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若士必怒

“岑伯,這是花二哥,是我朋友。”

蘇雲踢了踢暈倒的花狐,花狐始終不醒,少年遲疑一下,道:“岑伯,水鏡先生傳授給我洪爐嬗變養氣篇,說是我修成之後,就可以治癒雙眼。”

岑伯沉默片刻,道:“你從前進入夜市,是爲了尋找治癒你眼疾的辦法。現在你有足夠的把握治癒自己的眼疾,便不需要夜市了。你這次來,就是爲了告訴我,這是你最後一次來夜市。”

蘇雲道:“我雖然不必去夜市了,但我還會經常來這裡。岑伯一直照顧我。是你告訴我搬到天門鎮去住,又告訴我時間刻度,還告訴我可以通過這根麻繩爬到夜市,尋人治療我的眼睛。每次我去夜市,岑伯還一直在下面等我平安歸來……”

“我不需要你記着我的好。”

岑伯冷冰冰的打斷他,從墳頭上起身,揹負雙手駝着揹走到他的面前,側着臉擡頭看着他:“你只是一個住在我家附近的煩人的小屁孩而已!你呆在你的小房子裡不安分,敲得我睡不着覺。我不是對你好,我只是想趕走你。”

蘇雲露出笑容。

岑伯哼了一聲,圍繞着他轉了一圈:“你眼瞎的時候討厭,眼不瞎那就更惹人厭了。我要走了,出遠門,很遠的遠門,不會回來了,免得見你就煩。”

蘇雲眼圈一紅:“岑伯,你……”

“我今晚就走。”

岑伯依舊冷冰冰的看着他,聲音裡還是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畢竟咱們鄰居一場,我把這繩留給你了,算是給你留個念想。”

蘇雲鼻子發酸,忍不住要落淚,心裡有些悵然和失落:“岑伯,你不等到我治癒眼睛之後再走嗎?我想看一看你,岑伯就像我父母一樣照顧我……”

岑伯看着他,臉上的冷漠漸漸消散,似乎冰冷的眼神下面藏着火熱的內心,道:“我看你就煩,還是不見比較好。你從天市回來後,扯一扯麻繩,麻繩自己會落下來。”

他走入自己的墳墓之中,忽然那小小的墳墓中,有無窮無量的華光飛躍而起,一時間光芒萬道、萬丈,在天空中縈繞,澎湃,衝蕩,然後越升越高!

那光芒是由無數文字組成,文字沖天,像是一面令人高山仰止的峭壁,誦唸之聲也自嗡鳴,像是有無數個聲音在念誦。

光芒中,岑伯踏着這壘壘的文字而行,像是行走在書海之上。

他不再是駝背老人,他越走越高,也越來越年輕,像是滿腹經綸詩華的賢者,卻無從施展抱負,只能遠離塵世。

他漸行漸遠漸無書。

終於,岑伯與他的文字一起,消失在銀河霄漢之間。

可惜這一幕,蘇雲無法看到。

遠在數百里外的朔方,瓊樓入雲,大廈林立。

裘水鏡站在朔方城最高的樓宇之上,遙遙看到光幕逆行如流水,從地面升起,升上高空,他不禁動容。

“性靈皎皎,光輝如明月之華,文字如垂麗天象,元朔國四大神話之一的儒聖,放下了一生的執着,離世歸了神道。”

裘水鏡遙遙舉杯:“岑聖人走好。”

花狐偷偷張開眼睛,瞥了瞥天空,岑伯已經離開,他這才鬆了口氣,骨碌爬起來。

蘇雲找到那根繩索,道:“花二哥,到這裡來。咱們順着這根麻繩爬到夜市裡去。”

“那根繩,是岑老鬼的上吊繩……”花狐瑟瑟發抖,這句話沒敢說出口,硬着頭皮來到蘇雲身邊。

Wωω⊙Tтkǎ n⊙¢o

蘇雲提醒他道:“二哥,你抓住繩索,這繩索會自己帶着我們進入夜市。”

花狐抓住麻繩,突然只聽呼的一聲,那繩索竟然如同活過來了一般,瘋狂向天上生長!

花狐耳邊只傳來呼呼的風聲,再低頭看去,別說柳樹,即便是夜色中的天門鎮都變成了微不足道的小點兒!

“別怕,別怕。”

他隱隱約約聽到蘇雲的安慰聲:“很快就到了。”

花狐身體僵直,死死抱着繩索腦海裡一片空白。

終於,繩索不再生長,蘇雲輕輕一蕩,腳步落在地面上,又轉過身來抓起花狐的後腦勺,試圖把他從繩索上摘下來。

花狐依舊死死抱住繩索不鬆開,蘇雲用力掰開他的爪子,這才把他從繩索上摘下來。

花狐落地,依舊僵在那裡,保持緊抱狀。

“花二哥,你再不走的話,便會迷路找不到我了。”蘇雲向前走去。

花狐連忙邁開兩條僵硬的腿跟上他,兩條前腿依舊抱在胸前,顯得很是可笑。

鬼市裡已經來了些人,各自默不作聲,在一尊尊鬼神的攤位前掃視。

蘇雲帶着兩條腿艱難挪動的花狐,饒有興趣的在鬼市裡轉來轉去,他看不見,只好請花狐來告訴他那些寶物的形狀。

花狐暗暗叫苦,只恨自己爲何可憐他,跟他來到這個鬼地方。

“野狐先生曾經說過,鬼市裡的鬼神最忌諱的便是狐言亂語。而我正好是狐狸,狐言亂語,說的便是我……”

花狐站在蘇雲身邊,人立起來,縮着頭抱着自己的尾巴,瞪大眼睛看着陰影裡的鬼神不知所措。

旁邊,蘇雲雖然看不見,但是卻面朝着他,露出鼓勵的眼神。

咚。

花狐仰面倒下,後腦勺撞地,昏死過去。

“二哥,你是不是練功走火入魔了?最近總是昏倒。”

蘇雲搖了搖頭,一手抓着花狐的尾巴,拖着他在鬼市裡走動,花狐悄悄張開眼睛,鬆了口氣。

“跟着他來到這種地方,簡直要命!”

花狐眼珠子亂轉,被蘇雲拉着尾巴拖着走,雖然腦袋會不斷撞擊地面,但好歹性命無虞。

就在此時,他突然直勾勾的看着鬼市裡的一個身影,花狐的面孔先是呆滯,接着咬牙切齒。

“小云……”

花狐帶着哭腔,聲音嘶啞:“我看到了那個殺了小妹的人了!”

蘇雲身軀微震,停下腳步,放開他的尾巴,轉過身來,語氣平緩得讓人感覺到恐懼:“二哥,你真的看到了那人?你確認你沒有認錯?”

“我絕不會認錯!”

花狐咬牙切齒,死死的盯着鬼市上一個少年的身影,那少年相貌清秀,一身紅火衣裳,宛如身上着了火一般。

蘇雲邁開腳步,向那紅衣少年走去。

花狐怔了怔,急忙攔住他:“小云,那天我見到他身後冒出火,火裡面有神鳥飛出,說明他修煉的不是洪爐嬗變養氣篇,而是另一種神鳥類的功法。而且,他已經達成第三種成就,做到氣血顯化。你不是他的對手。”

這些日子蘇雲雖然勤修苦練,但目前還是隻達成鱷龍吟的第二種成就。

洪爐嬗變養氣篇是築基類功法的一種,築基類的功法大多類似,鬼市的那個紅衣少年修煉的雖然不是洪爐嬗變,但他修煉到第三種成就,做到氣血顯化,說明他已經把築基功法修煉到第六重!

紅衣少年即將進入,甚至可能已經進入元動境界!

“邱小妹也是我的同學。”

蘇雲腳步移動,像是鱷龍水中游,徑自繞過花狐,面色平靜道:“你們都是我的同學,野狐先生則是教導我做人的先生。我雖然看不見你們,但在我心裡,你們都是一個個活生生的人。”

在他的心中,破敗的庠序裡與他一起求學的不是一隻只狐狸,而是一個個鮮活的少年少女。

他們是同窗同學,也是朋友夥伴。

同窗六年而積累下的情誼,彌足珍貴。

他並非是狐妖們的同類,但狐妖們卻接納了他。

然而一夜之間,同學變成了狐妖,變成了一具具冰冷的屍體。

蘇雲心中,死亡的並不是狐妖,而是他心中那一個個各具性格的同窗。

“不要衝動!”

花狐再度擋住他:“他們人多!來日方長!”

就在此時,花狐恍惚間彷彿看到走來的不是蘇雲,而是一頭兇惡至極的鱷龍,筋軀猙獰,誰敢擋路,便會被鱷龍粉碎!

花狐腦中一片空白,待清醒過來,蘇雲已經從他身邊走過,步履沉穩,徑自走向那城裡來的紅衣少年。

若士必怒,血濺五步!

蘇雲已走出第一步。

宅豬:我又饞你們的票了!書頁面有給角色比心的,還請書友們記得爲他們比心,已經有新角色了!

第五百三十五章 邪惡獻祭第六百六十六章 不過如此(求票)第三百一十二章 鐘山銜燭之龍第七百二十九章 爲父則剛第七百五十二章 大老爺猛誇海口,蘇大強一窺先天第四百六十五章 同父異母親兄弟(求票)第九百章 輪迴的岔路口第一百三十五章 學問交流第644章 花落誰家?第八百零一章 仙相帝忽第四百四十二章 忠肝義膽,舉世無雙第四百六十章 朋友的友情(求票!)第645章 蘇雲謙恭未篡時第三百三十五章 仙籙飛昇(月底求票)第一百九十一章 神仙才能受的傷第六百六十五章 蘇大強之心,人盡皆知第七百七十五章 妖婦梧桐第三百零三章 發飆第三章 黃鐘計時,問天下春秋第六百七十章 幕後二把手第一百七十章 暴打東都大帝第二百九十九章 作案狂徒第三章 黃鐘計時,問天下春秋第二百三十一章 最強召喚術第八百四十章 宇宙公敵第三百五十五章 蘇雲的烏合之衆第七百五十三章 鴻蒙初闢道初分第三百四十章 鳳棲梧桐(第三更)第五百四十二章 失寵了第八百六十九章 道語鬥道君第三百零七章 又出來一位老哥哥第五百四十六章 五重道場顯神威第五百五十五章 賤死不救第八百六十四章 墳第四百九十一章 今日我將名動天下(週一求票)第一百五十一章 運用之妙,存乎一心第二百五十六章 蘇雲吹牛第七百一十三章 手足相殘第七百四十九章 獄天君之死第八百五十九章 東君與棺第二百一十五章 野獸蘇雲第八百三十八章 道身之戰第四十章 黑暗降臨第八百九十六章 輪迴之戰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是光腳的第四百二十一章 第三仙印第六百九十四章 吾道一出便稱孤(月底求票!)第七百八十四章 雲天帝登基第八百八十二章 死亡擱淺第一百五十二章 水上格殺第一百六十一章 朝天闕的下落第五百六十三章 正人君子,非禮勿視第二百二十七章 神之一手第六百九十三章 黃鐘第八刻度第二百三十七章 童年的青魚鎮(求票!)第六百一十五章 何方神聖?第八十一章 老、奸、巨、猾第五百五十一章 神通起源(求票)第四百五十五章 黑暗裡有東西(第一更)第九百二十一章 不滅的道光第七百八十一章 但爲君故,沉吟至今第四百六十八章 一氣轉洪鈞,混元入先天第662章 忘川守門人(大章求票!)第六百八十八章 書怪修仙第四百零九章 沒錯,就是我第三百三十三章 新閣主登基第四百零五章 怯雨羞雲(一號求票)第七百六十三章 神帝第七百六十九章 獻祭自我第三百八十一章 三聖降魔第一百九十三章 摸聖人老底第二十八章 臨淵而行第四百三十章 諸君,隨我一戰(求票!)第九百四十八章 本土第一道神第八百四十三章 生死之搏第八百四十八章 仙相雲集第八百八十章 混沌海翻船第八百七十六章 恩與仇第九百三十三章 女帝篇第十章 野性張揚第七百七十章 美麗新世界(求月票)第二百七十二章 劍閣三傑(第一更)第三百八十四章 仙啓第四百七十章 偷功不成反被煉第三百三十四章 你知道你爹是人魔嗎?第八百七十一章 成爲外鄉人第三百九十五章 他是誰?第八百九十六章 輪迴之戰第九百零二章無能之怒第三百零五章 盤羊之亂的真相第三百零九章 金毛,鳥龍,夯貨和胸大肌第八百六十二章 朕本欲做個明君第二百五十七章 破碎的道心第三百七十四章 我,到家了第三百六十七章 天外有天第七百二十五章 第六仙界,陛下可曾如願?第一百二十四章 仙家血脈第四百二十六章 神君發飆第八百四十二章 先天神刀
第五百三十五章 邪惡獻祭第六百六十六章 不過如此(求票)第三百一十二章 鐘山銜燭之龍第七百二十九章 爲父則剛第七百五十二章 大老爺猛誇海口,蘇大強一窺先天第四百六十五章 同父異母親兄弟(求票)第九百章 輪迴的岔路口第一百三十五章 學問交流第644章 花落誰家?第八百零一章 仙相帝忽第四百四十二章 忠肝義膽,舉世無雙第四百六十章 朋友的友情(求票!)第645章 蘇雲謙恭未篡時第三百三十五章 仙籙飛昇(月底求票)第一百九十一章 神仙才能受的傷第六百六十五章 蘇大強之心,人盡皆知第七百七十五章 妖婦梧桐第三百零三章 發飆第三章 黃鐘計時,問天下春秋第六百七十章 幕後二把手第一百七十章 暴打東都大帝第二百九十九章 作案狂徒第三章 黃鐘計時,問天下春秋第二百三十一章 最強召喚術第八百四十章 宇宙公敵第三百五十五章 蘇雲的烏合之衆第七百五十三章 鴻蒙初闢道初分第三百四十章 鳳棲梧桐(第三更)第五百四十二章 失寵了第八百六十九章 道語鬥道君第三百零七章 又出來一位老哥哥第五百四十六章 五重道場顯神威第五百五十五章 賤死不救第八百六十四章 墳第四百九十一章 今日我將名動天下(週一求票)第一百五十一章 運用之妙,存乎一心第二百五十六章 蘇雲吹牛第七百一十三章 手足相殘第七百四十九章 獄天君之死第八百五十九章 東君與棺第二百一十五章 野獸蘇雲第八百三十八章 道身之戰第四十章 黑暗降臨第八百九十六章 輪迴之戰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是光腳的第四百二十一章 第三仙印第六百九十四章 吾道一出便稱孤(月底求票!)第七百八十四章 雲天帝登基第八百八十二章 死亡擱淺第一百五十二章 水上格殺第一百六十一章 朝天闕的下落第五百六十三章 正人君子,非禮勿視第二百二十七章 神之一手第六百九十三章 黃鐘第八刻度第二百三十七章 童年的青魚鎮(求票!)第六百一十五章 何方神聖?第八十一章 老、奸、巨、猾第五百五十一章 神通起源(求票)第四百五十五章 黑暗裡有東西(第一更)第九百二十一章 不滅的道光第七百八十一章 但爲君故,沉吟至今第四百六十八章 一氣轉洪鈞,混元入先天第662章 忘川守門人(大章求票!)第六百八十八章 書怪修仙第四百零九章 沒錯,就是我第三百三十三章 新閣主登基第四百零五章 怯雨羞雲(一號求票)第七百六十三章 神帝第七百六十九章 獻祭自我第三百八十一章 三聖降魔第一百九十三章 摸聖人老底第二十八章 臨淵而行第四百三十章 諸君,隨我一戰(求票!)第九百四十八章 本土第一道神第八百四十三章 生死之搏第八百四十八章 仙相雲集第八百八十章 混沌海翻船第八百七十六章 恩與仇第九百三十三章 女帝篇第十章 野性張揚第七百七十章 美麗新世界(求月票)第二百七十二章 劍閣三傑(第一更)第三百八十四章 仙啓第四百七十章 偷功不成反被煉第三百三十四章 你知道你爹是人魔嗎?第八百七十一章 成爲外鄉人第三百九十五章 他是誰?第八百九十六章 輪迴之戰第九百零二章無能之怒第三百零五章 盤羊之亂的真相第三百零九章 金毛,鳥龍,夯貨和胸大肌第八百六十二章 朕本欲做個明君第二百五十七章 破碎的道心第三百七十四章 我,到家了第三百六十七章 天外有天第七百二十五章 第六仙界,陛下可曾如願?第一百二十四章 仙家血脈第四百二十六章 神君發飆第八百四十二章 先天神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