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花錢討打

負山輦依舊在向天方樓的方向行駛,然而這不算太遠的路程,對武神捕和其他差役來說,卻顯得極爲漫長。

不斷有來自朔北十七州一百零八郡的地下世界強者前來,一言不發,守護着這輛車攆前進。

他們有高有矮有胖有瘦,有老有幼,有青壯也有少年,有少女、婦人,也有少年、大漢。

而這些人,無一例外,都在各地州郡的官府通緝榜上,赫赫有名!

可以說,他們每一個人,都掌管着一城或者一郡縣的底層世界,不但實力強大,勢力也是極爲驚人!

“我的問題問完了,該武神捕回答了。”蘇雲靜靜的看着武神捕,等候他的答覆。

武神捕突然哈哈大笑:“我見過你,我知道你不是人魔,但也不是東都大帝派來的特使。你只是天門鎮裡的毛頭小子,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你還是個瞎子。沒想到短短几個月時間,你便跑到城裡來裝神弄鬼!”

他爽朗的外表下藏着精明,譏諷道:“所以我在朔方城看到你的時候,有一種無比荒誕的感覺,沒想到這個小騙子,騙到城裡來了。你可以騙得過別人,騙不過我!你審問我?”

蘇雲微笑着看着他,等他說完,方纔道:“我是不是欽差,你說的不算,皇帝說的算。但武神捕是死是活,你說的不算,皇帝說的也不算。我說的纔算!”

他輕笑一聲:“武神捕,交代一下你在天市垣的作爲,你可以活着離開。”

武神通哼了一聲,突然一條條鎖鏈激射而出,啵啵幾聲,將跟隨他前來的那五位差役頭顱洞穿!

蘇雲眼角跳了跳。

武神通吐出一口濁氣,沉聲道:“是我栽了。沒想到你居然能調動這麼多地下世界的瓢把子助陣。不過,你別忘了,你畢竟不是真的欽差。”

他格殺那五位追隨他的差役,是擔心自己被蘇雲審問這件事傳揚出去。

倘若傳出去,自己必死無疑!

“三。”

蘇雲豎起三根指頭,慢慢的曲起其中一根,緩緩道:“二。”

武神通咬牙道:“我說。有人請我出手營救全村吃飯,將他送到葬龍陵。至於送到葬龍陵之後發生了什麼事,我一無所知!”

蘇雲冷冷的看着他,過了良久,方纔道:“你可知道,只要我一聲令下,你立刻粉身碎骨?”

武神通哈哈大笑:“蘇士子,你太小覷武某了。我死之前,最低可以拉你墊背,我有必要騙你嗎?”

蘇雲沉吟片刻,道:“那麼,誰請你出手營救全村吃飯?”

“童僕射童慶雲。”

武神通說出這個名字,着實讓蘇雲怔住了,他以爲會是朔方聖人,卻沒想到居然是童慶雲,朔方學宮的童僕射。

“童僕射是我老師,傳授我搭救全村吃飯的法門。”

武神通道:“這次也是童僕射請我出手,來調查你。只是沒想到,你這個來自鄉下的瞎眼小童,居然玩得這麼大。”

他露出譏諷之色:“今日我算是栽了,但我很想看看你今後如何收場!”

蘇雲深深看他一眼:“武神捕便這麼肯定,我只是一個鄉下的瞎眼小童?”

武神通怔了怔,鄉下來的瞎眼小童,真的能在一進城後便攪動朔方風雲嗎?真的能調動朔北十七州一百零八郡縣的瓢把子嗎?

別說鄉下來的小童,就算是朔方名義上的主人朔方侯,也沒有這麼大的能量!

“我還有最後一個問題。”

蘇雲道:“回答這個問題之後,你便可以走了。”

武神通精神大振,蘇雲雖然是個十三四歲的少年,但是卻給人一種莫大的壓迫感,這種壓迫感,他只在童慶雲、左鬆巖、朔方侯等人身上體會過!

他甚至有一種如虎在側的感覺!

與蘇雲同處一室越久,這種壓迫感便越強。

明明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個少年,不知道哪裡來的這麼大的氣勢!

“八月初七,八月初八,武神捕在哪裡?”蘇雲問道。

武神通額頭冒出豆大的汗珠,這個問題只要回答得好,讓蘇雲滿意,他就可以活下來。但同樣的是,只要蘇雲不滿意,他便會被悄無聲息的“處理掉”!

“八月初七,初八,我奉命趕往武原郡,擒拿盜匪胡飛兒,並不在說朔方,也沒有在天市垣,有武原郡通關文牒在,上使盡管去查。”

武神通小心翼翼道:“我是在童帆案發生之後,奉童慶雲之命來天市垣。童帆並非是童家重要的人物,只是偏房的庶子,我不是去調查童帆死因,童帆的死還沒有必要驚動我。我是奉命去營救一條蛻變的毒虺,這個毒虺,被你們當地人稱爲全村吃飯。”

蘇雲眼角跳了跳,聲音有些嘶啞:“你是朔方堂堂的縣尉,童慶雲能調動你?而且,童家已經派出三人去天市垣,他們三人打算在蛇澗捕捉全村吃飯,爲何又要派你去救全村吃飯?”

武神通苦澀一笑,道:“童家老神仙是東都的大官,位極人臣,童慶雲自然能調動我。至於童家捉拿全村吃飯,爲何童家又派我去救全村吃飯,我也無從得知。童慶雲要我去辦此事,我用三天時間踩點,把四周的地理巡查一遍,這才動手。”

他定了定神,道:“其實我踩不踩點都無所謂,自始至終童慶雲都在指點我的一舉一動。”

“童慶雲……”蘇雲沉默下來。

負山輦從一道雲橋駛出,進入另一道雲橋,車外的強者越來越多,擁着這輛車輦,浩浩蕩蕩,讓四周沒有誰的車輦膽敢近前。

“你應該慶幸,你沒有進入葬龍陵,否則你便是人魔武神通。”

蘇雲揮了揮手,示意他可以離去:“童慶雲讓你活着有用,我讓你活着也有用。”

武神通心神大震,人魔武神通?蘇雲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難道……

他站起身來,正要離開,蘇雲不鹹不淡道:“五具屍體你帶走,我不會幫你處理。”

武神通催動性靈神通,一道道鎖鏈射出,將樓內四具屍體捲起,又飛身出窗,將樓頂的那具屍體捲起,縱身一躍,跳下車輦。

他周身無數鎖鏈糾纏,化作一個大繭,將自己和屍體藏在繭中,銀色大繭呼嘯向底層世界墜去。

武神通在跳出蘇雲車輦的那一刻,仰頭看去,只見蘇雲的負山輦四周,一個個身影鬼魅般閃動,來自各大州郡的瓢把子紛紛消失不見。

他心中凜然:“這個少年,真是穩得可怕!對了,車伕,還有車伕!”

負山輦中發生了這麼多事,車伕始終很沉穩的繼續趕路,絲毫不見驚慌,顯然這個車伕也並非是普通的車伕!

武神通心中隱隱有些後怕,他與那五個差役鑽入車中,守株待兔,沒想到早就落入蘇雲的算計之中,成爲送上門來的甕中之鱉!

呼!

他墜入朔方城的底層,突然鎖鏈如大蟒解開身軀般旋轉打開,待到武神通落地,那五具屍體已經被他以電光火石般的速度藏進朔方城的下水道里。

武神通匆匆離去。

“是了,還有車伕。”

負山輦中,蘇雲也醒悟過來:“車伕應該也是老瓢把子的人。左僕射安排得真是滴水不漏!”

他心中讚歎,看向窗外,適才有着長長的隊伍前前後後的拱衛負山輦,但現在已經看不到那些人。

不過蘇雲知道,左鬆巖這位老瓢把子安排的人,一定還在跟着這輛車,守護着他的安危。

這時,白月樓打個哈欠醒來,迷茫的東西張望一眼,吃驚道:“我怎麼睡着了?”

“我適才以氣血修爲壓制了你的氣血,讓你大腦缺血,暫時陷入昏迷。”

蘇雲解釋道:“你昏睡多久,取決於我想讓你睡多久。聖公子,這就是你我境界上的差距。”

白月樓心中一驚,失聲道:“我睡了多久?”

“剛睡一小會兒。”

蘇雲剛剛說完這話,負山攆停下,車伕的聲音傳來:“天方樓神仙居到了。”

“到天方樓了?”

白月樓失聲道:“天方樓距離學宮山門,有四十里地,我睡了四十里地?”

蘇雲起身,走下車輦,白月樓慌忙跟上他,這時才注意到小樓里居然有四灘血泊,心中不由駭然!

他走下車,卻見那車伕拎着水桶,水桶邊掛着抹布,正在頂樓擦洗血跡!

白月樓更加駭然:“我昏睡期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蘇雲走入天方樓的神仙居,通報之後,有侍女引領他們進入神仙居中。白月樓打量四周,不禁讚歎連連。

蘇雲問道:“公子是聖人弟子,沒有去過神仙居嗎?”

白月樓笑道:“聖人所居之地極爲簡樸,不如此地雅緻。”

裘水鏡所居住的神仙居宛如仙境,處處典雅,琴臺,墨池,硯臺,銅鶴燈臺,蘊藏着很深的儒道文化,又有些地方帶着些許異域風情,顯然是裘水鏡自己佈置的。

這片神仙居佔地二十餘畝,雖然是在天上,但卻如同地面一般,有山水流觴,曲徑通幽。

當然,這裡遠遠比不上李竹仙家的神仙居奢華。

李家的神仙居蘇雲也沒有去過,但僅聽花狐青丘月等人描述,便可以想象那裡是何等富麗堂皇。

白月樓緊隨蘇雲的腳步,低聲道:“蘇兄,我昏睡期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蘇雲不答。

白月樓又道:“既然你不說,那麼,可否給我一次對決的機會?”

蘇雲無奈,道:“我這次出門是遇到修行上的難題,來請教難題的,不是來打人的。”

白月樓饒是好脾氣,也不禁有些生氣:“蘇兄,你我較量一場,能浪費你多少時間?”

蘇雲搖頭道:“我又不能打死你,和你較量便是耽擱我的時間。我不做虧本的買賣。”

“我花錢買,行吧?”白月樓氣道。

說話間,兩人來到花園中,只見裘水鏡教導一些士子領悟性靈神通,那些士子應該都是大富大貴人家的士子,其中有幾人還是蘇雲的熟人,他們同樣修煉了洪爐嬗變,卻在大考時被蘇雲淘汰出十錦繡圖。

蘇雲四下打量,只見這些士子頭頂浮現出一個個奇妙的靈界,宛如夢境中的異世界,千奇百怪,那些士子的性靈,正在這些靈界中修煉,觀想,創造自己的神通。

有幾個士子已經快要凝練成性靈神通,資質很是不凡!

蘇雲竟然還看到李竹仙和李牧歌的身影!

裘水鏡站在一旁,時不時進入他們的靈界,指正他們修行上的錯誤。

白月樓見狀,低聲道:“不愧是帝師,教士子果然厲害!”

裘水鏡見到他們,向他們招手。

蘇雲快步走過去,白月樓想要跟過去,卻發現自己距離兩人始終有十多丈遠,無法近身。

裘水鏡走在前面,面色淡然,引領着蘇雲來到花園中的浮橋上,停步觀賞水中游魚,道:“雲,你來找我,是攢夠了錢嗎?”

蘇雲搖頭道:“不是。而是我修行中遇到了難題,非先生不能解。”

裘水鏡轉過臉看着他,越看越是欣賞,笑道:“你直到現在才遇到難題,着實出乎我的意料。我以爲你在進入天道院後沒多久,便會前來找我。一塊青虹幣。”

他伸出手來。

蘇雲遲疑一下,取出十塊青虹幣放在他的手裡:“水鏡先生,弟子的這個問題,可能要貴一些。”

裘水鏡哈哈一笑,把九塊青虹幣還給他,只收下一塊,淡然道:“在你眼中值十塊青虹幣的問題,在我眼中只值一塊青虹幣。”

蘇雲露出欽佩之色,當即把自己參悟大一統功法修成十二神聖烙印,董醫師說會有損性命這些事情說了一番,道:“先生,我已經一統十二神聖,但如何再往前走,我便一無所知了。請先生教我。”

裘水鏡神色呆滯,過了片刻纔回過神來,深深看他一眼:“把剛纔那九塊青虹幣拿來。”

蘇雲取出青虹幣。

裘水鏡拿過來放在自己兜裡,問道:“還有嗎?”

蘇雲翻找錢袋:“我這裡還有三塊……”

裘水鏡把剩下三塊也拿了去,想了想,道:“還有嗎?”

蘇雲遲疑一下:“先生稍候。”

他轉身來到白月樓面前,道:“聖公子,我打你一頓……嗯,較量一場,你能給我多少錢?”

宅豬:晚上八點半,B站直播,回答臨淵行書友的疑問,也是交流。直播間:21778395。恭候大駕!直播時長,半小時到一小時,不重播。

第三百七十六章 天市垣大帝第四百七十一章 一念不生第八百九十一章 忽悠大帝第一百六十章 領隊學哥之死第二百九十一章 聖女明勝煙第一百八十四章 朔方第一強者第五百三十九章 資質無雙(求月票訂閱)第二百六十三章 元朔國體第三百三十一章 何謂神威?如嶽如海第五百八十六章 大帝授神通(求訂閱)第八百三十八章 道身之戰第一百九十三章 摸聖人老底第三百六十六章 元朔雖老,其命維新第六章 無人區的居民們第六百七十章 幕後二把手第七百七十三章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第五十五章 一點點兒的差距第五百五十一章 神通起源(求票)第八百八十六章 天尊深不可測第一百二十四章 仙家血脈第二百三十八章 妙筆丹青第八百九十八章 庸醫害人第八百三十二章 營救冥都大帝第四百零二章 當天定親,明日完婚第四十九章 劫灰怪第五百九十四章 碰也不死(求票)第六百六十五章 蘇大強之心,人盡皆知第八百四十三章 彌羅天地塔第五百六十五章 太古禁區,解封第七百七十章 美麗新世界(求月票)第六百九十二章 邪帝之敗第三百六十七章 天外有天第六十章 與你何干?第五百九十四章 碰也不死(求票)第六百六十三章 仙界之門的真相第七百零七章 劍道第一峰第四百三十二章 聯軍使團第三百七十六章 天市垣大帝第四百零四章 無題(一號求票)第七百九十七章 帝忽肉身第二百二十章 暴打二聖第八百三十八章 道神宮(除夕快樂!)第640章 蘇雲的朋友第七百六十三章 神帝第七百三十章 雷池破滅第三百二十六章 火德神君第八百四十章 誰贊成,誰反對?第二百三十九章 裘水鏡弔喪第四百三十三章 急急如律令第五百章 混沌誅仙指第一百八十六章 黎明將至,錦繡圖之戰第三百八十四章 仙啓第四百二十五章 神君來襲第七十五章 朔方第四,全國前三第九百四十九章 我叫薪火第七百四十四章 大道長城第七百四十四章 大道長城第四百零八章 柴氏第一人第六百六十六章 不過如此(求票)第四百五十八章 帝倏之腦(求票)第七百五十五章 仙相百里瀆第二百四十二章 最強狀態下的薛青府(求月票訂閱)第六百六十五章 紫府來襲,一路走好第三百三十三章 新閣主登基第三百二十五章 變態頭子第三百五十二章 嶺南裘廠督第五百二十六章 古道熱腸第四百二十二章 老神王的往事第七百八十七章 求死有道第四百九十六章 仙帝怪物第五百零九章 我不懂劍術,我對劍術沒興趣第八百九十九章 義之戰第六百九十二章 邪帝之敗第五百七十四章 眉心豎眼(大章)第二百九十二章 姘頭第六百零七章 有花堪折直須折(求訂)第八百四十六章 拾金不昧第八百三十三章 冥都之謎第四百一十四章 仁至義盡,不再留情第十一章 柳樹下的老人第八章 天橋出雲海第二百六十六章 我打人,是收錢的第七十五章 朔方第四,全國前三第六百六十一章 帝君不出,誰與爭鋒?第六百六十一章 帝君不出,誰與爭鋒?第九百二十五章 十年之期第一百二十章 不是猛龍不過江第四百一十一章 不要開棺!第五百三十四章 舊神,古老世界的統治者第六百八十三章 道止於此第一百八十九章 四大神話第四百一十八章 天市垣懸棺真相第七百七十章 美麗新世界(求月票)第八百二十章 斬道再現(求保底月票!)第二百六十八章 劍閣聖人第五百二十章 學我者死(九月衝榜求票!)第七百三十一章 因此,我需要立威第三百七十七章 我差點便信了!第三百二十一章 絕境之下第636章 萬世修行,換蘇郎一顧
第三百七十六章 天市垣大帝第四百七十一章 一念不生第八百九十一章 忽悠大帝第一百六十章 領隊學哥之死第二百九十一章 聖女明勝煙第一百八十四章 朔方第一強者第五百三十九章 資質無雙(求月票訂閱)第二百六十三章 元朔國體第三百三十一章 何謂神威?如嶽如海第五百八十六章 大帝授神通(求訂閱)第八百三十八章 道身之戰第一百九十三章 摸聖人老底第三百六十六章 元朔雖老,其命維新第六章 無人區的居民們第六百七十章 幕後二把手第七百七十三章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第五十五章 一點點兒的差距第五百五十一章 神通起源(求票)第八百八十六章 天尊深不可測第一百二十四章 仙家血脈第二百三十八章 妙筆丹青第八百九十八章 庸醫害人第八百三十二章 營救冥都大帝第四百零二章 當天定親,明日完婚第四十九章 劫灰怪第五百九十四章 碰也不死(求票)第六百六十五章 蘇大強之心,人盡皆知第八百四十三章 彌羅天地塔第五百六十五章 太古禁區,解封第七百七十章 美麗新世界(求月票)第六百九十二章 邪帝之敗第三百六十七章 天外有天第六十章 與你何干?第五百九十四章 碰也不死(求票)第六百六十三章 仙界之門的真相第七百零七章 劍道第一峰第四百三十二章 聯軍使團第三百七十六章 天市垣大帝第四百零四章 無題(一號求票)第七百九十七章 帝忽肉身第二百二十章 暴打二聖第八百三十八章 道神宮(除夕快樂!)第640章 蘇雲的朋友第七百六十三章 神帝第七百三十章 雷池破滅第三百二十六章 火德神君第八百四十章 誰贊成,誰反對?第二百三十九章 裘水鏡弔喪第四百三十三章 急急如律令第五百章 混沌誅仙指第一百八十六章 黎明將至,錦繡圖之戰第三百八十四章 仙啓第四百二十五章 神君來襲第七十五章 朔方第四,全國前三第九百四十九章 我叫薪火第七百四十四章 大道長城第七百四十四章 大道長城第四百零八章 柴氏第一人第六百六十六章 不過如此(求票)第四百五十八章 帝倏之腦(求票)第七百五十五章 仙相百里瀆第二百四十二章 最強狀態下的薛青府(求月票訂閱)第六百六十五章 紫府來襲,一路走好第三百三十三章 新閣主登基第三百二十五章 變態頭子第三百五十二章 嶺南裘廠督第五百二十六章 古道熱腸第四百二十二章 老神王的往事第七百八十七章 求死有道第四百九十六章 仙帝怪物第五百零九章 我不懂劍術,我對劍術沒興趣第八百九十九章 義之戰第六百九十二章 邪帝之敗第五百七十四章 眉心豎眼(大章)第二百九十二章 姘頭第六百零七章 有花堪折直須折(求訂)第八百四十六章 拾金不昧第八百三十三章 冥都之謎第四百一十四章 仁至義盡,不再留情第十一章 柳樹下的老人第八章 天橋出雲海第二百六十六章 我打人,是收錢的第七十五章 朔方第四,全國前三第六百六十一章 帝君不出,誰與爭鋒?第六百六十一章 帝君不出,誰與爭鋒?第九百二十五章 十年之期第一百二十章 不是猛龍不過江第四百一十一章 不要開棺!第五百三十四章 舊神,古老世界的統治者第六百八十三章 道止於此第一百八十九章 四大神話第四百一十八章 天市垣懸棺真相第七百七十章 美麗新世界(求月票)第八百二十章 斬道再現(求保底月票!)第二百六十八章 劍閣聖人第五百二十章 學我者死(九月衝榜求票!)第七百三十一章 因此,我需要立威第三百七十七章 我差點便信了!第三百二十一章 絕境之下第636章 萬世修行,換蘇郎一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