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 第二次前往北方

傳送門大廳附近,一間獨立實驗室內正亮著明亮的燈光,瑪麗站在一扇朝向大廳的觀察窗前,目光透過了那加厚加固且帶有雙層能量屏障的水晶玻璃,關注著大廳中央傳送門的情況。

從締約堡周圍三座能源樞紐傳輸而來的龐大魔力被匯聚到了一起,在大廳內部的數個能源軌交匯點上燃起了醒目的藍色光焰,那些光焰在一根根水晶製成的管狀容器中吞吐不息,被源源不斷地注入傳送門的各個組件,又有穿著提豐和塞西爾不同制服的技術人員們在那些結構複雜規模龐大的設施之間穿梭不息,不斷完善著大門的附屬結構,調整著這些精密設備的每一個參數。

卡邁爾大師與溫莎·瑪佩爾大師站在傳送門旁邊,看上去正在討論著什麼,他們握了手,看起來相談甚歡。

“你打算在窗戶前面站多長時間?”導師的聲音突然從身後傳來,讓瑪麗激靈一下子清醒過來,“快過來,休息時間早結束了,你還有許多工作沒做完。”

瑪麗慌忙回頭,一邊快步走向自己的位置一邊看向坐在不遠處演算桌旁的老魔法師:“抱歉,我剛才有點走神。”

導師略帶責備的聲音隨之傳來:“別在做項目的時候走神,這可不是什麼好習慣——有時候它會要了你的命。”

瑪麗一邊點頭一邊來到了那些鑲嵌在牆壁上的能源導管以及銀白色合金軌道前,開始觀察導管中的藍白色光流,以及合金軌道上浮現出來的、不斷變化的符文和發光曲線,這些導管是從主能源管道分流出來的“分析維管”,合金軌道則連接著地下的龐大魔力中樞——塞西爾人將其稱作“動力脊”,它們所呈現出來的狀態,有助於分析整個傳送門的即時負載。

當然,在大廳中另有一套監控裝置,可以讓一線操作人員掌握傳送門的狀態,這間實驗室裡的監測點更主要的作用是在傳送門正式啟動之前收集數據,以供高級技術長官們隨時把握整個項目——這些高級技術長官中當然也包括自己的導師。

身穿一襲黑袍的丹尼爾抬起頭,身邊環繞的符文漸漸暗淡下來,他從龐大的數據計算中脫身,看向了自己最滿意的學徒:“第三組能源塔的狀態怎麼樣?動力脊讀數正常了麼?”

“第三組能源塔在調整之後已經順利上線,魔力供給量趨於平穩了,目前動力脊的讀數在正常區間,”瑪麗嫻熟地確認著那些令人眼花繚亂的原始讀數,作為這一部分子系統的設計參與者之一,她無需計算便可以確認這些分析節點的狀態是否正常,“傳送門二級約束段的C7、C16檢測點讀數有點偏低,我懷疑是新安裝的組件共鳴不完全導致,之後我會安排工程組的法師們去檢查一下。”

“二級約束段麼……”丹尼爾微微點頭,“現在也只剩下這最後一環了。所有約束段都完工之後,傳送門就可以進行第一次‘點燃’,這項目的進展速度比我想象的還快。”

“畢竟是聚集了兩大帝國最尖端的技術人才和幾乎無限制的物資供應,還有整個聯盟幾十個國家拚命塞進來的人力物力嘛,連遠在大陸極南端的白銀精靈們都硬是派了十幾個高階星術師騎著巨鷹趕過來,”瑪麗笑著說道,“我聽溫莎女士說,上一次這片大陸上的各個國家如此通力合作,還是幾年前修複宏偉之牆的時候……”

“幾年前修複宏偉之牆?呵,那可沒辦法和今日比較,”丹尼爾哼了一聲,語氣中頗為不屑,“雖然那也是一場規模浩大的行動,但參與者之間勾心鬥角,各個國家互相提防,甚至質疑白銀帝國的聲音都始終沒有斷過,舊安蘇的一場大亂也是在那之後不久爆發起來的——那時候的人們還沒被神災毒打過,哪裡知道這個世界可以危險到什麼局面。”

“您說得對,那時候還沒有今日的‘聯盟’,”瑪麗立刻點頭說道,但緊接著又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神色變得有些猶豫,隨後她閉上了嘴巴,轉身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她的聲音卻直接通過心靈層面的連接傳入了丹尼爾的腦海,“您說……現在塞西爾和提豐的關係變化如此大,那將來某一天,我們的價值……”

“我們將一如既往地‘存在’,一直存在下去,”丹尼爾的聲音隨之在瑪麗心中響起,絲毫沒有迷惘和遲滯,“記住,不管提豐和塞西爾之間的關係變得有多親密,只要它們還是兩個國家,只要兩個群體之間還有區分,我們這些‘眼睛’就永遠都有存在的價值。”

“是的,我明白。”

聽著學徒傳來的回應,丹尼爾只是微微點了點頭,視線便重新放在了之前未完成的工作上面。

如今提豐和塞西爾之間的關係確實在發生改變,曾經相互警惕甚至敵視的兩個國家正在共同的利益推動下走到一起,而且每一天都會更近一點,但丹尼爾很清楚,不管他們的關係近到哪一步,兩個國家終究是兩個國家,而必要的情報工作……永遠都不會結束。

用來緊盯鄰國的眼睛是不會閉上的,最多隻會有具體工作內容上的細微改變,主人很欣賞羅塞塔·奧古斯都的才能,但這並不意味著兩個國家勢力的統治者之間就真的存在“親密無間”,畢竟哪怕是關係最為親密的白銀帝國和高嶺王國之間,也存在著無數相互安插的密探和諜報人員——千百年來,甚至上萬年來,凡人文明便一直是這麼運轉的。

這正如主人曾經說過的那句話——聯盟的本質,便是一群豪豬的抱團取暖,而從某種意義上,這又何嘗不是文明的本質?

丹尼爾搖了搖頭,身邊環繞的符文再次漸漸明亮起來,他開始繼續處理那些龐大的模型構築和數據推演,人造神經索在他背後緩緩蠕動起來,同時他也隨意地看了瑪麗的方向一眼,心中略微有點感歎——自己這個學徒終究還是年輕了點,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獨當一面,看樣子自己這把老骨頭還是有必要多活幾年……

……

塞西爾城皇家區,僅供帝國高層公務使用的大型起降平台(琥珀將其命名為“停姬坪”),高文、琥珀、瑪姬以及幾位龍族使者正在做著出發前的最後準備,赫蒂與瑞貝卡則前來送行。

看著已經做好了準備,神色間輕鬆自若的老祖宗,赫蒂仍然不免有些擔憂,她上前來到起降平台旁,不放心地再次叮囑著:“先祖,您這次前往塔爾隆德要千萬小心,這次跟上次畢竟不同——當初的龍神和龍族至少是出於善意,而那座塔……它可不是什麼好打交道的東西。更何況現在的塔爾隆德本身就不安全。”

這已經是自己這位曾xN孫女不知第幾次念叨,高文不免有些哭笑不得:“你就放心吧,我又不是第一次去跟這種東西打交道——而且不要總是念念叨叨的,這怎麼看上去反而像是你變成了個放心不下的長輩?”

赫蒂臉上表情頓時有點尷尬窘迫,下意識低下頭來:“這……我是有點擔心過頭了……”

赫蒂這邊話沒說完,就聽到一旁的瑞貝卡蹦了一句:“哎,正常嘛,家裡上了歲數的老人要出門,晚輩們但凡有點心的哪有不擔心的——祖先大人您路上可千萬小心啊!都七百多的人了……”

高文頓時就瞪了這個咋咋呼呼的傻麅子一眼,有心要說她幾句,結果心裡倒騰了一下句子,愣是沒從她那句話裡找出邏輯錯誤……就更氣了。

赫蒂也瞪了瑞貝卡一眼,但這麼個場合下她也沒說什麼,只是心中默默記下一頓教育,便將視線重新放在高文身上:“先祖,您這次的行程安排還是過於匆忙,北港方面幾艘新造戰艦都有各自的任務,只有寒冬號和兩艘護衛艦能出航行動,拜倫將軍昨天就已經出發前往北港,他會率領寒冬號直接前往塔爾隆德西海岸,但鑒于海上航行的速度有限,寒冬號肯定會比您更晚抵達那邊——所以如非情況緊急,還請您盡量在抵達塔爾隆德之後等待幾日,至少等寒冬號與您會合……”

“這次行動確實匆忙了些,但局勢不等人,沒辦法的事情,”高文點點頭,“放心吧,我會視情況行動的——反正逆潮塔就在那邊,也不會長腿跑掉。”

赫蒂嗯了一聲,目光卻不由得落在了旁邊正走神的琥珀身上,一聲歎息油然而生:“唉,您就帶上她這麼個不可靠的……也不知道會不會出狀況……”

說話間,一陣沉重的腳步聲突然從旁邊傳來,一道可以遮蔽陽光的巨大陰影籠罩了眾人的頭頂,高文抬頭看去,一位體態優雅而又身形巨大的藍色巨龍充斥了他的視線,下一秒,巨龍垂下頭顱,柔和卻又低沉的女聲從上方傳來:“我們已經準備好了。”

就在梅麗塔開口的同時,在她寬闊的脊背邊緣也突然探出了一個小小的腦袋,一隻藍色雛龍好奇地瞪大眼睛看著仍然站在起降平台上的高文和琥珀,隨後興奮而又開心地“嘎哦嘎哦”叫起來。

不遠處,白龍諾蕾塔的背上也緊跟著冒出了另一隻雛龍的腦袋,同樣“嘎哦嘎哦”的聲音隨之傳來。

“你們確認要把這兩個小傢伙也帶上?”高文指了指正因為第一次長途旅行而興奮不已的小傢伙們,有點不太肯定地問道,“她們可還需要人照顧呢……”

“塔爾隆德是她們的家鄉,破殼這麼長時間了,至少該回去看看媽媽們的‘家’是什麼模樣,去和龍蛋養育員們打個招呼,”梅麗塔一邊說著一邊仰起脖頸,用下巴輕輕點觸著背後雛龍的腦袋,讓興奮不已的小傢伙安靜下來,“或許對你們而言前往如今的塔爾隆德是一場冒險,但對於她們……那是回家。”

“好吧,確實如此,”高文點點頭,“不過她們剛孵出來還沒多長時間,進行這麼長距離的旅行沒問題麼?”

“對龍族的幼崽而言,飛越如此狹窄的一片海域可算不上什麼‘長途旅行’,”梅麗塔笑了起來,尖銳的獠牙在陽光下熠熠生輝,“只要等會一升空,她們就會老老實實趴在我和諾蕾塔背上的——隨母飛行,這是雛龍的基本技能。”

趴在梅麗塔背上的雛龍梅麗似乎是聽懂了母親的話,立刻仰起脖子發出嘹亮的“嘎哦”一聲叫喊,那張稜角分明的臉孔上竟彷彿浮現出了一絲得意的色彩。

高文只能表示心悅誠服:“好吧,比起身體素質……還是你們龍族厲害一點。”

該交代的事情都已經交代清楚,需要做出的安排早已安排到位,一向喜歡輕簡儀程的高文沒有再浪費時間,片刻之後,包括瑪姬在內的數個巨大龍影騰空離開了起降平台,乘著魔力所帶來的無形浪湧,這隻啟程前往塔爾隆德的隊伍已經迎向了高遠的藍天。

高空迅猛的氣流迎面撲來,其中大部分強風又被巨龍背後環繞的無形屏障阻擋,只剩下了令人感到舒適的微風拂面,高文與琥珀一同坐在梅麗塔的背上,在飛行了一陣之後,他終於忍不住看向前方:“你剛才是說過雛龍會老老實實趴在‘母親’的背上進行旅行是吧……”

他話音未落,便聽到一連串歡快的叫聲從旁邊傳來:“嘎哦!嘎哦~!嘎哦哦哦~!!!”

琥珀扭頭朝旁邊看去,一眼便看到那隻雛龍已經爬到了梅麗塔肩胛骨側前方的邊緣,小傢伙腦袋幾乎頂著那層半透明的能量護盾,四隻爪子用力抓著梅麗塔肩胛骨附近的凸起,一邊使勁伸長了脖子,一邊興高采烈地對著天空大聲叫喊,一條長長的尾巴興奮至極地到處亂甩——就像即將脫韁的狗子一般。

梅麗塔使勁扭頭往後面看了一眼,大聲回應著高文的疑問:“你放心!她就是有點興奮!第一次高空高速飛行的龍族都這樣——她抓的穩著呢,雛龍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

藍龍小姐話音未落,高文便看到那小傢伙已經把腦袋直接伸到了防護屏障外面,狂暴的高空氣流猛烈吹動著這個剛剛破殼不過月餘的幼崽,即便以龍族的體質,她也被吹的猛然仰起頭來。隨後高文看到她艱難地張開了嘴巴,彷彿是要挑戰這高遠的藍天,稚嫩的龍口中傳出一連串聲音——

“嗚哇哇哇哇——呼嚕嚕嚕嚕——嗚哇哇……”

高文:“……”

我建了個微信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給大家發年終福利!可以去看看!

琥珀:“……”

高文突然就想起了他上輩子那對著電扇犯傻的童年,感慨萬千。

這雛龍跟熊孩子也沒太大區別嘛!

第二百三十章 餘波與動蕩第五百六十三章 初步信任第1097章 成立第二十五章 王都之旅2第十八章 安德魯子爵第二百三十章 餘波與動蕩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締約堡的工程第五百二十二章 接待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永恒的盡頭第八百九十三章 鎖鏈兩端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昏暗宮廷與鏡面洞窟第六百零二章 貝爾克?羅倫第六百六十七章 忤逆者的長遠計劃第三百六十一章 索爾德林的新任務第三百五十三章 什麼鬼,一首詩?第一百二十七章 瘋狂BB第一百七十六章 迷夢第九百六十七章 諮詢第四百二十四章 靈體第五百二十六章 一筆交易第三十章 今天晚上……訪客真多啊第五百四十七章 地震?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元素密辛第三百零二章 再次相遇第九百零四章 異常記錄第九十八章 聖光的信仰第四百八十七章 異端審判第五百九十七章 陰霾第八百二十章 延續下去的故事第四百一十章 聖光第二百五十九章 索爾德林的猶豫第一千零一十章 墜落第三百七十四章 失去聖光的牧師第八百九十三章 鎖鏈兩端第七百七十七章 記憶帶來的困惑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向新世界第六百五十三章 偽神之軀第十七章 坦桑鎮第五十六章 神的問題第六百一十章 局勢飄搖第四十四章 農奴與自由民第四百六十八章 更加可怕的猛獸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充滿經驗的恩雅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光年之外第七百三十四章 冬日的龍影第三百七十三章 回到塞西爾第七百七十六章 破碎的記憶第一百四十四章 魔力……電容器第六百七十九章 那些已經過去的第九百四十八章 誰畫風不對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前往北方的冒險者第二百零八章 海妖的知識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生死之間第三百章 我抓到你了第三十一章 影衛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各自的一邊第七百五十八章 情報第七百三十三章 梅莉塔的答案第五百九十三章 錯位第八百一十章 虛與實之間第三百三十八章 盟友第三百七十三章 回到塞西爾第七百零五章 好久不見第一百五十八章 流民的聚居點第六百七十六章 高文的路第二十四章 王都之旅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退休的龍神第四百六十四章 黑阱第六百零三章 廢土邊緣的日常第四百四十章 這是一場戰爭第七百零二章 歸家的狼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瑞貝卡的新思路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皇家晚餐與雛龍第九百六十七章 諮詢第五百五十章 龍與大坑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無姓之人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退休的神明們第六百六十六章 忤逆計劃的開端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新起點第一百八十八章 海妖的挖掘計劃第七百一十五章 忤逆的幽靈第六百三十四章 延伸的防線第五章 盜賊小姐的作用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深層奧秘第五百二十一章 南境見聞第二百六十二章 通往真理第三百三十二章 葛蘭家族第九百零六章 充滿未知的世界第九百零九章 總要付出點什麼第七百三十五章 重建家園的人們第八百五十六章 與龍為友第七百零八章 平原上的樹第六百八十章 知情者第八百一十三章 腐爛之後的神明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危險性評估第四百七十六章 白騎士戰甲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回歸與抵達第五百七十三章 幹擾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指向廢土
第二百三十章 餘波與動蕩第五百六十三章 初步信任第1097章 成立第二十五章 王都之旅2第十八章 安德魯子爵第二百三十章 餘波與動蕩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締約堡的工程第五百二十二章 接待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永恒的盡頭第八百九十三章 鎖鏈兩端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昏暗宮廷與鏡面洞窟第六百零二章 貝爾克?羅倫第六百六十七章 忤逆者的長遠計劃第三百六十一章 索爾德林的新任務第三百五十三章 什麼鬼,一首詩?第一百二十七章 瘋狂BB第一百七十六章 迷夢第九百六十七章 諮詢第四百二十四章 靈體第五百二十六章 一筆交易第三十章 今天晚上……訪客真多啊第五百四十七章 地震?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元素密辛第三百零二章 再次相遇第九百零四章 異常記錄第九十八章 聖光的信仰第四百八十七章 異端審判第五百九十七章 陰霾第八百二十章 延續下去的故事第四百一十章 聖光第二百五十九章 索爾德林的猶豫第一千零一十章 墜落第三百七十四章 失去聖光的牧師第八百九十三章 鎖鏈兩端第七百七十七章 記憶帶來的困惑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向新世界第六百五十三章 偽神之軀第十七章 坦桑鎮第五十六章 神的問題第六百一十章 局勢飄搖第四十四章 農奴與自由民第四百六十八章 更加可怕的猛獸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充滿經驗的恩雅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光年之外第七百三十四章 冬日的龍影第三百七十三章 回到塞西爾第七百七十六章 破碎的記憶第一百四十四章 魔力……電容器第六百七十九章 那些已經過去的第九百四十八章 誰畫風不對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前往北方的冒險者第二百零八章 海妖的知識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生死之間第三百章 我抓到你了第三十一章 影衛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各自的一邊第七百五十八章 情報第七百三十三章 梅莉塔的答案第五百九十三章 錯位第八百一十章 虛與實之間第三百三十八章 盟友第三百七十三章 回到塞西爾第七百零五章 好久不見第一百五十八章 流民的聚居點第六百七十六章 高文的路第二十四章 王都之旅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退休的龍神第四百六十四章 黑阱第六百零三章 廢土邊緣的日常第四百四十章 這是一場戰爭第七百零二章 歸家的狼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瑞貝卡的新思路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皇家晚餐與雛龍第九百六十七章 諮詢第五百五十章 龍與大坑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無姓之人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退休的神明們第六百六十六章 忤逆計劃的開端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新起點第一百八十八章 海妖的挖掘計劃第七百一十五章 忤逆的幽靈第六百三十四章 延伸的防線第五章 盜賊小姐的作用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深層奧秘第五百二十一章 南境見聞第二百六十二章 通往真理第三百三十二章 葛蘭家族第九百零六章 充滿未知的世界第九百零九章 總要付出點什麼第七百三十五章 重建家園的人們第八百五十六章 與龍為友第七百零八章 平原上的樹第六百八十章 知情者第八百一十三章 腐爛之後的神明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危險性評估第四百七十六章 白騎士戰甲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回歸與抵達第五百七十三章 幹擾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指向廢土