不同的是,他的黃鐘分爲七個不同的環,每層環有着不同的時間刻度,不同的轉速。

後來,他才知道這叫觀想。

但是當時蘇雲只有七歲,並不知道這些,他爲了活下去,爲了能夠“看到”四周,而不斷想象黃鐘,不斷加深黃鐘的印象。

久而久之,他的腦海裡便有了這樣一口黃鐘。

可是,自己的黃鐘的刻度中,並沒有鱷龍圖啊!

宅豬:求推薦票,對,就是你褲兜裡的,兩個圓圓的……不不,不是那個,把那兩個圓圓的放下!是旁邊的,對對,就是這倆硬幣。

第九百四十五章 脅迫時代第三百零七章 又出來一位老哥哥第五百七十七章 劫灰大仙君第四百九十四章 天船洞天第五百一十二章 屁股論第二百九十四章 短暫的愛戀第五百三十五章 邪惡獻祭第三百三十四章 你知道你爹是人魔嗎?第七百四十五章 鴻蒙初現,長城初成第五百三十三章 畫中琴妃第六百八十五章 劍道第一陣圖第七百七十章 美麗新世界(求月票)第二百三十一章 最強召喚術第四百四十四章 雜草般的生命力第六百八十五章 劍道第一陣圖第二百八十一章 元老白澤(求月票)第七百三十二章 劍掃南河第三百三十三章 新閣主登基第八百四十一章 會心一擊第630章 天后見邪帝第五十三章 睡夢中好殺人第二百七十九章 西方第一案,盤羊案第三百八十一章 三聖降魔第二百九十三章 懷春少年第二百七十章 魔神氣息第八百四十六章 拾金不昧第三百七十五章 小破孩第八百一十九章 朕與那帝絕何異?第三百二十一章 絕境之下第七百一十五章 蘇雲的把兄弟們第一百九十七章 大帝蕩魔第三百一十一章 珠胎暗結與秦晉之好第八百二十三章 成全你的無上威名(求月票!)第六百零一章 鐵索連船(求訂)第二百三十九章 裘水鏡弔喪第二百六十三章 元朔國體第八百二十七章 星空中的雷音(大章求月票!)第五百二十一章 不死不滅玄功?打!第一百九十一章 神仙才能受的傷第661章 自毀長城第三百三十章 金身成神道第三十二章 努力做個正常少年第一百七十二章 師與徒(我票呢?)第五百二十六章 古道熱腸第六百一十九章 溫嶠掀桌子(修正)第一百五十三章 馬又丟了第三百四十四章 給人魔道心種心魔(六一求票!)第八百九十七章 中指第655章 流年不利第五百五十二章 冥都入侵第一百零三章 董醫師與育天將第八百九十四章 打補丁第九百二十九章 帝混沌與風道尊第一百八十五章 肥豬出欄第七百四十四章 大道長城第十章 野性張揚第四百七十七章 餘聲未了第二百五十九章 海上詭事(第二更)第四百六十九章 禍從口出(週一求票)第五百九十一章 她瘋了第八百零二章 再造宇宙星空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是光腳的第一百零七章 背鍋之一代宗師第五百七十五章 冥都聖王(雙倍求票!)第八百一十五章 只是當時已惘然第七百二十五章 第六仙界,陛下可曾如願?第六百九十八章 我心光明(求保底月票)第四百二十九章 無恥之尤第五百四十三章 鍾若九淵第四百三十六章 借劍一用第二百三十四章 丞相歸來(求訂閱月票!)第二百五十九章 海上詭事(第二更)第九百四十一章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第八百零六章 水鏡見邪帝第八百八十九章 雲書大道,帝后求子第四百一十六章 開啓懸棺第一百三十三章 無敵腦補(週一求票)第七百七十四章 聖皇與氣度第一百八十四章 朔方第一強者第656章 連續翻船第二百七十七章 姑娘,我受傷了第三百七十三章 蘇雲的道場第三百五十五章 蘇雲的烏合之衆第一百一十七章 靈界種火第八百五十七章 亡羊補牢第九十五章 墮落成魔第九百一十九章 輪迴地獄第十五章 人心險惡更勝妖第七百七十四章 聖皇與氣度第七百零四章 混沌海觀察者第八百一十一章 天師對帝心第七百三十九章 穩坐釣魚臺第四百九十章 三聖道場第六百一十四章 好人蘇雲(大章求票)第八百零九章 身死誰記生前事第五百三十四章 舊神,古老世界的統治者第九百三十章 大善人和善解人意第二百七十八章 神帝劍術(建議改成:你就叫)第四百七十一章 一念不生第一百六十章 領隊學哥之死
第九百四十五章 脅迫時代第三百零七章 又出來一位老哥哥第五百七十七章 劫灰大仙君第四百九十四章 天船洞天第五百一十二章 屁股論第二百九十四章 短暫的愛戀第五百三十五章 邪惡獻祭第三百三十四章 你知道你爹是人魔嗎?第七百四十五章 鴻蒙初現,長城初成第五百三十三章 畫中琴妃第六百八十五章 劍道第一陣圖第七百七十章 美麗新世界(求月票)第二百三十一章 最強召喚術第四百四十四章 雜草般的生命力第六百八十五章 劍道第一陣圖第二百八十一章 元老白澤(求月票)第七百三十二章 劍掃南河第三百三十三章 新閣主登基第八百四十一章 會心一擊第630章 天后見邪帝第五十三章 睡夢中好殺人第二百七十九章 西方第一案,盤羊案第三百八十一章 三聖降魔第二百九十三章 懷春少年第二百七十章 魔神氣息第八百四十六章 拾金不昧第三百七十五章 小破孩第八百一十九章 朕與那帝絕何異?第三百二十一章 絕境之下第七百一十五章 蘇雲的把兄弟們第一百九十七章 大帝蕩魔第三百一十一章 珠胎暗結與秦晉之好第八百二十三章 成全你的無上威名(求月票!)第六百零一章 鐵索連船(求訂)第二百三十九章 裘水鏡弔喪第二百六十三章 元朔國體第八百二十七章 星空中的雷音(大章求月票!)第五百二十一章 不死不滅玄功?打!第一百九十一章 神仙才能受的傷第661章 自毀長城第三百三十章 金身成神道第三十二章 努力做個正常少年第一百七十二章 師與徒(我票呢?)第五百二十六章 古道熱腸第六百一十九章 溫嶠掀桌子(修正)第一百五十三章 馬又丟了第三百四十四章 給人魔道心種心魔(六一求票!)第八百九十七章 中指第655章 流年不利第五百五十二章 冥都入侵第一百零三章 董醫師與育天將第八百九十四章 打補丁第九百二十九章 帝混沌與風道尊第一百八十五章 肥豬出欄第七百四十四章 大道長城第十章 野性張揚第四百七十七章 餘聲未了第二百五十九章 海上詭事(第二更)第四百六十九章 禍從口出(週一求票)第五百九十一章 她瘋了第八百零二章 再造宇宙星空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是光腳的第一百零七章 背鍋之一代宗師第五百七十五章 冥都聖王(雙倍求票!)第八百一十五章 只是當時已惘然第七百二十五章 第六仙界,陛下可曾如願?第六百九十八章 我心光明(求保底月票)第四百二十九章 無恥之尤第五百四十三章 鍾若九淵第四百三十六章 借劍一用第二百三十四章 丞相歸來(求訂閱月票!)第二百五十九章 海上詭事(第二更)第九百四十一章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第八百零六章 水鏡見邪帝第八百八十九章 雲書大道,帝后求子第四百一十六章 開啓懸棺第一百三十三章 無敵腦補(週一求票)第七百七十四章 聖皇與氣度第一百八十四章 朔方第一強者第656章 連續翻船第二百七十七章 姑娘,我受傷了第三百七十三章 蘇雲的道場第三百五十五章 蘇雲的烏合之衆第一百一十七章 靈界種火第八百五十七章 亡羊補牢第九十五章 墮落成魔第九百一十九章 輪迴地獄第十五章 人心險惡更勝妖第七百七十四章 聖皇與氣度第七百零四章 混沌海觀察者第八百一十一章 天師對帝心第七百三十九章 穩坐釣魚臺第四百九十章 三聖道場第六百一十四章 好人蘇雲(大章求票)第八百零九章 身死誰記生前事第五百三十四章 舊神,古老世界的統治者第九百三十章 大善人和善解人意第二百七十八章 神帝劍術(建議改成:你就叫)第四百七十一章 一念不生第一百六十章 領隊學哥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