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滄海桑田

被捕獲的“漏洞”。

阿莫恩並不是魔法領域的專家,他的權柄中也不包含對這些神秘學現象的解釋,然而這並不意味著他就缺乏學習和理解能力,在接觸到神經網路以及和彌爾米娜相處的日子裡,他汲取了很多前沿知識,因此這時候稍作理解他便明白了魔法女神話語中的含義。

“你是說……這些沙塵本來是不可能在現實世界中穩定存在的?它們的某些‘本質’和現實世界存在規律衝突?”他緊盯著那些被束縛在法陣中、如訊號斷續般瘋狂閃爍的沙塵幻象,帶著猶豫和絲毫的語氣詢問著身旁的魔法女神。

“不僅如此,”彌爾米娜輕輕點了點頭,語氣肅然,“這些沙塵會在觀察者消失的同時消失,這說明它們和‘認知’之間存在硬關聯,而當觀察者回歸之後它們還會重新出現,這說明還有一個更高等級的‘認知’在給這些沙塵做‘錨定’,當觀察者與沙塵一同消失時,是這個更高等級的‘認知’在確保這些沙子仍然在某個無法被觀察到的維度中存在,並確保它們能夠回歸……”

“……這就快到我的知識盲區了,”阿莫恩微微搖晃著頭顱,光鑄般的雙眼中滿是困惑,“不過有一點我是明白了,如果沒有你這套實驗流程,一般人恐怕怎麼也想不到這些沙塵會是這樣……”

“只有當所有觀察者都無法感知到這些沙塵的時候,這些沙塵才會消失,而當觀察者回歸,它們就會即刻恢複常態……在常規的實驗流程中,技術人員們確實很難察覺這些現象曾經發生過,”彌爾米娜輕聲說道,但緊接著便微微搖了搖頭,“不過這也並非絕對,凡人是很聰明的,只要有了一個思路,他們遲早能設計出實驗來驗證這些暗影沙塵的特殊性質,這隻是個觀察者測試罷了。”

“難就難在這個‘思路’,”阿莫恩感歎著,“如果不是恩雅女士提醒,誰會想到要給這些沙塵做觀察者測試?不過我也有點好奇,恩雅女士她是怎麼看出來的……”

“她曾是龍族‘眾神’,所有神明的權柄她都知曉,包括那些涉及到夢境和虛幻的領域,”彌爾米娜隨口說道,“見識如此廣博,從這些暗影沙塵中察覺異常對她而言並不困難。”

阿莫恩若有所思,幾秒種後突然問道:“這些是琥珀弄出來的沙塵——那些從塔爾隆德送來的樣品呢?那些‘真正的’暗影沙塵是不是也有這種矛盾性?”

彌爾米娜慢慢搖了搖頭:“恩雅女士檢查過了,那些沙塵並沒有這種‘矛盾性’……當然,如果我們不確定的話可以把那些樣本也拿來測試一下,不過那些樣本的數量可就沒這麼多了,每一粒沙子都格外珍貴,我得把這裡的魔法陣再重新設計一番。”

“這方面你是專家,你來決定就行,”阿莫恩點點頭,緊接著又忍不住帶著好奇看向了那些被禁錮的沙塵,“不過話又說回來……你覺得到底是什麼原因讓這些沙子呈現出這種詭異的狀態?”

“……我不確定,”彌爾米娜思索著,語氣遲緩而猶豫,“在我的記憶和認知中,似乎只有一種情況會勉強符合這種現象……”

“一種情況?”阿莫恩回過頭,看著彌爾米娜那雙掩藏在虛幻迷霧中的雙眼,“什麼情況?”

“夢境衍生體……這應該是娜瑞提爾和杜瓦爾特的領域,但我懷疑他們也不曾見過這種直接發生在現實世界,甚至可以停留在現實世界並騙過觀察者的異象。”

……

高文還記得他第一次見到塔爾隆德時所看到的那一片輝煌——他記得那籠罩整片大陸的巨型能量屏障,記得那繁茂的生態穹頂和充盈著霓虹燈光的城市與工廠,記得那些在城市上空交錯成網的空中交通,在樓宇之間穿梭如織的城際軌道,還有那些高聳入雲的巨型企業聯合體總部,以及在山巔聳立,沐浴在光輝中的連綿殿堂。

那是窮盡洛倫大陸上的吟遊詩人和劇作家的想象力都難以描摹出的輝煌場景,是跨越了數個時代,堆積起無數年文明成果,讓高文這個“衛星精”都為之驚歎的景象。

藍龍與白龍從天空掠過,飛越了已經熄滅的護盾高牆,支離破碎的海岸線被甩在後方的黑暗深處,滿目瘡痍的大地撲面而來。

大地上佇立著熔融扭曲的城市和工廠廢墟,還有坍塌解體的宮殿與聖堂,高文記憶中曾經有過的那些壯美風景,如今化為了這些面目全非的模樣,它們靜靜地躺在北極點的寒風中,沐浴著極夜的星光,沉默無言。

琥珀從剛才開始便安靜下來,她走到了梅麗塔的脊背邊緣,小心翼翼地扶著巨龍背部的角質凸起,她遠眺著星光與夜幕下的那片殘垣斷壁,似乎努力想要把那些東西和她記憶中的某些場景對照起來,然而努力到最後也沒成功,只餘下一句飽含感慨的歎息:“哎,都沒了啊……當年那麼壯觀的地方。”

“是啊,都沒了,正好重新開始,”梅麗塔的聲音從前方傳來,語氣中帶著笑意和釋然,“至少此刻,在這片大地上生存的命運終於回到了我們自己手上,不論生存還是死亡,不論崛起還是沉淪,都是我們自己的事情了。”

趴在梅麗塔背上的雛龍也安靜下來,小傢伙不曾見過這樣的景象,也不知道母親把自己帶到了什麼地方,她尚需時日才能理解這片光禿禿的大地和自己之間有著怎樣的紐帶,至於此時此刻,她只是有些驚訝和緊張。

她趴在梅麗塔的肩胛骨後方,小爪子緊緊抓著母親的鱗片,伸長了脖子看著遠方。

在她望著的方向,有一片在黑暗中起伏的群山,山上遍布著被巨型電漿體射流燒蝕之後留下的凹陷甚至貫穿性的裂穀,而一些支離破碎的宮殿殘骸散落在水晶般凝結的山坡上。

梅麗塔似乎感覺到了背後小傢伙的動靜,她回過頭看了一眼,修長的脖頸彎過來,帶著笑容說道:“看到遠處那些宮殿了麼?媽媽以前就住在那邊哦——不過現在那裡已經不能住了,我們的新家在別的地方。”

“我們直接去阿貢多爾?還是先去一趟濱海郡?”琥珀好奇地問了一句,“我聽說你和諾蕾塔現在是住在濱海郡的……”

“我們去阿貢多爾,這是之前說好的,”梅麗塔立刻說道,“阿貢多爾也有我和諾蕾塔的居所——現在我們什麼都缺,就住的地方不缺。”

阿貢多爾……高文還記得這座城市,這裡是他上次來塔爾隆德時落腳的地方,他在這裡接觸到了這顆星球隱藏起來的先進文明,也是在這裡,他見到了巨龍王國輝煌表象下的腐爛與瘋狂,但如今所有那些過往都已經如風中沙塵般隨風飄散,有一座新生的城市佇立在昔日的廢墟上,它與當初的瓊樓玉宇顯然不可相提並論,然而當看到城市中晝夜繁忙的建築工地以及投身在各種工作中的巨龍,還有那些在簡陋街道間出現的市集,在城市上空練習飛行的雛龍之後,他就知道,這片土地的浴火重生只是遲早。

他在這裡感受到了熟悉的氣氛,類似的氣氛當年他在黑暗山脈腳下也曾親眼見證,甚至回溯到七百年前,在高文·塞西爾的記憶中,在安蘇王國的開拓土地上,他也見過類似的景象。

能在這樣一片廢土中仍舊堅持重建與開拓,堅守作為文明群體的驕傲而不願沉淪成為弱肉強食、遊盪掠奪的野蠻生物的族群,是一定會重新站起來的。

如今的巨龍崇尚務實和效率,高文同樣不喜歡繁文縟節,因此阿貢多爾所準備的歡迎儀式鄭重卻又樸素,在簡單的接風洗塵之後,梅麗塔與諾蕾塔先行離開前去安置自己的幼崽以及交接一些工作,高文和琥珀則留在了阿貢多爾的新議事廳中。

高文再次見到了那位曾侍立在龍神身旁的“高階龍祭司”。

他換掉了那一身華麗的金色袍服和象徵著神權的冠冕,在見到高文時,他只穿著一身樸素耐用的灰白色長袍,他的神色中有著連巨龍都無法掩飾的疲憊,然而眼底深處的光彩卻精神奕奕,一種和曾經截然不同的、屬於“活人”的氣場從他身上散發出來,他的臉上則帶著真誠的笑容。

裝修樸素的會客廳內,高文與這位龍族領袖坐到了一起,琥珀站在他身後,另有一位留著黑色短髮的龍族少女站在赫拉戈爾側後方。

“你是我們巨龍永遠的朋友,”赫拉戈爾先開口說道,“真沒想到,我們第二次見面會在這種情況下。”

“是啊,我記得我們上次見面好像還是在不久前的事情,”高文語氣中帶著感歎,目光打量著眼前的人形巨龍,“感覺彷彿過去了幾十個世紀。”

“塔爾隆德的變化很大,”赫拉戈爾微微點頭說道,“這邊的情況不必細說,你應該也都已經知道了。我聽說梅麗塔是從東海岸那邊繞了一下飛過來的,你應當已經看到了沿途的廢土以及廢土中的安全區是什麼模樣,可有什麼感想?”

“……向塔爾隆德提供援助是我做過的最明智的決定之一,”高文略做思考之後坦然說道,“我曾一度擔心,經曆過如此巨變之後的巨龍族群是否真的能在這片廢土上堅持下來,擔心過聯盟匯聚起來的龐大人力物力是否真能在這種戰後廢墟裡被派上正確用場,但現在我所有的擔心都煙消雲散了——巨龍不僅僅是我個人的朋友,也是聯盟中值得信賴的成員。”

他的話發自肺腑,絕無盲目恭維的意圖,而即便是驕傲的巨龍,在這些真誠的讚譽面前顯然也會感到受用,赫拉戈爾臉上浮現出一絲笑容,這位太古巨龍輕輕點著頭:“現在我們這邊面對的困難仍然不少,但至少我們成功將社會維持在了‘生存’這條紅線以上。只要族群能夠在安全區裡站穩腳跟,我們就能慢慢清除危險區裡面的汙染和怪物,甚至重建許多生產活動。在這個過程中,您為我們籌備來的援助發揮了難以想象的巨大作用——沒有那些食物、藥品和工業原料,我們有將近三分之一的同胞恐怕都熬不過大護盾消失之後的寒冬。”

“塔爾隆德能穩定下來對整個聯盟都是好事,”高文點了點頭,緊接著便話鋒一轉結束了商業互吹流程——雖然這種互吹令人心情舒暢,但這次來他畢竟是有正事要做的,“先說說逆潮之塔和那位大冒險家的事情吧,我是為此而來的。”

“莫迪爾先生目前暫住在冒險者小鎮,我已經派人去安排了,你稍後就可以見到他,”赫拉戈爾立刻點頭說道,“維多利亞女士這些天一直陪在他身邊,或許是某種‘血脈的力量’真的在發揮作用,那位大冒險家最近一段時間的情況頗為穩定,沒有再發生‘夢中越界’的情況,不過我仍然不敢隨便讓他離開阿貢多爾周圍,以防意外發生。

“至於逆潮之塔……我們派往西海岸的監控小組今天才剛剛傳來一份報告,那座塔的情況仍然一切正常,至少從外表來看,它就只是人畜無害地立在海中,沒有智慧生物靠近,也沒有什麼東西從那座塔裡跑出來。

“不過我對那座塔的擔憂還是在與日俱增……我知道自己不應該用‘直覺’之類模稜兩可的說法來當做證據,但我還是要說,我的直覺……正在報警。”

“直覺……”高文沉聲說道,表情中格外認真,“你曾經是半神,你的‘直覺’可不是什麼簡單的東西。說起來,你們應該沒有派人去那座塔裡面查看情況吧?”

“沒有,”赫拉戈爾搖了搖頭,“我在最近增加了對逆潮之塔的監控力度,西海岸的監視哨從一個增加到了三個,最近的監視距離已經推進到了高塔附近六海裡,但至今我們還沒有讓監視人員踏上那座鋼鐵之島。這畢竟涉及到逆潮,龍族現在雖然已經掙脫了‘不可逆神’的鎖鏈,我們自身的實力卻也已經大打折扣,僅憑西海岸布置的力量,我們還沒辦法正面對抗那座高塔。”

“為什麼是六海裡?”站在高文身後的琥珀突然有些好奇地問道。

送福利 去微信公眾號【書友大本營】 可以領888紅包!

“那是……”赫拉戈爾突然有些猶豫,遲疑著說道,“那是‘祂’曾經親口告訴我的極限距離,一旦越過六海裡的分界線,高塔中滲透出來的汙染就有幾率主動影響心智了。”

“恩雅測試出來的麼……那應該是可信的,她在這方面很可靠。”高文微微點了點頭,而就在他還想開口詢問些什麼的時候,敲門聲突然從旁傳來,一名龍族侍從在得到允許後走入了會客廳。

“領袖,莫迪爾先生和維多利亞女士已經到了。”

第二百三十二章 酒館女王琥珀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與冒險家面對面第二百二十七章 搞事,搞事第四百七十六章 白騎士戰甲第八百零四章 入夢第四百九十五章 怪物的終結第1084章 達成共識第六百八十章 知情者第二百零二章 新礦石第八百九十一章 面對面第三百二十二章 情報第九百八十一章 螺旋觸底第1096章 這比搶錢快多了第八百二十七章 春季的風第四百七十六章 白騎士戰甲第九百五十八章 單獨邀請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又一股風向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三十世代第六十六章 球第1096章 這比搶錢快多了第八百八十九章 記錄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被捕捉的bug第九百六十二章 迴響第九百一十三章 與神有關第九百零三章 巨塔第三百八十章 蠢蠢欲動第七百三十八章 帝國學院第一百九十二章 魚,好大的魚第七百七十一章 巴林伯爵的驚奇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大圖書館的記載第三百三十一章 冊封文書第八百五十二章 奧古斯都家族的小秘密第七百七十四章 北方計劃第一百九十四章 海妖提爾的大冒險第六百二十章 風雪止息第九百一十九章 空洞第六百五十九章 殘骨第九百零三章 巨塔第五十四章 野法師的遺產第六百五十一章 奧菲利亞?諾頓的身份第五百四十一章 陰影中的餘波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不曾記載的曆史第七十一章 球的異動第五百零六章 瑞貝卡的狩獵第二百四十七章 高文的日常工作第六十三章 異動第九十五章 維羅妮卡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一些答案第九百五十九章 深入話題第二百一十六章 商業計劃第六百三十九章 援軍第四百七十七章 真正的牧師和虛假的牧師第五百六十四章 選擇第九百一十七章 併網之日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掠過廢土上空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深藍網道監控計劃第二百九十一章 竊取第一百四十五章 古老的試驗場第九百六十三章 逆潮的殘響第六百七十六章 高文的路第五百五十七章 新銳第一百八十三章 永眠者的技術第七百一十四章 貝爾提拉的情報第六百八十五章 防禦戰術第一百七十五章 調查第二十六章 這算是故居吧?第二百零七章 高文家的晚餐時間第十九章 債務第三百一十一章 做兩道大題吧第二百八十三章 局勢的變化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高文的緊迫感第一百八十五章 助人魔王的理論第七百零二章 歸家的狼第三十三章 會面第七十二章 生命反應?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關於星空的討論第六百一十六章 巨石城的暴風雪第六十一章 塞西爾家的驕傲第八十六章 大膽的計劃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光影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晶岩山丘的通路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秋日歸鄉第十七章 坦桑鎮第七百二十章 白霜雙子第三十章 今天晚上……訪客真多啊第三百六十一章 索爾德林的新任務第三百三十七章 絞索套在誰的脖子上第七百二十八章 來自北方的年輕人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顯現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畫風清奇的地方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喻令”第二百九十三章 奇怪的偶遇第八百零六章 出發第九百一十二章 秋意寒涼的時節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默契第三百零九章 軌道加速炮第一百九十九章 第一課第三百零一章 一個僕人第五十一章 礦石到位第十一章 前路漫漫
第二百三十二章 酒館女王琥珀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與冒險家面對面第二百二十七章 搞事,搞事第四百七十六章 白騎士戰甲第八百零四章 入夢第四百九十五章 怪物的終結第1084章 達成共識第六百八十章 知情者第二百零二章 新礦石第八百九十一章 面對面第三百二十二章 情報第九百八十一章 螺旋觸底第1096章 這比搶錢快多了第八百二十七章 春季的風第四百七十六章 白騎士戰甲第九百五十八章 單獨邀請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又一股風向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三十世代第六十六章 球第1096章 這比搶錢快多了第八百八十九章 記錄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被捕捉的bug第九百六十二章 迴響第九百一十三章 與神有關第九百零三章 巨塔第三百八十章 蠢蠢欲動第七百三十八章 帝國學院第一百九十二章 魚,好大的魚第七百七十一章 巴林伯爵的驚奇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大圖書館的記載第三百三十一章 冊封文書第八百五十二章 奧古斯都家族的小秘密第七百七十四章 北方計劃第一百九十四章 海妖提爾的大冒險第六百二十章 風雪止息第九百一十九章 空洞第六百五十九章 殘骨第九百零三章 巨塔第五十四章 野法師的遺產第六百五十一章 奧菲利亞?諾頓的身份第五百四十一章 陰影中的餘波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不曾記載的曆史第七十一章 球的異動第五百零六章 瑞貝卡的狩獵第二百四十七章 高文的日常工作第六十三章 異動第九十五章 維羅妮卡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一些答案第九百五十九章 深入話題第二百一十六章 商業計劃第六百三十九章 援軍第四百七十七章 真正的牧師和虛假的牧師第五百六十四章 選擇第九百一十七章 併網之日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掠過廢土上空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深藍網道監控計劃第二百九十一章 竊取第一百四十五章 古老的試驗場第九百六十三章 逆潮的殘響第六百七十六章 高文的路第五百五十七章 新銳第一百八十三章 永眠者的技術第七百一十四章 貝爾提拉的情報第六百八十五章 防禦戰術第一百七十五章 調查第二十六章 這算是故居吧?第二百零七章 高文家的晚餐時間第十九章 債務第三百一十一章 做兩道大題吧第二百八十三章 局勢的變化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高文的緊迫感第一百八十五章 助人魔王的理論第七百零二章 歸家的狼第三十三章 會面第七十二章 生命反應?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關於星空的討論第六百一十六章 巨石城的暴風雪第六十一章 塞西爾家的驕傲第八十六章 大膽的計劃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光影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晶岩山丘的通路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秋日歸鄉第十七章 坦桑鎮第七百二十章 白霜雙子第三十章 今天晚上……訪客真多啊第三百六十一章 索爾德林的新任務第三百三十七章 絞索套在誰的脖子上第七百二十八章 來自北方的年輕人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顯現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畫風清奇的地方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喻令”第二百九十三章 奇怪的偶遇第八百零六章 出發第九百一十二章 秋意寒涼的時節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默契第三百零九章 軌道加速炮第一百九十九章 第一課第三百零一章 一個僕人第五十一章 礦石到位第十一章 前路漫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