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新晉財主(第四更)

負山輦上,左鬆巖盯着蘇雲,蘇雲則是老老實實的坐在對面,池小遙識趣的沒有說話。

過了片刻,這少女溜到樓下。

左鬆巖氣派非凡,威壓蓋世,蘇雲卻風輕雲淡,天塌不驚。夾在這一老一少中間,讓她倍感壓力,如同站在兩大絕世高手中間。

——她卻不知道,蘇雲從前眼睛看不見,後來眼睛治好了,但也養成了睜眼瞎的習慣。即便左鬆巖如何威嚴,如何霸氣,他也面無表情視若無睹。

“小丫頭不錯。”

左鬆巖關上第二層小樓的門戶,又以元氣封鎖了第二層樓,這纔回到蘇雲面前坐下,淡淡道:“蘇上使,你都知道些什麼?”

蘇雲搖了搖頭:“我什麼也不知道。”

他確實什麼也不知道,他只是聽到董醫師說了一聲老瓢把子,又聽出說話那人是左鬆巖僞裝過的聲音,所以才知老瓢把子是左鬆巖。

至於老瓢把子是做什麼的,爲何稱左鬆巖爲老瓢把子,蘇雲就一無所知了。

左鬆巖死死的盯着他,過了片刻吐出一口濁氣,想要敲打他的話也無從說起。

顯然,蘇雲已經猜出他的身份,然而卻拿捏着他的身份並不點明,而是當成與他討價還價的本錢。

左鬆巖早就知道蘇雲很厲害,只是沒想到這麼厲害!

現在他終於明白了爲何塗明和尚、閒雲道人面對蘇雲時的那種無奈,他也有一種上了賊船無法下船的感覺。

“難怪大帝會選擇你爲上使。”

左鬆巖嘆了口氣,看向窗外,道:“上使查過劫灰怪案之後,下一個案子是什麼?可否提前知會老朽一聲?”

蘇雲眼中的淡然消散,瞳孔聚集起來,顯然是想到了什麼,道:“劫灰怪案還沒有完,童家運走了許多黑石棺,這些石棺運往何處,童家想要做什麼,這些還沒有查出來。再加上人魔出現,以及而今朔方詭異的時局,讓我深信,朔方的水深不可測,裡面藏有大魚!”

左鬆巖終於放心,蘇雲暫時不會查他。

“上使準備查多深?”左鬆巖試探道。

蘇雲遲疑一下,試探道:“要不,先探探底?”

左鬆巖側過身來,皺眉道:“太深了吧?探得太深,我怕我兜不住,會傷到上使。”

蘇雲有樣學樣,也側過身來,問道:“左僕射以爲多深爲宜?”

左鬆巖也吃不准他的底線,只得先說出自己的底線,道:“昨晚上使探到的深度即可,再深的話,我和文昌學宮便兜不住了。”

蘇雲吃不準昨晚的深度到底是多深,繼續試探道:“是童慶羅那個深度,還是劫灰怪那個深度?”

左鬆巖頭皮發麻,心肝有些亂顫:“童慶羅那個深度?是每次探案,要死一個天象境界的大高手麼?劫灰怪的深度,是橫掃劫灰城那等層次麼?”

“要不,再淺點兒?”左鬆巖試探道。

蘇雲鬆了口氣:“那就淺點兒。”

左鬆巖如釋重負,展顏笑道:“上使照顧老朽了,這份恩情,銘記在心。昨晚六口黑石棺的報酬,已經放在山水居了,上使回去的時候清點一下。”

負山輦停頓下來,蘇雲看向窗外,只見他們已經來到文昌學宮。

左鬆巖起身道:“我先下車,讓車伕送你們去山水居。對了。”

他停下腳步,道:“上使可否把洪爐嬗變與畢方神行,傳授給我文昌學宮?也算是造福我文昌學宮的士子了。”

蘇雲肅然道:“區區功法,倘若有益於士子,我定然不吝惜!更何況,我的畢方神行還是從學宮裡學來的。”

左鬆巖怔了怔,沒有料到他如此大方,思量片刻,笑道:“我讓閒雲、塗明跟隨上使修行一段時間,學會這兩種功法。他們二人還要打擾上使幾日。”

蘇雲目送他下車,突然想起一事,道:“僕射,劫灰案與人魔案,其實是一個案子。”

左鬆巖身軀大震,緩緩點頭,道:“上使肯告訴我這件事,是沒有拿我當外人。那麼我也告訴上使一件事,有人在查你。”

蘇雲心神微震:“有人查我?”

左鬆巖淡淡道:“你我之間協議還在,你儘管放心,沒有地下世界的老瓢把子擺不平的事情。在朔方城,就算是東都大帝來了,也要像蛇一樣給老瓢把子乖乖趴好!”

負山攆又自啓程前往學宮中的山水居,池小遙走上來,笑道:“師弟,你與左僕射很熟嗎?”

蘇雲搖頭,心中默默道:“來城裡上學實在太難了,總是要被逼着查案子。左僕射要求我查昨晚那種深度的案子,這哪裡是求學?分明是把腦袋別在腰帶上,隨時可能送命!”

少年看向窗外,心中涌起幾縷閒愁:“幸好我機靈,抓着劫灰怪案不放。他還逼我,我才把人魔案拉進來。只是不知道能拖延多長時間……”

左鬆巖目送負山輦遠去,向走來的塗明和尚道:“是個老江湖啊。英雄出少年,不愧是天道院出來的,說話做事滴水不漏。他心術極高,我原本打算敲打他,卻被他連敲帶打。這一代的年輕人,不容小覷。”

塗明和尚詢問道:“僕射,上使怎麼說?”

“他發現了我在地下世界的身份,先下手爲強,以此敲打我,然後又給了我甜棗,說不會查其他案子,讓我寬心。”

左鬆巖邁步往山上走去,灰袍,布鞋,一派灑脫,不無得意道:“但我也警告了他,我是老瓢把子,他得像蛇一樣趴着。他很識趣,當時的表情很驚訝。”

塗明和尚讚歎連連。

左鬆巖面帶憂色,道:“但是,他要繼續深挖劫灰礦這個案子。”

塗明和尚打個冷戰,失聲道:“這是要把童家往死裡逼!對童家逼得太狠的話,童家會拼命的!難道說,大帝打算對童家的老神仙下手了?”

左鬆巖輕輕點頭:“上使查童家,說明咱們懷疑的不錯:童家的確有問題。我適才跟上使說,讓他放得淺一些,不要挖得太深。他好歹給了我一點臉面,答應下來。而且,他甚至查到我們查不到的地方。”

他目視遠方,吐出一口濁氣,搖了搖頭:“他說,人魔案與劫灰案,是一個案子。”

塗明和尚呆了呆,過了半晌這才明白這兩個案子之間的聯繫,讚道:“高明!”

左鬆巖道:“這年輕人,厲害!塗明,你和閒雲去見他,我已經和他說過了,讓你們把他的洪爐嬗變和畢方神行抄錄下來。”

負山輦把蘇雲和池小遙送到山水居,兩人下車走入山水景,便見花狐和三隻小娃娃正在數錢。

山水居里堆着一堆的青虹幣,數量極多,想來,這便是左鬆巖所說的報酬!

蘇雲也被嚇了一跳,他知道劫灰怪值錢,但萬萬沒有料到值這麼多錢!

“主要是活的劫灰怪貴。”

池小遙道:“劫灰怪幾乎從未抓到過活體,而且單純的劫灰便已經價值不菲了。學宮用不了這麼多的劫灰怪,多半會賣給其他學宮大賺一筆。左僕射從不做吃虧的買賣。”

她對金錢倒不怎麼看重。

畢竟回龍河是通往北海的,青虹蟹往往聚集在入海口處,回龍河池傢什麼都缺,就是不缺錢。

花狐倒是對此很是看重,道:“小遙學姐,我們這裡有三千枚青虹幣,應該可以煉製一口靈兵了吧?”

池小遙搖頭道:“遠遠不夠。倘若靈兵是這麼容易煉成的,那麼靈士便人手一件了。想要煉製靈兵,青虹幣是最適合的,對氣血的損耗較小。不過最低需要上萬枚青虹幣才能打造出一口靈兵,因此被稱作性靈神兵,這個神字,其實是罕有,花錢多的意思。”

蘇雲和花狐都嚇了一跳,上萬塊青虹幣才能煉製一口性靈神兵?

這豈不是說,大部分靈士畢生可能都沒有屬於自己的靈兵?

“等閒世家也沒有幾口靈兵,大部分靈士都是一邊修煉,一邊賺錢攢錢,等到修煉到驪淵、天象境界,錢也攢得差不多了,便可以煉製屬於自己的靈兵了。”

池小遙笑道:“但幾個人能煉到驪淵天象境界?士子能成爲靈士的,都是有大毅力之人,能修成元動的,更是稀少,能修成驪淵天象的,更是少之又少。整個朔方城,明面上只有三十個天象境界的大高手,昨天晚上還死了一個。”

蘇雲想起童慶羅,心道:“天象境界的確不凡,那童慶羅是個厲害人物。不過,童軒好像有一把摺扇,難道那摺扇不是靈兵?”

他將自己的疑惑問出,池小遙還未來得及回答,只聽閒雲道人的聲音從外面傳來,道:“靈士沒有足夠的財富煉製靈兵,便會取巧,先以靈器替代。靈器也分爲多種,有的靈器也可以用來戰鬥。”

蘇雲迎上前去,將閒雲道人和塗明和尚請進來。

塗明和尚道:“煉製靈器簡單,許多士子在修成靈士之後,自己便可以在學宮裡學會煉製。但是煉製靈兵那就難了,牽扯到的方方面面極多,需要有學冶煉的靈士,還需要有學術數的靈士,學烙印的,學祭煉的,學打磨的……單單請這些靈士,花費的錢財都可以造一口靈兵了!”

閒雲道人笑道:“因此靈兵是世家之物。”

塗明和尚嘆了口氣:“天門鬼市中倒是有靈兵,而且個個威能強大,可惜……”

閒雲道人也嘆了口氣,對天門鬼市的靈兵很是心癢癢,卻不敢去取。

“等閒靈士,用靈器便可以了,這些年靈器風靡,誕生了不少稀奇古怪的玩意兒。”

閒雲取出一片玉質樹葉:“這個叫天眼,也是靈器。可以貼在人的眉心,化作一隻眼睛,用此寶可以看破虛妄,甚至直接看到肉眼看不到的東西。出門行走,必備此物。一塊青虹幣一個。”

蘇雲大是心動,正打算買幾個,池小遙悄悄拉了拉他的衣袖,低聲道:“一塊青虹幣能買十個!”

閒雲道人大急,連忙道:“池家的姐姐!這是道爺開過光的,與普通的天眼不一樣!我這天眼是道門天眼,看人性靈,破人陣法,識破妖邪,甚至觀察入微,都是輕而易舉!”

蘇雲心中微動,詢問道:“是道長親自煉的?”

閒雲道人連連點頭。

蘇雲想了想,道:“一塊青虹幣兩枚天眼,我要六十個。”

閒雲道人大喜,急忙從袖兜裡取出一個布袋子,笑道:“果然新晉財主,財大氣粗!好,我便虧一些,反正也沒有賣出去過。六十枚天眼,算你三十青虹幣!”

蘇雲向花狐道:“二哥,給道長三十青虹幣。”

花狐應了一聲,數了三十枚青虹幣給他。

閒雲道人連忙收下錢,數了六十片玉葉,笑道:“你們用過之後,保管說好。其他人的天眼都是靈士煉的,但這是我自己煉的!我好歹也是……境界的大家!”

他囫圇過去,並沒有說自己的境界。

塗明和尚見他一下得了這麼多錢,羨慕非常。蘇雲問道:“大師也會煉製天眼嗎?”

塗明和尚頓時來了精神,取出一個小布袋,笑道:“我煉的天眼是佛門天眼,也是開過光的,讓人心腦聰明,還有佛光腦後庇佑,諸邪不侵!士子若是要買的話,也給你一樣的價錢!”

蘇雲向花狐拋個眼色,花狐會意,取來三十枚青虹幣付給塗明和尚。

塗明大喜,慌忙給他六十片玉葉。

蘇雲從兩種玉葉中各取出十片,交給池小遙,道:“送給師姐上學之用。”

池小遙怔了怔:“上學之用?”

蘇雲左手一片道門玉葉,右手一片佛門玉葉,貼在自己的左右眉毛上方,只見那兩片玉葉漸漸隱沒消失。

下一刻,他兩條眉毛上方,各自有眼簾向兩旁分開,露出兩隻眼睛,骨碌滾動幾下,這才聚焦視線。

尤其是那佛門天眼,真的有異象,讓蘇雲的後腦勺多出一圈淡淡的佛光。

只是眉毛上長眼睛,而且是豎起來的眼睛,很是古怪。

蘇雲的靈界之中,他的性靈翻閱文昌學宮的書籍,四目掃過,果然如閒雲、塗明所言,一目四行,無論是記憶力還是領悟力都大大提升!

“用天眼學習?”

池小遙、閒雲和塗明驚訝莫名,這還是天眼靈器被創造出來之後,第一次有人用天眼來學習!

花狐、青丘月、狸小凡和狐不平也各自取來兩種玉葉,有樣學樣,貼在各自眉毛上方,他們也各自又長出兩隻眼睛。

蘇雲四隻眼睛從花狐、青丘月等人身上掃過,沉聲道:“用這個學習更快!爭取十天,把所有課程補完!”

“嗯!”四隻小狐狸一起重重點頭。

蘇雲憂心忡忡:“左僕射太精明瞭,火眼金睛一般,在他面前不知何時我的身份就會暴露被他拆穿,現在能多學一點是一點……”

宅豬:四更!今天一萬七千字已更!求月票,訂閱

推薦滾開大大新書《萬千之心》,永恆之火大大的《衆神世界》,也是今天上架,疫情嚴重時期,留在家裡多多看書!

第三百五十八章 烏合之衆,全軍覆沒第六百八十章 心腹大患第四百九十八章 邪帝之心第七百九十章 大道元神第四百六十七章 紫府第九百零一章結仇第九百一十章 劫灰大帝第七百三十九章 穩坐釣魚臺第三百六十八章 元磁神劍第九十八章 文心雕龍(上架求月票求訂閱!)第五百二十四章 冥都變故第二十九章 葬龍陵案第九百一十九章 輪迴地獄第八百九十七章 中指第四百二十八章 此地不宜久留第四百四十四章 雜草般的生命力第九百章 輪迴的岔路口第七百九十六章 嫁衣計劃第二百九十七章 杏林往事第三百六十三章 最後的曙光泯滅第五百三十章 破解仙帝劍道(求訂閱)第一百三十六章 第九劍陣第一百六十五章 不正常的雲第四百零三章 洞房花燭夜,隻身赴雷池第八百七十章 未來即過去,輪迴永不變第四十七章 意亂青魚鎮第二百四十二章 最強狀態下的薛青府(求月票訂閱)第二百七十四章 飛雲谷劇變(第三更!)第五十二章 誤上賊船(求推薦票)第九百零三章 帝忽的真身(大章)第八百八十七章 絕世劍仙第七百二十六章 輪迴路上,世界枝頭第七百三十八章 道高一尺,神高千丈第四百一十三章 小船不能承受之重第五百三十一章 邪法葬屍第六十七章 你太弱了第七百五十一章 步步爲贏第二百三十九章 裘水鏡弔喪第九百三十二章 仇易報,罪難贖第二百四十章 魔中之傑第四十章 黑暗降臨第七百二十七章 三人論道第二百一十九章 新舊學論戰第一百六十一章 朝天闕的下落第一百九十一章 神仙才能受的傷第五百九十八章 吾道孤存,必不長久(求月票)第六十四章 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第三百四十七章 有花堪折直須折第八百四十五章 蘇大強巧舌如簧第六十一章 虎入羊羣第四百八十八章 反覆橫跳第六十六章 最好的同學第五百三十六章 口舌之爭第五百零九章 我不懂劍術,我對劍術沒興趣第九百零三章 帝忽的真身(大章)第七十三章 仙劍斬人魔第六百零八章 蘇郎不知夢中人第十章 野性張揚第一百四十章 更難得是這份謙虛第五百六十四章 好奇心旺盛的白澤們第七百五十七章 至寶天劫第八百七十一章 成爲外鄉人第四十八章 我們風氣不好第642章 一日夫妻百日恩第九百二十八章 逆天改命第一百六十章 領隊學哥之死第五十六章 鄉下來的士子不是人第二百六十章 魔神九嬰(第三更)第五百三十五章 邪惡獻祭第八百零九章 身死誰記生前事第六百七十九章 我花一出百花殺第二百八十一章 元老白澤(求月票)第三百六十九章 天生一把硬骨頭第七百一十九章 少年仙人絕第七百一十八章 對錯難論第七百六十七章 道等於身(月票!)第二百五十三章 彈指可破第一百二十二章 又見攤友第四百四十二章 忠肝義膽,舉世無雙第二百六十一章 論:如何與鯤產下後代第二百一十五章 野獸蘇雲第631章 先殺師蔚然(大章求票!)第四百七十三章 幻天仙境第四百四十四章 雜草般的生命力第一百七十四章 朔方亂不亂,老子說了算第五百九十章 帝倏與萬化焚仙爐(求票)第三百一十九章 天外劇變第九百二十八章 逆天改命第三百六十六章 元朔雖老,其命維新第六百七十九章 我花一出百花殺第七百三十五章 人魔的誕生(大章求票)第七百三十三章 時音之鐘第652章 蘇雲醉酒(求訂閱)第十一章 柳樹下的老人第三百四十四章 給人魔道心種心魔(六一求票!)第一百五十二章 水上格殺第五百八十二章 體態豐腴(一號求票~)第八百三十九章 帝混沌的神刀第三百三十八章 與魔爲伍(第一更)第八百五十六章 外鄉人與帝倏
第三百五十八章 烏合之衆,全軍覆沒第六百八十章 心腹大患第四百九十八章 邪帝之心第七百九十章 大道元神第四百六十七章 紫府第九百零一章結仇第九百一十章 劫灰大帝第七百三十九章 穩坐釣魚臺第三百六十八章 元磁神劍第九十八章 文心雕龍(上架求月票求訂閱!)第五百二十四章 冥都變故第二十九章 葬龍陵案第九百一十九章 輪迴地獄第八百九十七章 中指第四百二十八章 此地不宜久留第四百四十四章 雜草般的生命力第九百章 輪迴的岔路口第七百九十六章 嫁衣計劃第二百九十七章 杏林往事第三百六十三章 最後的曙光泯滅第五百三十章 破解仙帝劍道(求訂閱)第一百三十六章 第九劍陣第一百六十五章 不正常的雲第四百零三章 洞房花燭夜,隻身赴雷池第八百七十章 未來即過去,輪迴永不變第四十七章 意亂青魚鎮第二百四十二章 最強狀態下的薛青府(求月票訂閱)第二百七十四章 飛雲谷劇變(第三更!)第五十二章 誤上賊船(求推薦票)第九百零三章 帝忽的真身(大章)第八百八十七章 絕世劍仙第七百二十六章 輪迴路上,世界枝頭第七百三十八章 道高一尺,神高千丈第四百一十三章 小船不能承受之重第五百三十一章 邪法葬屍第六十七章 你太弱了第七百五十一章 步步爲贏第二百三十九章 裘水鏡弔喪第九百三十二章 仇易報,罪難贖第二百四十章 魔中之傑第四十章 黑暗降臨第七百二十七章 三人論道第二百一十九章 新舊學論戰第一百六十一章 朝天闕的下落第一百九十一章 神仙才能受的傷第五百九十八章 吾道孤存,必不長久(求月票)第六十四章 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第三百四十七章 有花堪折直須折第八百四十五章 蘇大強巧舌如簧第六十一章 虎入羊羣第四百八十八章 反覆橫跳第六十六章 最好的同學第五百三十六章 口舌之爭第五百零九章 我不懂劍術,我對劍術沒興趣第九百零三章 帝忽的真身(大章)第七十三章 仙劍斬人魔第六百零八章 蘇郎不知夢中人第十章 野性張揚第一百四十章 更難得是這份謙虛第五百六十四章 好奇心旺盛的白澤們第七百五十七章 至寶天劫第八百七十一章 成爲外鄉人第四十八章 我們風氣不好第642章 一日夫妻百日恩第九百二十八章 逆天改命第一百六十章 領隊學哥之死第五十六章 鄉下來的士子不是人第二百六十章 魔神九嬰(第三更)第五百三十五章 邪惡獻祭第八百零九章 身死誰記生前事第六百七十九章 我花一出百花殺第二百八十一章 元老白澤(求月票)第三百六十九章 天生一把硬骨頭第七百一十九章 少年仙人絕第七百一十八章 對錯難論第七百六十七章 道等於身(月票!)第二百五十三章 彈指可破第一百二十二章 又見攤友第四百四十二章 忠肝義膽,舉世無雙第二百六十一章 論:如何與鯤產下後代第二百一十五章 野獸蘇雲第631章 先殺師蔚然(大章求票!)第四百七十三章 幻天仙境第四百四十四章 雜草般的生命力第一百七十四章 朔方亂不亂,老子說了算第五百九十章 帝倏與萬化焚仙爐(求票)第三百一十九章 天外劇變第九百二十八章 逆天改命第三百六十六章 元朔雖老,其命維新第六百七十九章 我花一出百花殺第七百三十五章 人魔的誕生(大章求票)第七百三十三章 時音之鐘第652章 蘇雲醉酒(求訂閱)第十一章 柳樹下的老人第三百四十四章 給人魔道心種心魔(六一求票!)第一百五十二章 水上格殺第五百八十二章 體態豐腴(一號求票~)第八百三十九章 帝混沌的神刀第三百三十八章 與魔爲伍(第一更)第八百五十六章 外鄉人與帝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