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你深不可測你知道嗎?

“我的馬呢?”

藥材鋪前,蘇雲一臉迷茫,只見他栓在這裡的龍驤不翼而飛,除了龍驤之外,拴馬的燈柱也不見了。

燈柱是被一股極大的力量連根拔起,地底的石墩子都被薅了出來。

這時有人走上前來,道:“蘇士子,你的馬把燈柱帶走了,念在士子是初犯,把燈柱的錢補上便可。”

蘇雲黑着臉,摸了摸袖兜,囊中羞澀,他的錢都給了裘水鏡。好在池小遙看出他的窘況,連忙把燈柱錢付了。

龍驤帶着燈柱返回天市垣,蘇雲無法帶着學姐兜風,只好與池小遙一起步行回朔方學宮。

路上池小遙跟他講課,柔聲細語,蘇雲時不時以性靈翻閱書籍,相互對照,學得飛快,遇到不解之處,池小遙稍加解釋,蘇雲便了然於胸。

兩人不知不覺間走到文昌學宮,一邊走一邊繼續討論,忽然一輛負山輦在前方停下,左鬆巖推開車窗,探出頭來,呵呵笑道:“蘇士子,池士子,上車來,我載你們一程!”

蘇雲和池小遙連忙上車,左鬆巖笑眯眯道:“池士子先去樓下,我有話與蘇士子說。”

池小遙委屈不已,只得下樓一個人坐着。

蘇雲坐在左鬆巖對面,左鬆巖微笑道:“聽聞上使與聖人結伴同行,去老無人區查案。不知道這一行,老無人區死了幾個天將或者妖神啊?”

他心中頗爲爽快,心道:“以往這位上使捅出簍子,都是我來兜着,差點便讓老瓢把子兜不住,不得不請出十七州一百零八郡的瓢把子助陣,可謂是丟了顏面。而這一次,終於輪到聖人來兜底了!”

他很想看一看朔方聖人薛青府吃癟的樣子。

蘇雲小心翼翼,道:“這次去老無人區查案,老無人區的天將和妖神一個沒死。”

左鬆巖呆了呆,試探道:“是神王死了,還是妖王死了?”

“也都未死,神王受了重傷。”

蘇雲遲疑一下,道:“薛聖人差點死掉了。”

“轟隆!”

小樓中傳來劇烈的氣血震盪,卻是左鬆巖氣血不穩,體內的氣血浮動了一下。

蘇雲也被震得氣血涌動不休,有如浪濤澎湃。他急忙穩住氣血,只見桌子上到處都是細密無比的裂痕,又看了看窗戶,窗戶上也都是緻密的裂痕。

“左僕射的修爲真渾厚!”蘇雲暗贊。

左鬆巖長長吸氣,終於壓下心神的悸動,詢問道:“朔方聖人陪你一起去查案,差點死了?聖人也兜不住?”

蘇雲小心翼翼道:“聖人受了重傷,差點性命不保。我把他送到董醫師那裡醫治了,董醫師說要再觀察治療幾天才能痊癒,現在修爲應該還剩下一兩成。”

左鬆巖不由打個冷戰,臉色陰晴不定:“連聖人都差點折損了,蘇士子的威力真不小。你們查的到底是什麼案子?”

蘇雲如實相告:“童家老神仙已經來了,與老無人區的神王聯手,暗算我與薛聖人。我拼命相救,請來一些朋友幫忙,這才逃出生天。”

“你救援薛聖人,還請來朋友幫忙?”

左鬆巖疑惑,試探道:“上使在無人區有朋友?”

蘇雲又遲疑一下,點了點頭,老老實實的承認:“僕射,實不相瞞,我在天市垣也有一點點小小的勢力……”

左鬆巖捋了捋鬍鬚,深深看他一眼:“上使,你深不可測你知道嗎?”

蘇雲愕然:“僕射何出此言?”

左鬆巖冷笑道:“朔方聖人薛青府,乃是朔方第一高手,放在朔方全國來看,他的戰力也可以穩穩位列前十!他與你一起出行辦案,他差點死了,現在還身負重傷,而你卻好端端的,屁事沒有。你只是蘊靈境界,他卻是徵聖境界,甚至說不定原道境界!你不是深不可測,誰還能配得上這句稱讚?”

蘇雲委屈萬分,辯解道:“是我朋友厲害……”

左鬆巖面色凝重道:“童老神仙既然來了,那麼事情便兇險多了。童家的老神仙在東都朝廷中有如常青樹,根深蒂固長盛不衰。這老兒在朝中經歷了元帝、哀帝和平帝三朝大帝,始終屹立不倒。朔方學宮便是他建的,不少達官貴人便是出身自朔方學宮,見了他的面,都要稱一聲老師。”

蘇雲揚了揚眉毛,詢問道:“老神仙的目的,是什麼?”

左鬆巖冷笑道:“神仙當久了,想換換口味做皇帝。他在朝野的勢力枝繁葉茂,或許,他就是那個領隊學哥。而七大世家也要藉此機會,再進一步,成爲皇親國戚!”

蘇雲眼簾低垂,輕聲問道:“那麼,聖人想做什麼?”

左鬆巖深深看他一眼:“他想成聖,真正的聖人。民間封聖不行,須得皇帝親自封他爲聖。既然他有這個念想,便可以與他聯手應對朔方時局。上使,老神仙出現,我要親自去見水鏡,早作準備!”

蘇雲起身,告辭下樓。

池小遙連忙與他一起下了車輦,低聲道:“這棟小樓碎了。”

她話音未落,突然轟隆一聲巨響,負山獸背上的小樓碎成齏粉,木屑煙塵瀰漫,待到煙塵散去,蘇雲看到左鬆巖依舊端坐在那裡,屁股下的木椅還在。

然而一陣風吹來,左鬆巖屁股下的椅子便化作木屑被風吹去。

池小遙悄聲道:“左僕射好像被什麼嚇到了,古怪,什麼東西能把左僕射嚇成這樣?”

蘇雲不答,與少女一起向前走去,前方山水居在望。蘇雲突然問道:“小遙學姐,你覺得我深不可測嗎?”

池小遙噗嗤笑道:“你啊?你是你們家當中最單純的那個,哪來的城府?就算是青丘月那小丫頭,城府都比你深!”

蘇雲嘆了口氣,心中默默道:“爲什麼像左僕射這樣的人,都把我想象得如此陰險狡猾?”

之後幾天,蘇雲總算安穩下來,左鬆巖不再逼他查案,他得以靜下心來求學。池小遙這幾天留宿在山水居中,趁着晚上爲他補課,蘇雲總算追上青丘月等人的進度。

大年三十這天,池小遙終於把十四門功課授完,其中儒學課、道學課和釋學課這三門課程她也講了,只是這三門屬於舊聖絕學,論知識,就算是年紀最小的青丘月,其學問也足以做池小遙的老師。

因此,反倒是蘇雲做先生,給她補了這三門課。

其他功課,如天文地理這類課程較爲簡單,只需要記憶,很是輕鬆。最難的還是術數,術數本是出自結繩計數,後來道家發揚光大,再到後來色目人的學問超越了元朔,文昌學宮的術數有色目人學問的影子。

色目人的術數太繁瑣,文昌學宮加以簡化,以符文來代替色目人的術數詞彙,更方便學習理解。

短短几天時間,蘇雲和幾個小狐妖已經基本掌握士子幾年才能掌握的內容。

但是花費的金錢,也是其他士子幾年才能花完的一筆數字!

請池小遙爲私學先生倒是不貴,但每人二十枚天眼,卻相當於短短十天花掉十塊青虹幣!

要知道有些靈士半年也未必能賺來一塊青虹幣。

年夜飯過後,蘇雲與池小遙在學宮中漫步,只見學宮中有些留校的男男女女結伴而行,正在欣賞煙花。

——那是靈士們用自己的神通在半空中製造出的絢麗景象,一道道神通在天空中爆開,奼紫嫣紅,五顏六色,照亮夜空。

蘇雲和池小遙停步張望,只見夜空絢麗,池小遙低聲道:“今年年前,各種事件頻發,天災人禍不斷,人禍更甚,讓朔方人心惶惶。今天,才總算有些年味兒了。”

兩人在學宮中慢吞吞的走着,只見學宮中的煙花升騰,朔方城其他地方也有靈士的神通不斷升起,在天空中炸開,照亮夜色,驅散黑暗。

天空中還有各種絢麗的圖案,有絢麗文章鋪在空中,字字綻放光芒,突然化作明亮的山水,天上的街道,儒家聖人行走在其中。

又有佛陀浮現,寺廟林立,大大小小諸佛漂浮在空中;

又有道家的仙人騎鶴而來,大大小小的洞天從空中浮現;

又有音律自空中響起,竹笛,洞簫,箜篌,古琴,古箏,大鼓,號角等各種樂器在空中奏響動人旋律;

還有人用神通在天空中搭建了建築,長橋臥波,樓宇宮闕,水利交通。

還有那樓船畫舫,行駛在天上的神通長河之中;奇花異卉,在空中綻吐芬芳;有長龍遊動,遊走於炫目的神通之間;有鳳凰翱翔,振翅在山林之上。

還有那海中才有的大魚,在天上游弋,神話裡纔有的神獸,在空中行走。

畫中才有的仙人,傳說中祥瑞,各大顯學的祖師,彷彿都以神通的形式活了過來,出現在朔方的年夜上。

蘇雲突然聽到青丘月的叫聲,循聲看去,只見青丘月、狸小凡和狐不平沒有留在山水居,而是趁着年夜跑了出來玩耍,幾個小妖狐蹦蹦跳跳,哇哇驚歎。

蘇雲心中微動,頭頂性靈神通大黃鐘浮現出來,噹的一聲鐘響,只見黃鐘內一條條蛟龍遊出,連奔帶跑,衝到那幾個正在看煙花看神通的小妖狐身邊。

蛟龍頭顱一拱,把他們拱到龍背上,一條條蛟龍騰跳如飛,載着他們越升越高。

青丘月、狸小凡和狐不平抓住龍角,驚叫連連,突然又咯咯笑了起來,只見他們已經來到空中,身邊到處都是綻放的神通。

狐不平大着膽子站起來,突然縱身跳出,站在一頭走過的貔貅背上,向青丘月和狸小凡興奮的招手。

青丘月和狸小凡也從蛟龍背上跳出去,踩着一連串飛過的文字,在空中奔跑,闖入一片長橋上。

長橋散發着光芒,兩隻小狐狸俯身橋下看去,只見散發出燈光的畫舫從橋下駛過。

兩個小妖狐剛剛跳下橋,還未落到畫舫上,便見貔貅飛來,貔貅背上的狐不平抓住兩人,沿着長河向遠處的城裡奔去。

那裡,神通更多,在天空中形成另一座天上城市。

蘇雲氣道:“這幾個小傢伙,真不讓人省心!”

突然,池小遙抓住他的手,拉着他向前跑去,笑道:“師弟,咱們也去年夜遊街!”

蘇雲怔了怔,只見前方的學姐衣裙飄揚,蕩在他的臉上,池小遙回頭,宛如這一年冬日的陰冷過去,笑容如春光在少女的臉上漸漸變得嫵媚起來,把他的心情也照耀的明媚了幾分。

蘇雲跟着她向前跑去,池小遙輕盈的縱跳,腳下踩着一支支箭羽,越升越高。蘇雲頭頂黃鐘徐徐轉動,時不時飛出一隻畢方,也墊着兩人的腳步。

他們升上空中,在神通形成的天上的街道中行走,去見那一尊尊大佛的虛影,去見古代的聖人,去拜會神仙。

少年少女站在巨大的鯤背上在空中游弋,身後的大河澎湃,流於江山之間,又或者站在畫舫船頭,指點着岸上的景緻,背後燈籠高掛。

他們在飛來飛去的樂器中行走,傾聽着美妙動人的旋律,身邊有鳳凰伴飛,鴛鴦遨遊。

只見天上的行人漸漸多了,許許多多年輕的靈士也結伴在天上游走,歡聲笑語從天上傳來。

朔方的過年夜,說不出的熱鬧。

他們玩耍到下半夜,直到天上的神通漸漸少了,這才沿着一片絢麗文章從空中走下,來到雲橋上。

兩人走在雲橋上,只見還有行人流連忘返,有少年男女坐在長橋上相互依偎,等待着看新年的日出。

這一夜,蘇雲見識到了萬千奇妙的神通和城市的繁華。

宅豬:新肺炎疫情全國病例過五萬人了,湖北有四萬八,宅豬也爲此很憂心,一月底的時候,以個人的名義捐給武漢慈善總會一萬元。

豬不是搞了幾次直播嗎?書友在直播中打賞了一千六。汗顏,搞直播只是覺得這是與讀者交流最直接的途徑,沒想到還有打賞。這筆錢宅豬就當成善款,以臨淵行書友的名義,又捐給了武漢慈善總會。

在武漢慈善總會的公衆號,新型肺炎防控,收支明細裡,搜索臨淵行,就可以看到這筆錢了。

當然,宅豬的公衆號,也趁機關注一下唄~~

第四百四十三章 鐘山洞天第661章 自毀長城第六百九十三章 黃鐘第八刻度第五百六十三章 正人君子,非禮勿視第三百零三章 發飆第四百六十九章 禍從口出(週一求票)第九百一十一章 非人第一百七十四章 朔方亂不亂,老子說了算第三百二十四章 大奸似忠(第二更)第二百三十一章 最強召喚術第七十五章 朔方第四,全國前三第三百六十五章 餘燼的餘光(求訂閱,求月票)第六百六十四章 別離天外天(求訂)第八百七十四章 我可以敗,這一戰不能輸第六百八十章 心腹大患第七百二十七章 三人論道第633章 唯一的破綻(月底求月票!)第一百零五章 招黑先生第一百六十一章 朝天闕的下落第三百四十一章 誰的拳頭大,誰是大爺第一百二十九章 一招仙人第三百八十章 仙劍大過濾計劃第五百零九章 我不懂劍術,我對劍術沒興趣第五十六章 鄉下來的士子不是人第四百一十五章 仙藤黑血第四百八十五章 破嘴宋神君第四百八十八章 反覆橫跳第七百三十四章 驚才絕豔謫仙人第一百零三章 鏡中一月當天第三百七十四章 我,到家了第八百四十一章 會心一擊第五百六十五章 太古禁區,解封第四十三章 飛雪映神通第五百七十四章 眉心豎眼(大章)第一百五十八章 我的刀來第二百九十四章 短暫的愛戀第四百八十五章 破嘴宋神君第三百七十二章 天降隕石第一百四十九章 聖人的面具第九百二十四章 井中栽蓮第七百四十七章 天罡福地煉魔記第638章 聖皇心計(月底求票)第四百五十六章 冥都的秘密(第二更)第五百七十九章 完整的帝倏寫在《臨淵行》上架之前第五百三十一章 邪法葬屍第八十二章 他有靠山第四百五十三章 你不是無名之輩第六百六十八章 外鄉人第五百零三章 流放帝心第七百八十七章 求死有道第七百四十四章 大道長城第二百二十七章 神之一手第九百二十一章 不滅的道光第二百八十四章 若無其事第五十一章 被自己的來頭嚇死第624章 不要反抗(求訂閱)第七百一十四章 逆賊當誅第四百五十六章 冥都的秘密(第二更)第四百六十四章 仙界賤男(求票!)第五百七十章 兩大仙帝聚首(求訂閱)第一百六十一章 朝天闕的下落第八百三十章 破死劫第一百七十六章 水鏡徐來第三百四十三章 矇蔽道心(兒童節求月票!)第八百一十八章 邪帝,朕稱帝了第六百七十章 幕後二把手第四百七十章 偷功不成反被煉第八百一十九章 朕與那帝絕何異?第五百二十六章 古道熱腸第五百四十六章 五重道場顯神威第三百六十二章 奇貨可居第十四章 七日渡劫第九百四十二章 班門弄斧第四百九十八章 邪帝之心第一百一十四章 拜師水鏡第七十六章 我有一座天道院第四百零八章 柴氏第一人第三百七十一章 陛下何故造反?第六百八十章 心腹大患第四十五章 長夜牧歌第八百一十二章 酒是千齡不老丹第五百九十四章 碰也不死(求票)第四百四十章 帝屍復活第五百八十九章 第一聖皇(求票)第六百一十章 天皇曜魄萬神圖第四百五十七章 太子蘇雲(第三章求票!)第七百五十三章 鴻蒙初闢道初分第七百六十四章 進一步是修羅場(求月票)第一百二十二章 又見攤友第五百三十章 破解仙帝劍道(求訂閱)第七百三十九章 穩坐釣魚臺第十九章 朔方城來客第八百七十四章 我可以敗,這一戰不能輸第二百四十九章 應龍老哥哥第九百四十五章 脅迫時代第二百八十八章 新神入侵第三百六十九章 天生一把硬骨頭第七十三章 仙劍斬人魔第八十七章 夜探劫灰廠
第四百四十三章 鐘山洞天第661章 自毀長城第六百九十三章 黃鐘第八刻度第五百六十三章 正人君子,非禮勿視第三百零三章 發飆第四百六十九章 禍從口出(週一求票)第九百一十一章 非人第一百七十四章 朔方亂不亂,老子說了算第三百二十四章 大奸似忠(第二更)第二百三十一章 最強召喚術第七十五章 朔方第四,全國前三第三百六十五章 餘燼的餘光(求訂閱,求月票)第六百六十四章 別離天外天(求訂)第八百七十四章 我可以敗,這一戰不能輸第六百八十章 心腹大患第七百二十七章 三人論道第633章 唯一的破綻(月底求月票!)第一百零五章 招黑先生第一百六十一章 朝天闕的下落第三百四十一章 誰的拳頭大,誰是大爺第一百二十九章 一招仙人第三百八十章 仙劍大過濾計劃第五百零九章 我不懂劍術,我對劍術沒興趣第五十六章 鄉下來的士子不是人第四百一十五章 仙藤黑血第四百八十五章 破嘴宋神君第四百八十八章 反覆橫跳第七百三十四章 驚才絕豔謫仙人第一百零三章 鏡中一月當天第三百七十四章 我,到家了第八百四十一章 會心一擊第五百六十五章 太古禁區,解封第四十三章 飛雪映神通第五百七十四章 眉心豎眼(大章)第一百五十八章 我的刀來第二百九十四章 短暫的愛戀第四百八十五章 破嘴宋神君第三百七十二章 天降隕石第一百四十九章 聖人的面具第九百二十四章 井中栽蓮第七百四十七章 天罡福地煉魔記第638章 聖皇心計(月底求票)第四百五十六章 冥都的秘密(第二更)第五百七十九章 完整的帝倏寫在《臨淵行》上架之前第五百三十一章 邪法葬屍第八十二章 他有靠山第四百五十三章 你不是無名之輩第六百六十八章 外鄉人第五百零三章 流放帝心第七百八十七章 求死有道第七百四十四章 大道長城第二百二十七章 神之一手第九百二十一章 不滅的道光第二百八十四章 若無其事第五十一章 被自己的來頭嚇死第624章 不要反抗(求訂閱)第七百一十四章 逆賊當誅第四百五十六章 冥都的秘密(第二更)第四百六十四章 仙界賤男(求票!)第五百七十章 兩大仙帝聚首(求訂閱)第一百六十一章 朝天闕的下落第八百三十章 破死劫第一百七十六章 水鏡徐來第三百四十三章 矇蔽道心(兒童節求月票!)第八百一十八章 邪帝,朕稱帝了第六百七十章 幕後二把手第四百七十章 偷功不成反被煉第八百一十九章 朕與那帝絕何異?第五百二十六章 古道熱腸第五百四十六章 五重道場顯神威第三百六十二章 奇貨可居第十四章 七日渡劫第九百四十二章 班門弄斧第四百九十八章 邪帝之心第一百一十四章 拜師水鏡第七十六章 我有一座天道院第四百零八章 柴氏第一人第三百七十一章 陛下何故造反?第六百八十章 心腹大患第四十五章 長夜牧歌第八百一十二章 酒是千齡不老丹第五百九十四章 碰也不死(求票)第四百四十章 帝屍復活第五百八十九章 第一聖皇(求票)第六百一十章 天皇曜魄萬神圖第四百五十七章 太子蘇雲(第三章求票!)第七百五十三章 鴻蒙初闢道初分第七百六十四章 進一步是修羅場(求月票)第一百二十二章 又見攤友第五百三十章 破解仙帝劍道(求訂閱)第七百三十九章 穩坐釣魚臺第十九章 朔方城來客第八百七十四章 我可以敗,這一戰不能輸第二百四十九章 應龍老哥哥第九百四十五章 脅迫時代第二百八十八章 新神入侵第三百六十九章 天生一把硬骨頭第七十三章 仙劍斬人魔第八十七章 夜探劫灰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