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被捕捉的bug

不管怎麼說,雛龍有趣的行為也算是給這段跨越汪洋的旅行帶來了一點意料之外的樂趣,只是小傢伙天不怕地不怕的態度實在讓高文放心不下來——從梅麗塔升空開始,小傢伙就一刻都沒清閑,不是在母親的背上跑來跑去就是跑到高處把腦袋伸到屏障外面,迎著狂風張著嘴巴嗚哇哇哇地胡亂叫喊,她甚至一度想要順著梅麗塔的尾巴尖爬到盡頭,還是高文眼疾手快給攔了下來……

現在高文和琥珀嚴重懷疑梅麗塔起飛前所描述的“雛龍會老老實實趴在母親背上進行旅行”怕不是從某個蹩腳學者編纂的手冊上看來的理論知識——這和現實情況偏差也太遠了點!

“怎麼可能是什麼理論知識!”聽到高文的質疑,梅麗塔倒是立刻語氣嚴肅地反駁起來,“我是專門諮詢過……恩雅女士的,雛龍方面的事情她還能不明白?”

高文本來還沒覺得有什麼,一聽這個反而感覺有哪不對,稍微尋思了一下便回憶起那位退休的龍神好像也是個理論派,據不願透露姓名的前自然之神和不願暴露身份的神經網路管理員所帶來的可靠情報,恩雅當初幫忙孵蛋的時候每天都在各處打聽孵化龍族幼崽的知識,甚至險些求助皮特曼……

當場他看向旁邊那正在撒歡的雛龍時眼神便微妙起來,心說這小傢伙能健康成長到今天也多虧了巨龍強悍的先天條件,這次梅麗塔和諾蕾塔帶兩個小傢伙回塔爾隆德一趟看來還真很有必要,起碼這兩個新手母親還有機會跟這邊正常的古代巨龍們諮詢一點正確的帶娃經驗……

“哎,你怎麼不說話了?”梅麗塔的聲音突然從前面傳來,打斷了高文的胡思亂想,“你在擔心諾蕾塔那邊?那你更不用擔心了,雖然不願意承認,但她的飛行技巧比我強多了……”

“額咳咳,我倒是沒擔心這個,”高文尷尬地咳嗽兩聲,謹慎地從旁提點,“我就是覺得你以後照料雛龍時也別全聽恩雅的,她的經驗吧……她當年的視角畢竟跟凡人不太一樣。”

“你說得倒也對,”梅麗塔隨口說道,緊接著話鋒一轉,“對了,等到了塔爾隆德之後你要直接前往西海岸麼?還是先在新阿貢多爾休息一兩天?按你喜好就行,我們隨時可以安排——只不過居住條件肯定比不了你上次來的時候……”

“先在阿貢多爾停留,我要親自見見那位大冒險家,”高文隨口說道,“也給拜倫一些時間,他和他的‘寒冬號’可沒你飛的快。”

“好的,”梅麗塔隨口應了一聲,緊接著便帶著一絲感慨咕噥起來,“唉……沒有了和塔爾隆德即時通訊的手段,許多事情都變得麻煩起來了,現在依靠最原始的辦法傳遞跨海信件,哪怕是讓飛行速度最快的白龍充當信使,阿貢多爾的消息也要整整一天才能傳到北港……反而是以前顯得落後的洛倫如今有著越來越便利的即時通訊,北港的消息一瞬間就能送到塞西爾,甚至送到大陸最南端的群星聖殿去……”

“我們正在想辦法解決這個問題,”高文聞言點頭說道,“塞西爾的通訊專家,還有你們塔爾隆德的技術人員,我們正在共同考慮一種能夠取代已經全毀的歐米伽網路的跨海通訊方案。目前的思路有兩個,一個是在海上設置中轉樞紐,依靠那些永久的島嶼和浮動式自動轉發塔來實現——但這需要很高的建設費用和後續維護成本,而且一部分海上設施還要派駐長期人員,這又是筆不小的投入;

“第二個方案是在濱海郡和北港各設置超大功率的樞紐塔,並藉助大氣結構來傳輸訊號。根據你們塔爾隆德技術人員所提供的資料,大氣的穩態界層能夠反射調製過的奧術震蕩訊號,曾經的歐米伽全球通訊網用的就是類似技術,但這個方案也有問題——在歐米伽離開之後,以洛倫和塔爾隆德如今的技術水平,我們恐怕很難保證這個方案的可靠性。”

說起這種前沿技術問題,高文顯得興緻很高,一旁琥珀卻聽的昏昏欲睡,等高文好不容易話音落下,這半精靈立刻便打著哈欠念叨起來:“說半天就是兩個方案實現起來都不怎麼靠譜唄……”

“嚴格來講,應該說兩個方案都有實現的可能,只不過需要我們在成本和可靠性方面做些取捨,”高文表情嚴肅地說道,“考慮到塔爾隆德作為聯盟成員國的重要性,不管怎樣我們都是要建立這套跨海通訊系統的。”

“建立和塔爾隆德之間的跨海通訊啊……”琥珀嘀咕著,語氣中帶著感慨,“真沒想到,我們竟然已經要做這種事情了,一切發展的真快。”

高文沒有說話,他腦海中只是突然回憶起了出發前從恩雅那裡得到的消息。

關於魔法女神彌爾米娜所察覺的“異常”,關於神明的記憶也會受到某種外力幹擾的可能性,三位昔日之神對“哨兵”產生了新的懷疑和擔憂,而這些擔憂現在正壓在高文心裡。

琥珀說得對,一切發展的是很快——然而和凡人將要面對的一個又一個挑戰比起來,就連這種發展速度恐怕也不一定夠快。

……

塞西爾城,某處位於黑暗山脈忤逆要塞深處的研究設施內,一座大型實驗室中燈火通明。

手執白金權杖的維羅妮卡站在實驗室中心的平台前,表情平靜地注視著放置在平台上的水晶器皿,那水晶器皿中盛放著半盒灰白色的沙粒,在高空灑下的明亮燈光照耀下,它們向四周瀰漫出了一層灰白色的質感,這質感一直蔓延到平台上,讓藍色底色的實驗平台也彷彿褪色般呈現出了同樣的色調。

有技術人員的聲音從附近傳來:“第三次重量測試結束,樣品在經受減重符文影響後產生的重量變化符合預期曲線,立場關閉後樣品周圍魔力消散速度符合預期曲線。樣品在魔力環境下性質穩定,未呈現抑魔性,未呈現力場排斥性,未呈現神性特徵。”

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領現金。方法:關注微信公眾號[書友大本營]。

“下階段測試準備就緒,2號平台已騰出,這邊需要一份純淨樣本進行魔力浸染測試……”

“16號神靈解析實驗室傳來聯絡,他們那邊的測試已經結束了,結果報告將在三十分鐘後送過來……”

聽著耳旁傳來技術人員們有序的彙報和交流聲音,維羅妮卡臉上恬靜淡然的溫和表情始終未曾變化,她長久注視著自己面前的那份樣品,良久才彷彿自言自語般輕聲嘀咕道:“除了這些視覺上的效果之外,真就只是普通的沙子麼……某種恒定的幻象?”

“維羅妮卡智庫長,”一名身穿白色短袍的研究者從旁邊走了過來,尊敬地低頭說道,“這一輪測試結束之後的安排是什麼?”

“我們這邊結束之後就可以稍作休息了。”維羅妮卡回頭看向這位技術人員,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在別的地方,她有很多不同的稱呼,人們稱她公主殿下,稱她聖女大人,稱她聖光之側,但在這些隸屬於神權理事會的研究設施裡,在解析神明奧秘的技術部門內部,她被人稱作“智庫長”。

她很喜歡這個與別處不同的“內部稱號”,這偶爾會讓她回憶起那些跟“忤逆計劃”有關的事情,雖然她在很久以前就關閉了緬懷過往併產生強烈感動的情感邏輯,但她並不抵觸這種觸發回憶的反饋機制——這會讓她覺得自己還“活著”。

“接下來就是等消息,”她又輕輕點點頭,接著說道,“等‘高級顧問部門’那邊的消息,看看那邊是否會有什麼發現。”

“高級顧問……”助理研究員臉上頓時露出了肅然的表情,顯然,那“高級顧問”一詞所指的存在值得他這樣嚴肅起來。

而在同一時間,在這忤逆要塞的最“深處”,在位於幽影界的忤逆庭院中,體型縮小了許多、身上傷勢已經痊癒的聖潔巨鹿和身上縈繞著魔力帷幕的彌爾米娜正站在一處寬闊的空地上,在他們面前立著一座用不知名材質塑造起來的高台,而在高台中心,大量灰白色的沙塵正堆積在一個結構異常複雜、正隱隱散發出淺藍色光輝的法陣中央。

那沙塵周圍有灰白色的光暈不斷湧動,彷彿正在努力想要將自己的某種“特質”蔓延侵染出去,想要讓周圍的法陣也呈現出同樣的灰白質感,然而那法陣中所充斥的強烈氣息卻成功阻止了沙塵周圍灰白領域的蔓延——後者的侵染能力在物質世界無往不利,然而在這座形如祭壇的高台上,它卻被壓縮到了沙堆周圍,最多隻蔓延出去幾個毫米。

“這些沙子果然沒辦法‘汙染’你設置的符文,”阿莫恩觀察了一會,扭頭對身旁的魔法女神說道,隨後他的目光便不由得落在對方身上——他看到對方胸前掛著一個用魔力凝結起來的牌子,就像那些在忤逆要塞中工作的凡人掛在胸口的小牌子一樣,上面還有用魔力凝結成的字母閃閃發亮——“高級顧問彌爾米娜”,“你就非要在身上掛這麼個牌子麼?”

“當然,儀式感,你明白什麼叫儀式感麼?”彌爾米娜立刻回了一句,“我們現在的身份是神權理事會的高級顧問,而且這是我們作為高級顧問第一次親自主持研究項目——以前都是被研究,這次可是我們負責研究,你不覺得這需要認真一點麼?”

阿莫恩隨口回了一句:“我覺得認不認真跟你身上是否掛這麼個牌子沒聯繫……”

“你就是不願意讓我給你把牌子掛上,”彌爾米娜立刻瞥了白色巨鹿一眼,“‘高級顧問阿莫恩’,聽上去難道不威風麼?掛在身上多好啊,你非得說像個項圈……”

“夠了,我不想跟你討論這個了,”阿莫恩不等對方說完便忍不住出聲打斷道,同時朝那高台看了一眼——那高台並非人類建造,也不是這座忤逆庭院中本身就有的東西,而是彌爾米娜利用魔法領域的權柄憑空塑造而來,在高台以及其上法陣的共同作用下,那些“暗影沙塵”被完全隔絕了起來,“看上去這東西已經穩定運行了,我們什麼時候開始下一步?”

“嗯,看起來差不多了……”彌爾米娜稍稍嚴肅起來,她注視著那法陣中心的沙塵(這一大堆沙子是琥珀折騰好久才弄出來的,畢竟在這裡主持項目的兩位“高級顧問”體型過於龐大),一邊感知著自己親手設置的符文所傳遞過來的資訊一邊沉聲說道,“等會你我都閉上眼睛,你再儘可能屏蔽掉我們其餘的所有感知,但我們不要離開平台附近,一分鐘後解除屏蔽,我們一起睜眼。”

阿莫恩還是有點懷疑:“這個流程真能管用麼?”

“這是恩雅女士那邊給的建議,”彌爾米娜隨口說道,“她好像從沙塵中觀察出了什麼,但她那邊條件不合適,就把這個流程告訴我了。忤逆堡壘這邊是個天然的‘屏蔽區’,我們觀察到的現象應該會更接近‘真相’。”

“好吧,我相信恩雅女士的判斷,”阿莫恩點了點頭,“現在開始?”

彌爾米娜的目光最後一次落在平台中心的沙堆上,隨後她收回視線,閉上眼睛,並輕輕點了點頭:“開始吧。”

被無邊昏暗混沌籠罩的忤逆庭院中,堆放著暗影沙塵的高台旁,兩位神明一同閉上了眼睛,而就在他們閉上眼睛的同時,那些堆放在法陣中心的沙粒便突然暗淡下來,呈現出“消退”般的跡象。

下一刻,阿莫恩又發動了自己的力量,開始一點點將自己和彌爾米娜的對外感知屏蔽掉。

隨著他們的感知被屏蔽,堆放在平台上的沙塵迅速變得暗淡、透明,如同褪去了顏色和質感,甚至如同褪去了存在本身一般,一點點消失在法陣中央……

而在沙塵盡數消失的瞬間,彌爾米娜所設置的那些符文則迅速閃爍起了明亮的光芒!

然而此刻的阿莫恩和彌爾米娜對此都毫無所知,直到時間靜悄悄地流逝,感知屏蔽的效果被解除,彌爾米娜的聲音才打破寂靜:“睜眼。”

阿莫恩張開眼睛,那雙如水晶熔鑄般的眼眸看到了平台上的景象。

他看到那平台上的符文正在飛快閃爍,那看一眼便令人感覺眩暈的複雜法陣如同接觸不良的魔晶石燈般忽明忽暗,錯亂的光影在法陣上空跳躍、閃爍著,而在這錯亂的光影之間,原本的沙堆已經不知所蹤,卻又可以看到許多像是灰白色沙粒的事物不斷出現又消失——這一幕,就好像那堆灰白色的沙子被放逐出了這個世界,現在又在拚命地想要回來。

阿莫恩目瞪口呆:“這……這是怎麼回事?”

“在失去外部觀察的情況下,暗影沙塵消失了,在觀察者回歸之後,它們嘗試重新出現——然而我設置的法陣會在脫離我的觀察之後強行禁錮住一定範圍內的‘狀態’,”彌爾米娜表情肅然地盯著那些錯亂閃爍的光影,緩慢而低沉地說道,“你看到的,是被禁錮起來的‘矛盾’,按照那些節點學士們之間流行的說法,是‘漏洞’,是錯誤衍生體和現實世界發生衝突之後產生的漏洞。”

(友情推薦一本書,書名《異世界征服手冊》,是新人新作,但設定比較有趣,直接貼簡介:

一次突如其來的意外,一輛載有二十八人的旅遊大巴,毫無防備的穿越到了某個仙俠世界。

歲月悠悠,異界百年匆然而逝。

就在這群穿越者的後代再次面臨危機之際,一道突然出現的光門,重新將兩個世界連接在了一起.......

簡而言之,這是一群兔子在異世界宣揚四個現代化,並且反哺地球的故事.....)

第九百三十二章 聯合方案第一百三十章 大難不死的子爵第五百五十一章 新的門戶第三百九十四章 轟隆第五百四十章 技術向前延伸第六百七十五章 遺產第七百二十三章 生意與進取第八百零六章 出發第三十二章 遺產,真的是遺產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旋渦第六百零一章 降雪的日子第三百七十一章 索爾德林的訂單第二百六十六章 點亮的刀鋒第一百五十四章 領地的建設第八百四十八章 相見第九百九十二章 重逢第三百零五章 聯絡第七百五十四章 距離第八百零九章 夜幕來客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北和南第一百五十六章 深海之中第一百七十六章 迷夢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黃昏與寒風中第六百八十一章 暗影之魂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正向齒輪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前往北方的船隊第三百四十七章 巨獸第六百八十六章 委婉第五百三十九章 浸入網路第三十五章 達成第1081章 哨站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影響第一百二十七章 瘋狂BB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來自另一側的景象第九百九十一章 奇蹟第五十章 大部隊第一百一十九章 德魯伊的信仰變遷第七百九十七章 精神狀態不好第六百九十五章 曆史在前進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歸來與遠方第七百一十七章 蹭網第七十一章 球的異動第六百二十九章 解凍第三百零九章 軌道加速炮第三百三十二章 葛蘭家族第一百四十一章 邪教徒的身份第二百九十一章 竊取第一百七十九章 一場好夢第四十四章 農奴與自由民第二百四十三章 回歸者第九百三十章 提醒第二百一十四章 極北和極南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戰爭之神第六百九十三章 偶然與必然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希望和未來第六百八十四章 迷霧中的情報第三百三十九章 悄然前進的曆史第七百四十章 瑞貝卡的接待風格第一百六十二章 塵埃落定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維多利亞的回憶第六百七十五章 遺產第九百二十五章 無傾向性思潮第三百四十五章 明智之舉第四百八十二章 首先是報紙第二百三十九章 卡邁爾第三百六十六章 在聖靈平原的所見第三百八十七章 真正的戰爭陰雲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默契第一百零八章 符文與公式第七百七十二章 新式戲劇第一百章 宗教曆史與動力機關第七百二十八章 來自北方的年輕人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第三次介入第九百九十八章 不穩定第四百二十四章 靈體第八百三十六章 告密第六百六十二章 時代變了第三百一十五章 前進一步第五百二十六章 一筆交易第七百一十二章 植物第九百八十三章 臨界平衡第六百一十六章 巨石城的暴風雪第七百六十五章 回歸第三十八章 真頭大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維多利亞的回憶第九百九十七章 靈能歌者第一百零一章 傻麅子又立功啦!第七百三十章 冬天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執著的盡頭第七百三十五章 重建家園的人們第五百三十四章 未雨綢繆第四百三十四章 抵近第九百二十八章 警示第六百七十七章 間幕,風不停第七百三十六章 心靈陰影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喻令”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機緣巧合第八百七十七章 無形第八十三章 怪物的來源第三百一十四章 “遠見卓識”
第九百三十二章 聯合方案第一百三十章 大難不死的子爵第五百五十一章 新的門戶第三百九十四章 轟隆第五百四十章 技術向前延伸第六百七十五章 遺產第七百二十三章 生意與進取第八百零六章 出發第三十二章 遺產,真的是遺產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旋渦第六百零一章 降雪的日子第三百七十一章 索爾德林的訂單第二百六十六章 點亮的刀鋒第一百五十四章 領地的建設第八百四十八章 相見第九百九十二章 重逢第三百零五章 聯絡第七百五十四章 距離第八百零九章 夜幕來客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北和南第一百五十六章 深海之中第一百七十六章 迷夢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黃昏與寒風中第六百八十一章 暗影之魂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正向齒輪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前往北方的船隊第三百四十七章 巨獸第六百八十六章 委婉第五百三十九章 浸入網路第三十五章 達成第1081章 哨站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影響第一百二十七章 瘋狂BB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來自另一側的景象第九百九十一章 奇蹟第五十章 大部隊第一百一十九章 德魯伊的信仰變遷第七百九十七章 精神狀態不好第六百九十五章 曆史在前進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歸來與遠方第七百一十七章 蹭網第七十一章 球的異動第六百二十九章 解凍第三百零九章 軌道加速炮第三百三十二章 葛蘭家族第一百四十一章 邪教徒的身份第二百九十一章 竊取第一百七十九章 一場好夢第四十四章 農奴與自由民第二百四十三章 回歸者第九百三十章 提醒第二百一十四章 極北和極南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戰爭之神第六百九十三章 偶然與必然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希望和未來第六百八十四章 迷霧中的情報第三百三十九章 悄然前進的曆史第七百四十章 瑞貝卡的接待風格第一百六十二章 塵埃落定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維多利亞的回憶第六百七十五章 遺產第九百二十五章 無傾向性思潮第三百四十五章 明智之舉第四百八十二章 首先是報紙第二百三十九章 卡邁爾第三百六十六章 在聖靈平原的所見第三百八十七章 真正的戰爭陰雲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默契第一百零八章 符文與公式第七百七十二章 新式戲劇第一百章 宗教曆史與動力機關第七百二十八章 來自北方的年輕人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第三次介入第九百九十八章 不穩定第四百二十四章 靈體第八百三十六章 告密第六百六十二章 時代變了第三百一十五章 前進一步第五百二十六章 一筆交易第七百一十二章 植物第九百八十三章 臨界平衡第六百一十六章 巨石城的暴風雪第七百六十五章 回歸第三十八章 真頭大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維多利亞的回憶第九百九十七章 靈能歌者第一百零一章 傻麅子又立功啦!第七百三十章 冬天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執著的盡頭第七百三十五章 重建家園的人們第五百三十四章 未雨綢繆第四百三十四章 抵近第九百二十八章 警示第六百七十七章 間幕,風不停第七百三十六章 心靈陰影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喻令”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機緣巧合第八百七十七章 無形第八十三章 怪物的來源第三百一十四章 “遠見卓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