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與冒險家面對面

高文走過一條長長的走廊,這走廊的一側開著寬闊的窗戶,一層用魔力凝結成的屏障充當著窗戶上的玻璃,讓走廊上的人可以看到窗戶對面的景象——他和琥珀在窗前停了下來,看向裡面的房間,在那燈光明亮的會客室內,他們看到了身穿一襲雪白衣裙的維多利亞女公爵,以及坐在女公爵對面的、身披黑色短袍帶著黑色軟帽的老人。

他們正在房間裡交談,走廊上聽不到他們的聲音,但可以看得出來那位老人顯得有點緊張,他一直在向維多利亞詢問著某些事情,而坐在他對面的女公爵則充滿耐心地做著回答,那位平日裡很少有表情變化的北境統治者臉上甚至隱隱約約有一點微笑。

琥珀看到這一幕分外驚訝,低聲驚呼起來:“哎哎,你看,那個冰塊臉的面癱治好了哎!!”

高文聞言瞥了這個聯盟之恥一眼:“你敢當著她的面這麼說麼?”

琥珀頓時插著腰,一臉的理直氣壯:“廢話,當然不敢,我又不傻。”

“他的狀態看上去還不錯,比我預期的好,”高文沒有理會琥珀的bb,轉頭對身旁的赫拉戈爾說道,“他知道今天是我要見他麼?”

“他知道,所以才會顯得有點緊張——這位大冒險家平常的心態可是比誰都要好的,”赫拉戈爾帶著一絲笑意說道,“你知道麼,他視你為偶像——哪怕如今失去了記憶也是如此。”

“我知道這件事,他當初跑去海上尋找‘秘密航路’還是因為想追尋‘我的腳步’呢,”高文笑了起來,語氣中帶著一絲感歎,“也正是因為那次出海,他才會迷航到北極海域,被當時的梅麗塔稀裡糊塗給撿到逆潮之塔去……世間萬物真的是因果相連。”

“世間萬物因果相連……曾經某一季文明的某位智者也有過這種說法,很有趣,也很有思考的價值,”赫拉戈爾說道,隨後朝著房間的方向點了點頭,“做好準備了麼?去見見這位將你視作偶像崇拜了幾百年的大冒險家——他可是期待很久了。”

“……說真的,我反而開始有點緊張了。”高文笑著說了一句,但還是邁開腳步朝著房門的方向走去,琥珀與赫拉戈爾也跟了上來。

走到房間門口,高文停下腳步,稍微整理了一下臉上的表情和腦海中的思路,同時也輕輕吸了口氣——他說自己有點緊張那還真不是開玩笑,畢竟這情況他這輩子也是第一次遇上,這世界上如今崇拜自己的人不少,但一個從六百年前就將自己視為偶像,甚至冒著生命危險也要跑到海上尋找自己的“秘密航路”,如今過了六個世紀仍然初心不改的“大冒險家”可只有這麼一個。

想到這,他竟有了點第一次線下見粉絲的緊張。

但屋裡邊那位大冒險家肯定比他還緊張,所以高文很快便整理好了自己的狀態,等到臉上肌肉放鬆下來之後,他便隨手推開了眼前那扇堅固的木門——伴隨著門軸轉動的輕微聲響,正在會客室裡交談的維多利亞和莫迪爾便同一時間回過頭來。

維多利亞第一個起身,向高文鞠了一躬之後提醒著身旁的先祖:“陛下來了。”

莫迪爾的反應慢了半拍,但在聽到身旁的提醒聲之後還是迅速醒過味來,這位大冒險家簡直像是不小心坐在火炭上一樣猛一下子便站了起來,臉上露出笑容,卻又緊接著顯得手足無措,他下意識地朝著高文的方向走了幾步,似乎想要伸出手來,但剛伸到一半又觸電般收了回去,使勁在自己衣服上蹭來蹭去,嘴裡一邊不太靈光地念叨著:“啊,等等,陛下,我剛和維多利亞聊完天沒洗手……”

高文這邊也正邁出兩步準備跟老人握個手呢,卻被對方這突然間一連串毫無規律的動作給打亂了節奏,整個人有點尷尬地站在原地,哭笑不得地看著莫迪爾的舉動,好不容易才找到機會開口:“不必這麼緊張,莫迪爾先生——我是專門來看你的。”

“哎您這麼一說我更緊張了啊!”莫迪爾終於擦完了手,但緊接著又隨手召喚了個水元素放在手裡使勁搓洗起來,又一邊走向高文一邊念叨著,“我……我真是做夢都沒想到有一天能親眼見到您!您是我心目中最偉大的開拓者和最偉大的冒險家!我剛聽說您要親自來的時候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魔法女神可以作證!我當時簡直以為自己又陷入了另一場‘怪夢’……”

高文聽著便忍不住表情怪異起來,心裡念叨著魔法女神恐怕做不了這個證了,她現在天天被娜瑞提爾帶領的網管們在神經網路裡圍追堵截,要麼就是跟另外兩個退了休的神明打牌下棋,最近一次給人做見證就是證明阿莫恩手裡確實沒有雙王兩個炸……

不過不管怎樣,在好生折騰了一陣之後大冒險家終於稍微放鬆下來,莫迪爾放掉了已經被自己搓暈的水元素,又使勁看了高文兩眼,彷彿是在確認眼前這位“皇帝”和曆史上那位“開拓英雄”是否是同一張臉孔,最後他才終於伸出手來,和自己的“偶像”握了握手。

片刻之後,在維多利亞的提醒下,莫迪爾才終於將手鬆開,他坐在矮桌旁的一把椅子上,臉上帶著十分開心的笑容,高文則坐在對面的另一把椅子上,並且沒有擦去手上的水珠。

琥珀站在高文身後,維多利亞站在莫迪爾身後,赫拉戈爾看了看房間中氣氛已入正軌,自己這個“外人”在這裡只能佔地方,便笑著向後退去:“那麼接下來的時間便交給各位了,我還有許多事情要處理,就先離開一步。有什麼問題隨時可以叫柯蕾塔,她就站在走廊上。”

高文笑著點了點頭,一旁的維多利亞則開口說道:“辛苦您了,赫拉戈爾閣下。”

龍族領袖離開了,會客室中只剩下高文等人,在開口交談之前,高文首先指了指站在自己身後的琥珀,對眼前的老人介紹道:“這是琥珀,我的情報顧問,同時也是暗影領域的專家,我們懷疑你身上發生的事情和暗影領域的‘權柄’有關,所以我把她帶了過來。”

“哦,哦,好的,”莫迪爾連連點頭,顯然他其實根本不在意琥珀是誰,隨後他指了指自己側後方的維多利亞,“您應該知道她吧?她……”

“當然,我認識她,”高文笑了起來,“她可是帝國的優秀官員。”

他話音剛落,腦海中便直接響起了維多利亞的聲音:“先祖他還不知道我的全名,而且出於顯而易見的理由,我也沒辦法告訴他我的真實身份……”

“嗯,我知道,”高文心中作出回應,同時微不可察地點了點頭,緊接著便抬頭看向眼前的大冒險家,“莫迪爾先生,你應該知道我親自來見你的理由吧?”

“這……他們說是因為您很關注我身上發生的‘異象’,”莫迪爾猶豫了一下才開口說道,“他們說我身上的異常情況涉及神明,還可能涉及到更多的古代秘密,這些秘密足以驚動帝國上層,但說實話我還是不敢相信,這裡可是塔爾隆德,與洛倫隔著一片汪洋,您卻親自跑來一趟……”

“莫迪爾先生,你可能不太了解自己的特殊之處,”高文不等對方說完便出聲打斷道,“發生在你身上的‘異象’是足夠讓聯盟任何一個成員國的領袖親自出馬的,而且即便拋開這層不談,你本身也值得我親自過來一趟。”

“我?”莫迪爾有點無措地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就一個普普通通的老頭子,雖然有點魔法實力,但別的可就毫無長處了,連腦子都經常不清楚的……”

“你是一位偉大的冒險家,”高文鄭重其事地說道,“或許有些事情你已經不記得了,但你曾經為人類世界做出的貢獻在我看來已經不亞於我那個時代的許多開拓英雄,如果當年的查理見到你,怕是也會親自為你授勳敬酒的。”

莫迪爾顯然沒想到自己會從高文口中聽到這種驚人的評價——尋常的誇獎他還可以當做是客套客套,然而當高文將安蘇的開國先君都拿出來之後,這位大冒險家顯然受到了極大的震動,他瞪著眼睛不知該做何表情,良久才冒出一句:“您……您說的是真的?我當年能有這種功勞?”

高文表情認真起來,他盯著眼前這位老人的眼睛,鄭重其事地點頭:“千真萬確。”

他知道自己的話對於一個已經忘記了自己是誰的冒險家而言相當難以想象,但他更知道,自己的話沒有一句是誇張。

莫迪爾·維爾德,儘管他在貴族的標準看來是個不可救藥的瘋子和背棄傳統的怪人,然而以開拓者和冒險家的眼光,他的存在足以在曆史書上留下滿滿一頁的篇章。

他一生的冒險成果無數,而在那本《莫迪爾遊記》中,高文對其中印象最深刻,感受到觸動最大的一個段落至今記憶猶新——那不是什麼驚險刺激的異域探險,也沒有奇詭恐怖的超凡生物和古代傳說,它只有一句話,卻可以被刻在曆史書上——灰山以北沼澤邊緣發現薯類植物,葉片灰綠色,耐寒易活,我覺得可以在寒冷地帶大範圍種植,已經試吃過了,能夠果腹,沒有毒。

莫迪爾活躍的年代在安蘇立國一百年後,但當時整個安蘇都建立在一片荒蠻的未知土地上,再加上立國之初的人口基數極低、新魔法體系遲遲不能建立,以至於即便國家已經建立了一個世紀,也仍有許多地區處於未知狀態,許多動植物對當時的人類而言顯得陌生且危險。

是許許多多像莫迪爾一樣的冒險家用腳丈量土地,在那種原始環境下將一寸寸未知之境變成了能讓子孫後代們安居的棲息之所,而莫迪爾毫無疑問是他們中最傑出的一個——如今數個世紀光陰飛逝,當年的荒蠻之地上早已處處炊煙,而當年在《莫迪爾遊記》上留下一筆的灰葉薯,如今支撐著整個塞西爾帝國四分之一的口糧。

《莫迪爾遊記》中驚悚刺激的內容很多,令人沉醉其中的奇妙冒險數不勝數,但在那些能夠吸引劇作家和吟遊詩人目光的華麗篇章之間,更多的卻是類似這種“枯燥無味”的記載,哪裡有食物,哪裡有藥材,哪裡有礦山,什麼魔物是尋常軍隊可以解決的,什麼魔物需要用特殊手段對付,森林的分布,河流的走向……他或許並不是抱著什麼偉大的目的踏上了第一次冒險的旅程,但這絲毫不影響他一生的冒險成為一筆偉大的遺產。

然而這位大冒險家已經把這一切都忘了。

他甚至不記得自己發現過什麼值得被人記住的東西,他只是覺得自己是個冒險家,並在這股“感覺”的推動下不斷走向一個又一個遠方,然後再把這一段段冒險經曆忘掉,再走上新的旅程……

莫迪爾笑了起來,他還是不知道自己當年到底都做了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以至於能得到這種讓自己難以置信的評價,但高文·塞西爾都親口這麼說了,他認為這一定就是真的。

他得到了這個世界上最偉大的開拓英雄和冒險家的肯定。

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領現金。方法:關注微信公眾號[書友大本營]。

“您才是最偉大的冒險家,”這位滿頭白髮的老人開心地笑著,彷彿陳述真理般對高文說道,“或許我當年確實有些什麼成就吧,但我是在開拓者們所建立起來的和平中啟程,您卻是在魔潮廢土那樣的環境裡披荊斬棘……”

那是高文·塞西爾的功績。

高文心中竟有一些尷尬,不由得搖了搖頭:“那已經是過去了。”

“如今您仍然在開拓前路的路上,”莫迪爾極為嚴肅地說道,“共同體聯盟,環大陸航線,交流與貿易的時代,還有那些學校、工廠和政務廳……這都是您帶來的。您的開拓與冒險還在繼續,可我……我知道自己其實一直在止步不前。”

“沒有人是真正的止步不前,我們都只是在人生的中途稍作休息,只不過大家休息的時間或長或短。”

“……您說得對,一個合格的冒險家可不能太過悲觀,”莫迪爾眨了眨眼,隨後低頭看著自己,“可我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我這場‘休息’的時間已經太久了……”

高文沒有直接回答他,而是轉頭看向了站在自己側後方的琥珀:“你有發現什麼嗎?”

琥珀的目光落在莫迪爾身上,她的表情十分罕見的有點嚴肅,過了片刻,她才上前半步:“我確實感覺到了和‘那邊’非常非常微弱的聯繫,但有些事情還不敢確定。我需要做個測試,老先生,請配合。”

她一邊說著,一邊抬起手,輕輕搓動指尖。

灰白色的流沙憑空浮現,如水般流淌下來。

第七百八十三章 真面目第六百九十九章 關於貨幣第二十八章 新的訪客第八百一十二章 腐爛之後的世界第九百五十七章 永恒搖籃第一百四十八章 測試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經驗之談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意料之外的收場方式第四十三章 時代的局限第二百三十一章 另一種人才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龍血大廳第一百七十六章 迷夢第七百四十二章 無形之物第八百二十四章 染色第五百六十章 方案第二百六十六章 點亮的刀鋒第五百二十七章 達成第九百八十四章 可控反應第二百零五章 一扇門?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締約堡的工程第二百六十二章 通往真理第四百三十七章 校準第五百零七章 車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大夢初醒第七百五十三章 一些改變第二百零七章 高文家的晚餐時間第二百一十六章 商業計劃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元素密辛第一百九十五章 提爾帶來的情報第六百八十八章 塔爾隆德第一百三十一章 永恒石板第五百四十八章 再次目擊第五十四章 野法師的遺產第六百八十六章 委婉第三百三十四章 裂石堡第八百三十章 飛向藍天第一百三十八章 計算的力量第六百八十八章 塔爾隆德第四百四十二章 戰鬥結束第五百七十三章 幹擾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好日子裡的好消息第一百四十六章 還活著的第一百四十八章 測試第一百一十七章 塞西爾機械製造所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治療”第七百零三章 學費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門”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痕迹第八百八十七章 先兆第九百四十八章 誰畫風不對第五十四章 野法師的遺產第九百七十七章 亂手第三百九十章 集結第三十六章 宴會第五百六十三章 初步信任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共同體第六百七十七章 間幕,風不停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雲集第七百四十九章 大好時代第四百七十九章 發酵第二百七十四章 一發定乾坤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背後第四百零六章 巨變第七百一十四章 貝爾提拉的情報第一百四十三章 風暴聚集第三百三十六章 變革者第七百六十六章 困局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留下些東西第九百七十七章 亂手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鐵人第三百四十九章 被放逐的異端第五十二章 有魔法存在的世界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治療”第六百零一章 降雪的日子第五百六十二章 與龍交談第三百七十三章 回到塞西爾第八章 重見天日第九百二十三章 再次交談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影響深遠第九十六章 姍姍來遲的一百人第1091章 來自塔爾隆德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新的努力方向第八百五十九章 你好,世界第1093章 解析神明第八百四十九章 父女第二百七十三章 爆炸與火焰第五百九十九章 面對面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影響深遠第三百四十一章 複蘇之月第一千零五章 棋盤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聽第一百九十八章 技術的高度第七百零三章 學費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帶娃”第三百八十七章 真正的戰爭陰雲第五百八十一章 高塔第八百八十七章 先兆第五百七十六章 密函第四百八十二章 首先是報紙第八百五十一章 神的眼睛
第七百八十三章 真面目第六百九十九章 關於貨幣第二十八章 新的訪客第八百一十二章 腐爛之後的世界第九百五十七章 永恒搖籃第一百四十八章 測試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經驗之談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意料之外的收場方式第四十三章 時代的局限第二百三十一章 另一種人才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龍血大廳第一百七十六章 迷夢第七百四十二章 無形之物第八百二十四章 染色第五百六十章 方案第二百六十六章 點亮的刀鋒第五百二十七章 達成第九百八十四章 可控反應第二百零五章 一扇門?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締約堡的工程第二百六十二章 通往真理第四百三十七章 校準第五百零七章 車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大夢初醒第七百五十三章 一些改變第二百零七章 高文家的晚餐時間第二百一十六章 商業計劃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元素密辛第一百九十五章 提爾帶來的情報第六百八十八章 塔爾隆德第一百三十一章 永恒石板第五百四十八章 再次目擊第五十四章 野法師的遺產第六百八十六章 委婉第三百三十四章 裂石堡第八百三十章 飛向藍天第一百三十八章 計算的力量第六百八十八章 塔爾隆德第四百四十二章 戰鬥結束第五百七十三章 幹擾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好日子裡的好消息第一百四十六章 還活著的第一百四十八章 測試第一百一十七章 塞西爾機械製造所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治療”第七百零三章 學費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門”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痕迹第八百八十七章 先兆第九百四十八章 誰畫風不對第五十四章 野法師的遺產第九百七十七章 亂手第三百九十章 集結第三十六章 宴會第五百六十三章 初步信任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共同體第六百七十七章 間幕,風不停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雲集第七百四十九章 大好時代第四百七十九章 發酵第二百七十四章 一發定乾坤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背後第四百零六章 巨變第七百一十四章 貝爾提拉的情報第一百四十三章 風暴聚集第三百三十六章 變革者第七百六十六章 困局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留下些東西第九百七十七章 亂手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鐵人第三百四十九章 被放逐的異端第五十二章 有魔法存在的世界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治療”第六百零一章 降雪的日子第五百六十二章 與龍交談第三百七十三章 回到塞西爾第八章 重見天日第九百二十三章 再次交談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影響深遠第九十六章 姍姍來遲的一百人第1091章 來自塔爾隆德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新的努力方向第八百五十九章 你好,世界第1093章 解析神明第八百四十九章 父女第二百七十三章 爆炸與火焰第五百九十九章 面對面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影響深遠第三百四十一章 複蘇之月第一千零五章 棋盤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聽第一百九十八章 技術的高度第七百零三章 學費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帶娃”第三百八十七章 真正的戰爭陰雲第五百八十一章 高塔第八百八十七章 先兆第五百七十六章 密函第四百八十二章 首先是報紙第八百五十一章 神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