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通天閣第一打手

蘇雲停下腳步。

步秋容高聲道:“劫灰怪復生,前來營救他們的神王,焚燬上個世界的劫火便會延續,朔方城便會化作一片火海!你去海外看看,已經燃燒的劫火之城不在少數!”

蘇雲轉過身來,不解道:“我只是一個蘊靈境界的小小靈士,如何拯救朔方?諸君,你們都是大人物,難道你們便無法拯救朔方嗎?你們掌握了這個盒子,掌握塵幕天空,鎮壓劫灰怪,對你們來說不是很簡單的事情嗎?”

“只有閣主才能掌握塵幕天空!不通過歷代閣主的考覈,誰也無法掌握鑰匙!”

步秋容大聲道:“掌握了鑰匙,才能掌握歷代閣主的靈兵,鎮壓劫灰城!掌握鑰匙,不是掌握能力,而是掌握責任!我們擔不起。”

他回頭看向在場的衆人,道:“啞巴大師兄是蓋樓的,造墓也行,哀帝留着他,給元朔造了許多新城。二師兄是研究天文地理的,別人說他是看風水起家的,但二師兄在天文地理上的造詣可以說獨步天下!三師兄……”

一個斗笠男子邁步上前,聲音低沉道:“我是造兵器的。元朔最好的靈兵,都是出自我手。我這一脈,曾經給大帝制造渡海征服海外的樓船!老四,你來說你是做什麼的。”

又有一個披風斗篷女子上前,柔聲道:“我是設計符文的。歷代聖人的大聖靈兵,往往都是我這一脈幫忙設計出來的。老五。”

又有一個青年上前,一說話嗓子就有些顫抖:“我、我是……”

步秋容替他說道:“五師兄已經有十多年沒有說過話了,他不善與人交流。五師兄是冶煉材料的,他這一脈發現新的煉器材料,塵幕天空用的材料便是他們這一脈發現的。”

這是,另一個黑紗蒙面的女子上前一步,道:“我這一脈是做水利的,是先聖李陸海一脈。元朔國大部分的水利交通,都是我們這一脈做出來的。”

又有一人上前,聲音渾厚道:“我這一脈是醫學,研究其他人,偶爾也供其他人研究。”

蘇雲心頭一跳,深深看了那身材勻稱的男子一眼:“董醫師?他是董醫師!他連身材也改變了,但這是他的聲音絕對沒錯!”

“我這一脈格物,窮究物理。”

“我這一脈是天象氣象,有人說我們是術士,呼風喚雨。”

“我們這一脈負責研究性靈奧妙,溝通召喚其他世界的靈。”

“我這一脈是考古,在地底搜尋上古遺蹟……”

……

一個個怪人各自上前,各報門戶。

等到他們把各自門戶報了一遍,步秋容上前道:“我這一脈負責通天閣的開銷,也即是賺錢的。我這一脈掌管通天閣的財富。沒有錢,通天閣根本無法存在。除了我們之外,通天閣還有其他支脈,因爲距離太遠,無法趕來。”

啞巴大師兄雙手在胸前比劃一下,步秋容道:“大師兄是說,海外也有通天閣的支脈。這些年來,元朔衰落,海外支脈想成立第二個通天閣,從外國人中選出一個閣主。若是那樣的話,通天閣幾千年的傳承,便會旁落。甚至,整個通天閣都會成爲海外入侵元朔的武器!”

啞巴大師兄連連點頭。

步秋容撿起木頭盒子,沉聲道:“閣主,你應該看出來了,我們雖然各有所長,但是我們並非是專門修行戰鬥法門的。而且因爲修行太專一,導致我們在其他領域可以說是一片空白。我們可以解開世上最難解的謎團,可以破除最難的封禁,但是大方向,我們需要有人來指導。”

他捧着木頭盒子,躬身道:“遇到真正的生死搏殺,我們真的不行。面對皇權壓迫,我們也不行。所以,通天閣的閣主,一定是我們之中武力最強的那個,也是最具智慧的那個,可以指給我們方向的人,可以爲我們承受權勢壓迫,可以保護我們安心做研究。通天閣主,並不是什麼高高在上的職務,其實只是保護我們的那個人……”

塵幕天空所化的那堵牆前方,衆人沉默下來。

他們的確是強大到可怕的人,但也是最需要保護的人,皇權可以將啞巴大師兄的舌頭,把樓班一脈殺了大半,爭鬥可以讓董醫師改頭換面,不敢用自己的真面目見人。

蘇雲還看到了幾個人明顯有着殘疾,還有人臉上刺着字。

樓班死後,顯然通天閣的所有人日子都不太好過。

蘇雲遲疑一下,向步秋容走去,他的肩頭,瑩瑩提醒道:“蘇士子,沒有好處的!拿着鑰匙,只有責任!你幫他們打架,幫他們解決難題,幫他們處理麻煩,幫他們造什麼通天閣!”

這時,一個聲音道:“瀅前輩,你也是我們性靈這一脈的。”

瑩瑩呆了呆,不再說話。

蘇雲接過木頭盒子,笑道:“我曾經答應過左僕射,一定不會辜負朔方百姓。倘若我無法成爲皇帝派來的上使,那麼我需要有保護朔方百姓的能力。”

他握着木頭盒子,微笑道:“步秋容,倘若你們有更好的人選,讓他來我這裡拿走鑰匙。”

啞巴大師兄露出笑容,大步上前,拉着蘇雲的手來到塵幕天空所化的那堵牆前,將蘇雲的手和木頭盒子一起印在牆上。

木頭盒子嵌入牆壁中,蘇雲的手掌覆蓋在牆壁上,啞巴大師兄以無比龐大的元氣支撐着蘇雲的性靈,那堵牆頓時如同波紋般抖動!

蘇雲立刻感覺到自己的性靈觸覺一瞬間飛速向外延伸,性靈是一個人的精神聚集體,他的精神觸覺沿着朔方城的地底,四面八方鋪去!

他察覺到自己的精神與一根根粗大無比的銅柱相連,沿着銅柱向上而去,在地底的一條條管道中奔流。

那應該是朔方城這座城市的地基!

隨即他的精神世間所有的樂器在同一時間響起,交匯共鳴,精神沿着一座座樓宇升騰,貫穿一道道橋樑,通過一條條大路!

整個朔方城,像是突然間與他的性靈共鳴共生,這種感覺着實奇妙!

朔方城像是擁有了生命,擁有了變化的可能,他甚至感覺到整個朔方城便是自己的肢體的一部分!

“鑰匙,是開啓所有閣主性靈神兵的鑰匙,因此下代閣主,必須要得到所有閣主的認可。”

步秋容躬身,道:“閣主,無可替代。”

他身形向後退去,其他人也向後退去,很快,一個個消失在黑暗之中。

蘇雲感覺到自己的精神越來越廣,朔方城作爲一個巨大的靈兵,也在他的“視野”中變得越來越細緻,越來越入微。

啞巴大師兄以自身強大的氣血,帶着他去熟悉朔方城這個龐大無比的性靈神兵,讓他的精神烙印在朔方城的每一個符文印記之中!

他可以看到朔方城的細微構造,他的性靈精神可以融入到城市樓宇中隱藏着的最細小的符文中,將符文裡暗藏的神通激發。

他也可以控制街道上每一根燈柱,控制劫灰燈的明滅。

倘若他的性靈和元氣足夠強大,他甚至覺得自己可以控制雲橋的動向,控制高樓廣廈的形態!

蘇雲的精神散發越來越廣,突然,他怔了怔,他的性靈精神來到朔方城的邊緣,“看到”一根燈柱被卡在一座橋樑的欄杆上。

而在橋下,吊着一尊龍驤石雕。

“這匹馬……”

他還未來得及仔細查看,突然啞巴大師兄收回法力,蘇雲的性靈精神頓時如同潮水般縮回,那種掌控朔方城的感覺很快消散。

啞巴大師兄咧嘴笑了笑,舉起一個木頭牌子,牌子上寫着“改日再會”的字樣。

蘇雲正要說話,啞巴大師兄轉身消失在黑暗中。

書怪瑩瑩坐在他的肩膀上,手託下巴,滿臉愁容,鬱郁不歡。

蘇雲定了定神,詢問一番,書怪瑩瑩不說話,額頭上浮現出一個“愁”字。

蘇雲知道她在想瀅士子的事情,心道:“瑩瑩聽說瀅士子也是通天閣的人,估計是對自己的前世有些恐懼了……奇怪,那匹龍馬是怎麼回事?”

他心念一動,邁開腳步離開地底劫灰山,只見他腳下一道道階梯自動出現,蘇雲步步高升,很快從劫灰山內部來到山頂。

小木樓還在山頂,蘇雲走入小樓二層,催動氣血,突然小木樓震動雙翼,木鐵構成的羽翼用力拍動,木樓振翅而起,向上飛去。

瑩瑩還是不想說話,坐在蘇雲對面看着窗外,額頭上有浮現出一個“帥”字。

蘇雲哈哈大笑。

下方劫灰城,正在開採劫灰的礦工聽到黑乎乎的天空中傳來笑聲,不由連打幾個冷戰。

小木樓越飛越高,來到地底的天穹,蘇雲性靈站在靈界中揮手,朔方城地底的宏偉建築自動裂開。

木樓振翅飛行,一路向上,進入一座樓宇之中。

大樓內部,一個個房間宛如一個個模塊,在悄然無息的移動方位,重組重構,雕樑畫棟,飛速更改。

而樓中的人幾乎難以察覺這種變化,等到小木樓振翅從樓中飛出,那棟樓宇一切恢復如初。

夕陽西下,李竹仙、少女梧桐和白月樓行走在朔方的城市底層,向文昌學宮走去,大鳥天鳳焉巴巴跟在他們後面,不住的回頭打量自己的後背,背上沒有了小樓,讓它特別不自在。

“大師兄就這樣被人抓走了,要不重選一個大師兄?”白月樓目光閃動,微笑道。

少女梧桐噗嗤笑道:“你還想做大師兄?我們五人之中,恐怕你是墊底的那個,連竹仙都能弄死你。”

突然,大鳥天鳳歡快的叫了兩聲,腳步邁開,從衆人頭頂跑了出去,在街道上橫衝直撞,把來往的車輦撞得一片混亂。

“我的鳥!”

李竹仙連忙追過去,氣道:“蠢鳥,笨鳥!快點回來!”

這時,幾人都看直了眼,只見天鳳奔跑的方向,一座小木樓長出了一對翅膀,正在拍動羽翼飛行在天空中。

那小樓如同一隻巨大的木頭鷹,越飛越低,終於將要降落,天鳳連忙跑到下面等着,只見木樓落在它的背上。

天鳳長長舒了口氣,一臉滿足的樣子。

突然,木樓兩翼嘩啦啦作響,木鐵軸承齒輪呼嘯飛出,衝入街道中,驚得人們一片驚叫,很快消失不見。

小木樓上,蘇雲推開車窗,向追來的幾人笑道:“要載你們一程嗎?”

太陽終於落山,朔方城街道上的劫灰燈被逐一點燃,城市的角落裡,一座廢棄的石橋上卡着一根燈柱,燈柱上拴着繮繩,而繮繩下拴着一尊龍驤石雕。

等到太陽落山,那龍驤石雕突然變得鮮活起來,龍爪亂抓,馬尾亂掃,試圖在空中奔跑起來,然而蹦躂半天,也未能掙脫。

過了良久,這匹龍馬停止掙扎,認命的掛在那裡。

一夜過去,太陽即將升起,龍驤露出驚駭之色,奮力掙扎,還是沒能掙脫。

第一縷陽光照耀過來,照向橋底,只見一根繮繩上掛着一尊驚恐的龍驤石雕,張牙舞爪,一動不動。

宅豬:臨淵行書評區活動,即將結束了,還未參加的書友,快來起點參加活動吧,我看了一下,基本上參加就能得獎……嗯,有獎品的!

第五百五十五章 賤死不救第二百零九章 不太妙啊第七百四十六章 往昔曾相見第八百六十一章 至人無己,神人無功第八百八十四章 等風來第二十八章 臨淵而行第八百三十八章 道神宮(除夕快樂!)第四百八十二章 瑩瑩高光第八百八十六章 天尊深不可測第七百八十六章 你們先走,朕來斷後第五百三十一章 邪法葬屍第八百零六章 水鏡見邪帝第五百四十九章 娘娘們耍流氓(大章求票)第二百八十四章 若無其事第三百二十八章 劍斬神荼第一百六十二章 我的命運,我來掌握第五百二十九章 雨中悟道,神劍乃成第三百二十四章 大奸似忠(第二更)第二百零七章 必死之心第六百六十二章 我兒柳劍南(求訂閱月票)第三百七十八章 天市垣四大禁地第八百二十二章 歪打正着第九百四十一章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第八百八十四章 等風來第二百一十三章 直接吃掉第七百二十六章 輪迴路上,世界枝頭第八百一十六章 大廈將傾(求月票)第一百二十章 不是猛龍不過江第一百零九章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第八百八十三章 無量劫第七十七章 兩個世界第五百四十五章 人間真好(大章求票!)第四百一十七章 懸棺鎖雲晞第二百一十四章 裘水鏡弄權第三百四十章 鳳棲梧桐(第三更)第一百四十九章 聖人的面具第三百九十七章 溫情第五百四十四章 紅羅娘娘第五百零九章 我不懂劍術,我對劍術沒興趣第六百六十八章 外鄉人第四百三十一章 恍若神魔第七百三十六章 杜應必死(求月票,求訂閱)第八百九十九章 義之戰第二百五十一章 境界之外是什麼第八百零一章 仙相帝忽第八百六十章 那個人第七百六十一章 最動聽的情話(求月票)第四百五十五章 黑暗裡有東西(第一更)第五百二十六章 古道熱腸第七百零四章 混沌海觀察者第五十二章 誤上賊船(求推薦票)第二百一十一章 放肆了你第一百五十一章 運用之妙,存乎一心第五百六十章 仙帝功法,功道等身第三百九十二章 女大三抱金磚第十四章 七日渡劫第四百八十三章 迷戀九尾狐第二百六十二章 一毛不拔第六百八十五章 劍道第一陣圖第一百六十五章 不正常的雲第二百九十七章 杏林往事第十章 野性張揚第四百一十二章 蔓妖的女兒們第三百三十六章 殺死神的第三種辦法第三十章 暴雪之戰的真正結局第八百章 天帝的擔當第三百三十六章 殺死神的第三種辦法第六百六十七章 棺中人脫困第一百四十四章 魔性難平第八百四十二章 先天神刀第七百三十五章 人魔的誕生(大章求票)第五百一十一章 格殺帝使第一百四十九章 聖人的面具第一百五十九章 走入權力中心(求月票!)第六百九十四章 吾道一出便稱孤(月底求票!)第五百二十二章 九玄不滅(第三更求票)第五百五十章 蘇雲腳踩三條船第九百二十二章 你看不懂第八百四十一章 決戰帝倏(牛年快樂!)第七百二十章 臨淵最強打工人第七百一十九章 少年仙人絕第一百二十一章 仙術、仙體第二百四十章 魔中之傑第一百七十七章 引爆朔方第四百三十六章 借劍一用第二百二十八章 上古流派第五百九十九章 你們果然苟且了!第三百二十一章 絕境之下臨淵行九月月票衝刺,火線告急!!!第一百九十四章 領隊學哥與韓君(求月票!)第九十九章 一公一母(入V第二更,求月票訂閱~)寫在《臨淵行》上架之前第九百三十六章 鐘聲一響第五百八十八章 瑩瑩大老爺(求月票)第二百一十五章 野獸蘇雲第七百二十三章 第三仙界,師與徒第五百一十七章 前朝第一忠臣,蘇聖皇第二十章 遭雷劈了哀悼逝者,紀念英雄第七百五十七章 師兄?
第五百五十五章 賤死不救第二百零九章 不太妙啊第七百四十六章 往昔曾相見第八百六十一章 至人無己,神人無功第八百八十四章 等風來第二十八章 臨淵而行第八百三十八章 道神宮(除夕快樂!)第四百八十二章 瑩瑩高光第八百八十六章 天尊深不可測第七百八十六章 你們先走,朕來斷後第五百三十一章 邪法葬屍第八百零六章 水鏡見邪帝第五百四十九章 娘娘們耍流氓(大章求票)第二百八十四章 若無其事第三百二十八章 劍斬神荼第一百六十二章 我的命運,我來掌握第五百二十九章 雨中悟道,神劍乃成第三百二十四章 大奸似忠(第二更)第二百零七章 必死之心第六百六十二章 我兒柳劍南(求訂閱月票)第三百七十八章 天市垣四大禁地第八百二十二章 歪打正着第九百四十一章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第八百八十四章 等風來第二百一十三章 直接吃掉第七百二十六章 輪迴路上,世界枝頭第八百一十六章 大廈將傾(求月票)第一百二十章 不是猛龍不過江第一百零九章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第八百八十三章 無量劫第七十七章 兩個世界第五百四十五章 人間真好(大章求票!)第四百一十七章 懸棺鎖雲晞第二百一十四章 裘水鏡弄權第三百四十章 鳳棲梧桐(第三更)第一百四十九章 聖人的面具第三百九十七章 溫情第五百四十四章 紅羅娘娘第五百零九章 我不懂劍術,我對劍術沒興趣第六百六十八章 外鄉人第四百三十一章 恍若神魔第七百三十六章 杜應必死(求月票,求訂閱)第八百九十九章 義之戰第二百五十一章 境界之外是什麼第八百零一章 仙相帝忽第八百六十章 那個人第七百六十一章 最動聽的情話(求月票)第四百五十五章 黑暗裡有東西(第一更)第五百二十六章 古道熱腸第七百零四章 混沌海觀察者第五十二章 誤上賊船(求推薦票)第二百一十一章 放肆了你第一百五十一章 運用之妙,存乎一心第五百六十章 仙帝功法,功道等身第三百九十二章 女大三抱金磚第十四章 七日渡劫第四百八十三章 迷戀九尾狐第二百六十二章 一毛不拔第六百八十五章 劍道第一陣圖第一百六十五章 不正常的雲第二百九十七章 杏林往事第十章 野性張揚第四百一十二章 蔓妖的女兒們第三百三十六章 殺死神的第三種辦法第三十章 暴雪之戰的真正結局第八百章 天帝的擔當第三百三十六章 殺死神的第三種辦法第六百六十七章 棺中人脫困第一百四十四章 魔性難平第八百四十二章 先天神刀第七百三十五章 人魔的誕生(大章求票)第五百一十一章 格殺帝使第一百四十九章 聖人的面具第一百五十九章 走入權力中心(求月票!)第六百九十四章 吾道一出便稱孤(月底求票!)第五百二十二章 九玄不滅(第三更求票)第五百五十章 蘇雲腳踩三條船第九百二十二章 你看不懂第八百四十一章 決戰帝倏(牛年快樂!)第七百二十章 臨淵最強打工人第七百一十九章 少年仙人絕第一百二十一章 仙術、仙體第二百四十章 魔中之傑第一百七十七章 引爆朔方第四百三十六章 借劍一用第二百二十八章 上古流派第五百九十九章 你們果然苟且了!第三百二十一章 絕境之下臨淵行九月月票衝刺,火線告急!!!第一百九十四章 領隊學哥與韓君(求月票!)第九十九章 一公一母(入V第二更,求月票訂閱~)寫在《臨淵行》上架之前第九百三十六章 鐘聲一響第五百八十八章 瑩瑩大老爺(求月票)第二百一十五章 野獸蘇雲第七百二十三章 第三仙界,師與徒第五百一十七章 前朝第一忠臣,蘇聖皇第二十章 遭雷劈了哀悼逝者,紀念英雄第七百五十七章 師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